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203章:一波三折

“萧师妹,你真厉害,竟然一眼就看出我们中了迷香,产生幻觉的。”过后,苗景蓝扒拉缠着萧摇很是意外的说道。

萧摇淡淡的看着苗景蓝说道,“医毒不分家,既然我医术有所小成,那毒术肯定也会低到哪里去。对不起,苗小姐,我要去招待其他客人了,你自便。”萧摇不待苗景蓝的回应,就往着其他人方向而去。

“哈哈,苗小姐,你自便!”萧摇一走,笪攸静就过来嘲弄的大笑道。自以为是与萧摇的关系有多好,原来也不过如此。

笪攸宁看着妹妹又要惹事,忙拖着她远离了苗景蓝。

苗景蓝看着远去的萧摇,再看看周遭那些对她嘲讽的眼神,讥笑的面孔。似乎所有人都在嘲笑她的虚伪。

站在人来人往的宴会厅中间,却无人搭理的苗景蓝两只手握了握拳,再展开,然后深呼吸了一下。随即不管别人什么脸色及眼光,就直接走到自助餐前,开动起来。

边吃一双眼睛滴溜着打量了一下整个宴会厅里客人。

笪鹏臣因为年岁大,身体又不好,他答应把苗景蓝带过来之后,又气了一通,在萧摇上族谱时就被笪家人谴着下人们把他送回家了。

至于,苗景蓝她也没说跟着回去,其他人也不赶她走,她就厚着脸皮继续留了下来。

苗景蓝看到坐在角落里的水幽然,眼睛一亮,就跑过去跟他搭话道,“水大少,真巧,我们又见面了。”

水幽然此时手中拿着一杯红酒,正在摇匀,平时那勾人摄魄的双眼,此时只是盯着杯子里红酒,不知因何所思。

毫无意外,水幽然当然不大搭理这个凑过来的女人。

苗景蓝却毫不在意,拿着手上的果盘,挑了几块放在水幽然的果盘里,乐着道,“水大少,吃这几样水果,对皮肤特别好。”

水幽然抬起眼帘,淡淡的看着苗景蓝,似乎在打量着她,也似乎在评估她的价值一般。

苗景蓝娇羞的吃着果盘里水果,装作不知道,不在意水幽然的打量,不过心里却是很欣喜的。

然,下一刻,她就如感受到寒风刺骨一下冰冷。

水幽然淡淡的说道,“滚!”虽是很淡,却犹如一把宝剑一样锋利,割人生疼。

苗景蓝似乎被这一个字吓倒了,她忙跑开了。

远处的萧摇不动声色把这一幕映入了眼帘。

其实,上族谱之后,萧家人就是带着萧摇,认一认上流层各大家族的当家人。这与上次童家认亲宴会有一样的性质。

不过,那一次是为了给萧摇拓展人脉,而这一次,则是向各族表示,萧家女的回归。

其实,该认识的萧摇大多在冷建锋的生日宴上认识了。不过,上次是以冷昶睿女朋友认识而已,这次是以萧家人的身份认识而已。

“啊,这食物有毒!”萧摇正与几大家族的人亲热交谈,却听见了有人惊慌失措的大喊声。

萧摇和冷昶睿十分默契的快速赶去。

此时,童老爷子已经给躺在地上一脸发青人的把脉,而食物中毒的人居然是苗景蓝。

“我,我,我好像也中毒了。”又有人惊慌的说道。大家一眼看去,竟然是笪攸静,而她的脸色也变成了青色。

一开始听人大喊食物有毒,就纷纷丢下手中的食物,再不也敢开吃了。

很多人开始抱怨了。

“真是见鬼了,一会有蛇,一会食物中毒。不是说萧家女是一个幸运的存在吗?我看今天萧摇这个萧家女是个扫把星。”

“我想也是,所以萧家祖宗不愿意认这个萧家女,就接二连三的发生事故。”

“我听说啊,这萧摇还没有出生就克了自己的父亲,出生之后,她的母亲也不见了。这不,现在才刚认回萧家,就出事了。”

“所以说,这个萧摇就是一个克星,扫把星。克了父母,现在回到萧家,就克了整个萧家了。”

“嗯,以后我看我要远离这个克星,可千万别克到了我的身上。”一个女人拍了拍胸口,表示怕怕的。

……他们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到了最后却变成了毫不顾忌,他们现在就是在萧家的场合。

“闭嘴!”萧亦木黑着脸大喊着怒骂道,“谁他妈的再说一次我妹妹是克星,扫把星?”

此次能来这里的都是京城特级名流,带着一家大大小小出席的。本身这些人都是很有素质很有教养之人,不会随便说人的,然难保也是参次不齐之人,尤其是那些自以为是的各个千金少爷们。

不过,他们要说人坏话,也是背后,只不过这次他们说着说着越来越起劲,结果就变成了大声嚷嚷了。

其他人又不是聋子,会听不见吗?

