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22 廖氏

药气氤氲着浓浓的苦味,有些让人睁不开眼睛,封子寒和宋弈却是若无其事的站在木桶前议论着。

“等天气暖和一点,我看就可以开始了。”封子寒兴奋不已,他试了无数次,这一次无论是色味还是效果都令他很满意,“一百日后就能看到效果了。”

宋弈长眉微拧望着桶里浮荡的草药没有说话,封子寒道:“你做事向来果断,这一次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又死不了人,即便不成功,她也只是受点罪!”

“她身子弱!”宋弈负手转身站在门口,望着院外正在扫雪的小厮封子寒道,“那倒是,不过想想她若是治好了,以后就不虚了!”

这件事对于封子寒来说,也是一次极大的尝试,以前他虽知道心疾可治,但是需要花费的精力和时间太多,他从来没有静心去想过,现在他停了下来,又是为了幼清,他便打算试试,更何况,还有宋弈相助,在医术上宋弈的造诣不比他差。

“丫头自己也同意,你要不让她治,她还和你急。”封子寒笑道,“你得圆了她这个心愿!”

宋弈不置可否,转头望着封子寒,过了一刻道:“你先准备好,毕竟还要施针!”

封子寒觉得宋弈一点都不干脆,瞻前顾后非常的讨厌:“知道了,知道了,你赶紧去忙你的事儿去吧。”

宋弈没有立刻走,而是在封子寒的书房找了本相关的医书,独子掌灯细细读了起来。

幼清正和蔡妈妈说戴望舒嫁妆的事情,有的东西很好卖,有的东西却要定制,尤其是房里的家具,还要量尺寸,但两个人的宅子还没有找好,蔡妈妈就有些着急:“……要不然奴婢明儿去找吧,他们俩这两天就跑了一趟,奴婢瞧着都着急。”

幼清失笑,道:“你手上那么多事,也忙不过来。若不然……你去找绿珠,让绿珠帮着他们去找!”幼清没让绿珠回来做事,一来她那边太远了,二来,他们才成亲,夫妻两人应该多相处些日子。

“成。”蔡妈妈将清单收了起来,“奴婢这就去找绿珠,让她帮着路兄弟找房子去,她在那边住了些日子,应该认识一些人了。”

幼清微微颔首。

蔡妈妈便回去收拾了一番,径直去了绿珠那边,到的时候正是饭点,绿珠和江泰还有江淮三人正在房里吃饭,蔡妈妈站在门口就听到江淮大着嗓门道:“我可是难得回来住一晚,你们就在我面前旁若无人的眉来眼去,根本没有将我这个兄长放在眼里。”

“我们哪有。”江泰尴尬的道,“是你看花眼了。”他也不是天天在家,怎么就不能看自己媳妇了。

江淮白了江泰一眼。

绿珠笑了起来,指着江淮面前的菜,道:“这是大哥爱吃的菜,您多吃点。”

“还是弟妹好。”江淮满意的点点头,踢了踢江泰,道,“跟人家学着点,要敬着兄长!”

江泰哦了一声,埋头吃饭。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绿珠放了碗要去开门,江泰摇摇头,道:“外面冷,我去开。”便下了炕随手抓了剑去了院子里,绿珠往窗户口看,江淮就道,“这个时间,我估摸着应该是府里来的人。”

绿珠眉梢一挑,望着江淮道:“大哥怎么知道是府里来人的。”

“感觉。”江淮笑呵呵的道,“我的感觉一向很灵的。”

绿珠就笑了起来,果然看到蔡妈妈进了门,她笑着要迎下炕,蔡妈妈就按着她道:“你不用下来,我来是有事求你的。”

“妈妈有什么事尽管说。”绿珠还是下了地,请蔡妈妈上炕,给她倒茶,蔡妈妈不肯,笑道,“路大勇和戴望舒成亲,时间太紧了,别的东西还好说,这几房的家具要加紧点时间,可他们磨蹭了好几天房子也没有看好,所以我想着让你帮帮忙,在府里左右看看!”

