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85 好事又一次被打断

这可是把白少言气得够呛的,只不过此刻的萧晨倒是饶有趣味的看着白少言,这白少言的个子比萧晨矮了一截,这正好一个仰视,一个俯视,这要是不知道内情的人,还不知道这两个人是要做什么呢!

这医院的电梯向来都是比较紧张的,但是这个电梯走走停停的,愣是没有人敢坐上去,大家都是一脚踩进去看到了里面的情形,又忙不迭的退了出来,这一来一回的,白少言几乎要抓狂了!

倒是萧晨一直笑眯眯的,说实话,欺压别人的感觉真的是不错啊,这萧晨在萧家就是出于食物链的最底层,从来都是被欺压的对象,这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可以欺压的人,这萧晨怎么可能白白的放过白少言呢!

“你真的够了,萧晨,你赶紧从我的身上面滚开,你个混蛋,你到底要做什么啊!”白少言伸手推了推萧晨,萧晨则是嘿嘿一笑,“尼玛,你能不能别冲着我笑得这么的诡异啊,老子我可是纯爷们儿好么!”白少言真的觉得这货是不是性趋向不正常啊!

“叮——”电梯终于到了负一楼,电梯门一打开,白少言就看见了施施和顾北辰就站在电梯门外面,施施这眼睛立刻发亮了啊,白少言直接一把推开了萧晨,萧晨一个趔趄,差点没有站稳,“你干嘛啊!”萧晨看了看白少言,萧晨一回头就看见了站在电梯门口的施施和顾北辰!

“施施姐……”萧晨冲着施施一笑,这萧晨一直还是有些怵顾北辰的,这顾北辰的冷,和佟秋练是不一样的!

佟秋练刚刚到萧家的时候,也是不言苟笑的,整天板着一张脸,看起来十分的不好接近,但是萧晨接触了一些日子下来之后,发现佟秋练是属于外冷内热的那种,还是很好相处的!

不过这个顾北辰,那种眼神就是没有一丝波澜的那种,而且幽邃深沉,看着人的内心发慌,而且顾北辰的看着你的时候,好像是一眼就能够你的内心,那幽深的眸子,就像是死人的瞳孔,无神,冷凝,默然……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啊!”施施被顾北辰紧紧握住的手,都开始微微有些颤抖了,顾北辰都无语了,这女人还能有些出息么?再说了,这两个人要是性取向不正常,这可是难办了,顾北辰对于这个女人所关心的事情,一向都是不予理会的!

“我们哪里开始了,施施姐,你别误会了啊,我和他什么都没有的!”白少言连忙摆手,就知道肯定会被人误会的,这被谁误会了不好啊,偏偏还是自己心里面的女神啊,白少言真是欲哭无泪啊。

“行了,我都懂得!”施施说着还伸手捶了一下白少言的肩膀,白少言顿时无语了,“我……”我们明明就什么都没有啊,这施施还冲着两个人挑了挑眉毛,这弄得好像是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一样!

“不就是刚刚么!”萧晨这个二货,嘴上面就是个没有把门的,这话一出,施施的眼睛都亮了,白少言伸手扶着额头,真是够了,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尼玛,这个队友还不止止是猪啊,猪都比他聪明!

“行啦,别一脸苦瓜样了,我都懂得!”施施说着都完全无视身边的顾北辰了,反而是走到了白少言的身边,悄悄地说了一句,“来来来,告诉姐姐,你是在上面,还是在下面的啊!”

“我怎么可能在下面啊!”白少言这完全是处于身体的本能说出来的话,这话一说出来,白少言真是恨不得在自己的脸上面扇几巴掌啊,自己也是个蠢货啊!

“行了,我都懂了,我们要上去了,你们应该是要出去的吧,赶紧出去吧!”说着施施就将两个人推了出去,这就是电梯的门合上之后,施施的脸上面都是带着一种莫名的诡异微笑。

“施施姐冲着我们笑什么啊,她刚刚和你说什么了啊,怎么你的脸色像是便秘一样的!”萧晨说着已经径直走到了自己的停车位!

