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36小黑篇:不能死……至少再见他一面(7000+)

“是呀,在做温小姐的助理之前,我也是姜理事的助理呢。”助理十分热情地对温晴说道:“怎么,温小姐对姜理事的作息也十分感兴趣吗?”

姜堰多多少少也是名企高管,想要跟姜堰攀上关系的明星可不止一两个。

这个助理显然也是跟在姜堰身边看多了这样的事情,因此并不觉得温晴问出这样的话有什么意外的。

温晴也十分配合地笑道:“只是昨晚跟姜理事吃饭的时候,了解到他平时工作似乎挺辛苦的样子。看来还真是如此啊,就连早饭都要在公司里吃。”

“这倒不是。”助理笑着说道:“其实姜理事本身是个十分勤奋的人。他平时也喜欢早起,只是听姜理事自己说,他有晨练的爱好,所以一般他都会先去晨跑,然后再来公司,这么一来早餐就耽误了。”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多想了。”温晴笑道,不过心里却十分清楚。什么晨练呐,搞不好是去做视察工作了吧。

说话间,姜堰的车已经顺着地下停车场的下坡开了下去,温晴便同时从窗户旁边走开了。

于是,姜堰上楼之后看到的第一眼,就是温晴正笑米米地站在他的办公室门前等着他。

“温小姐,这么早。”姜堰有些意外,不过脸上仍旧绽放出了笑容。

温晴迎上去,递给姜堰一杯热咖啡:“是啊,昨晚上出了那样的意外,我心里挺过意不去的,因此就想着今天一早来给姜理事赔礼道歉呢。”

姜堰神情显出一丝尴尬,不过转瞬即逝,随后也笑道:“没什么,小事一桩。厉总他向来就是这么随心所欲的,我也早就已经习惯了。”

温晴笑而不语。看样子姜堰跟厉枫殇的关系果然跟传闻中的那样,不是很合得来。

不过也能理解,一看这个姜堰就是个野心勃勃的主,一山不容二虎,明争暗斗也是难免。

不过最让温晴在意的,就是姜堰现在身上的气味……

温晴从小对枪械接触的就挺多,炸药什么的也不少,虽然姜堰很明显是在身上喷了男士香水,不过温晴还是十分敏感地问到了属于硝烟的气味。

看样子,他果然是去了兵工厂。

“姜理事今天用的香水不错,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回头我也给我的表哥买一瓶。他是个健身教练,一天到晚身上总是一股汗臭味儿。”

温晴一边说着,露出了有些嫌弃的表情。

姜堰微微一愣,随后笑道:“原来如此,也不是什么特别的香水,最新款的阿玛尼。正好,我平时有晨跑的习惯,身上也多少有点儿味道,所以就拿来掩盖一下,效果不错,值得推荐。”

“那可真是多谢了。”温晴微微一笑,说道:“姜理事还是一个很有眼光的人呢。”

“温小姐,是我们Z&A的广告太好拍了,所以你才会有这么多的空闲时间在这儿聊天吗?”

两人正谈着,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温晴跟姜堰双双回头,只见厉枫殇正带着霍西跟霍北站在两人身后不远处。

厉枫殇双手插兜,看着两人的眼神不是十分友好。

温晴转过头去吐了吐舌头,这家伙怎么每次眼睛都这么尖,一下子就能被他看见。

厉枫殇缓步走到了两人面前,挑眉说道:“怎么,两位看上去不是很欢迎我。”

温晴转过头用完美的笑容看着厉枫殇说道:“怎么会,只是有些意外,厉总竟然如此勤勤恳恳,这么早就来公司了。”

“这毕竟是自己的公司,总要上心一些。”厉枫殇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姜堰。

“只不过没想到姜理事跟温小姐两个外人反而比我更加勤快,这倒是让我有些过意不去了。”

“怎么,温小姐,昨天折腾到那么晚才睡,竟然都不累,今天居然还有精力早起?”

厉枫殇的话说完之后,姜堰跟身边几个员工都用一种探究的眼神看着温晴。

按道理说,一个单身的女人,晚上几点睡觉,累不累之类的事情……除了闺蜜跟父母还有谁会了解?

可是厉枫殇却如此的了如指掌,就好像他当时就在温晴身边一样。

等等,就在温晴身边……

身边这些人看着这两位的眼神瞬间变得有些*。折腾什么的,累不累之类的,的确是很值得关心啊。

温晴倒是也没有被厉枫殇给吓到,反而笑着说道:“那不都是拜厉总所赐吗?”

