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30 倒霉

杨维思一脸伤心的坐在的万寿宫中,望着薛镇扬道:“薛大人,不是老夫要抓着这件事不放,是这件事性质太过恶劣,我儿若伤难痊愈,往后他可就要带上外样,变成了残废了啊。”又抹了眼泪,“试问,这天底下哪个做父母的能受得了这份悲痛和心寒啊。”

薛镇扬抱拳,朝杨维思长揖:“下官教子无方,往后定当加强管教,至于杨公子的伤病,下官一定请名医医治,还他健康。”

“怎么还,他都伤成这样了,你说怎么还。”杨维思得势不让,哀怨的看着圣上,“圣上,老臣这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薛镇扬眉头几不可闻的蹙了蹙,人已经关在府衙的大牢了,杨维思还这样不依不饶,难不成是想让薛潋给杨志泽偿命?莫说杨志泽不过伤了一些,就是死了也要查明缘由酌情定夺。

单凭他一个人哭哭啼啼的求情喊冤就要定罪?!

薛镇扬暗怒,但面上却依旧是一派内疚,无地自容的样子。

“确实可恶!”圣上蹙眉同情的看着杨维思,对薛镇扬道,“薛致远,你这教子之道实在不成,依我看……”圣上一句你休整几日回去好好教导儿子的话还没说出来,就看到有内侍自门口进来行礼道,“圣上,顺天府尹陈明京大人有事请奏。”

又来一个,圣上蹙眉,道:“让他写奏疏呈上来,不见!”

“是!”内侍应是,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陈大人说薛公子在牢里吐血晕厥了,他请了郎中,说是薛公子肋下受损,颇为严重!”

内侍的话一落,圣上眉头便拧在了一起朝杨维思看去,杨维思也愣住,一时对这个消息有些难消化。

他进宫的时候可是看到薛潋了,分明好好的,中气十足的说着话,怎么又内伤吐血了?!

“圣上。”薛镇扬反应极快,立即抱拳就道,“请圣上传陈大人进来,我儿为何也身受重伤,此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圣上抿唇过了一刻点了点头,道:“传!”

陈明京自宫外进来,朝圣上行了礼,圣上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大夫说薛公子肋下的伤是新伤,且颇为严重,若不及时救治怕有性命之忧。”陈大人朝薛镇扬看了一眼,几不可闻的眨了眨眼睛,又道,“微臣不敢私自决定将人送走,特来求圣上定夺。”

薛镇扬听着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抱拳和圣上道:“圣上,杨大人口口声声说犬子与赵子舟一起打杨公子,微臣也没有怀疑,恨不能将这孽子打死为还杨公子一个公道,可是,如今犬子竟也受了重伤,微臣便要问问杨大人,当时到底是何种情况,是犬子聚众殴打杨公子,还是根本就是他们年轻人因事起了纷争?!”

这两件事的性质可大不相同,前者是说薛潋带人蓄意将杨懋的腿打断了,这个责任就全然在薛潋的身上,可后者呢,却是三个人起了纷争从而动了手,责任就应该三个人一起分摊。

“不可能。”杨维思暗怒,回道,“志泽怎么会和别人打架,我府中的家丁赶过去时,便就是薛闻瑾和赵子舟按着志泽在巷子中殴打,若不然,志泽的腿怎么会断!”

“圣上。”薛镇扬和圣上道,“微臣自出事起便一直自责,还不曾问过内情,现在微臣要问一问杨大人,他既如此说,那除了杨府的家丁亲眼见到犬子和赵子舟打杨公子外,还有谁可以作证。还有,这件事至此都没有问过犬子和赵子舟,事情到底如何,是不是也要问问他们!”

薛镇扬确实什么都没有问,一来圣上就将他骂了一顿,说把人关够半个月,还说薛潋难成栋梁……他到现在只要开口便赔罪。

圣上不悦看着杨维思,杨维思心里一个激灵立刻驳斥道:“你质问老夫,老夫还要质问你呢,薛公子为何要下此狠手,将我打成这样,是有多大的仇怨!”

薛镇扬蹙着眉和陈明京对视一眼,陈明京立刻就提醒似的道:“圣上,薛公子如今人事不知,怕是难问出一二,若是要问只有去问赵公子了,不过,这些都是后话,还请圣上恩准先给他救治!”

