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27 风起

“皇后娘娘请我去宫中。”幼清请端姑姑稍等,她回房换衣服,关了门她小声道,“会不会是皇后娘娘知道了十一殿下中毒的缘由?”

宋弈不以为然,淡淡的道:“知道了也无妨,她郑氏如今没有退路,只有随着十一殿下的步子走。”他端茶饮了一口,道,“你尽管去,应付一下即可,不必紧张。”

幼清点点头,去柜子里找了件妃色绣迎春花妆花缎褙子换上,换好衣裳在梳妆台前坐了下来:“那你是要留在家中,还是回山东?”

“怕你担心,便回来看看你,稍后再回去,过几日就回来。”宋弈走过去站在幼清身后,从镜子里看着她。

幼清蹙眉道:“我听说圣上让杨阁老写裁军的章程,要是圣上的政令在你们之前,那要如何办?”

“无妨。”宋弈微笑道,“杨阁老的章程一时半会儿出不来。”

幼清就挑了挑眉,拿了一支杜鹃花的簪子别在发髻上,起了身和宋弈道:“那我去宫里了,你路上小心!”

“嗯。”宋弈颔首道,“你有事便让江泰去找我!”

幼清点点头抱着宋弈,咕哝道:“前两日真是吓了我一跳,虽说不觉得你会有危险,可还是忍不住担心,你下次再有这样的事,一定要记得提前告诉我。”

“知道了。”宋弈亲了亲她,“去吧!”

幼清应是,提着裙子一步三回头的出了房门,端姑姑自暖阁里出来,幼清和她相视一笑,两人由幼清的丫头簇拥着出了垂花门上了轿子一路到了西侧门,在西门外下了下了轿子径直去了凤梧宫。

宫里静悄悄的幼清觉得奇怪回头去看端姑姑,端姑姑心领神会的道:“殿下由圣上带回西苑了,中毒不深,太医说休养几日就好了。”

“原来如此。”幼清笑笑,随着端姑姑进了正殿,穿过正殿后头便是偏殿,皇后正端坐在八步罗汉床上,她穿着一件藤紫色葡萄纹宫装,梳着圆髻并未戴多少的首饰,清清淡淡面色端肃的望着幼清。

“妾身参见皇后娘娘,娘娘金安!”幼清上前行礼,皇后起身虚扶了她起来,道,“宋太太也不是外人,请坐!”她声音有点哑,听上去有些没精神的样子。

幼清应是再皇后的对面坐下,问道:“娘娘的声音……”

“有些风寒。”皇后轻描淡写的道,“正吃着药呢,无妨的。”

幼清松了口气的样子,道:“这个天气忽冷忽热,最是容易受风寒,娘娘千万保重凤体。”

“有劳宋太太费心了。”皇后微微颔首,看着幼清,“修儿中毒的事,你知道了吧?”

幼清点点头。

“你怎么不问问她中毒深浅,又为何中毒?”皇后打量幼清。

幼清没说话。

皇后笑笑指了指茶盅:“宋太太喝茶。”

“是!”幼清端了茶盅象征性的饮了一口放了下来。

皇后垂着眼睛把玩着中指上戴着的一枚绿松石界面的银戒指,语气中有些失落的样子:“本宫方才着实骇了一跳,直到方才冷静下来细想,才觉得这件事蹊跷,如今宫中想要害他的人估摸着是少之又少,承彦一直关在十王府中,莫说他没有机会,便是有机会他也没有这个能力,这毒到底是谁下的,着实令人费解。”

幼清露出认真听着的样子,没有开口。

“不过是不是令人费解也不重要,事实摆在眼前,修儿他总不会自己给自己下毒。”皇后露出一抹笑容来看着幼清,“宋太太,你说呢。”

幼清点点头,回道:“是,是谁下的毒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毒确确实实在殿下的杯子里。便证明有人想要加害殿下,此事不得不防啊。”她的话一接,皇后娘娘的面色就好看了一些,道,“原来宋太太和本宫想的一样。”

“不敢。妾身愚笨,也只是随着娘娘鹦鹉学舌罢了。”幼清垂目,低声道,“让娘娘见笑了。”

皇后摇摇头,回道:“一点都不可笑,本宫向来不觉得你做事可笑。”她话落一顿,道,“单大人和郭大人等几位大人去西苑了,你可知道?”

