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五一:事出反常必有妖

苏苓被五月一路带着走到正厅拐角处的一间茅房附近!

彼时,她哭笑不得的看着五月,心里不禁有些同情起谷兰!

看样子,五月是之前趁着他们大战月琴歌之际,就已经来到凤府做好了准备!

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五月的手法会这么的……让人惊奇!

“娘亲,到了!”

当茅房门外,五月的小手指着那间紧闭的木门笑得格外欢乐时,苏苓只能无奈的摇头,揉了揉五月的头顶,低声戏谑,“你把她困在这里的?”

五月点头,“我觉得这里很适合她!娘亲,快夸我!”

苏苓;“……”

母女俩对望一瞬,旋即五月就颠颠的跑上前,站在茅房门口,悄悄的将木门拉开了一条缝隙!

也许是被声音惊动,茅房内被五花大绑的仍在角落中的谷兰,瞬时就惊心的睁开了眸子!

不知道她在这寒冷的初冬呆了多久,木门拉开的一瞬,苏苓好像还听到了牙齿打颤的声音!

“唔唔唔!”

一阵呜咽的声音从里面传出,苏苓的脸色霎时转冷!

她想,她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忘记谷兰的声音!

茅房的木门被五月拉开后,她笑意涔涔的回眸望了望苏苓,旋即她伸出小手一指,口吻顺然变得期期艾艾,“娘亲,就是她打我的!”

本来苏苓对谷兰就有着难以忘怀的芥蒂!

甚至她还没从过往的回忆中回神时,紧接着就听见了五月所说的话!

登时,苏苓心头一紧,毫不留情的迈步上前,一把就将漆黑茅房中的谷兰给拽了出来!

虽然这间茅房久未使用,但是由于玉伯之前带人来凤府居住,所以里面的气味同样难闻!

以至于谷兰被拽出来之际,五月在一旁还不停的在鼻端挥着手,口中啧啧的嘀咕道,“娘,她好臭!”

此时,口不能言的谷兰眼底的恨意几乎要将她燃烧殆尽!

不管她的身份如何,但是如此耻辱的一切,她也从未经历过!

她被丢在茅房中整整四个时辰,即便两旁的木板能够遮挡一些风雪,但是寒冷的气温还是将她整个人都冻僵了!

谷兰被苏苓拽出来之后,由于双腿无法用力,所以她只能狼狈的跌在雪地中!

冰凉刺骨的雪地让她愈发难以自控的颤抖起来!

借着天边淡淡的光亮,苏苓居高临下的睇着狼狈的谷兰!

脑海中也猝然窜上了曾经的一幕一幕!

早在第一次相见的时候,她就感觉到这个女人的心思并没有她所表现出的那么单纯!

诚然最后印证了她的猜测,但是她也为之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不过,好在时过境迁,如今她既然连玉伯都能亲手解决掉,眼前这个女人更是让她找不到任何放过她的理由!

单凭她对自己那么沉重的恨意,苏苓就明白,一定不能将她放虎归山!

“谷兰,被丢在茅房里的感觉如何?”

苏苓微微上前一步,半蹲下身子,噙着冷笑挖苦着她!

面对谷兰,苏苓没有半点口下留情的余地!

“唔唔!”

谷兰的口中被塞着一个破抹布,她不停从嗓子中逼出的呜咽声,那么刺耳又不乏凄惨!

面对如此这般的她,苏苓毫无意外的伸出指尖,一把就抽掉了她口中的抹布!

嫌弃的丢在一边的同时,谷兰干咳了两下,扬起了尖锐的喊声,“苏苓,你竟敢对我动手!尘哥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不会!”

一听这话,苏苓怒极反笑,但是由于不久前她刚刚经历过月琴歌给她设下的心魔阵!

所以往日的一幕幕如同倒带般那么清晰的呈现在苏苓的脑海中!

是以,她冷笑,张扬,倾身一把就捏住了谷兰的下颚,“事到如今,你哪来的自信还敢说这种话?”

虽然依旧强悍,但是苏苓眼底深深隐藏的挣扎还是泄露了她的不确定!

不得不说,谷兰的确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只不过是颗黑心!

她之所以孤身和五月前来,其背后对凰老三的不自信,还是让谷兰敏锐的察觉到!

