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四十七章 险恶用心,雪妍自爆身份

那朵莲花的意义只有真正的华夏宗的人员才知道,不是组织成员根本不可能叫的出来名字。所以上官雪妍才会拿那个试探他,至于会不会暴露华夏宗的秘密和她的身份,那现在已经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了,现在唯一的重要的事情就是不能让轩辕玄耀下旨围剿华夏宗,在自己身份和西越安定两者之间她选着了后者。

轩辕玄耀看着上官雪妍手中的那张纸,听着上官雪妍的解释他心中的疑惑很大,但是他没有问,她知道上官雪妍会为他解答的。

朝堂上的文武官员也同样看着那张纸,那明明就是一张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绘画纸,上面像是谁的随手涂鸦,竟然会有其他的用途。他们看完那张纸又看着站在上官雪妍身后的青龙,那人是华夏宗的大护法,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是华夏宗的护法青龙?”轩辕玄耀看着那站在上官雪妍身后的人问。他虽然看出他不是个平凡的人,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华夏宗的护法,可是他为什么会和皇嫂一起来。

“是,我是青龙。”青龙看着上面的人抱拳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你所谓何来?”轩辕玄耀也没觉得青龙无理,甚至觉得青龙要是对自己卑躬屈膝的,倒是会让他失望了。

“澄清误会,昨天刺杀之事不是我们华夏宗所为。我们虽为江湖草莽但是也知道西越国安,则民安;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道理。”青龙对于昨天刺杀一事说的很简单,同时也解释了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轩辕玄耀没想到青龙会这么说,他看似说的很简单,但是却想的很远。这华夏宗虽然存在十几年可是却从没做过危害朝廷的事,他们虽然杀了不少人,但是那哪一个人是干净之人。虽说他们杀人犯了西越的律法,但是那又都是该死之人。华夏宗在江湖上的势力很大,正是有他们的制衡和威慑,所以江湖上这些年很平静没什么大的纷争,朝堂上也少了不少的麻烦,这华夏宗自己一直都不知道用何种态度去对待。

“误会,我看未必吧。据我所知,昨天的杀手各个武功高强,除了华夏宗还有谁会有这个能力可以调集这么多的高手。陛下不要听这人乱说,他们华夏宗这些年可是杀了很多西越的官员。”一个官员听到青龙的话,略带讽刺的说。

“是我们做的我们不否认,这些年华夏宗一共杀了五百二十三人,可是他们哪一个不是该杀之人。那些贪官不该杀吗?那些不义之人不该杀吗?那些盘剥鱼肉乡里的人不该杀吗?这些人他们没一个是冤枉的,那些人的死我们不推脱,但是不是我们的做的事,谁也不能栽在我们华夏宗的头上。”青龙也同样讽刺的看着那人,他的话说的铿锵有力。

从轩辕玄耀开始问青龙的时候,上官雪妍就一直站在一边没开口,她在观察那些人的反应。关于华夏宗这些年杀那些人的事,她从没会后悔,正向青龙说的一样,他们个个都是该死之人。只不过她没让他们接受法律的制裁,用了他们自己的方法处置。为了让更多的人好过,在她看来有些人是不能对他们手软。

“陛下,您听到了没,他承认华夏宗这些年杀了五百二十三人。陛下这华夏宗嗜杀成性,实在是罪不可恕,请陛下严惩。”又一个人站出来跪在中间对着轩辕玄耀说。

这两个站出来的人,其他人没注意到,但是上官雪妍可是看到了,他们是接受到另一个人的示意才站出来的。

“陛下,张大人、焦大仁说的有理,这华夏宗一直弄得人心惶惶的,陛下机会难得。”突然又站出一个人,看着青龙像是看死人一样和坐在上面的轩辕玄耀说。

上官雪妍看着那人,那好像是什么王大人,他这是打算让陛下趁机会留下青龙了。心思挺狠毒的,这要青龙在宫中出了事,朝廷和华夏宗注定要打破平静了。

轩辕玄耀坐在上面听着下面的一言一行,事情又回到了起点,那些让自己处置华夏宗的人,他们真的是为自己好,为西越好吗?

