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84 温馨进行时

洛阳简直无语了,见过不要脸的人,倒真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什么!从上面直接批下来,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我要结婚了么?不过一想到结婚这事儿吧,这就算是女汉子的洛阳,脸上面也是难得的带了一丝娇羞。

不过周长宇倒是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面,脸上面神色莫测,“这个倒是可以有!”洛阳又一次无语了!

“大哥,这种时候,你就别掺和了行不!”洛阳没有想到,一向都是冷静克制的周长宇,居然会说出这样子的话,而周围已经想起了一片的起哄声,洛阳冷眼扫过去,那些军部来的人倒是瞬间鸦雀无声了!

反倒是警局的那一帮子人,像是唯恐天下不乱一般!“洛上校,你们要是什么时候结婚了,可千万不要忘了我们的这一杯喜酒啊,哈哈……周队长,真是恭喜你啊,能够娶到洛上校这样的人!”

洛阳和佟秋练,都是对视一眼,话说,这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情吧,这怎么弄的好像是他们此刻已经结婚了一样,佟秋练虽说无语,不过还是冷眼旁观,毕竟能够看到洛阳吃瘪,也是不容易的事情!

这洛阳刚刚准备开口说话,这帮人也真是够胡来的,这周长安个二货,还一脸娇羞的挠了挠头发,这一脸的手足无措,这满脸通红,弄得和小媳妇一样的,是做什么!

“没有啦,这事情还早着呢,再说了,那也要洛阳同不同意啊!”周长安这一脸的呆萌娇羞的看着自己是个什么情况啊,洛阳简直想要自戳双目有木有啊,尼玛,不带这么玩的!

果然,周长安这话说完,别的人还没有开口呢,这萧老爷子倒是先开口了,“洛家的丫头啊,遇到一个真心喜欢的人不容易,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这现在正好有个合适的人,你就从了他吧,要是申请结婚太麻烦,我也可以帮忙的!”萧老爷子这年纪大了吧,这就喜欢操心这些有的没的!

佟秋练就知道,自家的老爷子,最喜欢撮合别人了,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你们两个人要办事儿的话,就趁早了,别磨磨唧唧的,一点都没有我们做军人的样子,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别拖拖拉拉的,要不就这几天办了吧!”

所有人都是眼睛在洛阳和周长安的身上面来回的穿梭,洛阳和周长安都没有想到,这个萧老爷子居然这么的积极!

“这个事情还要回去请示一下家里人!”气氛沉默了半分钟,还是周长宇先开口了,“到时候肯定会请萧老爷子去喝杯喜酒的!”

“哈哈……这杯喜酒是一定要喝的,你们就是不请,我就是厚着脸皮也会去讨杯喜酒的!哈哈……”萧老爷子这脸皮……众人都不说话,似乎都没有想到,在别人的口中那么的英明神武的萧老爷子,私底下居然会如此的欢脱!

“那是一定的,怎么可能忘了萧老爷子呢!”周长宇微微扯起了一抹微笑,只不过这微笑里面带着更多的公式化的成分,还有的就是更多的苦涩,周长宇笑了笑,“我先出去一下,打个电话!”

佟秋练看着已经走出去的周长宇,又看了看周长安,这兄弟两个人倒也是和萧寒和萧晨一样啊,一个是过于精明了,而另一个呢,则是整天傻乎乎的,哎——

这周长宇看得出来是那种喜欢什么事情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面的人,而且这样的人,或许是真的和萧寒说的一样,他是在等,等洛阳彻彻底底的属于他一个人,虽然他最后输了,不过佟秋练还是在心里面默默地祝福这位大哥,他肯定可以找到更好的人,一个眼里心里都只有他一个人的人。

这周长安不仅仅是没心没肺这么简单的了,这脑子还单纯的很,佟秋练真是搞不懂了,这么单纯的人,对于刑警这样的职业的,有好处也有不好的地方,毕竟他们打交道的人,一般都是罪犯比较多!

