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四十九章 华夏宗护法再现,故人旭王

上官雪妍和青龙走出宫门走回圣王府,上官雪妍坐在马车上掀着帘子看着街道上那来往的护卫军,她知道这袁家是完了。袁家这个东篱探子已经没作用了,但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探子存在,看来她还是不能放松才是。

街上来来往往的护卫军,看着阵势就知道这是有大事发生了,那些正在街上行走的人突然也都有点惊恐了起来。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

“太子亲自抓人,看来那一定是有大事发生了。”

“这阵仗有十年没见过了吧,不会又是一个凌家吧?”

“嘘,你这话可不能乱说。”

……

就在路上的百姓议论纷纷的时候,太子轩辕锌铭已经到了袁家的大门口。轩辕锌铭骑在马上看着那大门对着后面挥一下手:“围上,进去抓人,一个也不许放过。”

“是。”跟随轩辕锌铭来的人听到他的命令哒哒的就闯了进去。

看着护卫军进去,轩辕锌铭也翻身下马大步的迈进去。

袁府的外面围了很多人,说什么的都有。但是谁也没看到一个人从人群中悄悄的离开。

那离开的人慌张的跑到一个偏僻的巷道里,然后敲开其中一户看着不显眼的小门。

“主子在吗?”那慌慌张张跑回来的人,问给自己开门的人。

“在,你是不是有什么消息了,你怎么如此惊慌。”那开门的人奇怪的问。

“出事了,出大事了。主子,袁刚家被西越的护卫军给包围了像是要抄家的样子。现在还不知道是为什么,您说会不会是他的身份暴露了?”那男子知道主子在里面也顾不得礼仪直接跑了进去。他进去看到那坐在椅子上的人就跪下着急的说。

“大吴你说什么?袁刚被抄家了?”那开门的人听到他的话吃惊的问。

“被抄家那十有*是他暴露了身份,但是他是怎么暴露的?”那坐在椅子上的主子倒是还算稳定,震惊也只在他眼中一闪而过,不过他那阴沉的脸,表明他的心情却不如表面上平静。

那袁家可是他们培养了很久的暗探,怎么就在这节骨眼上出事了?这可和他的计划出入太大简直是南辕北辙,不但没挑起西越内乱怎么还搭进去了他们最得利的暗探。那袁刚不会傻到自己暴露身份,那是谁揭穿了他的身份,而且还是让西越陛下毫不迟疑的信任,这人是谁?

“今天早朝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那主子问那个刚才回禀消息的大吴,他虽然生气但是理智还在。

“里面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打探不到,我一直守在宫门口和往常一样。就是早上的时候圣王妃也突然进宫了,其他的就没什么了。”大吴只所以记得上官雪妍进宫,那是因为好奇所以多看了一眼圣王府那第一无二的马车。

“主子,我们是不是也赶快离开这里,不知道晚了会不会发生什么变故。”那个前面开门的人,低着头问。他担心万一那袁刚熬不住招供了,那主子就危险了。

“圣王府,圣王妃?难道又是你坏我好事不可?”那主子沉吟出声,紧握的拳头青筋暴凸,可见他是如何气愤。他现在觉得这西越圣王府就是克他的,他做的事情只要遇到圣王府那一家子,就没有成功的。

上官雪妍要是听到这话,一定知道她又遇到老熟人了。但是可惜了上官雪妍她不在这里,也不在知道她要找的幕后之人就是她的老熟人。

“主子,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吧?这里马上就要戒严了到时候就不容易出城了。”那人又一次的催促道。

“主子,中方说的对,我们还是马上离开这里吧,一旦西越封城我们就出不去,我们的人也都在城外。”大吴也催促道,这就是他着急回来的原因。

“走,这圣王府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他们消失的。”那主子起身恨恨的说。

他怎么能生气,原本计划的天衣无缝的,没想到会杀出来一个圣王妃,毁了他的计划。他虽然不确定那圣王妃是怎么让他失败的,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袁刚的暴露一定和她脱不了关系,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证据的。

