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多出来的活口,东篱探子

皇后抬着头眼中有着惊异的神色,她一是惊异上官雪竟然知道她的梦境,二是她没想到自己居然中毒了她怎么会没感觉。但是她不怀疑上官雪妍的话,对于上官雪妍的医术她是早就见识过得也信得过。但是她是什么时候中的毒,又是中的怎么毒?她会不会中毒身亡?

“你所中之毒不会致命,只会让你噩梦连连,也许对方没想要你的命。我刚上马车就发现了,但是有人在我不好明言。不过你放心我在马车上给你的那杯水里已经放了解药,你现在没事了。你中毒想必是你的安神香让人动了手脚,想必就是为了逼你来此上香,他们好在这里劫杀。”上官雪妍看出白婉如的疑惑然后开口解释。要是皇后死在宫里,那就不会有今天的祈福大会了,也不会有这次刺杀,更加不会和华夏宗有什么关系了,这不是对方想达到的目的。上官雪妍最后那句话也是在点明她为什么看出来了,但是没告诉她的原因。

“多谢皇嫂,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们这就回去,我会严查的。”白婉如在宫里沉浮多年。即使后宫不得干政,可是很多事她多少还是能知道一些的。西越现在正处于特殊时期,那华夏宗一听就是江湖上的势力,要是处理不当就会给西越造成不小的麻烦。她要尽快赶回去至少要让陛下知道她们没事才行。

“二,你安排车架。了空大师请你带路,我们既然来了就要上柱香再走,不能白跑了,明天的祈福大会就拜托你了。”上官雪妍知道皇后愿意回去,所以就让人准备好车架。但是她们要是来了这里什么都不做,回到上京也不少交代。要是有人说皇后由于遇刺儿放弃给西越大军祈福,就会被认为皇后只顾念自己,这不是一国之母该做的事。但是要是皇后在受到惊吓之后还要给西越大军上香祈福,那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了。

“还是皇嫂想的周到,劳烦了空大师了。”白婉如等她从震惊了缓过来,很多事情她也能想的明了,她知道她来做什么的,那就一定要做完再回去。

“皇嫂你和我去就行了,镜儿你先休息一会儿,我们等会回宫。”白婉如看着那被雯绣搀扶着的太子妃安排到,她也怕淳于镜流出的血冲撞了菩萨。

“是,母后,儿媳在外面等着。”淳于镜脸上有点苍白的依靠在雯绣的身边,她虽然出身在将门,但是她也是被娇宠着长大的,这受伤还是第一次。虽然伤口包扎了,但是她还是觉得伤口很疼还有点晕晕的。

“把这个吃下去,你就会感觉好些。这个是给你祛疤的,等伤结痂了涂在上面就不会留下疤痕。”上官雪妍拿了一颗药丸盒瓷瓶给淳于镜,她知道她的伤势应该是雯绣处理的没有大碍的。但是她还是给她一点药,至少不要留下疤痕。

“谢皇伯母。”淳于镜感激的对上官雪妍的说,听说不留疤痕她很开心。没有那个女子愿意在自己身上留下那难看的疤痕。

上官雪妍给完那太子妃药,她就和皇后离开了,她知道她的行李雯绣会收拾的。

上官雪妍和皇后跟这了空去了大雄宝殿,在中间的蒲团前接过了空递过的香跪了下去,闭眼祈祷让然后拜了三百,起身把香插回香炉。

“皇后娘娘和圣王妃的心意,佛祖一定可以感受到了,想来会保佑西越平安无事。”了空等她们把香插好然后走到她们面前说。

“多谢了空大师,香油钱我会让人会记得捐的。”白婉如起身对着了空弯腰说。她怎么觉得了空大师怎么好像比她上次见要年轻了一些。

“阿弥陀佛,谢皇后娘娘的善意。”了空也随之答到。

“那大师我们我先走了。”皇后和了空告别,然后转身离开。

上官雪妍跟着白皇后一起离开,她什么都没说。

等她们走到寺院门口的时候,那些夫人已经等在外面了,但是她们要比来时看着狼狈多了,她们虽然没受伤,但是也许是在躲避时慌不择路。衣服上有泥土、头上有草屑,发型歪着,发饰也是歪斜的。

白婉如看着那些人,她是什么也没说,好在她们除了受些惊吓之外都没受伤。

白婉如在宫女的搀扶下,她们走了另一条平坦的路,那里不用走百步梯。等上官雪妍她们走到马车边的时候,刚好有一对人骑马而来,上官雪妍定睛一看那是太子轩辕锌铭和轩辕锌祺兄弟。那轩辕锌祺也快成年了这次的战场他也要去,最后被轩辕云墨骗着留在了上京。

“铭儿,谦儿你们怎么来了?”白婉如看着翻身下马的人,于是好奇的问,他们兄弟不是在上京吗?

