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83 接吻是需要批准的

佟秋练和萧寒在医院待了好一会儿,倒是轮流抱了抱小宝贝,只不过,这萧寒虽说有个孩子吧,但是这个小易小时候开始萧寒就没有抱过,对于抱小孩子这种事儿,压根是一窍不通的!

只不过萧寒最近对于小孩子的事情格外上心,这看到童养夫家里的两个宝贝,自然就想要抱一抱了,这好不容易学了半天,弄得边上的三个女人嘲笑了好半天,才学会如何正确的抱孩子,这孩子软乎乎的,伸手戳一下,都是肉肉,只不过现在看起来有些皱巴巴的,不是很好看!

“你要不要抱一下!”萧寒抱着孩子,看了看顾北辰,顾北辰则是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说实话,顾北辰觉得小孩子这种东西和自己天生就不搭!

这顾北辰的眼里面都是嫌弃,“小叔,你这是在嫌弃我的儿子么?”顾南笙已经换了干净的衣服,所谓的一回生二回熟嘛,这顾南笙此刻抱着孩子,倒是有模有样的了,他伸手逗弄着怀里面的孩子,顾北辰则是默默地走了出去!

“施施姐,这小叔是怎么了?难道说真的不喜欢孩子么?”毕竟一开始要生孩子的事情,可就是和顾北辰磨叽了很久的,这好不容易孩子出生了,母子平安,这顾北辰一张臭脸是个什么情况啊!

“谁知道啊,没事的,也许是躲在外面一个人喜极而泣了,我出去看看去!”施施说着就直接走了出去,只不过这喜极而泣这种话,倒是没几个人相信的!

施施找了半天,才在一个窗口看见了顾北辰,顾北辰的手里面拿着一根烟,目光悠远的看着窗外,似乎在看着什么,不过那眼睛没有焦点,施施看不懂眼前的这个人,或许是从未看懂过!

“在想什么!”施施刚刚过来,顾北辰直接将烟掐灭了,丢在了一边的垃圾桶里面,“你在抽烟!”

其实施施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顾北辰居然开始不抽烟了,刚刚认识的时候,顾北辰的烟瘾虽说不大,但是偶尔还是会抽烟的,不过现在很少抽烟了,施施不知道他怎么又抽上了,“不会和南笙说的一样,你真的不喜欢那两个孩子么?”

“不是!”顾北辰冲着施施挥了挥手,两个人似乎都明白了对方想要做什么,施施笑了笑,直接走过去,顾北辰则是很自然的将施施搂到了怀里面,轻轻的喟叹了一声,“顾家……已经二十多年没有新生命的诞生了!”

施施点了点头,伸手抱住了顾北辰的腰,“那你可要好好地做好准备,因为我的肚子里面可是随时都会有动静的,到时候你可别这么嫌弃我们的儿子就行了……”

“不会的,我会给他最好的!”他能够和施施在一起,这已经是他梦想了很久的事情了,是啊,是梦想的,他觉得这是上天对他的最大眷顾了,若是能够有属于他们的孩子,这一切就都完美了!

佟秋练和萧寒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这萧家静悄悄的,佟秋练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转而去了小易的房间里面,这一段时间自己都没有好好地关系过这个孩子!

佟秋练进去的时候,小易已经睡得很沉了,佟秋练坐在床头看了一会儿,帮小易掖了掖被子,在小易的额头吻了一下,刚刚抬头就注意到了萧寒就站在门口,“嘘——”萧寒示意佟秋练别出声,而是慢慢的转动轮椅,轻轻地到了小易的床头!

“你怎么过来了?”萧寒的头发还是湿湿的,显然是刚刚洗了澡,这萧寒一回来总觉得自己的身上面各种乱七八糟的味道!

不是医院的消毒水的味道,就是小孩子的奶香,弄得萧寒总觉得浑身不自在,这刚刚回来,就忙不迭的去洗了澡,一出来才发现本来应该在房间的人却不在了!

