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86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佟秋练将梳妆台上面的项链拿起来,这个项链佟秋练是有印象的,只不过那个时候事情也是有点多,佟秋练都不知道这个项链被扔到哪里了,那个时候乱七八糟的事情,弄得所有人都是晕头转向的,佟秋练完全就忘记了这个项链了!

不知道被自己放到了哪里去了,佟秋练还一度以为是不是被自己弄丢了,佟秋练看着静静躺在自己的手中的项链,这个时候一个佣人走了进来,看到了佟秋练正在发呆:“夫人,这个项链是刚刚帮您整理衣服的时候找到的!”

“嗯!”佟秋练点了点头,萧寒和小易回来的时候,雪伦已经到了萧家了,萧寒上楼换衣服,就看见了佟秋练正在发呆,手里面正攥着一条链子,对于自己的靠近都是浑然不觉的!

“在想什么!”萧寒直接坐到了床上面,佟秋练这在回过神,而萧寒已经径直的开始换衣服了,毕竟腿还没有好利索,换衣服的时候,佟秋练就在边上帮了一下,“这是孙叔叔去世之后,给我留下的项链,我压根都忘记了,也不知道被自己丢在哪里了,刚刚收拾衣服的时候被找到的!”

佟秋练说话的时候,语气中带着一丝凄然,萧寒穿上上衣之后,伸手攥住了佟秋练的手,那条项链就绕在了佟秋练的手腕上面,佟秋练看着萧寒,“怎么了?不是要去复健了么?”

“是啊,只是我有些担心你而已!”这神情恍惚的样子,萧寒是真的有些担心,更何况,这又牵扯到了以前的佟家的事情,加上之后发生的令狐家的事情,这佟秋练一个人要会在房间里面,都不知道会想些什么东西!

“有什么好担心我的!”佟秋练伸手帮萧寒整理了一下衣服!

“好了,陪我下去吧,现在阳光也正好!”萧寒说着一只手拿着拐杖,一只手拉着佟秋练就往楼下面走,仪器设施都是摆在草地上面的,小易此刻正蹲在草地上面逗弄着茶茶,茶茶则是仰面朝天,就任由着小易欺负!

雪伦看着他们两个人交握在一起的手,“呦——就是来复健而已,你们两个人这每次都是秀恩爱的,真的好么?你们这是要虐死我么?”雪伦今天穿着一身骚包的粉色的衣服,靠在仪器上面,脸上面似笑非笑的!

“你整天和顾家的人待在一起,就是以后被虐死了,肯定和我们没有关系!”萧寒拉着佟秋练坐到了一边的藤椅上面,“今天这一身挺好看的啊!”

佟秋练则是嫌弃的看了一眼雪伦,这一身粉色的搭配,真的是不知道哪里好看了,倒是雪伦被萧寒这么一说,顿时来了兴致了!

“你也觉得好看吧,这一套衣服衬得我皮肤白皙粉嫩,哈哈……”这前面的话虽然有些恶心,不过还算是正常的,这后面的放肆的笑声,倒是真的带了一些魔性了,佟秋练听着心里面都开始反胃了!

“夫人,佟少爷过来了!”安叔走过来,给佟秋练递上了一杯热茶,佟秋练眼前一亮,“快带他过来!”这话音落了没有多久,佟清流就出现了!

佟秋练穿着一身得体的黑色西装,就是那种很普通的那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里面穿着白色的衬衫,只是袖口的那几个袖扣到时别样的出彩,暗红色的袖扣,给人一种诡辩莫测的感觉,而佟清流现在给人的感觉虽然还是带着一丝稚气,但是这眼神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稚嫩,反而是带着一丝成熟。

这种眼神,或许是成熟的表现,但是在佟秋练看起来却是带着一丝心疼的,因为,这是经历了家庭的巨变之后,不得已的成长!

“姐夫!”佟清流似乎和萧寒都很熟了,这佟秋练脸上面刚刚扬起了笑容,这佟秋练就直接走到了萧寒的身边,萧寒此刻正站在仪器的边上面,任由着雪伦在自己的身上面装上检测体能的设备!

