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44小黑篇:的确是想做点别的,不知道温小姐方不方便?

这个镜头虽然美则美矣,温晴的演技也可以说是得到了最大程度上的发挥,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浴袍没有根据之前剧本里面的设定掉在温泉池边,而是到了水里,这就让整个镜头的美感下降了不少。

毕竟没有人会愿意看着一块白色的布就这么被浸在水里,偏偏这白色的浴袍还要引导着镜头从温晴的身上转移,又回到她身上。

果然,导演反复看了几遍之后,就摇了摇头说道:“不行,这条要重新来。”

厉枫殇转过头眼神十分冰冷地看着导演:“难道刚才这条拍得还不够好吗?”

导演被厉枫殇突然这么一本正经地呵斥,吓了一跳。

随后马上反应了过来,陪着笑说道:“额,不是这样的。只是根据剧本上面的需求,效果会更好,整个片子也不容易产生违和感。”

厉枫殇正想再说两句,却突然感觉到身边有人靠近。

他转过头一看,只见温晴此时正站在自己的面前,看了一眼眼前的片子,低声说道:“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理解,导演的话没错,这样的整个片子的美感会被拉低。”

厉枫殇此时正想把这个女人拎起来好好晃一晃脑袋,难道她听不出来自己这是在为她说话吗?

温晴抬头笑着看了厉枫殇一会儿,说道:“虽然知道厉总是为了维护我,不过身为演员,演不好一个作品就是对自己的侮辱。没事,这段我可以再拍。”

厉枫殇一声不吭,只是面沉似水,身边低气压环绕,看起来好像随时都会爆发一般。

导演倒是挺高兴的,对温晴说道:“哎呀,温小姐的职业精神真是值得人敬佩。那咱们休息一下就开始吧?”

“不用休息。”温晴清楚自己现在身上的伤不能拖时间,必须早点儿拍完然后进行处理。

不然时间久了,也不能完全保证伤口就不会被感染或者是恶化。

导演一听,更加欣慰,想要握着温晴的手多表扬两句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却听到身边传来一声冷哼。

导演吓得立刻缩回了手,毕竟谁也不是很愿意招惹到厉枫殇。

灯光师跟摄像师再次到位,化妆师简单地为温晴补了点淡妆。

因为此时温晴的脸色看起来实在是不太好看,另外道具师也重新拿了一条一模一样的浴袍过来。

温晴站到了方才的那个位置,重新表演刚才的那一段。

只是好巧不巧,可能是因为刚刚落水的时候有水花溅了上来,现在温泉池边都是水。

因此第二次拍摄的时候,温晴原本控制好的走位,却因为池边实在是太滑而出现了偏差。

温晴原本是想要快速扭转自己的身体以达到原本预期的效果的,却没有想到直接滑出了导演监视内的范围。

厉枫殇一皱眉,再次看着温晴重重地跌进了眼前的温泉池里面,眼神已经变得十分犀利,现在他心里有一种想把眼前这个导演碎尸万段的想法。

但是温晴却率先从温泉池里面站了起来,对眼前的导演说道:“出现了意外,池边太滑,让人来擦一下,我们再来一遍。”

导演原本看着温晴脸色不好,其实已经想要开口说,要不然就将就一下用第一段,因为关于浴袍的画面可以后期合成,但是却没想到温晴主动提议再来一遍。

演员主动,导演没有不配合的道理,因此导演便笑米米说道:“哎呀,真是辛苦温小姐了。”

温晴笑了笑,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还是十分温和,但是却已经一点儿血色都没有了。

化妆师看得有些心惊,还是冲上去为温晴又补了一点腮红。这样子看起来实在是太吓人了,不像是跳温泉的,倒像是跳河自尽的。

厉枫殇在温晴从自己身边经过的时候,突然一下子拉住了温晴的手,随后十分严厉地对身后的霍西说道:“让医疗队重新处理一下伤口。”

温晴一愣,随后笑道:“厉总也太小题大做了,这点伤不至于的,再说之前不是已经处理过了吗?”