他们几人只是简单的收拾一下东西,骑着马就往城外奔去,而且出城门的时候也没有一点阻拦。

“看来他们还没封锁城门,主子,我们的人就在城外十里的地方等着呢,主子我们要回都城吗?”他们有几人走出城门,然后其中一人说。

“不回都城,去边境。”那主子看了一眼身后的西越城门,策马离开。

他离开,身后的随从也跟着离开。

上官雪妍此时已经回到了圣王府中,和青龙安排着事情。

“这粮草的事就需要你亲自去了,边城那里我记得应该也有不少的存量粮食,我们也不用大费周章的从远路运输粮食,就从就近送就行了,这样我们可以省不少人手和精力。要是边城的不够就从边城附近的城镇运送,但是一定要保证粮食够将士吃的才行。”上官雪妍和青龙说着她早就想好的事情。她觉得要是从上京起运,目标太明显了谁也不知道路上会有什么变故,既然边城有那就从边城运送。

“我知道了,这事我亲自带人去,你放心吧。”青龙也知道事情的轻重,于是毫不迟疑的就答应了。

“有你去我当然放心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让你去了。可找到人接替你们的位置了,墨儿你们看他怎么样?我们也都该歇歇了,有机会我是一定要出去看看这西越的山水。”上官雪妍微笑着和他说。他们几人一直就是自己最信任的人,这些年他们也没辜负自己的信任。但是他们也跟着自己劳累了很多年,是时候歇歇脚了。

“少主很有宗主您的风范,我们哪敢不满意。这些年少主做的很好。我们的继承人倒是找到了了,就是不知道少主满不满意,毕竟他们以后要辅助的是少主。”青龙说起自己的少主那是一脸的笑意,至于他们的接班人他们早就在培养了,能力他们几人也很满意,就看少主愿不愿意了。

“你们几人教出来的徒弟墨儿怎么会不满意,等他回来就带给他吧。虽然有了那几个孩子,华夏宗的事情还是要你们多费心才是,你们几人可是华夏宗的元老了。这华夏宗的责任只要你们还在就要逃不脱。”上官雪妍这话是在告诉他,他们几人身份在华夏宗那是永远不变的。

“明白的,我们除了华夏宗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就是少主嫌弃我们了,我们也赖在华夏宗不会离开的。”青龙知道上官雪妍的意思,于是也看似没心没肺的说。

“你怎么老了,脸皮倒是厚了很多。”上官雪妍翻了他一眼说。其实她说青龙他们老了是言过其实了,青龙还没她年纪大,现在也就才三十五岁左右,但是他是自小就被训练为杀手,他入行也有二十余年了,是够久了。

“有吗,我怎么没觉得。想起我们刚见面的时候,一切恍如昨日,但是谁也没想到已经过去怎么多年了,那时候的少主才这么高,现在他都已经接受宗内事务了。”青龙举着自己的手比量那时候才五岁左右的轩辕云墨感概的和上官雪妍说。

“是呀,谢你们这些年的不离不弃。”上官雪妍也想起了往事,她不知不觉已经在这个陌生的朝代过了几十年了。

“要说谢,也是我们谢您才是,是您让我们活的像个人一样。”青龙想起了他那久远的事情,同样是为组织卖命,但是自从跟着宗主他们活的正大光明,心中也有了正邪之分。他现在就是身为杀手,回到家也没有罪恶感。因为他没做过一件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也不辱他书香世家的门楣。

就在上官雪妍和青龙在回忆那些往事的时候,暗二突然出现在门口。

“王妃,华夏宗的信号弹,红色的城外传来的。”暗二对着里面说,他以前见过这种信号弹,也知道这红色的是有紧急事情才会用的。

“红色的,走我们去看看。”上官雪妍听到后叫上青龙就跃身离开,城外那不是自己安排白虎他们伏击的地方吗,难道他们遇到了麻烦了不成。

暗二也跟着离开。

郊外二十里的地方两方人马对峙着,其中一方打头的俨然就是刚才出城的那几人。

“你们是何人,为什么拦着我们去路,我们可是无冤无仇的?”大吴看着对面的的人,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刚出城就遇到了劫杀,对方的人很多,而且各个狠厉。一看就是经过训练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找他们的麻烦。

“没什么,听说有人想加入我们华夏宗,我们只不过用特殊的方式迎接一下。”说话的是抖着鞭子的朱雀,她是第一队劫杀的人,真当他们华夏宗都是柿子不成,谁想捏谁就捏。虽然宗主只说让他们带人劫杀出城的人,没说为什么,但是想一下就知道是为什么了。宗主可是很少动气的,这人胆子可真不小。

“你们是华夏宗的人?想来姑娘是误会了,我们只是一介商人。”那个一直没说话的主子突然开口问。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华夏宗的人会查到他们头上,不过他说什么也不能承认,要不然他可真就走不出西越了。