“怎么想起过来了?最近公司没什么事情吧!”萧寒和佟清流说话的时候,像是一个长辈,而佟清流在和萧寒说话的时候也像个谦逊的晚辈!

说实话,这两个人从一开始就是各种不对盘的,这萧寒本来就是对任何的事情都比较敏锐的人,这尤其是对于佟秋练的事情,更是格外的上心,那会儿萧寒刚刚将令狐默给解决了,这又冒出来一个弟弟,这当时可是让萧寒为难了好久!

若是说对手是令狐默那种吧,这萧寒下手的时候肯定是毫不留情的,就像是原来坑令狐默一样,这萧寒完全不会手下留情的,这偏偏着的对手,在萧寒看来完全是乳臭未干的小孩子,这萧寒要是真的下手了,这还真的是有些以大欺小了!

再者说了,这佟清流褪去了喜欢佟秋练这层关系之后,而佟秋练毕竟还是有血缘关系的,这要是以后人家两姐弟关系和好如初了,这自己又该怎么和他相处呢,弄得萧寒是好不自在啊!

“没什么事情,就是想来看看姐姐而已,那我先过去了!”佟清流从一开始的时候,觉得萧寒根本就是配不上佟秋练的!

佟秋练是很长一段时间在国外的,但是佟清流不是啊,一直在这边,这萧寒以前的花边新闻也算得上是满天飞的,虽然说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但是佟清流总觉得有些事情并不是空穴来风那么的简单的!

但是经过了佟家的事情之后,萧寒却直接和自己联系上了,帮助自己处理解决远航和令狐集团的各种事情,在商场上面的萧寒,杀伐果决,做事情完全没有拖泥带水,做任何的决定都是那么的坚定,就算是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但是萧寒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清流,这个世上面能够和你想法一样的人只是少数,你要做的就是你认为对的,不要迎合别人,做你自己!”萧寒这句话,佟清流记了很久!

佟清流走到了佟秋练的身边坐下,“最近身子怎么样?我最近都太忙了,都没有时间过来看看你!”佟清流和佟秋练说话的时候,总让佟秋练觉得不够亲昵,有些事情他们两个人虽然不提了,但是并不代表真的没有发生过,或许在两个人的心里面都多多少少的留下了一些阴影吧!

此刻的洛阳那才叫一个压抑呢,这施施来看自己,洛阳自然是高兴地,只是好死不死的,这徐敬尧也过来了,这徐敬尧也是军区的事情忙完之后,就顺道过来的,这就不期而遇了!

洛阳也不傻,这虽然说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看到这几个人之间诡异的气氛,就知道肯定是发生过什么大事,尤其是施施一个人过来也就算了,毕竟在处理那个新型药物的案子的时候,他们还是一起共事的,并没有什么,只是她的身后跟着的男人……

这个人洛阳并不曾见过,不过倒是听说过,加上之间令狐乾走的时候,和洛阳也交代了一下施施现在的状况,这个人应该就是顾家的家主了,只不过他的身上面并没有她预想的那种,带着浴血的杀伐之气,相反的,而是带了一丝脱离于人世间的疏离!

顾北辰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一般,整个人都是游离在尘世之外的,尤其是那双眸子,似乎没有事情可以引起一丝的波澜,相比较顾北辰,倒是周长宇带了一些凌厉之气,若是让人说这两个人谁是黑帮的人,或许所有人都会不约而同的指向周长宇吧!

施施哪里知道挑了这个时间过来居然会遇到徐敬尧啊,当他们推门进去的时候,徐敬尧正坐在沙发上面,似乎和周长宇在说着什么,两个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施施和顾北辰都看见了徐敬尧的眸子中闪过的一丝精光!

顾北辰拉着施施的手瞬间收紧,施施就知道,这货肯定又生气了,这个醋坛子,真是够了,施施则是直接无视那边的两个男人,毕竟自己一个人都不认识,若是自己打招呼的话,这弄不好,这自己回去之后,就真的下不来床了!

