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42小黑篇:温晴特殊的支付饭钱的方式

什么都可以作假,但是身份证号这种私人的事情,却是不可以作假的。

除非温晴是自己身边的内部人员,否则没人会知道这么*的个人信息。

温晴看着厉枫殇手中的戒指,低声说道:“外圈是你的身份证号,内圈是我的。这是你在一家知名的珠宝设计师那里定做的戒指,用你我的身份证号登记,一生只有一枚。”

厉枫殇突然觉得手心当中的戒指有些烫手,低声问道:“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些?”

“反正你也不会信。”温晴却突然拿回了自己的戒指,笑着说道。

“我知道,除非你记起了那些往事,否则你是绝对不会轻易并且彻底地相信我。不过没有关系,我有的是时间等你。”

温晴的这一番话,就像是小猫爪子在自己身上不停挠着似的,让厉枫殇觉得心里有些痒痒的,更加想要知道真相。

只可惜脑子里还是没有任何印象,只是觉得脑袋有些隐隐作痛。

温晴原本是想要逗逗厉枫殇,顺便也给他留个悬念。

她知道厉枫殇是个喜欢追根究底的人,要是不弄清楚这一切,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也当是昨天他不让自己吃饭的惩罚。

但是很快温晴就发现,厉枫殇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一手捂着额头似乎十分痛苦。

“你怎么了?”温晴一下子就慌了,连忙跪在了厉枫殇身前,十分担心地看着他:“哪里不舒服吗?”

“我的头……”厉枫殇的神情看起来十分痛苦:“我看见……”

“你看见……你想起什么了吗?”温晴有些着急地追问道:“你到底怎么样?”

可是就在温晴担心得自己的脸色也变得惨白的时候,却看见厉枫殇一下子就像没事人一样坐直了身体,似笑非笑地看着温晴。

温晴脸上的神情有些尴尬,一下子甩开厉枫殇的胳膊:“你在耍我?堂堂Z&A的总裁,做这样的事情不觉得太幼稚了一些吗?”

然而厉枫殇现在脸上的笑却是真心。

他现在心里已经基本可以确定,或许温晴对自己的确是没有什么坏心的了。

毕竟就算是演戏,也很难演出那么真实的担忧。

这边的温晴和厉枫殇打打闹闹,两人之间那微妙的情愫发生着变化,而另一边的霍北现在却忙得有些焦头烂额。

原本寒鹰这两年并没有打算做太多暗黑世界的事情,也开始了一部分行业洗白的工作。

自从厉枫殇接手了鹰之后,寒魂就开始逐渐站在了一个比较中立的位置,就算是跟镇府或者是君方,还是一些不法分子交易,也仅仅是处于交易阶段而已,多余的事情不会多管。

简单地说,寒鹰就像是架在黑白两道之间的桥梁,为他们提供资源,同时也制约着他们的平衡。

但是这次的爆炸事件,却很明显是两方作对,厉枫殇既然救了温晴,那就没法不让自己牵扯进来。

霍北手下的人办事还是比较得力的,很快就查到姜堰应该是跟W国的镇党有密切的联系。

以前还为他们做过一些军火交易,每一笔买卖都不算小,这次的兵工厂更是前所未有的大行动。

也难怪姜堰狗急跳墙,这要是让他一人承担全部责任,可吃不消。

同时,霍北手下的人也查到温晴的身份,似乎是跟美国本地的一个势力组织有所联系。

想起美国本地能够做出这么大行为的势力组织,霍北的眉头就微微皱了起来,因为此时他心目中突然闪过了一个人选。

霍北将西装外套随手扔在了自己的书房桌子上,看了看四周,随后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电话响了三声之后,那人就接了起来,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慵懒:“大白天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

霍北被这人的语气弄得有些恼火,低声说道:“难道我就只能在晚上找你?”

那人的轻笑声从电话那头传来,随后有些魅惑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倒是不介意你今晚来找我。”

“不跟你开玩笑。”霍北靠在窗边,一边把玩着手里的钥匙,一边直截了当地开口问道:“温晴是不是你的人?”

