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八章 六界连夜

“小紫……”夏筱莲不由得唤了一声,见南阙就那么把王紫抱走了,心里有点担忧,想着要不先让她醒酒好了,只是她刚刚站起来,王胤天就拉住了她,那样子好像在让她放心别管一样。

“你就吃准了小紫不会怨你的。”夏筱莲看向王胤天,有些无奈的说道。

“小莲不必担心,这些是宝贝迟早会面对的,我只是帮她提前了而已,再说他们都知道怎么疼宝贝,这一点你我都操心不得。”王胤天转而抱起夏筱莲,口中还问着:“咱们的房间是哪个?”

“胤天你先放我下来!”夏筱莲一急,在这么多人面前被这么抱着,她实在不习惯的很,尤其是现在她可是很有长辈的觉悟的,不想王胤天那么胡闹,面上顿时通红,让平时温柔大方的女子也多了几分娇气。

好在夏筱莲此刻背光,也没有人看到此番情景,当然除了就在眼前的王胤天,可王胤天可没有听话松手,见青龙轻轻的指向一个房间,王胤天抱着夏筱莲信步走了回去,不管夏筱莲一路怎么捶打他都不松手。

青龙几人先后看着两拨人都走了,这第一波的人当然就是南阙抱着王紫,当然还有后来蹭上去的北皇、东乾、西诀,第二波人当人就是王胤天和夏筱莲了。

几人的眼神在王紫的屋子看了许久,各自坐在已经散了的席上,半晌才有人陆陆续续的拿起酒杯来继续喝,看来是不打算去凑热闹了,虽然那屋子里的灯光看起来对他们的吸引力那么大。

不过不去可不代表着就这么算了,王紫这‘酒后失言’,他们迟早要算回来的,屋内*帐暖,屋外却是酒开二重,怎么都有些凄凉了。

“转眼就多了四个。”穷奇手中捏着酒杯,语气不明的说道。

“感情上小丫头就是弹簧,你强了她就弱,王胤天稍稍强点,小丫头就顶不住了。”饕餮的说道,语气也是也是淡淡的,也不顾及这里还有对王紫‘虎视眈眈’许久而到现在还‘没有得逞’的人,这不是在传授经验给‘情敌’吗?

“怎么不叫父亲了?”青龙闲闲的问道。

“你说为什么。”饕餮一副明知故问的表情,懒得解释,那父亲分明是交给王紫的听的,王胤天估计都不会在意。

“你在哪找到的王胤天?”青龙忽然问冥王。

“不能说。”冥王抬眸,只道,这些连王紫都不能告知,别说是他们了。

“他身上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的气息很复杂,杀虐很重。”青龙退一步问道,这些他们最起码都能察觉到,这是在他们面前,要是被别人察觉到了,指不定把王胤天当作什么魔头给围攻了。

“而且很不稳定,有什么影响吗?”卫子谦接着说道,想着王紫跟他们待了而是多天,应该也知道了不少,只要王紫放心就好,毕竟王胤天对于王紫的意义太大了。

“只能说暂时没问题。”冥王说道。

“没有彻底解决的办法吗?也许你应该说出来,没准我们有办法。”卫子谦继续说道,冥王的样子是一点都不愿意多透露,想来不是他不说,而是王胤天不让他说的。

“三年后,六界连夜,王胤天的身体只能等那个时机。”冥王看了看众人,墨绿色的瞳孔在夜晚有些让人不敢直视的神秘,他不能说更多的,但是这一点也够让众人有些猜测了。

“六界连夜?已经又到了这个时候了?”混沌不由得说道,语气稍稍有些起伏,他记得,上一次的六界连夜还是他刚刚出事不久的时候,若真要算,恐怕也是几亿年前的事情了。

而六界连夜其实是六界当中最为神奇的一次星象,六界的时间体系本就不一样,层次不齐,其中以凡间界最慢,修真界其次,仙界最快,妖界、鬼界和仙界基本一致,但是也有偏差。

六界连夜,顾名思义,是六界界面、无数个位面之上同夜的奇景!这时记忆年才能见到一次的奇观,没想到下一轮就是三年后了。

“六界连夜……那天可是六界最阴暗的时候。”

卫子谦不由得说道,六界连夜持续的时间并不能确定,上一次是九天,历史上每一次都不一样,最长的有过一个月之久!这要等着六界的时间慢慢错开那个连在一起的空间,才能恢复到正常的时候。

六界连夜之时没有日月星辰,世间灵力本就诞生于此,而一旦日月星辰隐没,定是正消邪长的时候,恰时生灵处在极其危弱的环境中,正式阴暗之气肆虐的时候!