不过吴恙却是被真的无视了,他眼睛死死地盯着施施,就在这个气氛都降到冰点的时候,“啊——你是施施……”吴恙突然大叫一声,吓得施施身子都一抖,倒是顾北辰从伸手搂着施施的腰,冷眼看了一眼吴恙!

“嗯!”施施这是被吓得都有些花容失色了,吴恙则是直接冲了过去,顾北辰则是半搂着施施,占有欲十足,“这个不会就是你传说中的金主吧!”

金主?这个词显然是带了一些不好的味道,不过关于施施的传闻很多,都说施施能够在娱乐圈混得这么好,是因为她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金主,不过这个倒是真的,每次有记者提问,施施都是笑眯眯的,不回答也不否认!

“吴恙,你怎么这么的八卦啊!施施,快坐吧!”洛阳拍了拍自己的身边的床位,施施则是笑着看着吴恙,这施施就是那种天生的妖精,这一举手一投足都是万种风情,这一笑,更是让吴恙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了!

“你是我的粉丝么?”施施倒是妩媚一笑,顾北辰则是半抱着施施就到了洛阳的床边!

“对啊对啊,你真的是施施,我是不是在做梦啊,是不是啊……”说完吴恙就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脸,“哎呦——是真的,洛阳,你可太不够意思了,我认识我的女神你都不告诉我……”这吴恙并不是第一次接触明星了!

这京城就是个华夏最大的造星场,更何况,和他们每天厮混在一起的都是京城最有权势的少爷公子,这身边不乏有一些想要走捷径的小明星,更何况,这京城总是大小活动不断,这他们想要见什么明星自然也是十分容易的!

不过这吴恙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原汁原味”的,为什么这么说呢,这现在的明星过度包装的都很严重,这要是褪去了那层光环的话,和邻家小妹差不多,不过施施素面朝天,但是皮肤很好,而且眼睛如水柔媚,真的是天生的妖精!

施施一开始涉足演艺圈的时候,施施是什么都没有,更何况还盯着那一张那么妖孽妩媚的脸,所以啊,这一开始就被人誉为花瓶美人了,但是这施施偏生和她搭戏的男艺人有都是一线男星,所以一段时间,施施都被誉为是最贵最美的花瓶!

“得了吧,你的女神那么多,谁知道你真正的女神是谁啊!”洛阳斜了一眼吴恙,吴恙只是抓了抓脑袋,这在自己的女神面前,吴恙还是尽量在保持着自己的形象的,倒是施施坐下之后,这顾北辰就这么站在施施的旁边!

这么大的一个人挡在面前,洛阳觉得这心里面也是够压抑的,尤其是此刻的顾北辰整个就像是一个黑面神一样,洛阳眼睛的余光看了看一边的徐敬尧,又看了看顾北辰!

洛阳是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不过看起来就是那种三角恋那种,还真是狗血啊,“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啊,我那边有点忙,就没有顾得上过来看看你,看你的肤色还行!”

“没事的,我也不是那种柔弱的小花,风一吹就倒了,放心吧,很快就能出院了!”除了顾北辰的视线,施施明显感觉到了背后有一道灼热的视线在盯着自己,尼玛,我们都没有任何的瓜葛了,你这么盯着我,我不慎得慌么?

“那就好了,不过你下次可得小心了,这军区那边听说还是封锁了消息的,要是被人知道你被人绑架了,这事情啊,还指不定要被人笑话多久呢!”其实这也是洛阳心里面最担心的事情,说实话啊,这洛阳本来在军区就很少有人把她当成女人,整个热就是个女土匪,女恶霸!

这要是听说这女土匪被人绑架了,指不定有人都要开始拍手称快了!洛阳无奈的耸了耸肩!