“你最近跟你家地大BOSS学得挺能啊,怎么你们都喜欢找我来打听这个人,难道你们的情报分队都被一窝端了吗?”

墨澄此时正躺在阳台的躺椅上,看着远处的风景淡淡说道:“我倒是不介意把我的情报分队借给你们用一用,不过得用你来交换。”

墨澄的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霍北也知道想从他嘴里套出点什么东西来是不太容易的,便只随便说了两句就打算挂掉了电话。

不过在挂掉电话之前,墨澄却又突然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

“不过如果那温晴真是个小尤物的话,你们最好还是好好保护着,免得被不明身份的人吃掉。”

霍北眨了眨眼,觉得这话有些莫名但是却又不知不觉想起了今天上午的那一幕。

电话那头的墨没有再跟霍北说什么,而是直接了断地挂断了电话,随手将自己的手机扔到了一边。

手机里面,赫然还躺着一条刚刚发进来的信息,内容正是今天霍北在厉枫殇面前对温晴的夸赞。

别墅另一头,厉枫殇心满意足地放下了手机,翘着腿喝茶。

温晴将刚刚洗干净的戒指重新戴在了手上,看了一眼屏幕刚刚黑掉的手机,顺嘴问了一句:“怎么,厉总给自己的小*发信息呢?”

厉枫殇瞥了温晴一眼:“*没错,不过不是我的。”

温晴有些莫名地看了一眼厉枫殇的手机,到底还是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只是笑着对厉枫殇说道。

“厉总的手艺不错,昨天的饭菜挺好吃的,正好现在也到了饭点了,要不再露一手?”

厉枫殇微微一愣。

昨天那是温晴在生气的状态下无理取闹提出来的要求,不过也怪他答应了,因此温晴才会提出第二次。

不过说来也奇怪,他此刻竟然也不想拒绝。

于是厉枫殇便放下杯子,挑眉看着温晴说道:“可是不知道温小姐要用什么来支付饭钱呢?”

厉枫殇的话音刚落,温晴就凑上去在厉枫殇的唇边轻轻一吻,有些魅惑的声音在厉枫殇的耳边响起:“这样够不够?”

厉枫殇反手搂住了温晴的腰,却顾及着温晴的伤口没把她压着,只是十分霸道地将蜻蜓点水变成了法式热吻,开始毫不客气地攻城略地。

好一会儿,厉枫殇才放开怀中的这个女人,只见此时温晴的面色潮红。

不过不再是发烧的那种红,而是被厉枫殇吻得有些心跳加速,脑子也有些缺氧。

厉枫殇嘴角微微上挑,低声在温晴耳边说道:“既然温小姐送上门了,我岂有不好好品尝品尝的道理?若是以后温小姐再想要吃我做的饭,应该知道怎么支付饭钱了吧?”

温晴微微一笑,眼看着厉枫殇放开自己,十分自然地挽起了袖子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不知为何觉得心中有些好笑,或许是因为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厉枫殇这样的一面吧。

而厉枫殇一路往厨房走去,一路也觉得有些隐隐的不对劲。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这么贪恋这个女人身上的味道,哪怕曾经下定决心这辈子只会给若若一个人做饭,现在都已经开始打破了这个惯例,愿意为温晴亲自下厨。

冷静下来,厉枫殇知道自己这么做应该是十分不对甚至是应该被阻止的。

可一想到温晴那魅惑人心的笑容,竟也会不自觉地答应她的要求,真是怪了。难道自己真的是非温晴这个女人不可了吗?

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自己又该如何是好?