白少言跟在后面,“没什么!”白少言觉得和这个二货谈论这种话题,根本没有任何的必要,再者说了,这个二货,这种智商,能不能理解也是个问题,所以白少言还是选择不说了,不过这看人脸色的功夫倒是不错的,便秘,你才便秘呢,你们全家都便秘!

“刚刚还好好的啊,你不会真的便秘了吧!”萧晨还关心的回头看了看白少言,白少言真是懒得看这个二货一眼,萧晨见白少言不搭理自己,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但是此刻坐上了电梯的两个人,施施还是一脸的兴奋状态,“哈哈……你说萧寒知不知道,自己的弟弟不正常啊,我都能想到他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的那种便秘的表情,哈哈……”施施大声的笑着!

顾北辰看了看医院的电梯上面的监控探头,直接走到了监控探头的一个死角那里,一伸手就将施施拉到了自己的怀里面,“啊——”这顾北辰的胸口很硬,差点撞到了施施的鼻子,“怎么了?”施施双手撑在顾北辰的胸口,电梯正开始准备缓缓地上升,顾北辰突然按下了电梯停止按钮!

电梯震了一下,忽然就停止了,施施看着顾北辰,“你在做什么……啊——”施施的话音未落,整个人就一阵天旋地转,和顾北辰的位置就调换了一下,顾北辰的一只手撑在施施后面的电梯壁上面,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面,目光平静如水,施施不知道这货又发什么疯!

只不过对于顾北辰这种时常发疯的举动,施施已经习惯了,施施习惯性的伸手,还手环住了顾北辰的脖子,“怎么了?又生气了?”施施是真的不知道这货每天都在想些什么的!

“这么高兴?”顾北辰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施施则是有些呆愣的看着顾北辰,自己不是一直很高兴么?

“还好……”施施这最后的一个字还没有吐出来,嘴巴就被整个封住了,顾北辰死死地盯着近在咫尺的人,而施施则是瞳孔猛地收缩,继而闭上眼睛,施施的这种态度,让顾北辰心里面熨贴了一些!

顾北辰的动作也温柔了许多,很快的顾北辰就离开了施施的唇瓣,“怎么样?不生气了吧,真是的,你又怎么了?”施施伸手抱住了顾北辰的胳膊!

“别对别的男人笑得那么的花枝乱颤的!”顾北辰说着将电梯重新启动,估计再不重新启动,医院那边的维修人员就要过来开始检查了吧!

施施愕然,什么叫做花枝乱颤的啊,自己那可是国际巨星好么?再说了,自己可是被说成是笑容最有魅力的人好么?花枝乱颤这冲词,用在我的身上面真的好么?施施不自觉的就撅起了嘴巴,撇了撇嘴巴,不去看顾北辰!

“怎么?还生气了?”顾北辰伸手直接将施施搂进了怀里面,两个人的身体自然地贴合在一起,施施摇了摇头,她要是说生气了,这货估计是吻得自己说不出来话才罢手吧,自己才不会这么傻呢!

顾北辰直接拿出了手机,“将xx医院的电梯刚刚五分钟的影像都剪掉,清理掉洛阳那个楼层的所有无关人员!”顾北辰说完施施又不自觉的撅着嘴巴!

“我们就是去看的病人而已,你用不用这么的兴师动众的啊,生怕被人不知道你是个暴君一样!”顾北辰看着怀里面的人,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自己要不是为了她着想,用得着还要把人清空了么?而电梯十分奇怪的,一路都没有停过,直接到了洛阳所在的楼层!

此刻的萧家,佟秋练正在收拾东西,这不是准备和萧寒一起出门么?佟秋练还是比较激动的,这是两个人一起第一次出门,而且之前出门的时候,佟秋练最多也就是跟着自己的教授到处处理案子!