“你怎么了?”萧寒伸手摸了摸佟秋练的眼眶,怎么觉得她哭过。

“我只是觉得很激动罢了!想到了原来小易也是那么小,只不过我给小易的关怀真的不多!刚刚听珊然和南笙说,他们为了孩子准备了那么多,我的心里面就觉得更不好受了!”

“没事,以后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长,今晚要不……”萧寒指了指小易的床,这小易的床也是很大的,足够容纳的下三个人!

这可是好了,第二天一大早,因为萧家都是有早起的习惯,这小易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佟秋练放大的脸,他揉了揉眼睛,“妈咪……”小易有些懵了,是不是在梦游啊,为什么妈咪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面!

“妈——”小易刚刚想要大喊一声,突然从后面伸出了一双手,直接捂住了小易的嘴巴,“别喊!一大早的就嚷嚷……”萧寒的声音也随之传来,小易只是忍不住的咽了下口水!

两个男人小心翼翼的下了床,小易小心翼翼的推着萧寒的轮椅出了门,“爹地,你们这是在玩什么啊,为什么会睡到我的房间里面啊?”

“怎么了?你的房间难道我就不能睡了么?”其实吧,昨晚萧寒和佟秋练都是想着第二天会不会收到小易的一吻,结果好了,这个熊孩子,好像是在看什么外星人的目光,“你这是什么眼神啊!”

“爹地,我都已经快五岁了,你知道么?我申请有自己独立的空间,你们这个样子,我会很苦恼的!”这小易伸手抓了抓脑袋!

萧寒顿时满头黑线,尼玛,我和你妈好不容易温情一下,你这个臭小子倒是好了,小易看着萧寒的脸色越来越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听说珊然阿姨生了?”

萧寒点了点头,不说话,直接坐在餐桌旁边,而安叔则是笑眯眯的给两人送上了早餐,小易趴在萧寒的旁边,“那生了男孩还是女孩?”小易一提到女孩子,那眼中都是带着光的!

“别想了,两个男的!”萧寒说完,小易顿时萎了!

“男孩好啊,男孩好,哈哈……”这么中气十足的生意,除了萧老爷子也是没有别的人了,萧寒和小易都是顿时做好,准备吃饭了!

佟秋练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佟秋练的肚子有点饿了,而她手边的桌子上面则是放着一张纸条:“妈咪,我和小叔叔去看看珊然阿姨,爹地去公司了!你好好吃饭!”前面的字是小易写的,但是这个纸的后面则是签上了萧寒的大名!

“这又不是什么公司文件,这要不要写的这么的龙飞凤舞的啊!”佟秋练摇了摇头,走到了床边,拉开窗帘,阳光顿时倾泻而下,照在人的身上面暖洋洋的,草地上面茶茶围着大人不知道在转悠什么,看起来似乎很有趣!

其实昨天晚上面真的是几家欢喜几家愁的那种啊,话说这洛阳和长安那边的气氛,本来是很好的,这洛阳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而周长安虽然说心里面很紧张,但是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再说了,这可是关系到自己的终生幸福的大事啊!

所以周长安在心里面暗自给自己鼓劲儿,伸手值了拖住了洛阳后脑勺,直接加深了这个吻!

洛阳只是眼睛睁得很大,她能够感觉到那温润的触感在自己的嘴唇上面使劲儿的研磨,有些疼,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是新手,完全没有经验的那种,加上两个人都是很紧张的那种,“嘶——”

洛阳一把推开了周长安,周长安此刻的脸是酡红的,他的眼神迷离,看着洛阳,似乎有些不理解!

“你为什么推开我?”洛阳的脸涨红,尼玛,你这是什么话,你突然亲了我,还……这一脸的陶醉又是什么鬼啊,洛阳真是想要一掌下去,直接将他弄昏过去,这么呆萌的看着自己,弄得洛阳都觉得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了!

“我凭什么不能推开你了。谁允许你亲我的!”洛阳的脸长得通红,她自己都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脸上面散发出来的阵阵热气,洛阳真是羞愤的想死的心都有了,真是够了,周长安,你就是个笨蛋!