Z&A到底是做餐饮业起家的,这老板的厨艺也相当不错。

温晴一想起昨晚上吃的那些东西,就有些心痒痒,想要看看厉枫殇做菜到底是什么样的。

于是温晴便也悄悄地跟了过去。

管家看见温晴,便想要开口提醒一下厉枫殇,但是却被温晴给阻止了。

管家微微皱眉,潜意识里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听温晴的话,毕竟温晴跟厉少看起来真的很不简单的样子。

温晴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厉枫殇的身后,双手抱胸挑眉看着正在厨房里忙活的厉枫殇。

厉家的厨房很大,布置得也十分精致。

那些佣人们在刚才就已经都怀着满腹疑问被厉枫殇赶出去了,现在厨房里只有厉枫殇一个人,他身上围着一件浅灰色的围裙,跟他身上的衬衫西裤竟然也还算搭配。

此刻厉枫殇正十分熟练地切菜。那一片片鱼片几乎被切得薄如蝉翼,可见厉枫殇的刀功不错,跟那些世界名厨比起来也毫不逊色。

锅里的油热了,开始冒烟,厉枫殇一甩手上的刀,那鱼片就顺着刀尖滑了下去,一片片十分整齐地布在锅里,没有重叠的。

温晴挑眉看着,竟然越看越觉得自己是在欣赏一个上佳的节目一般,十分赏心悦目。

直到香气从锅里冒出,厉枫殇才淡淡开口道:“你打算看到什么时候?”

温晴微微一笑:“我还真是没有想到,厉总在厨艺上,也是过人一等啊。”

厉枫殇将做好的鱼片盛在碗里,洗了洗手,十分自然地摘下了围裙说道:“能够让温小姐看得开心,才是我的荣幸。”

这两人虽然面对面笑着,但是很明显各自心里也有着各自的想法。

温晴是没有想到厉枫殇竟然这么擅长做菜,而且心里也隐隐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当年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可是连烤个鱼都不太会,没想到几年不见厨艺居然这么好。

而厉枫殇心里则是暗暗想着,温晴看着他的眼神如此理所当然,似乎也不是第一次看男人做菜了。

两人对视了半晌,随后温晴才笑着说道:“真是闻着味道就让人觉得食指大动啊。厉总,这次还真是多谢了你,才能让我有这样的口福。”

厉枫殇对温晴身后的管家扬了扬下巴,管家便十分懂事地带着人进来,将厉枫殇已经做好的菜一样样小心翼翼地端出去。

他们家厉少下厨那可是百年难得一见,一定要把盘子端稳了,千万不能撒了。

厉枫殇气定神闲地从温晴身边走过,将手中的围裙随意往旁边一放,温晴在后头看了一会儿,随后也跟了出去。

这一顿饭用得还算是愉快。只是让厉枫殇有些不解的是,原本应该挺喜欢吃东西的霍北,今天却似乎有些提不起兴致。

“怎么。”厉枫殇敲了敲桌子,淡淡说道:“我做的菜,不合霍大助理的胃口?”

霍北抬头看了厉枫殇一眼,对视之间,两人已经交换了一些信息。

霍北知道厉枫殇是不想让自己在温晴面前表现出什么,让她看出破绽,因此就勉强笑了笑说道:“咳咳,哪里,只是因为一些私人问题,胃口不是很好。”

果不其然,霍北这话说完之后,温晴就将目光收了回来,不再打量霍北。

厉枫殇微微一笑:“我给你放个假,出去好好透透气吧。”

霍北心领神会,厉枫殇这是暗示自己,准备得差不多了,就可以处理姜堰的事情了。

因此霍北就点了点头,吃完饭之后就出了门。

晚上一般是暗地里谈事情最好的机会,霍北让手下人开着车来到了负责这次爆炸案的专案组。

专案组之所以独立在外,也是方便姜堰,也就是W国的镇党行事。

镇治上的事情,只要无伤大雅,有一点小黑幕也是无妨的。

霍北带着两个手下下了车,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装,随后就大步走进了眼前的这栋大楼。

霍北一进门,立刻就有姜堰的人把他带到了楼上的一个房间里。

此时房中坐着的不仅仅只有姜堰一人,还有两个看起来上了点年纪的白人。

姜堰坐在一旁,似笑非笑地看着霍北。

他早就料到了,在多方面的施压之下,一定会把厉枫殇给逼急的,他早就等着这一天的到来了。

霍北左右看了看,十分随意地拉过了一张椅子,翘着腿坐下,双手叠放在膝盖上,笑着说道:“看来姜理事这里还真是热闹啊。”

“这还不是特地欢迎霍助理的到来吗?”姜堰笑了笑,不过眼神不善:“不过,怎么没有看见厉总人啊?”

