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37温晴,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司机十分害怕地举起双手哆哆嗦嗦地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这个小姐半路上我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我送她去医院她不肯,非要到这里来……这,这真的不管我的事啊!”

“起开!”霍北一把将司机拉了出来,首先探头进去伸手试了一下温晴的气息,发现虽然微弱但是好歹还活着。

“怎么回事?”同时,霍西开着厉枫殇的车子从后面缓缓跟了上来。

“老大,是温小姐!”霍北一脸严肃地看向车中的厉枫殇,一只手还举在空中,手上有一点点血迹。

厉枫殇在看到霍北的那只手的一瞬间,脸色就开始变得十分难看,从车上下来快步走到了出租车旁,猛地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随后温晴就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一样跌了下来。

“温晴!你怎么了!”厉枫殇蹲下来抱住了温晴的上半身,发现温晴现在身上还在流血不止,胸口有一个贯穿伤。

霍西只上来看了一眼,就眉头紧皱。

虽然在M国,拥有枪支是合法也很普通的一件事,但是看温晴这样一身黑的打扮,还有身上的重伤,是个明眼人都知道这女人应该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激战。

“叫医生,对,约翰,快!叫约翰!”厉枫殇慌乱当中对着身后的霍西大声说道:“还愣着干嘛!快去!”

“是,老大!”

霍北眼睁睁看着厉枫殇将温晴打横抱起来,急匆匆往别墅里面冲去,就知道今天这个班应该是上不成了,转过头看向自己面前的这个司机。

司机战战兢兢地看着霍北,生怕霍北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杀人灭口。

谁知霍北看了他几秒钟之后,突然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叠美元放在他的车前盖上。

“我看了你的工作牌,记住了你的名字跟联系方式。这些钱你先拿着,后续会有更多的钱打到你的账户上,但是今天的事情,你应该明白怎么做?”

“明白,我当然明白。”

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的司机赶紧开着车离开了这儿,别说什么钱不钱的了,不被算账就不错了。

厉枫殇的私人医生约翰,原本就住在厉家的别墅里,因此不过三分钟时间就赶了过来。

一头白色微卷的头发有些凌乱,身上还穿着平时家居的休闲衫,但是脸色异常凝重的男人走进了卧室。

霍西跟在约翰后面,手里拿着许多约翰要用到的药品跟纱布,还有镊子针筒等等。

“我的天呐。”约翰瞪大了眼睛看着偌大的*上,正像一个脱线木偶一样昏迷着的温晴,不可思议地说道:“这是怎么搞的?老大,我记得你不打女人。”

“我当然不打!”厉枫殇没好气地对他说道:“这是我的女人!”

果不其然,厉枫殇这一句话说完之后,约翰脸上的表情已经不只是惊讶可以形容的了。

他其实很想问,几年前在Z国S市救的那个女人不是才是他的女人吗?老大什么时候这么多情了!

厉枫殇嫌弃他磨磨蹭蹭的,用力踹了他一脚:“你到底治不治!不治的话……”

后面威胁的话还没有说出,约翰立刻很干脆响亮的回应道:“当然要治!”

于是他动作十分熟练地开始拿着镊子检查温晴身上的伤口,由于伤口的特殊性,约翰还拿了剪刀把温晴那一片的衣服都给剪开了。

厉枫殇十分不悦地瞪着他:“难道你就非要脱衣服才能看吗?”

“这么美丽的小姐,要是可以脱衣服给我看,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约翰似笑非笑地说道。

“不过么,你也说了,既然她是你的女人,我当然不可以亵渎。剪衣服已经是我可以想出来的,最合适的检查方式了。”

厉枫殇被约翰堵得没话说,良久才又脸色铁青地蹦出一句:“那她现在到底怎么样?”