现在被人抓个正着,还被人呵斥着,吓得不敢再吭声了

“你们这些只会吃着干饭,不知所谓的家伙,发生什么事都没有弄清楚,就敢在我妹妹身上套一个克星名声,我看克星是你们才对。”萧亦森怒气冲天的说道,“刚刚说看见蛇是你们吧,为什么我们没有看见,却偏偏你们看见了?现在这俩个人吃东西时,就挨着你们最近,所以中毒了。”这话够毒的,就是说谁挨着他们,谁倒霉。

刚刚那几个声音最大之人,被萧亦森这么一说,脸色白了白,嘴巴气得嘟起来,又不知道怎么反驳。“爷爷,怎么样?”萧摇问道。

童老爷子蹙了蹙眉心道,“很奇怪,我把了把脉,她这不是食物中毒,而像是对食物过敏。”

那边童俊榆也给笪攸静把了把脉道,“她好像也是这样。”

“咦,她们是对什么食物过敏啊?”有人疑惑道。既然笪攸静与苗景蓝有着血缘关系,说不过定她们的过敏源是一样的。

笪沐阳和上官珑夫妻及笪攸宁则是皱了皱眉道,“我们都不知道静儿对什么东西过敏啊。”

笪攸静此时脸色发青,但并没有如苗景蓝一样晕过去,她道,“我也不知道我对什么过敏啊?”从小到大,她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从来没有过敏一说的。

“摇丫头,看来要把她俩送医院,化验血液才能分析出过敏源。”童老爷子建议道。

萧摇点了点头道,“好。”

随后,萧家人立马安排把俩人送到附近的医院,笪家人就留下了笪沐阳继续参加这场一波三折宴会。

把苗景蓝和笪攸静送出去之后,萧摇就转过头,眼神锐利的一扫,然后犀利的问道,“刚刚是认喊食物有毒的?自己站出来。”

在场的你,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刚才确实有在喊“食物有毒”的,但到底是谁,他们还真没有注意。

萧摇再一次冷声的说道,“自已站出来,我倒可能原谅;但自己再不站出来,等被我揪出来,那就不是这么简单就能了事的了。”

萧摇他们等了一会,终于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从人群中走出来。她脸色通红,牙齿咬着下唇,双手拉着群摆,不住的揉捏,看是很害怕。

“玉儿,怎么了?”冷凌如看着反常的女儿,很是奇怪的问道。

章敏玉看着妈妈,然后再看向萧摇这边,似乎下了决心,咬着唇弱弱小声状似害怕的说道,“摇姐姐,对不起。刚刚是我没有搞清楚状况,就说食物里有毒的。”说到这,她突然抱着妈妈的腰大哭起来,道,“呜呜……,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明明看到那个姐姐吃下东西之后,就面色变青,呜呜……我害怕极了,才会大喊着食物有毒的,呜呜……,我不知道那姐姐是过敏的,呜呜……”

冷凌茹听到宝贝女儿这么害怕伤心的哭泣,拍了拍女儿的背说道,“好了,好了,没事了。宝贝,别哭啊。”有不满的眼神睨了一下萧摇,说道,“萧摇,你这是不是大惊小怪了。只不过说了一句,食物有毒而已。玉儿还小,看到有个吃了东西脸色发变,肯定会误以为食物里面有毒,这不是很正常嘛。你现在这么凶要找大喊的人,你看把我家宝贝吓得,我家宝贝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伤心哭泣的。”

冷凌茹已经是嫁出去的女儿,冷昶睿要娶谁,她也管不着,也用不着她来管。因而,即使第一次见萧摇时,她也没有把萧摇放在心上,也没有对有什么意见。

但是,现在萧摇却吓倒了她的宝贝女儿,她就对萧摇不满了。在她的心里,就如她自己所说,看到一个吃东西突然脸色大变倒下,那第一反应肯定是食物中毒,食物中毒不就是食物里有毒吗。这又没有说错。谁知道她们食物过敏啊。

萧摇在心底翻了翻白眼,她还没有开始质问呢,就被冷凌茹责怪上了。

萧摇说道,“冷姑姑,我只是问一问,谁说的食物有毒的。你刚刚没听到一个个说我克星,扫把星吗?毕竟在萧家这样场合之下,也是为了迎接我的回归而办宴席,事关我的名节,我肯定要问清楚不是?万一再有客人有个头疼脑热,是不是又归结到我这个克星的头上来了?”

“行了,事情搞清楚就算了。我们继续开席吧。”冷老爷子突然插话过来道。

之后,宴会就一直很顺利的举行下去了。

“恭喜你!”凤弈修风儒而雅的举着个杯子,微笑对着萧摇说道。

萧摇很是礼貌的道,“谢谢!”心里却在疑惑,这个凤弈修的笑容真有迷惑性,差点被他的笑容给迷住了。回头看了看其他人,可不是对着这个凤亦修在发花痴。凤亦修这人是没有师兄英俊,也没有水幽然好看,但他似乎有一种天生迷惑人的温柔的男性魅力,一瞥一笑,都很能吸引异性。

凤弈修给萧摇敬完酒之后,再对着萧摇文雅的笑了笑,然后就转身离开了。引来一片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恭喜你!”水幽然举着一杯酒走过来,对着萧摇说道。