这些人或者是精明异常,或者是残忍异常,对付这些人,脑子一定要灵活,这周长安这么呆头呆脑的,这还真是让人有些担心呢!

这个时候佟秋练的电话忽然响了,是萧寒的,佟秋练走出去,“怎么了?我和爷爷在医院看洛阳!”

“等一会儿,我去接你们!”萧寒早就知道了,毕竟佟秋练的一举一动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中的,萧寒看了看手中的文件,堆了慢慢的两摞子纸,“我马上就结束了,一起吃中饭!你想吃什么……”

“没什么特别想吃的,还是直接回家吧!”对话的内容,或许也是乏味的,不过佟秋练莫名的觉得很踏实,很温暖!

或许生活就是这个样子,很平淡,很普通,不会有什么大风大浪的,只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儿,平平淡淡的,不过很温馨,就这个样子就足够了,“那好吧,小易前些日子就想吃我们公司附近的那家蛋糕了,你觉着……”

“行了,你就买吧,只准买一块,别买回来了,这爷爷还要抢着吃!”萧老爷子是有糖尿病的,但是又特别喜欢吃甜的,这老小孩,老小孩,说的就是萧老爷子这种人,还会和小孩子抢东西吃,也是够了!

“我知道了,你等着我,我马上去医院,再一起回家!”佟秋练应了一声,这刚刚挂了电话,看着手机屏幕黑掉,淡淡的笑了笑!

“你找了个好老公!”身后突然冒出来一个声音,倒是把佟秋练吓了一跳,尤其是这个声音还冷得有些吓人,佟秋练回过头,周长宇正站在佟秋练的不远处,手里面拿着手机,像是刚刚通过电话一般!

“嗯!”佟秋练应了一声,因为周长宇看人的眼光很毒辣,会让你觉得,你在被什么东西盯着,这种感觉并不是很舒服!

“你好像很怕我!”周长宇说的并不是什么问句,而是一个肯定句,佟秋练则是保持着一贯的冷清!

“你想多了,我并没有怕你什么的,只不过我们并不熟而已!”毕竟两个加起来,这不过是见了第三次面而已,中间就是话都没有说上几句!

“这倒是,不过你应该看得出来我喜欢洛阳吧!”佟秋练倒是很惊讶,他为什么会突然和自己说这些东西呢,“别那么惊讶,你和萧寒是聪明人,估计早就看得出来了,不过我并不是那种会死缠烂打的人,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强取豪夺的,所以,你也不用总是用一种戒备的目光看着我!”

“我并没有戒备你,只不过我不太善于和人打交道而已!”佟秋练却是不善于交际的,不过此刻的周长宇身上面散发着的忧伤,就是佟秋练都感觉得到,佟秋练很能够理解他,喜欢一个人而不得的心情,佟秋练是深有体会的!

以前的佟秋练,是觉得洛阳和自己是同病相怜的,所以对于洛阳多了几分格外的好感,再加上洛阳的性格和顾珊然有几分接近,更是加深了对她的好感,不过现在对于面前这个忧伤的男人,佟秋练倒是真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看得出来!”周长宇只是走到了佟秋练的身边,在他们的面前就是一扇窗户,“从前我觉得长安幼稚无聊,小孩子气,洛阳和他在一起的话,以后肯定不会幸福的,相反的,我就是比较成熟可靠,一直都是在默默照顾她,我想着总有一天,他会发现我的好,然后我们就顺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

“洛阳应该不知道你喜欢她吧?”佟秋练只是看着窗外的风景!

“果然是女人最了解女人啊,你怎么知道的!”周长宇笑了笑,嘴角那一抹微笑特别的僵硬,而谁又真的知道他内心的那种苦涩呢!“我本来以为我做的很明显了,她应该明白我对她的心,但是……”

“当女人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她很盲目的,别的男人再好,那对于她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佟秋练说的有些意味深长,她眼睛的余光一直看着旁边的男人!