闻声,谷兰狠狠的甩头,将自己的下颚从苏苓手中脱离!

随即她顾盼四周,反笑道,“苏苓,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尘哥没有跟着你们一起来?!

还有你这个女儿,当时她暗算我的时候,怎么口口声声说着要让你来解决我?而为什么却不是尘哥?

苏苓,别自欺欺人了!你心里根本从一开始就知道,尘哥爱的人永远是我!

五年前他舍不得杀我,五年后也亦然!苏苓,你自己看看你多么的可悲!

和你同榻共眠的男人,心里却始终有另一个女人,你还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谷兰的话像是一把利刃,狠狠的戳进苏苓的心里!

不是她的话够恶毒,而是因为苏苓的心尖上再次被五年前那个雨夜的一切所笼罩!

如果不是月琴歌的阵法,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魔竟是如此!

但是,如今的她却已然不是五年前心伤远走的那个人!

苏苓的脸蛋上一瞬就凝聚起黑暗低沉的冷色,那双晶亮无比的凤眸却堪比黑幽的深渊!

她杀气毕现,素白的指尖一把就拧住谷兰的秀发,将她的头一瞬就拉到自己的面前,脸颊相对,谷兰微微心惊!

这苏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狠戾了?!

当初她特意打听过,她也不过是从小被家里*坏的顽劣女子!

这五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包括几天前,她和玉伯在草房外将她堵个正着,她还不曾有过这等令人心颤的表现!

谷兰的头顶吃痛,她眸子内闪着水光,强迫自己镇定的看着苏苓,忍不住再次开口讽刺,“苏苓,你看看你哪有一点女人的姿态,除了大打出手,你还会什么?”

“你这丑八怪……”

“五月!”

彼时,五月见谷兰不停的对苏苓人身攻击,立时就开口要反击!

然而,苏苓一声低沉如绵的嗓音,却让五月一怔!

“娘亲,她骂你!我能不能杀了她?”

五月瘪着嘴,那双水灵灵的瞳仁内泛出冷鸷的暗芒!

闻声,苏苓轻轻摇头,缠绕着谷兰发丝的指尖,也在暗暗用力!

“五月,记住娘亲的话,狗咬你,你不能咬回去!对于她,现在除了骂人,她还能如何?”苏苓轻嘲开口,再次揪着谷兰的头发,凤眸锐利深邃,“你说你的尘哥还爱你?那么这五年来,怎么没见你们两个双宿双栖?

既然你说他心里一直有你,那么五年前,为何他又把你送回楼越国,让你亲手去伺候楼帝?

哦对了,还有你这双腿,你怎么断的?需要我提醒你么?”

苏苓本就不是善茬!

面对谷兰的刺激,她依旧冷静的反唇相讥!

惩治她是早晚的是,但眼下她更想看到的,是将谷兰所有自欺欺人的幻想全部击碎!

打蛇打七寸,但是对于谷兰来说,她一直为之骄傲的,无非就是认为凰老三心里有她!

至于有没有,苏苓不想知道!

即便今晚上她和五月背着凰老三出来,就算被他发现,或者和他当面对峙,苏苓也再不会有半点的踌躇!

她要她死,但绝没有那么简单!

诚然,在苏苓一席话音落地后,谷兰的眸子内就染上些许慌乱的神色!

她以为苏苓并不知道后来所发生的事,难道是尘哥告诉她的?!

“怎么?没话说了?谷兰,你说你当年既然死了,又为什么要回来呢?

如果你就那么死无葬身之地的话,说不定你的确能够在凰老三的心里留下一席之地!

可偏偏你狼子野心,觊觎不属于你的东西!

现在五年都过去了,结果你又和玉伯联手,企图陷害我们!你说说,我到底该怎么处置你!”

苏苓不怒反笑,那云淡风轻的姿态完全看不出她对谷兰已经动了杀意!

不多时,谷兰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头皮上已经麻木的感觉让她已无心理会!

只是,她同样怒极反笑,那双剪水眸子倏而绽出一抹清澈惶恐,“王妃姐姐,我知道错了,你不要处置我!我答应你,从今以后我一定不会再出现在你的眼前,我愿意背井离乡,远走他方!王妃姐姐,你别生气了!”

尼玛,事出反常必有妖哇!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