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19 着急

方明晖一走,幼清便提不劲儿来,一个人坐在方明晖常待的竹林里,望着竹枝上摇摇欲坠的积雪发呆。

身后传来轻轻的踏在枯枝上的脚步声,幼清拥着毯子回头,就看到宋弈正微笑着望着她,她意兴阑珊的道:“你今天回来的这么早!”

“嗯。”宋弈走过来,幼清就往旁边挪了挪,将藤椅让了位置给她,宋弈坐下来揽着她在怀里,柔声道,“想不想出去走走。”

幼清抱着宋弈的腰,靠在他的怀里,瓮声瓮气的道:“我不想出去,你就让我消沉几天吧,等过些日子就好了。”

“傻丫头。”宋弈抚着她垂在肩上不愿意梳的头发,低声道,“望月楼今天开张,若不然我陪你去看歌舞?”

幼清依旧摇摇头:“不要,我就想这样待着。”话落,朝宋弈怀里拱了拱,道,“也不知道爹爹到哪里了,路上顺利不顺利,肯定很冷的!”

宋弈就叹了口气,抱着她望着积雪中露出来的一点绿,柔声道:“等这场雪融化了,便就是春天了,春天时他们就到了!”

幼清没说话,过了一刻她想起什么来,抬头看着宋弈,道:“封神医回来了怎么也不出来,我都两天没有看到他了。”封子寒过年的时候回的封氏医馆,在自己家里住到上元节,前儿回来的,就一直没有出来过。

“还在研究他的草药。”宋弈微笑道,“你要不要去看看。”

幼清很好奇宋弈和封子寒在捯饬什么,就连年初封子寒费力的种的草药她都不知道药用,现在宋弈这么说她便来了兴致,笑着道:“我去了你们又不和我说用处,我不要去!”

“等成功过了你不就知道了。”宋弈失笑,抱着幼清起来,弯腰拿了鞋子给她穿,幼清摆着手,“不用,我自己来,又不是孩子。”

宋弈轻笑,还是抓了鞋子给她套在脚上,道:“怎么不是孩子,在我眼中你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幼清笑倒在他怀里,捧着他的脸在他嘴角啄了一下,眯着眼睛道:“好,那以后我就是孩子,你得事事让着我。”

“什么时候欺负过你。”宋弈刮了刮她的俏鼻子,幼清就笑眯眯的有着他牵着出了竹林,宋弈接了采芩手里的斗篷给她披上,两个人说笑着去了封子寒的院子,院门开着,满院子的药香飘散出来,幼清挑了挑眉,跟着宋弈进了客房里,就看到封子寒弯着腰趴在一只木桶前,桶里装满了热水,热气腾腾的冒着药香,而他则提着个篮子,天女散花似的往里头扔草药。

“这是干什么?”幼清走过去,被浓浓的药味熏的眯了眼睛,“您病了吗?”

封子寒皱着鼻子:“你才病了,我老人家身体好的很。”

幼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点着头道:“我是病了,一直都病着呢!”

封子寒翻了个白眼,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和宋弈道:“你把她宠的没边了!”

宋弈挑眉,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幼清就哼了一声,和封子寒道:“就您老整日里把我当丫头使唤!”

“我把你当丫头使唤?”封子寒就指着药桶道,“我这一年可都是为了你在忙活,你这个丫头真是没良心。”话落,立刻闭上了嘴巴,朝宋弈瞄了一眼。

幼清听着微怔,扬眉看着封子寒,问道:“你是说这一桶药是因为我?为什么?”

封子寒摆着手,将篮子里剩下的草药一股脑的倒进去,道:“我不知道,你问九歌好了。”话落,就撸起袖子将一只胳膊泡在热气腾腾的水里,也不说话,一副静心凝神的样子。

幼清就笑眯眯的去看宋弈,宋弈侧过头也伸手在水里探了探,沾了药味在鼻尖闻了闻,一副不打算和她解释的样子,幼清就过去拉着他的袖子:“夫君……”软糯的说着话,拉着他的袖子撒娇,封子寒就哎呀一声将胳膊擦干净放了袖子,抖了抖,“觉得好冷!”一溜烟的跑了。

幼清不管他回头去看宋弈,殷勤的拿帕子给他擦手:“到底怎么回事?”