绿珠想了想,就点头道:“这事儿好办,我明儿就去找,两天内一准给您答复。”

蔡妈妈听到绿珠保证,立刻就放了心,道:“那你们接着吃饭,我这就回去,家里还有好多事,夫人和老爷还没有用晚膳呢。”

“那我送您。”绿珠要出门,江泰便去找绿珠的披风,坐在炕上的江淮随手一抓,在炕里头拉了件出来丢给江泰,江泰忙给绿珠披上……

蔡妈妈看着绿珠红光满面的样子,心里暗暗点头,这小丫头平日里大大咧咧的,看人倒是一看一个准,江泰不但有本事在老爷面前受着重用,还很老实会疼人,可真是千年难遇的。

蔡妈妈笑着回了家,将绿珠的答复告诉了幼清,幼清颔首让蔡妈妈摆饭。

宋弈自外面进来,幼清迎过去笑道:“怎么样,成了吗?”

“嗯。”宋弈淡淡的应了一声,牵着幼清的手在炕上坐下来,幼清就笑了起来,眼角眉梢都溢着高兴,“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宋弈也被她的情绪感染,笑着道:“等天气暖和了。”

幼清点点头,抱着宋弈道:“从来没有这么期待过春天早点来。”又在他嘴上亲了口,笑弯了眉眼。

宋弈无奈的摇了摇头。

蔡妈妈将饭菜摆好,夫妻两人安静的吃了饭,刚撤了碗筷上了茶,外头的小厮隔着门来回道:“老爷,保定廖氏的老爷子求见您的,人现在由牛管事安置在书房。”

“廖老爷子?”幼清听着一愣,“不是说明天才到吗?”说是来找姑父的,怎么会晚上来见宋弈。

宋弈挑着眉梢道:“我去看看。”便去了外院。

廖老爷子六十几岁,穿着一件滚着金边的胡灰色锦袍,拢手靠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头发已经花白但依旧是精神烁烁,干练睿智的样子,宋弈含笑进去:“老爷子!”

“九歌!”廖老爷子站了起来,朝宋弈抱了抱拳,“你这已经好几年没去保定了吧,也不想我这老东西。”

宋弈微笑,请廖老爷子坐,他则在对面坐下,道:“您也知道,近年事情多,一件接着一件几乎脱不开身。”他说着微顿,道,“您老身体可好?”

“估摸着暂时死不了。”廖老爷子哈哈大笑,道,“那就等你空了,将媳妇儿领着一起去保定走走。”并没有顺着宋弈的话去聊朝廷的事。

宋弈应是:“一定,一定!”

两人各自端茶喝了一口,廖老爷子神色微凝,放了茶盅和宋弈道:“不瞒你说,今儿过来是有件事想请你做个中间人。”

“您请说。”宋弈心头一转,便已经有了数,但面上不显,“只要我能帮上的,一定帮忙。”

廖老爷子点着头:“是这样的。”他顿了顿开口道,“近日我家中几个小辈不消停,闹的鸡飞狗跳的,想必你也有所耳闻了吧。”

宋弈并不隐瞒,点了点头。

“分家这事,老夫的态度很明确。”廖老爷子望着宋弈,“但是,这少仲媳妇儿却闹腾着要分家,她是个孩子,满打满算今年也不过十七岁,她能懂什么。”若是换做别的孙媳,儿媳,他早就将人撵回家了,可是薛思琪的身份不同,他至多将廖夫人和薛思琪关在祠堂里以示惩戒,再严厉些的手段他用起就不免有所顾忌。

廖老爷子的话只说了一半,宋弈就知道他猜的是对的,他微微笑着道:“二姨年纪虽小,倒也不是冲动的性子!”

