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四十三章 碧落寺后山,华夏宗杀手?

上官雪妍让雯绣拿着自己找出来的生活用品,拿给皇后和太子妃,等上官雪妍把一应都安排好之后,她就独自去了后山。不过上官雪妍走之前有让人保护好这个院子。她在不在这个院子都必须保护好,在大军刚去边疆的时候,西越的内部是一定不能有什么变故。

上官雪妍走在郁郁葱葱的小道上,这里是通向后山了空闭关的地方,这里也是碧落寺灵气最盛地方。但是所谓灵气最盛的地方对于上官雪妍来说也是可有可无的,她也是在一次和了空说起碧落寺的历史的时候才知道,这碧落寺一直都存在,不过以前由于是在深山里知道的人不多。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原本藏在深山的寺庙突然就出现在世人的眼前。

“去找人调查一下袁枚枚妃,甚至袁家。”上官雪妍行走在小道上也没忘记自己要做的事,她一旦怀疑谁那就一定要弄清楚明白才行,要不然会影响她下一步的安排。

空气中有轻微的波动,上官雪妍知道那是有人离开了。华夏宗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壮大了不少,当然最为重要的收集信息的那部分也是很广泛的。上官雪妍知道,她很快就能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上官雪妍又走了一会儿最后停在一个石门前,这个石门很隐蔽周围都是藤蔓遮掩,但是这里上官雪妍熟悉,她还在这里找到过属于修真者的东西,那是碧落寺的第一认主持留下的。

上官雪妍一动不动的站在外面,感受里面了空的情况,知道他已经进阶成功并且已经稳定了,是该出关了。

上官雪妍正在想是不是等着他出来,她现在怎么说也算是了空的半个师傅,只不过她没收徒,也只是在他的修炼一途上给了他指点。

山洞里的了空也在此时睁看了眼睛,他把头转向石门的方向,他嘴上带着感激的笑。他的机缘都是门外之人赐予的,他是应当感激才是。

“有客到,了空大师还不出来迎接。”上官雪妍看着自己院子的方向,然后对着石门说了这么一句,她自己飞身离开。

上官雪妍离开之后了空也从石门之后出来,也随之离开。

上官雪妍的禅院里现在已经被很多黑衣人包围着,皇后白婉如被太子妃和雯绣护在身后,而眼带疑惑的看着她们前面和那些黑衣人对峙的人。太子妃的胳膊明显手了上,胳膊上的血在滴答的留。

白婉如看着眼前的情况有点不明所以了,她们的屋子突然闯进几个黑衣人,看见她和镜儿就挥刀相向。危机时刻是镜儿拿起手边的凳子阻止住了那一刀那对于她来时是致命的一刀。但是镜儿她自己却被伤到了。屋里太小她们没什么地方躲避,镜儿只能护着她出来。但是出来之后才发现外面的黑衣人更多,就在她们以为在劫难逃的时候,又出现了另一匹人马把她们围在中间像是在保护她们,但是这些人她不认识,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们。

“皇后娘娘他们是我家王妃安排的人,是保护您和太子妃的。”雯绣听到声音出来,就看到皇后和受伤的太子妃,她一边给太子妃包扎伤口一边说。

“皇嫂的人?”皇后知道是上官雪妍的人,但是放松了下来。

“是,他们是王爷留下的保护王妃的人。王妃刚刚离开时让他们看好这个院子,没想到真会有人大胆来刺杀。”雯绣回答的婚后的话,手上的动作和利索的包扎伤口。好在她随身带有伤药,这也是她们几人的习惯了,因为王妃总是在无意间救人。

“你们是何人?胆敢刺杀皇后娘娘和太子妃、圣王妃、”皇后他们外围的一个蓝衣人开口问。他是暗二,这些人一到他就出现了,至于他身后出现的那些人,他不认识但是他能想到那是谁的人。

“有人出钱买她们的命,不想死就让开,我们华夏宗做事一向不牵扯无辜。”那个起先伤了太子妃的人开口回答暗二的话。

暗二听到那人的话先是一愣,华夏宗那不是王妃的人吗,怎么会来刺杀皇后。他向身后的人群中看了一眼,看着有人对着他摇头,他知道对方应该不是华夏宗的人。

听那些黑衣人说自己是华夏宗的人,保护皇后的那些人都互相看一眼,然后他们仇视着那些黑衣人。胆子不小,竟然当着他们的面冒充华夏宗的人做事。

“管你是不是华夏宗的人,今天一个也不要离开。”暗二知道他们是冒充的人,那哪还能让他们离开。这些人打着华夏宗的旗号做事,而且是刺杀皇后和太子妃的事。这些人不能留下一个活口。这要是有活口在到陛下面前咬紧自己是华夏宗的人,华夏宗不论什么原因都会有不小的麻烦。华夏宗的麻烦那就是王妃的麻烦,他可不能置之不理。