幼清点点头。

“这事儿,你觉得成的几率大不大?”皇后望着幼清,幼清并不确定,道,“顺势而为,不成也无妨的。”

皇后忽然笑了起来,指了指幼清,道:“你聪明就是聪明在这里,任何事都能做到退可攻进可守。”又道,“若是这次不能将太子定下来,你下一回要打算怎么做?”

幼清挑眉笑道:“妾身也只是临时起意,所以没有请示娘娘,下一回……”她笑了起来,“妾身也不知道。”

“得亏你不是男子。”皇后站了起来,在对面的多宝格前停下来,拿了一只琉璃香球把玩,“要不然本宫也不用费这些力气垂死挣扎了。”

幼清站了起来行礼道:“娘娘言重了,您的地位无人可及。”

“得了。”皇后摆摆手,将琉璃香球摆回去,道,“本宫过的如何本宫自己心里清楚,你也不用拿这些话来宽慰本宫。”她转过身看着幼清,“说起来,你父亲可到宁夏卫了?”

幼清猛然抬头看着皇后,她是什么意思,在暗示她知道了倪贵妃未死的事?

要挟她?

皇后没有解释,笑盈盈的看着幼清。

“应该还没有。”幼清收回了视线,道,“他说他喜欢关外,往后就定居在关外了,走前妾身还哭了一阵,好不容易父女相见,如今却又要相隔千里,再想见到亦是不易。”她是在告诉皇后,倪贵妃永远不会回来。

“关外有关外的好。”皇后颔首指了指八步床示意幼清坐,她自己也重新坐了下来,“能喜欢一个地方并留在那里也是福气。本宫一直想去江南看看,如今想来,这一生是没有机会了。”

“宫中事多,娘娘是脱不开身,若是您有意想去,定能轻松出行。”幼清微笑,端坐着等皇后说话,皇后沉默着,两个人便静静坐着。

过了一刻,端姑姑进来看了眼幼清低声道:“圣上驳回了单阁老和郭大人立储君的提议……”

“哦?”皇后也看了眼幼清,皱眉望着端姑姑,道,“如何说的?”

端姑姑垂目回道:“圣上说殿下年纪还小,不可给他太多的压力,让他再玩乐几年,到时候再说也不迟!”

幼清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到这个时候了,圣上还是不愿意立储君!

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幼清蹙眉,皇后转头过来看着幼清,道:“不是你做的不好,而是,你不了解他!”

幼清看着皇后。

“他不服老。”皇后微笑着道,“你可知道他为何炼丹?”

幼清摇摇头。

皇后就呵呵笑了起来,道:“他炼丹便是为了千秋万岁,永世为君!”

幼清愕然。

“所以,他才一直不立储君,有了储君他便觉得自己多了一分威胁,他未死何需储君呢。”皇后撑着额头,笑容有些无力,“从前面的几位皇子你就该看出来的!”叹了口气。

幼清静静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皇后转头过来看她,低声道:“你也不要气馁,人活着总有死的一天,等他死了也就成了!”

这话幼清可不能说,她只当没有听见。

幼清随着她起身,皇后刚要走,端姑姑听到了外头有人喊她,她躬身退了出去,等过一会儿又转了回来:“娘娘……”

“嗯?怎么了?”皇后转头看着端姑姑,端姑姑就道,“朝中多半的官员都在西苑外等候,也都递了折子,求圣上立储!”

皇后微微一愣,转头看了眼幼清,又问端姑姑:“圣上如何说?”

“圣上似乎很生气。”端姑姑低声道,“不过,到底还是松口了,说让钦天监选吉日,叫礼部准备,等日子定下来一切准备就绪,便封殿下为太子。”

皇后蹙着眉在八步床上坐了下来,她和太后斗了这么久,丢了那么多人的性命,却没有想到宋弈和方幼清头一回提出立储之事,圣上就同意了!

这不是圣上改变了主意,而是宋弈的手眼已经通天了。

这件事是今天临时发生的,就如方幼清所言,她也是临时起意,可是就在这短短的几个时辰内,那么多朝臣竟然收到了消息,便自愿的去西苑外请奏立储……如此齐心……

圣上便是不想,也是不成了。

这个朝堂,如今是谁的朝堂?是南直隶的朝堂还是宋弈的?总之,从此事可看得出来,它至少不再是圣上一人独裁。

圣上以为宋弈会是第二个严安,殊不知,宋弈自始至终都和严安不同!