霍北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姜堰,心想你多大的脸啊,竟然还想让厉枫殇亲自出面。

因此他就轻描淡写地说道:“厉总这几天忙着别的事情。再者说了,该是手下来办的事情,哪儿有轮得到老板出面的道理?”

这句话霍北明着是在说自己为厉枫殇办事,可是却也暗讽了姜堰一把。

说明这件事情对于厉枫殇来说无足轻重,厉枫殇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派一个助理过来处理,已经是很给姜堰面子了。

果不其然,姜堰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十分难看起来,冷哼了一声说道:“霍助理好大的口气啊,在我身边的这两位可是W国政aa府的人,这样你们厉总也不放在眼里吗?”

“姜理事口口声声一个‘你们厉总’,难不成你就不是Z&A的员工了?说白了你也不过就是厉总手底下的人。”

“再说了,你就让两个不明身份的白人往这儿一坐,就说他们是政aa府的人……不知道姜理事你知不知道,厉总平时跟W国接触的人,可也不仅仅是这两位的身份这么简单。”

霍北的话说得隐晦,但是也足够姜堰明白过来一些了。

姜堰原先就觉得厉枫殇的身份应该不简单,可是却没想到竟然会比自己还要高出一大截。

按照霍北的这种说法,厉枫殇跟国家高层难道也有接触不成?

看见姜堰那有些惊异的眼神,霍北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此次的爆炸事件,我们厉总已经派人调查清楚了。我今天来,也不过就是阐述一下调查结果,姜理事,你可听好了,我不说第二遍的。”

姜堰皱眉看着霍北,只见霍北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话说得好不利索。

“对于贵国兵工厂的事情,首先我们感到十分惋惜,只不过这件事情在处理上应该有些误会。”

“温小姐只不过是无意之举,也根本没想过要跟贵国作对。而且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厉总认为,解决问题比追根究底更加重要。若是贵国还有需要,我们厉总愿意提供更多的资源。”

姜堰十分不可置信地看向自己身边的两个白人,只见他们已经开始交头接耳,似乎是对霍北所说的话在进行商讨。

姜堰说到底也不算是最高层,因此霍北的这番话也只听明白了一半。

厉枫殇不肯交出温晴这一点是肯定的,那么后半句话是什么意思?

厉枫殇哪儿来的更多资源?什么资源?又要如何向W国君方和镇党提供?

厉枫殇又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他真的只是一个集团的总裁这么简单吗?

从霍北那讳莫如深的眼神之中,姜堰突然隐隐感觉到了一股压迫感。

就好像若是姜堰再对这件事情纠缠不休的话,或许就会让事情变得更加麻烦。

过了一会儿,那两个白人突然对霍北点了点头。

其中一个用有些生硬的国语对霍北说道:“若是用一个兵工厂,就可以换来跟厉总的长期良好合作,我方愿意让步。”

姜堰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两个人,然而他们都已经越过自己发话了,可见现在自己再说什么,也已经没有什么用处。

霍北倒是十分满意,站起来跟两人握了手,随后就带着自己的手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霍北离开之后,这两个白人也有些不满地看了姜堰一眼便离开了,看起来似乎是对自己之前的做法还有些不满。

姜堰有些莫名,不过心里对温晴跟厉枫殇,还有厉枫殇这四个助理的身份更加疑惑了起来。

兵工厂的事情,就这么被霍北完美压下。

没过两天,媒体也恢复了平静,这次爆炸的事情很快就被其他的社会热点给压过去了,再也没人会提起这件事情。

对于这样的结果,温晴感觉有些意外,但是同时也隐隐知道,要么是墨澄出了手,要么就是厉枫殇在背后做了什么。

可是不管是这两个当中的哪一个,温晴都不禁觉得有些好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