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39小黑篇:我厉枫殇想护的人,还没有人敢碰(12000+)

没错,那个时候这地方除了自己跟那个女人以外,没有其他任何人在这里,而自己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所以很显然这血迹一定是那个女人留下的。

找到了血迹,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的多了。

姜堰叫来了一起陪着来的鉴证科的人员,让他们对地上的血液进行采样回去化验,同时自己又跟随着地上的血迹往外走。

这个女人很聪明,没有直接从正面走,而是从林子里的另一条小路绕出去了。只可惜自己那天早上刚刚逃出来的时候没有观察仔细,否则一定很快就能发现地上的血迹。

血迹一路到了后山的一条比较偏僻的公路旁边,随后就没有了一点点踪迹。

“应该是在这里上的车。”姜堰对自己身后的助理说道:“立刻去调查这附近当天所有监控里面的车辆,务必要找出来,这辆车到底是往哪儿去了。”

早晨七八点的时候,这地方根本就不会有什么车辆经过,姜堰十分有信心将这个女人揪出来。

而与此同时,霍北也得到了消息,第一时间打了电话给厉枫殇。

现在温晴还在楼上的房间里休息,之前她情绪的起伏有点儿大,因此现在已经安稳睡下了。

厉枫殇一个人睡不着,就还在楼下的客厅里面看电视。

不过虽然说是看电视,其实说白了也不过就是盯着电视机发呆。

电视机里面的男女主角正在经历一场生离死别,只可惜男主最后没有死但是却失去了记忆。

厉枫殇微微皱起了眉头,难不成这种八点档的电视剧情节真的会在自己的身上发生吗?

“什么事情?”厉枫殇看着电视,有些不耐烦地接起了电话说道:“最好你可以给我一个充分的不挂电话的理由。”

每当厉枫殇这样说话的时候,霍北就知道厉枫殇一定是心情又变得十分不好了。

因此霍北也学会了长话短说:“没有其他的事情,只是有一样,希望能够引起你的注意。”

“说。”厉枫殇已经懒得废话。

“姜堰今天一整天都没有来上班,请假说是有什么急事。”

霍北一边看着公司四周的动静,一边对电话那头的厉枫殇低声说道:“我让人追踪了姜堰,发现他去了爆炸地点。”

“什么?!”厉枫殇手中的遥控器掉在了地上,可是厉枫殇却根本无暇理会:“姜堰真的去了爆炸地点?你的意思是谁,他跟这次爆炸真的有推脱不掉的关系?”

原本厉枫殇还只是猜测应该是温晴跟姜堰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不愿意相信温晴真的跟这次爆炸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可是现在看来,如果这是一场普通的爆炸,姜堰又为什么要参与进来?

“没错,而且我们的内部人员也已经得到了一些消息。”

霍北沉声说道:“原本事情还没确定,我们也不好说。但是现在已经证实了,这次的爆炸的确是一整个兵工厂的突然爆炸。不过我们的人员也只能掌握到这一点线索,现在其余的线索,姜堰应该知道的更多。看来他在内部也安插了人。”

“我想现在应该不仅仅是安插了吧。”厉枫殇冷笑着说道:“他既然跟这次的爆炸事情有关系但是却没有被带走,还能够自由地出入爆炸地点,说不定这件事情很快就会曝光。”

“没错……”霍北此时的声音变得有些姜堰:“厉总,你说的没错,现在已经曝光了。”

厉枫殇愣了愣,随后马上拿下了手中的电话,转头看向了电视屏幕。

只见原本还在播放电视剧的电视突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成了新闻,而且新闻上面正在说这一次的爆炸事件,下面的几个大字刺痛了厉枫殇的眼睛。

本次爆炸事件疑似某国兵工厂被某些恶意恐怖分子损坏。

这样的新闻实在是太具有爆炸性,厉枫殇将手中的手机扔在了沙发上,现在头脑有些混乱。

他应该相信这件事很单纯,但是那是五分钟以前。现在事情正在朝着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

爆炸,兵工厂,姜堰……这一切的一切实在是来的太突然了。

所以刚才墨澄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他认识温晴,可是温晴到底是他的手下还是对头?

