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五十三章 师门恩怨,雪妍窥探

上官雪妍踢那蒙峥的一脚实在不是她身为后宅妇人应该有的举动,那一脚也不符合她的身份。但是上官雪妍却没想那么多,她看不惯这蒙峥现在的样子,现在真的不是沉溺伤心的时候。

蒙峥感到膝盖上传来的疼痛然后愤怒的抬起头就看见圣王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蒙峥先是迟疑的看着上官雪妍,踢自己的人难道是她,他怎么也不相信上官雪妍会用脚踢他。

“你还不去找儿子,蒙世子?”上官雪妍语气古怪的看着他问。

“对,找睿儿。那兰儿……?”蒙峥也没时间去想刚刚踢自己的人到底是不是上官雪妍,他还是先找儿子要紧。但是他也想到了重伤的妻子,今天的这事让他一时也有点接受不了。

“世子妃没事。”上官雪妍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上官雪妍站在院子看看,那些人像是有准备而来,竟然没惊动平王府的侍卫就劫走小少爷,就连自己都没听到一点的声息。这不是在自己的王府,自己也不想窥探什么秘密,所以也不会放开精神力掌控这里。但是自己的内力还是不错的,听力也很好,竟然也没感觉到一点异样,这让上官雪妍就不得不想对方是有计划的。

上官雪妍边往外走,边放开精神力感应这附近的不同,上官雪妍突然停顿了一下脚步。

“你们去找暗二先回府,本妃有点事要办。”上官雪妍走到雯绣和柳絮身边对她们说。

“是,王妃。”

“主子,我和您一起去?尊主要我寸步不离的保护您。”柳絮听到上官雪妍的话,没有如雯绣一样答应而是上前弯着腰说。

“我如果有危险,你真的能保护的了我?”上官雪妍脸上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她问。

“我……是。”柳絮词穷了,她想到上官雪妍的武功,要是她都要危险,自己跟着也许只能当累赘了。

上官雪妍打发那两个人离开,她自己也消失在这个充满血腥的院子里。

平王府里伤了世子妃,失踪了小少爷,一时之间喜事差一点变成了丧事。所以平王府现在乱糟糟的,都在找入府的贼人,就连上京的府衙都惊动了,平王府发生的血案那可是很受重视的。就好像是突然之间上京街道上身穿甲胄的人来来往往,和几天前一样,不明真相的人都在胡乱猜测。

但是有一个院子里的安静和上京的慌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这里的人也不算少,不过是很多人和一个人对峙而已。

“你交不交出来那个东西?”一个头发花白的人看着对面的那个坐在石桌边,同样头发花白的人问。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对面的人看都没看他一眼说。

“你要是不知道就没人知道了,要不然你也不会龟缩在这院子里不出去了。你以为你不出去就没事了,再说那东西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你凭什么独吞。”前面问话的那个老人口气中充满讽刺和气愤。

“玉轨止你怎么还是冥顽不灵,那件东西真的不在我这里,我都说了很多次了,你怎么就不相信。”被问到的那人依旧平静的说。

“蒙绝,你当我是黄口小儿那么好骗,不在你这能在谁那里,我们当时的几人现在就剩下你们二人。”玉轨止好像压制了气愤而且脸上有一种怀念的神情出现。

“是呀,就剩我们两人了,那我们何故要自相残杀呢?你拿到那件东西是打算怎么用,难道你还想往事重现吗?你放下吧!”蒙绝看着玉轨止的,脸上的表情一僵然后叹着气问。他怎么还是老样子,那些事情早就过去了,他怎么还在耿耿于怀。

“放下你让我怎么放下,我等了这么多年才等到这个机会。现在西越和东篱都在倾一国之力集聚边疆,我只要支持一方,等他胜利了我一定会得到荣华富贵。我玉轨止是艰险小人,但是我不会拿自己兄弟的性命换自己的荣华富贵。我高贵的平王爷夜里可有遇到我大哥来找你?”玉轨止突然大声的责问蒙绝,说道后面甚至有点癫狂了。

“我对于当年的事情很抱歉。但是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大师兄那是他自己走错了路,我只不过是替师傅清理了门户,五师弟你又何苦说呢!”蒙绝脸上闪过悲伤,不过他很快就平静了。

“你不配叫我大哥师兄,我也没你这个师兄。你明明知道大哥他是被人利用了,你不但不帮他,还利用他换来的你的平王之位,我也到那时候才看清你我的二师兄。我大哥死了,你不但被被封为平王还继承了师傅的衣钵,这可是让我们剩下的几兄弟高高的仰望你,你的感觉可好?”玉轨止说的话不难听出讽刺的意味很大。

