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41小黑篇:戒指内圈的神秘数字

厉枫殇忙活了好久,里面的饭菜香味也渐渐浓郁了起来。

霍北有些嫌弃地看了一眼手中的苹果,突然有种闯进去偷吃一点儿的冲动。

管家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点头。虽然只是几样简单的饭菜,但是色香味俱全,大半夜的把人的馋虫都给勾出来了,温小姐好大的面子啊。

门外的东南西北伸长了脖子看着,只不过厉枫殇刚出门就狠狠瞪了他们一眼,于是他们就都老实了,不再去看。

尽管如此,那味道闻着也已经是够让人食味大开的了。

此时别墅三楼,温晴正百无聊赖地坐在*上。*头还放着厨房送过来的那些饭菜,都已经有些凉了,可是温晴就是不想吃,尽管肚子已经饿得没什么知觉了。

想起刚刚厉枫殇摔门出去的那一刹那,温晴脸上的表情不仅有些黯然。

厉枫殇一向就是个不喜欢被人威胁的,这一次想必心里也恼火着吧。

毕竟是厉大总裁啊,哪儿有那么容易就给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下厨做饭的。就算是以后的厉太太,也未必能有这个待遇吧。

只有……白若素……

一想到这里,温晴难免又对白若素那女人羡慕嫉妒恨,凭什么她就能得到霍杰全部的爱。

温晴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就准备躺下睡觉。谁知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那一阵脚步声在门口停顿了一会儿,温晴紧紧盯着房门,生怕有什么人又进来想要对自己做什么,可是门打开了之后,温晴却看见了端着饭菜的厉枫殇。

一下子,温晴脸上就出现了笑容。

厉枫殇被温晴看得有些尴尬,眼睛看向了别处,有些僵硬地走过去将饭菜放下,随后说道:“好了,吃吧。”

温晴一看到这些食物就禁不住睁大了眼睛。

她只不过就是随口说来刁难厉枫殇的,谁能想到他竟然还真的在大半夜的时候给自己做饭去了。

再看眼前这些饭菜,别的不说,从卖相上来看,就是五星级的水准。看样子Z&A从餐饮业开始做起,这当家的老板基础也是打得挺好。

“厉总,真是好手艺啊。不过你这大半夜的这么好心,该不会是往里面加了点料吧?”

温晴似笑非笑地看着厉枫殇,不过心里却不得不承认实在是已经欣喜若狂。

厉枫殇微微皱眉:“不想吃就倒了,不必勉强。”

说完,厉枫殇就打算转身走了。

说实话,他当初学厨艺完全是为了若若,这还是头一次他亲自给除了若若以外的人做饭,就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谁知温晴却在厉枫殇身后含笑说道:“怎么能就这么倒了呢,厉总做出来的饭菜,就算是炸药,我也得尝尝啊。”

温晴跟厉枫殇两个人单独在楼上吃着厉枫殇做出来的美食,而楼下,几位助理也已经毫无睡意,聚在一起悄声讨论。

霍北最近一直在忙公司的事情,而家里跟公司之间又是霍西在联系,因此他不是十分了解这两天温晴住在厉家的情况。

今天乍一看厉枫殇竟然亲自下厨给温晴做饭,一时间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此时霍北正缠着霍东跟霍南,左手一个右手一个问道:“怎么回事?温晴又做了什么事情,怎么老大竟然会为了她亲自下厨?”

霍南一摊手表示说不清楚,只有霍东有些狐疑地看着霍北说道:“我还想问你呢,我们回来之前你不是特意告诉我这个温晴十分可疑吗?还说她对老大的心思不纯。”

霍东在一旁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低声说道:“现在看来两个人心思都挺不纯的。”

霍北若有所思地看了楼上一眼,突然对这两人问道:“老大今晚还下来吗?”