“贯穿伤。”约翰轻描淡写地说道。

“对方使用的武器应该很不错,而且开枪的距离很近。我现在不能肯定里面到底有什么损伤,不过十分残忍的取子弹这一行动应该是用不着了。现在我需要的是彻底检查她的内脏。”

厉枫殇不耐烦地瞪了约翰一眼:“你废话真多。”

约翰耸了耸肩:“我现在愿意相信她是你的女人了,因为你从来没有因为一个女人瞪过我。”

约翰的语气有些委屈,让厉枫殇听了怪别扭的。

他伸手从*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把手枪:“你要是再废话,我可以直接崩了你。”

“好吧。”约翰对厉枫殇做了个请的姿势:“那就必须移步到我的实验室里去了。”

霍西跟霍北帮着约翰将昏迷不醒的温晴抬到了约翰的实验室里。

这个实验室是厉枫殇专门为约翰准备的,里面有各种精密仪器,足以检查任何伤口。

看着约翰终于开始一脸认真地给温晴做检查,并且处理伤口,厉枫殇才渐渐感觉到自己可以平静了一些下来,站在一旁对约翰说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给我救活她。”

约翰没有再说什么,他现在就站在厉枫殇身边,可以十分清楚地感觉到厉枫殇言语之中的认真。

除了寒鹰里大家都知道的那个女人,这还是他头一次看见厉枫殇这么在乎一个人的生死。

“OK,OK,我跟你保证她死不了,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吗?”约翰笑米米地看着厉枫殇。

厉枫殇深深看了病*上的温晴一眼,最终还是带着霍西跟霍北走了出去。

约翰是这里首屈一指的医生,在全球都排的上称号,可以说是年轻有为的专家。

如果约翰都没法把温晴给救回来的话,厉枫殇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能有那个能耐,至少在他们组织里,约翰的实力最强,他也还没见约翰什么人治不好过。

出了门,厉枫殇看向身边的助理:“到底是怎么回事?”

霍北将出租车司机发现温晴的所有过程给厉枫殇重复了一遍。厉枫殇转头看着霍北说道:“郊外?”

现在还是早晨八点钟的时间,从司机所描述的那个地方到这里的车程来看,最起码也要二十分钟。

也就是说温晴七点多的时候就到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去了,可是温晴去那里干什么?

与此同时,霍西将手中的手机递给了厉枫殇。

厉枫殇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赫然写着,今天一早,郊外某处地方突然发生剧烈爆炸,是一个废弃中学的旧址。

但是更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的是,原本应该没有一个人的地方,却莫名发现了不少破碎的尸体。

“尸体,还不少?”厉枫殇皱眉看着霍西说道:“跟今天早上温晴去的是同一个地方?”

“就算不是同一个,也十分接近了。”霍西点头说道:“现在不能确定的就是,到底是温晴自己误打误撞了进去,还是原本她就有事情去那里?”

“比起这个,更让我关心的还有……”

霍北补充说道:“温小姐原本都是精心打扮来公司上班的,为什么今天只穿了一身黑色的制服,而且还素面朝天。这打扮别的不说,倒是挺像一个特工的。”

“你们一人一句的,到底想要说什么?”厉枫殇突然眼神犀利地转过头,看着眼前的这两个男人。

霍北跟霍西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霍北对厉枫殇低声说道:“我们只是觉得,这个女人的来历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厉枫殇听了,沉默了下来。

其实从一早,厉枫殇就已经发现身边的这个女人十分不对劲了。

可是他有时候也不愿意去揭穿那么多,感觉一旦揭穿了,反而会让两个人的距离变远。

而他不喜欢那种感觉。

就像之前温晴差点儿杀了安娜,然后两个人就冷战了好几天那样。

“厉总,要不要我先去调查一下?”霍西对厉枫殇说道。

“不用了。”厉枫殇摆了摆手:“你们先去公司里处理事情吧,我在这儿就好。其他的事情不要多问,也别管。”

无奈,厉枫殇都已经这么说了,于是两人也就只好去了公司。

等到霍西跟霍北走了之后,厉枫殇又回头看了一眼约翰的手术室的房门,随后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十分熟悉的电话号码。

没一会儿,号码就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似笑非笑的声音:“难得你这个大Jack也会想到给我打电话,怎么,又要我给你的女人设计睡衣?”

