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82 守得云开,东成西就

此刻的所有人都是处于一种很焦灼的状态,“顾南笙,你个混蛋,你个混蛋,你死哪里去了——”顾珊然的声音很洪亮,听起来中气十足,震得里面的医生和护士都是齐齐吓了一跳!

“这位准妈妈,您声音小一点,这个时候您应该保存体力,别这么激动,一定要保持心态的平和……”医生在一边小声的宽慰着顾珊然,但是顾珊然此刻哪里管的了这么多啊,他们不是说好的么?他要陪在她身边的么?这到时候了,人死哪里去了啊!

“顾南笙,你个懦夫,你个胆小鬼,你个混蛋……”这顾珊然还在乱吼乱叫的,这听的外面的人是心惊胆战的啊,佟秋练立刻走到了顾南笙的身边,“你家顾珊然找你呢,你躲在这里干什么!”

“我害怕!”顾南笙这一句话说出来,佟秋练恨不得在他的脸上面扇几巴掌,什么鬼,你一个大男人现在说你害怕,你是在逗我么?

“你当时那么勤奋播种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怕啊!”佟秋练这话说完,这站在这里的三个大男人都是有些尴尬,尤其是萧寒,萧寒伸手扯了扯佟秋练。

他怎么不知道,这个小妞儿激动的时候,这么厉害呢,其实佟秋练厉害的时候萧寒根本就没有看见,佟秋练可是在警局里面训斥过不少人,佟秋练瞪了萧寒一眼,“你拉我做什么,难道我说不对么?”

“我可没有说,好了,南笙,你调整一下心情,赶紧过去吧,你的女人在生孩子呢,你赶紧过去陪一下!”萧寒斜眼看了看顾北辰,示意顾北辰也说个话,顾北辰则是轻轻的咳嗽了几声!

“南笙,快过去吧,珊然需要你!”顾南笙脸上面的表情很微妙!

佟秋练看到这货,犹犹豫豫的,直接拉着顾南笙就往产房那个方向走,而后面的两个男人也随即跟了上去,“你说顾珊然,这个肚子里面会不会是两个女孩呢?”萧寒看着顾北辰!

“女孩好!”这顾家和萧家的情况差不多,也是男多女少,而且顾家的男人多了,这就意味着残酷的争夺,就像是顾北辰还小的时候是一样的,每个人盘踞着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妄图侵吞顾家家主的位置。

“我也觉得女孩好!”萧寒这话说完,在前面的佟秋练不乐意了,回头看了看两个人!

“有本事你们去生好了!”萧寒和顾北辰都是瞬间沉默了,两个人默默地拉开了和前面的两个人的距离,小声的开始嘀咕!

“这小练是怎么了?又不是她生孩子,她怎么这么激动啊?”顾北辰伸手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子!

“孕妇嘛,情绪波动比较大,你体谅一下!”萧寒看着佟秋练的背影,忽然心头就涌上了一丝甜蜜,相比较他们之前相处得陌生和无措,两个人似乎已经摸索到了和彼此相处得最佳模式!

顾南笙到了产房门口,就听见了里面的顾珊然开始鬼吼鬼叫的,这吓得忍不住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我的顾少爷,您可是姗姗来迟啊,你这不是准备撤了吧,瞧瞧你的这个怂样,我都替你丢脸!”施施在一边说着风凉话,顾北辰则是走过去,伸手搂着施施的肩膀,施施伸手一下子拍掉了顾北辰的手!“拿开,你们男人真是没一个好东西,临阵退缩这种事儿,你也真是干得出来啊!”

施施直接走到了顾南笙的面前,这施施走到了顾南笙的面前,冲着顾南笙一笑,顾南笙也是冲着施施嘿嘿两声!

“嘿嘿你妹啊,你赶紧给我进去!你个混蛋,你不知道女人生孩子和进了一次鬼门关一样么,你丫的!”正好医生走了出来,“你们谁是产妇的丈夫啊,能不能进来一下啊,没有看见孕妇一直在喊你么?”