哪里有时间看别的东西啊,所以佟秋练显得很激动,这萧寒处理完了公司事物之后,一进了房间,就看见满床都是推起来的衣服,不过都是职业装比较多,颜色也都是那种黑色深灰色的,看着让人难免觉得沉闷,乏味。

“你这是在准备做什么啊!”萧寒将拐杖放在一边,坐到了一边的床上面,随手拿起了手边的一件衣物,这明明是米色的,萧寒难得在一堆黑色的衣服里面看到一件米白的东西,这刚刚拿起来,却发现居然是……

“萧寒,你在做什么啊!”佟秋练立刻跑过去,将萧寒手里面的东西直接抢了过来,佟秋练的脸都红了,“不是要出门么?我在收拾东西!你赶紧出去,你不是还要复健么?赶紧出去,赶紧出去!”

“不就是一件内衣么?你怕什么啊,你的身上面还有什么是我没有看过的么?啧啧……”萧寒说着眼睛就开始在佟秋练的身上面游离了,这佟秋练穿的都是比较宽松的,今天是穿的宽松的白色的欧式宫廷风的长裙,一直到脚踝,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清姝脱俗!

“萧寒!”佟秋练知道这货有多么的无耻,但是……佟秋练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狠狠地瞪了萧寒一眼,“你赶紧出去,真是的,我收拾东西呢,你的东西要收拾么?”

“小练,你过来!”萧寒说着冲着佟秋练招了招手,这佟秋练怎么觉得,萧寒这手势无比的熟悉呢,只不过她一时半儿愣是没有想起了,佟秋练将自己的内衣塞到了一边的一个柜子里面,瞪了萧寒一眼,也不过去!

萧寒反正没事,只是坐在那里,冲着佟秋练笑着,那幽蓝色的眸子里面像是有流动的液体一般,晶莹透亮,闪着迷人的光彩,佟秋练低头收拾东西,但是一抬头,就看见了萧寒笑盈盈的目光,“你别看了,有什么好看的!真是的……”这任是被人这么盯着看,心里面都会有些发毛吧!

“好看啊,我多看看不行么?再说了,我自己的老婆,我不看是给谁看啊!”萧寒说着挪动了一下位置,伸手就扯住了佟秋练的胳膊!

佟秋练抬头看了看萧寒,萧寒却忽然用了一个巧劲儿,佟秋练就稳稳地坐在了萧寒的大腿上面,萧寒双手死死地箍住了佟秋练的腰部,不让佟秋练动弹,“你这是发什么疯啊,赶紧让我起来!”

“我还要看一辈子呢,这才看了多久啊!”萧寒说着附在佟秋练的耳边,轻轻的吐出了这几个字,佟秋练则是低头不说话,女人总是喜欢听一些甜言蜜语的,更何况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心爱的人呢!

“好了,别闹了,赶紧让我起来吧!”佟秋练这话刚刚说完,萧寒就吻住了佟秋练的嘴唇,佟秋练知道这货是真的随时随地到处发情的,佟秋练见挣脱不开,索性就伸手抱住了萧寒的脖子,佟秋练的配合和迎合,倒是让萧寒的心里一喜,眼前一亮!

“小练,你现在好乖……”佟秋练此刻也算是想起来了,刚刚萧寒那伸手招呼自己的动作,不就是和逗弄茶茶和大人的动作是一样的么?她说怎么觉得那个动作那么的熟悉呢,真是的!

佟秋练刚刚准备申讨萧寒,这嘴巴一张一合的,正好给了萧寒长驱直入的机会,萧寒开始肆无忌惮的攻城略地,这手也开始有些不安分了,在佟秋练的身上面开始乱摸,佟秋练有些不安的扭动了几下身子,她殊不知这样的动作,只会让萧寒心里面想要她的*更加的强烈。

“唔——”萧寒使劲儿的吸取着属于佟秋练的芬芳,佟秋练感觉到了萧寒的手,居然移动到了自己的胸口的位置,她的胸口感觉到了一阵凉意,而且还不属于自己的体温的炙热,让佟秋练的身子一阵战栗!

“小练……”萧寒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也带着一种蛊惑,这种声音佟秋练几乎是抗拒不了的,尤其是此刻身体似乎比理智更加的早的做出了决定!