如果是手下,那么他毫无疑问要保护,更别说温晴还记得他们之前那么多的记忆。

等等,记忆呢?记忆也是真的吗?厉枫殇皱眉看着眼前的电视机,甚至连想要砸掉它的冲动都有。

“温晴,你到底是不是一个骗子。”厉枫殇对着空气,轻声自言自语地说道。

没有人回答他,能够回答的只有是客厅里面的一片寂静。而那个知道最多的人,现在还躺在楼上睡觉。

“老大,老大?”霍北的声音在电话里面再次响起。

厉枫殇这才想起来霍北还在等待自己的答复,于是就转过身重新拿起了电话说道:“霍北,我现在问你一件事情,你必须老实回答我。”

霍北愣了一下,随后说道:“当然。”

“这个温晴,你之前认识不认识,而我之前跟她又是什么关系?”厉枫殇十分严肃地问道。

霍北是他的教官之一,从很早的时候就一直跟着自己,要是自己真的跟温晴有什么联系,霍北没有理由不知道。

电话那头的霍北沉默了半饷,似乎是没有反应过来。

“为什么不说话,哑巴了吗?!”厉枫殇对电话那头的霍北大声呵斥道:“我在问你的话!”

霍北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说道:“老大,温晴小姐一直是我们Z&A的代言人,在你接手Z&A之前我当然也认识她。不过我倒不记得你曾经跟她有过什么样的关系。”

厉枫殇微微一愣,随后挂掉了电话。

霍北是不会骗人的,东南西北是跟他最久的人,也是他最信任的人,绝对不会骗他。

所以说,现在唯一一个可能是在睁眼说瞎话的人,就是温晴。

而现在证实温晴很有可能就是跟这次爆炸有直接关系,那么温晴的一切行为就都说得通了,无非就是温晴闯了大祸,现在想要找自己庇护罢了。

好一个有心机有城府的女人。

厉枫殇微微眯起了眼睛,显得有些危险。

而与此同时,警方内部的鉴证科人员也已经根据温晴的血液提取出了DNA,以此来进行比对。

姜堰十分着急地等在外面,现在他必须要十分快速地找出这个始作俑者,否则到最后背黑锅的人就有可能是自己。

鉴证科的科员穿着白大褂从里面走出来,将一份报告递给了姜堰,说道:“这是我们的比对结果,出现误差的几率不大于百分之一。”

姜堰将手中的报告进行十分详细的比对,现在可以肯定的就是,这血迹跟温晴的完全吻合。

想起逃脱的那个女人,不论是身材还是发色都跟温晴一模一样,甚至连这银灰色面具,也跟温晴的气质十分契合。

答案就在面前了,姜堰十分气愤地合上了报告,快步走了出去。

“姜理事,你这是做什么?总裁他现在不在里面。”一个女秘书一边说着一边跟着姜堰快步走到了厉枫殇办公室的门口。

姜堰直接推门进去一看,发现办公室里果真没人,眉头就不禁皱了起来。

姜堰猛地回头,就看见厉枫殇办公室门口的那两个秘书都看着自己。

“厉总已经有几天没有来上班了?”姜堰皱着眉头冷冷问道。

两个秘书对视了一眼,随后其中一个回答道:“厉总这两天家里有事,所以都没有来公司,所有与工作有关的文件都会在事后让霍助理带回去。”

不合情理,十分不合情理。

温晴在厉枫殇的别墅里面不小心跌倒受伤,竟然要厉枫殇亲自陪护着。说明温晴伤得不轻,最起码不会是像霍西跟霍北嘴里所说的只是摔伤了而已。

姜堰冷冷瞥了一眼这两个秘书,随后就又快步离开了。

两位秘书面面相觑,似乎都十分不解姜堰为什么突然这么急匆匆的,好像是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发生一般。