医生倒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活力四射”的孕妇,那叫喊的声音,叫做一个中气十足啊,顾南笙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好啦,别生气了,这不都是第一回么,南笙有些害怕也是正常的!”顾北辰搂着施施,让她消消气儿!

“受不了了,我生孩子的时候,你要是这个样子,你就给我等着!”顾北辰点了点头,保证绝对不会这个样子的,只不过到了某人真的生孩子的时候,某个男人都要发狂了,最后华丽丽的被抬出了产房,这事儿吧,就成了施施每次给他们家孩子必将的一件事情!

洛阳这边的情况,则是没有这边的,这么的紧张了,气氛陷入了异常的诡异中,洛阳是完全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情的,所以整个人都是呆呆的,表情也是显得有些呆滞!

洛阳不是傻子,周长宇其实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但是洛阳知道,面对他的这份深情,自己这辈子都是无以为报的,但是拒绝的话,洛阳却是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的,而周长宇则是耐心很好的样子,只是在等着,等着洛阳开口……

其实有些话,憋在他的心里面已经很久了,只不过周长宇一直都是没有说出口,不是怕什么,而是他想要等到洛阳对周长安死心之后才开口,但是周长宇显然低估了洛阳对周长安的感情!

还有一个变数就是,一直对洛阳避而远之的周长安,居然说他喜欢上了洛阳,周长宇心里面开始不安了,说实话,从小的时候开始,他就是那种懂得运筹帷幄的那种人,他想要一步步的走进洛阳的心里面,但是……

他似乎有些等不及了,这还是周长宇第一次真的不淡定,两个人就是互相这么看着,第一个开口说话的人还是周长宇!

“怎么了?看了这么久,有答案了么?”周长宇抿着嘴,笑了笑,其实周长宇是真的冷若冰山的那种人,即使笑起来也让人觉得不是那么的温暖!

“大哥,在我的心里面,我就是一直把你当成是我的哥哥……”其实洛阳这句话一说出来,周长宇都不知道自己的当时在想些什么了,整个人的脑子都是开始嗡嗡作响,似乎只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在剧烈的震荡!

“砰——砰——砰——”一下一下的撞击着自己的心房,周长宇觉得很疼,但是他的脸上面挂着所有似无的笑,看起来似乎很平静!

“你直接说吧,别拐弯抹角的,这不像你!”周长宇直接开口,其实周长宇在心里面默默地叫了自己一声懦夫!

记得有人曾经说过,在爱情里面,最主动的那个人往往就是那个陷得最深的那个人,而最主动的那个人,往往也是受伤最深的那个人,在和洛阳的相处中,周长宇其实一直很主动,只不过……

“不是我不想给那个人机会,我只是要对自己的感情负责,这也是对那个人的负责!”洛阳看着周长宇,她仍旧是看不透眼前的这个人的!

洛阳自认为自己看人还是可以的,但是周长宇一直隐藏很好,从小的家庭原因,让周长宇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伪装自己,但是现在却到了撕掉伪装的地步,只不过即使现在撕掉伪装,也让人看不清他的心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

“洛阳,你喜欢他十几年了,为什么就不能给自己找一条捷径呢!”洛阳有些诧异的看着周长宇,捷径?这种话不像是周长宇会说的话!

周长宇有多么的倔强,多么的执著,洛阳不是不知道,所以洛阳诧异,“找个爱自己的,一辈子受人呵护,总好比这种求而不得来的好吧!”这话说的有些道理,所以说,很多人都会被这样的问题困扰,你是选择一个你爱的,还是选择一个爱你的!

“若是我真的想要寻找捷径,这么多年,我爷爷给我介绍的军官也不少,聊得来也很多,我身边优秀的人,也不在少数,但是别人即使再好,都不是他,大哥,我想这种感觉你也是懂的!”