“那我可以亲你么?”周长安此刻说话完全是一副小白的样子,再加上这周长安生的唇红齿白的,这说话的时候,还带着一丝害羞,这整个弄得和一个小媳妇儿一样的,洛阳则是身子微微向后挪了一下!

这刚刚挪了一下,手就被周长安给捉住了,“你要干什么啊!”洛阳想要挣开,但是无果,倒不是这个周长安的力气真的有多大,主要是这洛阳也是有点心猿意马了!

“你别走,让我亲一下不行么?”周长安此刻完全就是个小无赖,弄得洛阳整个脸都涨红了,尼玛,你这叫什么话啊!

“不行不行!”洛阳瞪了周长安一眼,这周长安在骨子里面还是有些怕洛阳的,只不过此刻周长安觉得也是时候让洛阳看看,自己是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所以周长安此刻朝前面挪了一下!

“你别再动了,小心我揍人了!”洛阳说着在周长安的面前挥舞了一下自己的拳头,恶狠狠地说!“你妹的,你会不会接吻啊,弄得我的嘴唇都破了!”这个倒是真的,周长安这才注意到洛阳的嘴唇上面还真的破了几个地方!

“这都是我咬的么?”周长安说着居然伸手摸了摸洛阳的嘴唇,洛阳的嘴唇还是有些发白,这本来就是长时间脱水,所以嘴唇很干,这周长安刚刚来势汹汹的,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以为是啃馒头呢,这弄得洛阳还真的破了几处!

“废话,不是你咬的,难道是狗咬的么?”洛阳想要避开周长安的手指,她怎么觉得这个气氛这么的诡异呢,尤其是此刻的周长安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的嘴唇!

“洛阳,我要吻你,别拒绝我!”周长安说完,一只手撑在了洛阳的身侧,另一只手则是死死地攥着洛阳的手,倾身直接压在了洛阳的身上面,这洛阳没有开口,直接就堵住了洛阳的嘴巴!

这一次周长安并没有急着攻城略地,而是慢慢的研磨,两个人唇齿相贴,周长安显得十分的有耐心,他觉得洛阳的嘴唇很软,就像是小时候吃的棉花糖一样,软软的,甜甜的,周长安忽然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接吻!

洛阳其实心如擂鼓,她本来是很紧张的,但是她却看见了周长安闭起来的眼睛,睫毛居然在微微地颤抖,看样子,紧张的人可不止自己一个啊,洛阳的心情忽然就大好了!

接吻这种事情,女生或许反应会迟钝一些,但是男生就是属于那种无师自通的那种,很快的周长安就找到了一些技巧,洛阳则是从一开始的迟钝,到慢慢的还能够周长安一些回应!

只不过每次的回应,似乎都能够换来周长安疾风近火一般的回击,只不过两个人就这么一来一回的,都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

而两个人之间的这种粉红气氛,被一阵敲门声打破了,这两个人就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事情,瞬间就迅速分离开了,“咳咳……”这发出咳嗽声音的是吴恙,吴恙好整以暇的站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最尴尬的事情并不是这个,而是吴恙的身后,可不仅仅是有周长宇,还有几个医生护士,这所有人都是看着他们,都是笑眯眯的,这弄得两个人很是尴尬!

“你们怎么都不打招呼就进来了!”周长安干咳几声!

“已经叫了好几声了,愣是不理我们,有什么办法啊!”周长宇直接走了过去,直接将周长安一下子拖到了一边,“你们已经整整吻了半个钟头了!”周长安和洛阳其实心里面都对周长宇有点怵得慌,再加上这周长宇喜欢洛阳的事情,总觉得这事儿从他的嘴巴里面说出来,那么的不舒服呢!

再说了,他们两个人这完全是吻得没有任何的时间概念啊,哪里知道居然过去了这么久了啊!

