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五十一章 雪妍筹划,满月宴

独自回到圣王府的上官雪妍,看着很安静的王府她竟然有点不适应了,他们才走了几天的时间,她竟然觉得孤单了。这人一旦适应了一种生活突然间有一点小的改变都会觉的改变很大,她现在也是越来越喜欢他们都在的时候了。上官雪妍缓步走进书房,她要把今天的事情和他玄霄说一声,如果他觉得段无极对于战争有用,他可以从边境把人给拦截下。既然东篱的旭王爷早就在上京了,那西越大军出发的消息应该早就传回到东篱,对于这场战争东篱应该也是有准备的。

东篱一直都是四国之首,兵力应该不比西越少,这场战争一时还真的难猜胜负。但是上官雪妍知道她不会让西越输了这次的战争,东篱皇帝的野心太大了,战争受灾难的还是那些希望安稳度日的平民百姓,他们的流离失所那不是自己愿意看见的,所以在有需要的时候她会尽快解决战事。上官雪妍知道她的存在就是特殊的,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插手的,她也要有选择的出手。就像宸和小麒一样,它们虽然跟着墨儿但是它们不会出手,他们的存在只是保护墨儿他们的安全而已。

上官雪妍折好手中的信件,要是宸在他身边自己何须写什么信件。

“二,把这信尽快交到王爷的手中。”上官雪妍知道暗二他们应该有和轩辕玄霄联系的方式,所以她才会把信给暗二。

“是,王妃。”暗二拿着信就离开了。

上官雪妍一时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了:“雯绣外面可有什么消息?”上官雪妍呆愣了一会儿开口问。今天抄家那么大的事情,不会安静了才对。

“回王妃,今天议论最多的就是太子领兵抄了袁大人的家,至于理由外界什么猜测都有。还有刚刚平王爷府中送来帖子,说三天后是他们家的小少爷满月,请王妃去参加满月宴。”雯绣挑着重要的和上官雪妍说。

“平王府,就是那个唯一的异性王,是他们世子的孩子吗?”上官雪妍用手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人问。这老平王听说是救过轩辕玄霄的父亲,所以才会破格封为异性王而且是世袭的,但是虽然为王爵但是这一家人行事很低调。忠君不参加党派之争,好像人缘也不错。

这几年上官雪妍也是把上京说有的人家都了解了遍,他也没发现这平平王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一代的平王是老王爷长子,年龄和玄霄差不多姓蒙名崆鸣,那自己要不要去,其实也不一定非要自己去,只要贺礼到了就行了,但是这是孩子的满月酒,看在孩子的面子上自己也应该去一趟才是,自己怎么说也算是一个长辈。

上官雪妍陷入自己要不要的纠结之中,其实这些年很多宴会她很少去,没必要她是不会去的。虽然这事上京的那些贵族几乎都知道,但是出于礼仪那些帖子该有的从没少过圣王府的。

就在上官雪妍拿不定注意的事情突然有人出现在她身边:“主子,董府这半个月遇到了三次夜袭,对方好像在找什么东西,而且是很重要的东西,今天属下无意中听到他们怀疑那东西在董依琳身上,但是董依琳不出府他们没机会下手,他们打算三天后在平王府动手。那董依琳好像也知道对方在找什么东西,她自己也在找寻,今天听她自语对方要找的好像是可以调兵遣将的东西。”那人站在上官雪妍的前面说着自己来此的目的。

“可以调兵遣将的东西,难道是兵符不成,可是那兵符怎么会在董家,这董家是什么人家?”上官雪妍听到后奇怪的问,兵符不是应该归陛下管理吗,难道还有其他的军队不成?上官雪妍是想不明白了,他知道西越有一支特殊的军队,属于暗军当年凌氏一族起兵的时候就在找它,但是谁想到当年玄霄是诈死,那兵符就在玄霄的身上带着,所以他们翻遍王府也没找到。现在又是什么情况,难道这暗兵还有一支不成。

“准备马车,我要进宫。等等……算了。”上官雪妍觉得这事自己要是不知道,那身为西越的掌权者的轩辕玄耀应该会知道一些,自己可以去问问他。但是等出门的时候上官雪妍又改变了注意,要是真有另一只暗兵,自己现在去找轩辕玄耀那不是告诉他,他万一怀疑自己手中有兵怎么办。最重要的是如果真的有这一股暗势力,上官雪妍想把它攥在自己的手里,她想给墨儿乃至以后的后代留下一件保命符。她是早晚有一天会离开这西越的,但是她的孙子、重孙子他们就只能生活在西越,以后的皇帝谁能说得清楚,万一有一天当政的皇帝觉得他们威胁到了他怎么办,总不能让自己的后代束手就擒吧。她现在既然有机会给他们留下保命符,那就给他们多考虑一些吧。