“是啊,我懂,别人再好,都不及她!”周长宇的目光灼热,看的洛阳心头猛烈的跳动,洛阳别过眼睛,看着窗外,“大哥,其实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哗——”周长宇直接起身,这个世界上面,再也没有比这句话更加的伤人的了,洛阳看着面前这个高大冷酷的男人,眸子微闪,其实她的内心此刻有些怯懦,是啊,洛阳从小就是个胆小鬼,不然的话,也不会喜欢了周长安这么久都不表白!

而拒绝一个人真的很难!洛阳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开始困难了,周长宇直直的朝着洛阳走过去,洛阳则是一直看着周长宇,周长宇微微俯身,洛阳似乎知道了周长宇想要做什么,她想要挪动一下身子!

但是周长宇却死死地固定住了洛阳,洛阳此刻的浑身没有什么力气,这虽然刚刚吃了饭,但是这体力恢复得也不是这么快的啊,就在洛阳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吻轻轻的落在了洛阳的额头上面,这个吻和周长宇给人的感觉是一样的,有些冷!

周长宇给人的感觉就是冰冷的那种,而周长安虽然是没心没肺的,但是还是很暖心的,所以当周长安吻了自己的时候,洛阳是心跳加速,就是脸也是变得通红的,而此刻洛阳只是觉得心脏快要跳出来了,紧张无措,但是却不是那种悸动!

“对不起……”洛阳干哑的喉咙还是吐出了这三个字!

周长宇却一把将洛阳抱住了,死死地抱住,勒得洛阳都有些疼了,但是洛阳也不说话!也不喊疼,只是任由着周长宇抱着自己,周长宇身上面的弥漫出来的那种哀伤,洛阳都可以清楚的感觉得到!

“洛阳,你真的是好狠心啊,你也知道该如何让一个人死心!”最伤人的话,莫过于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对不起这种了,喜欢一个人有什么对不起的,喜欢了就是喜欢了,爱上了就是爱上了,没什么好对不起的!

“大哥……”洛阳伸手想要攥住周长宇的衣服,但是这个时候的周长宇已经松开了手,脸上面全然的冷漠,就像是平常一样!

“好好照顾自己,你好歹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军官,被人绑架这种事情,说出去也是够丢人的!”周长宇似乎恢复了以往的毒舌本性,这洛阳本来还在心里面犯嘀咕,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者说不知道如何和周长宇相处了!

现在好了,这事情,对于洛阳来说,是她人生最大的一个污点啊,尼玛,想起来被人绑架,还被绑了那么多天,自己愣是束手无策,洛阳的心里面就觉得十分的不是滋味!

这事情知道的人好在并不是很多,这要是离开C市回到了京城,估计也没有人知道,大家都是不怎么提这件事情的,现在好了,周长宇直接就揭开了洛阳的伤疤!

这洛阳的脸真的是一阵青白,她直接抬头张口就想要说什么,但是刚刚抬头,就发现了周长宇放大的脸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周长宇其实长得也是十分的帅气潇洒,只是冷的让人觉得有些难以接近,此刻两个人靠的很近,洛阳显然有些紧张了,“大……大、大……大哥……你——”洛阳的这份窘迫,只是换来了某人的嗤笑!

“没有想到我们无所畏惧的女霸王,居然也有这么紧张的一天啊,放心吧,我不会对你动手动脚的,看把你吓的!”周长宇说着伸手揉了揉洛阳的头发!洛阳则是低着头!

尼玛,我知道你不会对我动手动脚的,但是你也别这么吓人好么?吓死我了,真是的……我现在的小心脏可是很脆弱的,经不起一点的折腾!

“洛阳,我希望你幸福,我还是我,你的大哥!记住了!”周长宇对待她的目光仍旧是柔和的,或者说是愈发的柔和了,只不过洛阳的心头却十分的不是滋味!

被人拒绝的感觉,洛阳被谁都明白,有多么的痛苦,但是洛阳也深深地知道了,有些感情,并不是你喜欢,你愿意,就可以强加在别人的头上面的,洛阳似乎也明白了周长安的些许无奈了,自己是不是真的太霸道了一点!

洛阳点了点头,而周长宇则是艰难的在嘴角扯出了一抹微笑,“那我先出去一下,等一会儿再过来,我让医生给你安排下一步的检查!”洛阳点了点头!