厉枫殇无奈,这个人每次碰到自己总是这么一副开玩笑的样子,只可惜今天他可不是来开玩笑的。

厉枫殇对电话那头的人沉声说道:“你最近是不是又有什么活动?”

电话那头的人微微一愣,随后慢悠悠地说道:“厉总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了,连我有什么活动都这么了如指掌。要是我告诉你,我今晚正打算做一项活塞运动呢?”

“那是你的自由。”厉枫殇淡淡说道:“今天郊外的爆炸,你应该清楚吧?”

“爆炸?”电话那头的人语气听起来微微一愣,随后笑道:“厉总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这么感兴趣了?”

“对我来说,这可不算是什么杂七杂八的事情。”厉枫殇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变得更加低沉,听起来像是有些愠怒。

电话那头的人却轻笑出声:“怎么,难道被炸掉的那块地,是你的不成?”

“不是我的地,但是却伤到了我的人。”厉枫殇也懒得再跟这个人拐弯抹角,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墨,你不用瞒着我,温晴是不是你的人?”

“温晴?”墨澄接口说道:“那个大明星?”

如果有可能,现在厉枫殇真想把电话那头的人拉出来暴揍一顿。

不过墨澄却很快再次懒洋洋地开口说道:“Jack,有些事情你既然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就没有必要再打这个电话给我了。”

“不过这件事是我暗门内部的事情,我建议你还是装作不知道的好。对了,好好照顾我的人。”

厉枫殇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说道:“从今天开始,她是我的了。”

挂掉电话之后,墨澄看着手中的手机不禁微微一笑,命运这东西有时候真的让人无法掌握。

姜堰那一枪打掉了温晴半条命,只要再偏个半公分就可能会打到温晴的心脏。

温晴现在身上已经十分虚弱,即便是约翰叫来了自己的助手一起努力,也花了五六个小时的时间才把这次的手术做好。

约翰从房中走出来的时候,第一个接触到的就是厉枫殇的眼刀子。

约翰十分无辜地看着厉枫殇说道:“你看我干什么?既然要动手术那就免不了被我看几眼。不过你放心,我很专心的,而且戴着手套没有下手。”

厉枫殇冷眼瞥了约翰一眼,随后就进门走到了温晴躺着的*边,低头看着温晴熟睡的容颜。

约翰回头看了一眼专注异常的厉枫殇,微微一笑,带着助理出去了,还十分体贴地带上了门,让这两个人可以好好相处一会儿。

厉枫殇坐到了温晴的身边,看着温晴精致的五官,不禁有些心疼。

他的原则是选择不相信任何人,今天墨澄说的话也非常的模棱两可,甚至就像是开玩笑。然而温晴的行为却又不能用巧合来解释。

现在他也只能期望温晴早点儿醒过来,可以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过厉枫殇还是很想不通一点。

明明已经伤成了那样,却还是先来别墅找自己,她就真的那么断定自己一定会保住她的命吗?

还是说,在最后的关头,她还有什么话跟自己说?

厉枫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双手先于大脑行动地握住了温晴冰凉的双手。

却没想到在这一刻,昏迷中的温晴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突然紧紧抓住了厉枫殇的手,不肯放开。

厉枫殇看着温晴微皱的眉头,有些心疼,于是便举着温晴的手到了嘴边,轻轻亲吻着温晴的手背。

这一靠近,厉枫殇才发现温晴的嘴巴一张一合的,似乎是在说些什么东西,但是声音太轻了,没法听清楚。

厉枫殇往前靠近了一些,这才听清楚温晴嘴里含糊不清的话语,竟然是自己的名字。

不过她叫的并不是厉枫殇,而是霍杰。

这是不是就表示,刚刚墨澄的话是真的?!