相比较周长安,周长宇是不知道优秀多少本,年纪轻轻的,身居要职,长得也是英气逼人,虽然不是说和萧寒,顾南笙的那种有些妖孽的美,不过他的身上面的那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加上这得天独厚的王者风范,身上面的这一种浑然天成的高冷,倒是给他本身加了不少分。

这样的男人会是许多的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殊不知就是这样的男人,却还在饱尝相思之苦,求而不得!

“所以我决定做他们的大哥!”周长宇看着窗外,深深地长舒一口气,“进去吧,外面有些凉!你把衣服穿好,别受凉了!”说着周长宇就大步往前走!

佟秋练穿的是黑色的长款毛衣,里面是一件黑色碎花的长裙,这毛衣是敞开的,佟秋练只是将毛巾裹紧,这个男人……佟秋练无奈的摇了摇头,会关心人,会心疼人,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当萧寒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此刻病房里面的人已经没有多少了,也就是洛阳军部的几个下属,还有赵铭和李耐在这里,萧寒是拄着拐杖出现的,而在所有人的印象中,萧寒的几次出现都是和轮椅分不开的!

“你的腿……”佟秋练看着萧寒的双腿,其实萧寒站在那里的时候,很正常,和常人无异,只是走路的时候,有些一瘸一拐的,不过他此刻站在门口!

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幽蓝色的眸子闪着别样的光彩,俊美邪魅的脸庞,一身黑色的西装,让人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风度翩翩,卓然而立,光这么看着,都让人觉得如此的赏心悦目!

“雪伦说,以后我可以拄着拐杖行走,不需要再借助轮椅了!”萧寒这话说完,佟秋练突然就走了过去,直接将萧寒一把抱住了,倒是弄得萧寒有些诧异了,萧寒只是将拐杖放到一边,伸手搂着佟秋练!

“怎么了?”萧寒的声音温柔的好像是可以滴出水一样,他轻柔的伸手抚摸着佟秋练的秀发,“怎么啦?才半天不见,你就这么想我啊!”

“没有,我就是很高兴而已!”是啊,这一刻其实佟秋练期盼了好久了,毕竟萧寒一天不好,佟秋练的心里面就总是觉得有什么阴影笼罩在自己的心头,压得很难受!

因为这整件事情都是因为自己而起,而到了最后,自己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反倒是萧寒,腿伤了,这怎么能不让佟秋练在意呢!

“好了,好了,这么多人看着你,你不会不好意思,我还不好意思呢!”萧寒笑着轻抚这佟秋练的背,眼中满是宠溺,佟秋练点了点头,这刚刚退离萧寒的怀抱,萧寒忽然伸手就捧住了佟秋练的脸!

“怎么……”佟秋练的话音未落,这萧寒就突然吻住了佟秋练的嘴唇,只是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很快的就松开了,倒是惹得佟秋练的红了脸,“都这么久了,你怎么还和小姑娘一样害羞啊!”萧寒这话是贴在佟秋练的耳边说的,佟秋练则是伸手捶了萧寒一下!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互动是温馨的,大家都只是笑一下而已,倒是洛阳显得有些嫉妒了,萧寒的这种温柔是每个女人都梦寐以求的,每个女人都想要自己的喜欢的人也恰好喜欢自己,愿意只疼爱一个人,哎……

不过每对情侣的相处模式是不一样的,这种事情也是羡慕不来的!

洛阳正看得津津有味呢,就感觉到了有一道视线一直盯着自己,洛阳一抬头就看见了周长安灼热的视线,“嘿嘿……”周长安还冲着洛阳一笑,这洛阳立刻移开了视线!

这怎么和萧寒一对比,洛阳觉得周长安简直是弱爆了呢!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人这是准备在门口腻歪多久啊,我这个老头子看得都酸的难受!”萧老爷子可是专注坑孙子好多年了啊,完全不在乎此刻这种粉红的气氛,直接一盆凉水就倒了下来!

佟秋练则是伸手挽住了萧寒的胳膊,“那洛阳,我就先走了,你好好养病,回头我让人给你送汤过来!”这话说的都是好好地,殊不知,这就是送汤这事儿,还引起了一个事情呢!