萧摇对着水幽然道,“谢谢!”心里却在疑惑,今天的水幽然好像特别的安静。

水幽然喝了一口酒道,“小摇儿,你说你要怎么样才会甩掉冷昶睿啊?像你这么美丽圣洁的如一朵白莲花,就不应该配那个冷面冰人。”水幽然没头没尾,突然义愤不平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噗”“咳咳……”

萧摇还没有进喉咙的酒,听到这话之后,全部都吐了出来。还有对他那个圣洁一朵白莲花一脸黑线。拿什么比喻不好,偏偏要拿白莲花,要知道后世的白莲花可是最让人恨的一种女人。

“砰”,水幽然身上又挨了一拳,直接飞了好几米。

长辈们坐在席桌上,愕然不动。

一众小辈们,则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这是第二次,冷大少把水大少给打了吧。是第二次吧。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已经是第三次了。

水幽梦突然放下酒杯,穿着十二公分的细高跟鞋,急忙的跑过来,一边半蹲着身子,一边嘴里焦急的大喊着,“大哥,大哥,你怎么样啊,有没有事啊?”一只手想要伸出来扶起他,但又似乎有所顾忌,不敢直接把水幽然拉起来。只是在嘴里一个劲的大叫着,“大哥,大哥……”听起来,像是带着哭腔了。

真是兄妹情深啊!这当然不知情人的感叹啊。

知道的人都知道,他们是在水家家主面前作戏了。

不过,水幽梦要做戏,也要看水幽然配合不配合了。

水幽然今天穿着一身白色燕尾服,嘴角流出的鲜血滴在了白色服上,再加上水幽然本身就偏女性,因而看起来很是妖艳魅惑。

水幽然把水幽梦伸过来的手一推,像是嫌弃苍蝇一样那样厌恶。

“啊!”水幽梦本身穿着高跟鞋,被水幽然这么一推,整个人就失去了平衡,就跌倒在地上了。

“水幽然,你混蛋。”水幽连连忙扶起跌倒的妹妹,大骂着水幽然,“你不要妹妹扶你也就罢了,你还要把妹妹推倒,你还是不是人啊。”

那边长辈们的席位上,不过,水家家主水义虎看着自家最疼的大儿子被打了就不乐意。

“冷主席,我儿子只是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冷昶睿是不是太小心眼了,一掌就把我儿打倒几米地。”水义虎虎着个脸,很是不高兴的说道。

冷老爷子也是威严的说道,“义虎,如果不是水幽然嘴巴把不上门,我孙儿会打他吗?我孙儿二十五岁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喜欢的女孩,护着疼着都来不及,他一上来就追问他们什么时候分手,这不是存心找打吗?”冷老爷子也是一个很护短的人。他们才刚开始没有多久,就盼着人家分的,该揍。哼!

水义虎刚想再说什么,又听见一阵大骂声。

水义虎听着,则是脑门一黑。刚开始是笪鹏臣丢人丢到萧家,这会儿,他们水家丢人丢到了萧家,让大家看了一场笑话。

“冷大少,麻烦你送一下小妹去医院检查一下,有没有扭伤。”水幽连扶着水幽梦对着站在萧摇旁边的冷昶睿说道。

呵,众人大跌眼镜。这水幽连是不是吃错药还怎么着,自己不送妹妹去医院,竟然直接叫冷大少送医院。

让冷大少送医院,还不如一个枪弹子来得快。

萧摇站在旁边好笑的道,“水二少,你妹妹受伤关睿什么事啊,要他送水大小姐去医院。”

水幽连强词夺理的道,“如果不是冷大少打了我大哥,我妹妹就不会因此心急的去扶大哥,也就不会被我大哥推倒了。”妹妹喜欢冷大少,他只难制造一次次机会。

萧摇了然的道,“哦。这样说,要送水大小姐去医院的不是水大少吗?毕竟他才是导致水大小姐受伤的真正的罪魁祸首不是。”

水幽连犀利道,“萧摇,我刚刚不是说了,一切都是冷大少起的头吧。”

萧摇嘲弄的说道,“水二少,照你这么说,水大小姐不来萧家不是没事了吗?”呵,别以为她不知道水幽梦的心思,想要单独接触师兄,做梦吧。

这是,掐起来了啊。

水幽连被反驳的说不出话来。

水义虎黑着个脸,过来对着水幽连道,“你送你妹妹去医院。”

接着又变脸似的,和气的对着水幽然很是关心的道,“然儿,有没有受伤,要不要去医院看一看。”

水幽然擦干净嘴角的血迹之后,淡然的说道,“不用了。这里有个神医大夫,还要去哪看医生啊。”神医大夫就是指萧摇。

这算是闹剧的闹剧就这样结束了。

同样结束的还有萧家认祖宴席。

萧摇回到她和冷昶睿两个的房子时,大笑着道,“哈哈,我还以为这天他们会弄出一些什么让人震惊的事,害我和小岁小霸都严正以待。可没有想到,劲弄一些小儿科的事出来。”

冷昶睿冷硬的脸上,看着大笑的师妹,也露出真心的笑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