“我们……”佟秋练此刻内心是激荡的,其实她也不是那种真的清心寡欲的人,更何况面前的这个人还是自己认定的人,这两个人现在这种情形,真的是*,完全是一种一触即发的节奏啊!

“妈——”冷不丁的,小易的声音冒了出来,而被人瞬间捂住了,“唔——”小易发出了那种闷哼的声音,而佟秋练那几乎已经快要丧失的理智,又瞬间被拉了回去,她一回头,就看见了门口的一大一小,一老一少!

萧老爷子伸手捂住了小易的嘴巴,小易则是睁着天真无邪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还被吓到了,“爷爷,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

“在你们吻得难舍难分的时候!”萧老爷子这本来就是个直爽豪放的人啊,这想要看他们亲热的事情,他已经想了很久了,这好不容易被逮着了,这萧老爷子脸上面那种微笑啊,让萧寒和佟秋练都觉得心里面一阵不舒服!

“哼——爹地,我们不是说好的么?今天带大人和茶茶去打疫苗的么?”小易伸手扯下了萧老爷子捂住自己的手,“真是的,我就知道,你肯定又和妈咪在吃口水,你们大人真无聊,成天就知道吃对方的口水,你们每天就不能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么?”

“我们就在做有意义的事情啊,不然你以为你的妹妹是从哪里来的啊!”萧寒其实心里面是不高兴的!

这个臭小子和自己是不是天生相克啊,自己和佟秋练之间的多少次好事,就是被他打断的啊,萧寒真是想要将这个臭小子按在床上面,使劲儿的打几下屁股,佟秋练还是挣脱着,萧寒却是都不松手!

“你干什么啊,不是要和小易带着茶茶和大人去打疫苗么?还不快去!”佟秋练真是羞死了,这事情,总是几次三番的被自己的小孩子打断,说实话,佟秋练的心里面不是很舒服,这种不舒服和萧寒想的可不一样!

佟秋练知道,这个小易从小生活在国外,思想上面是很开放的,但是这佟秋练毕竟从小生活在国内的,这内地里面还是比较保守的,所以啊,这种事情被撞破了,佟秋练真是恨不得找的地缝钻进去。

“爹地,你还不松开妈咪啊!”小易的眼睛还死死地盯着萧寒的手!

“怎么滴,你盯着做什么,这是我的老婆,我抱着自己的老婆又碍着你的事情了?有本事你自己去找个老婆好了!”萧寒这说话真是越来越没有下限了,佟秋练真是无语了,这是和一个五岁不到的小孩子应该说的话么?

“哼——你怀里面的人是我的妈咪,我就不许你抱着她怎么了!”小易说着就迈着小腿就要冲过去,却被萧老爷子从后面直接抱住了,“太爷爷,太爷爷,你干嘛啊,你干嘛啊,松开我啦,我要去把妈咪抢回来……”这一句抢回来,弄得三个成年人都是愣住了!

萧寒直接拿起了手边的拐杖,走到了小易的面前,小易见到萧寒走过来,不知不觉的有些弱了,这小腿也不挣扎了,只是看着萧寒,“爹地……”

“胆子很大啊,抢我的老婆?”佟秋练真是无语了,这萧寒还真的当真了?佟秋练连忙走过去,“你干嘛,会吓着小孩子的!”佟秋练本来就觉得对小易有些愧疚,再加上现在怀孕了,这佟秋练更是母爱爆棚的那种!

小易直接挣脱开了萧老爷子的束缚,直接抱住了佟秋练的大腿,“妈咪,爹地要打我!”小易说着还冲着萧寒吐了吐舌头!

臭小子,还知道找个靠山了啊,“我哪里是准备打你啊,我是要和你一起去给茶茶和大人打疫苗,赶紧走吧!”萧寒说着直接走过去,一把就把小易搂到了胳肢窝下面,佟秋练愕然,这萧寒的速度够快的啊,这夹着小易就直接往楼下面走!

“妈咪,救我,救命啊,妈咪……”小易的小腿还在不停的踢着,只不过显得有些无力而已,而佟秋练不知道,萧寒居然在腿不方便的情况下面,居然还有这种力气,这小易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这也不轻啊,佟秋练看着两个人消失在了走廊的拐角处,这随着下楼梯的声音,还伴随着小易的挣扎声音!