另外一边,这小易很少接触到比自己小的孩子,这盯着顾家的两个宝贝,就转不开视线了,他眼睛睁的大大的,一眨不眨的盯着两个小宝贝,那模样十分的呆萌可爱,“其实你可以摸一下的,小心一点就好!”

顾珊然躺在床上面,只不过此刻的顾珊然全然没有了以往的嚣张跋扈,而是浑身都带着柔和的光,或许这女人做了母亲之后,就会变得不一样了,小易则是吞咽了一下口水,“真的可以么?”小易早就想要摸一下了,但是就是不敢,不知道怎么的,这心里面还有些忐忑呢!

“没事的,摸一下吧!”施施在一边看着今天的报纸,“*——”施施突然冷不丁的冒了一句,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瞬间集中在施施的身上面,施施则是干咳了一声,直接拿着报纸就走到了外面,顾北辰则是跟了出去!

“发生什么事情了么?”顾珊然躺在床上面,而顾南笙则是在一边,给顾珊然盛汤,这都忙死了,谁还会管施施的事情啊!

再说了,施施的事情,小叔会管的,哪里轮得到他多管闲事啊,这小叔有多么的霸道,占有欲有多么的强,这可是顾南笙从小就领教过的,顾南笙可不会做这种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事儿!

“谁知道呢,这施施姐的事情,自然有小叔管得,轮不到我们,好了,喝口汤!正好不冷不热的!”顾南笙说着已经将勺子送到了顾珊然的嘴边了!

而小易还是趴着看着那两个宝贝,真可爱啊,以后我的妹妹肯定比他们更可爱,小易说着小心翼翼的伸手戳了一下其中一个小宝贝的脸,软乎乎的,真是好软啊,软绵绵的,肉呼呼的……

那边的两个人还在喝汤秀恩爱,完全不知道,这小易自从戳了一下就好像是上瘾了,这左边戳一下,右边戳一下的,还真是好玩儿……

“哇——”终于有个小宝贝忍不住哭了,小易吓了一跳,直接跳开了,“怎么啦,怎么啦!”这顾南笙立刻跑过去!

“是不是尿了啊!”顾珊然也是一脸担忧的看着顾南笙怀里面的宝贝,顾南笙将孩子抱了起来,检查了一下,“没有啊,刚刚换了的尿布,很干净啊,怎么好好地哭了呢!”

小易则是站在一边,开始装死,心里面开始默念,“无视我,无视我,无视我……”“估计是饿了吧!”顾珊然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不是刚刚喂过么?怎么又饿了呢,要不你哄一下吧,也许就是需要人抱抱而已……”

“嗯!”顾南笙说着抱着孩子,就开始在房间里面转悠,而那个孩子哭的可伤心了,小易则是缩了缩脑袋,我就是轻轻戳了两下而已,怎么就哭了呢,真是的!果然下次下手的时候,还需要再轻一点儿啊……

而此刻的在外面的两个人,顾北辰追上施施,从后面拉住了施施的胳膊,“怎么了?怎么好好的生气了呢!出什么事情了!”

“别告诉我,这个事情你不知道!”施施将面前的报纸甩在了顾北辰的面前,这上面就是施施急匆匆的进入医院的照片,而是标明了妇产科,而那个标题则是更加的醒目,“天后怀孕,进行孕检!”

“这个报纸胆子倒是很大啊!”顾北辰默默地将这家报纸的名字记了下来!

“你别告诉我,这件事情不压根就不知道啊!”施施可不信,这顾北辰对自己的新闻把控欲有多强,她不是不知道的!

“昨天我们在这里守了珊然一整天,夜里面也是一直在这里,我压根没有理会外面的事情,这报纸怎么登了你的消息,我根本就还没有来得及关注,再说了,这种流言蜚语,马上就会不攻自破的,用得着这么生气么?”顾北辰说着将施施搂到了怀里面!