“是吗,旭王爷。你昨天不是已经打着华夏宗的名号做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吗,你这份见面礼可真够大的。不过您要是想加入我们华夏宗,我想宗主一定大开方便之门的。你又何必煞费苦心呢,既然你都送了见面礼,我们怎么说也不能不给你面子,就看你能不能过这三关了,我们这可是第一关。”紫风由于是负责华夏宗的情报的,所以常年游走在外面,其他国的有权势的人他都记得,这几人走入他们的视线,他就认出了为首之人。想着青龙大哥昨天传达的宗主的话,再加上他们今天截到的是此人,可想昨天冒充他们华夏宗的人就应该是此人了。

“东篱旭王爷?这可是一条大鱼,怪不得那么大的手笔。你说要是他加入了华夏宗,那东篱皇室我们是不是来去自如。”朱雀看着旭王爷好奇的问,她边问边甩着自己的鞭子走近旭王爷。

“别冲动,宗主马上到了。”紫风看着朱雀的那样子,就怕他对旭王动起手来,于是出声阻止她。她要是万一生气把人给打死了,坏了宗主的计划怎么办。

“你刚刚是在给宗主传消息?”朱雀问他,刚才那道红色的闪光她是看到了,还以为他是在通知后面的白虎他们。

“旭王爷的身份太特殊了,还是交给宗主吧。”紫风看着对面的人说。

紫风他们对面的人听到对方看出自己的身份,他知道反驳那也是没用的,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想该如何脱身才是。但是听他们的意思劫杀他们的人可不止这一波后面还有,他知道即使自己躲过了后面的人,也未必可以躲过华夏宗的追杀,这华夏宗在西越的势力太大了。要不然他也不会拿华夏宗的名号做事,但是他没想到不但事情失败了,自己也陷入了危镜。他知道现在想走时不可能,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在华夏宗的宗主身上争取一下了。抱着这样的想法,旭王也没突围,他在等华夏宗的宗主到来。

“既然你们知道本王的身份,本王就是否认也无济于事了。本王现在是你们砧板上的鱼肉,死也想死个明白。你们可否告知你们是怎么查到本王身上的,还有昨天的事情是不是也是你们做的?我们昨天的计划可以说是没一点破绽,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旭王觉得就是他们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他们也不过是江湖组织,西越皇帝也不会信任他们的。

“你们也许是计划的天衣无缝吧,但是谁让你们刺杀的人中不单有皇后她们那些贵人,还有我们华夏宗的宗主。这是你怎么也没想到的吧,旭王爷下次做事情一点要调查清楚才是。”朱雀大笑着开口说,当时不单宗主在里面,宗主出府之前就让人给总部传了消息,让他们守在碧落寺的后山里以防万一,所以他们的人才能到的那么快。

“那不是我算无遗策,而是天不佑我,我无话可说。”旭王爷听到上朱雀的话,以为华夏宗的宗主是恰巧在碧落寺,所以他也没有往祈福的人身上想。

“要是连你这样用心歹毒之人上天都要保佑,那世间何来公道可言。其实这也怨不得上天,要怪也怪你自负,不过本宗倒是喜欢你这份自负,要不然你堂堂的东篱旭王爷也不会落在本宗的手里。本宗还要谢你的这份大礼,我们礼尚往来,本宗的回礼旭王可还满意。”旭王爷的话说完,就有人接着他的话,声音由远及近。话说完,说话之人也已经到了他面前。

“宗主。”

“宗主。”

紫风和朱雀看着那背对着他们的人,跑上前行礼。

“你们没事就好。”上官雪妍看到信号以为是他们出事了,所以才会着急的过来,一路上也在探查着这里,知道他们没事她也就放心了。

“谢宗主挂念,属下也是一时着急才会出此下策。”紫风解释着说。

“没事的,我去会一会这旭王爷,没想到他竟然潜伏在西越都城里搅弄风云,还真有胆识。”上官雪妍转过身,带着身后的几人走向旭王爷。

旭王爷扶着马,站在地上也看着那只闻声音没看到人的华夏宗的宗主,没想到那震惊四国的华夏宗的宗主会是个女人,怎么他有一种这女人和他熟识的感觉。这女人不简单,自己还没见到他就被她的气势压得差点跪了下去。而且从她那简单的话里就可以知道自己的计划失败是因为她,而且袁刚的事情也是她做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