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23 筹谋

廖老爷子称不甚酒力,宵禁前便告辞而去,宋弈亲自将他送到廖氏在京城的宅子里才返回薛府。

薛镇扬和祝士林以及薛霭正坐在书房里说着话,见宋弈回来,薛镇扬望着宋弈问道:“廖老爷子的话一开口,我便猜到了你的意思,只是廖家家世庞大人多且复杂,若真要廖氏支持,只怕以后麻烦不断。”

一人一张嘴,一人一个想法,有什么样的麻烦单想一想就知道。

宋弈在位子上坐下来,焦大上了茶,祝士林又补充道:“少仲的意思我们还不知道,只怕他会对我们有别的看法。”

这不是小事,廖老爷子回去肯定会去问廖杰的意思,到时候廖杰势必会知道是他们提出的这个事情,廖杰若是要生气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到现在为止,他也不曾提出过让廖氏出面协助赵承修。

谁都不傻,这出钱出力也得看到回报,更何况,廖氏这么多年秉持官商不联姻的原则,如今不但将他们拉进来,还直接参与到立储的事情中来,他们当然要多思多想。

宋弈放了茶盅望着薛镇扬,道:“所以,二姨那边姑父您要表个态度!”又道,“以廖氏的家世,不必举族之力。更何况,如此大族分家是早晚的事,只有分流才能壮大,绑在一起只会裹足不前,这一点廖老爷子其实很明白。”

薛镇扬点点头若有所思,宋弈又和祝士林道:“以少仲的为人,但凡知道了此事他势必要回京的,等他回来以后再与他细说!”廖杰很圆滑,如果先和他说,他肯定是一口回绝了,现在这个机会很好,让廖老爷子去考虑再通知他,再好不过。

“你啊。”祝士林一脸的无奈,失笑道,“他见着你定会恨的磨牙。”

宋弈笑了起来,摆摆手道:“也只会磨牙罢了!”

并着薛镇扬大家都笑了起来,廖杰素来洁癖,肯定不会真的张嘴去咬谁,至多亮个牙齿警告一番罢了,所以,宋弈才会如此说。

最重要的,这事儿里头还有个薛思琪,她虽是盲打莽撞,可起的作用是谁也代替不了的。

“此事若真成了。”薛镇扬想了想,道,“三边总兵我们可以收一收了!”三边的兵权虽一直在兵部握着,但真正能使得动他们的,恐怕也只有郑辕一个人,但是郑辕毕竟是外人,无害他之意却不能无防他之心,这件事早晚都要办!

权,人,都要捏在手中,这样才安全。

可是,拉拢文官只要提拔一二或送些银两成不成都是小动作,可武官不同,尤其是三边总兵,得先喂饱了全军,让他们有饭吃有衣穿,这才能谈别的事。

可是三边屯军近三十万,这些军将每年都要花掉大周近四成的课贡,这要是想喂饱,并不是容易的事,薛霭忧虑道:“只怕一个廖氏还不够!”他话落看向宋弈,道,“先祖令军兵屯田自足,原是良策,但近年不曾有战事,只怕那所谓的三十万的兵力,早已成了苦役,要动三边我们要从长计议。”不先整,三边就是个无底洞,钱进去一个浪花都翻不起来。

“季行所言不错。”祝士林蹙眉道,“但如若真想动,圣上那一关恐怕就不好过啊!”

宋弈靠在椅子上,手指微曲轻击着桌面,扬眉看着众人,道:“圣上不用太过较真,此事一旦提出势必引起渲染大波,圣上只要看到利益,迟早会首肯。”他淡淡的道,“这件事最难的,是如何整。糜烂了近百年的军营腐臭之气,若无有效快速的方法,决不能轻易动手。”

“我看……”薛霭道,“郑孜勤可以用一用。”他常年与武将打交道,比起他们来,肯定要熟悉一点。

薛镇扬摆手:“郑孜勤暂不能用!”他一口否定了薛霭的提议,“此事并非一朝一夕,我们再细细想想,各人拿出一套有效的方法来,改日再请了单阁老和郭大人等几位大人一起商议定夺。”

大家都点点头,薛镇扬又道:“三边也好,屯军也罢,这些事都建立在银子之上,先将廖氏的事定下来,我们才能说其它的事。”他想了想站起来,蹙眉道,“就如九歌所言,先助廖氏将家分了,往后再看能说动几房以廖氏的名义襄助我们。”

至于廖杰,薛镇扬相信他和他们的想法一样,在大势面前,自己的事都不重要,只有先稳定的局势,建立牢不可摧的势力,那么将来不管会发生什么事,赵承修在朝中的地位,都牢不可破。

宋弈认同的点点头。

“春闱监考之事,我怎么听说杨阁老有意亲自主持?”祝士林看向宋弈,“此事你可听说过?”