“真是烦死人了,我只要是进了医院,就是怀孕,怀孕,怀孕的……我就不能感冒发烧了么?真是的!”施施显然是对这种新闻十分的无感,甚至是反感的!

“好了,别气了,我马上派人去处理就成了!”顾北城搂着施施,施施则是点了点头,不过相比较那生了个双胞胎的两个二货来说,施施的心里面还是有些苦涩的,她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肚子!

“北辰,你说我们都努力了这么久了,为什么总是不见好消息呢,真是的,好烦啊……”施施这话说完,顾北辰的眸子里面闪过了一丝精光,他只是搂着施施,笑了笑,那本来像是死水一般的眸子,此刻却已经是波澜起伏了!

只不过被顾北辰搂在怀里面的施施,是完全不知道顾北辰此刻的脸上面的表情变化的,她还是有些茫然,“我也好想要一个属于我们的宝贝啊,肯定特别的可爱!”

“嗯,会有的,只不过这种事情,不仅仅要看我们的努力,有些时候或许时机到了,我们的宝贝就来了!”顾北辰这话说的总是让人听着有些怪怪的,好像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一样!

“时机?我觉得现在的时机很好啊!真是的,你又在胡说什么呢!还是说你是想说还要靠运气啊……”顾北辰则是搂着施施不再说话,只不过那如同死人一般的眸子里面再也没有一丝的涟漪了。

而施施从来不知道顾北辰的心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而他们之间的从一开始的相遇,就像是在做梦一般,施施总觉得有些不现实,顾北辰这样的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为什么偏偏会是自己呢!

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施施的心头,施施不敢问,她很怕,她已经失去过一次了,她不想冒险,她很怕当她问出口了,顾北辰的回答会让她失望,这个男人或许是纵容自己的,宠爱自己的,甚至可以说是溺爱的,为了自己他做了太多了,但是有些时候,施施还是觉得没有安全感!

“顾北辰……”施施叫了一声,“嗯?”顾北辰应了一声!

“你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么?那个时候我是不是很蠢啊!”施施想想自己都不自觉的笑了,顾北辰则是搂着施施,一言不发,第一次见面么?

其实施施是看不透搂着自己的人,即使两个人每天同床共枕,施施都不知道这个男人在想什么,过于深沉了,就像是整个顾家一般,充满着神秘莫测的色彩,但是谁让自己爱上了这个男人呢!

爱……施施笑了,她一直觉得被徐敬尧伤害之后,自己已经失去了爱人的能力了,但是自己却又爱上另一个人,而这个人自己一直将他列为这个世界上面最危险的人!

小易回去之后就一直显得很激动,“妈咪,我和你说,小宝宝,真的超级可爱啊,那脸真的软乎乎的,热热的,软软的,超级好摸啊……”小易一看到佟秋练,就嘴巴不停的说着。

“是么?那你是不是摸了很多下,你的南笙叔叔和珊然阿姨,就没有揍你么?”这小易毕竟是小孩子,没轻没重的!这一下子又一下子的,保不准小宝贝就被弄哭了!

“怎么可能呢,我就是摸了几下而已!”小易是打死都不会和任何人说,小宝贝被他弄哭了的!小易撅着嘴巴,伸手不自觉的摸了摸佟秋练的肚子,“妈咪,妹妹什么时候出生啊,我一定会很疼她的!”小易保证道,那小脸上面满是期待!

“还有半年左右吧!”佟秋练伸手摸了摸小易的脑袋,小易的小脸立刻憋了下来,只是眼睛愣愣的盯着佟秋练的肚子,“妈咪,你说你的肚子里面会不会有两个小妹妹啊!”

“或许你可以期待一下!”佟秋练伸手摸了摸小易的脑袋,小易则是歪着头,待了一会儿,就跑到了外面继续玩茶茶了,这一人一狗打招呼的方式也是够特别的,这小易直接上去,冲着那茶茶的脸就是一阵揉搓,而茶茶则是冲着小易的脸上面就是一通乱舔,看得佟秋练都觉得有些那啥……心里面总觉得怪怪的!

