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四十六章 雪妍上朝,辨认一人一物

上官雪妍和青龙站在大殿的外面等着里面的传召,这里她是第一次来。以前也只是在影视作品中见过,她知道现在里面的人都是可以左右西越制度的人。他们的一句话,就可以改变很多事情。这里是男权的集结地,很少会有女人出现在这里。这里一般情况下也不允许一个女人过来,不是特殊情况哪怕是一国之母的皇后也不能出现在这里。里面的争吵她听的清清楚楚的,她来的正是时候。至于现在的自己能不能走进这里,她还要看皇帝的心思才行。

“圣王妃,陛下请您进殿。”业公公得到陛下的首肯,悄无声息的出来请上官雪妍进去。

“谢陛下。你先在外面等我。”上官雪妍先是和爷公公道谢,然后才是对着自己身边的青龙说。这大殿自己要是带着人进去,好像不怎么好吧。

“是。”青龙也只有在上官雪妍面前才会如此恭敬,哪怕现在他身处皇宫,他也没有一点害怕。这让业公公不由得看了他一眼。

上官雪妍抬脚走上台阶,她知道她很快就能站在那些人中间,和他们辩驳是非。上官雪妍觉得自己可以面对那些人,那些人不知道能不能面对她的突然出现。他们能不能接受那都不是她应该考虑的,但是她要做的事,谁也拦不住她。

“圣王妃到。”上官雪妍刚走到大殿的门口,业公公就对着里面高声喊了一句。

里面原本正在争执不下的人听到这句话,都是一致的转头看着门口,这里是上朝商议国事的大殿,圣王妃为什么回来这里,而且陛下竟然还让她进来了。

“圣王妃怎么来了?”有人看着身边的人问。

“不清楚,但是这不是她应该来的地方吧。”

“应该是有事吧。”

“你们说会不会是圣王爷遇到了什么事,才让圣王妃过来的。”有人猜测的说。

“圣王爷不是带着大军出征了吗,才走了四天吧,难道说遇到事情?”

“要是真有事,那也应该是直接禀告陛下才是,怎么也用不着圣王妃出面。”

上官雪妍在他们的猜测声中一步一步的走向大殿的中间,然后站在中间看着上面的那人。

“臣妇参见陛下。”上官雪妍撩着衣袍就打算跪下行礼,虽然她很不想但是现在毕竟情况很特殊,她眼前是西越的皇帝,这个面子还是要给他的。

“皇嫂免礼,朕早就说过皇嫂见朕免礼,皇嫂现在又何必多礼。”轩辕玄耀给业公公使着颜色,让他阻止上官雪妍行礼。

“圣王妃快起身。”业公公手脚也算是利索,看见上官雪妍要往下跪,他先是看了一眼上面的人,然后就快速的扶着上官雪妍。他可是很明白这圣王妃不要说在圣王爷的心中是至宝,在陛下眼中这位长嫂也有很重要的地位。

“谢陛下。”上官雪妍借着业公公的动作起身,然后道谢。

上官雪妍到完谢就站在中间也没说自己是来做什么的,那谢官员也猜测着她的目的。

“不知道皇嫂为何而来?”轩辕玄耀看着那一言不发的上官雪妍,他只能问。皇兄和侄儿不在,这皇嫂他们可要照顾好才是。

“陛下,我是为了昨天之事。我刚才在外面也听到了里面的讨论,这些大人是为了自己家的夫人讨要一个说话,而我家王爷不在,臣妇只能自己来了。”上官雪妍听到轩辕玄耀的问话,低着头轻声说。

上官雪妍的话有如石灰投进沸水里,那可是引起了不小的沸腾。

轩辕玄耀疑惑的看着上官雪妍,他没想到她也是为了昨天的事而来,听语气她是要自己严惩华夏宗不成。但是这又不像皇嫂应该做的事情,她一直就是个懂大局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西越现在的情况吧?所以轩辕玄耀一时没说什么,他拿不准上官雪妍想做什么。

“圣王妃也是为了昨天的刺杀之事来的吧?”