宋弈从来都拿她没辙,柔声解释道:“你的心疾是儿时受寒所致,我与子寒兄虽都有了解,但并未实际辩证过,去年我翻了古医书,上面有几例记载,我们讨论过后觉得泡药浴祛寒湿再辅以针灸或许有用,只是这药浴颇有讲究,先入何种药,每次泡多长时间都不得马虎,所以他这才实验了一年有余。”

“心疾?”幼清看看一桶黑黝黝的墨汁似的药水,又看望着宋弈,“封神医种的草药也是这个用途吗?”

宋弈笑着点点头,抱着幼清道:“我们不曾试过,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所以暂时不敢给你用。”顿了顿又叹道,“前后白日十二次的药浴,对你来说可能会很痛苦!”

宋弈舍不得,所以一直犹豫不决。

幼清如今的药一直吃着已经许久不曾复发过旧疾,一直吃下去维持着并没有多大的问题!

“我不怕!”幼清有些激动,红了眼睛道,“我一点都不怕,你不用犹豫尽管试试就是,如果有用呢,如果我的旧疾好了呢。”她抱着宋弈,偎在他怀里哽咽着道,“那我就可以怀孕,就可以要我们两个的孩子。我想要孩子,想要我们的孩子,我愿意试试,哪怕再痛苦我都不怕!”

“你别想这些。”宋弈捧着她的脸给她擦着眼泪,“如果你想要个孩子,我们可以去收养几个孩子养在膝下,我不想让你冒险,为了孩子就更加不值得。”

怎么不值得,对于她来说非常非常值得。

没有人知道,她是多么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前一世和徐炙在一起时她也曾想过,可那不过是个遗憾,有或没有都无关紧要,可是现在不同,她迫切的想要,想要生一个像极了宋弈的孩子,每天看着他们,她都会觉得好满足。

“既然有希望,我们就试试好不好。”幼清昂着头看着宋弈,哀求的道,“如果最后治不好,我们再收养孩子,你说行不行。”

宋弈和幼清的目的不同,宋弈的目的,只是不想幼清随时随地处在危险之中,如果能根治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而幼清的目的,却是身体好起来然后可以有子嗣,他叹了口气,点点头道:“嗯。那我和子寒商量一下,等确认了再治疗。”

幼清破涕而笑,觉得心里充满了希望,她拉着宋弈道:“谢谢!”又道,“我知道我为什么这大半年近一年的时间为什么一直不曾怀孕,我也知道你肯定偷偷给自己吃了药,我不想因为我而伤害你,更不想给你留下这份遗憾!”

宋弈无奈的道,“我要的是你,其它所有的一切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幼清却是每每想起这件事都无比的愧疚,她摇着头语气坚决的道:“对于我来说不是锦上添花,而是全部,是一个圆满!”

“知道了。”宋弈颔首,轻声道,“那我便全力给你一个圆满”

幼清笑了起来,眼中含着泪,笑容美艳的宛若娇艳欲滴的海棠,吐火如荼的肆意绽放!

“哎呀。你们说好了没有。”封子寒探了个头进来,“我事儿还没做完呢。”

幼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过来拉着封子寒进来,笑看着他,道:“我今天亲自下厨,您想吃什么,尽管吩咐!”

“真的?”封子寒眉毛直跳,幼清点点头,封子寒就张了口报了一溜儿的菜名,“嗯,再来壶酒就更好了。”

幼清哈哈笑了起来,道:“那你们忙着,我去厨房。”便笑着出了门。

晚上三个人围坐在一起吃饭聊天,封子寒尽兴而归!

第二日一早幼清送宋弈去衙门,她站在轿子前给他整理朝服,低声道:“听说年初一时,十一殿下在凤梧宫过的?”

“嗯。”宋弈颔首,道,“他很机灵,不管什么事点拨一两句就明白了,你不用担心他。”

或许是因为倪贵妃的去世给了他莫大的打击,赵承修乖巧了很多,也懂事了很多,跟着曾大学士每日读书到深夜,连曾大学士都对他赞不绝口!

