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639.(固伦番外)23天下君王一般黑

外人都以为令问香受宠,却没人知道,少年皇帝前半夜在彤史和女官们的监督之下,与令问香行完颠龙倒凤之事,待得令问香疲惫睡熟,彤史和女官们都退去之后,他本人却会从佯睡里爬起身来,悄悄来到配殿的裙房。

此事连令问香都能瞒过,却瞒不过了固伦自己。

除了第一个夜晚,她吃下他特地加了睡药的晚膳之后,毫无防备之下睡熟了之外,其后她就再也不肯轻易入睡,便每次当他到来的时候,她都衣衫齐整地瞪着大眼睛对着他。

让他心下有些悄悄的遗憾。

更何况,她能这般,便只证明那个晚上虽然她自己睡晕过去了什么都不知道,可是聪慧如她,怕还是有所感觉,所以她才不肯再睡去……

他心下便是既酸又甜。

甜的是,纵然无人说破,可是她心下怕是也有了几分感悟,知道他那晚对她……;酸的是,他终究是大明的皇帝啊,竟然要这么偷偷摸摸地对她,却都不敢当面跟她说破,只能这样打着哑谜一般。

而他屡屡召幸令问香,在龙帐内尽力让令问香疲累……为的也不是自己那前半夜的欢愉,图的依旧还是后半夜万籁俱寂之后,能单独起身来对着她。

只是,每回他来,她总不是欢喜,反倒都是瞪圆了眼睛,一脸的防备。

他心下气馁,可只是管不住自己罢了。也想狠一回心,拥着令问香睡完整夜罢了,可是一到了这个时辰,眼睛便会自己睁开,望着那裙房的方向,怎么也睡不着了,于是还是得起身而来。

他叹口气对着她坐下:“朕又不是贼,你不用这么防备地盯着。”

她便也吐了吐舌:“反正这宫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皇上自己的家产,皇上要做贼,偷的也只是自己的物件儿。鳏”

他忍不住哼了一声:“我偷它们作甚,我若偷,便偷的是你!”

固伦狠狠一惊,下意识伸手捂住了唇。

他长眉微蹙,脸却跟着红了……

固伦心下便是苦涩无边泛滥了起来。

果然,果然。

他盯着她,没错过她眼里的黯然。他这颗心便更是苦涩:“算了,不斗嘴了,说说话儿吧。”

她歪头看过来:“行,皇上先说说月月姐姐。她在江南好不好?”

她是偷着来的,爹和娘都在江南自不知道。其实倘若爹娘都在身边儿,是准定不会答应让她来的。也只有小爹爹,才能凡事都纵着她罢了。所以对于月月姐姐的消息,她哪儿敢设法问爹和娘啊,便从皇上这儿打探打探吧。

从小也就见过月月姐姐那么几面,虽说没机会多亲多近,可是那相似的容颜却叫两个小女孩儿从小投缘。尤其后来听娘隐约说起,她一家人都能顺利出宫、逍遥天下,却反倒没办法将月月姐姐接出来,得让她一辈子都圈在那金子造的笼子里的时候,娘总是忍不住潸然泪下……她便也一起跟着心疼。

于是在她心里,她总是希望月月姐姐能幸福安乐。

皇帝听闻她竟然问起月月,心下便十分不自在,抿了嘴不肯说。

她哼了一声:“皇上都接了月月姐姐的信,还不肯说。我能想到月月姐姐一定与皇上说了体己的话,皇上不肯说也是有的;我又不问这个,我只是想知道月月姐姐过得好不好罢了。”

她这么一说,皇帝心下就更是不自在。

甚至会有一点的恼火,她怎么能这么轻松自在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么?

皇帝便哼了一声:“那你便告诉我,那金哨子究竟是谁给你的?你想知道月月好不好,我也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非要让心里疼,是不是?那便一遭儿地疼!

