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45小黑篇:在这个家里,至少她不用伪装(一更)

随后厉枫殇便开了车门的锁,目视前方冷冷说道:“或许温小姐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多年,已经不懂得何为羞耻,但是我却还很清楚。慢走不送!”

温晴冷冷一笑,不过却没有争辩,直接下了车往自己的公寓楼走去。

直到听到身后的车子发动了起来,渐渐远去,温晴才感觉自己胸腔里面闷着的一口气总算是缓过来了。

刚刚还真是差点儿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温晴捂着胸前的伤口微微皱眉,真不知道厉枫殇是不是故意的。

刚才她撑在座位上的那个姿势对自己的伤口也十分不利,现在温晴已经可以感觉到,那层薄摸不管功用再好,初一的止血药不管再怎么有效,现在*也已经开始渐渐变得有些湿润了。

血,流出来了。

温晴跌跌撞撞地走向电梯间,抖着手指按下了自己公寓的楼层。

她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这伤口再度受创之后居然会这么疼,看起来里面的肌肉已经有些撕裂了,实在是难熬的很。

温晴从风衣的口袋里摸出家里的钥匙,几乎是跌进门内的。

进门之后她没有时间去管其他的事情,直接冲向了客厅放着医药箱的地方,拿出工具准备给自己处理伤口。

可就在这个时候,客厅里面的电灯却突然被人给打开了,随后一个凉冰冰的女人的声音在温晴的身后响起:“你回来了。”

温晴吓了一跳,转过身去,却看见之前被墨澄派到南非去执行任务的初一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现在正面无表情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双眼看着自己的前胸,此时温晴的*上已经全都是红色的血迹,触目惊心。

初一在看见温晴的伤口时,便忍不住皱了皱眉。

多年的行医经验告诉初一,这是枪伤,而且看现在温晴的脸色,应该十分痛苦。

而温晴还处于惊愕当中,愣愣地看着初一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将自己手中的镊子抽走。

“初一,你……”温晴想要开口说点什么,但是却被初一一个有些凶巴巴的眼神堵了回来。

气氛很尴尬,温晴没想到初一竟然这么突然地就回来了,想起这是自己多天来第一次回到家里,也不知道初一是不是早就已经回来,只是一直都找不到自己。

毕竟跟厉枫殇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温晴身边没有任何通讯工具,要么是厉枫殇就在自己身边,要么就是厉枫殇身边的四个助理之一在自己身边。

最次,还有约翰守着她,她根本就没什么办法跟外面的人联系。

初一的医术是毋庸置疑的,跟约翰不相伯仲。

约翰是全美十大外科手术名师之一,还是人类学家,这样的名头对于一个三十岁上下的人来说,实在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也正因如此,厉枫殇才会把约翰带在身边。

可是初一的名号也不差,只是很少有人知道那个被称为天才神医的人就是她。

她就是为人低调,一方面是碍于自己的身份,另一方面,她本身对这些名利就不是特别在乎。真正让她感兴趣的,是学术。

初一快手快脚地处理了一下温晴的伤口,又用了一点稍微温和一些的止血药物,最后才用纱布包上。

初一瞥了温晴一眼,冷冷说道:“枪伤,贯穿伤,距离心脏不过几毫米的位置,你居然还敢剧烈运动牵扯伤口引起撕裂?温晴,几天不见你是变得有多么想不开。”

温晴有些尴尬地低下头。

一般初一是不会这样对自己说话的,她毒舌的时候,也就是她开始生气的时候。看来自己的这个伤口,是让初一不高兴了。

轻叹了一口气,温晴低声说道:“我这也是无奈之举,好初一,你就不要生我的气啦。”

初一扭头冷哼了一声,不过最终还是没忍住,瞥了身边笑嘻嘻的温晴一眼道:“吃饭了没?”