每每六界连夜之时,几乎都是六界的一次浩劫,从未有过例外!而在六界连夜之后,六界之内的格局都要发生不小的变化,而因此助长的阴暗势力也要在很久之后才能铲除干净。

六界连夜是六界之内的特殊天象,正邪之间谁都没有真正压倒过谁,只能在不断的平衡,六界需要这样的拉扯,历史也需要这样的推力,从来没有停止过。

六界连夜是可怕,但是记忆年才会出现一次,这是六界迟早要面对的考验。

卫子谦心中想着六界连夜所带来的阴暗之处,眼神不由得看了看冥王,这样的一个时机,除了是六界的浩劫之外,竟然是王胤天身体好转的转机,心中对王胤天的状况不由得有了些猜测。

王胤天现在的杀虐气息本就很重,他的气息也杂乱不堪,多数暴虐的气息,想来他压制的也很辛苦,但要是把六界连夜作为治愈的时机,这样非比寻常的治愈之法,只能说明王胤天的身体已经坏到了极点,用正面的方法已经无济于事了。

之时他有些奇怪,并未听说过王胤天被什么阴暗的力量控制过啊?眼神又转向简修文,简修文该是跟王胤天接触最久的人,他不该知道点什么吗?

“师傅的事情从来不跟我说,从三十年前我们分开开始,他还没有像现在这么严重,但我知道他之所以卸任魔王,跟他的身体有关系。”

简修文说道,他也没想到只三十年而已,王胤天的气息几乎已经是他自己都控制不住的了,看来三十年前王胤天离开,也许就是因为他的身体,他也只够坚持到了给王紫铺平了三十年的路。

“既然要等到六界连夜,那也要在此之前六界太平才行。”慕千厷缓缓的说道,众人不由点头,没错,最起码三年间,六界支柱不能再出事情了,现在王紫还不知道,但要让她知道了,也一定会不惜一切办法保六界三年无忧的。

若是放在别人身上,恐怕会忧心忡忡的怎么躲避三年后的六界连夜,可对于他们来说,六界连夜却是他们必须要迎接的。

……

屋外还在讨论着六界连夜如何,而此时王紫的房间已经一片春情,事实上对于南阙四人来说,这一刻来的比他们任何一个人想象中的都要快,从被王紫的纳入夫君到现在触碰到王紫,这一切都发展的有点如梦似幻。

南阙去抱王紫的时候也只是试试,因为从王紫说了‘愿意’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处于兴奋中,会那样做也像是在体验自己新的话语权一样,他本以为王紫会选择青龙,却不想那双小手搭上了他!

直到弦子啊,南阙脸上的笑意都退不下去,抱着那个还有些晕晕乎乎的王紫回到房间,本想着要不要先给她醒酒,可看她此刻满是平时不常见的憨态,心中喜欢的紧,搭上她背后的手不由得收了回来,转向了她的身前。

刚进门南阙就迫不及待的吻上了王紫,这样的动作,他不知道自己幻想过多少次,从来不敢逾矩,因为他还能肯定,如果他做了,会不会就再也没有靠近的机会了。

王紫平时本就有些刻意的疏远他们四个,安排的任务他们不能不去做,导致他们跟王紫单独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对王紫这样的做法他们无奈,却不能去指责什么,因为只要有四大亲卫这个身份在,他们就不能质疑王紫口中说出的话。

“王上,我想这么做……想很久了。”

南阙松开王紫的唇,抵着她的头轻喘着说道,桃花眼好像在发光,那张妖精一般的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笑容,满是诱惑,王紫的手抵在南阙的胸膛,掌下却是一片光滑,王紫下意识的摸了摸,才想起来南阙的一副本就是这样的,一副令人采撷的样子,他平时这么晃在王紫面前,指不定就是这么想的呢。

