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三十五章 你在哪里?

“夏家主不走吗?”

众人已经相继离开,夏心远却迟迟没有走,还是战西昂最后说了一句,眼神在王紫身上不着痕迹的掠过,多少知道夏心远犹豫的原因,只是战西昂身为战家的家主。

虽然平时较少参与世外域家族间的事情,但是他私下跟夏心远的关系还算很好,知道王胤天一家三口一直是夏心远心中的结,他也劝过夏心远,让他不要把夏家的前辈人留下的孽债过多的揽在自己身上。

可是夏心远没有听过他的话,在其位谋其职,夏心远毕竟是现任的夏家家主,他无法不对此上心,在他心里,定然是希望王紫能承认自己是夏家之后的。

战西昂很为老友可惜,他与王紫私下没什么交情,但是战时领教过她雷厉风行的手段,她根本就是一个决定了便不会改的人,她跟王胤天太像了,尤其是如今父女两人站在一起,那种清冷的气息简直如出一辙!

王紫与夏家的关系,根本不是夏心远口头的几句话能调解过来的,这……几乎是一盘死棋,执棋的人根本不愿意落子,夏心远就算再着急上火也推动不了这盘棋。

“战兄你先走,我还有些事情与王紫说。”

夏心远看了看战西昂,微笑着说道,言语间可见些随意,足见两人的关系确实很好,夏心远知道战西昂为何提醒他,不外乎让他死了劝王紫认可夏家的心思,多留此处王紫和王胤天也根本不会同意,若是让触动了双方都不愿意谈的,那便是自取其辱了。

但是夏心远与王紫相见的机会实在少的可怜,即便见面也是像方才那般情形,多是正事的场合,气氛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单独聊天说上话的机会也基本没有。

即便他清楚不能劝王紫做到他希望的,也要试试,不然这件事情一直搁在他心里,说出来好过自己一直琢磨。

战西昂本也是给夏心远提个醒,但见他早有决心,便点到为止,口中说了句:“也好,我先回世外域,家族中也要做些安排。”接着与王紫一行示意,便也飞身离开了,不多久战西昂的身影便消失在茫茫星际之中。

“王紫,能否借一步说话?”

夏心远看着王紫说道,如此只是于她,那种陌生的感觉到底挥之不去,也是啊,除了她身上流着夏筱莲的血,流着夏家的血,夏家确实不曾对这个孩子有过些许关照,陌生、似乎也是应该的。

“夏家主何必?这里都是我的家人,你有什么话尽管说便是。”

王紫说道,一句‘这里都是我的家人’,几乎让准备了许久的夏心远就此咽回所有的话,在她的心里,夏家只是一个不想干的家族而已,她的家人,只有她身边的这些人。

王紫也许是明白夏心远的用意的,以这样的暗示让夏心远知道,很多事情说了也是白说,认祖归宗这样的事情,压根不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既然如此,我便直说了。”夏心远笑了笑,但是那片刻的停顿和笑容当中的牵强还是能看出他的尴尬,不仅王紫不会跟他单独谈,其他人也根本没有回避的意思,夏心远便直接说道:

“当年,你出生之时,夏家人曾暗中阻止世外域二十多个家族的联手行动,只是你当明白,一旦阻止了,世外域的家族会将夏家一并铲除,即便如此,几位老祖仍倾力相救于你。

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些,夏家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件事情也只在参与者之间透明而已,只是你后来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干老祖全部隐世,就连几位兄长也提前退出家族的事务,由我全权接任家族。

而救下筱莲,将她的身体封印在阵法之内,是几位老祖隐世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情,时至四年前筱莲活着出现,我才隐约明白其中用意,几位老祖当是知道筱莲还有复活的可能,你的消失应该也是你父亲的手笔,而你们终究会回来。

到现在,我都不清楚一千年来这许多乌龙的事情是如何一环扣一环的发展下来的,现在若与你梳理定然也是一团乱麻,我知你不愿认祖归宗,也知道筱莲定然也没了再回夏家的想法。

今日我只是想跟你说一句,贪狼疑云,非浅于此,夏家不惧你是不是贪狼,我已隐约感觉这潭水越来越深,与其逮着眼前的不放,不若等着事情明朗的一天,在没有真正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我不会再劝你回夏家,只希望你无论身在何处都安好无虞。”