她似乎太习惯与周长宇的这种照顾了,但是她忘记了,周长宇是周长安的大哥,并不是自己的大哥,只不过这么多年以来,自己似乎叫的顺手了,依赖的也很顺手了,不过大哥……真的对不起!

周长宇走出去的时候,面对站在外面,一个颓然的跌坐在地上面的周长安,还有一个则是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吴恙,周长宇表现得仍旧是从容淡定,他伸脚踢了一下周长安,周长安抬头看着周长宇!

周长安的左半边脸,肿得像是一个猪头一样,这本来白面书生的俏模样,此刻变得和如花有的一拼了,这周长宇知道自己下手很重,但是也没有想到,这肿的居然这么厉害,将手放在嘴边轻轻咳嗽了一声:“疼不疼啊!”

“疼啊,特别疼……”周长安说着可怜兮兮的看着周长宇,周长宇伸手出去,周长安愣了片刻,这周长安从小到大,就是个被洛阳欺负的主儿,这周长宇总是在这个时候给他伸出一双手,周长安咬了咬嘴唇,他觉得自己满嘴的都是苦涩的味儿,好难受!

他咬了咬嘴唇,他觉得自己的鼻头都是酸涩的味道,他将手放到了周长宇的手心,周长宇将他一把拉了起来,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已经不小了,什么时候才能让人省点儿心啊,这脸肿的也是够厉害的啊!”周长宇说的有些幸灾乐祸!

这周长安和吴恙对视一眼,心里面都是默默地开始吐槽,这还不都是你揍的么?现在说的好像是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一样,再说了,肿成这个样子,还不都是大哥你的功劳,你自己下手有多狠,你自己不知道么?

“好了,你进去吧,吴恙,跟我去找一下医生!”周长宇说着就径直的往前走,吴恙似乎有些担心,但是又不能拒绝什么,只能跟着周长宇走了!

周长安回头看着周长宇离开的身影,一如自己记忆中的一样,挺拔伟岸,只是……此刻看起来更是增添了一些落寞和伤感,只不过周长宇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即使是经历了挫折,也是从来都不会让别人看出自己的一丝落寞的!

周长安在门口犹豫了很久,终于推开了门,其实周长安酝酿了很久,他的心里面真的是有很多的话想要和洛阳说,但是当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噗——哈哈……哈哈……”洛阳却忽然笑了!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某人被揍得实在是有些……太惨了一些吧,这脸肿的像是个猪头,而且还是那种左右不对称的,紫红紫红的,看着也是十分有些有趣!

这周长安在心里面酝酿了很久的话,在洛阳的这一声爆笑中,瞬间消失殆尽了,洛阳,你狠,你厉害……周长安咬了咬牙!

但是心里面却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或许这样的气氛,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才是最合适的吧,那种沉闷的气氛,真的可以让人窒息!

“哈哈……周长安,谁把你揍成这个样子的啊,真是笑死我了,还是左右不对称的,你现在这张脸,和车祸现场一样儿一样儿的……”车祸现场,这周长安还真的没有仔细看过自己现在的脸,不过看她笑得前仰后合的,周长安也知道自己被揍得有多惨了,不过那也是自己活该!

周长安只是慢慢的走到了洛阳的床边,洛阳仍旧在大声的笑着,“哎呦哎呦……不行了不行了,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哈哈……”洛阳还在放肆的大笑着,而周长安则是坐到了洛阳的床边!

伸手轻轻的将洛阳搂到了怀里面,洛阳的身子因为大笑的缘故,还有些微颤,但是笑声却停止了,“洛阳……对不起!”周长安的声音嘶哑着,但是却还是让洛阳忍不住的鼻酸!

“我爱你,我们在一起吧……”洛阳整个人都是傻的,她呆呆的被周长安搂在怀里面,她能够感觉到周长安此刻剧烈的心跳声,这种频率比平常快很多,洛阳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她甚至觉得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什么幻听了!

