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五三:你哪来的自信?

“休——想!”

凰老三表情阴沉,口吻低哑!

他瞪着眼前的四名手下,心里的无奈如同浪潮般一bobo侵袭而来!

这可谓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但是如果他能够预见一切的话,也定然不会让五年前的事情发生!

闻声,五月笑得像是歼诈的小狐狸,拉着苏苓的手,轻轻摇晃的说道:“娘亲,其实这几个人也不错的哈!

你看他们一个个的英勇无匹,最重要的是,他们对那个丑八怪视若无睹呢!”

五月继续在苏苓耳边添油加醋!

然而,这可让墨影和赤虎等人快吓尿了!

虽然他们都是故意表现出要站在王妃这一边,但是给他们一万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觊觎老大的女人啊!

这不是虎嘴拔毛活的不耐烦了麽!

五月说完就笑看着身后的几人,望着他们各个胆战心惊的样子,心情别提多愉快!

而这些人此时毫无压力的谈笑风生,那融洽的气氛,也让地上的谷兰简直无法的冷静自持!

特别是之前她还被龙易休趔趄的脚步踢的满脸雪花,此时雪花在她脸颊上悄然融化,以至于在如此寒冷的季节,她脸颊边不少的发丝都凝结成冰!

狼狈,已然无法诠释谷兰的模样!

“尘哥……”

也许是出于对自己决然的信心,所以谷兰看着凰老三孤身一人站在苏苓的对面,她以为自己还有机会!

甚至她心里竟生气淡淡的安慰,也许尘哥的心里的确还有她!

不然他怎么会站在苏苓的对立面!

原本大家此时的心情都不错,毕竟让尘王吃瘪,这也是难得一见的场面!

奈何谷兰不合时宜的开口,顿时让所有人都不好了!

包括苏苓在内,赤虎龙易休以及极长胜还有墨影四人,也纷纷闻声看去!

被这么多双眸子凝眉冷视着,谷兰非但没有任何紧张,反而愈发的哀伤自怜,指尖轻轻扣着地面,一脸纯情的望着凰老三,语气轻柔,“尘哥,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变成哪样了?!

哪怕凰老三此时听见了谷兰的话,但他的眸子依旧丝毫不改方向,紧紧定在苏苓的身上!

闻声,苏苓冷笑,上前一步,以脚尖轻轻踢了踢谷兰的废腿,“喂,把话说清楚,事情变成什么样了?”

谷兰察觉到苏苓的靠近,余光恰好看到她以指尖轻踢自己的举动,顿时她扬起一阵尖锐的吼叫,“啊……好疼!”

苏苓的腿还没收回之际,结果就听见谷兰惊天动地的喊叫!

以至于她都怀疑自己的绣花鞋上是不是有一把刀子!

不然,她至于叫唤的这么惨烈?!

她记得她只是用脚尖轻轻触了触她的小腿!

谷兰喊叫过后,就似是疼的弓起了身子!

包括那张挂满了冰柱的脸颊上也噙满了痛苦的神色!

此情此景,苏苓瞠目结舌的看着她,随后她似笑非笑的开腔,“我怎么还不知道,一双废了的腿,竟然还能感知到疼痛?你特么在逗我吗?!”

话落,所有人迷茫的眼神中顿时泛出一抹恍然大悟!

原来是装的!

这女人,还真是个心机婊呢!

苏苓言罢,就忍不住挂满轻嘲的神色,再次上前一步,睇着谷兰故作疼痛却不免露出惊愕的脸蛋,轻笑,“还疼吗?不如我给你揉揉?”

谷兰眼底泛出一抹惊惧,但是脸颊上依旧噙着楚楚可怜的姿态,摇着头呢喃,“王妃姐姐,我真的错了!你不要再打我了,好不好!我知道错了!”

面对谷兰一次又一次的在自己面前作秀,苏苓的耐性也终将被用完!

既然她说疼,那她就让她体会体会,什么叫真正的疼!

也不管一旁的凰老三到底是什么心情,苏苓飞起一脚,直接就踩在了谷兰的脚腕上!

碾压,辗转!

“谷兰,做戏做全套,现在你怎么不叫唤了?”

苏苓说着就让谷兰的神色微惊,她努力的扭头,好不容易撑起身子,这才看到苏苓竟以她余光无法看到的角度,踩在了她的脚腕上!