周长宇则是直接掀开了洛阳的被子,一只手伸到了洛阳的腿关节处,另一只手则是搂着洛阳的肩膀,而这个时候吴恙推着轮椅过来了,“去检查吧,你的身子还没有彻底恢复,目前禁止一切剧烈活动!”

周长宇说着还狠狠地瞪了周长安一眼,这周长安和洛阳都是瞬间脸“咻——”的一下子就红了,什么叫做剧烈活动啊,接吻算么?应该不算吧……

两个人都是低着头,周长宇已经将洛阳放到了轮椅上面,“那个……大哥,我又不是残疾人,这个轮椅这种东西,不需要了吧……”洛阳作为一个军人,这时时刻刻的都想要保持自己最好的一面,这个轮椅,实在是……

“那行吧,长安,你抱着洛阳,检查在另外的楼层,也就是多跑个三四层楼吧!”周长宇说着好整以暇的看着周长安!

“好了,我们去检查吧!”周长安说着已经直接推着轮椅出去了,洛阳默然,她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

这到了晚上面吧,这两个人好不容易确立了一下关系,自然是想要如胶似漆一样的,这周长宇倒是好了,“长安,你的警局事情还很多,今晚我和吴恙在这里,你可以走了!”这周长宇说着已经直接坐在了沙发上面了!

吴恙则是伸手比划了一个请的姿势,这周长安真的是想和洛阳待一会儿,可是这两个人就是这么的不识趣儿,愣是待在这里不走了,周长安这遇到了周长宇,完全是胳膊扭不过大腿的节奏啊,只能乖乖的走到了洛阳的床前!

“我要先走了!”洛阳点了点头,洛阳低头看着文件,那模样好像是无所谓一样,最主要的是这周围的两个人,目光那么的灼热,想忽视都不行啊。

“你还不走!”这周长安在床头足足站了几分钟,周长宇忍不住说道,这两个人也是够腻歪的,周长宇以前怎么不知道,自家的这个弟弟这么的粘人呢!

“我亲一下就走!”周长安说着直接俯身在洛阳的侧脸亲了一口,然后一溜烟儿直接跑了,倒是留下三个人面面相觑,洛阳直接低头开始装死!

“哈哈……笑死我了,哈哈……洛阳,你怎么看上了这个二愣子!”这突然笑得这么的大声的人,自然是吴恙那个没脑子的了,“笑死我了,尼玛,想亲就亲呗,和一个娘们儿似的,磨磨唧唧的,真是够了,洛阳,笑死我了,以后你俩那啥的时候,肯定你在上面……”

洛阳顿时满头黑线,“吴恙,你找死是不是啊!谁给你的胆子调侃我的啊!”洛阳一抬头的时候,又恢复了那个凶神恶煞的洛阳,这明显就是个女恶霸,女流氓啊!

你们别看这个吴恙看起来五大三粗的,这从小也是被洛阳欺负的,这长大了,心里面难免有些阴影,他只是默默的退到了一边,走到了周长宇的身边,果然和大哥待在一起的时候,最有安全感了,这洛阳虽然会乱来,但是绝对不会在周长宇的面前乱来的!

“你倒是会找靠山啊,吴恙,你可以啊!”洛阳瞪了吴恙一眼!

“那可不!要不然的话,从小到大,我肯定会被你欺负死的,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就知道了!”洛阳完全不想说话,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现在跟我站一起我都嫌弃!

“行了,别闹了,洛阳,你爹检查结果明天才能出来,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就算是有什么想法,也要克制!”周长宇说的一本正经的,倒是把洛阳接下来的话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什么叫做克制啊,我有什么想法啊,我有那么的饥渴么?“呵呵……”洛阳干笑了两声,“这话你和周长安说去,这接吻的事儿可都不是我主动的!”

洛阳这虽然说的一脸的无所谓,不过这脸上面的甜蜜,真的是深深地刺痛到了周长宇的内心,只不过周长宇也不是那种放不开的人,更何况一个是自己爱的人,一个是自己最亲的人,或许这样的结合也是挺好的!