“你早就知道了?”皇后看着幼清,幼清摇摇头,很诚恳的道,“妾身不知道!”

皇后相信幼清不知道,所以她没有再问,而是道:“本宫累了,你早些回去歇着吧。”

幼清应是,躬身退了出去,端姑姑亲自送幼清出去,待幼清出了凤梧宫她转道回来,皇后看着端姑姑道:“这也算是众望所归了吧?修儿如今只缺兵权了吧?几处总兵你让孜勤去查查,宋弈是不是有什么动作,没道理他看着圣上裁军却无动于衷。”

“是!”端姑姑应是,皇后轻轻摇头无奈的道,“我去看看修儿。”往后她只要安安分分的对赵承修好就成了,不求别的,只求郑氏满门平安。

幼清由女官引着路,已经下午没有温度的日头安静的西面,她缓步走着只望着脚下,忽然面前就出现一道锦袍,幼清一愣抬头去看,就看到郑辕正站在她面前,她没想到会在宫中遇见郑辕,愣了一愣才蹲身福了福:“郑六爷。”

“宋太太。”郑辕望着幼清,问道,“娘娘请你来宫中的?为了何事?”

幼清点点头,回道:“为了殿下的事。”又道,“郑六爷也是为了殿下的事?”

郑辕颔首,想起了什么道:“西苑的事,你听说了?”他见幼清点头,接着又道,“此事虽办的有些仓促,却也是出其不意,圣上如今能首肯,已是大善!”他语气中满是赞赏。

幼清笑笑,郑辕见她不打算接话,又重起了个话头:“宋大人还没有消息?”

“还没有。”幼清垂着眼帘,郑辕挑眉道,“我收到消息,说济南的各个商会已经达成了意愿,愿意配合朝廷加漕运税,此事你可知道?”

这件事方才宋弈已经说过了,幼清却还是摇了摇头道:“郑六爷消息通达,此事还未传回,所以妾身并不知晓。”

“那廖府呢?”郑辕目光紧紧落在幼清面上,幼清接着摇头,“不知道。”

戒备可真是强啊,郑辕眼底有笑意一划而过,已经许久心情不曾这么轻松畅快,他点了点头,望着幼清,嘴角微翘……

“郑六爷如果没有被的事,那妾身告辞了。”幼清不打算和郑辕在这里闲话很久,她福了福便打算离开,郑辕目光一动脸上的笑容不自觉的就淡了几分,他想了想又道:“你……身体可好?”

“啊?”幼清一愣看他,等看到他脸上满是关心和担忧之时,她才明白过来,尴尬的道,“挺好的,非常好!”

郑辕抿唇手背在身后,唇角动了动还想说什么,却无法再开口,幼清见机便和他打了招呼,头也不回的沿着回廊快步离开,郑辕负手立在远处,望着幼清娇小清瘦的身影渐行渐远,微微叹了口气。

过了许久,郑辕才转身去了凤梧宫,皇后见他过来便道:“修儿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知道了。”郑辕在皇后对面坐下来,道,“宋九歌这一次去济南的目的,不单是为了漕运税的事,他还和各个商会协商,让他们去三边收粮,看他的意思,恐怕要整顿三边!”

“真有此事?”皇后看着郑辕,郑辕点点头,道,“他这么着急,肯定是想要赶在圣上前面将此事推行出去,拦住圣上的裁军……”

皇后眉头紧紧缩了起来,她刚刚还在想朝中宋弈已有了绝对的话语权和支持,如今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军中,若他能将兵权握在手中,就是圣上恐怕也要被他架空,可是这件事她还没有想明白,就听到郑辕说宋弈很有可能准备整顿三军,并且,是在拦住圣上裁军的前提下。

“他想做什么?”皇后看着郑辕,“难不成……”难不成他是等不及,想要来一出逼宫?

