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46小黑篇:厉枫殇用行动代替了答案(二更)

初一将碗筷递给温晴,淡淡说道:“贫嘴什么,赶紧吃吧。一整天折腾下来也不嫌累,真当自己是工作狂了。”

温晴笑米米吃饭,期间初一问了几个关于厉枫殇的问题。

当知道其实是温晴自己想要带伤拍广告的时候,初一心里又是别扭又是心疼的,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你这几天在厉家,跟厉枫殇就没有一点儿发展吗?”

说实话,厉枫殇会出面摆平这件事,是初一都没有想到的。

温晴咬着筷子思考了一会儿,随后低声说道:“应该算是没有吧……毕竟他现在也还在怀疑着我。至于出面帮我的事情,可能也只是一时兴起而已。”

“真的?”初一将信将疑。

温晴叹了口气:“好了吃饭了。”

不过初一却夹住了温晴的筷子:“那你呢,你就没有跟他说过一点儿以前的事情么?”

这么好的机会,两人同处一个屋檐下,竟然彼此之间一点儿多的了解都没有?

温晴开始有些出神,急匆匆吃完了饭之后就回到了房间。初一叫了她两声她也还是没有答应,就作罢了。

初一也没说什么,开始收拾起了碗筷。

她心里清楚温晴现在一定又是想起了往事,每当温晴想起以前的事情的时候,她就会独自一个人躲起来,不让别人知道。

这也是初一拿温晴最没有办法的时候。

温晴独自一人站在卧室的阳台上,身上披着一件风衣,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有些失神。

以前的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跟厉枫殇会有这样互相猜疑,设计试探的一天。

想起十五岁那年,温晴第一次在孤岛上与厉枫殇相遇。

那时候的厉枫殇只不过是个少年,但是却已经能给人一种很有力量的感觉。

他的身体不算强壮,但是在当时的自己眼中依旧高大挺拔。

他们曾经都落魄过,在孤岛上相依为命,明明是最难熬的一段时间,可是温晴却偏偏每次想起都觉得心里暖暖的。

那时候的孤岛上有很多不明不白的野兽,甚至是一些可怕的人。那些人或许也同样被困在孤岛上,然后跟自己的同伴互相残杀。

吃人肉这种事情,其实自古以来都不稀奇。只是温晴跟厉枫殇都从未有过这样的精力。

他们就算是杀死了想要谋害自己的人,却还是会把他们安葬在孤岛上。那一块块小小的墓碑,就像是温晴跟厉枫殇两个人曾经在一起的证明。

后来厉枫殇被带走。温晴再也没有见过他,当中那两年的书信来往也在不久之后中断,之后厉枫殇就了无音讯,就像是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直到现在,在那次Z&A的晚会上,她再次看见厉枫殇,仍旧是像天神一样,只是眼神是那样的陌生。

温晴缓缓转动着自己手上戴着的戒指。她眼中含着悲伤,不过很快眼神就被楼下的一辆车子吸引了过去。

熟悉的车型,熟悉的拍照,甚至是靠在车旁那个熟悉的人。

厉枫殇竟然去而复返了。

温晴十分惊讶地看着厉枫殇,此时的厉枫殇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只是靠在车前盖上,低头抽着烟,似乎是在想什么心事。

他的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领带已经松了,衬衫领口的两颗纽扣被解开。

烟圈一圈圈在风中散去,最后就好像从未存在过一般。

此时厉枫殇在想什么?

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开车回家的途中,想起今天温晴在自己面前的一颦一笑,也不明白为什么温晴离开之后,他再走进厉家,竟然会觉得有些寂寞。

约翰坐在家里的客厅里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跟他打趣地问,今天他怎么没有把温晴这个小美人带回来,不觉得没有温晴在的厉家,就好像是少了点什么么?

厉枫殇没有回答,但是心里清楚。

就连约翰都能感觉出来的事情,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他十分明白,自己现在心里有一个角落空荡荡的,好像怎么都填不满东西。

而且眼前满是温晴的那张脸,受伤时苍白虚弱的,生气时傲娇赌气的,开心时笑逐颜开的……

后来厉枫殇直接不打一声招呼就重新开车出门,风风火火的样子将正在看电视的约翰吓得不轻,喊都喊不回来。

只是到了温晴公寓的楼下,厉枫殇却又迟疑了。

他甚至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出门,这次出门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只是到温晴的公寓楼下抽根烟?

