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五十章 双重的处事方法,旭王重伤

对于华夏宗不只是西越的人知道,其实四国都有人知道尤其是高层掌权者。那是因为他们的人遍布四国,但是你却不知道哪个人是他们的,他们虽然遍布四国但是却从没做什么危害社稷的事情,所以各国的皇帝也找不到他们的把柄。其实华夏宗的宗主是西越的人这一直也是个猜测,那是因为华夏宗对西越有着自己的偏爱。

旭王段无极看着那个带人向自己走来的人,他嘴角的笑意僵在哪里。那是自己的老熟人吧,自己不久前还恨不得撕碎了她,但是当她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自己倒是希望没见到她。为什么是她,她真的是华夏宗的宗主吗?她到底该是谁,医谷的谷主、西越的圣王妃亦或是华夏宗的宗主?怎么每次见到她,她都有不一样的身份。

“旭王好久不见,怎么来了西越也不通知一声,旭王大架怎么说也要吾皇以礼相待才是。这悄悄来悄悄走可是有损旭王的身份,该不是旭王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那样旭王恐怕就不能轻易走了吧,怎么样也该给我们一个交代才是。”上官雪妍看着段无极,他们是好久没见了,从那年医谷之后再也没见过。她想到昨天的事情会是东篱的人做的,但是怎么也没想到这竟然是旭王做的。在这个特殊时期他竟然敢在西越露面。

上官雪妍说话的时候脚下也没停止,她像是不知道眼前之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一样,说着客套的话。

“圣王妃客气了,本王闲来无事到处走走,不知不觉就知道了上京来了,本想等着安顿下来进宫的。但是没想到这不是刚到上京就收到皇兄的手书让本王回国,所以才没面见西越的陛下,还请见谅才是。”段无极看着那和自己说话的女人,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犀利,看是客气的言语却透露出她的决绝,自己今天还不知道能不能走出这里了。

“这样呀,这就是旭王你的不对了。虽然西越、东篱两国正在打仗但是旭王既然来了,我们西越就有照顾的责任。要是旭王在我们西越出了是事情,那东篱的将士还不化悲愤为力量,一怒之下直接杀入边城,这可就是大麻烦了。我看还是请奏吾皇,让他派人送旭王去边境才是。”上官雪妍站在段无极的不远处,看着他笑意浅浅的说。

上官雪妍的话很明显既然旭王来了就该发挥他应有的作用,说是送他去边镜不如说是以他为质。

段无极听到上官雪妍的话现在才想起来,他现在陷入了什么样的境地,两军对垒军心是最很重要的,这要是自己被当为人质,东篱的大军就会束手束脚的,皇兄也不敢下令强攻。他真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西越的上京,没想到竟然到了如此的境遇,生死也就在他人的一念中。

“不劳西越陛下了,本王自己可以回到边境。本王有急事也就不和圣王妃叙旧了,先行一步了。”段无极说这话的时候那是盯着上官雪妍看,看她是什么反应。他知道他现在哪怕是拼死也不能让他们抓住了自己。

“既然旭王着急走,本妃也不勉强了,会替你转告陛下的。”上官雪妍听到他要走,也客气的说,一点也没有要为难的他的样子。

“圣王妃的意思是……你要放本王离开?”段无极没想到上官雪妍会不阻止他离开,于是有点不相信的问。

“这有什么不对吗?还是说旭王是想吾皇亲自送你走不成。”上官雪妍听到他的话反而不解的看着他问。

上官雪妍知道就是到了轩辕玄耀面前他也不会有什么,战争无论是胜败,四国以后还是要相处的,不能中间有太大的仇恨。现在要是杀了东篱的旭王,两国就结下了永远的仇恨。这不利以后的相处,这个得失轩辕玄耀想的明白。他顶多把段无极囚禁起来,等战事结束之后在处置。但是一旦段无极落在轩辕玄耀的手里,那就和她没什么关系了,那她们华夏宗的事找谁讨说法。

“没……那多谢圣王妃了,告辞。”段无极现在不管上官雪妍出于什么原因,但是只要他能离开这里就很好。

段无极翻身上马,调转马头就打算离开,但是却没想到还是被朱雀他们包围了。

“圣王妃这是何意,本王从不知道圣王妃会是如此反复之人。还是说这些人不听圣王妃的话?”段无极坐在马上,说着讽刺上官雪妍的话。他看向上官雪妍的眼神也突然冷了很多。

“段无极,你设计了我们华夏宗,妄想借机挑起陛下对我们的绞杀。怎么,现在事情败露你就想这么一走了之。你是当华夏宗是什么,你又当本宗是什么,我华夏宗可不是任谁都可以揉捏的。你总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吧,放心不要你的命,这点本宗可以保证。”面对段无极的责问上官雪妍突然转变神情,声音也不如前一句柔和,再出口的话语有点咄咄逼人。

她上官雪妍现在是以华夏宗的宗主的身份问罪与他,不是西越的身为圣王妃。

听到上官雪妍的问话,段无极明显的愣了一下,他怎么忘记了眼前之人不单是圣王妃,还是华夏宗的宗主。她刚才是放自己走那是因为她是以西越圣王妃的身份,而现在不让自己走,那是因为她是华夏宗的宗主。明明是同一个人,一转眼就转换了身份,他该如何应对。

“我……。”