宋弈扬眉,含笑道:“确实听过,圣上也默许了。”

祝士林眉头紧锁,却并不意外,当初圣上允了杨维思升任首辅,便就是为了能有人与南直隶官员抗衡,杨维思虽弱了点,但耐不住圣上扶持啊!

“杨懋与方二小姐的婚事明年过礼?”祝士林若有所思的道,“你看,能不能从这件事中做点文章。”

杨维思这个人便就这点好,圣上能拿捏在手中,他们亦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拿捏住他。

“幼清当初促成婚事便就是此意。”宋弈说起幼清,眼神越发的柔和,“能用则用,不能用便想办法除掉,并无大碍!”

祝士林失笑,指着宋弈摇摇头。

众人又说了几句见时间不早,便各自散了,薛霭去了西院,赵芫正抱着茂哥儿在房里来回的走,茂哥趴在赵芫的肩头瘪着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薛霭道:“怎么还没有睡?”

“您回来的正好。”赵芫抱着茂哥儿过来,“一直闹着不睡觉,怎么哄都不听,我估摸着是想要你抱。”

薛霭看了茂哥一眼,也不说话,脱了外套去洗了手将手捂热,接了茂哥儿过来,茂哥儿一见是薛霭就将小小的脸埋在他怀里怎么也不抬起来,薛霭低声问道:“怎么了?”

茂哥也不给反应,眼泪蓄在眼眶里,泪眼汪汪的样子,薛霭看着心都化了,轻拍着茂哥儿问赵芫:“是不是什么事不高兴了?”

赵芫摇摇头,要是知道了她也不会等到现在,早将他哄好了。

“爹爹给你念故事听?”薛霭低头看着茂哥,“茂哥是不是想听故事了?”

茂哥依旧垂着头,薛霭就将茂哥抱着放到床上,茂哥拉着薛霭的衣领不松,薛霭只好也躺了下来,赵芫拿了本诗集来,薛霭就假意翻着书,随口编起故事来,茂哥也不动,但眼睛圆溜溜的,显然是在听!

“还真是想听故事了。”赵芫呼出口气,笑眯眯的坐在椅子上喝茶,看着父子两人偎在一起,一个轻声细语的说着故事,一个安安静静的听着。

一个故事刚说完,茂哥便已经睡着了,薛霭翻身起来,赵芫笑道:“睡着了?”

“嗯。”薛霭颔首将诗集放好,赵芫给他倒了茶,问道,“廖老爷子走了?”又道,“是为了二妹的事吗,他是要让父亲去劝?”

薛霭简单将事情和赵芫说了一遍,赵芫听完一脸的惊讶,半天没有回神过来:“这样也可以?少仲要是知道了你们合起伙来算计他,还不得气死。”

“若真生气,我们也只好与他解释道歉。”薛霭喝着茶,声音轻柔的道,“不过,我们如今的不易他也有体会,若是廖老爷子首肯,想必他不会反对。”

赵芫却不由担心气薛思琪和廖杰,不知道两个人知道了这些,会不会又吵起来。

宋弈到家事幼清刚从封子寒的那边出来,两人在正门口碰上,幼清笑着打趣道:“还以为你和要廖老爷子秉烛夜谈呢。”

“小丫头。”宋弈牵了幼清的手,“连你也笑我。”

幼清摇着头,回道:“我哪有笑话,对你我只有佩服之情!”话落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宋弈才不会相信她是这么想的,失笑的摇摇头,道,“该坚持请老爷子来家里吃饭,让你一展所长。”

幼清轻轻笑了起来,想起件事情来,和宋弈道:“周芳说三哥过完年后常去望月楼,这件事你知道不知道。”

“我倒是不知。”宋弈挑眉看着她,问道,“去做什么?”

幼清蹙着眉回道:“他不是自前门进的,每每去都是和阿古还有方徊吃酒聊天,若是两人不在他与别的人也能说到一起去。不管谁在,他总能在望月楼消磨几个时辰才走。”薛潋各色各样的朋友都愿意来往,她倒是不奇怪,怕的是望月楼里住着许多西域的舞娘,那些姑娘她见识过的,一个个美艳妖娆……

她怕薛潋走了上一世的路!