谁知厉枫殇却用丝毫不容商量的语气一字一句地对温晴说道:“你最好现在听我的话,我不是在跟你商量,是作为上级的命令,否则这个广告就不用拍了。”

厉枫殇冷声说出口的这么一句话,几乎将现场的空气都给凝固住了。

直到厉枫殇原本就准备好等待外面的医疗队两个女医生进来之后,才恢复如常。不过气氛已经变得跟之前很不一样。

现在就连傻子都可以看得出来,厉枫殇十分在乎温晴现在的伤势,要是导演再这么没有眼色地拍下去,只怕厉枫殇就要发飙了。

导演也在暗地里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他现在可不能保证别的什么,什么片子效果还是见鬼去吧,他只希望可以不要惹怒眼前的这位阎王爷。

厉枫殇一双黝黑的眸子,此刻几乎可以将导演前面的监视画面盯出两个洞来。

而监视里面,温晴在经过了简单的伤口处理之后,再一次站到了温泉边。

众人都屏息等待着温晴的再一次表演,同时也在心里默默祈祷最好温晴这一次什么事情都不要有。

众人的祈祷还是有些用处的,最起码这一次温晴再纵身一跃的时候,没有从池边滑到,也没有让浴袍掉进水里。

只是厉枫殇的眼神却变得更加冰冷。

因为他十分清楚地看到,温晴为了让浴袍可以成功地掉在池边,手臂十分用力地往后一甩,带动着胸前的肌肉……

虽然浴袍是成功地掉在了岸边,可是温晴此时身体所承受的巨大痛苦,就像是在原本的伤口上又挨了一枪。

随着温晴的身体掉进水里,镜头进行了完美的切换,导演第一个站起来鼓掌:“温小姐实在是太棒了!这次的表演效果很好!”

可是厉枫殇却没有那个心情听导演的废话,直接从导演面前越过,到温泉池边一把将温晴捞起来,却见此时温晴脸上却带着笑容。

因为拍戏的服装要求,温晴身上只穿了比基尼,原本只是让剧组的人看看身材而已,并没有什么忌讳,可是现在厉枫殇却贴身抱着自己。

温晴笑着对厉枫殇说道:“厉总,你这样不太好吧,大家可都看着呢。”

随着温晴这不轻不重的声音传出来,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两个人的身上。

温晴似笑非笑地跟厉枫殇对视,只听厉枫殇用只有两个人才可以听到的声音说道:“你最好知道你自己现在在做些什么,你这是拿命在赌!”

可是温晴却只是把厉枫殇往外一推,随后笑着对一旁的助理说道:“走吧,终于拍完了,我们去换衣服。”

助理战战兢兢地点了点头,在厉枫殇可以杀人的目光的注视下,带着温晴去了更衣室。

温晴在助理的带领下到了更衣室里面,直到自己的助理离开了之后,温晴好看的眉头才深深皱到了一起。

天知道,要是刚才自己没有推开厉枫殇,说不定现在已经晕倒在厉枫殇的怀里了。

可是这样的事情,温晴是绝对不会允许它发生的。

温晴看了一眼此时自己的前胸,因为伤口被贴了薄膜,因此看不出什么十分明显的血迹,只是能够感觉到百合花的花蕊颜色又变深了很多。

温晴狠了狠心,怕血迹流出,直接翻出了原本就藏在包里的,初一留下来的止血药。

这止血药会有一定的副作用,但是止血的效果却很好。为了不让厉枫殇那只狡猾的狐狸看出什么来,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正在这时,更衣室外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温小姐,需要我们帮你把前胸的伤口跟花纹处理一下吗?”