“五师弟,你……。”蒙绝突然咳了起来,也许是被气的。

“你是不是现在感觉浑身没什么力气,气血向上涌?”玉轨止看着蒙绝突然笑的很诡异的问。

“你给我下毒?”蒙绝一运功才知道自己竟然内力全无,他抬起头看着对方问,眼中有了狠厉之色。

“是又怎么样,只要你交出那件东西我就给你解毒。”玉轨止走到他面前蹲下,捏着他的肩膀说。

“我说了那件东西不在我们这里,你就是毒死我也没用,师傅当年没交给我。”蒙绝忍着来自肩膀上的疼痛,抬着头看着他。

“你还是不说是吧,我都找过了,那几家都没有那东西,那就只能在你这里了,师傅连位置都传给你了,还能不把那东西一起给你。”玉轨止加重手上的力量,他不相信那件东西不在蒙绝手里。

“随你怎么想吧!”蒙绝他觉得眼前之人有点疯魔了,和他没理可讲。

“你不说是吧,我告诉你我可是从前院来的,我想你还没见到你的重孙子吧,看在我们是师兄的关系上,我可是帮你把他带来了。很可爱的一个婴孩,二师兄你要不要见一见。”于轨止松了蒙绝的肩膀,然后起身说一句话,那是威胁呀。

“你……你把崆鸣他们怎么了,那孩子是无辜的。”蒙绝听到他的话,想起身但是没起来,还吐出了一口血。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五师弟现在做事这么没底线,连孩子都伤害,就是不知道前院怎么样了。

“放心吧,除了这孩子的母亲,其他人都没事。不过你要是再不给我那件东西,那就说不准了。把孩子抱过来给我二师兄看看,师兄这都四世同堂了,要是我大哥不死,我想我们玉家也该四世同堂了。”玉轨止看到孩子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慈爱,然后被狠厉代替。

他今天不但是来找那件东西的,也是为了报仇而来。就是因为这蒙绝杀了大哥,导致大嫂也跟着离去,自己那刚出世的侄儿也在几天后因为一场伤寒夭折了。自己因为要报仇练功出了岔子,也失去了生育的能力,所以他们玉家早就断子绝孙了,这都是蒙绝造成的,自己怎么能放过他。

“孩子……你不能伤害他。”蒙绝看见那个被包在锦被里的孩子,大声的喊叫。他想救孩子,但是他现在连站起身的力量都没有了,又怎么去救孩子。

“说那东西在哪里,我就放过这个孩子。”玉轨止的手在孩子的脸上划了一下,那孩子的脸上就有一道血痕出现。

“孩子……,你……那东西在四师弟的手中,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蒙绝说完之后紧张的看着他,其实他是在看那个孩子。

“四师兄董金元?你没骗我?”玉轨止显然是有点不相信的问,他们那个四师兄是他们师兄弟中最平庸的一个,师傅怎么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给他?

“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蒙绝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镇定,一脸的颓废。

“真是没想到一向大义凛然的二师兄也会有出卖兄弟的时候,哈哈哈……。”玉轨止笑的诡异又凄凉,让在场的人都听的毛骨悚然的。

躲在一边的上官雪妍听到那声音也下意识的想捂着自己的耳朵,她这是听到了什么?师门恩怨,还有他们争夺的是不是那自己想找到的东西。自己不会去管他们的之间的恩怨,但是那个孩子自己要救下来,孩子毕竟是无辜的。上官雪妍也看出来了,那玉轨止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那孩子,她可是旁观者清,那人找那件东西倒是其次,主要的还是想复仇吧。

上官雪妍其实早就躲在这里,她在兰苑的时候就发现这个小院子将有一场风暴席卷。所以她打发走雯绣她们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会看见一场师门争执。那里面的蒙绝应该就是第一代平王吧,怎么感觉他的王位好像来的不怎么光明。

上官雪妍继续躲在暗处,她不现身也没人会发现她的。

蒙绝看着那不断大笑的人,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师兄弟几人会走到如今的地步。师傅这就是你想要的吗?你当年为什么要告诉我们有那件东西,要是没那件东西我们会不会是另一个局面。现在那件东西恐怕也保不住了,不知道又会掀起怎么样的波折,希望不会在西越和东篱的战事上雪上加霜才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