姜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之后,就很快接到了手下打来的电话。

“查的怎么样?”姜堰冷声问道。

“查到了,是一辆出租车,我们根据他的车牌号调取了整个地区的行车路线,发现这辆车子是开往厉枫殇别墅的。”电话那头的人十分严肃地说道。

姜堰沉默了一会儿:“知道了。”

挂掉电话之后,姜堰便开始有些烦躁地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

厉枫殇掺和进这件事情,那就不太好说了。

温晴一个弱女子有天大的理由都不可能,只身一人闯入兵工厂来安装炸弹,而且看温晴当天逃走的手段,看样子这个女人也根本就没有她平时表现出来的那么无辜清纯,很显然是个出身十分专业的特工。

而温晴受伤之后,居然会去找厉枫殇……难不成是厉枫殇指使的?

厉枫殇身边的两个助理,霍北跟霍西看起来都不是普通的助理那么简单。

他们的手上虎口有茧,很显然是长期练习射击造成的,而且看他们平时的言行举止,都像经过专业训练的军人一般。

即使是雇佣兵,也绝对不是一般的雇佣兵。如果姜堰的猜测没有,霍西跟霍北,很有可能以前是优等军校出身,受过高等教育跟高级训练。

既然如此,厉枫殇就更不可能是一个普通人。

姜堰拿出电话,快速拨通了一个号码:“给我调查厉枫殇身边两个助理的身份档案,如果有可能的话,把厉枫殇的也一起调查一下。”

没过一会儿,一封邮件就发到了姜堰的邮箱里面。

他打开一看,只见邮件里面显示,霍西跟霍北的档案有一部分是空白的,应该就是大学的那一段时间,随便填了一个大学可是却没法在该大学查到具体信息。

厉枫殇的倒是没有什么异常,不过也有可能从头到尾都是伪造。

姜堰十分用力地一掌拍在了桌子上,随后就皱眉拎起了西装外套匆匆出了门。

厉家别墅里,此时倒是风平浪静。

昨晚的新闻厉枫殇看了之后心中就产生了一些疑虑,只不过他却一直也没在脸上表现出来。

约翰也不知道是不是色迷心窍,还是闲着无聊看到了个新的玩伴就来了劲儿,这两天给温晴医治倒是十分卖力。

温晴现在已经可以下*走两步了,幸亏是贯穿伤,也没有伤害到内脏,一开始会觉得挺难熬的,但是伤口开始逐渐重新长肉之后,就好受多了。

再加上约翰的药的确是非常有效,因此温晴恢复的不错。

厉枫殇一只手插在西裤口袋里,另一只手端着咖啡,正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致。

他的别墅正好是建在半山腰的地方,可以看见下面的一些动静。

此时,他刚好看见一辆十分熟悉的车子从山下面绕着山路开上来。

“你无聊的时候,都是这样打发时间的吗?”

温晴从厉枫殇身后的旋转楼梯上缓缓走下来,身上穿着一身米白色的家居服,是霍西这两天刚刚特意为温晴准备的。

厉枫殇回头看了温晴一眼,挑眉说道:“这么快,就已经可以下*了?”

“在*上赖着也没有意思,谁让厉总这么喜欢避嫌,竟然都不上来陪我聊聊天。”

温晴微微一笑,想要伸手拿起一旁的红酒喝两杯,但是却被快步走过来的厉枫殇给抓住了手腕。

温晴抬眼似笑非笑地看向他。

“你的伤还没好,需要忌口。”厉枫殇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淡淡说道:“想要吃点什么,可以先跟霍西说,他会在约翰的建议下给你选择性准备午餐。”

谁料温晴却拿起了厉枫殇放在茶几上的咖啡,抿了一口,笑道:“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厉枫殇一眨不眨地看着温晴,两目相对视之下,有一种别样的情愫似乎正在渐渐蔓延。

良久,厉枫殇才别开眼睛:“你该不会就是想要忍着痛下来喝杯咖啡吧?”

温晴挑了挑眉:“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厉总啊。实不相瞒,这两天我睡得不太踏实,想要厉总还给我一样东西。”

厉枫殇将口袋里面的戒指拿了出来:“这个?”