“陈明京。”圣上脸上火辣辣的,“此等事是顺天府尹的事,你身为父母官不会自己拿主意,竟还为了此事跑来问朕,难道还要让朕去给你坐堂审案不成。”他前头刚说薛潋狠毒,将杨懋的腿打断了,现在陈明京一来说薛潋伤的更重……

这不亚于打了他的脸,让他下不了台!

“是。”陈明京虽受斥责却依旧一脸镇定,他道,“那微臣先将人送去封氏医馆,给薛公子看诊,若再迟些怕是连命都保不住了。”说着,就退了下去。

薛镇扬急的眼睛通红,盯着圣上抱拳就道:“圣上,此事疑点重重,还请圣上明断,还我儿清白!”

“好了,好了。”圣上不想再多谈,他都已经定了,怎么也不可能再翻过来的,“人也别管了,你赶紧回去看看吧,别的事等查清楚了再说。”

薛镇扬当然不肯,他道:“犬子虽寻常有些淘,但从不是惹是生非的人,也从未和谁有过口角,更遑论打人闹事。”他说完转头看着杨维思,接着又道,“倒是杨公子,整日里是非不断,犬子与他比起来反而是乖巧有加,如此反差,微臣是不可能相信犬子动手打人的。”

“薛致远。”杨维思也气的不得了,“你们打人还打出理来了。”

薛镇扬半点不让:“是不是我们打人,到底是谁动手的还不知道,杨大人贵为首辅,说话还请注意分寸。”

“你!”杨维思指着薛镇扬喝道,“你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想说是志泽动手的不成?!”

薛镇扬哼了一声,冷笑道:“事实内情,有待查证,等查清楚若是犬子先动手,那下官自然会给杨大人给杨公子赔罪,可若是杨公子先动手呢,杨大人又当如何?!”

“不可能!”杨维思拂袖,一口断定。

薛镇扬就抱拳和圣上道:“微臣求圣上裁夺!”

圣上揉着额头不耐烦的道:“你们的事自己解决去,别在朕这里吵吵嚷嚷的,让朕头疼。”

薛镇扬不走,昂头挺胸的跪在万寿宫里:“圣上,此事对我儿甚为重要,不但影响他今年的秋试,甚至对他的一生都造成了影响,所以,微臣求圣上定夺,查清此事还我儿清白!”

“薛镇扬,你够了!”圣上腾的一下站起来指着薛镇扬道,“你还没完没了?!”

薛镇扬不说话,但一脸的坚毅。

圣上大怒不已,看着杨维思真想拿个茶盅砸在他头上,一点事都办不好,前头让他写章程,几次易稿最后就差他自己动笔了,好不容易弄出来了定的还是宋弈的方案,现在他一力将这件事压下去了,让他办,他弄了这么久一点进展都没有,还让三边主帅蠢蠢欲动,军心不稳……前些日子他暗示他可以和宋府退亲,这么小的事随手便办了,没有想到,他竟然就闹成这样的结果。

闹了便也闹了,他借机让薛镇扬回去,顺势警示薛镇扬和宋弈一番,可是没有想到,最后反而被薛镇扬咄咄逼人。

他能办成什么事,要不是没有人用,他定第一个叫杨维思滚!

“赖恩。”圣上怒拍了桌子,待赖恩进来,他喝道,“去给朕查清楚。”

赖恩抱拳应是。

“薛致远。”圣上指着薛镇扬,“你这般坚持,朕就让人去查,看看到底能查出什么来!”一副要是查出来薛潋确实打人,他就要将薛镇扬问罪的架势。

薛镇扬,眼前浮现出方才陈明京给他的眼神,虽无交流,但他绝对领会了陈明京的意思,肯定是宋弈已经安排好了,让陈明京来给他报信,若不然薛潋受伤陈明京自己是不可能特意求来西苑征询圣意,他自己就可以办了。

陈明京来这一趟,就是为了来见他。

所以,薛镇扬此刻有恃无恐,这件事既然安排好了,薛潋无事了,那就当然要闹的越大越好:“多谢圣上恩准,微臣就在此处等。”

赖恩前前后后查证用了近两个时辰的时间,而薛镇扬就在万寿宫中跪了两个时辰,和方才杨维思求圣上做主时一样,一副哀怨心疼的样子,圣上去了一趟丹房回来一趟薛镇扬跪在这里,圣上去后殿打了盹儿,醒来一看薛镇扬还跪在万寿宫。

好在,赖恩回来了,圣上见着他问道:“结果如何?”