周长宇也是感觉到了这气氛的诡异,周长宇是知道施施的,洛阳和他有简单的提过,不过这施施身边的男人,周长宇却是不认识也不知道,更没有印象的,只不过这个男人眼神中的那种倨傲却是让人不得不忽视的。

这徐敬尧则是一直眯着眼睛,看着这两个人,徐敬尧其实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犯贱啊,难不成真是应了那句话么?得不到才是最好的,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这边的气氛不太好,这顾珊然这边的气氛更不好了,这两个小宝贝刚刚睡着,这边就有两个穿着军装的人听说被拦了下来,这顾家从事的生意毕竟树敌太多,所以这安保措施一直都是做的十分的到位,而这军人和他们之间,就是官匪的关系,着能不提高警惕么?

“有没有说是干什么的!”顾南笙拿着手机站着窗口,那脸上面褪去了玩世不恭,满是肃杀,难不成又是那个贩毒网络惹出的啦祸事?

“听说是有人让送来什么礼物,我们已经检查过了,确实是一些玩具什么的,并没有什么别的东西!”顾南笙的脑海中瞬间划过了一个人,你都走了,你还想着送礼物,令狐乾,你还真是个情种啊!

“行了,礼物送上来,人就不用上来了!”顾珊然正在一边悠闲地杂志,“怎么了?谁的礼物啊!”

“还能是谁的,你的爱慕者的!”这顾南笙说话都是酸溜溜的,这顾珊然说实话也是个能惹事儿的主儿,要不然一开始怎么就惹上了顾南笙呢,不过顾珊然知道在C市自己的所谓的爱慕者,还能让顾南笙醋意这么大的,也就剩下令狐乾了!

顾珊然低头抓了抓头发,真是够了,这都是令狐乾的一厢情愿而已,再者说了,这令狐乾非要自己喜欢,这自己能有什么办法呢!

很快的,礼物就被送上来了,说实话,这顾南笙看到礼物的时候,也是眼前一亮,就是那种军用坦克飞机的模型,倒是男孩子喜欢的东西,这顾家本来就是贩卖军火的,这些东西自然是很多的,不过看到这些模型的时候,顾南笙还是眼前一亮,因为十分的精致!

顾南笙直接拿起了最近的一个飞机的模型,这里面的所有的零件都是和真的一模一样,倒是用了心了!

“这些东西我们顾家多得是,以后等孩子长大了,就可以直接拿真的,哪里用得着这些东西啊!”顾南笙对于这些东西的出处心里面自然是有些介怀的!

“少主,这里还有一封信……”那个黑衣人将一封信拿了出来,这信纸倒是很普通的那种,不过这上面龙飞凤舞的令狐乾三个字,让顾南笙瞳孔一阵收缩,“这是给少夫人的……”

“扔了,看着就晦气!”真是的,这令狐乾倒是很积极啊,这人都不知道去了那个犄角旮旯了,这礼物倒是很快的麽!

“行了,给我吧,别理他!”这顾家的人都知道,这顾南笙在顾珊然面前,那是一点的发言权都没有的,他们就直接将东西交给了顾珊然了,顾珊然倒是优哉游哉的在顾南笙的面前将信封拆开,这里面的内容很少,也就是恭喜她生产罢了!

“童养夫,这人家不过是想向我道一声恭喜罢了,你用得着这么生气么!”顾珊然看完就把信纸放在了一边,“再说了,这令狐乾喜欢我的事情,都是哪年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还用得着你这么生气么?”

“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啊,在我看来,他就是对你还有非分之想,我要坚决吧这种苗头扼杀在摇篮里!”顾南笙双手握拳,显得十分的激动!

“你别表现得那么的慷慨激昂好么?弄得好像是去镇压什么动乱一样!”顾珊然全然不理会顾南笙的抽风,而是侧过头看着睡在一边的两个宝贝,“你声音小一点,等一会儿吵醒了孩子,有你受的!”

“好的!”顾南笙一听到会吵醒孩子,这声音立刻小了许多,这他们家的两个孩子啊,这性格也是差了许多的,这才出生多久啊,这顾珊然和顾南笙都看出来了,这个弟弟,也就是顾西就,虽然说柔弱了一点,看起来比顾东成小了一点,不过倒是个不哭不闹的,按时吃饭睡觉,安静得很!