的确,她的双腿毫无知觉,若不是苏苓的提醒,她还不知道自己又被她给算计了!

“苏苓,你……”

谷兰眼神恶毒的瞪着苏苓,一时间新仇旧恨也让她忘了伪装!

见此,苏苓笑得诡谲,再次狠狠的用力一踩,骨头碎裂的声音响彻在安静的周围!

“不打算装乖卖巧了?谷兰,就算你的尘哥在这,今天我若要杀你,他也没有那个能力能护你周全!你,信还是不信?”

苏苓的话可不是说说就算了的!

她曾经三番两次被谷兰设计陷害,就连这次五年后再相见,她还是用这么恶心人的手段让苏苓觉得这女人一点都不值得同情!

谷兰被苏苓骤然冷酷的言语震得半响无言!

“苏苓,你敢!这么多人在这里,你若敢杀我,你就不怕被天下人耻笑吗?

你就因为无法接受尘哥心里有我,所以你就想杀我?齐楚的尘王妃竟如此没有容人之量,你怎么有颜面还活着?”

‘啪!’

谷兰企图以退为进让苏苓知难而退!

但是没想到,她话音方落,不知从哪里隔空甩来的一个巴掌,直接就把她打懵了!

谷兰整个人如遭雷击的怔愣着,她刚刚撑起来的身子也因为那个巴掌而再次摔倒在地上!

下一瞬,某人冷硬的言语,堪比寒风刺骨一样,刮在她的耳中,“本王何时说过,心里有你?别自作多情!”

此时,凰老三开口的话,比苏苓或者任何人说的话都具有攻击力度!

尤其对方还是一直抱着希望的谷兰!

这样一个狠戾不留情的巴掌,生生让谷兰良久无法回神!

而一旁的苏苓拢了拢腮边被吹乱的发丝,斜睨了一眼姿态傲然的凰老三,她转眸,轻笑,“谷兰,我有没有容人之量,你认为你说了算吗?

再说了,就算天下人耻笑我,你以为又能有什么关系?!

容人之量的前提是,对方得是个人!而你呢,你确定你这个能够既和楼宸有歼情又和他老子纠缠不清的女人,也算是个人吗?”

谷兰以为别人都不知道的事情,其实大家早就心中有数!

她和楼宸之间微妙的关系,五年前苏苓就感觉到一丝不寻常!

再加上她后来所知道的一切,这也才对谷兰更加的不屑!

这个女人,还真是舍得抛出自己!

谷兰还没从凰老三的巴掌下回神,紧接着就听见了苏苓的话!

那么明显的讽刺还有轻蔑,她就像是灵魂神游离开似的,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些她最不堪的过往,被人这么清清楚楚的说出来,她却连还口的余地都没有!

良久,当赤虎等人都等的有些不耐烦之际,谷兰却幽幽的抬起眸子,看着苏苓的视线中,布满了悲愤,“苏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我有什么资格?就凭我现在站在这里,我就有资格!”

苏苓倩影如虹,而谷兰狼狈瘫软!

两人之间的差距此时就像是云泥之别!

苏苓干净透彻的狐裘衬的她晶莹剔透!

而谷兰一身的臭味还有散乱零落的发丝,差距立显!

“哈哈哈!”谷兰的眸子再次看向了凰老三,见他依旧那么冷硬毫无温度,心里疼的让她无法呼吸,“苏苓,你以为如果有选择的话,我难道会变成今天这样吗?

我从小就是二皇子训练的细作!我从小就知道自己身上的任务!

当年,我被送来齐楚国,我以为我可以逃开一切!但是我怎么知道,我会遇见尘哥?

尘哥,试问当年你选择把我带在身边,难道在你的心里,就从来都没有过我的存在吗?”

谷兰执着的目光一瞬不瞬的定在凰老三的身上,而她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口吻却透露着无比的自信!

这一点,苏苓蹙眉!

至于凰老三,他剑眉微凝,终是吝啬的甩给了谷兰一个嫌弃的目光!

他幽然叹息,跨步上前,站在苏苓身侧,将他身上的狐裘接下来披在苏苓肩头之际,语气冷鸷,“本王心里,自始至终都只有她!

至于你,不过是个丫鬟,你哪来的自信认为本王心里有你?”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