几人对视了一眼,都有些不确定地摇摇头。

果不其然,厉枫殇竟然还真就在楼上守了温晴一晚上,以至于第二天约翰拿着药进门例行检查的时候,一眼看见厉枫殇跟温晴靠在一起的画面。

约翰还觉得自己可能没有睡醒,进门又出来,反反复复两三次,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

楼下的沙发上,四个助理正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厉枫殇不睡觉,他们这几个人哪里敢回房间去休息,万一大半夜的出现什么意外怎么办?

于是这几人就是被约翰给摇醒的。

霍东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就看见约翰一双湛蓝色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差点蹦起来:“你干嘛?”

约翰指了指楼上,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问道:“怎么回事?”

霍东这才反应过来,耸了耸肩说道:“没什么,倒是你昨晚睡得太早,错过了一出好戏。”

几人正在下面说着呢,只听到了一声打开门的声音,随后厉枫殇的声音就在三楼走廊响起:“还愣着干什么?”

约翰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两声,这才重新上楼,准备给温晴换药。

期间厉枫殇一直都在旁边看着,看样子似乎是十分关心温晴的伤情,但是约翰总觉得他似乎是在提防着自己对温晴动手动脚。

好不容易熬过了换药的时间,约翰赶紧下楼八卦去了。

厉枫殇看着*上有些疲惫的温晴,忍不住也放软了一些语调说道:“感觉怎么样?”

温晴虽然看起来仍然虚弱,但是脸色已经比昨天好多了,对厉枫殇勉强笑了笑:“多谢厉总关心,我现在感觉很好。”

厉枫殇此时也觉得有些尴尬,昨晚上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地靠到了一块儿去,导致现在看着温晴都觉得有些怪怪的。

于是便只是淡淡点了点头说道:“嗯,那你好好休息。”

说完这话,厉枫殇便转身出门了,应该是有别的事情。

这两天厉枫殇为了她,基本都没怎么去公司,宣传片的事情也已经耽误了,公司那边不知道厉枫殇会怎么交代。

不过她倒是隐隐明白,厉枫殇仍旧不愿意换人。

“老大。”厉枫殇刚刚下楼,就被霍西叫住了。

看了一眼霍西的神情,似乎十分严肃。于是厉枫殇便跟着他走到一旁问道:“发生了什么?”

霍西凑到了厉枫殇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厉枫殇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原来是姜堰这个人不肯放弃,现在竟然真的想要让君方的人介入这件事情。

“虽然就算事情闹大,我们也不会吃亏,但是如果牵扯到组织恐怕就会引起一些麻烦。”霍西皱着眉头说道:“毕竟涉及到君方的事情,不好处理。”

厉枫殇自然明白。

自己虽然是寒鹰的负责人,但也正因如此,他要对整个组织的人负责,不能贸然行事,不然很有可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到那时候只怕会引起轩然大波。

再加上,温晴的身份他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摸清楚,因此如果贸然跟政aa府产生矛盾,也很有可能对温晴不利。

想到这里,厉枫殇便对霍西点了点头说道:“去把霍北找来。”

霍北有些莫名其妙地被霍西带到了厉枫殇面前,他倒是也隐隐听说了,这个姜堰这两天不太老实,似乎是想要跟厉枫殇死磕,因此就恢复了原本一派严肃的神情对厉枫殇说道:“老大,有什么吩咐?”

霍北对厉枫殇来说,一直都是比较特殊的存在,不只是助手那么简单。

对他来说,东南西北是他最信任的人,特别是霍北,两人虽然是老大和手下的关系,其实两人对彼此来说都是亲人。

同样的,东南西北跟厉枫殇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对厉枫殇也十分忠心。

比如说厉枫殇身边所接触的人,就要经过他们四人的一一排查,几年来都是如此,除了白若素,除了温晴。

“姜堰跟爆炸的事情,我想你现在也已经清楚了。”

厉枫殇冷眼看着窗外,沉声说道:“这件事可大可小,我需要你出面去处理,尽量压下。还有,调查清楚姜堰的身份。”

霍北迟疑了一会儿,随后点了点头,不过还是有些担忧地问道。

“可是老大,温晴这个女人,难不成你也一直要留在身边吗?她身上实在是有太多秘密了,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是些那么不可靠的东西,这……”

厉枫殇自然知道霍北想要说什么,有些不悦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以前办事可没有这么啰嗦。”

霍北明白厉枫殇这是不想要他多问,因此虽然心中担忧,但他还是领命了。

只不过这件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进行的,要先调查清楚姜堰背后的一些详细情况才好出面。

因此霍北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便说道:“这件事也不是没办法压下去,只是我还需要一些资料,因此需要一点时间。”

“我给你时间。”厉枫殇点了点头:“你要多久?”