厉枫殇无奈地笑了笑,伸手轻轻抚摸着温晴的一头长发,低声说道:“你到底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厉枫殇摇了摇头,脱了鞋子*,将在睡梦中还颤抖不已的温晴搂紧了怀中紧紧抱着,希望以此能给温晴多一点的安全感。

厉枫殇在家陪伴着温晴,霍西跟霍北却不能闲着。

他们完全可以猜到温晴跟今天早上的爆炸应该有一些联系。

而现在爆炸的新闻已经出来了,显示在废墟中找到了不少尸骸,还有一些已经被炸毁的枪械。

当然了,后半部分是霍西跟霍北通过特殊的途径了解到的。

看来,那地方原本也不只是一个被废弃的学校那么简单。

正在霍西跟霍北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剧组那边又让人过来催了一下温晴。

霍西有些不耐烦地对剧组的人说道:“温小姐今天身体不舒服,所以要在家休息。你们可以先跟姜理事讨论一下工作细节方面的问题。”

“可是……”员工看着有些为难:“可是今天姜理事也还没有来公司。”

“什么?”霍西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第一时间脑海里竟然崩现出了姜堰在一片爆炸的废墟中躺着的画面。

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对员工说道:“联系姜理事的家庭电话跟手机了吗?”

“都已经联系了,可是手机显示没有信号,家里电话没有人接。”

这可真是莫名其妙了。以原本霍西对姜堰的了解,姜堰这个人野心勃勃,最喜欢的就是在公司里想方设法压厉枫殇一头。

今天厉枫殇破天荒地没有来上班,姜堰居然会不到公司里面来捣乱?

正想着,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今天不小心在路上受了点伤,所以来晚了一些,实在是不好意思。”

霍西跟员工纷纷转过头去,只见走过来的人的确是姜堰,不过姜堰现在的样子可有些狼狈,脸上贴着几OK绷,好像是真的受伤了。

霍西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努力克制住自己不断想要微微上扬的嘴角,对姜堰说道:“姜理事这是怎么了?”

姜堰尴尬地笑了笑,摸了摸鼻子低头说道:“还真是不好意思,我今天出门去停车场开车的时候在楼梯上一脚踩空,摔了一下,这不,脸上就挂了彩。”

“哦……”霍西意味深长地看了姜堰一眼,说道:“这么说来,姜理事今天的运气还真是不怎么样,以后走路还是得看着点啊。”

“是啊,多谢霍助理关心了。”姜堰看了看四周,突然有些诧异地说道:“对了,怎么厉总今天也没有来上班吗?”

“厉总在家还有事,就不过来了。”霍西淡淡说道,很显然不想说到底是什么事。

不过姜堰若是肯这么轻易地放过一个人,也就不叫姜堰了。

他微笑着问道:“厉总难不成也是跟我一样在楼梯上摔了一跤?”

霍西原本正打算离开,在看见姜堰脸上试探的神情之后,笑着说道:“哦,没有。厉总怎么可能那么不小心呢?是这样,今天温小姐早上起*洗漱的时候,在浴室里一不小心摔了一下,据说好像是摔断了一根肋骨,所以厉总现在正在照顾。”

“你的意思是,昨天晚上温小姐住在厉总那里?”姜堰有些狐疑地问道。

“啊,是啊,怎么了,姜理事还有什么疑问吗?”霍西回答得一脸理所当然。

“姜理事是个明眼人,应该也能看出来厉总跟温小姐之间的那些事情的,就不用我在这里多说了,对吧?”

姜堰顿了顿,随后笑着说道:“是,是我多管闲事了。”

“嗯。”霍西点了点头:“对了,不知道姜理事听说今天早上的爆炸了吗?”

姜堰的脸色在听到了霍西这句话的时候,稍微变了变。

随后摇头说道:“只听说了一句,但是我倒是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霍西仔细看了姜堰一会儿,随后点了点头,离开了,只剩下姜堰一个人站在原地若有所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