“让周芳去问问方徊吧。”宋弈和幼清说着话进了暖阁,辛夷上了茶,宋弈道,“多留意一下!”

幼清点头应是。

第二日,廖老爷子回了保定,一进家门便请了廖杰进了书房。

“祖父。”廖杰将书房的门关上,见廖老爷子疲惫闭着眼睛的靠在椅子上,走过去问道,“您找我什么事?”廖杰并不知道廖老爷子为什么去京城,更不清楚他是去找薛镇扬。

聊老爷子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示意廖杰坐下,他坐正握着手神色严肃的看着廖杰问道:“十一殿下,你可见过?”

廖杰一愣点了点头,道:“见过。”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警觉的道,“您去见宋九歌了?”

“嗯。”廖老爷子点点头,蹙眉道,“他与我说圣上要加收漕运税以及盐业税!”

廖杰顿时被气笑了起来,他哼哼了两声,道:“好一个宋狐狸,果然算计到我们头上来了。”他看着廖老爷子,气愤不已,“祖父,这件事您不用管,宋狐狸的话您也不要听,他这个人心眼跟蜂窝似的,听他的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宋九歌是什么人我当然知道。”廖老爷子摆摆手,道,“他暗示我这么多是为了什么目的我也知道,若是以前我当然会毫不犹豫的拒绝,可是眼下……”从崇文门开始,圣上就已经有些肆无忌惮了,这税收说加就加也就罢了,关键他还不是为了社稷百姓,单单为了满足他炼丹修仙的需求,这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永远都填不满的。

一旦加了税收让他尝到了甜头,将来肯定是各式各样的税收都会来了,到时候不但他们没有生意做,便是大周的百姓都要苦不堪言。

“去年圣上还赞同大殿下缩减军中粮草,若非大殿下出事,这件事势必要进行下去!”廖老爷子忧心忡忡,“……便是先帝在世时不作为,也比圣上这般折腾要省心,最起码,他不会添乱惹事。”

这一点廖杰当然知道,他蹙眉道:“这些都是宋九歌与您说的?”

“这是我自己想的。”廖老爷子若有所思的看着廖杰,道,“所以我才问你,你可见过十一殿下。”

廖杰点头:“殿下一直养在乾西,所以见识上不免粗浅了一些,但人很聪明,一点就透,假以时日必有所成效。”他说着微顿,又道,“九歌在十一殿下身上投注了许多心思,翰林院中但凡有学问的学士,都是每隔三日分门别类的给十一殿下讲课,便是武学亦请赖恩亲自教授,而这些圣上也默许了,可见圣上对十一殿下的培养也颇为重视。”

廖老爷子抚着下颌,冥思苦想的样子,要是以前赵承煜,赵承彦都在,这件事他想都不会想,掺和到夺嫡之争那就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可是现在不同,赵承煜死了,赵承彦虽没死也不过架着一个虚头衔,如今圣上膝下可就只有赵承彦一个皇子。

“祖父。”廖杰惊讶的道,“您……不会被宋九歌说服了吧?”

廖老爷子没有说话。

廖杰直磨牙,好你个宋九歌连他都算计上了,等他过两日回去仔细和他算账。

廖杰气呼呼的回了房里,薛思琪也正气呼呼的坐在床上生闷气,见他回来她质问道:“祖父请你做什么?难道是请了我父亲过来,将我领回家去?”

“是!”廖杰哼哼道,“明日就回去。”

薛思琪腾的站起来,道:“你什么意思,要赶我走?还是打算休了我?”

廖杰不说话。

“廖少仲!”薛思琪随手抓了个枕头就砸了过去,“你竟然想休我?我告诉你,就算要休,那也是我薛思琪休你!”

廖杰接过枕头朝着薛思琪翻了个白眼,道:“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我什么时候说休你了。”

“你刚刚的意思很清楚。”薛思琪光着脚下来,叉腰站在廖杰面前,“我可真是看透你了,说好的什么事都护着我的,事情一出你就把自己说的话给忘记了,还什么廖氏的利益个人的利益,我看就是狗屁。你要休就休,我还不想掺和这些破事了呢。”说着,将桌子上的东西悉数扫在了地上。

“哦,你把事情挑起来,弄的家里人心惶惶一团乱麻,你现在还想抽身走?”廖杰站了起来,俯视着薛思琪,“你现在开门去外头看看出太阳没有,要是天上挂着太阳,我立刻就送你回家去。”

“呸!”薛思琪啐道,“你当我傻子不成,这是晚上!”