幼清目送宋弈的轿子出门,她和采芩从轿厅的角门回内院,就看到花厅那边站着两个人说话,女子还拉着男子的手,不知道在说什么,两人的样子非常亲密,幼清挑了眉回头看着采芩道:“路大哥和戴望舒什么时候的事?”

“您近日忙着大老爷的事没有在意。”采芩掩面而笑,低声道,“年前从庄子里回来之后,奴婢就经常看到戴姑娘一个人傻笑,有一回奴婢她还和奴婢请教针线,说想做件衣袍,要怎么裁剪!”

幼清眼睛亮了起来,忍不住笑道:“看来我们有喜酒吃了。”话落拉着采芩悄无声息的走了。

路大勇正愁眉苦脸的看着戴望舒,道:“夫人近日为了大老爷的事心情不好,我……我不好意思和他提我们的事。”重要的是,他觉得戴望舒和他在一起太委屈戴望舒了,只要他不和幼清提,戴望舒就有反悔的机会,一旦说了,以幼清的脾气,戴望舒在宋府就呆不下去了。

“废话什么。”戴望舒皱眉道,“我们就随便办个婚事,不劳烦夫人,再说,夫人一向对你很好,你要成亲她知道了只有高兴。”

路大勇犹豫,戴望舒就推了他一下,道:“你不说我去说!”话落,就大步要走,路大勇拉住她,“还……还是我去说吧,你一个姑娘家提这件事,对你的名声不好。”

戴望舒就笑了起来,点头道:“去吧!”

路大勇只好忧心忡忡的往内院而去,边走边和戴望舒道:“我什么都没有……”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戴望舒就暴躁的打断他的话,“废话怎么这么多,我自己心里怎么想的我自己知道,你就说你以后会不会对我好?”

路大勇点点头。

“别的事都不重要了。”戴望舒见他太磨蹭,拖着他的手昂首阔步走在院子里,一路上引来路过的丫头婆子纷纷侧目,看着他们直笑,路大勇满脸通红尴尬的无地自容。

戴望舒很满意,她不用回头看也知道路大勇此时此刻肯定是尴尬的不得了,但是不管他多尴尬多想躲起来,可依旧没有丢开她的手,随着她一起往前走。

这也正是她看中他的优点之一,她要的男人,不求富贵不求前程,只要他能一心一意对她好。

在婚姻中,没有什么东西比那个男人对你好和你一条心更重要!

路大勇随着她进了正院,幼清已经在小瑜眉飞色舞的提前预告中知道了,她笑眯眯的坐在炕头上喝着茶,不一会儿戴望舒就拉着路大勇进来:“夫人!”戴望舒噗通一声跪在幼清面前,道,“奴婢求您成全!”

路大勇也跟着要跪下去。

“有什么话好好说。”幼清两步过去拉着路大勇不让他跪,采芩和蔡妈妈也过来扶着戴望舒起来,幼清无奈的道,“都坐下,我又没罚你们,跪着作甚。”

小瑜搬了杌子过来,戴望舒和路大勇坐下来。

“太太。”路大勇主动开口,结结巴巴的道,“小人……小人想娶戴姑娘……求太太应允。”

只要路大勇愿意,幼清自然一百个同意,她又去看戴望舒,戴望舒点头道:“奴婢愿意嫁给他!”

“你情我愿的,我怎么会不应允。”幼清笑了起来,路大勇终于有人照顾她真心替他高兴,“你们想什么时候成亲,我请蔡妈妈给你们安排。”

路大勇就朝戴望舒看去,这个事儿他做不了主,戴望舒就道:“二月吧,不冷不热刚刚好!”