“这些不重要。”廖老爷子摆手道,“这件事若只是她和她那婆母筹划的,老夫是一点都不担心,老夫有几十种手段治服她们。”他这么多年在外头走动,若没有点心智手段,早被人生吞活剥了,哪还有如今的保定廖氏。

“您的意思是……”宋弈露出不解的样子。

廖老爷子就蹙眉看着宋弈,沉声问道:“咱们是老相识,明人不打暗语。少仲媳妇这么闹腾,是不是薛大人授意的?”他身体前倾了一些,道,“你只管和老夫说实话!”

廖老爷子这么想不是没有道理的,薛思琪一去就闹分家,还撺掇着婆母一起,旁人看着只当大房攀上高枝以后有二品的京官罩着想走官商的路子,可是他却觉得这事儿很有可能就是薛镇扬并着他那几个女婿包括宋弈的意思。

京中发生的事他当然知道,不但知道而且连细微末节都打听过,在去年一年的明争暗斗中,如今南直隶文官集团支持的是谁不言而喻,可十一皇子赵承修一无背景二无外家,这上下打点经营哪一个不要用到钱的?!

所以,他非常怀疑薛思琪闹着要分廖氏的家,就是薛镇扬等人指使的,因为他们急需要用钱,也急需要保定廖氏这么一面大旗做招牌,往后是帮赵承修暗中做生意,还是打点各处都要方便许多。

“老爷子。”宋弈微笑道,“这事儿您可冤枉薛大人了!”

廖老爷子听着一愣,打量着宋弈说的真假,可看了半天依旧看不出什么来,他不免蹙眉问道:“果真如此?”

“确实如此。”宋弈微微笑道,“薛大人的家世想必您也知道一二,虽和您老比起来不过尔尔,可自足自给还是绰绰有余。至于二姨提出分家的事,我们也很意外,昨日薛大人还在生气,说要将二姨抓回来好好管教,不给您添麻烦!”

“那倒不必。”廖老爷子将信将疑,过了一刻他道:“你这么一说,老夫就放心了。”他抚掌笑了起来,点头道,“老夫这一趟没有白来。”不管宋弈说的是不是真的,他都当真的,要是薛思琪再闹腾,他就把人送回来,休妻是不可能的,但是却可以试探一下薛镇扬的反应。

保定廖氏一直干干净净的做生意,老大媳妇执意给廖杰娶了薛思琪回去他已经不满,不过一事归一事,廖杰既然走了仕途,总不能让他娶商贾的女儿,这样也掉了他的身份,所以,他也只是表了态,到底没有阻拦。

可是薛思琪一提出分家,他就警觉起来,这才有了来一趟京城的打算,保定廖氏不是他创立,却在他手中壮大,他定的家规不与官场联姻,不参与官场明争暗斗,廖氏的人出门在外一向也是如此,到什么山头拜哪个菩萨一点不落,可绝不会抱着哪个神仙的大腿认祖宗。

“您尽管放心。”宋弈淡淡笑着,话锋一转,道,“您既然来京了,不如多住几日,我与圣上告假,陪您老四处走走,尽一尽地主之谊。”

廖老爷子也露出了话家常的样子,笑道:“家里还有一堆烂摊子等着老夫回去收拾,明日见过薛大人老夫就回去。”

“那明日我设宴,也不去别处,内子的厨艺不错,您尝一尝?”宋弈提着茶壶给聊老爷倒茶,廖老爷子笑道,“我可是听说了鼎鼎有名的宋太太,不但娇美还是个难得睿智的姑娘,老夫是有口福了。”

“过奖,过奖,内子也不过是个普通妇人。”宋弈满面尊敬,道,“说起来,我一直在朝中也没有多少闲暇陪她,心中实在愧疚。”

廖老爷子笑道:“男主外女主内自古如此,你不必内疚,再说,她如此聪慧也不会计较这些。”宋弈摆手,无奈的道,“虽是如此,可心内依旧过意不去啊,过些日子圣上要加载漕运税收,我亦要出远门几日,更是不安,到如今都没有向她开口提此事。”

廖老爷子心头一震看着宋弈,问道:“加赋税,为何?”