霍北挑眉想了想,随后开口说道:“我需要去进行一些私密的调查,大概需要一天的时间。为了跟他们联络方便,这一天我就不去公司了。”

厉枫殇转过头轻描淡写地看了霍北一眼,不过眼神却十分深邃。

虽然霍北话是这么说,可是他一直都负责着组织里面的情报工作,这点事情也不算大,做起来应该十分得心应手才是。

哪里需要一天这么久,还一定不能去公司。Z&A里面有谁敢无故探听霍北的联系电话?

霍北倒是也不心虚,十分坦然地看着厉枫殇。两人对视了一会儿之后,厉枫殇说道:“好,我就给你一天的时间。”

霍北满意地笑了笑,随后就走开了,不过还是一直在这栋别墅里面。

霍西跟霍东霍南已经出门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现在别墅里就只剩下了三个人,就是在客厅里闲聊的厉枫殇跟霍西,还有在楼上休息的温晴。

厉枫殇出门之后,温晴也有些睡不好觉,因此没一会儿就打开门下楼了,准备出去透透气。

别的不说,厉家的花园她倒是十分喜欢的。

只是她起*之后才发现自己昨天穿着的那身家居服,已经在自己发烧的时候被汗水给弄脏了,粘糊糊的怪难受的。

于是她就打算洗个澡换身衣服,可是找遍了整个房间,也只能找到男人的衣服。

好在这里的男人身材都高大挺拔,他的衬衫穿在温晴身上也跟连衣裙差不了多少了,因此温晴便拿着厉枫殇的一件白衬衫走进了浴室。

温晴在这儿住了几天,倒是也十分了解这里的情况了。

白天的时候霍家的四个兄弟基本都会出去办事,只有晚上才会回来。

约翰白天也不喜欢宅在屋子里,喜欢在外面晒太阳或者是打球游泳,因此现在别墅里除了佣人,应该不会有其他人。

于是洗完了澡的温晴便从楼上缓步走下来,想让佣人去厉枫殇的那栋别墅里拿几件自己的衣服进来。

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出门走到了楼梯口一看,这发现楼下有两个人正坐着聊天。

而此时自己关门的声音也引来了这两个人的目光。

霍北挑眉看着温晴,眼神之中有些探究。

此时的温晴身上只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衬衫,头发随意散着,还没有完全干,而她身上的衬衫纽扣也没有完全扣好,胸前的雪白若隐若现,精致的锁骨一览无遗。

最重要的是她下半身的那一双纤长雪白的腿,也实在是让男人很难挪开目光。

霍北倒不是没有见过温晴,只是没见过温晴穿得这么少的样子。

原本觉得此人也不过就是脸蛋生得好看一点罢了,而且还化着妆,谁知道本尊是什么样子。

可是没想到现在的温晴素面朝天的时候还依旧这么美丽动人,精致的五官让人觉得在上面抹上化妆品也是画蛇添足,更不用说这美好的身材,的确是个尤物。

因此霍北便对着厉枫殇狡黠一笑:“温小姐确实是美得不可方物。”

厉枫殇转头看了一眼还愣在楼梯上不知道该下去还是回房的温晴,嗤笑了一声说道:“现在的明星哪个还没一点姿色,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变得这么少见多怪了?”

霍北笑了笑,没有在说什么。

不过他却清楚地看见了刚才老大回头看温晴那一眼当中隐含的惊艳,虽然嘴上说什么理所当然少见多怪,其实心里不一样在感叹嘛?