“陛下,这事一定要好生处理才是,圣王爷可是为了西越才上战场的。要是圣王爷知道圣王妃被人刺杀,恐怕也会担心吧。”

“圣王妃这事一旦处理不当,就会引发一连串的事情,那样也许对西越很不利。下官希望圣王妃慎言。”

“陛下,我们的夫人没什么,但是这华夏宗胆敢刺杀皇后、太子妃和圣王妃那就不可饶恕了。”

上官雪妍说完那一句站在原地听着那些人,为了各自的目的又开始新一轮的争执。上官雪妍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那些人,他们中间会有多少人是为了西越的安危着急的。

“华夏宗?这位大人是说昨天的事是华夏宗做的?”就在他们在争执的很厉害的事情,上官雪妍突然出声。

上官雪妍说话的声音其实不大,但是却被大殿里所有人都听了进去。他们停下争执看着上官雪妍,但是发现上官雪妍却在看在陛下,似乎是在想从他哪里得到确定。

“有活口已经招供了,是华夏宗所为。”轩辕玄耀点着头说。

“陛下,臣妇虽然是一介女流,有些话本不该说,但是这事我也算是受害人之一,也就有什么说什么了。陛下这华夏宗我也曾听王爷说过,他们可从没做过危害到西越的事情,怎么会突然刺杀我们,这好像说不过去。”上官雪妍看着他们众人问,这难道就没人奇怪吗?

“那人招供说,他们是受雇于人。”刑部的那个官员又站出来说。

“受雇于人?这样说那华夏宗的身后还有人,我讨要说法当然也是找那幕后之人了。再说了,我虽然想为自己讨个书法,但是也不会单凭一人之言就认定此事就是华夏宗做的,这位大人还是审理清楚才是,要是因为你的糊涂而让陛下做出了什么错误的决定,你就是西越的千古罪人。”上官雪妍听到那人的话,突然说道。意思很明显她不信他审理的结果,认为他审理的结果是错的。

上官雪妍的前后言行不一致,她的行为也让轩辕玄耀他们很费解,不知道她那是要做什么。她不是来讨要说法的吗,怎么现在好像在为华夏宗开脱一样。轩辕玄耀听到上官雪妍的话也觉得她有可能不是为了自己来的,难道是为了华夏宗来的,这皇嫂究竟意欲何为。

“圣王妃你这帽子扣得有点大了,下官对陛下、对西越可是忠心耿耿的。”那刑部的官员又站出来说,这次看上官雪妍的眼光有点愤恨。

“本妃不怀疑大人的衷心,就是怕有人利用大人的这份衷心挑起西越事端,想来大人也不想被人利用吧。陛下,我想见一见这”华夏宗“的人,不知道陛下是否允许?”上官雪妍看着那官员,第一句说的有点狠利,第二句话要姿态放低很多。

“好,严卿让人带那杀手过来。”轩辕玄耀还记得那杀手应经被带进宫了。

“是。”那刑部的官员原来是就是那轩辕玄耀口中的严大人。

轩辕玄耀下完命令大殿里一时很安静,都在等着那人的进入。轩辕玄耀觉得上官雪妍知道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很快就见两个侍卫架着一个浑身是伤的人进来,放在地上。那人一进来文官那里竟然有人闭着眼,也许是看不得那些伤口。

上官雪妍看着那人的伤口也觉得很惨。鞭伤,皮肉外翻,以及其他的刑具造成的伤口,整个人身上没一点好的地方,看着血淋淋的很渗人。

那人被放下之后,竟然缓缓的抬起头看着上面的人,虚弱的的他竟然笑出声。

“我该说的已经都说了,那么就是用再多的刑具在我身上,我不知道的就是不知道。”那人明明受那么重的伤竟然没有昏迷,还有精力说话。

“本妃知道你是什么都不会说,因为从一开始你就没有实话,本妃不会问那些,而是想告诉你一些事情。你根本就不是华夏宗的人,只不过是有人想借着华夏宗的名头生是非,你也只是一个牺牲品,和那些死在碧落寺的人一样。”上官雪妍走进那人慢悠悠的说,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说的话,对其他人有什么影响。

