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六六:你有几成把握?

“他好不好,你难道不清楚吗?”

面对水天悦明显的不愤,苏苓却哑口无言!

水天悦眼底凝着一汪水光,她睨着苏苓,不停的抿着唇!

然而,面对水天悦这样的态度,苏苓依旧什么都没说!

只是她轻轻的望着权佑擎的睡颜,仿佛时光再一次倒回权青国他知道了彼此身世后重伤的那一次!

一切又如同天意般重叠在一起!

苏苓倾身,指尖颤抖的探出,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举动到底要做什么,但是水天悦却蓦地如同护着孩子的母亲一样,一把就挥开了苏苓的素手!

“你有什么资格碰他!他现在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全是你造成的!

苏苓,你若还有心,我求你不要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了好不好!不管他是生是死,从今以后,请你放过他可不可以啊!”

水天悦激动的情绪终于是忍不住,她挥开苏苓的素手后,便开始啜泣的对着苏苓嘶吼!

连日来的担心焦虑,不曾安睡的紧张不安,此时在看到苏苓时,全部化为一腔怨念!

以至于,她扑簌簌掉落的泪珠,滚烫的几乎要灼伤她的灵魂!

她爱权佑擎,爱到无以复加,爱到不能自拔!

可是,最残酷的事情,莫过于她的爱,从头到尾都不曾被他接受过!

而越是这样,她爱的越是深沉浓烈!

亲眼看着他为了苏苓当下足以致命的一掌,她心如刀绞却又无能为力!

她宁愿那一掌,是打在她的身上!

“天悦……”

苏苓双眸酸涩的望着水天悦,低低的轻呼了一声!

无助的模样,让凰老三的剑眉拧的愈发的紧了几分!

“你不要叫我!”水天悦痛不欲生的哭泣着,随即她失了冷静,狠狠的推了苏苓的肩膀一下,并步步紧逼,言语尖锐,“苏苓,为什么是你!为什么要是你啊!你知不知道,当初在权青国的时候,我亲眼看着他为了你生不如死,我曾暗暗发誓过,有生之年我一定不会让他再遇见你的!

可是,到如今他变成这样,却还是因为你!你已经有凰老三了,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他!

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我又做错了什么,我不过是想要他安稳的活着,我愿意陪着他一辈子,可是你看看现在,连这样的机会我可能都没有了!到底还要我怎样,你才能放过他啊!”

水天悦因为挚爱权佑擎,她疯狂的怨怼如同一把把利刃,狠狠的扎在了苏苓的心头!

而她接连推了苏苓两下的举动,还不等凰老三凛冽的出声,门外就有一个小身影跑了进来!

“不准你这样说我娘亲!”

五月猝然出现,让厢房内已经降至冰点的气氛更加冷肃了几分!

此时,五月愤然的小脸怒气腾腾,她冲到水天悦的身前,小手也对着她的腰际推了一下!

因五月的推搡而倒退了两步的她,站在原地情不自禁的捂着脸痛哭失声!

然而,做完这一切之后,五月还是面带不忿,清脆朗声说道:“你以为我娘亲不难过嘛!你以为看到小舅舅变成这样,她就不自责吗?

再说了,你现在将一切都怪在我娘亲身上,这是不公平!我娘亲从没有想过害他!这一切分明是小舅舅自己愿意做的!

你就算心中有恨,也不应该恨我娘!难道你忘了,当初我娘还曾极力的撮合过你们!

你怎么能这样!我娘亲从没有不放过他,你要是愿意陪着舅舅一辈子,那你自己努力啊!你怪我娘亲算什么本事!”

五月的话说的铿锵有力,而且她如此急速的言语,却没有半分停顿!

那清晰的小脑袋分析的非常透彻!

然,就是因为五月这些话,水天悦的哭声越来越大,到最后她竭力的强忍着自己的哭声,但仍旧回荡在每个人的耳里!

良久良久,久到五月感觉这厢房内的气氛让她都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时,苏苓才低柔的说道,“五月,道歉!”