郑辕摇头道:“不会,依我对他的了解,他若是有此意,就不会隐忍如此之久!”他蹙眉道,“此事您不要插手,我们只要静观其变即可。”

“嗯。”皇后颔首,她本来就不打算插手,圣上是死是活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郑辕的眼前就浮现出幼清渐行渐远的背影,还有她今儿指使赵承修做的这些事。

轻轻笑了起来。

幼清回到家时宋弈已经走了,赵芫抱着豪哥和方氏在家里等她,见她回来方氏迎她急着问道:“皇后请你去宫中干什么?”

“说十一殿下的事情。”幼清和方氏一起进了暖阁,方氏蹙眉道,“圣上松口说让钦天监选日子的事,你知道了吗?”

幼清点头,将在宫里的事和方氏大概说了一遍:“……我还没出宫,便已经听皇后娘娘说了。”

“真是阿弥陀佛。”方氏双手合十朝西方拜了拜,高兴的道,“储君定了大势也稳了,我便是睡觉也能安稳几分了。”

幼清失笑,问道:“姑母和大嫂用晚膳了吗。”

“还没有呢。我们坐会儿就回去,你也不用忙。”方氏笑看着幼清,眉眼都是高兴劲儿,将茂哥抱过来搂在怀里。

茂哥儿大眼睛骨碌碌转着,这边看看,那边瞧瞧……

“二姐前头来过了,说明儿回保定。”幼清坐下来,抓着茂哥的小手,赵芫回道,“她回去说了,还说要接廖夫人过来住些日子。”

方氏正要说话,就看到辛夷进来道:“太太,姑老爷来了,在外院的书房。”

薛镇扬来了!幼清朝方氏看去,方氏挑眉道:“……你快去,他事情多的很,既然来了就肯定是事情比较重要。”又道,“我陪你一起去。”

幼清应是,和方氏以及赵芫一起去了外书房,薛镇扬没想到方氏和赵芫也在,他蹙眉道:“我有事和幼清说,你们先回家去!”

方氏一愣,见薛镇扬脸色不大好的样子,就有些犹豫,赵芫就拉着方氏笑道:“那我和娘先回去了。”朝幼清露出个鼓励的眼神。

幼清和她笑笑,送方氏和赵芫出门。

“你看看你一个顺势闹的事儿。”薛镇扬无奈的看着幼清,“往后不准再这样胆大妄为,要是失败了怎么办,到时候让圣上知道是我们在背后用的手段,他会怎么想。”

“知道了。”幼清笑着道,“下次不会这么冲动。”说着朝胡泉打手势,胡泉上茶进来,薛镇扬在书案后面坐了下来,看着幼清语气也缓和了许多,“知道了就好!”

幼清笑着在薛镇扬对面坐下来。

“等钦天监挑选了吉日,储君便会定下来,圣上已经下了口谕。”薛镇扬淡淡的道,“太子一立,詹事府便会启动重上轨道,到时候九歌的事情肯定很多。往后你若是有事来不及和他商议或是他不在家中,便去找我,若我也无空便去找你大哥,切记不要独自做决定了。”

幼清乖巧的点着头,一点都不反驳。

“方才赖恩传消息回来,说找到刘大人和九歌了,两人进了一处深山游玩,在林子里迷路了,所以才会失踪这么多日。”薛镇扬说着喝了口茶,幼清差点笑出来,宋弈这个理由编的太假了,说出去谁会相信,还在树林里迷路,一迷就了十来日,早不知饿死多少天了。

不过,有理由总比没理由好,这些也足够了。

“可说了什么时候回来?”幼清看着薛镇扬,薛镇扬回道,“再过两三日就会启程回京。”

幼清点头应是。

薛镇扬放了茶盅起身,道:“你早点歇着吧,我回去了,明日一早还有事。”兵部是六部中最忙碌的,薛镇扬几乎没有一日是清闲的,便是过年也不得几日空。

“是!”幼清跟着送薛镇扬出门。

十天后,钦天监选了三月十六的日子册立储君。

这个时间定的很有趣,正好避开了春闱和殿试。

“夫人。”采芩坐在脚踏上给幼清分线,幼清正给宋弈缝袜子,她在纯白袜口绣了一枝清凌凌的竹枝,非常的好看,“您说,钦天监为什么要将时间定在这个时候,非要拖到下个月。”

“钦天监拿了三个日子去西苑,这个三月十六是圣上亲自定的。”幼清不屑的笑着,“正好错开了殿试,这样十一殿下就不能以太子的身份出席了。”