温晴表情微变:“没想到厉总竟然随身携带。”

“你既然说是我的东西,那我当然随身携带,而且上面好像还承载着一些我不知道的记忆。”厉枫殇将戒指放在手里把玩着,眼神有些高深莫测。

温晴的神情变得有些黯然:“看来厉总还是不相信我。”

厉枫殇没有说话。

他不会轻易相信温晴的话,可同样不会轻易相信霍北的话。

因为温晴现在看起来实在是太可疑了,他倒是不介意在温晴养伤的这段时间一直把她留在身边,仔细观察观察。

就在温晴打算放弃,转身回去的时候,却被厉枫殇突然抓住了手,拉了回来。

温晴有些措手不及,堪堪被拉进了某人的怀中,有些不解地抬头看着厉枫殇。

厉枫殇抓起了温晴的手,带着她转了个圈,将她压在了落地窗前,先是抓住温晴的手在掌心里揉了揉,随后便拿起了戒指,套在了温晴的无名指上。

温晴有些意外地看着厉枫殇。

“看起来倒是挺合适的。”厉枫殇观摩了一下温晴纤长白希的手指,笑着说道:“这个戒指很适合你。既然是戒指,戴在脖子上干什么呢?戴在手上不是刚刚好。”

温晴缓缓低下了头,低声说道:“难道你不知道这戒指我一直戴着吗?看来你真的从来没有真正想过要了解我。”

只要稍微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有一个习惯,每次大型颁奖典礼,或者是什么活动都会在红毯不自觉的转转手上的戒指,只是后来有些失望取下来没戴了而已。

“既然这么想我了解你,那你为什么又总是什么对我隐瞒。”厉枫殇淡淡说道,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

温晴闭上了眼睛,不太想说话。她知道他说的隐瞒是什么意思,可她有自己的自尊,她一直相信如果霍杰爱过她,那么只要她重新出现在他面前,经过相互的认识了解,她也一定会让他再次爱上她。

现在,厉枫殇的字里行间似乎是认同了自己的说法,回忆着从前。

可是只要仔细一听,就会发现其实厉枫殇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话当真,仍旧是带着浓浓怀疑的情绪在里面。

现在这样的表现,也不过是将信将疑。

就在这时,厉枫殇透过落地窗看见了那辆黑色的宝马停在了别墅的门前,随后姜堰带着一个手下下了车,脸上的神情严峻。

厉枫殇微微一笑,此时楼下的姜堰也正好看到了二楼落地窗前的厉枫殇。

俩俩对望了几秒钟之后,厉枫殇突然对着楼下的姜堰微微一笑,随后就毫无征兆地吻上了温晴的唇。

温晴猛地睁大了眼睛。

这还是第一次,厉枫殇在神志清醒的情况下主动吻自己,而且脸上还带着笑容。

温晴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不知道是应该躲开还是回应。

而此时楼下的姜堰则是彻底黑了脸,他不明白厉枫殇做这个行为是在宣告着什么,难道是在告诉自己,温晴是他的人,除了他以外谁也不能碰么?

姜堰身边的助理有些犹豫地看着姜堰:“这,还要不要……?”

姜堰冷冷瞪了身边的人一眼,那人马上就闭嘴不说话了。随后姜堰就快步走上了前,开始按门铃。

约翰此时正在楼下的院子里晒太阳,听见门铃之后愣了愣,下意识地去看楼上的窗户,却刚好看见厉枫殇跟温晴拥吻的这一幕。

“咳咳。”约翰将手放在嘴唇上轻轻咳嗽了两声,随后才走到了大门前看着门外的姜堰:“这位先生,有什么事吗?”

约翰身后,跟着厉枫殇别墅里面的管家,还有几位佣人也十分不解地看了过来。

霍西跟霍北出去办事儿了,现在别墅里面的保镖有限,而且火力不强,需要高度戒备。

姜堰举起了双手,示意自己的手里没有武器,随后对约翰说道:“我想来找一个人。”

“谁?”约翰挑眉问姜堰,同时背在身后的手已经握住了要带上的袖珍手枪。

正在此时,一个声音从二楼的阳台上传来:“姜理事,怎么百忙之中还来我家里串门?”