“啧啧……你个女流氓,接吻这事儿,你就这么脱口而出了啊,我都替你臊得慌,真是的,果然是我们京城一霸啊,你倒是对得起这个称呼!”吴恙咂了咂嘴巴!

这洛阳是从小开始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这有些事儿,在别的女生看来就是那种难以启齿的事儿,这主儿倒是好了,完全是不在话,直接就脱口而出啊,这男人听了都觉得臊得慌!

“你要是不配合,他能得逞么?就他的小身板,能扭得过你么?”周长宇说完,洛阳都无语了!

“大哥,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你这意思好像是我霸王硬上弓一样,我有么?你们不也看见了么?明明……是他扑过来的……”这洛阳毕竟是女生,这最后的话是越说声音越小了,不过这两个人也是听得清楚明白了!

“那是你的身体不允许,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想的吧……”周长宇这话说完,洛阳直接不说话了,趴在床上面开始装死了!

她的心里面已经将周长安数落了一通,特奶奶的,是不是以后我被他压了,别人也会以为是我洛阳饥渴难耐,把他给那个啥了啊,尼玛,我真的有那么的饥渴么?洛阳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而周长安回到警局的时候,殊不知这个案子已经一波三折,这中间的事情倒是转了好几次,“那么现在这个Osborne怎么样了啊?”周长安这经过了爱情的洗礼,这整个人都变得容光焕发一样,这弄得警局的人都以为这周队长是不是嗑药了啊,还是在哪里吃了什么兴奋剂了啊!

“Osborne现在被安排在了疗养院,已经安排人给他做了身体检查了,我们的人也在那里守着,不过他的精神有问题是肯定的,所以要是起诉的话,估计……”赵铭摇了摇头!

就忽然想起了以前的佟清姿,那个时候为了躲避牢狱之灾,偏要说自己得了什么精神疾病,是啊,这事情倒是真的可以躲避牢狱之灾!

只不过殊不知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有些事情是不能随口乱说的,这到了最后倒是真的成了个神经病了!

这警局的人都说,这佟清姿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结果被人整成了神经病了,不过这监控视频什么的,倒是没有捕捉到一点点的痕迹,不过能够在短短的时间里面,将这佟清姿吓出来神经病的热,肯定也不是一般人啊!

“我知道了,Aldrich有没有说别的东西,为什么这里没有什么犯罪动机,真的是随机下手的那种么?”周长安看了看审讯的记录!

“虽然说这个Aldrich一直说这个事情是他一手主导实施的,但是他又说不出来什么有什么目的,或者说他杀人到底想要做什么,为什么会选择这些女性下手,所以我觉得这个案子很有可能并不是这个Aldrich做的……”

这事情,不仅仅是赵铭心里面有这样子的想法,所有人也是有这样的想法。

“这个Osborne是有前科的,不过这个记录倒是被抹去了,难怪当初调查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这个东西!”周长安看着关于Osborne杀死了自己父母的那几页纸,“这个案子当时应该是被封起来了,不会给别人看的,也算是保护未成年人吧!”

赵铭同意的点了点头,“所以我们推测,这所有的事情,很有可能就是这个Osborne一个人做的,而Aldrich则是为了保护弟弟,所以选择了站出来……”

周长安也是这么想的,“对了,去他们家里面的人发现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么?”周长安将文件放到了一边,看了看赵铭!

“倒是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比如说一些不知名的液体,这些已经送去小白那里检测了,估计要过几天才能出结果,而且他们家里面仓库的木材,和我们之前在尸体上面找到的,还有掳走洛少校的车辙里面发现的木材是同一个种类的!他们家很干净,别的就没有什么发现了!”

“嗯!有这些就足够了!”是啊,既然当事人都已经承认了,还有什么不好的呢!这个案子这么久悬而未决,好在是有了一个结果了!

“对了,我们明天还准备去医院看一下洛少校,还有一些事情要询问他一下!周队长和我们一起么?”李耐不知道什么时候窜了过来,“对了周队长,您和洛少校怎么了啊,什么情况啊!”