上官雪妍想明白了这些,她知道她下面要怎么做才行:“严密监视董府,一旦发现他们找到什么东西,不惜一切抢夺回来。”

“是,属下明白。”

“雯绣去准备礼品,三日后赴平王府的满月宴。”

“是,王妃,奴婢这就去准备。”

上官雪妍决定的事情她就会去做,而且是一定做的最好。

对于上官雪妍的这边要做的事情,轩辕玄霄还没受到信件所以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正在路途上休息呢,就是急行军也不能太疲累的行军。轩辕玄霄一路上都在研究他应该怎么排兵布阵,但是毕竟不是在战场上,他也有很多事情不知道。

“前方可有什么消息传来?”轩辕玄霄放下手中在地图上指点用的树枝。

“世子他们还没到边境,父亲说东篱也已经在往边境调集大军了。”淳于将军从地图上抬起头,看着轩辕玄霄回答。

“保持通信,世子他们到了之后多少可以解淳于老将军之危,但是我们也要加紧赶路才是。”轩辕玄霄看着那望不到头的大军,他们就是急行军也要走上一个多月,而他们现在才出上京不到十天,路还长着了。边境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还有上京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有妍儿在应该没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吧。

“明白,大帅。”

轩辕玄霄看着那有些阴沉的天,不会是要下雨了吧,现在可是不需要这样一场大雨的。

这两天上官雪妍就在府中哪里也没去,至于外面闹的很大的关于袁家的一切都和她没关系,她也从没有问过。再说那些也不需要她问,审理和宣判都有人去做,对于这个他国的探子陛下也一定不会轻饶的,袁家的结局早在她拿到那几封书信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袁家的覆灭边家那边也已经得到消息了,但是就是还没完全确定消息的真假,他们已经在想法子确认了。

今天由于是去参加平王府的满月宴,上官雪妍穿了一身蓝色的常服,也不算太抢眼。依旧是简单的玉簪挽着秀发,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王妃的装扮,当这就是上官雪妍出行的一般装束,只有正规场合上官雪妍才会装扮的很隆重。

“走吧。”上官雪妍依旧带着雯绣,不过今天身边多了另一个人那是柳絮,玄霄给她准备的人。她上次用到这人的时候还是两年前,她只有在有些事情雯绣办不到的时候才会用到她们。今天她想也许会有用得到的地方,就算用不到当个侍卫也是好的。

圣王府的马车早就等在外面了,驾车的依旧是暗二。其实就连圣王府的人自己有时候都在议论,为什么上京其她夫人或者王妃出行都会带很多人,偏偏他们家王妃一旦出行就只有一个驾车的,一个随身伺候的,怎么看怎么寒酸。

这些人的心思上官雪妍从没过问过,她在想是不是有那个自己猜测的兵符,她今天能不能找到?

上官雪妍出行虽然轻车简从的但是圣王府的马车还是很显眼的,走在大街上也没有不长眼的找事。

“圣王妃到。”马车在平王府门外停下,雯绣走出来掀开帘子,那在外面迎客的平王府的人就已经人出来了。

“参加圣王妃。”

“参见圣王妃。”

“皇嫂,没想到你今天也来了。”六王妃下了自己的马车刚准备走进的时候就听见说上官雪妍到了,于是她停下行礼。

平王府外的很多来客,都停下脚步行礼。

“你们都起来吧。六弟妹我这不是想粘一下喜气,这平王府的王爷可是和我家王爷一样的年龄,他都这当爷爷了,我家那两个一个都没成亲呢,我想抱孙子还不知道是哪天呢。我这也是眼馋了过来看看,弟妹你可不许笑我才是。”上官雪妍很少参见这些宴会,但是她今天突然出现在这里,难免不会有人多想。所以听到六王妃的问话,上官雪妍也顺着说了下去。而且她这借口找的也不算突兀,上京谁不知道圣王府的两位小王爷都没成亲,而且他们的年龄也不算小了。

“我还以为皇嫂不急呢,两位侄儿还不是您给惯的,我可听说了是您让他们找自己中意的,要不然圣王府的门槛不早被踏破了。”六王妃笑着和上官雪妍说。

“这事说来也怪我,所以我现在也只能眼馋其他府中的小孩子了,但是话说出去也不能收回来。哎,我也只有慢慢等着了。走吧,我们还是先进去看看这平王府的小少爷吧。”上官雪妍边说边拉着六王妃往里走,她们站在这里其他人也不敢进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