几人都看向了阳台,正好看见温晴慌忙走掉的背影,还有气定神闲的厉枫殇。

三分钟之后,厉枫殇跟姜堰在门前对视。

姜堰十分不客气地直接开口说道:“我想以厉总的手腕,现在应该也已经能收到一些关于此次爆炸的消息了。”

“我倒是的确听说了一些此次爆炸的事件,听说是关于一个兵工厂的?”

厉枫殇似笑非笑地看着姜堰说道:“怎么,姜理事这么着急忙慌的,难不成这兵工厂是你家的?”

姜堰的脸色铁青。

他当然不可能直说这个兵工厂的负责人就是他,要是这样,厉枫殇必定要跟他作对。

不过姜堰却可以搬出上面的人来,就算他厉枫殇有再大的来头,难不成还能大得过一国的军方吗?

于是姜堰就冷冷说道:“是不是我家的,谈不上。只不过以厉总的远见卓识,应该明白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我劝厉总还是不要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来,毕竟上头的某些人一旦举起了枪,那枪子可是不认人的。我这次来只是为了厉总家中的一位客人,温晴温小姐。”

厉枫殇脸上没有一丝意外的表情:“我不是很明白姜理事的意思。你难道不只是我Z&A的一位工作人员而已吗?谁给你的胆子到你的上司这里来要人?”

“上司自然是不能得罪的。”

姜堰冷冷笑道:“只不过那也要看是什么样的上司。毕竟厉总跟那些人比起来,也算不上什么一级人物不是?”

“可是我要是不遵从他们的意思去办,不仅是厉总,恐怕对镇府而言,都是个麻烦事。”

“很有力的威胁。”厉枫殇点了点头,姜堰的脸上便出现了一些满意的笑容。

只不过厉枫殇的后半句话,就让姜堰脸上的笑容变了变。

“那就让你的另一个上司来亲自跟我谈。”厉枫殇淡淡说道。

“我想你应该不会不明白温晴跟我是什么样的关系,我不管这次你带不走人我会怎么样,我只知道这次我要是让你把温晴带走了,我就会忍不住对你做些什么。”

厉枫殇眼神锋利,言语冷冷的传来,“威胁这种手段,可也不只是你一个人会而已。”

“厉枫殇!”姜堰十分恶狠狠地对厉枫殇说道:“我希望你的脑子可以放清楚一点,不要为了这么一个女人把自己给搭进去!”

“你也说了不过就是个女人而已。”厉枫殇神情依旧:“一个女人能做什么?你说这兵工厂的爆炸跟温晴有关系,我还怀疑温晴是被你拖累呢。姜理事回头可不要贼喊捉贼啊。”

“再说了,就算她真的与这件事有关,我要护的人还从来没有谁动得了。”

姜堰没想到,自己的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可是厉枫殇竟然还是无动于衷,反而还如此狂妄,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胆子也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姜堰不动声色地对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随后那人就飞快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厉枫殇。

约翰等人脸上的神情一变,就连站在二楼窗前的温晴都忍不住轻呼出声:“小心!”

厉枫殇却还是一副面不改色的样子,微微昂头看着面前的姜堰,慢条斯理地说道:“真是好大的一份拜年礼啊,姜理事。”

“哼。”姜堰微微眯起了眼睛说道:“厉总,这也是你逼我的。”

“我知道现在霍西跟霍北都不在这儿,我想你跟女人亲近的时候身上应该也不会带枪。怎么样,只要你把温晴交给我,我保证之后你还是我尊敬的厉总。”

“好吧。”厉枫殇挑了挑眉,淡淡说道:“既然姜理事对我都已经这么不客气了,那么我也就不用给你留情面了。”

原本姜堰还以为厉枫殇会松口将温晴给交出来,可是谁能想到,厉枫殇的话音刚刚落下,姜堰就发现自己的后脑勺被一个硬硬的东西抵住了。

与此同时,姜堰身边的助理也轻声说道:“姜理事!”