温晴认得这个声音,是厉枫殇带来的那两个女医生当中的一个。

温晴心中明白,厉枫殇这是想要让这个女医生代替他来看看自己到底怎么样了。

什么脆弱的样子都曾经在厉枫殇面前展现出来过,但是现在温晴却一点儿都不希望再让厉枫殇看到自己现在这狼狈的模样。

因此温晴就淡淡说道:“没什么,我的伤口没事,不用处理。这百合花我还挺喜欢的,就不用洗掉了,回家给我的闺蜜也看看。”

温晴的语气带着一点点的俏皮,听起来好像真的就跟没事人一样。

那女医生信以为真,就答应了一声,离开了更衣室。

更衣室外,厉枫殇正皱眉等候。只是他可没有那么好忽悠,知道温晴现在一定很不好受。

因此厉枫殇就对眼前的人沉声说道:“行了,你们先走吧,我留下来等她。”

厉枫殇说的话,一般没有人敢提出什么反对意见。因此这些工作人员虽然有些奇怪为什么厉枫殇要等候温晴,不过还是缄默不语,纷纷离开了。

于是当温晴从更衣室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温泉会馆里面已经基本没有人了,只剩下厉枫殇一个人神色十分阴郁地站在门口。

温晴笑着上前,对厉枫殇说道:“哟,厉大总裁这是等谁呢?”

厉枫殇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温晴的前胸,沉声说道:“伤口还好吗?”

温晴脸上笑颜如花:“有什么不好的,难道厉总还不相信你自己*的医生吗?约翰的手艺可好着呢。”

“再好的医术也经不起有人故意折腾。”厉枫殇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确定不需要我再带你去见见约翰?”

温晴的嘴角抽了抽,说道:“厉总你可还是饶了我吧,约翰实在是太热情了,我可不想再被他缠着了。我现在呀,需要回家美美地睡一觉。”

厉枫殇挑了挑眉,倒是也没有再继续坚持,只是说道:“那走吧,上车。”

“嗯?”温晴看了一眼厉枫殇那理所当然的样子,突然间开口说道:“可是,我说的回家,可不是回厉总你家里啊。”

这一下,厉枫殇可是差点儿彻底被温晴给激怒了,他转过身冷眼看着温晴说道:“你到底想耍什么花样?”

谁知温晴却笑着靠了上去:“之前在厉总你家里打扰了那么久,都是因为我的伤势,还有兵工厂那边的情势逼迫。”

“不过现在看来,兵工厂的事情已经被厉总完美解决了,而我现在身上的伤势也已经得到了良好的控制,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再在厉家打扰你了呀。”

厉枫殇很想脱口而出厉家不介意被打扰,但是却没想到温晴最后又补了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

“再说了,老是这么跟你出双入对的,我都快被公司里面的那些女职员用眼神给杀死了。厉总你倒是说说,我要以什么样的身份在厉家住下去?”

厉枫殇冷眼看着眼前这个娇俏的女人。

不得不承认,温晴在某些时候,可以是一个可以很有心计的女人。

她问的问题让厉枫殇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同时也开始让厉枫殇反省起了自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

以什么身份?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问题。

厉枫殇的警惕性依旧摆在那里,他不可能让温晴真的像媒体所说的那样成为自己的女朋友。

一来,因为自己跟她之间根本就还没有确立男女之间的感情。二来,温晴的来历他到现在都不算是十分清楚。

可是不以这样亲密的身份,温晴现在就有十分充足的理由逃离他的掌控。

两人对视了良久,随后厉枫殇才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当是我这个做老板的,体恤一下温小姐今天的不辞辛劳,送你回家。”

这一点温晴倒是不会拒绝,毕竟现在自己要是逞强开车,伤口只会更痛,还不如在厉枫殇的车上休息一会儿。

见温晴点了头之后,厉枫殇就做了个请的姿势,随后自己跟在温晴身后朝着外面的露天停车场走去。

厉枫殇不知道是真的明白了温晴现在前胸传来的痛感,还是一下子变得绅士了,竟然还主动帮温晴打开车门,系安全带。

温晴笑着在厉枫殇的耳边说道:“谢谢。”

厉枫殇啪嗒一声扣上了安全带,面无表情说道:“你还是留着点力气,好好回家休息吧。”

温晴笑了笑,不置可否,随后就开始闭目养神。

厉枫殇虽然一直都在开车,但是却时不时会看看身边的温晴。

温晴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从温泉会馆出来的时候,脸上的妆容都还是拍宣传片时候那样,脸上面色红润,但是却都是腮红,根本就看不清这人现在真实的脸色如何。

温晴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就感觉到车子停了下来。她睁开眼睛,发现不知不觉当中自己已经到家了。

温晴看了一眼身边的厉枫殇,发现此时厉枫殇也正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看着自己,便笑着说道:“厉总这样看着我,是想要我邀请你上楼去喝杯茶吗?”

