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三十六章 解棋(二更)

“下令,去找夏温竹,在所有能找的地方去找。”

王紫的声音响起,众人微微一愣,便先后回应,自然少不了东乾、饕餮、乐九的安排,他们都是王紫支配力量的关键,只是见王紫的气息清冷了许多,想来夏心远刚才那一番话对她对影响定然不小。

“宝贝,先回桃花谷。”

王胤天上前抱起王紫,仍旧是那般宠溺的姿态,将王紫轻放在自己的臂弯,不管王紫现在在想些什么,他都会坚定的站在王紫身边,王紫垂眸看了看王胤天,她本是有许多话要说的,现在却都压下了,轻轻点头,回桃花谷,那个地方会让她安心一点。

众人见此,虽更想王紫能在自己怀里,传递温暖的那个人能够换成他们,但此刻终究不是计较那些的时候,便一同打道回府。

再回到花溪谷,已经是三日后的事情了,夏筱莲见众人多是沉默,以为这将近一个月的出行定然让众人都疲惫了,便非要安顿着众人先歇息,一应事宜等养好了精神再说。

众人便也没有异议,都各自回房间休息,这一休息又是三日,三天来王紫都在打坐冥想,让自己的安静下来,因为有些事情一旦开了头,她的思维就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飞速的运转,根本停不下来。

她想要一个确切的结果,可是即便她再聪明,这个世界如此之大,她又哪里能够将这许多事情都参透?结果当然是越想越偏,越想越乱,她知道她又在钻牛角尖了,最后只能用这种强迫的办法让自己安静下来。

“都三天了,你这倔驴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倔?你要怎么才肯停下来?还真要弄个水落石出吗?”

有些漫不经心的声音在王紫脑海中响起,就算不看,那人的脸色应该也是有些不耐烦的,这人自然是归鸿了,其实他现在正无比悠闲的躺在软榻之中,手垫在脑后慢悠悠的说着话,只是叫王紫倔驴,也只有归鸿如此不懂风情的人能说出来了。

“你何时才能改了这时不时就偷听我说话的毛病?”

王紫在神识中说道,对于归鸿的突然出声并没有多少意外,实在是他总是如此,她都快习惯了,只是现在她真的不愿意说话,所以声音听起来也有些不耐烦,归鸿的不耐烦是装的,而她是真的。

“不是我偷听,我只是偶尔给自己的耳朵放放风,如果你们不说话,这声音也不会落在我耳朵里,兴许我还不愿意听呢。”

归鸿继续悠悠的说道,一点都没有把王紫的不耐烦放在心里,仍旧想说什么便说什么,瞧他这意思,偷听了王紫的说话却说成了是给自己的耳朵放风,而被他听到还是王紫的错了?

他听到的若是这般没什么*也就罢了,要是随时随地都‘给他的耳朵放风’,那许多时候岂不是不便?王紫不与他追究也就罢了,他倒是理直气壮起来。

“如果你真不愿意听,就断了神识在你的天极图内睡大觉岂不是更好?”

王紫说道,声音却冷了几分,归鸿好像总是在她心烦意乱的时候出来,专做伤口上撒盐的买卖,她倒是想把归鸿踩在脚下碾压一番,或者干脆隔绝了一切与他联系的途径。

可归鸿的太强大,她打不过,天极图也是他的,她也支配不了,就只能听归鸿这偶尔挑衅的声音,真是令人不爽。

“被你说中了,我并非不愿意听,而且很愿意,非常愿意,不听的话浑身都难受,瞧你安静了三天,我已经快被你闷出病了,所以你快重新生龙活虎起来吧,那样的话我就悄悄的,我偷听我的,你继续过你的,各不打扰,这样岂不是更好?”

归鸿翻身从软榻上坐起,眉毛一挑,似乎有些飞扬的说道,那张俊朗而清冷的脸上也多了几分调皮的神色,只是王紫看不见而已,不过听到归鸿如此‘诚恳’的建议,王紫的无语可想而知。

归鸿这话说的实在好意思,明知道偷听还这么兴致勃勃,他偷听的是她的一切,这还能叫‘各不打扰’?如此厚脸皮的话他是如何说出来的?

“我思考事情,如果你能闭嘴的话,我们还能和气一点。”王紫说道,暗暗让自己冷静,不想跟归鸿生这个气。

“可你思考出来了吗?既然想不通就不要想了,世上哪里有那么多条理分明的事情?若都让你想通了,你去做老天好了,整天就盯着天下人都做了些什么,万事万物都逃不过你的法眼,岂不是没有你现在的担忧了?”