老大果然还是没能坦然面对这个女人啊。

不过这也从某些方面可以说明,在厉枫殇的眼里,温晴应该是特别的吧。

一天的时间,霍北基本上没有离开过这两个人,因此也将厉枫殇跟温晴之间那点小小的莫名其妙的情愫看在眼里。

厉枫殇后来还是没忍住,让温晴先回房,然后又让佣人拿来了为她量身定做的衣服,这才让温晴下楼。

霍北全程看着,眼中含着一丝笑意,老大还是盯得挺紧的嘛。

好在今天看到这香艳一幕的人是自己,是他的好兄弟,否则若是换成了别人,不知道老大会不会直接废了那人的眼睛。

“刚发烧好,就穿着这么点衣服出门,不怕病情反复?”坐在桌边,厉枫殇显然对刚才的事情还是十分介意,语气不太好地说道。

温晴看起来倒是没什么所谓的,笑米米看着厉枫殇道:“怎么,厉总现在是嫌我给你添麻烦了?”

霍北一边吃着水果,一边一言不发地看着眼前这两人,真想让他们有话好好说。

厉枫殇被温晴说得眉头微微皱起:“你最好有一点你现在是病人的自觉。”

霍北观察得够多了,也基本可以确定这两个人的关系不简单之后,就扔了水果核出门联系手下做事去了,给两人一点独处的时间。

厉枫殇原本不想理会温晴,因此就一直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报纸,却听到温晴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厉总,报纸拿反了。”

厉枫殇一愣,心中有些恼火,便瞪了温晴一眼,直接放下了手中的报纸闭目养神。

可是他一闭上眼睛却也总是看见眼前温晴穿着白衬衫的样子,晃来晃去晃得他脑袋都疼了,但就是没法将这个画面驱赶出去。

温晴又何尝不知道厉枫殇现在的心思。

能够见到她的身子还无动于衷的男人,她到目前为止还没碰到过。

之前两次虽然差点儿跟厉枫殇擦枪走火,但是厉枫殇都忍住了,现在自己在厉枫殇的手下面前穿得那么清凉,估计他心里也不好受着吧。

想到这里,温晴又不禁有些怅然若失,自嘲地笑了笑。

能够对自己有这样的占有欲,其实厉枫殇的心思已经不用多说,只可惜这人却一直不愿意承认。

“杰。”温晴轻声叫了一声厉枫殇的名字。

厉枫殇浑身一震,缓缓睁开眼睛,却看见温晴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他身边了,一双漂亮的眼睛正看着自己。

不是叫厉总,不是厉枫殇,而是叫的名字,最亲密的那个字。

这个字会叫的人太少了,基本没有。

按道理说东南西北从未这么叫过,若若也一向都叫他小黑,倘若温晴不是真的认识他,怎么会叫出这个字呢。

可是更奇怪的是,厉枫殇却根本没想过拒绝温晴的这种叫法。

温晴见他不反感,只是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自己,也觉得心中好受了不少,便对厉枫殇问道:“你是不是,一直都没有相信过我。”

厉枫殇挑了挑眉:“那你呢,你曾经全身心相信过我吗?”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温晴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也不怎么回答的上来。

若说不是,她曾经将自己的生死都交给厉枫殇,可若说是,她却又对厉枫殇有着太多隐瞒。

温晴拿下了手上的戒指,又找来了一只铅笔,在银色的戒指上开始涂涂抹抹了起来,也不知道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厉枫殇微微皱眉看着,却发现戒指上隐隐出现了一些痕迹。

等到温晴完全折腾完之后,将戒指放到了厉枫殇的手里。

借着日光,厉枫殇看见了戒指上面的字迹。

原本看着这像是一个没有花纹的简单银戒,可是现在厉枫殇才发现,原来这戒指上刻着自己的身份证号,正好绕了戒指一圈,只有在阳光下可以看见。

什么都可以作假,但是身份证号这种私人的事情,却是不可以作假的,除非温晴是自己身边的内部人员,否则没人会知道这么*的个人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