“不要和本宗说什么你不知道,或者是昨天之事和你没关系。你以为华夏宗在四国的名头是浪得虚名吗?如果连这点小事都查不清,我们早就被其他势力打压了。段无极,袁刚就是个做好的证明,他虽然听命与你,但是他有参与到其中,所以他才会是家破人亡。其实他的事本宗没做什么,只是在他书房里找到几封和边家来往书信而已。”上官雪妍拦着段无极要说出口的话,她不想听他说废话,既然拦着他了,她不用去证明也知道他就是幕后之人。

“你想做什么?”段无极知道上官雪妍这下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了,他想说的话都被她堵着了。

“做什么?华夏宗的老规矩。你设计华夏宗给我们差点招致杀身之祸,对我们来说那就是十恶不赦之罪,既然如此你受些苦那是一定的。本来兄弟们给那幕后之人准备了三关,既然你是东篱的旭王爷,给你一个面子。你只要和本宗的三位护法走几招就好,本宗和其他人不会出手。还是那句话,不要你的命。”上官雪妍冷笑着看着他,做什么他问了也没用,他没有选择的权利。

“好,希望上官宗主你说话算数。”段无极知道他现在没到选,既然那样还不如搏一搏,反正她说了不要自己的命。

“王爷,属下去。”大吴站出来说。

“王爷,属下去。”另一个人也站出来说。

“朱雀、紫风、青龙你们每人十招就好了,留下他的性命,我还有他用。”上官雪妍之所以让他们三人去也是让他们出口恶气,华夏宗这次虽然没什么损伤,但是这也是他们建立以来栽的最大的一次跟头。他们怎么会不生气,这幕后之人就是最好的发泄者。至于段无极自己还有其他的用处,既然他能在西越搅弄风云,那自己为什么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是宗主。”青龙他们几人看着段无极回答上官雪妍,对于上官雪妍的命令,他们从没迟疑过。上官雪妍也没下过让他们失望的命令。

朱雀先甩着鞭子出现,她看着那还在争执谁出战的三人,这些人真啰嗦,他们以为宗主是说着玩的,就那两个下人还想代替主子出战,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朱雀的一鞭子毫无预兆的甩在他们之间,更多的是冲着段无极去的。

朱雀的鞭子上有那些看不到的小刀片,其实那是杀人的利器,她这一鞭子段无极的衣衫已经被她的鞭子给划破。朱雀不给他反应的时间第二鞭子又挥了过去,段无极知道那只能是自己出手。

“朱雀也就只有白虎那个闷葫芦受的了,她还是这么的凶悍。你说宗主也是女人,怎么没和她一样粗暴。”紫风看着那几鞭子就让段无极身上多了很多伤口的人,摇着头和青龙说。

“所以宗主才会是宗主。”青龙看了一眼在一边观战的上官雪妍,眼神中有什么闪过。她就是唯一的她,没人可以相比较。

青龙说完就跃身出去,朱雀打完了该他了。朱雀让开位置,青龙上去也没多余的话,他人到的同时软剑也同时划破段无极的手背。青龙看着招招致命但是他却没有要段无极的性命,只是在他的身上添了很多伤口,血倒是留了不少。上官雪妍让他们每人只出十招,所以青龙在用完自己的十招之后也就没打算多用一招。青龙刚收回攻势,紫风的掌风也已经到了段无极的面门。

上官雪妍看着他们三个接二连三的出手,他们配合的很好,就连换人攻击都没让段无极有喘息的机会。段无极的功夫本身就不如他们三人的,再加上不适应他们三人的招式转变,所以没一点的招架之力,身上的收口也越来越多,内伤也重了起来。等他们三人都回到上官雪妍身边的时候,他已经单膝跪在地上大口吐血了。

“你们走吧,这里距离边境还有很远的距离,能不能走回东篱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上官雪妍走到段无极面前突然出手塞了三个药丸在他们的口里。

“上官宗主你给我们下毒?”段无极现在是气急了上官雪妍,觉得上官雪妍不守信用。

“这不是毒药,是化解你们内力的药丸,本宗说的话当然不会食言。吃了它,你们三人就和一个普通人一样,华夏宗也不会有人再追杀你们,你们三人走吧。”上官雪妍低着头看着她们三人说。

上官雪妍的话让段无极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他一时没想到明白,但是当他看着自己的那些护卫一个一个的倒下的时候,他明白的了。上官雪妍只放走了他们三人,他的那些侍卫一个都走不了。因为她下了毒,果然如传言一样,她真的是手段狠辣,也是个睚眦必报之人。

“你……。”段无极又吐了一口血,他不知道是被上官雪妍气的,还是心疼的。

“他们是为你死的,要不是你心怀不轨,他们怎么会丧命。”上官雪妍看着那吐血的人,平静的说。虽然那些人都是死在自己手中,但是虽然他们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上官宗主,后会有期。”段无极和大吴两人相护搀扶着离开,最后段无极只留下这么咬牙切齿的一句话。

“朱雀你去告诉玄武和白虎后面的劫杀算了,但是通知下去密切注意他们三人的行程。天,让冥楼的人”护送“他们,只要不死就行了,但是不要让他们太早走出西越。紫风传出消息给东篱的边家,就说旭王要做的事情失败了,为了自保牺牲了袁刚一家。然后让人给东篱的几位皇子找点麻烦,等做完这些事情,我们的人先撤出东篱,要不然段无极回国一定会严查的,难保到时候我们的人不会有损失。”上官雪妍看着离开的三人,然后一一下着自己的命令。当然她在做自己事情的时候,也没忘记自己人的安全。她的人大多就是一些商人,而且卖的都是必须品,所以一旦她们撤出,东篱的都城就会引起骚乱。

她起初没打算用商业来打击东篱,但是她现在想让战争快一点结束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