“二月啊。”幼清蹙眉有些犹豫的道,“那时间有点紧,你们的宅子和嫁妆都没有准备,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怕来不及。”

戴望舒摇着头,道:“我们成亲后还在府里当差,夫人只要给我们一间房就好了。”

“这怎么行。”幼清摇了摇头,道,“这事儿我做主,虽说时间有点紧,可也不是不可以,明儿你们就去找宅子,我看绿珠那边就很好,宅子不难找,大小和地段都不错,银子我出,你们只管准备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戴望舒朝路大勇看去,路大勇和她点点头,道:“听太太的。”又道,“太太的情我以后可以慢慢还,可成亲是女子一生的大事,我不能委屈你了。”

戴望舒垂了眼帘,鼻尖微酸,过了一刻抬起头来朝幼清抱拳:“奴婢谢谢夫人。”

“要谢是我该谢你。我一直害怕路大勇以后没有人照顾,如今有你,我不知道多高兴。”幼清是真的高兴,转头和蔡妈妈道,“这事儿还要劳烦您了,聘礼和嫁妆的事,您就按着绿珠的标准办就好了。”

蔡妈妈笑眯眯的点着头,道:“奴婢知道了!”又和路大勇和戴望舒道,“恭喜路兄弟,戴姑娘!”

采芩和辛夷也向两人道喜,小瑜则笑眯眯的上前去和路大勇道:“路大哥,到时候您可要给我红包。”

“给,一定给。”路大勇摸摸脖子,红着脸胡乱的点头。

戴望舒和路大勇又坐了一会儿才离开,幼清和蔡妈妈商量了一番婚事,蔡妈妈笑着道:“太太这样太大方了,您身边还有好几个大丫头没出嫁,这要是每个人都是二十台嫁妆贴一间宅子,那还得了。这放眼满大周也没有您这样的。”

“她们能跟着我,是我们的缘分,我有能力就尽量办的好一点,往后若是手边没银子了,就差一点。”幼清失笑,道,“等你找到你女儿,她出嫁我也这么陪!”

蔡妈妈一听到这话,就红了眼睛和幼清行礼:“奴婢替我那苦命的丫头谢谢太太!”

“太太。”江淮在门口喊了一声,蔡妈妈忙抹了眼泪掀了帘子,道,“江侍卫,太太在房里。”

江淮应是进了门,幼清请他坐,江淮摇摇头,回道:“……方才在西苑,郑六爷递了辞呈,辞去了左军督都的职位。”

“辞了?”幼清听着微愣,问道,“圣上允了吗?”

江淮点点头。

赵承煜被贬时她就隐隐感觉到郑辕会如此做,不管怎么说,赵承煜和郑氏以及皇后的关系并非一日,圣上没有降罪与皇后最后未保赵承煜有莫大的关系,但是这些不代表圣上对郑氏毫无疑心和顾忌,他们现在最好的自保的办法,就是韬光养晦避其锋芒。

不过,以郑六爷的为人在这样情况下退隐,着实委屈了些。

“知道了。”幼清替郑辕叹了口气,道,“宫里还好吧,圣上为难皇后了吗?”

江淮摇头,回道“这倒没有听说,郑家最可靠最有威望的就是郑六爷,他既然退隐了,按老爷的意思,后面只要他们安分一些,应无大碍!”

“那就好。”对于皇后,幼清是有感激的,不管她当时保倪贵妃,还是后来的帮她们,这份情意她记在心里。或许她没有资格也没有这个能力还,但往后若有需要她们相助的,她和宋弈都不会袖手不管。

此刻,郑辕自西苑出来,脱了官帽和官袍的他穿着一件墨黑绣云纹的革丝直裰,负着信庭漫步似的走着,他的常随牵着马跟在他身后,几次欲言又止,郑辕回头看他,淡淡的道:“想说什么就说,何必吞吞吐吐的。”

“六爷。”常随沉声道,“您这样,太委屈了!”

郑辕面无表情,负手立在金水河边,沉声道:“我一人荣辱和郑家数百条人命相比不足挂齿,更何况,我这么多年东奔西走也确实想歇一歇。可见,并没有什么坏处。”

常随叹了口气没有出声。

郑辕背着手缓缓走着,悠闲的在街上逛着看着,临近中午时他才回府,刚到垂花门便看到薛思文带着丫头立在门边,郑辕见着她便皱了皱眉,薛思文走了过来行礼道:“六爷回来了。妾身亲自下厨备了薄酒,想请六爷赏脸去喝一盅。”

“有劳了。”郑辕未动,长身玉立,“我过几日可能要出趟远门,你若是在这里住的不习惯,我让人送你回家吧。”

薛思文听着一怔,猛然抬起头来,瞬间红了眼睛哽咽的道:“六爷不要妾身了吗?”