两人对视了好了一会儿,厉枫殇才转开眼神,又变成了原本十分严肃的样子说道:“好了,工作时间应该到了,希望温小姐不会被别的事情,跟人所累,好好工作。”

说完这些,厉总就带着霍西跟霍北走了,走之前霍西还十分佩服地看了温晴一眼。

就连旁人都已经可以闻出一股浓浓的醋味了,怎么温晴还是这么不长脑子地去招惹姜堰呢?再说了姜堰从哪方面看,都没有厉枫殇来得出彩才对啊。

等到厉枫殇走了之后,姜堰才对温晴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看样子厉总对温小姐十分关心。”

“那我还真得谢谢他。”温晴皮笑肉不笑地留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就去找导演跟编剧工作去了。

不过名义上是工作,温晴可一点儿都没有闲着。

她抽空去了一趟地下停车场,混过了那些保安的眼睛找到了姜堰的车子,随后十分快速地提取了姜堰车子后备箱的钥匙模具。

可以看得出来姜堰这个人虽然有时候容易被美色迷住,但是在兵工厂这件事情上却一点儿都不懈怠,看样子还得要好好计划一下跟踪计划。

而短时间内温晴能够想出来的跟踪计划,就只有躲在姜堰的车子后备箱里面。

根据今天早上定位器上面的显示来看,姜堰的车子会十分顺利地直接开进兵工厂内部,这可比温晴自己拼死混进去要容易得多。

因此这一天晚上,温晴提早离开了公司,回家去做一些准备。她必须得准备好小型核能炸弹,还要做一些微处理不被查出来。

只不过让温晴没有想到的是,在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温晴又好巧不巧地碰到了厉枫殇。

“厉总,咱们看样子还真是有缘。”温晴双手抱胸看着厉枫殇说道。

厉枫殇上下打量了一下温晴,冷声说道:“我看今天温小姐这么早来公司,还以为你是突然想要收心好好工作了,怎么现在又提前要走?我想姜理事现在应该还在公司吧。”

“这跟姜理事有什么关系?”温晴挑眉说道:“我不过就是去做一些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已。再说了,厉总你也说我昨晚累了,那我现在提早休息,也是必要的吧?”

厉枫殇深深看了温晴一会儿,随后点了点头:“做个好梦。”

“谢谢。”

等到温晴的车子离开了停车场之后,厉枫殇才对身后的霍西说道:“跟上去看看。”

现在只要温晴做出一些反常的举动,厉枫殇脑袋里就会蹦出那些不入流的照片。

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温晴再有这样的行为的,至于理由,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好在霍西不久之后就打了电话给厉枫殇说道:“温小姐的确是回家了,而且现在屋子里的灯也已经变暗了,应该是休息了,没有发现别人的行踪。”

“好。”厉枫殇挂掉了电话,但心里还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头。

第二天一早天不亮,温晴就悄悄地来到了姜堰所在的小区。

她在停车场发现了姜堰的车子之后,就十分快速地打开了车子的后备箱,钻了进去。

果然,十分钟过后,温晴就听到了一阵十分清楚的脚步声,就是姜堰的没错。

姜堰也果然没有去晨跑,而是发动了车子,直接出了小区的大门,往郊外开去。

根据昨天定位器上时间跟距离的显示,姜堰应该会直接把车子停到兵工厂的地下停车场内,然后会停留将近十五分钟。

温晴就要在这十五分钟内,将三个小型核能炸弹安放在兵工厂的三个角里,时间有些紧迫。

姜堰停下车子之后,甚至没有给车子上锁,就直接去巡查兵工厂内部的情况了。

而温晴在确定四周没有动静之后,才悄悄地打开后备箱的门,钻了出来。

眼前是一个十分空旷的停车场,不过停的可不是什么一般的车子,而是一些坦克跟装甲车,还堆放着一些枪械炸药。

温晴微微一笑,姜堰倒是给她提供了方便。这里可以说是兵工厂的半个仓库所在,直接把这儿炸毁的话,半个兵工厂都得废了不可。

看了一眼手表,温晴将其中一个微型炸弹装在了一堆弹药里头,随后就顺着一条小路隐蔽着向着原本定好的第二个引爆点走去。

第二个引爆点是在兵工厂内部的办公室里,这里有着许多十分精密的设备,信息化管理着这里所有的军火跟雇佣兵,以及导弹的发射等等。

把这里炸了,相当于直接毁了这个兵工厂的心脏。

好在现在时间还早,这儿也没有什么人。因此温晴就悄悄地将另一个微型炸弹放在了电脑仪器的主机后面。

最后一个引爆点稍显麻烦,因为它需要被安装在人流最密集的训练场。

温晴根据地图的指引往前猫着腰走着,一边走一边给自己戴上了银灰色面具。

为了避免行动失败或者是被人发现,这是必须要做的。

已经可以听见前面整齐的脚步声了,温晴贴着墙往前缓慢前进。

如果地图没错的话,前面应该会有一个医疗间。

这个医疗间就在训练场的周围,距离训练场不过十几米的距离,也是为了在发现伤病的第一时间进行治疗。

好在医疗间里面的医疗人员现在也还没有就位。温晴悄无声息地闯了进去,顺手将高浓度麻醉针猝不及防地打进了一个在医疗间里面值班的值班人员脖子里。

这个还在打着哈欠的值班人员,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人是谁,就直接昏了过去。

温晴快速将最后一枚微型炸弹放在了医疗间内,刚想离开,就听到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是姜堰。

