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六七:欠他的,由他来还

“这……王爷请三思,权太子的伤势并非简单的内伤!若要以内力疗伤的话,只怕……”

“无碍,告诉本王,你有几成把握?”

凰老三不容置疑的态度,让吴太医颇为无奈的垂眸!

淡淡的思忖了片刻后,吴太医眼神一亮,道:“王爷,若是以内力疗伤并辅以老臣的银针入穴,应该有五成以上的把握!

但是,银针入穴的危害极大,需要以银针的辅助将他体内的各个穴道封死,这样一来,即便权太子被救活,那很有可能他的穴道受阻,从而导致功力全失!”

吴太医细致的解释,让凰老三的神色松懈了几分!

他薄唇淡淡扬起,道:“只要能活着,没有内力又何妨!你准备一下,一个时辰后,本王回来!”

“这……王爷,但是真这么做的话,那么你的内力……”

吴太医的话还犹存耳畔,但是凰老三已眨眼间就离开了厢房!

望着洞开的房门和徐徐吹入的冷风,吴太医幽幽叹息一声!

这三个人之间,他不好过多置喙,只是希望若真的救回了权太子的话,他能接受这一切!

离开厢房之后,苏苓和五月很快就在西厢附近的一隅凉亭中,找到了正在伏案哭泣的水天悦!

对于苏苓来说,水天悦就像是她的妹妹一样,即便她说了那么多满含恨意的话,可她也不会真的怪她!

恰恰因此,她更加确信,水天悦爱权佑擎的心,是真真实实毫不做假的!

试想一下,如果她爱凰老三入骨的话,而设身处地的思考一番,或许她的做法比水天悦还过分!

苏苓垂眸拍了拍五月的小手,在她耳边轻轻安抚的说了几句话后,五月就眨着眸子点点头,随即就小跑着离开!

彼时,安静的凉亭附近,只剩下水天悦的啜泣声还有满怀心疼的苏苓!

沉默了片刻后,苏苓缓步上前,走进凉亭视线轻柔的落在了水天悦的身上!

也许是听到了脚步声,所以水天悦的哭声渐渐弱了几分,她泪眼朦胧的抬眸,一看到苏苓,登时表情一怔!

那满脸泪痕的样子,也泄露了她无处发泄的脆弱!

水天悦和苏苓隔空相望,她抿着唇,虽再没有哭声传出,但是她眼角不停垂落的泪珠,还是让苏苓感觉到,她决然的悲痛!

“好些了吗?”

苏苓的口吻和态度依旧如故,眼神和平素没有半分的不同!

面对这样温柔的苏苓,水天悦再难以强撑的坚强瞬间崩塌!

她陡然从冰凉的石凳上起身,跑到苏苓的面前,一把就抱住了她,嘴里不停的呜咽,“苏姐姐,对不起对不起!,苏姐姐,对不起!”

她伤心难抑,哭声不止,紧紧搂着苏苓,不停的道歉!

听见水天悦的歉意,苏苓摇头并轻拍着她的脊背安抚,“不怪你!我知道你是太害怕失去她!

天悦,答应我,这次如果他能活下来,带着他离开这里,哪怕远走他乡,隐姓埋名,也不要再让他牵扯到尘世中的一切!

他值得更好的,而你,就是最好的人选!”

苏苓五味陈杂的在水天悦耳畔轻柔的低语!

虽然之前在厢房中,她有那么一瞬的不悦,但转念换位思考一番,她却完全能够理解水天悦的想法和处境!

所以,她不会怪她,但也只能如此!

水天悦闻声一愣,放开苏苓后,还挂着水光的眸子有些惊愕的看着她,“苏姐姐……”

“天悦,你说的没错!我的确应该远离权佑擎了!这次的事情,是个意外!

但也的确有我的责任!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救他!只是未来的路要怎么走,就只能看你们的了!”

苏苓伸手轻轻擦拭着水天悦眼角的泪水,她同时解开身上的狐裘披风,疼惜的披在了水天悦的身后!

以至于,她完全忘了自己左臂上的伤口,还没有愈合!

体会着苏苓一切如故的疼爱和关心,水天悦的心里却越来越难过!

她低着头,轻轻落泪,再次满含歉意的说道,“苏姐姐,真的对不起!我只是太伤心了,所以失去了冷静!

五月说的没错,我怪谁都不应该怪你!他受伤,你的难过不比我少!