归鸿却道,当然听得出来王紫的隐忍的脾气,总有种快要暴走的感觉,可要看到归鸿现在的神色,非但没有紧张,还能见到嘴角隐约的笑意,也不知他在使什么坏,总之王紫的反应定是他所乐意看到的。

归鸿的话刚刚说完,直觉眼前人影一闪,归鸿垂在肩上的发丝微动,拳劲飞速接近,归鸿嘴角的笑还没来得及收起,身形便是猛的飘逸,连坐着的姿势都没有换,瞬间便移开尺许。

而归鸿的手臂平举着,单手抓着王紫的手,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瞬间的凝滞,刚才王紫竟是忽然出现在了天极图,也是,被归鸿那么激下去,王紫迟早会‘动手’,否则归鸿是不会住口的。

王紫的攻击被挡,正要换手去攻击的时候,归鸿却轻巧的抓住她的另一只手,那双沧桑的墨眸此刻却有着灵动的光泽,不知在想些什么,见王紫面上的冷气越来越盛,才不紧不慢的开口:

“今天不跟你打,我们来点斯文的厮杀。”说这便用了一股绵力,将王紫推开,王紫后退几步,眉心微皱,什么叫做‘斯文的厮杀’?总觉得归鸿不会做好事。

“那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这个人自律的很,别以为你饱含爱意的多看我几眼我就会回报你什么。”归鸿坐在软榻上,挥手在塔上放了一张矮桌,抬眸看了看王紫,却忽然开口,他分明知道王紫那眼神跟防贼似的,却非要说成是‘饱含爱意’,王紫正要反驳,归鸿却有开口了,刚才的话好像只是开玩笑一样。

“会下棋吗?”归鸿如此问道,只是在问的时候,那矮桌上已经出现了一盘围棋,王紫这才注意到,那矮桌本就是一张棋桌,归鸿抓了一把黑棋,在棋盘上摆放。

“会。”

王紫说道,虽然还不明白归鸿是什么意思,但他所说的‘斯文的厮杀’,也许就是指下棋了,而归鸿的气息也忽然变的正经了许多,每当如此,王紫都会觉得这一前一后根本就是两个人的错觉,同时也导致了,不管之前归鸿说了什么让她恼怒的话,她都不会把火气继续面对之后的他。

王紫上前几步坐在软榻上,不明所以的看着归鸿在棋盘上摆弄,黑子摆完了换白子,直到原本空旷的棋盘被密密麻麻的黑白棋子占据之后,归鸿看了看棋盘,似乎在检查一样,半晌才抬头看向王紫,那双已经无甚神色的眼睛与王紫对视,却见他做了个请的手势,只说道:“那就请把。”

王紫看向棋盘,已然知道归鸿不是叫她对弈,而是让她解棋,这是一盘死棋,一盘相当精妙的死棋,诸如此类的死棋王紫解的不少,但是如此精妙的实属第一次见!

王紫不曾自夸过自己的能力,因为她骨子里谨慎,她相信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在棋艺上面,她确实不曾遇到过对手,就连棋艺高超的卫子谦在她手中也走不了多久。

这与她修习阵法也许有些关系,不管棋路多复杂,她都能快速的在脑海中描绘出来,想出各种可能的路径,她曾想过,也许应该找云泽对弈试试,兴许以云泽的阵法造诣来说,在棋艺上也是她无法超越的,只是一直没有真正去实施而已。

王紫盯着棋盘许久,归鸿也不出声,只等着王紫自己去解,许久,才见王紫的手动了,两指捻着一颗黑子取出,这黑子本是扎在白子心脏当中的,如果不取,这盘棋还能僵持下去,如若去了,白子就会全面落入黑子不得棋局当中,一环扣一环,几乎没有解开的时日!

也就是说,动了这黑子,基本上就是在找死!而在王紫作出这样的举动之后,归鸿只浅浅的笑了笑,很快便消失了。

王紫的神色很凝重,因为既然解了,她就一定会对这盘棋负责,而且下棋亦如行军作战,生死一刻,不能分心!这盘棋下了很久,甚至在后来,王紫的额头上隐隐出现了细密的汗水,嘴唇紧抿着,犹如亲临了一场战斗一样!

许久,王紫才停了手,而在看棋局的时候,之间黑白子之间泾渭分明,重新出现明朗之势,白子危局已解,黑子包围已破,犹如拨云见雾,双方各自休战一般。

王紫抬眸看向归鸿,开口说道:“棋我已经解了,是不是我赢了?”

“不曾有人与你对弈,你何来输赢?你是在跟自己下棋,即便你解开了这盘死局,而且解的非常漂亮,可你也没看懂这盘棋,若非要说输赢,只能说你输了。”

归鸿迎上王紫的视线,不慌不忙的说道。

------题外话------

这一章本来是要二更的,但已经十二点多了,也许发布就是九号上午了,总之九号还有九号的,这一张算八号的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