“你……刚刚……说了什么——”洛阳说话的声音都开始断断续续的了,带着颤抖的声音,惹得周长安更是一阵心疼!

“我说我们在一起吧,我爱你,所以我们在一起吧!”洛阳这一次听得很清楚了,只不过幸福似乎来得太突然了,她只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而周长安却在这时候,微微离开了洛阳的身子,伸手摸了几下洛阳消瘦的脸!

低头,吻住……整个世界似乎都安静了!

而此刻的产房外面,四个人等的也是很着急,“用力了,用力啊——”医生的声音和顾珊然嘶吼的声音真的是此起彼伏的,这叫的门口的四个人,也是心潮跌宕起来,施施则是死死地攥住了顾北辰的衣服!

顾北辰伸手将施施搂进了自己的怀里面,“我生孩子的时候,会不会也这么恐怖啊?”施施想着就觉得很恐怖,施施一直都觉得自己很矜持很淑女,这生孩子的时候,要是这么叫唤,估摸着这形象什么的……

“放心吧,不会的!”顾北辰说着低头吻了吻施施的发顶!

“你生孩子的那会儿,是不是也这么叫唤的啊!”萧寒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凳子上面,双手死死地搅在一起,愣是半天没有说话的佟秋练,佟秋练则是抬头看了一眼萧寒,仍旧是低头搅动着手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该不会是真的吧!”萧寒这话音未落,佟秋练就一把拉住了萧寒的手,这萧寒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佟秋练居然伸手捏了萧寒一下,这萧寒是强忍着没有叫出声音,但是这脸也是被憋红了!

“等我下次生孩子的时候,你就知道啦!”佟秋练似笑非笑的说,萧寒顿时觉得有些恶寒,怎么觉得有点凉嗖嗖的呢,萧寒将腿上面的毛毯往上面拉了拉,这腿还是别被冻着!

这里面的顾珊然死死地拉住顾南笙的手,这顾南笙看着顾珊然叫的声嘶力竭的,这看着又是心疼又是着急啊!

这在里面已经足足叫唤了快三个小时了,这肚子愣是没有什么动静,外面的人等得着急的同时,这里面的人也是很着急啊,这顾北辰直接让手下的人给他们一人买了一杯热茶,这坐在外面居然开始喝茶了!

这么等着也不是事儿啊,这里面的声音是越来越小了,这他们听着顾珊然的嗓子都哑了,“小练,这珊然,这么喊了好半天了,怎么愣是没有动静啊!”

“放心吧,没事的,这南笙还在里面呢,这有的人生孩子还有生一天一夜的呢,这才多长时间,放心吧,没事的!”佟秋练喝了口茶,这紧张得她都有些口干舌燥了!

这自己生孩子的时候,其实是晕晕乎乎的,不过生产的过程倒是很顺利,完全不像是顾珊然这个样子,或许是因为双胞胎的缘故吧!

这突然一阵死寂,在外面的四个人面面相觑,“顾南笙,好疼啊,老娘不生了!”顾珊然突然吼了一声,这吓得外面的几个人,差点杯子都没有拿好,几个人面面相觑,都是不敢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等着里面的动静!

“尼玛,真是够了,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要不要出来了!”顾南笙大吼了一声!

“特么的,顾南笙,那不是你的孩子啊,你这是冲着谁吼呢,当初要生孩子的时候,你不是比谁都积极么!”顾珊然吼了一声!

“你是我的女人,我不积极谁积极啊!”这产房内外都是瞬间沉默!

“咳咳……”佟秋练干咳了一声,这两个人真是丢脸都丢到姥姥家了,四个人在外面都是觉得很无语啊!

“看样子他们还是很有力气的,没事的,没事的……生孩子就要有力气!”施施干笑了两声,而产房周围还有一些护士在走动,都是在憋着笑,还有一些看到施施,都是开始驻足不前的,有的人甚至是拿出了手机开始拍照什么的,倒是几个保镖,直接挡在了那几个人的面前,倒是把他们吓了一跳!