苏姐姐,我只是……我只是……”

只是真的想不到,权太子会为了你,连命都不要!

最后一句话,水天悦还是私心的没有说出口!

这么残酷的事实,她已经需要很大的力气才能让自己平静的接受!

可是要亲口说出来,感觉还是那么的困难!

水天悦的沉默,引来了苏苓关怀的安抚,“我懂,我都懂!所以,别哭了!他的未来还需要你陪着,万一你病倒了,他该怎么办?!”

苏苓自私的替昏迷的权佑擎做了决定!

他的未来,再不会有她的参与!

但是水天悦真的值得权佑擎真心相待!

他们之间,从来都不是错过与否的问题,而是亲生兄妹的事实如鸿沟一样横亘在他们的面前!

一切,都没有如果,所以她也不可能会给他任何的希望或者承诺!

也正因如此,这一次权佑擎会选择这么决绝的方法为她挡下攻击,或许他的内心中,也是无法面对自己的情感的!

“苏姐姐,你会不会怪我!我之前说的那些话……”

“没事!都过去了!”

苏苓打断了水天悦的话,随后揽着她瘦弱的肩头,缓步走出了凉亭!

两个人的身影,被王府渐渐燃起的红灯笼在地上投射着长长的倒影!

这*,注定无眠!

*

一个时辰后,凰老三如约来到了西厢的厢房!

而这时和他一同前来的,还有玉树临风醉清墨影四大暗卫!

当凰老三入了厢房后,玉树四人便尽忠职守的站在门外充当门神!

吴太医虽然不知道凰老三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能够制止苏苓和其他人前来探视,但是望着凰老三凛冽的神色,他也知道即将要做的事情,有多么重要!

“王爷,银针老臣已经准备妥当!”

吴太医拂袖颔首,随着他的话落,凰老三也看到了摆放在软榻矮凳上一排排银亮纤细的银针!

“嗯,开始吧!”

凰老三没有多余的话,跨步上前随手翻转,软榻上的权佑擎就被他直接以内力拖起身!

旋即,他衣袂翻飞,闪着就盘膝坐在了权佑擎的身后!

在他掌心即将要贴在权佑擎后背前的一刻,他侧目睨了一眼吴太医,两人视线交汇后,他掌心凝聚无上的内力,倏然间便贯入了权佑擎的体内!

与此同时,吴太医也迅速的抽出一根银针,精准的刺入到权佑擎胸前的膻中穴!

昏迷中的权佑擎,倏尔双眉痛苦的拧紧,虽然还没有清醒,但是不难看出在他体内激荡油走的内力让他也十分的痛苦!

凰老三遒劲的内力在源源不断的渡到他的体内,沿着他受伤的经脉和五脏迅速的油走!

吴太医的手法也是愈发的快速,一根根的银针在他的指尖不停的刺入他周身大穴之中!

这*,王府内外格外的平静!

只是站在西厢门外的四大暗卫,神色却稍显凝重!

冷肃的夜,寒风呼啸,但谁都没有开口!

被吹乱的衣袂纠缠层叠在一起,墨发随风舞动,冷冽,森凉!

而之所以在这等沉重的时刻苏苓不曾现身,那是因为早在夜幕降临时,凰老三便悄然点了她和五月的睡穴,将她们安放在西园的内室中!

他要做的事,即便不择手段也要完成!

更何况,早在得知了权佑擎的伤情时,凰老三的心里就已有了信念!

苏苓欠他的,由他来还!

一整夜的时间,随着夜幕的暗沉再到东方晨曦鱼白,门口的四大暗卫一动不动的守护着!

当冬阳第一抹的日晕从东山浮现时,西厢之中忽然传出一阵痛苦的低呼,同时还伴随着一阵银针落地的声音!

玉树等人神色大变,慌忙间,忍不住想要推门而入!

待他们转身之际,房门却已缓缓开阖,冷风陡然倒灌,吹乱了凰老三纤尘不染的衣袂!

他神色淡然,俊彦完美,从容不迫的负手而立!

“三爷……”

“三爷,怎么样了?”

玉树等人惊慌的探头看了一眼厢房,但随即几人的目光都胶着在凰老三略显苍白的唇上!

闻声,凰老三沉稳的语气以不变的姿态开口,“去通知王妃,权太子已安然无恙!”

题外话: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