“母后、皇伯母、镜儿你们都没事把。母后您们刚走没多久,突然有人给父皇送信说是有人会刺杀母后你们,父皇担心就让我来看看。没想到真的在路上遇到一个负伤的人,遇到我们他说他们是华夏宗的,有人顾他们杀母后。”轩辕锌铭他们走到皇后和上官雪妍她们面前然后着急的问。那太子妃由于是换了一件外衣所以轩辕锌铭没看到她的伤口,在说轩辕锌铭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母亲。

“皇儿,我没事。你皇伯母安排了不少人保护我,就是镜儿替我挨了一刀。”白婉如没想到儿子回来,她现在更相信这就是一场阴谋了,要不然也不会他们刚走就有人给陛下送信。

“镜儿,伤在哪了,疼吗?”轩辕锌铭看到自己的母亲没事他也放心了,听到自己的妻子受伤于是着急的问。

“不碍事的,皇伯母已经给我药了。”淳于镜听到丈夫的关心,扶着那只受伤的胳膊微微一笑,她现在觉得那伤口似乎也不疼了。

“铭儿谢皇伯母,有您和母后一起铭儿也放心多了。”轩辕锌铭对着上官雪妍行礼,对于上官雪妍的武功他虽然不完全知道,当是也猜测应该很高才是。他们几人差不多都受过皇伯母的指点,只是指点他们都能练一身功夫,那被还伯母自小教导的墨弟弟,他们几人联手才能和他面前打个平手,可想墨弟弟的功夫高到什么地步。但是墨弟弟说她可是在皇伯母手里走不过多少招,由此可见皇伯母的武功怕是无人能急了。他在来的时候也想到了有皇伯母在母后一定不会有事的。

轩辕锌铭一想到这次的刺杀就气从心来,这华夏宗的人也太胆大了竟敢刺杀母后。这是不把他们西越皇室放在眼里了,这事一定不能就这么算了。

“应该的,既然铭儿你也来了,那我们先回去吧。”上官雪妍只是点着头说了这么一句,她现在疑问的是,来的人明显都被自己的人给杀了,竟然还有漏网之鱼刚好被轩辕锌铭半路遇上了。还不用审他就什么都说了,看来幕后那人是想彻底坐实了华夏宗的罪名。他的算盘打得不错,但是唯一算漏了她上官雪妍的存在。

“好,母后你们上车。”轩辕锌铭扶着皇后和太子妃上马车。

上官雪妍因为有事和就没和她们同乘一车,她来时候也是因为有事才会和皇后同乘一车。

“我离开的时候,院子里可有什么人来过?”上官雪妍刚上马车就问雯绣。上官雪妍虽然不在院子里,她也知道先遭受袭击的就是皇后和太子妃。

她和皇后是临时换的屋子,按理都知道皇后到了之后,自己应该是把主屋让给她的,所以来人第一个要去的应该是自己的卧室才是,而不是位于厢房的皇后的住所。自己也可以肯定她们安排房间的时候周围没人在,那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事先去了院子里打探了。

“枚妃娘娘来过,她说看看是不是也可以住在我们的院子里,但是被皇后用她做不了住给拒绝了,然后没多久枚妃就离开了。”雯绣想一想回答,她当时在整理王妃的用品没听到,这是红萼和她说的。

“又是袁枚。”上官雪妍低呢着,看来这枚妃也许是知道点什么。

上官雪妍闭着眼敲击着小方桌,想着她下面要应对的事,还有自己要做的事。

由于碧落寺发生的事,所以她们的归程要速度快了很多。等到了上京,皇后回宫其她人各回各府。上官雪妍回答府中,刚坐下就有人出现她的面前。

“你怎么来了?你到来的正是时候。”上官雪妍看见来人好奇的问。

“我没事就过来看看,宗主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这个给你,你要的有关袁家的信息。”青龙依旧是一身红衣,不过现在是暗红色的。他看见上官雪妍的脸色不是很好于是问。

“我堂堂华夏宗的宗主被华夏宗的人刺杀,青龙大护法你说本宗应该是心情?”上官雪妍丢给青龙一个水果,然后脸上带着笑意问。不过她不是问罪,只是有点自嘲而已。

“有这事,看来是有人想死了。宗主你有什么主意。”青龙听到上官雪妍的话,他就知道是有人冒充他们华夏宗的人,要是自己人宗主不会是这个表情。

“华夏宗可不是谁都可以利用的,那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明天就跟着我,我们去看看是谁冒充华夏宗的人。还有白虎他们是不是在总部?”上官雪妍先是嘴角带着一丝邪笑,然后又问青龙那几人在不在。华夏宗的总部其实就在上京郊外的一座山里,距离上京很近的。

“他们都在,宗主打算怎么做?”青龙看到上官雪妍那一丝笑意就知道又有人该倒霉了。

“让他们各带一批人埋伏在上京通外外面的道路上,等我号令,明天午时之前凡是骑快马出城的人,或者是架马车的人见着必伤不要其命。”上官雪妍在和青龙说话的时候也在看着他给自己的消息。上官雪妍握着那纸张下这命令。

上官雪妍不得不佩服紫风的手段,这消息来的太及时了,也很详细。这袁家竟然是东篱安插在西越的探子,已经有好多年了,从袁枚的爷爷那代就是了。他们袁家竟然是东篱皇后娘家边家的旁支。东篱皇后的娘家他们为东篱皇帝在其他三国打探消息,东篱皇许他们边家后位。他们两家倒是合作的很好,这边家也一心为东篱皇尽忠。

袁枚的爷爷的官位不大,但是却是在兵部那是很重要的地方。这袁枚的父亲已经官居二品也算是有不小的成就了,袁枚的兄长是户部的竟然也在这次的大军之中,负责粮草的。

上官雪妍看着这些想,她看来要尽快处理好这里的事情,然后送信给玄霄,这军中藏着敌方的人可是很危险的事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