姜堰斜着眼睛看向了一旁,只见自己的斜后方正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样子打扮跟霍西霍北有点像,但是却不是同一个人,看起来三十岁上下,神情严肃。

和霍西霍北一样,属于军人的气息。

与此同时,姜堰助理的后脑勺也抵上了一把手枪。

厉枫殇十分满意地看着姜堰跟他助理身后的霍东跟霍南,淡淡说道:“你们这么迟才动手,是想要看看我被吓坏的样子吗?”

霍东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说道:“有些事情耽误了。”

霍南笑着戳穿霍东:“老大,他刚喝酒了才耽误事儿,回头扣他的工资!”

厉枫殇是没事了,可是姜堰此时却是将自己置于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

霍东用手枪指着姜堰的脑袋冷声说道:“老实点,动一下我就赏你一颗子弹。我想姜理事应该还没有真正尝过子弹的味道吧?”

不得不说,姜堰的确是不想为了温晴把自己的命给压上。

而且看样子厉枫殇的来头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毕竟敢明目张胆跟君方叫板的人,这个世界上实在是不多。

根据姜堰的了解,除了其他的镇府君方以外,就只有暗门跟寒鹰这两个世界顶类的暗黑组织。

可是这两个当中的哪一个,都不是自己随随便便可以惹的。

无奈,姜堰只能对身后的助理使了个眼色,助理没有办法,只能渐渐放下手臂。

与此同时,手中的手枪也被霍南一脚踹掉,掉在了地上。

厉枫殇轻轻摆了摆手:“你们两个,可别吓着姜理事了。”

霍东跟霍南很听厉枫殇的话,于是就放下了手中的手枪,退到了一旁,不过看样子还是十分警惕,随时都可能再次用枪口对准别人。

原本以为今天霍西跟霍北不在,自己又是突然到来,厉枫殇没有准备应该会被逼无奈交出温晴才对,可是却没有想到霍东跟霍南会突然出现。

无奈,姜堰只能低声对自己身后的助理说道:“我们走。”

只能说姜堰实在太不了解,他这个比他更年轻的上司,即使今天霍南霍东都没在别墅,他依然带不走温晴。

只要霍杰想要护的人,还没有护不了的。

厉枫殇笑道:“姜理事,慢走不送,路上好好开车,可别再往郊外走了,省得又被炸。”

姜堰回头冷冷看了厉枫殇一眼,说道:“希望厉总接下来也能小心一点,别想要保护别人,最后却把自己给栽了进去。”

“温晴,我们迟早都是要带走的,算我丑话说在前面,趟这趟浑水,对厉总你没有好处。”

厉枫殇却只是背着手转身离去,只留下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还是先顾着你自己,别再莫名其妙就被人用枪口对准了脑袋。这一次,看在你这此年为Z&A立下的汗马功劳,我饶你一次。”

正当姜堰不解这话的意思,霍东的适时补充让他为之一惊。

“用枪指过老大的人,你是第一个还活着的。”

直到姜堰的车完全离开了厉家的大门,温晴才松了一口气。

刚才她差点儿就要忍不住冲下去自己找姜堰了,如果让姜堰因为自己而伤害到厉枫殇,她一定会将那个男人碎尸万段。

厉枫殇往回走的路上抬头看了一眼二楼,却见温晴眼中的担忧一闪而过,心中有一丝的暖意滑过。

看样子这个女人,对自己倒并不完全是利用。至少那一种担心的样子,是无法随便做出来给人看的。

回到了别墅主楼,温晴刚好从二楼下来。

霍东跟霍南看了一眼,眼前这个生得清纯但是此时却看起来十分虚弱的女人,眼中含着一些探究的情绪。

老大的别墅里从来都不会有女人出现,除了女佣人之外。

这还是他们头一次看见厉枫殇带着女人回家。

霍东霍南对视一眼,对温晴的评价不错,至少不用看到老大以后孤独终老。之前老大心里身边都只有白若素一个心里有着别的男人的女人,他们都很担心来着。

“介绍一下,温晴。”厉枫殇在沙发上坐下,淡淡说道:“我的助理,霍东,霍南。”

霍东霍南十分规矩地站好给温晴鞠了个躬:“温小姐好。”

温晴被这样的大礼对待,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这两人刚刚那眼神是感激吗?

