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四十八章 震惊朝堂,袁家败露

此时的上官雪妍站在中间,随着她的身份暴露身上的气质也突然改变,和她刚入殿给人的感觉大相径庭。她刚走进大殿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高贵、貌美的的女人,甚至可以当她不存在。但是当她说自己是华夏宗的宗主的时候,她好像忽然之间就掌控了这里,忽然之间好像凌厉很了很多,即使还是如刚才一样站在那里,但是他们谁也忽视不了她。

轩辕玄耀眼神复杂的看着下面的那人,她真的会是华夏宗的宗主吗?皇兄是不是也知道他的身份,怪不得皇兄在走之前告诉自己,要是自己遇到有什么不好出面的事情或者难以解决的事情的时候,就让自己去圣王府送信,会有人给自己解决的。自己期初以为皇兄不放心他走后自己遇到难事没人可以帮助自己应对,所以圣王府皇兄留下的有人帮助自己的人。自己一直也以为那人就是圣王府的侍卫或者是暗卫,现在看来那人应该就是自己这个藏得很深的皇嫂。她一个女人可以建立如此庞大的组织,可见能力不是一般人可比的。就是这份魄力也让很多男儿不能相比,她和皇兄倒是很相配。最重要的是她竟然可以得到皇兄的信任,在皇兄走后竟然把整个西越王朝交给了她保护,当然那其中也包括自己。皇嫂可是隐藏的够深的,这十几年过去了自己没听到一丝有关她和华夏宗的风声,知道的也就是她那一身很厉害的医术,和皇兄对她的爱护。现在也不得不佩服她,明明能力卓越倒是宁愿呆在王府的后院相夫教子,也许她是爱皇兄的吧,这样也不枉皇兄为她做的一切。

轩辕玄耀想到上官雪妍的能力又有点庆幸,她是真的为西越做了不少的事情,至少江湖的平静自己不得不说那就是因为她的华夏宗吧。还有西越这些年哪里有灾难,他们华夏宗总会在朝廷没应对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着手赈灾了。这些也都是自己私下让人调查来的,就是因为有这些所以他们触犯西越律法,杀害西越官员的事情自己也就一直睁一眼闭一眼。但是那也是因为他们这些年杀的都是该死之人,而朝堂又没有及时处置的人。

上官雪妍的身份暴露那些文武官员是有很多人接受不了,他们中间很多人认为上官雪妍的行为颠覆了他们的认知,触及了自古以来的女子教条。在他们的认知里女子就应该安稳的待在后院里,作为他们男子的依附品存在,但是上官雪妍却打破了这种格局。但是其中最难以接受的要数袁刚,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冒充华夏宗的人刺杀皇后他们,被他们刺杀的人中间还有华夏宗的宗主,现在这圣王妃不会是就是为了澄清误会才吐露自己身份的吧?这样来说昨天他们的人一个都没回来那是全死在了华夏宗的手里,这圣王妃够狠的。但是她又是怎么知道会有刺杀他们,那他们其他的事情,她是不是也知道。

上官雪妍也看到那些人看着自己奇怪的眼神,她也没时间去纠结他们想什么,但是那些老古董想什么其实也不难猜,不外乎就是自己做的事情在他们看来那是很出格的事情,但是他们又不能拿自己怎么样。

“皇嫂,你真是华夏宗的宗主?”也许是大殿里安静的太久了,轩辕玄耀突然问。

“是,如假包换的,这事我也没有刻意隐瞒。其实你们大家也都该有耳闻,华夏宗的很多事情都有四大护法去做,这两三年来我过问的事情就更少了。”上官雪妍说的很明白,她不是故意隐瞒的,只是没人往她身上想。

轩辕玄耀也知道她说的都是事情,皇嫂这些年都一直在上京很少出去,江湖传言最神秘的人就是这华夏宗的宗主了,谁也没见过。但是这几年华夏宗的少主突然接手了华夏宗的事情,那这样说来那少主难道会是墨儿。自己也只知道墨儿在江湖上有公子无忧的称号,没想到他还有其他的身份。

“既然皇嫂说昨天之事不是华夏宗做的,朕也相信不会是华夏宗做的,那皇嫂可知道是谁做的?”轩辕玄耀突然想到上官雪妍是来讨公道的,但是也许不是为她圣王妃讨要的,而是为了华夏宗而来。既然她会来,也许她知道是谁做的。

“知道,但是这事还要陛下亲自审理才行。其实这场刺杀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她们利用了皇后娘娘和陛下对西越大军的担忧对娘娘下毒,让娘娘噩梦连连,娘娘挂念西越大军就会去为大军祈福。然后在有人告诉娘娘去的人多则会心诚感动菩萨,所以娘娘才会叫上三品及以上的夫人。但是我们一到碧落寺他们就安排人冒充华夏宗的人刺杀,但是没想到他们假的华夏宗遇到真的华夏宗的人,让他们没一个活口,无奈之下,他们又安排一个”活口“刚好被赶往碧落寺的太子发现,后面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其实刺杀一事无论成与不成,对他们来说都没什么,他们需要的就是要诸位认为事情就是华夏宗做的,然后从而激怒诸位大人逼迫陛下下旨围剿华夏宗,这样也许就会导致西越的内乱。西越内乱这才是他们想要的目的,我怀疑这是东篱的探子所为。”上官雪妍也没什么隐瞒的,一字一句的说着自己的推测,其实也不算是推测,她手中也是有证据的,但是就是不知道是谁在背后给袁刚出主意,但是她想那人应该地位高于边家。