有的时候,顾南笙将他抱起来,他就是看看顾南笙,这嘴巴里面不时的吐着泡泡,不过还是很安静,任是谁抱着都是不哭不闹的,一看就知道是个省心的!

相比这个顾西就,做哥哥的顾东成就明显显得有些娇气了,这三不五时的哭闹就算了,这还总是把手伸到顾西就那里,顾西就就想要翻个身,但是这身子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动不了,就只能任由着某个做哥哥的人,在自己的脸上面摸来摸去的,这摸得开心了,就开始“咯咯咯——”的笑!

“童养夫,这哥哥是不是像你多一点啊,这从小就看得出来以后是个腹黑的主儿!”顾珊然看着两个小宝贝,脸上面满是笑意!

“得了啊,我看像你,我从小那可是很高冷的!”这顾南笙从小就励志要向顾北辰学习,做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但是偏偏遇到了顾珊然这个妖孽,这不……早早的就崩坏了!

这表面上面不认识他的人还好,这要是看到他和顾珊然待在一起的人,指不定以为他是个精神分裂呢!

“得了吧,就你小时候,那叫高冷?”顾珊然全然的不屑一顾,“你要是高冷,你能被我祸祸成这个样子么?”

“珊然宝贝,这话你可得说清楚了,我被你祸祸成什么样子了啊!”这话顾南笙怎么这么不爱听呢!

此刻的萧寒已经复健结束了,萧寒坐在椅子上面,满身都是汗水,这汗水湿透了本来的白色的工字背心,紧紧的贴在萧寒的身上面,将萧寒本来就健硕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而雪伦则是半蹲在地上面,帮萧寒看一下腿上面的伤口!

“你已经看了十几分钟!看够了么?”萧寒觉得这货根本就不是在检查伤口什么的,而是在占自己的便宜啊,这腿上面的伤口就是那么大,你这么左看看右看看就算了,你上手摸几下又是什么个意思啊!

“没有啊,你要知道,这种术后的复健是很重要的,我这可不是为了你负责,我是怕砸了自己的招牌而已!”萧寒更是无语了,看看吧,现在这种人,想要占别人便宜的,还找了如此高大上的理由!

“那你可要好好看看啊,免得砸了自己的招牌!”萧寒不冷不热地说,雪伦权当做没有听见,点了点头!

佟秋练眼睛的余光也是盯着萧寒的左腿,这上面的缝合的伤口很长,而且不止一条伤口,他的小腿面前的地方,有一道横向的伤口,而侧面则是有一条纵向的伤口,萧寒从来没有和佟秋练提起过那场事故!

不过佟秋练是到过现场的,对于现场的惨烈情况,佟秋练还是记忆犹新的,那种冲天的火光,还有当时那个司机的尸体被焚毁的情况,看得人都是触目惊心的,虽然萧寒不说,但是佟秋练毕竟是从事法医这个职业的,就是从他的伤口她都看得出来,那一道横向的伤口肯定是当时骨头断裂直接戳开了皮肉……

这种伤口并不是很规则,看伤口的撕裂情况和缝合情况就看得出来了,而那一道纵向的伤口估计就是雪伦给他做手术的时候开的刀子,就像是两条黑色的蜈蚣趴在萧寒的腿上面,看起来是那么的刺眼!

“姐——令狐叔叔的审判结果已经出来了,过些日子估计新闻上面就会出结果了!”佟清流说话的语气显得十分的淡漠!

“嗯!”佟秋练点了点头,似乎并不是很想提起令狐家,“对了,你去看看当时大伯的秘书么?听说被判了死缓!”佟秋练猛地抬头,这个人佟秋练可是很有印象的,毕竟一直以来他就是和父亲一起工作的,到了后面居然跟了令狐乾也是让佟秋练心里面耿耿于怀!