不过那手感真是好,王紫默默的想着,已经不知道揩了多少油,顺着那光滑的皮肤一直往进滑,也怪那衣服太松了,王紫有时不小心把视线聚焦在南阙身上的时候就总是在想,那腰间缠着的一根腰带。

会不会那么轻轻一扯就开了,而那布料少的厉害的衣服,等那腰间的带子车开了,只那么一个维系的地方,那衣衫之下的身体是不是也是真空的。

这一次王紫倒是没有试,只是手已经到了腰那,几乎在在她还没有碰的时候,那腰带就自己开了,王紫不由得低头,有些愣愣的看着那敞开的衣服,一大片光滑的肌肤,一大片白。

而那粉色的衣衫大敞,而南阙也并非真空,但也差不多了,只穿了一条很短的亵裤。

“怎么不是粉色的……”王紫问道,她关注的地方竟然在这里,而且研究的还很认真的样子,南阙听了却是摇头,那双桃花眼微微敛下,被王紫注视着那个地方,身体本就紧绷的厉害,现在更冲动了。

王紫还沉浸在自己的钻研中,背后却是一热,贴上来一个宽厚的胸膛,那温度几乎烫的王紫有些想离开,可腰间的铁臂环绕着,她刚一动就环的更紧了,脖子被印上滚烫的吻,王紫动了动脖子,痒的厉害,那人却故意似的用牙齿轻碰着王紫的肌肤。

“唔……”王紫轻吟一声,却让在场的人都狠狠一顿,眼神放那张绝美的脸上,此刻红云半掩,眉目含情,唇齿微张,这样的王紫……他们何曾见过,即便是梦中,也没有如此清晰过,眼中都有些痴迷,也渐渐便的晦暗。

南阙只一顿,便把本就形同摆设的外衣去了,露出精壮修长的身体,那常常的墨发和白皙的皮肤重叠在一起,王紫正面看着那个妖精一样的男子接近,顿时有些愣,直到南阙再次吻上她,王紫口中含糊的唤了一声“南阙”。

“我以为,王上不想醒呢……”南阙笑着说道,王紫垂眸,她是不想醒的,只是眼神向下一看,却在身上看到好几只手,配合默契的在解她的衣服,只一会儿就把那些繁琐的衣服退了个干净。

王紫身体哆嗦了一下,不是因为冷,而是被几双眼睛这么看着她……害怕,现在反悔还来不来得及?本想着既然答应了何必再躲,她不想让他们觉得她之所以同意是因为父亲的意思。

既然同意了她就会努力把他们放在与其他人同样的位置上,不躲不闪,而情事本就是他们之间信任的开始,感情的信任让人小心翼翼,北皇四人本就够小心了,她还没那么恶劣,这种时候都能看着他们受折磨。

这些酒够她壮胆了,但也不至于意识全无,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是紧张时免不了的,身上的鸡皮疙瘩不停的窜,也许是因为她还不习惯他们的触碰,王紫有些退缩……

可有人却不愿意,不管王紫现在怎么退,他们都不会允许的,走到这一步不容易,应该说能让王紫鼓起勇气不容易,不得不说,他们分明都清楚,王紫在感情上的确是属弹簧的,不能由着她,不然受苦的是他们。

王紫转头,南阙和北皇前后谁都不让,可她的身体已经有些不能控制起来,王紫咬了咬唇,面前的东乾眼神却陡然转暗,那张斯文的脸上也会出现如此晦暗的神色,王紫来不及多看,只用眼神看了看不远处的灯台。

“王上,你真美。”

东乾说道,是啊,她真的好美,这句话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想说了,是他见过最美的女子,当然也是唯一一个只一眼便看在心里的人,他们何其幸运,能够遇上这样以为女王,把他们的所有的忠诚都献给一个女子,不管是对王上的忠诚还是对一个女人的忠诚,这在他们看来是何其幸福的一件事。