“不用这么客气,反正我和你们老大也不是外人。”

霍南笑了笑:“那就更应该的,温小姐。”

他喜欢这个直接的女人,和老大很配,帅哥靓女这组合怎么看怎么养眼。

看来老大的欣赏水平终于回到了正轨,不会在Jenny那棵已经被人订下的树上吊死了。

温晴浅浅的笑了笑,她这么聪明怎么会不明白霍南话里的意思。

此时,厉枫殇嘴角微微上挑看向了落地窗外的花园。

他不禁开始反思,自己平时是不是真的太禁欲了,以至于现在他一带个女人回来,他手下的人就把这个女人当成这个家的女主人来看待?

张叔是这样,霍东霍南也是这样。

霍东上下打量了温晴一眼,随后对霍南说道:“老大眼光不错。”

厉枫殇横了这两人一眼,随即这两人就不再说话了。

虽然说曾经是厉枫殇的教官,可是毕竟现在身份有别。而且对于有军人经历的人来说,上下级关系是十分重要的,对上级,一定要坚决服从。

温晴看出了点门道出来:“两位助理看起来十分训练有素嘛。”

厉枫殇瞥了他俩一眼:“行了,休息一下,然后关于这个地方,接下来要怎么做你们应该明白。”

霍东霍南十分听话地去了别墅区另一栋房子里,那是他们四个助理跟约翰一起居住的地方。

佣人跟保镖另有地方居住。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保护系统,将厉枫殇的屋子以及整个厉家包围保护住,不让姜堰这种莫名其妙的人再随便闯进来。

等到两位助理走了之后,温晴才对厉枫殇说道:“刚才,谢谢你。”

厉枫殇毫不在意地架着腿看报纸:“谢我什么?你不需要多想,我只是不喜欢被人威胁的感觉而已。”

温晴笑了笑,不管厉枫殇所说到底是真是假,可是他还是将自己给保住了。

于是温晴便在厉枫殇身边坐下,说道:“好,就当厉总是不喜欢被人威胁,连带着救了我而已。那么厉总,我的道谢,你到底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呢?”

厉枫殇瞥了温晴一眼,随后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难道温小姐堂堂一个一线大明星,给人道谢的时候就只是嘴巴上说说而已吗?”

温晴早就知道厉枫殇会这么说,走到了窗前拉上了半透明的窗帘布,语气中也变得有些*了起来。

“我现在只身在厉家,也没带着什么东西,身无分文的。要是厉总现在就要谢礼的话,只怕我也只能拿出一样来。”

厉枫殇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看着眼前这个身材曼妙的女人就这么站在自己眼前,脸上带笑。

“无妨,温小姐不管拿出什么谢礼来,我都会笑纳的。”厉枫殇淡淡说道。

两人的眼神都开始变得有些炙热。

温晴缓步走到了厉枫殇的面前,突然猝不及防地坐在了厉枫殇的腿上,双手捧着厉枫殇的脑袋,十分*地低声问道:“以身相许,厉总要么?”

厉枫殇的手缓缓搂住了温晴纤细的腰,脸上带着一丝笑容说道:“听起来是个很不错的选择,就是不知道温小姐要怎么个以身相许法?”

温晴脸上的笑容加深,厉枫殇手上也微微用力,将温晴更加拉近了一些。

两人的唇就这么缓缓地再次碰到了一起,延续方才那个突然被迫中断的吻。

温晴轻轻啃咬着厉枫殇的薄唇,低声说道:“为什么要护着我?”