采芩愕然,无奈的道:“圣上也真是,都同意立太子了,还在乎这些东西,殿下的势力再大,不还是得喊他一声父皇,难不成还能越过他去不成。”

幼清没有说话,正如皇后所言,圣上是不愿意立太子的,若非官员逼迫,他恐怕还要再拖上一拖。

“夫人。”忽然,江淮的声音在外头响起,幼清听着一喜,和采芩道,“是不是江淮的声音?老爷回来了。”她说着穿鞋下来出门,果然就看到江淮站在门口,她笑着道,“你们回来了吗,老爷人呢。”

“老爷去衙门了。”江淮笑着道,“他让属下回来和夫人说一声!”

幼清就松了口气,道:“回来就好。”又道,“你们回来路上有没有去保定廖府?”

“去了。”江淮回道,“还在廖府用了午膳,廖家已经分了!”

那看来薛思琪这两日就要回来了。

廖老爷子其实非常精明,他知道这个事儿廖氏是避不开了,所以干脆回去就说分家,从他角度来看,分了家也不算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大事逃不掉可是小事上,分开的廖氏也能守望相助,互相帮助。

一方继续做干干净净的商贾,到那个山头拜哪个菩萨,另一方便依附与赵承修,以后要走也该是皇商的路子。

“我知道了。”幼清笑着道,“你去忙着,我让人准备酒菜,晚上你和方徊都回来吃饭。”

江淮笑着应是而去。

西苑之中,圣上拿着杨维思草拟的裁军章程看了一遍,放在桌子上,又蹙眉看向立在下面风尘仆仆的宋弈,道:“你的意思是,你也有章程?”

“是!”宋弈回道,“微臣在回来的路上临时写了一篇,还请圣上过目。”

圣上颔首自宋弈手中接了过来拆开匆匆看了一遍,越看到后面眉头拧的越紧,他合上奏疏看向宋弈,道:“杨阁老的提议,你要不要看看?”

“是!”宋弈过去,在张澜手中接过杨维思的奏疏翻开,其实不过扫一眼他就知道了大概,可他还是耐心看完,赞赏的道,“杨阁老制定的章程紧密稳妥,确实是上佳的方案。”

“嗯。”圣上颔首,这已经是几次易稿的结果,不亚于是他自己想的,所以他很满意,“依朕看,你的方法好是好,但收效期太长,也没有必要为了那些士兵花费如此多人力物力,再说,商贾以前不去收粮,如今去,你又如何保证他们不会偷奸耍滑?又比如,哪一年若收成不好,这些兵将又要如何度日?这一天天在田地琢磨,又怎么能安心操练,专心守卫戍边呢。”

宋弈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他道:“此法收效期虽长,却更加彻底。其一,不但不用消减兵目扰乱军心,也更加能稳固戍边。其二,若一次裁剪数十万兵力,这些人一旦回了祖籍,他们的耕地就要重新划分,很有可能引起各地的骚动和扰乱治安,只有将他们留在戍边,加强管理学以致用,才是最妥帖的方法。”

“至于收成,大周千万百姓都是如此度日,他们与百姓比起来,不必交赋税,只会更加轻松。”宋弈微微一顿,接着道,“如此,还能让一些青壮年愿意去军营,愿意保家卫国,而不单单只是得一时的军饷滥竽充数。”

圣上看着宋弈,心头不悦!

“这件事明日再议吧。”圣上蹙眉,看着宋弈道,“你也累了几日,漕运税的事能顺利办成,你功不可没,这几日就在家中好好休息!”

宋弈颔首,抱拳上前谢恩,缓缓退了下去。

待宋弈出去,圣上将他的奏疏拿出来翻了翻,又丢在桌子上,回头看着张澜道:“你觉得是杨阁老的主意好,还是宋九歌的法子好?”

“奴婢不懂这些,不敢妄言。”张澜躬身应着。

圣上冷笑了一声负手起来:“朕出去走走,你不必跟来。”便独自一人踱着步子出去,张澜看着圣上的背影,心里起伏不定,过了一刻他和自己的随从打了眼色,随从会意而去。

圣上走到万寿宫前的荷塘前站定,钱宁自一边过来,笑着行礼,圣上转头看他,问道:“市舶司的事筹办的如何?”