温晴见初一的语气放软了一些,就知道初一还是心疼自己的,就拉着初一的胳膊晃啊晃:“没,饿着呢,快饿死我了。”

原本只是想让初一多心疼自己一点儿,却没想到初一突然板起了脸,一副十分不高兴的样子说道。

“我就知道那个姓厉的靠不住,这么多天了伤口都还没好也就算了,伤还没好就让你拍广告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连饭都不知道给你准备一份!”

温晴看着初一这想要抡起菜刀砍人的样子,不禁咽了咽口水说道:“好啦,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啦,只是我自己着急回来嘛。”

初一看温晴竟然还帮着厉枫殇说话,脸色更加难看:“事到如今你还帮着厉枫殇说话!”

温晴大概也知道今天初一这顿火是非发出来不可了,于是就索性低头不说话了。

初一拿温晴没办法,埋怨了厉枫殇两句之后,就转身去了厨房。

温晴有些好奇地跟过去,只见厨房里面都是一些有利于伤口愈合的食物,不禁开口问道:“初一,你……已经全都知道啦?”

“知道什么?”初一将菜放到了砧板上,哐当一刀砍下去,看得温晴忍不住一闭眼一皱眉。

而初一冷冷地声音还在继续:“是知道你冒着危险去炸了兵工厂还被人打伤了,还是知道厉枫殇帮着你把这件事给摆平了,还是知道你这几天不回来都是在厉枫殇哪儿,又或者是知道厉枫殇这个没人性的居然在你受伤的情况下还来压榨你?!”

初一原本性子有点冷,虽然平时会开开玩笑,但是不高兴的时候一般都是板着脸不说话,就算是开口那也是极短的语句,还是头一次看见初一这样连环炮似得往外飚话。

温晴一摊手:“看样子你是全都知道了。”

“你还说。”初一说完了那些,感觉心里好受了一点,沉声说道:“不就是个广告而已,至于那么拼命吗?”

“厉枫殇也真是,一点都不体恤伤员,让他们给你加工资,否则咱们就不干了。”

温晴笑了笑,她心里明白。虽然初一一直都是在嘴巴上谴责厉枫殇,但是其实她心里真正不满的应该是墨。

毕竟这么危险的任务,还是墨亲自交代下来的。

初一现在心里一定在自责,倘若当时她在身边,或许自己就不会受伤了。

不愧是多年的好友,初一此时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只是不能说。她们都是要服从墨的命令的,随便乱说话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做法。

“对了。”温晴从一旁拿过了杯子一边喝水一边靠在厨房门口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前两天吗?门主让你干什么去了呀?”

看着初一的背影,温晴可以明显感觉到初一的身子一震,随后就听她的声音变得十分波澜不惊。

“没什么,一个小任务而已。你现在还是病人,就别管那么多了,先把自己的伤养好再说。”

说完,初一就把温晴往外赶,说饭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做好,让温晴先回去休息去。

温晴虽然感觉到初一怪怪的,但是却不能追问什么。

看得出来初一是有什么事情不想跟自己说,因此温晴便只能亦步亦趋地走向了卧室。

虽然好几天没有回来住了,但是温晴还是觉得,这个地方才是能让她完全放松的地方。

至少这样,她不用伪装。

好几次在面对厉枫殇的时候,温晴都差点儿将自己的心里话一股脑地全部说出来。

但是从组织层面上讲,这样的做法有些冒险。甚至对于自己来说,都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因为厉枫殇太聪明了,聪明得只要他觉得有一点儿不合理的地方,自己就很有可能被怀疑。

与其赤果果的站在厉枫殇面前被评头论足或者是怀疑来怀疑去,倒不如留点儿悬念。

这样厉枫殇要是一直都被自己牵着,那么说不定时间一久还能记起点什么来。

温晴这样想着,在*上昏昏沉沉睡了过去。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可以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温晴一边顾着自己的伤口小心地坐起来,一边对外面忙活的初一说道:“哎呀,我们家初一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啊。”

初一将碗筷递给温晴,淡淡说道:“贫嘴什么,赶紧吃吧。一整天折腾下来也不嫌累,真当自己是工作狂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