“小练,你这是在收拾什么?”萧老爷子看着佟秋练显得有些凌乱的大床,这上面堆得满满的都是衣服!

“没有啊,我就是想要将东西收拾一下而已!”佟秋练可是知道这个老爷子有多么的清闲,这两个人准备出去旅游的事情可还是处于保密阶段的,这要是被老爷子知道了,指不定就直接跟着他们一起去了,这佟秋练就撒了个善意的谎言!

“你现在的身子怎么能收拾东西呢,我去叫佣人收拾,你现在可是我们家里面的重点保护对象啊,你可要好好保重身子,这个时间点,你该下去喝汤了,我马上叫人给你收拾一下!”萧老爷子说完,就在那里站着,等着……

佟秋练这没有办法,只是回头看了一眼那一堆的衣服,和萧老爷子一起下了楼,佟秋练微微叹了口气,这老爷子未免警惕性太重了吧……

此刻的萧寒和小易正坐在车子里面,这小易又一次被萧寒弄在了安全座椅上面,小易正是左右挪动都不舒服,他挪动了几下之后,“行了,别乱动了,还能不能稍微安分一点,弄得和得了多动症一样!”萧寒看了小易一眼,而此刻的大人正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面,定定的坐着,就和人一样!

大人的眼睛还死死地盯着前面,这弄得边上面的司机,心里面都有些发怵,只要是遇到红灯,那司机就看一眼大人,而大人则是用爪子挠了挠自己狗鼻子,或者是那种拿着爪子抓一抓身上面毛,完全无视身边的人!

倒是茶茶坐在后面,就依偎在小易的身边,不时的伸出舌头舔一舔小易的脸蛋,小易绷着脸,“爹地,我能不能不坐这种东西啊,真的是很难受啊!”

“有什么好难受的,这是儿童安全座椅,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就忍着吧!”萧寒自然知道,这小易是最不喜欢这种东西的,这小易一直标榜着自己是个大人,这坐在这种东西里面,这小易真是浑身都不舒服!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小易申辩着,两个小胳膊还在挥舞着,但是这里的空间有限,再加上身上面被束缚着,这小易的手都抓不到萧寒!

萧寒只是冷眼瞥了小易一眼,哼——以为打断了本少爷的好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想得还真是美呢!

小易其实真是后悔啊,这立刻就要和爹地一起出门了,这自己还挑衅爹地做什么啊,这离开了佟秋练,这不是羊入虎口么?再者说了,这萧寒得睚眦必报的性格,小易是早就知道了啊,小易现在就是后悔啊,怎么刚刚就没有讨好一下爹地呢!

车子又一次遇到了红绿灯,外面有个甜品店刚刚开业,这甜品正放在外面,让人免费品尝,这甜甜的香味儿,瞬间就四散开来,“汪汪——”茶茶叫了几声,这小易似乎也闻到了这个味道,这忍不住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想吃了?”萧寒看着小易,小易立刻可怜兮兮的看着萧寒,“爹地——”小易这尾音拖得好长啊,这撒娇撒的未免也太明显了吧!

萧寒一转头,被吓了一跳,这狗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茶茶立刻伸出舌头在萧寒的脸上面舔了一下,萧寒则是伸手摸了摸茶茶的脖子,“这茶茶倒是和你越来越像了啊!”一样是个吃货,再看看大人,这定如泰山的样子,萧寒真的很难想象,这两个狗居然是一母同胞的!

“爹地,你和大人也越来越像了!”小易直接回嘴,萧寒的脸顿时黑了,倒是大人似乎像是听懂了什么一样,还“汪——”的叫了一声,这弄得萧寒的脸更黑了!

“转个车头,我们去甜品屋!”小易笑眯眯的说!

“少爷……”司机显然在没有得到萧寒的指示的时候,是不会动作的,这弄得小易心里面不舒服了啊,真是的,凭什么这个家里面的所有人都要听爹地的啊!小易又一次把目光投向了萧寒!