“圣王妃即使您是华夏宗的宗主,这事就算不是华夏宗做的,但是也不一定就是他国的探子而为,这些都是您的猜测。”上官雪妍说完,上面的皇帝还没说什么,下面的袁刚就突然站出来说。

“袁大人,你站的地方是西越朝堂,不要忘记了。你这是害怕了,还是着急了?”上官雪妍真没想到这袁刚的耐心这么差,自己什么都没说,他就站出来反驳。

“圣王妃,你这话什么意思?”袁刚听到上官雪妍话,稳着自己的心神问,他知道自己刚才一时着急失了方寸。虽然她说的和他们做的事情想吻合,就好像他们的计划有她参与一样,但是她又是怎么知道的,他们的破绽在哪里。

“没什么,说到证据本妃还真有,其实还要多谢袁枚、枚妃才是。要不是她,本妃不会怀疑到袁家,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倒是让本妃不得不吃惊了。怎么也想不到袁大人竟然出身如此显赫。东篱的边家那可是出了好几任皇后娘娘了,现在的东篱皇后娘娘好像袁大人应该称呼一声姑姑吧。袁大人这些年倒是西越委屈你们父子了。”上官雪妍觉看着那明明担心还要继续装下的袁刚,于是也就直言了。

上官雪妍的话不但是说给袁刚听的也是说给大殿里所有人听的,尤其是坐在什么的轩辕玄耀。东篱的探子是西越的官员,这是他识人不清。

那些人听到上官雪妍说的话之后看着袁刚,他真的如圣王妃说的一样吗?可是他们两代都是西越的官员,袁大人的父亲虽说官阶不高但是口碑很好,他们怎么也没办法相信袁家竟然是东篱安插在西越探子。他们想怀疑圣王妃的话,但是要是她只是圣王妃,他们会怀疑她说的话的假的,但是她要是华夏宗的宗主那就不会是说假的了。华夏宗可是在贩卖消息,而且从没出过错。

“皇嫂你说的可是真的?”轩辕玄耀震惊过后问上官雪妍,他知道这事的严重性。

“玄霄走之时,我答应他在他不在的时候帮他守护好西越,我不会食言的。这是证据,陛下你自己看吧。”上官雪妍看着轩辕玄耀的眼神没有一点闪躲,为了强调说服性,她说这些是他答应轩辕玄霄的。上官雪妍解释完之后就把她一直放在空间里的那几封书信从衣袖中拿出来递给业公公。

轩辕玄耀让业公公接过上官雪妍手中的东西给他,他越看越生气,那上面的笔迹他还是认得的,而且他也不怀疑这书信的真实性。书信摆在他眼前,他也不得不信这袁刚就是东篱安插的在西越的探子,而且安插的很深。

袁刚一开始也抱着侥幸的心理,虽然上官雪妍说的是真得,但是他觉得上官雪妍不会有他的什么证据,再说陛下也不会没凭没据的就怀疑他,他们袁家也一直隐瞒的很好没什么破绽。但是等上官雪妍拿出那些证据的时候他心里没底了,那些书信其他人不认得他可是认得,那都是他们和边家的来往书信。那些书信不是应该放在暗格里吗,怎么会出现在她的手里,她是什么时候拿到的。有了那些陛下一定不会轻饶他们袁家的,他现在是没有退路了。他也知道他们袁家下面会面临什么样的境遇,家破人亡。他和父亲虽然早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但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早。

“好,真好。护卫军何在,速速兵围袁家连一只苍蝇都不许放走,太子此事你去办。业公公命人通知皇后娘娘看好枚妃。”轩辕玄耀一掌拍在眼前的桌子上,厉声的下着命令。

“是父皇,儿臣领命。”轩辕锌铭从上官雪妍进来就一直在看着事情的发展,他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情,他要慢慢的消化才是。他也算是自小在皇伯母眼前长大,可是却不知道皇伯母还有如此的身份。

“陛下,我今天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就先回去了。要是陛下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让人去圣王府说一声,只要是为了西越安稳,能做的我一定去做。”上官雪妍看着轩辕玄耀下命令,她知道剩下的事情会有人去做,他也就不会去掺和了。她今天的目的达到了。

“谢皇嫂,皇嫂先回去休息吧,有需要我自会去求助皇嫂。”轩辕玄耀对于上官雪妍现在很是感激,毕竟她帮他拔出了东篱的探子还解除了西越了一场危机。

“好。青龙我们走。”上官雪妍微微行了一礼,然后就转身出去了,她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青龙跟在上官雪妍身后也大步流星的离开。

轩辕玄耀和那些大臣就那样看着上官雪妍他们两人离开却都没有说什么,也许他们都不知道说什么,而且还有些人在怕上官雪妍。不,确切的说是怕华夏宗的宗主。

“宗主这事就这样算了?”青龙快走一步和上官雪妍并肩问。

“当然不会,刚才做的事情也只是不想让西越陷入内乱之中,那属于国事。下面就该我们华夏宗报自己的仇了,既然东篱人开始了游戏,但是想要游戏结束哪能这么容易。”上官雪妍抬头看看那有点灰色的天空,语气不明的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