上官雪妍的话不但是那人可以听见,而且其他人也可以听得到。

“你不要乱说,我就是华夏宗的人,我也是奉我们宗主的命令才会去刺杀你们的,只不过我命大逃出来碧落寺,不过没想到最后会落在太子爷的手上。”那人看着上官雪妍恨声说,眼中也有着慌乱。

听到上官雪妍这话眼中有着慌乱的可不只是他,还有站在那群大臣中的人。

“圣王妃他是华夏宗的人,他的腰间有华夏宗的印记。”严大人又站出来,她觉得这圣王妃就是和他过不去的,这人可是他亲自审理的。

“他不是华夏宗的人,陛下门外有一人还请陛下让他进来,这人是不是华夏宗的人很快就能见分晓。”上官雪妍本来还想慢慢的来,但是她又突然改主意了。

“业公公传。”轩辕玄耀深深的看了上官雪妍一眼才对着业公公说,他不知道信任这上官雪妍是不是对的。要是证明这人不是华夏宗的,也许就可以避免了西越的内战,但是要是证明不了怎么办。

青龙一直等在外面,直到听到传召,他知道这是宗主想让他进去,所以他才跟着小福子公公走进去。

轩辕玄耀看着那走进来人,那一身暗红色衣袍很是扎眼,但是穿在那人身上却相得益彰。不过那人倒是气势逼人,身上散发着冷气,可是那只是寒冷,不阴冷。一看就是个武林高手,而且应该地位不低才是。

“草民见过陛下。”青龙进来之后撩着衣袍跪下。

“起来吧。”轩辕玄耀让青龙跪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

“谢陛下。”青龙起身后退一步站在上官雪妍的身后,要不是为了宗主他和这陛下也没见面的机会,更谈不上跪拜了。

轩辕玄耀看着他的动作眼光闪了一下,不过却没说什么。

“你可认识他?”上官雪妍指着青龙问那个杀手。

“不认识。”那杀手不知道上官雪妍要做什么,但是他不认识青龙倒是说的没什么迟疑。

“那你可认的这个?”上官雪妍从自己衣袖里掏出一张纸给他看看,那上面有一个图案。

“这不就是一朵莲花吗,当然见过了。”那人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上官雪妍,觉得她问的是些没用的。

“陛下此人说自己是华夏宗的人,但是却不认识这一人一物,只能说明他是假的。”上官雪妍回身对着轩辕玄耀肯定的说。

“皇嫂这一人一物有什么特殊之处?”轩辕玄耀他好奇上官雪妍为什么这么笃定这人是冒充的。

“圣王妃他不认识这一人一物也不能说他就是冒充华夏宗的人,你这未免也有点太牵强了吧。再说他不是也说了那纸上不就是一朵莲花吗也没说错呀。”轩辕玄耀的话落,另一个声音就接着传来。

上官雪妍看着那站出来的人,袁刚你终究是藏不住了吧。

“陛下这人是华夏宗的大护法,青龙。而这纸上所绘画的那是华夏宗每个入门之人都应该知道的七彩莲。虽然没上色,但是训导他们的师傅都告诉他们这就是七彩莲,虽然没告诉他们原因但是只要是华夏宗的人都应该知道它叫七彩莲。那是他们根深蒂固的认知,只要看到这张纸上的图案就会是把它认为是七彩莲,而不会把它当一朵普通的莲花看待。”上官雪妍先是指着青龙介绍,然才抬起手中的那张纸给在场的人看。

上官雪妍手中的那纸上其实就是一朵没画完成的莲花,因为没上彩,而且它就是一朵普通的莲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