温晴皱起了眉头。

医疗间很小,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躲避的地方。

温晴屏住呼吸,希望姜堰是往一旁的卫生间走去的,只不过正好怕什么来什么。

“林医生,我需要这个月折损的伤病人员名单。”姜堰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眼看着姜堰很快就要进门,温晴顺手拿起了手边的一个听诊器,在姜堰开门进来的一瞬间像是挥鞭子一样直接往姜堰的面门抽去。

姜堰被抽了个猝不及防,刚想要拔枪,手中的枪支就被温晴给卸了下来,随后温晴又快速在姜堰的肋骨处重重一击,快步朝着卫生间跑去。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顺着坡度往上走,卫生间后面还有一个通往外界的出口。

“谁?!”姜堰十分吃痛地从地上爬起来,看了一眼身边已经人事不省的林医生,马上反应了过来,从林医生的衣服口袋里拿走了手枪,快步追了上去。

温晴可以听见身后姜堰的脚步声正在逼近,可是眼前这个卫生间的窗户却偏偏在外面还装了一扇防盗窗。

姜堰追着温晴到了卫生间,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衣服带着银色面具的女人,正站在卫生间的通风窗前。

姜堰用手中的枪支对准了温晴,冷声问道:“你是谁?”

温晴不说话,一声不吭地看着姜堰,正当姜堰打算往前再走一步的时候,温晴却突然踹了一脚旁边的垃圾桶,于是垃圾桶快速朝着姜堰飞去。

姜堰立刻开枪打破了垃圾桶,却看见温晴的枪也对准了自己。

不能浪费子弹,现在只能一下子将姜堰给打死才行,最多两颗干掉他。

因为剩下的四颗子弹,温晴还要留着将防盗窗的四个角打破,这样才能顺利出去。

只可惜姜堰没有给温晴这样的机会,他直接往前冲过来,手枪对准了温晴准备开枪。

温晴一脚踹掉了姜堰手中的手枪,同时自己也开枪打偏了,但是姜堰却一下子抓住了温馨的脚,导致温晴重心不稳跌在了地上。

再拖延下去,外面的人听到枪声很快就会赶过来了。

温晴立刻用另一只脚用尽全身力气踹向了姜堰的胸口。

姜堰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以温晴刚才的力度,姜堰一下子还真是爬不起来,只觉得喉头有些甜味儿,应该是快要吐血了。

只是没想到姜堰却在倒地的前一秒抓住了温晴的面具,用力扯了下来。

温晴立刻转身,在姜堰还没来得及再次扑上来之前,连开了四枪打掉了眼前的通风窗。

与此同时姜堰也十分艰难地爬到了一边,捡起了刚才掉在了地上的手枪,朝着温晴开枪。

温晴快速跳上洗手台打算从通风窗逃出去,同时也按下了引爆炸弹的开关。

一瞬间,爆炸声跟枪声同时响起,温晴被气流冲到了外面,浑身就像要被撕裂了一样疼痛难忍,而最明显的痛感则是来源于胸口。

身后是浓烟滚滚,温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

刚才姜堰那一枪应该是从后背直接贯穿到了前胸,现在她几乎已经要痛得晕过去。

“该死。”温晴额头上冷汗直冒,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胸口往外走去,一路上都是鲜血满地。

要是不赶快止住血,温晴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可以活下去。

真没想到执行过那么多危险的任务,今天竟然会栽在这么一个兵工厂里。

要怪就怪自己大意,没有带着手枪出门。不过即使她带了,看这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不知道现在姜堰还有没有活着。

那个卫生间是地下往上的高坡建筑,要是姜堰足够命大,说不定也死不了。

“该死,还担心别人做什么,你自己都快死了!”温晴咬着牙一步步往前走去,只觉得身上的力气也在一点一点消失。

刚才那一枪打到了哪儿?为什么觉得身上都跟漏气了一样?

