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七二:凰老三的不对劲

“他死了!”

凰老三话落,玉树就震惊的站在原地!

似是有些不知所措般,望着他,支支吾吾的说道:“额,三爷……这……”

玉树的确没想到赫连情泽会这么轻易的就死了,本来以为还要折腾一阵子,结果他就这么死了,未免有点太便宜他了!

不光是玉树有这样的想法,包括一旁的苏苓和临风也是目光一瞬不瞬的睇着歪头不动的赫连情泽!

当初,堂堂的赫连部落的王世子,虽说不上名满天下,但是能够和四国并列而居,也的确是地位不凡!

只是,若非赫连拓野心昭然若揭,赫连部落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身为齐楚国的附属,当初能够将赫连情歌送到皇宫作为质子十多年,他们这些外表强悍的人,内心也同样坚硬如铁!

但凡他们对赫连情歌有半点的疼惜,结果都不会是现在这样!

赫连情泽的死,让众人的心情有些沉重!

虽然一切都解决了,但是到最后所有和他们作对的人,似乎都逃不过步入黄泉的下场!

“玉树,找个地反把他埋了吧!赫连部落从今儿个开始,名存实亡了!”

苏苓目光幽幽的看着地上的赫连情泽,这个男人空有一身的武力,奈何智商实在是让人捉急!

“是,王妃!”

玉树重重呼出一口气,随即和临风视线交汇,两人提着因不甘而死的赫连情泽,趁着深夜随便在城郊的地方给他埋葬!

书房中,苏苓的小手还在凰老三的肩头轻轻捏揉着!

“累不累?”

不多时,凰老三淡淡轻垂的眉宇缓缓掀开,回眸瞭着苏苓!

苏苓由上而下的睇着黄老师那,轻笑着:“累什么?你累了?”

见苏苓的美目中似是带着打量,凰老三展眉,“本王担心你而已!”

“嘁,还本王……”苏苓撇撇嘴,面对凰老三佯装不悦的样子,嗤笑了一声!

旋即,她迈步上前,离开凰老三的身侧,而后走到雕花的窗棂边,拉开一条缝隙,沉沉的吸了一口窗外沁凉的冷风,口吻微凝,“你把谷兰安排在哪?”

回来齐楚已经有两日的时间了,但不管是在丞相府还是在王府内,她都没有看到谷兰的身影!

他们既然已经回来,那么谷兰就必须要做个了结!

“是幽谷阁么……”

不待凰老三回答,苏苓就再次开口询问!

幽谷阁是她能够想到的唯一一个地方!

这两日被权佑擎的事情一直牵扯着所有的心绪,所以一时间她也没有顾虑到谷兰的事!

选择带她回齐楚,可不是让她回来享福的!

苏苓的想法还没落定,一旁的凰老三就冷意凛凛的起身,跨步走到窗边,站在苏苓的身畔,直接捏住了她软软的脸颊,“王府早就没有幽谷阁了!你这女主人竟还不知道麽?!”

闻声,苏苓一诧,挑眉望着凰老三,见他冷眸微眯,湛湛的危险暗芒倾泻而出!

这下,苏苓只能干巴巴的笑了笑,回身直接抱住了凰老三的腰肢,“那不知尘王大人到底把她安放在哪儿了?”

她笑脸灿若骄阳,凤眸如银月般闪着熠熠光芒,笑靥如花的望着他,一瞬间就让凰老三的瞳仁一紧!

“后院的柴房里呢!”

凰老三颇有些无奈的口吻,让苏苓的脸蛋上不由泛出一抹惊奇!

“柴房?”

凰老三点头,“怎么?有问题?”

苏苓也不明白凰老三这般别扭的样子到底是因为什么!

直觉上,苏苓忍不住顽劣的问道,“哟呵,你该不会是又舍不得了吧?”

“没良心的狗东西!”

凰老三似是有些怒及,捏着苏苓的下颚直接覆唇而上!

辗转舔舐,温柔缱绻……

一吻方休,苏苓俏脸嫣红的垂眸浅笑,而凰老三的冷眸中也是一片火热的炽烈!

“你想怎么处置她都随你!原本我打算让她从明日起,在王府中开始劳作的!

毕竟,她从一开始的身份,就是婢女!”