正在厉枫殇考虑要不要开车回去的时候,眼角却突然瞥到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

厉枫殇缓缓转过头去,只见温晴此时正站在他身边,穿着一件酒红色的风衣,嘴角微微上挑看着自己。

一切发生得那么理所当然。

温晴直接打开了厉枫殇的车门坐了上去,摇下车窗对车外还有些愣住的厉枫殇说道:“厉总,你该不会只是来我家楼下抽根烟这么简单吧?”

很熟悉的话语。

厉枫殇微微一挑眉,扔了烟蒂,也上了车,直截了当地开口道:“去哪儿。”

“这不是应该问厉总你吗?”温晴此刻像是一只偷了腥的小野猫,看起来调皮不已,似笑非笑地说道:“可是厉总你先来找我的啊。”

厉枫殇很想否定温晴的这个说法,但是却莫名地没了底气,于是就只好发动车子,带温晴到处去兜风。

虽说厉枫殇在这里也生活了一段时间,但是对于这个城市他却并不熟悉。

温晴乐得看他用导航带着自己胡乱转悠,最后两个人到了郊外一处山崖前面。

这地方看上去是山崖,但其实山崖下面就是海水。这是海边,而且还是一个别人不怎么喜欢来的地方,因为实在是太危险了。

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从悬崖上掉下去,然后万劫不复。

厉枫殇跟温晴两人站在海边。温晴感受着海风从脸上吹过,带着一点淡淡的腥味,突然开口道:“这味道熟悉吗?”

厉枫殇有些莫名,虽然在他的记忆里,除了祈晴,还有之前寒鹰用来训练的海域之外,他几乎不怎么回来这种象征着浪漫跟力量的地方。

但是此刻跟温晴并排站在这儿,却不由得产生一种熟悉感。

就好像,他们一直都是这样并肩看海一样。

厉枫殇点了点头,不说话,但是心里却开始动摇了起来。到底他记忆里有没有温晴这个人,现在他自己都开始不确定了。

温晴的风衣里面只穿了一件黑色背心,而且风衣很薄,海风吹过来,就隐隐觉得有些冷。

厉枫殇回车上拿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温晴的肩上,与此同时眼睛看着温晴的前胸,淡淡开口问道:“伤口处理过了?”

温晴微微挑眉,她没有想到厉枫殇竟然还在关心着自己的伤口。

厉枫殇见温晴有些意外的样子,就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约翰是我的私人医生,除了他之外,没有人会比我更了解你的伤口。今天重复拍的那一个镜头,伤到了伤口吧,尤其是最后一个。”

温晴笑了笑,突然伸手在厉枫殇的胸前画着圆圈,笑米米说道:“看不出来,厉总原来还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啊。”

厉枫殇一把将温晴的手抓住,眯着眼睛低头看着她,低声说道:“你到底为什么来到我身边?”

“如果我说是为了你,你信吗?”温晴看着厉枫殇的眼神十分纯粹,纯粹得厉枫殇觉得如果此时的自己摇头说不信的话,就会成为一个十分狠心的人。

于是厉枫殇便用行动代替了答案。

温晴再一次感觉到了唇上的微凉触感。

她跟厉枫殇接吻的次数不算多但是也不算少了,但是每一次几乎都夹带着一点点的目的,但是此刻这个吻给人的感觉却是纯净的,只是因为想要吻,所以就吻了,没有别的理由。

温晴双手拽住了厉枫殇的衬衫领口,将他又往下拉了一些,而厉枫殇的手则是环绕在了温晴的腰侧,渐渐收紧,将温晴完完全全地抱在了怀中。

两人的吻渐渐变得火热,厉枫殇十分霸道地侵占着,几乎不给温晴任何喘气的机会,想要将眼前的这个女人融入血骨,让她无处可逃,又似乎是想要将温晴所有的伪装都给卸下,看看真实的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