“这个案子也算是结束了,等到移交到司法程序,你就没事了,我们是不是也该履行一下我们之前说好的诺言了啊!”萧寒从身后抱住了佟秋练,将头抵在佟秋练的肩膀上面,温暖的阳光倾泻而下,构成了一副完美和谐的画面!

“那你想好地方了么?”佟秋练其实也是十分期待,两个人之间的旅行的,毕竟等到佟秋练的肚子真的大了,或许去哪里都不方便了,只能待在家里面!

“想好了,过几天我们就偷偷走!”萧寒说着直接就要住了佟秋练的耳垂,“别闹了!”佟秋练说话的声音带着娇嗔!

“好狠心啊,我这么想你,我正认真的做着正经事儿呢,你让我被闹了!”萧寒说着从后面伸出来的手,摸了摸佟秋练的肚子,对于这个孩子,萧寒是期待已久的,这个孩子注定也会得到萧寒更多的疼爱!

毕竟小易是个男孩子,还是要严厉一些得好,萧寒期待着佟秋练肚子里面的会是女孩,这个样子,他就可以将这个世上最好的东西都送给她了。

萧晨是满脸不情愿的去给洛阳送汤的,一大早就被小易拉起来去医院,萧晨可是打了个好多的哈气,这一下午的阳光正好,萧晨正约了白少言一起出门来着,他们可是好久都没有一起出去了,这还没有出门,就被佟秋练截住了,愣是让他将汤送给洛阳!

萧晨只能任命的拿着汤去了医院,这萧晨进去的时候,病房里面是没有人的,只有两个护士在帮忙整理床铺:“请问,这个病房里面的病人呢!”

“去检查了,过一会儿就会回来的,您在这里等一下吧!”两个护士都是不时看着萧晨,主要是这萧晨站在那里,就像个门神,高大的堵住了一扇门,而且戴着黑超,遮住了他的睡眼惺忪的眼睛,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打手一样,这两个小护士,收拾好了东西,就直接走了出去!

很快的洛阳就回来了,陪着她的是周长宇,周长宇不认识萧晨,但是萧晨完全无视周长宇打量的视线,将汤往洛阳的床头柜上面一放,“嫂子让我送来的,说是让你晚些时候喝,补身子的!”

“帮我谢谢她!”洛阳看着萧晨,那么大的一个人站在自己的床头,洛阳怎么觉得那么的不舒服呢!

“不用谢,因为我明天还要继续过来,你的身体怎么样了?”这萧晨和洛阳,也算是有一段革命友情了,毕竟洛阳住在萧家半夜要出门的时候,是萧晨送她出来的,萧晨虽然有些时候不是很靠谱,不过这绅士风度一直都是有的。

“没什么事情了,过几天就会出院的,你这是准备去做什么!”洛阳其实只是随口一问而已,倒是周长安此刻走了进来,一看到萧晨,这周长安就是浑身不自在!

“没什么啊,要不我在这里坐一会儿好了!”这周长宇和周长安都是对视一眼,洛阳则是干咳了一声,“我可不是要赖在这里的,就是我和别人约好了,现在还不到时间而已!”

“那你坐一会儿吧!”洛阳也不再说什么,倒是周长宇看了看萧晨,萧晨坐在那里,整个一个雕像一样!

“这是萧寒的弟弟,萧晨!”洛阳看着周长宇一直用一种狐疑的目光看着萧晨,就解释了一下。

“对了,你和那个男人怎么样了啊!要是那个男人不喜欢你,你干脆甩了他得了,真是的!”所以说啊,萧晨的这种二货,就是那种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的那种,还有啊,洛阳喜欢的人是周长安,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偏偏某个神经衰弱的人,就是看不出来!

弄得洛阳一脸尴尬不说,就是周长安的脸色也是有些不好!