“会圣上的话,邸报已经送往各个衙门和港口,奴婢估计过了春闱便会正式启动。”钱宁心里默算着,大周海禁已经几十年,市舶司废除了许多年,如今想要衙门重开,要做的事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成的。

“手脚麻利点。”圣上背着手,又道,“你去将杨维思喊来,朕有事吩咐他。”

钱宁应是,圣上又补充了一句:“不要让别人看见。”

钱宁一怔,脸上愕然之色一闪而过,他恍惚应是弓着身退了下去,心里却扑扑跳了起来,圣上什么意思?他转头问自己的常随:“宋九歌是不是刚刚出宫?”

“是。”常随回道,“奴婢看到他了。”

宋弈回来,圣上没有和宋弈说,却要找杨维思来,还是偷偷摸摸不让别人知道……

“公公。”常随问道,“此事要不要告诉宋大人一声。”他觉得钱宁和宋弈的关系一直很好,去年还联手一起对付赵承煜了。

钱宁摆摆手,道:“这件事静观其变,我们暂时不要妄动。”又道,“还要,无论何时你都要记得,只有圣上在,你才是你,我才是我……其它人再好,那也都是利益。”

这一点,钱宁向来分的清清楚楚,他不管帮谁和谁结盟,那都是建立在不影响他的利益,不影响圣上利益的基础上。

宋弈在宫外见到了张澜的常随,常随和他低声说了一遍他走后圣上的举动,又道:“……公公的意思,圣上怕是有些不高兴,宋大人不妨退让一步,依圣上的主意,先裁军便是。”

如果这件事可以这么做,宋弈早就同意了,可是不能,一旦妥协所引起的绝非仅仅只是军心不稳,更多的后患只会无穷无尽。

到时候,就不是像一个漕运税那样撤了就成,而是很难挽回。

“有劳张公公惦记。”宋弈颔首,道,“此时宋某心中有数,还请张公公放心。”

小内侍见他明白了意思,便不再多言,左右看看便飞快的走了。

因正值春闱,朝堂中都忙着春闱的事,直到二月十七春闱事毕,“三边”之事便在杨维思的一封奏疏中炸开了锅,一连几日众人争论的便是杨维思的章程好还是宋弈的提议可行!

但不管争论如何激烈,两日后议案依旧定了宋弈的提议。

幼清知道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但心却也提了上来,她送歇了几日才上朝的宋弈上轿,宋弈看着她满脸的担忧,笑道:“往后我不必在西苑值宿,倒也省了桩事,等我与子寒兄商议好,便开始帮你药浴。”

“知道了。”幼清叹道,“你路上小心。”

宋弈颔首落了轿帘。

幼清回房歇了会儿,路大勇高兴的跑了进来:“太太,大老爷的信来了。”

“爹爹的来信!”幼清接过来迫不及待的拆开,果然看到是方明晖的信,她看了一遍高兴的和路大勇道,“爹爹已经到了宁夏卫了,说三月中旬就出关!”

“那就好。”路大勇憨憨的笑着点头,幼清又道,“爹爹还找到了当年我们住的宅子,他和娘暂时住在那边。”

幼清说着起身往书房走,边走边道:“我给爹爹回信,顺便将你要和戴望舒成亲的事告诉他。”

“那小人给您磨墨。”路大勇跟着幼清进了书房,幼清提笔坐在书案前给方明晖回信,信写了一半路大勇听到了外头的脚步声,他和幼清道,“好像是江淮来了。”

幼清哦了一声,果然辛夷开了书房的门引着江淮进来,幼清放了笔问道:“怎么了,可是老爷有什么事?”

“不是。”江淮摇头道,“是有人看到方大少爷在杨家周围出现,虽不知他要做什么,但看他的样子却是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夫人您看……”

幼清惊讶的道:“方怀朝在杨家附近出现?”

江淮颔首。

方怀朝怎么会又回来了?他不是随方兆临一起回临安了吗?还在杨家附近出现,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吗?

“你去把他带回来,别叫他胡来。”幼清搁了笔和江淮吩咐道,“他要是不肯胡来,就将人敲晕了带回来。”

江淮应是而去。

------题外话------

虽然不是万更,但是月票神马的别吝啬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