等到温晴走出兵工厂外面的林子之后,感觉自己眼前已经开始变得一片模糊,也渐渐有些站不稳了。

“不能死……”温晴哆嗦着苍白的嘴唇,一边奋力往马路上爬去,一边对自己说道:“至少,至少再见他一面……”

也许是上天听到了温晴的心愿,果真就有一辆出租车经过了这里,停在了温晴的脚边。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司机是个好心人,下车来扶着温晴问道。

温晴在司机的帮助上,总算是爬上了车。司机想要去医院,但是温晴怕自己的时间不够,便直接对司机说出了厉枫殇所在别墅的地址。

“可是,可是小姐你伤成这样……”司机很犹豫,现在温晴全身是血,要是不及时治疗,随时可能没命。

“快去!否则我现在就断气给你看!”温晴用尽全身力气低吼道。

司机慌了,便不说话了,一脚油门朝着温晴所说的地方开去。

反正那地方都是富人区,有钱人最怕死了,家里都会准备几个私人医生。

一片废墟中,姜堰十分费力地从从一堆松土中爬出来,灰头土脸的,早就没了之前那高高在上的样子。

身上的西装变得肮脏不堪,头发也变得分外凌乱,虽然躲避及时,身上没有受什么重伤,不过脸上却还是被玻璃渣划出了几道口子。

到现在姜堰都还是觉得脑袋有些晕,刚刚爆炸那一下可是非同凡响,要不是他快要出了底下的兵工厂,估摸着现在也已经死在里面了。

姜堰强行支撑着身体站起来,却一眼就看见了不远处的一个银灰色面具。

姜堰的眼睛立刻眯了起来,这面具是刚才那个故意引爆炸弹的女人留下的,只可惜他原本可以看到那女人的脸,却没想到她居然引爆了炸弹逃跑了,所以没能看清这人的真面具。

而另外,这下面的废墟也早就已经被掩埋了,就算是想要从这女人的血液中提取细胞来鉴定身份都已经成为了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这个面具是刚才这女人身上的,但是这面具姜堰却从未见过。

再说了,这世界上的面具何其多,只能靠这么一个面具来找人,实在是太难了。

姜堰奋力爬起来,靠在一旁的树干上,看着眼前的废墟,眉头深深皱起。

或许还会有几个幸存者,但是就连仓库都给炸了,估计大部分的人应该已经被埋在下面了,他还能走出来也是九死一生。

不远处隐隐传来鸣笛声,姜堰知道,这么大动静的爆炸一定已经引来了警方的人。

这兵工厂是W国在这里的秘密基地,不宜久留,万一被警方的人抓住,多多少少都可能牵连到自己。

这样想着,姜堰慌不择路地往后跑进了树林里。一边跑,他一边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他怎么都不能想到,竟然有人可以跟踪自己来到这里,顺利炸掉兵工厂。

而此时温晴则是脸色苍白地坐在出租车上,座位上已经满是鲜血,出租车司机也被她吓得脸色苍白。

“你,你这样真的不要紧吗?你伤得很重。”出租车司机几次想要掉转车头去医院。

“废话少说……”温晴现在即使已经没有了多少力气,但是眼神却依旧冰冷得让人不敢直视。她瞪着出租车司机说道:“再说我就一枪崩了你。”

出租车司机咽了咽口水,他早就已经看到那女人手中的手枪了,不管真假还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于是还是乖乖闭了嘴飞快地前往别墅区。

与此同时,厉枫殇一身西装穿戴整齐地从屋内走了出来,脸上面无表情。

霍西拿着厉枫殇的公文包,霍北从厉枫殇身后越过,直接去开车到大门口。

只是霍北刚刚走到车旁,就听到门外传来砰地一声巨响,他转头一看,就看见了一辆出租车正不偏不倚地撞到了厉家的大门。

霍北心中窝火:“哪个混蛋开车这么不长眼!”

厉枫殇也微微皱眉,对身后的霍西说道:“让霍北留下来处理,我们先去公司。”

他现在急着去公司看看温晴那丫头到底在出什么幺蛾子,可没有时间在这儿跟一个出租车司机谈什么意外事故。

霍北走到了出租车前面,伸手敲了敲车窗玻璃,眼神不善。

安全到达目的地的司机早就已经吓坏了,目瞪口呆地看着前方,不知道自己此时应该有什么样的反应。

“喂,傻了?还是哑巴了?”霍北也不跟这人客气,直接伸手打开了车门,结果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随后引入眼帘的,就是温晴浑身是血地蜷缩在副驾驶座上,脸色苍白得跟死人一般。

一瞬间,霍北也有些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司机十分害怕地举起双手哆哆嗦嗦地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这个小姐半路上我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我送她去医院她不肯,非要到这里来……这,这真的不管我的事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