固伦果然扁了嘴,不肯说了。晃着两只小脚丫,赌气别开头去不搭理他。

皇帝心下无奈,只得又放柔了声音:“她都好。”

固伦这才嫣然而笑:“太好了。”

那样的真心实意,在她面上罩起柔软却明亮的光。这光芒之下,皇帝越发自惭形秽。

她是当真诚心实意;反倒是他拿捏不稳自己的心意,一并对不起了这一对小姐妹。

他垂下头去:“尹兰生,给我讲你从小到大的事。”

兰生,兰生,当真觉得这个名字取得真是好。她既然就是兰伴伴的女儿,那他便必定要知道她的过往。她出生在何处,她如何长大;当然更要紧的是,她从小到大都见过哪些人,听过什么话。

事到如今,皇帝心下已经隐约怀疑起当年司夜染和兰芽的身份。只是以他现在年纪,还轻易不敢想到司夜染本人就是建文皇太孙,能想到的也只是司夜染和岳兰芽都是建文余部,是奉了建文余孽的命令,埋伏在宫里的人手罢了。

于是这一问,是他对固伦本人经历的好奇,也是为了江山永固。

固伦便皱眉:“皇上这样大半夜的来,都只为了问我那些往事么?那当真没意思

,皇上还是放了我去睡觉。”

皇帝恼得咬牙:“朕也不想!朕也想与你说些高兴的话儿,是你总冷着脸对着朕,是你不肯说叫朕欢喜的话!”

若她肯你侬我侬,若她肯从了他……这样的良辰美景,他抱着她还不足,哪里还有闲工夫说话?!

只是她不肯,只是她这么时时刻刻防备着他!

固伦只能叹口气。这话这么继续说下去就又没意思了,她不想说了。

皇上是皇上,是月月姐姐的夫婿。不能再有别的了。

固伦便歪了歪头:“那……我给皇上画像?”

从小看着娘,每当娘不想说话的时候就是画画儿。娘说画儿也可以说话,画儿也可以帮人廓清许多思绪。她虽自觉画工比不上娘,可是好歹会画。

皇帝拗不过她,便也点了头。

这样的长夜相对,她一笔一笔将他描绘下来,想来她心里也是专注于他的,于是心下便也觉得舒服。

红烛摇曳,一对少年男女便隔着一张桌这样相对。她每当抬眼,他的目光便也随即缠紧了她。两人目光绕缠一阵子,直到她红着脸垂下头去,继续描画。

他的心里便又是那种熟悉又新鲜的苦苦甜甜.

时光这样过得柔缓而又漫长,直到这一日皇帝忽然收到了李朝的上奏,说王李隆已到了大婚的年纪,奏请朝廷准许开始王妃拣择。

因是李朝的事儿,皇帝虽然没放在心上,却莫名地在夜半与固伦相对的时候,信口提了一句。

没想到固伦手里的笔登时就跌落下来,笔尖触到画上,落下了一团大大的墨迹。

皇帝全无防备,这样看着便惊住:“你怎么了?”

此时的固伦早已心乱如麻。

自从眼睁睁看着这位大明朝的皇帝要有导引女官的时候,她也已经在心下暗暗担心过李隆。不过那时候也只是担心啊,还没有听说有什么消息。

却不成想,这消息忽然就来了,快得叫她都来不及防备。

她努力收拾心绪,几番想办法搪塞,却发现嘴唇都是颤抖着无法拢成合适的形状,于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在少年皇帝面前攥着手,身子一径地轻颤。

皇帝吓着了,上前一把攥住她的手,“你到底怎么了?”

他的手很有力量,也很暖。她得了些支撑,这才勉强地抬眸一笑:“这天下的君王,原来都是一般的。”

小时候在景福宫里,自然早就听过那些尚宫们说过,什么世子关系国祚,所以身为君王就应该多多诞育后嗣,这也是君王的责任。而为了多多诞育后嗣,君王就应该多纳后宫,而后宫绝不可善妒,因为这都是身为王和王的女人们对家国社稷的义务。

她那时候小,便故意扮着鬼脸冲李隆说:“听见了吧?将来就会有许多许多小姑娘一起陪你玩儿了。”

那时候李隆年纪还小,地位还不稳固,所以身边也只有一个固伦陪他玩儿。

可是李隆听了却恼了,一把攥住她的手:“我谁也不要,我只要你一个!”

言犹在耳,虽然那时候年纪小,说的不是什么男女的感情,而是说的童年玩伴;可是……如今,就连李隆也到了后宫拣择的时候,也到了要故意装作忘了曾经的许诺,然后为了他的江山和王位而接受众多女子的时候了。

她抽着鼻子努力地笑,果然这天下老鸹一般黑。妈蛋,无论是这大明的紫禁城,还是李朝的景福宫,她哪个宫也不呆了,她要跟爹娘浪迹天下去——

题外话——【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