夏心远说道,说话间停顿也只是短暂之极,连贯的说完了这么多话,似乎在担心中途会被人打断一样,王紫渐渐正眼看向夏心远,看他沉稳的脸上渐渐出现了坚毅的神色,也有些释然的感觉。

他纠结这件事情已经很久,到头来发现,能够理清这件事情的人早在三十几年前便陆续隐世了,即便是四年前那么大的事情发生后也不曾出面,反倒是让他一个家主操心这么久。

这根本不是在考验他这一代家主,也不是躲着不见,那就只能是拖延了,因为有些事情终究还没有到了揭开的时候,夏心远偶尔抓到了苗头,才有越看越明白的感觉。

犹记得兄长隐世之前找他说的话,他问及夏筱莲该如何安顿,毕竟那时的夏筱莲已经如同死去,而他们留下了太多他不明白的事情,兄长回答了很多,可许多都是他所听不懂的,其中一句便是“这是夏家终究要面对的,躲不了……”

要面对什么?躲不了什么?这是他几十年都没有想通的事情,包括现在,他仍然没懂,面对王紫和王胤天再度归来吗?面对夏筱莲也复活吗?躲不过这些吗?

若是如此,已经面对了,可结果为何还是死局,这件事情、根本就没完。

“还有一件事情,无关别的,只代表我个人,温竹已经消失四年,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他的消息,若有,烦你传话给他,得空回夏家寻我,有些事情,我还需当面与他说清楚,这很重要,就说是他父亲嘱咐的,他一定会回来。”

夏心远见王紫沉默,那双如暗夜一般的墨眸与他对视,那里面明明平静无波,看着它的人却有种被扼住心脏的感觉,夏心远笑了笑,这一次是真有些洒脱的笑,方才一番话,总算让他心中郁结许久的疙瘩解开,神色间也多了几分家主的气派。

说完便拱手告辞,身形极快,转眼便消失了,走的洒脱无比,回到家族后也要安排东西方界面合并后自家弟子该注意的事宜,还要派人去提前查探西方界面的虚实,他要做的事情确实很多,没了王紫这里的事情,他更要多些心里在家族了。

而在夏心远离开之后,却留下了许久都在沉默的王紫,众人看了看王紫,却都没有说话。

王紫的墨眸还定格在夏心远离开的方向,她在想夏心远说的话,什么叫做“贪狼疑云,非浅于此”?夏心远再度提起贪狼二字,已然没有了任何或惊或怕的神色,反而是几分平淡、几分神秘。

就是这八个字,让王紫心中的疑惑深深的扎根,之所以如此,并非夏心远的一面之词,而是他正好说中了一件事,一千年前来很多事情明明是全套,却一环扣一环的发展下来了,没人从中看出端倪。

直到影族的出现,所有的事情都找到了源头,她解开了所有的事情,却消除不了自己心头仍然存在的疑云,使中罩在心间,不得晴朗。

“夏家不惧你是不是贪狼,我已隐约感觉这潭水越来越深……”夏心远为何会如此说,可无论如何,她不得不承认,夏心远的想法与她不谋而合!

影族的暂时退去,巫族仍然封印,六界支柱的牵扯越来越大,冥界和上界的出现……哪一件都让她心生不安。

而这跟贪狼,也就是跟她、到底有多少关系?如果这是一个天大的局,她理清了影族的事情,为什么有种只触及到边角的感觉?这潭浑水,当真越来越深了……

而夏温竹……王紫心中纷乱的思量几乎在片刻消失了个干净,全因夏温竹三个字闯入,如若夏心远不提起,她只偶尔自己伤神,可是如今,夏心远的提起让她知道,她真的忽略了这个人太久。

不管夏心远找夏温竹何事,都是在惦记此人,夏温竹此生与人不交,高洁如竹,他惦记的人只有王紫和夏筱莲,可在她们二人都完好出现的时候,他却一个人消失。

他难道不在六界之内吗?要不然四年前那么大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没有出现?并且一直都没有消息捎来?叫她如何能安心?

夏温竹,你在哪里?王紫心中不由的问,然而没有人会给她答案,亏得有夏心远的提醒,王紫明白自己不能继续等下去了,夏温竹既然不会自己出现,那就由她去找。

四年的时间够久了,即便夏温竹想要继续游离,也要让她知道他一切安好才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