东乾挥手灭去了屋内的灯,虽然不会影响视线,但那起码能让王紫放松一点,一下一下的轻吻着王紫,这样的一颗来之不易,他看起来是那么的珍惜。

王紫能感觉一人小心翼翼的拉起她的手,那感觉甚至有些偷偷摸摸,那么轻的动作,也不知是把王紫当瓷娃娃了还是在担心自己饿动作让王紫察觉,那人牵起王紫的手,却只握在手里,然后一点点的握紧,似乎只这样的触碰他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那动作太小心,以至于王紫晕晕沉沉的脑袋里还在慢慢的跟着那动作走,似乎想探寻一下他最终会如何一样,现在见他这样,想到了那人是西诀,王紫的脑海中也忽然清新过了些。

王紫好不容易挣扎出了些自由,眼睛看向西诀,却见西诀乖乖的盘膝坐在床上,碎发下的眼睛有些痴迷的看着王紫,但见王紫忽然转过头来,西诀显得有些慌乱,手上的力道忽然松了,好像自己‘偷偷摸摸’的事情被王紫发现了而他在担心一样。

王紫眼看着西诀那张天使一般的脸上出现慌乱的神色,虽然他已经在极力稳住自己的,可西诀平时本就是便一眼的人,这样的变化瞒不过她的眼睛,西诀好像很怕她……

也许不是怕,只是王紫平时给他的感觉有些远了,而他还在质疑自己到底有没有资格跟王紫更近一步……

王紫重新握上西诀的手,西诀的身体却有些僵硬,在他们四人当中,本就是他跟王紫接触的机会最少,多数时候他们之间只有刻板的命令和遵从,西诀不会主动说什么,即便他心里是多么的想说,王紫也乐的清闲。

如果说王紫对南阙、对北皇、对东乾还有情,可对他,西诀却一点都不敢奢望,即便他们现在如此近的距离,即便他们之间会发生很亲密的事情,那种并未建立的接近也让他忐忑不已。

“西诀。”王紫唤了一声,本想跟西诀说话的,可北皇却忽然抱起了她,把她往西诀身上一放,身后的力道让她结结实实的压倒了西诀,王紫想声讨一下作乱的北皇,却在看到西诀紧张更渴望的眼神时一时愣住了。

王紫抬手扶开了西诀碎碎的刘海,那张面容完全露出来的身后,王紫还是有些赞叹这样上帝的杰作,真的很美,又男子的优雅,又女子的精致,天使总是这样的。

“西诀,你长的很像我前世认识的一个人。”

王紫开口说道,西诀嘴角动了动,却没有说话,其实他知道,今天晚上王紫看他的眼神他就猜到了,那眼神似乎根本就不是在看他,想必就是在看那个王紫‘前世认识的人’,而且直觉的,那人对王紫来说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西诀眼神暗了暗,如果王紫并不喜欢这样脸……他可以不要,若不是想着留给王上还算可以的一面,他也不会在意这张脸,西诀的手上覆着魔气,放在了自己的脸上。

王紫惊讶的抓住了西诀的手,西诀下意识的散去了手里尖锐的魔气,碎发落了下来,让那双眼睛也躲了起来,忽然之间西诀整个人都似乎晦暗起来,有种躲到黑暗中的感觉,即便他现在跟王紫之间几乎没有距离。

王紫看着西诀,怎么都没想到西诀这么敏感,她说的话很伤人吗?王紫拉开了西诀的手说道:“但我知道,你不是她,完全不是。”

王紫感觉到西诀的身体有些僵,恐怕他已经弄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了,王紫干脆俯身趴在西诀身上,那柔软的触感让西诀更加无所适从,而王紫的吻落在他耳朵上的时候,西诀已经觉得自己的身体不是自己的了。

“看来王上喜欢乖一点的。”北皇在王紫背后闲闲的说道,虽然西诀煎熬了些,但是他得到的福利却是前所未有的好,王紫主动吻他啊……

“我既然同意了你是我的夫君,就永远都是,就是你想赖、都赖不掉了。”

王紫在西诀的耳边说道,这也是她对自己说的,既然她已经决定了,那就不可能赖掉了,他们的感情不是她能玩弄的,再说她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事实上接受西诀比接受其它三人要难,因为她本就对西诀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她没法说自己喜欢西西诀,这几乎是她所有夫君当中,最没有准备的人,可她却不忍西诀的小心翼翼,从现在开始她努力的喜欢上这个沉默寡言的暗卫……行不行,即便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成效。