廖杰咕哝道:“你以为你聪明!”

“我笨,好,好。”薛思琪抓着他的手,啊呜一口咬了上去,廖杰哎呀一声,推着她道,“你属狗的吗,不能好好说话啊。”

薛思琪红着眼睛,一边咬一边眼泪簌簌的落,廖杰见她这样就叹了口气,将她抱在怀里:“你咬我,是我疼,你哭个什么劲儿。”

“我就哭,你管不着。”薛思琪扫了眼廖杰手背上的伤,怒道,“我也不要明天走,我现在就走。”说完,朝着外头喊道,“春荣,收拾东西,我们走!”

廖杰拿帕子擦着手,受不了,又跑净房去洗了半天,等他出来事薛思琪已经将房间里的衣裳丢了一地,廖杰见她还光着脚,就过去拉着她道:“你先将鞋穿好,脏死了。”

“关你什么事。”薛思琪一把将廖杰推开,正要说话,廖夫人从外头进来,一见房里狼藉的样子,就知道两个人又闹起来了,薛思琪看见她就哭着喊道,“娘,廖少仲欺负我。”

廖杰愕然,薛思琪着是恶人先告状。

“别哭,娘帮你收拾他。”廖夫人抓了门边的鸡毛掸子,抄起来就要去打廖杰,“叫你整天欺负媳妇,你的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廖杰被撵的满房间跑,廖夫人跟着后面喝道,“日子不好好过,明儿就给我滚回京城去。”

“娘。”廖杰觉得头都要炸了,“您不分青红皂白的,越来越不讲理了。”

廖夫人抓着他,照着他的后背就抽了一下:“谁和你讲理?哪个圣贤告诉你和女人讲道理的?”又抽了一下。

廖杰宛若醍醐灌顶,顿悟了似的一动不动。

“娘,娘。”薛思琪一看廖杰被抽了好几下,忙丢了手里的东西跑过来拉着廖夫人,“您别打了,他知道了错了。”

廖夫人不肯,接着要抽,薛思琪就抱着廖杰嘻嘻笑道:“我和他开玩笑的,他没有欺负我,真的!”又道,“是我欺负他的,您看他手上,刚刚被我咬的牙印。”

“真的?”廖夫人扫了眼廖杰手背上的牙印子,不相信的看着薛思琪,薛思琪点着头道,“真的!”

廖夫人就丢了鸡毛掸子:“那就睡觉,大晚上的闹腾什么,再叫我听到你们闹腾,就去跪祠堂。”

“知道了,娘慢走。”薛思琪扶着廖夫人出去,廖夫人又回头看她一眼,薛思琪堆着满脸的笑容,目送薛夫人走远,才松了口气回头指着廖杰道,“你是傻了吗?不知道躲啊。”

廖杰白了她一眼,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太太。”春荣站在门口喊了一声,薛思琪重新开了门望着春荣问道,“怎么了?”

春荣就拿了封出来递给薛思琪:“表姨太太来的信。”

“幼清来的。”薛思琪接了信满脸的疑惑的拆开来,忽然面前探了个头过来,盯着信道,“信里说什么。”

薛思琪吓了一跳,推着他道:“幼清给我的信,你好奇什么。”说着拿着信去了净房,廖杰就在外头等着,猜着信里大概的内容,等薛思琪出来他问道,“是不是给你支招要如何分家?”

“咦?!”薛思琪笑着道,“你怎么知道的。”

廖杰顿时黑脸,哼了一声,气呼呼的道:“他们夫妻两人没一个单纯的。”他虽这么说,可到底没有问幼清支的什么招。

“哎呀。”薛思琪高兴起来,“你先睡吧,我去找娘,和娘好好商量一下。”

廖杰就喊住她:“等等。”待薛思琪转头过来,他道,“二叔和六叔的主意你不用打,但是三叔和七叔却可以!”

薛思琪眼睛一亮,跑过来惊奇的道:“你没有看信就知道幼清说的什么吗?”

“你当别人都和你一样。”廖杰哼了一声,薛思琪就冷声道,“那你为什么以前不告诉我。”

他是懒得理会这些事,要是想理这个家早分了,可是现在宋九歌的手都伸进来了,他总不能由着一家人被宋九歌牵着鼻子走吧,显得保定廖氏没点主见似的。

------题外话------

今天下午回家!我还是比较适合屯在家里专心码字,一出来心就不在肝上了,写的也不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