这周长安走的时候可是火急火燎的,要死了一个样子的,脸色都白的有些吓人,还有啊,还很狼狈,这一回来……

更狼狈了!

这脸上面不知道被谁揍得,这肿的像是个馒头,可是某人还是乐呵呵的到了警局了,这满面春风的样子,再搭配着一个猪头脸,怎么看怎么的不和谐,尤其是此刻某个人不知道又在那里yy什么东西,这整个人好像都有些飘飘然了!

“什么什么情况啊,这是你该管的么?”周长安这脸上面的一脸得意的,这完全都不用看啊,这鬼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队长,您什么时候请客喝喜酒啊!”一个人也跟着打趣地说,这周长安虽然这么多人跟着叫队长,其实周长安的年纪在这里也算是比较小的,这被人逼婚请客喝酒这事儿,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你要是不说,明天我们去医院找洛少校去,反正你们家以后也是洛少校当家,兄弟们,你们说对不对啊!”几个人说着又开始瞎起哄了!

第二天一大早的,这佟秋练刚刚到了医院,就看见了这医院门口围堵了许多的人,因为这洛家和萧家也算是有些交情,这种交情自然说是萧老爷子那一辈的,所以不仅仅是佟秋练,还有萧老爷子也一起到了医院!

“佟法医,您来了啊,您赶快请进!”这有人看到佟秋练,就立刻让了路,萧老爷子一身唐装,还带这个墨镜,这走路的时候虎虎生风,这弄得还是很新潮的,这几个人愣是没有认出来,这是以前去过警局的那个神秘的人!

“爷爷,您先进吧!”对于小辈的这种礼让,萧老爷子一直都是不会推辞什么的,只不过这见过萧老爷子的人倒是真不多,这萧老爷子到了C市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娶了警局看了令狐乾!

而警局的人,知道这个人地位不一般,而且是白家的人接送的,这自然又是高看一眼,殊不知这人是萧家的长辈!

“萧爷爷……”洛阳一看到萧老爷子过来,自然是受宠若惊的,她直接准备起身,这萧老爷子则是一个健步到了洛阳的床头,将洛阳几欲起身的身子按了下去,“行了,我就是来看看你,我和你爷爷也算是有些交情的,这不来看看你,我心里面不踏实,怎么样?身子还行么?”

“没事了,休息两天就可以出院了!”洛阳笑了笑,只不过这笑得有些勉强罢了,这毕竟多出了长辈,这气氛也是变得有些诡异了!

“萧爷爷好!”这周长宇也算是混迹在官场很久的人,浸淫了这么久,只要通过一点点的事情,就可以察觉到很多的东西,而萧老爷子早就注意到了眼前的这个人,只不过闻名不如见面!

“周老头子倒是有个好孙子,还行!”萧老爷子只是不言苟笑的,这弄得大家都有些不尴不尬的!

“行了,爷爷,别绷着了,赶紧坐吧,一会儿累着你!”佟秋练说着已经直接拉着萧老爷子坐下了!

“你爷爷我身子还硬朗的很,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觉得我这个老头子不中用啊,是不是觉得我站一会儿就会累了啊,你们这些……”其实吧,佟秋练还真是挺担心的,毕竟老爷子也是八十多岁的人了,这身体自然和这些年轻人是不能比的!

“哪有,我就是心疼爷爷而已!爷爷的身子这么好,不是还要等到我肚子里面的小公主嫁人么!您可得好好地注意身子!”老爷子看了佟秋练一眼,也不多说什么,就直接坐下了!

相反的,这病房里面不仅仅是站着警局的人,还有很多军部的人,这萧老爷子的墨镜刚刚摘下来,这就有人认识了,“您是……”那个人显然很激动,这弄得周围的几个人都很激动,萧老爷子的名字子啊军队里面可是如雷贯耳的啊!