郑辕没有说话。

“六爷!”薛思文迎了几步站在正院面前,道,“妾身已经进门了,在外人眼中妾身已经是您的妾室,六爷如今把妾身送回去,不是要将妾身逼上绝路吗。”

郑辕眉头紧紧锁了起来,扫了眼薛思文,薛思文秀丽的面容隐隐透着惨白,一双杏眼中饱满了泪水,坠在眼角,他顿了许久才出声道:“你既不愿走,那边住在这里,不过,委屈约莫是不会少的,你……自己保重。”话落,朝薛思文点点头,与他擦身而过。

薛思文宛若泪人似的靠在丫头的身上,绝望的看着郑辕的背影,她身边的丫头绾儿轻声劝道:“姨娘放宽心,往后的日子长着呢,六爷总会看到您的好。”

日子长吗?日子其实很短,转眼间她来寿山伯府已经几个月了,这几个月她和郑辕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他看都不看她,又如何能看见她的好呢。

薛思文擦了眼泪,叹了口气,道:“走吧,我们回去。”

绾儿扶着薛思文往里头走,薛思文低声道:“我娘那边你下午去一趟,告诉她再等些日子。”她答应过江姨娘,等她和郑辕圆房,在郑家站稳了脚跟,就会想办法除去刘氏!

刘氏留着一日,她娘就没有安生日子。

“是。”绾儿应了一声,满脸的担忧,郑辕这样油盐不进的主,他们委实没有别的办法,“姨娘,要不然您去趟宋府?”

薛思文听着微顿望着绾儿:“你让我和方幼清走动吗?”

“是。”绾儿点点头,低声道,“奴婢听府里的婆子说六爷一直恋着宋太太,您若是和宋太太多走动,得到宋太太的照拂和提携,在六爷心目中定然会不一样。更何况,您和宋太太还是亲戚,论起来您还要喊她一声姐姐,您去走动,不要以姨娘的身份,就当姐妹间来往,不是很好吗。”

薛思文皱着眉,拉不下这个面子来,既是姐妹,可一个嫁的那么好,一个却成了妾,她没有脸去!

“我再想想吧。”薛思文不想再议论这个事,摆手道,“我累了,回去歇歇,房间里的酒菜你端去吃吧。”

绾儿叹了口气应了是。

薛府中,豪哥一见到幼清就跑着过来,笑眯眯的道,“姨母!”

幼清蹲下来迎他,一把将撞进自己怀里的豪哥抱住,在他脸上亲了好几下,道:“豪哥是想姨母了吗?”

“不是。”豪哥摇头,又仿佛意识到自己说的不对,点着头,“是,想!”

幼清笑了起来,捏了捏豪哥的小脸,道:“豪哥不想姨母,那我猜豪哥是想周姨了是不是?”

豪哥嘻嘻笑了起来。

“周姨在后面,我让采芩带你去找她好不好?”幼清牵着豪哥的手站起来,豪哥点头不迭,“好啊,好啊!”

幼清就将豪哥交给采芩,由采芩牵着去找周芳。

“大姐,大嫂!”幼清这才去和薛思琴以及赵芫行了礼,赵芫抱着茂哥和她笑道:“茂哥快去让姑母抱,要不然姑母眼睛里可就只有你表哥了。”

幼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将茂哥接过来,搂在怀里,道:“别听你娘的,姑母最喜欢茂哥了。”

“快进去吧,娘正等你呢。”薛思琴笑着拍赵芫和幼清一起往智袖院去,幼清笑着问道,“祖母那边回信了吗?听说三叔回家去了?”

薛思琴点点头,道:“年前就回去了,姑母也在家里过的年。”

周礼到底没有将薛梅接回去,如今薛梅一个人住在泰和陪着薛老太太,周礼父子不见踪影。

幼清不喜欢说薛梅的事,便笑了笑道:“三叔能回去就好,我还担心他身体受不住呢。”又道,“三姐怎么还没有回来,不是说过了上元节就回来的吗。”

“还真是不知道。”薛思琴蹙眉道,“也不知道她去廖府闹腾了没有,她那个性子我想想就揪心的很。”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赵芫道:“管这么多做什么,只要他不吃亏就成。”

大家进了智袖院,方氏穿着一件葡萄紫素面褙子坐在炕上和陆妈妈说着话,见着几个人就笑着将茂哥接过来摆在炕上让他自己玩,幼清问道:“听说您和陈夫人越好了明儿去陈府吗?”