“回圣上的话,微臣查问了当时路过的百姓,他们都说三位公子扭打在一处,但并不知道到底是谁先动的手!”赖恩说着微顿,朝杨维思看去,“不过……”

杨维思问道:“不过什么?”

“不过薛公子和赵公子都是空手的,只有杨公子手里拿了个木棍!”赖恩说着咳嗽了一声,又道,“属下问了赵子舟,薛闻瑾和赵子舟确实是去牡丹阁找杨志泽的,也是两人约杨志泽在巷子里谈话的,赵子舟说他们去是质问杨公子为何要退方二小姐的婚事,指责杨志泽办事不地道,背信弃义。杨志泽不愤便动手打了薛闻瑾,其后三个人便扭打起来。”

圣上越听脸色越难看,杨维思喝道:“赖大人的意思是犬子先动手的?”

“此乃赵子舟所言,时间仓促下官还未证实真假。”赖恩说的很中肯,“事情经过到底如何,还有待细细查证!”

杨维思哼了一声,道:“不用查证,定然是他们挑衅在先,又怀恨在心才动的手,志泽素来有礼有节讲究规矩,绝不会无缘无故动手伤人。”

“杨阁老!”薛镇扬讥讽道,“青天白日杨公子逗留在牡丹阁,也叫有礼有节讲究规矩?”他说着一顿又道,“还有,我儿若真要蓄谋伤人为何要大张旗鼓的去找人,为何不深夜行事做的人不知鬼不觉。他们既如此做,就证明他们无心动手,且也有百姓亲眼看见,拿着凶器的乃是杨公子,而非我儿。”他说着朝圣上抱拳,大声道,“请圣上做主。”

圣上冷面端坐在上,他刚才还骂薛镇扬教子无方,紧接着杨维思就用自己儿子来做反面典型了,比起杨志泽来,薛潋还真是不算什么。

白日宣淫,日子过的可真是洒脱!

“圣上!”杨维思简直百口莫辩,圣上一拍桌子,就道,“都给朕滚回去,这件事你们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谁要再敢拿这件事来烦朕,朕便摘他头顶的乌纱!”话落,拂袖而去。

这一次,薛镇扬没有再恋战,当即挺身而起,忍着膝盖的痛看着杨维思道:“杨大人,这件事下官可要和你好好说道说道了。”便也拂袖而去。

“你!”杨维思指着薛镇扬气的一口血呛在喉咙里,却不敢真的滚出西苑,待薛镇扬走了,他便去丹房找圣上,圣上避而不见,张茂省说了好些好话依旧无用,杨维思回去便将杨懋自床上拉起来打了一顿,满腹的委屈连申诉的地方都没有……

杨维思一夜没出西苑,第二日一早圣上一起来他便赶去万寿宫,圣上一早看到他面色微霁,正要说话,忽然张澜匆匆拿了奏疏进来,和圣上道:“圣上,延绥萧总兵八百里加急,说军中动乱,有兵将听闻朝廷要裁军的消息,纷纷出走却并不回原籍,而是留在山中,落草为寇。”

“拿来朕看看。”圣上蹙眉接过奏疏翻了一遍,奏疏中那些兵将听闻要被裁剪便引起了恐慌,有些人家中没有田产回去也只有等死,所以不愿回去,他们便索性狠心下来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落草为寇,萧总兵代兵请命,求圣上为戍边稳定考虑,务必收回圣命。

“杨维思!”身上啪的一声将奏疏拍在龙案上,“你怎么办的事,为何裁军之事会泄露出去。”

杨维思额头上的汗簌簌的落下来,他……他也不知道啊。

张澜目光闪动,怎么还是裁军?

难道杨维思私下里用的还是他当初提出的方案?

------题外话------

今天很郁闷,写了六千多字然后电脑悲催的死机了,再也无法开启,只好重新换了台电脑重新写……大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