“啊——”这顾珊然又开始新的一轮叫唤了,只不过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忽然里面传来了一声男人的嘶吼声音,“啊——”这佟秋练的手一抖,这杯子里面的茶水直接洒了出来!

“我也是醉了,这是女人生孩子,这男人瞎叫唤什么啊,吓死我了!”施施也是被吓了一跳,顾北辰则是淡定的将杯子放到了一边,淡定的看了看产房,接着搂紧了施施,顾北辰是不会承认,他刚刚也被吓到了!

“没事吧,茶水都洒出来了!”萧寒将佟秋练的杯子拿到一边,帮佟秋练将茶渍擦干净,佟秋练摇了摇头!

其实吧,这顾珊然是直接将顾南笙的胳膊拿过来,就是一口咬了下去,这顾南笙能不疼么?这就直接叫唤起来了!

“好了好啦,快出来了,已经看到头了……”这医生和护士此刻都已经觉得很疲惫了,终于是看到了一点希望了,外面的四个人也是激动的守在外面!

很快的就听见了一个婴儿的啼哭声音,四个人更加激动了,“加把劲儿,还有一个,加把劲儿……”其实孕妇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而医生很担心,这第二个孩子在肚子里面待得时间久了,会导致缺氧等一系列的问题,而且现在孕妇明显有些体力不支了!

顾南笙这么这么长时间也不是白白看书的,自然知道,这孕妇脱力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后果,他双手死死地握住了顾珊然的手!

“珊然宝贝,再使劲儿一点儿,再加油一下,还有一个宝宝没有出来!”顾南笙的声音很温柔,顾南笙伸手帮顾珊然擦了擦头上面的汗水,此此刻的顾珊然就好像是在浴缸中浸泡过一样,浑身都是汗,头发都是湿透的!

“南笙……南笙……我真的没有力气了,啊——”顾珊然想要使劲儿,但是这浑身的力气像是被透支一样!

“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只能动刀了……”医生等了一会儿!

而此刻那个孩子的啼哭声音越发的洪亮了,似乎在刺激着顾珊然,顾珊然不知道又从哪里得到的力量,“啊——”又开始努力了,这叫的外面的几个人都是心惊胆战的。

不过好在很快的,这个孩子也是顺利出生了,“弟弟比哥哥轻一些,不过双胞胎很多都是这样的,好好养的话,没有问题的,恭喜你们啊!”医生笑哈哈的说,“你们看看这两个孩子的哭声,多洪亮啊……”

“哥哥……弟弟……”顾南笙似乎傻了一样的,“为什么会是两个男孩儿,不应该是两个女孩么!”

“谁告诉你是两个女孩的,你瞧瞧这两个孩子长得多好看啊,白白嫩嫩的,真讨人喜欢!”医生笑呵呵的,而他们出来的时候,佟秋练和施施则是齐齐围了上去!

这佟秋练直接就伸手抱住了其中一个孩子,“真可爱,哈哈……”佟秋练伸手掀开了包裹孩子的毛巾,“男孩啊!”施施也是抱了一个,也是看了看孩子的性别,“也是男孩!”

“南笙,为什么会是两个男孩啊……”其实吧,这夫妻两个人是想要生个一男一女的,这顾家女孩太稀少了,所以说,他们总是想着最起码有个女孩吧,这概率也有个四分之三,结果好了,两个男孩!

所以说我们会看到这医院里面,刚刚生了孩子的孕妇,还有这个刚刚荣升为父亲的男人,都是哭丧着脸,这哪里像是刚刚得了宝宝啊,似乎老大不高兴了!

其实吧,顾北辰虽然说喜欢女孩儿,不过好在平安生产,心里面也是很高兴的,“男生,想好给你们家的小孩取什么名字了么?”顾北辰知道这顾南笙很早之前就开始捉摸了!

“我都是想的女孩的名字,这冷不丁的冒出两个带把的,我去哪里想名字啊!”顾南笙送施施的手里面接过孩子,还把施施打了一下,“你会不会抱孩子啊,抱孩子可不是你这么抱的,你得这么抱着……”施施说着给顾南笙做了个示范!