“死缓?”佟秋练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个结果,按理说蒋千里只不过是当时父亲秘书,而之后做了令狐泽的秘书,能够接触的东西虽然多,不过也是有限的,死缓?是不是有些严重了……因为佟秋练知道,若不是真的犯了重大过错,就是无期徒刑都已经很重了……

“他的事情比较复杂,涉及到了以前的政治,还有现在的军部的事情,听说当年大伯的事情……”佟清流这话没有说完,不过佟秋练已经明白了!“对了,我们本来住的房子我已经买了,搬到了佟家以前的老宅了,你要是有时间可以回家看看,再怎么说那里也是你的娘家啊!”

娘家这个词听起来确实是很温暖,佟秋练的心都动了一下……

过了几天之后,报纸媒体确实大幅报道了关于令狐泽的事情,不过说的还是比较隐晦的,倒是引起了不小的震动,而佟秋练已经和萧寒准备出去旅游了,在出去之前,佟秋练和萧寒一起去了监狱!

监狱这个地方,佟秋练还是比较熟悉的,此刻他们正坐在一个房间里面,安静的等着,而他们的身边有个狱警,“麻烦你们等一下了,这会儿探监的人比较多,我们有可能忙不过来!”佟秋练只是点了点头!

过了五六分钟吧,佟秋练就听见了一阵手铐脚铐碰撞发出来的声音,而随着门被缓缓的打开,蒋千里就出现在了佟秋练的面前,而令狐泽,佟秋练是见不到了,他是被单独看押的,要是想要看他的话,需要经过许多的程序审批,很是麻烦!

“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还能看我的人,居然会是你!”这个事情被爆出来之后,他的处境真的可以用妻离子散来形容,他深深的感觉到了世态炎凉,所谓的哀莫大于心死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

法院的审判结果下来之后,他觉得自己似乎是解脱了,这么多年自己造孽太多,死刑对于自己来说是最好的归宿,佟秋练看着眼前的人,从父亲刚刚开始能够配备上秘书开始,这个人就是一直跟着父亲的,但是或许真的是应了那句话吧,“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我也没有想到我会想要来看看你!”佟秋练对于蒋千里其实是憎恶的,因为她觉得他背叛了自己的父亲!

“其实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书记了!”蒋千里说着“噗通——”一声跪在了佟秋练的面前,佟秋练的身子猛地一震,手瞬间被萧寒紧紧的握住了,萧寒能够感觉到佟秋练的轻颤,他能够感觉到此刻的佟秋练是如此的不淡定!

而身边的狱警则是静静的看着,也不动作,佟秋练其实不是惊讶于蒋千里的这个动作,而是因为蒋千里对于父亲的称呼,“书记么?倒是久违的称呼了……”

“我对不起他啊,他是我这辈子的恩人,我就是个白眼狼,我是个罪人啊——”蒋千里看起来比之前老了十岁不止,本来被打理的乌黑的头发,此刻都是黑白相间的,那银丝看起来格外的刺目!

而整个人的脸上面也是到处都是皱纹,佟秋练从来没有直观的感受过一个人在半年的时间里面变化可以如此之大,蒋千里说完,就开始猛地将头往地上面嗑——在瓷石的地板上面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这每一次磕下去,似乎都用尽了力气,两个狱警连忙将蒋千里拉扯起来,阻止他近乎自残的行为,但是蒋千里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两个狱警差点都没有拉住他,“我有罪啊,我有罪——”

佟秋练则是看着眼前要发狂的男人,心里面虽然澎湃,但是脸上面却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萧寒却知道此刻的佟秋练心里面有多么的难受,因为她的手指已经掐进了自己的肉里面,萧寒则是看着佟秋练的目光更加的温柔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过了好半天,蒋千里瘫坐在地上面,佟秋练才幽幽的冒出了这么一句,蒋千里就开始发狂似的大笑,“哈哈……哈哈——说得好啊,说得好,我就是活该啊,活该现在妻离子散,众叛亲离啊!哈哈——”

他在放肆的大笑着,他脸上面的沟壑皱纹也显得越发的明显了,这些皱纹里面仿佛此刻都装满了笑意,只不过就是这些笑容都显得那么的苦涩,那么的苍白,那么的无力,就像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本来人到中年了,正是一个男人意气风发,大展拳脚的年纪,这个年纪的男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发福,蒋千里自然也不意外的,但是此刻的蒋千里包裹在囚衣下面的身体,就从那瘦出来的颧骨都看得出来,他的身上面有多么的瘦骨嶙峋!