凰老三轻轻摩挲着苏苓柔滑的脸蛋,尾音带着几分坚定的情绪,让苏苓忍不住抬眸!

“做婢女?”

“嗯!苏苓,你再不必怀疑本王的用心!这次,即便你不处置她,我也会将她的身份打回原形!

她是什么,就是什么!在她的身上,我除了只看到居心叵测的心机,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这是有史以来,凰老三第一次郑重其事的向苏苓表明自己对谷兰的心思!

也许是五年前的经历太过残酷,所以他们重修旧好之后,也不曾真真切切的聊过谷兰的存在到底代表着什么!

眼下,苏苓亲耳听到凰老三的解释,以及他噙着满目疼惜的爱怜,让苏苓的鼻尖微微发酸!

她想,这一刻的到来,也许才是他们之间真正的跨越一切!

谷兰依然存在在他们的生活中,但是却再也不是那根刺!

而是,婢女!

嗯,那就婢女吧!

从废城开始,一直到现在他们看了太多人的生死两茫!

既然谷兰心里念念不忘她的尘哥,那这次就让她回归从前!

让她死,太简单了!

但是让她死而不能,又每日亲眼看着他们相亲相爱,这等心灵上的打击,对她来说才是最致命的!

回想当初,这不正是谷兰对她所用的伎俩麽!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她就是这么斤斤计较!

“咳咳!”

当苏苓还在感慨于凰老三这番情真意切的表白时,还没从感动的情绪中抽离,紧接着就听见了凰老三一阵低浅的咳嗽!

若是放在平时,苏苓不会多想!

但偏偏在不久前,她才从碧娆的口中听到了玉树为凰老三准备大补药膳的事情!

“你怎么了?”

苏苓柳眉一凝,仔细的观察着凰老三的俊彦!

还是一如往常那般冷峻狷狂,剑眉也依旧张扬的邪飞,可是似乎的确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苏苓询问过后,凰老三的心中一紧,喉结上下滑动了两下,本想开口解释,但是嗓尖突然涌上的酸涩让他再次低沉的咳嗽了一声!

凰老三不禁强忍着剧烈涌上的咳意,旋即双手一勾,便搂着苏苓的腰肢将她带入怀中,并紧紧的按在胸前!

被凰老三突如其来的动作惊了一瞬,但苏苓却什么都没说,也不再开口!

她这是安静的伏在凰老三的胸口,听着他有些紊乱的心跳,包括他微微缓重的呼吸声,心乱如麻!

凰老三果然有事情瞒着她!

他们在一起这么多的日日夜夜,她从未见过他这样欲盖弥彰的举动!

尤其是他刚才的咳嗽声,也的确印证了碧娆的话!

他要么是受伤了,要么就是得病了!

但不论是哪一种,都让苏苓的心里非常不好过!

他是害怕自己担心,所以才不告诉她的吗?!

可仔细想想,他这样的做法完全没有任何道理和理由的!

那么,也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不想让她知道!

苏苓有些恍惚的情绪被她强行压下,渐渐恢复清晰的头脑后,她不免将很多事情都放在一起联想起来!

包括昨晚她莫名其妙的沉睡,以及今天早上权佑擎清醒后,她的确有那么一段时间没有看到凰老三的身影!

会不会他现在变成这样,和权佑擎有着什么关系?!

看来,如果想要搞清楚来龙去脉的话,那么玉树就是个突破口!

“我没事,很晚了,睡吧!”

沉默了良久后,凰老三以不容拒绝的态度直接搂着苏苓走向了书房的内室!

而自始至终,苏苓都听之任之,什么都没说!

夜色浓郁而深沉,书房外的冷风呼啸而过,内室中的软榻上,苏苓枕着凰老三的臂弯浅眠!

不多时,耳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黑暗中的苏苓也蓦地睁开了眸子!

她极为小心翼翼的撑起身子,看着凰老三氤氲在黑暗中的俊彦弧度!

不知是不是她太过敏感,总觉得今夜的凰老三,呼吸声似乎略显沉重!

平素,她记得他睡觉的时候,呼吸低弱的几不可闻!

苏苓的眸光晶如星辰,瞬也不瞬的睇着凰老三的俊彦,心一抽一抽的疼着!

题外话:

这是一更!今天有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