“这些年轻人,真是的,低调低调!”萧老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的,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喜欢咋咋呼呼的,没个样样子!”萧老爷子说的还真的是有些痛心疾首啊!

“可是我们真的很喜欢您啊,您不知道,您在我们军中就是个传奇啊,您都不知道……”这个军官说话的时候有些语无伦次了!

“都说了要淡定了,真是的,行了,你们要是需要签名的话,我还是可以给你们签名的……”所有人默然,尤其是佟秋练,直接伸手捂住脸,爷爷啊,您是有多么的寂寞啊,您是有多么的享受这种被人追捧的感觉啊!

你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的……哎……佟秋练真是后悔和萧老爷子一起来了!

趁着萧老爷子被人团团围住的时候,佟秋练走到了洛阳的身边,坐下,“你和我们的周队长,这是成了?”洛阳倒是没有想到佟秋练这一上来,就是直接来了这么一句,有些懵,这怎么谁都看出来了啊!

“恋爱的女人和没有恋爱的,看得出来的!”尤其是是你这种完全不会藏心事的人,这最后的话,佟秋练自然是没有说的!

“有这么明显么?”洛阳显得有些无措,低着头,这好不容易来的女人啊,这洛阳被一群男人围着,心里面总是觉得有些怪怪的,这佟秋练好不容易过来了,这还直接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句!

“很明显啊!”佟秋练笑了笑,“你的身体怎么样啊?真的不需要再多住几天么?”佟秋练显然还是有些担心的!

“担心我做什么啊,我的身子本来就十分的硬朗,以前还是特种兵经常出任务,什么样的苦没有熬过啊,放心吧,没事的,过几天保证又是活蹦乱跳的!”洛阳冲着佟秋练笑了笑,这声音还是带着一些干哑!

“我回头让人给你炖点汤,给你补补身子!”佟秋练这话一出,洛阳整个人都不好了!

“千万别了,我害怕那种东西,再说了,我这个……”因为周长宇已经让人给她炖汤了,实在是难喝得很,“再说了,大哥也让人给我炖了汤!”

“那个一定是在饭店炖的吧!”佟秋练看了看周长宇,周长宇只是别过头,还真是饭店炖的!

“因为我怀孕的缘故,所以家里面每天都有炖滋补的汤,也就是顺路给你送点儿,每天剩下的都是给萧寒喝了的,这东西女人喝了才好,他一个男人喝这种东西作用也不大,再说了,也不麻烦什么!你就别推辞了!”佟秋练都这么说了,洛阳还能说什么!

“那好吧,还是麻烦你了!”周长宇倒是多看了佟秋练两眼!

因为佟秋练他只是听洛阳提起过,而且在杂志报纸上面的介绍照片什么的,看起来是一个十分不好接近的人,不过相反的,虽然外表冷清,不过内心还是比较温暖的!

最主要的是,周长宇是见惯了阿谀奉承的人,而和佟秋练的这种交往,周长宇完全不用担心她会对洛阳有什么企图!

“对了,施施还给我带电话了,听说是珊然生了,真是恭喜了!”洛阳笑了笑,其实她和顾珊然也没有见过几次,不过倒像是见过很多次一般,谁让顾南笙那个妻奴,在她老婆要生的时候,就愣是不准她出门了呢!

这洛阳好歹是个军官,这出入别的地方还好,这出入顾家……被人知道了,保不准又是一阵嚼舌根!

“那是她生了,你恭喜我做什么啊,真是的!话说你赶紧给上面打报告啊,然后抓紧结婚,你这个年纪生孩子挺好的!”洛阳的脸蹭的红了,而周长安刚刚出去打了水过来,也听了这话,心里面就像是被什么抓了一般,痒痒的!

“我也觉得你需要给上面打报告了!”周长安这才想起了,这洛阳想要结婚,要需要通过各道程序呢,这也是很繁琐的!

“我要是不打呢!”洛阳瞪了周长安一眼!

“那我告诉你爷爷,让你爷爷直接从上面给你办好了!”洛阳愕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