见西诀刚才想要毁掉自己的脸的动作,王紫忽然不想看到一个人喜欢她会做到如此卑微的程度,就如王胤天所说的,只要是王紫想要,四大亲卫无论如何都会做到,就比如这样脸,在西诀眼中、毁了也并无不可。

西诀的眼神却不然间亮的发光,这在那双时刻都波澜不惊的眼中很是难得,那里藏着他心底的情绪,看到一次堪称难得!

“我不会,永远不会赖,王上……”西诀说道,那嗓音有些压抑的颤抖,而他所有的感情几乎都融汇在了那声‘王上’之中,尊敬、卑微、爱慕,那双手也终于敢去触碰他心中神圣的女子。

……

王紫出门的时候是早上,只是已经是一天两夜后的早上了,晨光依依,景色甚美,谷中的空气当然也好的很,从那房间走出来,四大亲卫当然就坐实了‘王紫的夫君’这一名分,而当南阙四人站在门口迎接新的一天时,颇有种吐气扬眉的感觉,真想互相恭喜一声,守得云开见月明,不容易啊不容易。

“王上小心些,要不我来扶着你。”

南阙笑着说道,却见南阙换了一审白色衣裳,衣襟也紧了许多,下摆也正经了许多,总算穿了一身正常的衣服,虽然被那浑身的妖气衬托的还是让人不由的想到他之前的形象,但这好歹也算是转变,好像在响应王紫针对他的‘夫德’一样。

南阙本想着去扶王紫,却被王紫推开了,王紫的脸色有点黑,虽然她有些累,但她也休息了一阵子了,还不至于不能走,这家伙夸张的样子看起来真是不爽,因为这很容易让她想到被四人轮番压榨的情形。

“呵呵,王上请。”南阙也不恼,赶紧陪着笑说道,衣服‘王上怎么高兴怎么来’的样子。

王紫转身正要下楼,却只觉眼前人影一晃,自己腰间一紧,然后就被某人直接掳走了,却是混沌,混沌直接抱着王紫下楼,旋身坐在躺椅上,埋在王紫脖子里深深吸了一口气,口中说道:

“媳妇儿,你那里疼吗?为夫给你揉揉。”那语气怎么听着都有些酸酸的,这身体是别人折腾的,羡慕嫉妒恨,他现在更想说的是,媳妇儿你欠我的肉还没偿。

“没事,爹爹和娘亲呢?”王紫抽了抽嘴角说道。

混沌在王紫脸上乱吻一通,一点都没忌讳旁边那么多人,他还没吃到,就先后被冥王和那四个亲卫给插队了,此刻混沌的心里不舒服着呢,听到王紫的问题只是用手一指,指的正是夏筱莲的房间。

“没有起来吗?”王紫只好双手都用来推开混沌那张大脸,说着有点想去夏筱莲房间看看。

“回来,媳妇儿你去干什么?”混沌把人抓回来,有些怪异的看着王紫,她真把她的爹爹和娘亲想成圣人了吗?可见王紫还是不解的看着他,好像在说为什么拦她一样,混沌只好说道:

“从前天进去之后,他们就没出来,媳妇儿,没想到先出来的是你们。”

看着混沌那戏谑的神色,还有故意多了几分暗示的话,王紫顿时就明白了,也顿时脸红了,爹爹和娘亲是在……只是北皇却瞥了一眼混沌,混沌这话好像在质疑他们的能力一样,他们之中谁不知道,在情事上,王紫本来就很弱,他们谁舍得折腾?

“有没有能让王上的身体变好一点的办法,比如说是食补,听说还不错的。”那边南阙的声音隐隐传来,是在跟卫子谦说话,混沌好笑的捂住了王紫的耳朵,这些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而王紫的注意力都在夏筱莲紧闭的房门上,竟也没注意到一旁众男人的心思。

------题外话------

这一章更新后,紫极三百万字了,让我哭一哭,竟写了这么久这么多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