“几位大人你们的意思本妃要是没理解错的话,就是让陛下现在杀了青龙,然后华夏宗的人在找陛下报仇,最后陛下派兵围剿华夏宗。你们可想过这样做的后果,一旦事情如你们想的那般发展,西越就会引发内乱,这后果可是很严重的,你们几人可付得起这个责任。我想几位的想法现在也许正是东篱探子的想法吧,莫不是几位大人之间就有本妃说的人。”上官雪妍的声音在大殿里响起,没有什么情绪就是在述说一件事情。但是说的话却是很诛心。

“圣王妃这话可不能乱说。”

“就是圣王妃,我们可都是兢兢业业的为了西越办事的,您可知道这一句话很让我们寒心的。”

“寒心,难道本妃说错了,你们诸位之间难道没有人是这么想得吗?你们也知道西越大军才出征几天的时间,现在西越已经是外困,你们难道还想引起西越内焦不成。你们这些天天拿着朝廷俸禄,不思如何为君分忧之人,难道这寒心之人不是应该是陛下吗?”上官雪妍听到那寒心二子,有点愤恨的开口。这样字他们怎么好意思用,虽然他们也许被人利用而不自知,可是那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但是他们有没有想过他们这利益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看别有居心的人是圣王妃才是,圣王妃这是在挑唆陛下和臣子关系吗?这所谓的华夏宗的护法是圣王妃带进来的,不知圣王妃和他是什么关系,圣王爷是为了西越百姓才会奔赴战场的,可是才走了没几天,圣王妃还是自重的好。”那些站着的文武百官中突然传出来一个声音,可是他的话说的很不中听。

“袁刚,袁大人有话站出来说。你这是怀疑本妃和青龙的关系不清白,是在怀疑本妃对王爷不忠,你可知道说这话的后果?”说话之人虽然躲在人群里,但是上官雪妍只要听声音就知道他是谁。

“圣王妃,下官知道您的身份高贵,又有圣王爷宠爱,但是您也不要忘记了您的身份才是。您好像一直在为华夏宗开脱,难道不是为了他吗?”袁刚没想上官雪妍会听出他的声音,但是他想着自己也没明说谁也不能把他这么样。但是被上官雪妍叫出来之后,他也就没什么顾忌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挑起西越的内乱,其他的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这个不用你袁刚费心,本妃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一直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本妃是一直在为华夏宗开脱,这一点本妃不避讳。陛下,臣妇拿性命担保刺杀之事不是华夏宗做的,而且华夏宗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做一点有害西越的事。华夏宗的人昨天是在碧落寺,其实昨天皇后和诸位夫人能得救,还是全靠华夏宗的出手。要不然她们一个也脱不了险才是,可是谁也没想到华夏宗救人不留名得不到感激反而成了凶手。真是人心不古呀,青龙看来以后这样的闲事你们还是不要管了。”上官雪妍看着袁刚,他为了挑起西越的内乱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连污蔑自己的话都敢说了。她既然如此自己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了,一定要让他知道他们的筹划是怎么失败的。

“圣王妃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说这圣王妃和华夏宗是什么关系,不会真是像袁大人说的一样吧?”

“应该不会吧,圣王爷对她很好的。”

“不是说是华夏宗刺杀的皇后和众位夫人吗,怎么又成事华夏宗救的了,这是怎么回事?”

……

上官雪妍的话引来了听到之人的议论,实在是上官雪妍那信誓旦旦的言语,谁也不知道她从那里来的信心,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她和华夏宗的关系匪浅,至于是和谁那就难说了。

“皇嫂你这是何意,你能代表华夏宗?”轩辕玄耀他不相信皇嫂会对不起皇兄,但是他现在心中的疑问是越来越大,在加上那个上官雪妍的那句保证实在不知可信度是多少。

“除了我这世上无人可以代表华夏宗,因为我就是华夏宗的宗主,华夏宗那是我一手建立的。”上官雪妍抬头看着轩辕玄耀,她说的时候声音平缓。至于她说的事情好像在她看来是不值得一提的事情。

“宗主您……?”上官雪妍的话落,青龙疑惑的想问为什么,宗主的身份暴露了,会有很多的麻烦。

“那些现在不重要。”上官雪妍在来时也想过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就只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上官雪妍知道如果她的身份暴露了,对已她以后的行事也许会有掣肘,但是那些事情她还都能应对。她暴露身份也不一定全都是坏事,至少在今天的事情上,就很有益于他们。

其他的人听到上官雪妍的话一时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他们听到了什么,华夏宗是圣王妃建立的。她一个女子建立了如此大的一个组织,并且在江湖上几乎到了无人敢惹的地步。怪不得她信誓旦旦的说华夏宗不会做危害西越的事情,细细想来华夏宗这些年是从没做过不利于西越朝堂的事情,反而暗中帮了不少的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