“施施姐,你这是从哪里学来的,这手法可是很熟练啊!”这佟秋练会抱孩子不奇怪,这施施怎么搞得也是那么的驾轻就熟的样子!

“你丫的,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再说了,我虽然现实中没有生过孩子,不过拍戏的时候可是演过孕妇的好么!”施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倒是顾北辰伸手从后面搂着施施,虽然说这对刚刚荣升为爸爸妈妈的小两口子还是一脸的老大不乐意,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别人的喜悦心情,所以这气氛也是显得格外的融洽,顾北辰贴在施施的耳边,“施施,回去我们也继续努力吧,争取给他们生个弟弟……”

“我喜欢女孩儿……”施施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心里面却是很高兴的!

“那我加把劲儿好了!”施施的脸顿时羞红,这顾北辰的声音温润湿热,就这么贴在她的耳边,弄得施施的身上面都觉得痒痒的。

“其实吧,我觉得要不叫东什么,西什么好了……”顾南笙刚刚说完,顾珊然就想到了这货,一开始的时候还想着给自己的孩子取名叫做东西的!

“你妹的,顾南笙,东西南北,要不要以后干爹的孩子叫中什么啊,正好凑个东西南北中,还能凑个麻将,你觉得怎么样!”顾珊然简直是咬牙切齿啊,这个蠢货啊,自己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蠢货的啊!真是蠢得无可救药了!

“你不是很喜欢那部电影,叫做《东成西就》么?要不你们家的孩子,就叫顾东成,顾西就好了……听着也不错!”施施这话说完,顾珊然的眼睛亮了,但是顾南笙的脸瞬间黑了!

“这是我的孩子,取名字,当然要我来啊,什么东成西就的,这都是什么东西啊!不行,我得回去翻翻字典去!”顾南笙可不想自己儿子的名字就这么草率的决定了!

“我倒是觉得挺好的,就这么决定了!”顾珊然可是说一不二的,这说好了的事情,这顾南笙是完全不可能辩驳的,所以说,我们的顾南笙只能无语望天!

儿子啊,这事情,可不是做爸爸不帮你们啊,只怪你们的妈妈太专横了啊,不是我见死不救啊!

佟秋练和萧寒面面相觑,都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么草率啊,这名字可是要伴随着这哥俩儿一辈子的啊,就因为施施的一句话,就这么决定了?好吧……不过也符合这对夫妻的行事风格啦!

只不过周围的医生护士,听到了这两个可爱的宝宝的名字,就如此草率的决定了,这心里面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顾南笙伸手逗了逗怀里面的小宝贝,“你就叫顾东成了,这名字太老气了,不过这是你妈咪取的,以后你要是不喜欢了,你就去找你妈咪去,可不能怪我啊……”

这小孩子哪里听得懂什么东西啊,这张嘴就要含住顾南笙的手指,还冲着顾南笙“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其实顾南笙的心里面有一种十分奇特的感觉,像是一股暖流瞬间充盈了他的四肢百骸,很温暖!

“咯咯咯——”顾东成小朋友,还在笑着,只不过顾南笙却笑不出来了,因为某个小朋友,一泡尿直接洒在了顾南笙的身上面,幸好只是脖子和身上面,若是弄到某人的脸上面,估计会更加的精彩的!

“你个小兔崽子,你这就开始欺负我了,你还反了不成!”顾南笙这凶神恶煞的,就想要揍他,“咯咯咯——”某个没心没肺的小朋友还在冲着某人呵呵笑着!

“顾南笙,你敢动他一下,信不信老娘不要你了!”顾珊然这话说完,顾南笙只能偃旗息鼓了!

所有人似乎都已经遇见了,在以后的日子里面,某人在这个家庭里面会是一点地位都没有的!顾南笙看着怀里面的小宝贝,还有自己这黏糊糊的身上面,真是觉得够了,他觉得生孩子根本就是错误的,本来以为孩子都是天真可爱的,他怎么觉得给自己惹了个大麻烦回来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