“这事老爷子您可不要对外人提起。”宋弈低声道,“圣上自从新建了丹炉,每日银两如流水似的,内务府与私库早已经被成了虚设,圣上若想继续炼丹修道,不加载各项赋税,银子又从哪里来呢。”

廖老爷子砰的一下拍了桌子,道:“左一项赋税,右一项进贡,还让我们这些买卖人怎么做生意。”他暗怒道,“如今进城我们都不敢进来,单一个崇文门的税收,就将我们所有的利润剥去了一半,着实可恶。”

“唉!”宋弈摇了摇头,道,“圣上为人您或许还不清楚,但凡他决定的事,势必是要做的,这事儿今儿我们就点到为止,老爷子还是赶紧想想对策。”

廖老爷子不再提,却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圣上今天加赋税,谁又知道明日会不会想出别的幺蛾子,折腾他们这些商贾。

宋弈端着茶盅慢条斯理的喝着。

“世易时移。”宋弈真诚的看着廖老爷子,“如今的形式您不往前走便是后退,有时候坚持是对的,有时候却不得不随着局势去纠正方向。”他说着语气一转,“不过老爷子您不必担心,廖氏根基深厚,断不会受到影响。”

根基深厚也是另一种的招摇,廖老爷子眉头紧锁,深思起来。

“十一殿下开年十一岁,由曾大学士亲自教导,生活上张公公和钱公公也多有照拂,年初一时还陪着皇后娘娘在佛堂念了半天的经文。”宋弈微笑看似说的莫名其妙,“少仲还曾说羡慕季行,若是还在翰林院,说不定这会儿也能做上侍讲呢。”却是在告诉廖老爷子,廖杰也是拥护赵承修的。

宋弈当初结识廖老爷子时,便就有了此打算,廖家财力雄厚又贵在原则底线鲜明,在大周寻不出其二,若能有他们相助,赵承修必能如虎添翼!

所以,廖老爷子担忧的其实很对,只是薛思琪的事是巧合罢了……

他今天突然到来,宋弈就借势点拨一下,都是聪明人,有的事说半句也就透了,所以,廖老爷子站了起来,蹙眉道:“老夫走了几日的路有些倦了,这就告辞,明日去拜访薛大人时,还劳烦九歌陪同。”

“您便是不说,我也是要去的。”宋弈含笑道,“明晚到家里来,您千万别和我客气。”

廖老爷子大笑,颔首道:“那老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宋弈抱拳,送廖老爷子出门。

廖老爷子一夜未睡,第二日下午由宋弈陪着去了薛府,与宋弈谈话不同,廖老爷子这一回只说家事,对薛思琪是满口夸赞,薛霭陪同在侧听的心惊肉跳,他向宋弈打了眼色与他一起出了门,站在廊下他问道:“昨晚,廖老爷子是不是去找你了?你和他说过什么?”

薛霭很聪明,他和廖老爷子一起到京城,所以很清楚他来时的心情是如何的,如今听他和薛镇扬相谈甚欢的样子,便心里有了数。

宋弈也不瞒他,轻声将事情的经过和薛霭说了几句,薛霭微怔,愕然道:“二妹的事……”

“巧合。”宋弈道,“二姨行事,我哪能预料。”

薛霭摇摇头,一脸的无奈,回头看自里头出来的祝士林,祝士林见他这副表情,奇怪的问道:“怎么了?”话落,想起了什么,指着宋弈道,“你……你不会连少仲都算计上了吧。”

“顺水推舟罢了。”宋弈抱拳,指了指里头,“都出来,别叫老爷子不高兴。”说完,笑眯眯的走了。

祝士林和薛霭对视一眼,祝士林是绝对不会相信宋弈是顺水推舟,他甚至都开始怀疑,当初他和幼清撮合薛思琪和廖杰是有预谋的。

“廖氏现在什么情况?”祝士林疑惑的道,“你见到二妹了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