“是啊。”方氏让幼清坐在身边,回道,“闻瑾年纪不小了,我想等过了秋试就把他们的婚事办了,不管有没有功名,把大事定下来他有了家室人也能稳重些。”

幼清点头,左右看看奇怪的道:“三哥去馆里了吗?”

“不知道,最近也不知道忙什么,哪一回都是过了宵禁才回来,一回来就躲在房里也不看书,捧着个什么骨笛在那边乱吹。”方氏直皱眉,“也不知道是不是认识了新朋友。”

幼清朝薛思琴看去,薛思琴也要摇头表示不知道,赵芫蹙眉道,“要不然,让夫君去问问三弟?”

“也好,等他晚上回来让季行去和他说说。成亲的事不用他操心,可书不能不看。”方氏担忧的道,“即便以后不入仕途,有个孝廉的功名在身上也是身份。”

几个人都点点头,方氏转头看着幼清,问道:“不说你三哥了,你好些没有。”

“好多了。”幼清笑着道,“爹爹不是一个人,我也只是怕他路上不安全,等他到了信来我也就彻底安心了。”

方氏点点头,笑着道:“不管怎么说,你娘能安全回来一家团聚是莫大的喜事。”

幼清点头正要说话,忽然陆妈妈掀了帘子进来:“夫人。”方氏听着抬头看她,陆妈妈道,“二姑爷回来了。”

“回来了吗?”方氏就笑了起来,她一整个年里都惦记着薛思琪,就怕她闹出什么事来,“快请少仲进来。”

转眼功夫廖杰从外头进来,出乎意料的他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衣服满是褶皱,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方氏看着一愣吃惊的道:“你……你怎么回去半个月瘦了这么多。”

廖杰最爱干净了,还从没有见过他将自己糟践成这样的。

“岳母。”廖杰急的没有解释,问道,“琪儿她回来没有?”

方氏听着怔住,不但是她便是幼清也愣在原地,大家都不解的看着廖杰,方氏朝廖杰身后看了看,问道:“怎么,琪儿没有和你一起回来?”随即也变了脸色。

廖杰一下子丢了力气似的,摇着头叹道:“琪儿她上正月十二从家里走的,我找了七天了,还以为她先回来了。”

“怎么会这样。”方氏腾的一下站起来,“她怎么会一个人先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赵芫给廖杰倒了杯茶递给他,沉声道:“你不要着急,慢慢说!”

廖杰看了看赵芫手里捧着的茶盅,接过来一口气喝完抹了嘴,道:“她……她前一天晚上和我吵了一架,第二天我起来就找不到她了,门房说她天没脸就出府了,说是要去庙中烧香,我上街去查,才知道她租了辆马车,城门一开就出了保定。”

“这个丫头。”方氏急的团团转,“怎么办,你都回来了,她怎么还没有到家,她也没有出过远门,要是在路上出个什么事怎么办。”

幼清扶着方氏坐下来:“姑母先别急,等姐夫把话说完,我们再想办法去找人。”

方氏点着头,又看着廖杰,廖杰道:“我一路回来都在打听,有人看到那辆车,可是快到京城时就没有消息了,我回家去找,见她不在家中,就马不停蹄的赶到这里来,没想到……”他现在懊悔的很,那天晚上不该和她吵架才是。

“陆妈妈。”方氏急着吩咐陆妈妈,“快去,把老爷,季行还有休德和九歌都请回来,就说有要事相商。”方氏想到了郭秀,也是这样带着几个丫头出去,却再也没有回来。

现在世道虽太平,可谁又能料到会遇到什么意外呢。

------题外话------

九月月票榜第七,这是这本文目前的最好成绩,感谢大家~啵一个…。加更的事我不会忘,量力而行尽量多加。其实,这个文也在渐渐收尾中了,后面到底还有多少字我只有个大概,最后还是要看发挥。

至多两个月吧,所以,这个月还要靠大家提携…。谢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