“这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但是这两条腿的男人还是很多的,所以啊,你不要着急,总会有男人喜欢你的,我爷爷和小易就挺喜欢你的!”洛阳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敢情他就是招老人和小孩的喜欢了,而周长安则是拉过了身边的凳子,直接坐到了洛阳的床边,弄出了很大的动静!

“周队长,您也轻一点儿啊,这里是医院,要保持安静,有点常识好么!”萧晨这个二货,这刚刚将洛阳不知不觉的损了一下之后,就损了周长安,此刻的两个人面面相觑,都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而周长宇算是明白了,原来有个英明神武的大哥下面,总是有个二货的弟弟,这萧晨明显比自己的弟弟更加不靠谱啊,有这样的弟弟,萧寒也真是辛苦了呢!

白少言这和萧晨约定的地方就是医院,白少言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手里面拿了许多的水果什么的,“洛少校,我过来看看你!”不管是出于同事爱还是处于白家和洛家的交情,白少言都是需要来看看的!“周队长也在啊,恭喜啊,听说你们要结婚了!”

洛阳和周长安对视一眼,他们果然低估了那群同事八卦的能力,明明两个人刚刚确定了恋爱的关系而已,为什么到了他们的嘴里面,就变成了他们要结婚了!

“小白,你是不是弄错了啊,洛少校是有喜欢的人,为什么要和周队长结婚啊!”萧晨这话说完,洛阳伸手扶着额头,尼玛,反应还能再慢一点儿么,他的反射弧是不是长在地球另一端啊!

“这样的话,你是不是就能够理解了!”周长安说着直接起身,就在洛阳的额头上面亲了一下,洛阳则是一脸呆萌的摸了摸额头,而萧晨沉默了半分钟,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

“理解什么,周队长,你欺负病人是不对的!”萧晨拿下眼镜,显得有些义愤填膺的!

“那这样呢!”周长安说着对着洛阳的嘴唇,就是“吧唧——”一下,这弄得洛阳真是想要找的地缝钻进去!

“咳咳——”周长宇轻轻咳嗽了一声,只是饶有趣味的看着周长安,这货是不是故意的啊,自己没有让他和洛阳单独相处,就自己找机会,制造这种机会,不错啊,有长进啊!

“懂了!”萧晨愣是盯着两个人看了好半天,幽幽的说了一句,“你的眼光也是一般啊!”

又把两个人气得呕血,“谢谢你的汤,你可以走了!”洛阳早就知道了萧晨这个人不靠谱,还特别二,但是没有想到居然这么二,白少言则是拉着萧晨就往外面走,“你干嘛,我还没有和她说一声道别呢!”

“道别什么啊,人家不欢迎你不知道啊!”白少言说着拉着萧晨就坐上了电梯,“你还能有点眼力劲儿么?说话都不经过大脑的么?”

白少言刚刚说完,忽然被人推了一下,然后整个人的背部砸到了电梯上面,萧晨整个人就压了过来,“你要干嘛!”白少言看着比自己高出了快一个头的萧晨,“你给小爷滚开,小爷性趋向可是很正常的,不搞那些东西的!”

“你以为我不正常啊,我是觉得你最近特别喜欢教训我啊!是不是很过瘾啊!”萧晨一直觉得自己虽然是处于食物链的底层,但是最底层的那个人绝对不是自己!

“没有啊,我就是说了实话而已!”白少言别过头,这被一个男人壁咚,这个事情真的好么?

“叮——”电梯门开了,而一群人正等在外面呢,看到这里面的情形,刚刚迈出的脚由缩了回去,所有人的脸上面都是尴尬的神色!

“叮——”门又合上了,“他们为什么不进来?”萧晨还一脸的天真无邪!

“尼玛,你难道不知道么!给小爷滚开!”白少言使出了浑身力气将萧晨推开,结果……

没有推开!

“萧晨,你个混蛋,你还能滚开么!”白少言真是无语了,特么的,他是不是脑子抽了啊,才会想着和他一起出来!

“我滚开做什么,话说小白……你的身上面软乎乎的!”白少言登时愣住了,尼玛,你的手是放在哪里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