“直接去兽医院!”萧寒这话说完,司机立刻就笑了笑,点了点头,这少爷和小少爷看人的时候,眼神还真是出奇的一致啊,其实啊,这司机是拒绝不了这小易这可怜兮兮的眼神的,多么无辜啊,多么呆萌啊,只不过这给他发工资的人可不是小少爷啊!

这一家之主还是少爷啊,这可是我实实在在的衣食父母啊,这司机这种狗腿样子,小易真是从心里面开始鄙视!

而车子很快的就到了兽医院门口,萧寒下车之后,大人和茶茶也就直接跳了下来,司机则是帮小易将安全座椅弄开,让小易下来,“我才不要你抱,哼——”小易说着直接自己下车,跑到了萧寒的前面,“茶茶,过来,我们不和这些人走在一起!”

茶茶是十分听小易的话的,这立刻就迈着腿跟了上去,司机有些担心的看着萧寒,“少爷,这样没有关系么?”

“没事,小孩子么?打疫苗还要有一阵子,你帮我做件事情……”司机听了一乐,立刻开车就出去了!

倒是萧寒和小易出现在兽医院的时候,立刻引起了这边人的围观,首先是萧家的两个男人本来就是那种很惹眼的人,加上他们家的两个狗,纯种的拉布拉多,而且还十分的有特点!

这平时都是兽医直接上门服务的,这听说了萧夫人怀孕之后,他们就带着狗狗直接到了医院了,似乎是怕他们每天接触动物,有什么不好的东西传给了萧夫人还是怎么样的,不过这萧公子已经是C市公认的好男人了,不是么?

“爹地,你看看你,这些小姑娘都在看着你,你看看你,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你的雄性荷尔蒙,喜欢招蜂引蝶的!”萧寒差点笑了出来,他刚刚说了什么,雄性荷尔蒙,这种东西他又是从哪里学到的啊!

“说吧,这种话你是从哪里学到的!”萧寒真的觉得是时候该控制一下,或者说注意下小易每天都在看的书籍了,或者是电视网络什么的,现在这小孩子都在看什么东西啊,这随口说出来的东西,萧寒都觉得醉醉的!

“什么从哪里学到的啊?”小易对于自己说的话,是完全的不在意的,牵着茶茶就一直往前走!

“就是那个雄性荷尔蒙!”萧寒真是觉得够了,现在的孩子难道说都是这么的早熟么?

“雪伦说的啊,他说爹地你就是个移动的荷尔蒙!”萧寒默然,果然啊,小孩子和那种变态待在一起久了准没有好事儿,萧寒最近都在忙着处理公司的事情,压根没有注意到这雪伦到了萧家之后,就是和小易待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

这萧晨这个二货,雪伦觉得和他待在一起有些掉价儿,再者说了,这两个人也压根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啊,这萧晨除了那一身肌肉还能看看之外,还真的是没有什么好看的,萧老爷子么?那就更不可能了,雪伦都不知道为什么,这萧老爷子似乎从开始就对自己有敌意!

雪伦本来还在心里面郁闷呢,这自己应该没有惹着这个老爷子吧,为什么这个老爷子看着自己的眼神的那么的诡异呢,所以喽,这萧家,雪伦也就能和小孩子一起玩玩了!

再加上这个雪伦,本来就是口无遮拦的那种,这小易和他一起相处的时间久了,这自然而然的就学到了不少东西,不管是好的或者是坏的,这小孩子嘛,学习能力都是很强的,这不知不觉的倒是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以后少和他一起,不学点好的!”萧寒就知道,除了那个死人妖,没有人能说出这种话了,况且萧寒只要是一想到雪伦看着自己的眼神啊,这心里面就更加不舒服了!

这萧寒在福建的时候,为了更好地观察,萧寒身体的各个方面机能的变化状况,他的身上面就会绑着一些仪器,而这些仪器有些是贴身的,这就要求萧寒有些时候会是光着上半身的,而这个时候雪伦那眼睛就是贼亮贼亮的,萧寒真是恨不得将他的眼睛挖下来!