上官雪妍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皇后她们的身后,刚才的话她也听到了。她这几天已经感觉到有事发生而且还是和她有关,现在看来是有人想陷害华夏宗或者说是想挑起江湖和朝廷的纷争。

上官雪妍想不到是谁怎么大的胆子,既然这样自己怎么能让对方失望,何不想送他一份大礼。

“佛门本是清静之地不易杀生,但是今天看情况我们两方只能有一方活着,既然如此了空大师你这今天就要沾染血腥了。”上官雪妍突然出声,这些人她是一个也不会留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杀人也是为了救人,想来佛祖也不会怪罪。各位施主你们不该来此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空宣着佛号说。

“废话少说,我们华夏宗还从没怕过谁?”那黑衣男子看着他们前面的人,依旧是那张被黑色遮掩的脸,谁也看不到他脸上的不自然。那黑衣男子怎么也没想到对方早有防备,会出现这么多人,而且实力不在他们之下,看来他们这次的任务是完不成了,他们该怎么回去见主子?

“你们华夏宗是吗?动手吧。”上官雪妍的话像是疑问句,但那语气中有着淡淡的嘲讽。他们要是华夏宗的人,那自己这边的人又是谁?上官雪妍下着命令,她说的很轻,很淡。但是暗二他们却知道上官雪妍动怒了。所以他们听到主子的话动起手来一点也手软,那是快、狠、准,这才是他们华夏宗的行事作风。

原本安静清幽的禅院里,很快就弥漫了浓烈的血腥味。看着那些重伤到地甚至是死亡的人,白婉如和淳于镜竟然吐了。这如此惨烈的情况他们也是第一次见而且距离还是这么近,她们亲眼所见可见这事对她们的冲击力有多大。她们虽然也有点手段,尤其是皇后在宫里没点手段怎么去保住自己的地位和孩子,她手上也死过人,但是看见死人她还真是第一次。

相对于她们吐的稀里哗啦的,那上官雪妍却好像没看见一样。她就站在那里盯着那两方人马,要是看见自己这边有危险她就会出手帮一下。所以直到战斗结束她们这边有受伤的,但是没有死亡的。

上官雪妍看了暗二一眼,暗二了然的点头。他们解决这里之后又去了其他的地方院落,哪里虽然没这么的黑衣人但是那守护的人也少了很多。

他们不但要杀皇后她们,还要杀了一起来的夫人们。

对方的想法上官雪妍也明白一些,这刺杀皇后和太子妃那是大事,得罪的是皇帝。要是连那些夫人一起刺杀,这华夏宗得罪的就是整个西越的那些官员,皇帝即使是为了给他们一个说法,也不可能放过华夏宗。但是那人也不知道是急于求成还是事发突然,所以才会没调查清楚就动了手,导致计划失败。上官雪妍也知道今天对方也不能说是事情失败了,对方要做的效果是做到了。她能想想到华夏宗后面会遇到事情有多麻烦,但是她是一定不能让那种事情发生的,也不能让对方的阴谋得逞。

上官雪妍听着入耳的喊叫声,心中怒火难平,华夏宗不是谁都可以打主意的,既然想打华夏宗的主意那就要有承受他们报复的准备。

事情从发生和结束的时间也不长,那些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在暗二他们和寺院僧侣还有那些跟随来的侍卫合力绞杀下竟然没有一人逃脱,全部命丧碧落寺。

“娘娘,这里恐怕我们也不能待了,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还来,我们过了百步梯,心意想来菩萨也能感受到,剩下的我们就交给了空大师吧。您也知道西越现在不允许有其它的事情发生,您和太子妃不能有任何的闪失。”上官雪妍等白婉如缓了一会儿,才对她开口说。其实她知道那些人是不可能来了,但是她不知道还不会有人浑水摸鱼。现在还是让皇后回宫为好,其实皇后此次的上香恐怕就是阴谋的第一步吧。

“我知道皇嫂是为了我们好,但是我既然来了,怎么能就如此回去。再说为了西越可以取胜,我就是丢了性命又如何。”白婉如没同意上官雪妍的提议,也只有她自己才清楚她是为何而来。她可不想那梦境成真了,在她看来这上香祈福一事势在必行。

“娘娘我实话和您说了吧,我怕这就是一场阴谋,您那不是没睡好那是中毒了。您是不是昨夜做了一夜的噩梦,而且梦中全是西越大军战败的事,也许还有您和陛下在西越战败后的遭遇?”上官雪妍这时候也直言不讳了,她早就看出皇后有难言之隐。其实皇后没说的话也不难猜测,想想她此行的目的就能知道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