厉枫殇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些冷冽,可是却并不别扭:“温小姐,好像已经是第二次跟我说这样的话了。”

现在厉枫殇的车门仍旧锁着。

温晴笑着跟厉枫殇对视,却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做些什么,于是就只能跟他耗着。

厉枫殇的眼神状似不经意之间从温晴的前胸扫过,淡淡问道:“温小姐,现在感觉如何?”

温晴挑了挑眉:“还不错,厉总的温泉会馆真是一个容易让人放松的地方,我今天虽然说是在拍戏,但是其实也是一种享受呢。”

去他的享受!

厉枫殇十分清楚温晴为了拍今天的桥段,可能会遭受什么样的痛苦。

可是眼前这个愚蠢的女人却还妄想在自己的面前装作一点事情都没有的样子,当他眼瞎吗?!

温晴心里埋怨着厉枫殇不肯放人,可是脸上的笑容却依旧是淡淡的。

见厉枫殇盯着自己看起来都要没完没了了,就伸出一根手指抬了抬厉枫殇的下巴,笑着说道:“看起来,厉总还不只是想要喝茶那么简单啊。”

厉枫殇还真是不相信现在温晴还有力气跟他做什么多余的事情。

一种莫名地想要惩罚她的心理渐渐产生,厉枫殇淡淡说道:“的确是想要做一些别的……可能会让我们两个人都感到更加享受的事情,只是不知道温小姐方不方便?”

温晴一愣,她原本每次引幼厉枫殇的时候,都会遭到厉枫殇的冷嘲热讽,却没想到这一次厉枫殇竟然顺杆子爬下来了,这是让温晴万万想不到的。

眼下要怎么办?话都已经放出去了,要想再收回来可就难了。

而且厉枫殇现在脸上这似笑非笑的样子,根本就是在等待自己的回答。

然而温晴只是愣了一下,随后就很快反应了过来,从副驾驶座上挪过去了一些,双手突然间撑在厉枫殇两腿之间的驾驶座皮椅上。

温晴的嘴角微微一扯,笑着对厉枫殇说道:“看来厉总这次是当真想要玩玩了。”

厉枫殇英俊的剑眉微微挑起,他现在就等着温晴怎么自圆其说。

可就在厉枫殇等着看好戏的时候,却没想到温晴突然凑了上来,直接吻住了厉枫殇的双唇。

厉枫殇有些错愕地看着眼前的温晴,没想到她居然真的会主动凑上来。

温晴长长的睫毛在自己眼前扇动,车子里的气氛十分适合*,现在四外又没有什么人,温晴的住处也还算是隐蔽。

看起来似乎一切都水到渠成,**对于厉枫殇来说也不算是什么特别不能启齿的事情。

虽然他一直都洁身自好到现在都还没有真正尝试过。

仔细想来,这个女人已经触碰到过太多自己的底线,可是自己却一直都没有发觉。

想到这里,厉枫殇便一把将温晴的腰揽住,沉声在温晴耳边说道:“我希望你可以清楚你自己现在在做些什么。”

温晴伸手描绘着厉枫殇坚毅的五官,嘴角的笑容摄人心魄。

“怎么,都已经亲近了这么多次,临了厉总却还是不敢下手吗?真没想到,堂堂厉大总裁,也会有如此害羞的时候啊。”

厉枫殇的眼神渐渐变得有些阴沉,随后便听到他冷笑了一声说道:“看起来温小姐对这方面似乎十分驾轻就熟的样子。”

温晴挑了挑眉,没说什么,不过眼神却很显然是在挑衅。

对视了大概十秒钟左右,厉枫殇一下子松开了搂着温晴的手,差点儿让温晴坐不稳从座位上掉下去。

随后厉枫殇便开了车门的锁,目视前方冷冷说道:“或许温小姐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多年,已经不懂得何为羞耻,但是我却还很清楚。慢走不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