“在监狱的这些日子,我都是整日整夜的睡不好,我很后悔自己当初做的决定,当初我觉得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才三四十岁,我为什么要选择寂寂无闻,我想要爬得更高,我不想和孙正一样,甘于平庸……”

蒋千里在说道孙正的时候,佟秋练的眸子一闪,“你说和孙叔叔一样?”

“我和他其实当时的遭遇是差不多的,书记被抓起来之后,我作为他的秘书,既然是要接受审查,接受各种调查的,当时的日子真的是……怎么说呢,很难熬……孙正我和差不多吧,甚至比我更难熬!”蒋千里想到了以前的事情,脸上面露出了苦涩的笑意!

“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难熬?”佟秋练了解的事情不多,她只是大致的知道孙正在不做家庭医生之后,就直接去了警局从事法医的职业,这一做也就五年的时间,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佟秋练却是不得而知的!

“孙正是佟家的家庭医生,老爷子去世,夫人病逝,加上书记的骤然离世,孙正也是被警局抓进去接受调查了,还被关了几个月,这些事情,你自然是不知道的,但是的情形有多么的紧张,或许你根本就不知道吧!”佟秋练确实是不知道,这些事情从来不曾有人和佟秋练说起过!

“我当时很佩服孙正,佟修很怕孙正知道一些什么东西,所以找了关系关了孙正,不过孙正也是一条汉子,就是被关起来严加审问,愣是一个痛都没有喊过!”佟秋练想起啦孙正留给自己的那个保险箱!

“孙叔叔知道什么?”其实这个事情或许萧寒知道的都比佟秋练多,毕竟萧寒暗中调查了一段时间了,孙正知道的事情,最有可能的就是当年佟老爷子的死因了!

“估计是佟老爷子的事情吧,毕竟当时孙正作为家庭医生,接触比较多的就是佟老爷子了,佟老爷子在书记被抓起来不久,身子就不好了,但是佟修那个时候已经等不及了,他迫切的想要得到远航……”蒋千里接下来并没有说什么,但是佟秋练似乎已经明白了!

“其实当年的事情我已经没有那么的耿耿于怀了,说不恨你,那是假的,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好好的!”过完人生最后的日子……佟秋练最后的这句话并没有说出来,而是起身和萧寒一起走了出去!

佟秋练刚刚转身,就听见了身后传来了蒋千里嚎啕大哭的声音,撕心裂肺的,就是他们走出去监狱,那种哭声似乎都萦绕在佟秋练的耳畔,佟秋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陪我去看看孙叔叔留给我的保险箱吧,或许我已经知道密码了!”

萧寒点了点头,伸手搂紧了佟秋练,天气变得越发的寒冷了,而萧寒坚信,等到这个冬天过去,迎接他们的肯定是如花似锦的春天,而佟秋练也是伸手将身上面的大衣收紧,当年的事情,她只要想起来就会觉得又一股寒意从脚底蔓延开来!

“要不我们到了银行之后,就直接坐飞机走吧!”萧寒说的自然是出去旅游的事情了!

“可是我的东西都没有收拾好呢,再者说了,这小易和爷爷都在家里面……”

“亲爱的,你觉得打了招呼我们还能走么?再者说了,你老公辛苦工作这么久,我们出门就不能去当地购物买衣服了么?用得着你还打包行李么?这点钱我还是有的!你可以肆意的挥霍,萧氏够你挥霍一辈子的!”萧寒说完就在佟秋练的脸上面亲了一下!

“话说我是这个公司最大的股东吧?”佟秋练笑了笑!

“额……好吧,你是的,我只是给你工作的!”萧寒搂紧佟秋练,上了车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