闻声,五月瞠目,“娘亲……”

“她是你的长辈,道歉!你可以没大没小,但是,不能没有礼貌!”

没人知道苏苓此时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她最后一句没有礼貌说出口之后,五月的眼神倏尔一闪,却是不怒反笑,她仰起脸,望着水天悦,那双圆溜溜的水眸中,再没有任何的感*彩,软糯糯的说道:“水小姐,对不起!是五月的错!”

水小姐?!

五月这么一句称呼,让水天悦的身子一僵!

包括苏苓也是轻轻的叹息了一瞬,再次抬起眸子后,清冽平静异常!

“天悦,我不会让他死的!只是,这一次之后,我希望你能好好陪着他!

既然你希望我永远都不要出现在你们的面前,那么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见你们一次!

麻烦你先出去吧,顺便让吴太医来见我!”

苏苓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双眸凝聚在权佑擎的脸颊上,却不曾看天悦一眼!

闻声,水天悦怔愣的眸子内,没有一点的惊喜,反而蔓延着无边的沉痛!

她不停的落泪,擦干又被染湿,最终她捂着春跑了出去,那步伐那么急切,那么凌乱!

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刚才对着苏苓说出那些伤人的话,伤害的又何尝只是她一个人!

在那么多日子里的接触,她真的当苏苓是姐姐般的信任着!

只是,这一次权佑擎很可能会救不回来的事实,让她再也无法冷静!

水天悦跑出去之后,五月这才仰着脸,望着苏苓,笑道,“娘亲,我做的对不对?”

闻此,苏苓垂眸,睇着五月故做聪明的样子,苏苓抿唇,“下次不要叫水小姐,她始终都是你的水姨!”

“哦,知道了娘亲!”

五月撇撇嘴,淡淡的点头!

不多时,吴太医就从门外匆匆走了进来,看到凰老三和苏苓还不待他作揖行礼。

“吴太医,不必多礼!权太子的伤势,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苏苓扶起吴太医之后,便开门见山的询问!

闻声,吴太医也不假思索的回答:“还请尘王妃恕罪!老臣真的尽力了!

权太子伤势太过严重,老臣在宫多年,还从未见过有人伤这么重还脉息尚存的!

如今,若是权太子在三日内能够醒过来,那么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

可若他……”

吴太医话未说完,便陷入了沉默!

而苏苓和凰老三也都明白,他隐含的深意是什么!

一瞬间,苏苓便凝重的望着权佑擎,满心酸楚!

直到此刻,凰老三终是开口,“五月,陪你娘出去走走!爹要和吴太医仔细聊聊!”

这话,听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对劲!

但苏苓却不免有些惊诧的看着他,眼底精光一现,“你有办法吗?”

凰老三微微摇头,“没有!你先去散散心!如今之计只能等着了!还有水天悦的事,总归要解决的!”

闻此,苏苓眼底的光芒暗暗淡了下去,她展眉吐出浊气,虽然觉得凰老三的举动有些奇怪,但是一旁的五月已经拉着她的手催促道,“娘亲,走吧!男人的事情,就让爹爹和太医爷爷去解决吧!”

被五月半拉半就的离开了厢房,直到远离西厢,苏苓还没回过神!

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好像刚才在凰老三的眼里,她似乎看到了些许默然的坚定!

那,到底代表了什么?!

苏苓的狐疑还没有定论,而五月已经拉着她走向了西园的方向!

“娘亲,我们去找水姨吧!她太伤心了!”

五月聪明的将苏苓的思绪转移,母女俩也只能在渐渐昏沉的天色中,寻找着水天悦的身影!

另一边,当苏苓离开后,凰老三随手一挥,敞开的厢房大门便倏然关闭!

吴太医则望着凰老三,“王爷,请吩咐!”

凰老三沉稳的脚步堪堪走上前,站在软榻的前面一瞬不瞬的看着权佑擎,不多时他话落,“吴太医,若本王以渡入内力的方法为他疗伤,你有几成把握能救活他?”

“这……王爷请三思,权太子的伤势并非简单的内伤!若要以内力疗伤的话,只怕……”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