“萧公子,我这可不是用眼睛yy你啊,我就是观察一下你的身体的恢复能力怎么样,这可是为了你好!”好了吧,这偷窥现在都有了正当的理由了!

“那你也不用这么长久的盯着我看吧,你这么看着我,我的心里面不舒服!”萧寒是真的不舒服,尼玛,你不盯着仪器上面的数值,你盯着我看什么啊!

“我这是在工作,请你别在我工作的时候打扰我!”雪伦穿着十分骚包的衣服,却说着一本正经的话,那一脸的认真的啊,弄得萧寒真的是想要抓狂啊!

“可是我觉得雪伦挺好的啊,最起码能够治好爹地的腿,就很厉害啊!”小易耸了耸肩膀,对于雪伦的无耻,小易是早就知道了,小易现在就是专门膈应萧寒的,萧寒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到底是生了个儿子,还是生了冤家啊,而周围的小姑娘们看到这父子两个人互动,都是两眼放光的,很有爱啊,不是么?

等到他们出去的时候,这小易的气还是没有消呢,这还在惦记着那家的吃的东西呢,这小易刚刚打开车门,一股香甜的味道就传过来了,这小易整个人都乐开了花,这眉眼弯弯的,别提多高兴了!

“呦吼——蛋糕啊!”小易看着正稳稳地放在自己的安全座椅上面的蛋糕,两个眼睛都闪着异样的神采,萧寒已经上了车子,将安全座椅上面的蛋糕拿了起来,“赶紧上车!”

“好的!”小易现在可是不管自己是坐在哪里嘞,乖乖地让司机抱着自己坐上了安全座椅,茶茶更是直接跳上了车子,这一人一狗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萧寒手里面的蛋糕!“爹地,这个东西……”

“怎么了?”萧寒说着还故意打开了蛋糕,这香味儿更是瞬间充斥着整个车厢里面,小易眼睛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那眼神要多呆萌,就有多么的呆萌!

“爹地,这个蛋糕难道不是……”小易看着蛋糕,“爹地,刚刚我错了,我不该和你闹别扭的!”萧寒对于小易的认错似乎并不买账,倒是将蛋糕放在鼻尖闻了闻,味道似乎很好,萧寒露出了一脸陶醉的样子!“我真的错了,以后我什么事情都听爹地的!”

萧寒觉得自己在小易的心里面其实还不如这个蛋糕呢,有人不为五斗米折腰,这小易只要是个吃的,这立马折腰啊,萧寒一直觉得小易这个样子不行,但是佟秋练觉得小易还是孩子,喜欢吃点东西很正常啊,这要是小易真的到了不爱吃蛋糕的年纪了,估计也是他真的长大,不需要他们这些做父母的年纪了!

“好了,给你吃吧,看你馋的,等你吃完再走!”萧寒怕这车子走走停停的,小孩子消化不好!

“就知道爹地对我最好了,哈哈……”小易说着双手拿过蛋糕,这猛地就吃了一口,这嘴巴上面就沾了许多的奶油,这萧寒刚刚准备拿了纸巾做一回好父亲,帮小易擦擦嘴角,这茶茶直接舔了一口,直接被舔得干干净净了,这一人一狗配合得,也算是……

天衣无缝了!

而萧寒则是靠在座椅上面,忽然就看见了大人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面,这心里面就默默地想着,这回去一定要给大人加餐啊,这多可怜啊!

这茶茶压根不知道,这大人靠着这种姿态,可是比他多出了许多的肉骨头啊!

萧寒看了看窗外,身边不时传来小易砸吧嘴巴的声音,萧寒突然觉得很平静,也很幸福,想着家里面有人在等着自己,就觉得心里面被一股暖流充斥着,暖暖的!

而佟秋练喝了汤,回到房间的时候,大床上面的东西已经被收拾的整整齐齐了,佟秋练叹了口气,但是眼睛却瞥见了梳妆台上面一个东西,这不是……

孙叔叔死了之后,纪芬送给自己的项链么,佟秋练在看到项链的时候,眸子里面闪过了一丝精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