厉枫殇深邃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其实十分脆弱的女人,心中那一股好胜斗强的气焰突然被缓缓熄灭了。

但他还是不动声色地说道:“不需要刻意,凑巧而已。”

即便厉枫殇这么说,温晴还是觉得心中有些暖暖的。

她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份很有可能已经暴露了。

万一姜堰直接去跟上级报告,那么厉枫殇很有可能就会招惹上大麻烦,可是厉枫殇却还是这么的气定神闲。

温晴缓缓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厉枫殇跟自己的亲密接触。

如果说之前温晴跟他的每一次接触,都是带着一些私心跟一些目的的话,那么这一次她就是纯粹的想要把自己交给眼前这个男人。

她已经等了太久,她不想再去想厉枫殇对自己是不是仍旧怀疑,不想去想厉枫殇会不会相信自己跟他之间真的有过那么一段情。

就当这是一场梦也罢,她不想醒过来。

她是随时都有可能死去的人,她愿意在任何可能的时候,将完完整整的自己交给自己所爱之人,就算是死,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然而厉枫殇现在心中却是千回百转。

他看着温晴现在这小女人似的样子,一时间有些捉摸不透温晴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要跟他在一起。

突然间,厉枫殇伸手一把将温晴给推开,冷眼看着她说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厉总居然问我想要干什么?”

温晴的眼中十分明显地闪过一丝悲哀,随后就笑道:“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想要……把自己给你啊。”

一边说着,温晴一边开始脱下披风,而厉枫殇的眸色也渐渐加深。

厉枫殇英俊的眉毛一下子就皱了起来,看着眼前的温晴冷声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温晴十分理所当然地挑眉笑道:“自然是以身相许啊,厉总刚才不是同意的吗?”

随着温晴的靠近,厉枫殇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难看,伸手挡住了想继续往前凑过来的温晴,有些不耐烦地说道:“玩笑而已,温小姐还是自重吧。”

温晴身子一顿,心中有些苦涩,不过脸上还是笑颜如花:“怎么,原本觉得厉总也算是个爽快人,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算不上多豁达嘛。”

厉枫殇冷冷一笑,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说道:“自然是比不上温小姐这么豁达,随随便便就能当着一个男人的面宽衣解带。”

厉枫殇这话的讽刺意味相当的明显,看来他对于之前的照片依然很在意。

温晴淡淡一笑,穿好了衣服,一屁股在沙发上面坐下,架着腿优哉游哉地说道:“男女之间你情我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再说了,我们还有过那样一段曾经……”

“你说有就有,可是我记忆里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厉枫殇转身冷眼看着温晴说道:“或者说,温小姐是不论跟谁都有过这么一段?”

温晴的眼神变得有些暗淡,不过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抬头看着厉枫殇说道:“原来说到底,还是厉总不信任我。也难怪,这种事情,换在谁身上都是会让人觉得意外的。”

厉枫殇听得出温晴虽然说得云淡风轻,但是字里行间还是有些失落的,于是便放缓了一点语气说道。

“你现在身上的伤还没有好,还是先养好伤吧。另外姜堰的事情,我想或许你也该想想应该怎么跟我解释。”

谁知温晴却毫不在意地说道:“虽说现在我在这儿,不过也只是厉总你身为老板体恤员工这么一档子事而已。若是要过问我的私事……请问厉总你现在又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呢?”

厉枫殇彻底被温晴给激怒了,两步走到温晴面前,用力捏着温晴的下巴说道:“想清楚你现在是在跟谁说话,姜堰应该还没走远,我现在就可以把你送到他面前去!”

可是温晴却一点儿都不害怕,反而像是跟厉枫殇杠上了,挑眉看着厉枫殇说道:“刚才好像也不是我自己要求厉总护着我的,要不然,厉总现在就把我送走?”

温晴说这话也只不过是抱着赌一赌的心态。

她了解厉枫殇,厉枫殇一旦决定要保住的人,他就一定不会让那个人受到伤害。

而且厉枫殇的脾气也有些硬,你越是让他去做一件什么事情,他就越是要跟你对着干。

于是,两人对视了一会儿之后,厉枫殇突然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以为我会就这么简单的让你走出厉家的大门?在你没有吐出任何东西的情况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