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81 真相,震惊,珊然要生了

佟秋练在走出了警局之后,萧寒正在车子里面等着佟秋练,看到佟秋练有些失魂落魄的,心里面自然是有些担心的,“出什么事情了么?”萧寒握住了佟秋练的手,佟秋练的手一如既往的冰冷,她摇了摇头,直接坐上车子!

“去疗养院!”季远透过后视镜看了看佟秋练,佟秋练的嘴唇微微抿着,看起来有些心事重重的,萧寒的手和佟秋练的手十指紧扣,他明显的感觉到了佟秋练手心渗出了层层细汗。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怎么的?”萧寒伸手搂住佟秋练的肩膀,佟秋练摇了摇头,微微叹了口气,靠在萧寒的怀里面,一直都是默不作声!

车子很快的到了疗养院的门口,疗养院很安静,周围都没有什么人走动,他们刚刚走进去,就看见了几个护工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只不过他们的言语中总是说着什么外国人什么的,佟秋练直接走了过去:“今天送过来的那个外国人现在在哪里?”

他们诧异的看着佟秋练,萧寒此刻就在佟秋练的身后,季远推着轮椅,就算是这些人不认识佟秋练,这萧公子的脸还是认得的,其中一个人指了指楼上:“在三楼,正在给他做检查!”

佟秋练点了点头,直接做了电梯就上去了,而刚刚到了三楼,本来十分安静的楼道里面,传来了一阵阵的议论声音,佟秋练慢慢的走过去,但是心里面缺生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而萧寒却在这个时候,伸手握住了佟秋练的手!

佟秋练走过去,发现Osborne此刻正蹲坐在地上面,将头埋在双腿之间,那身子还在微微的颤抖,整个人显得格外的可怜,而一个医生看见了佟秋练一行人走了过来,和另外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萧公子,萧夫人,你们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啊!”他说话的口气中不乏谄媚!

佟秋练已经懒得理会这几个人了,倒是Osborne在听见了萧夫人的时候,猛然抬头,双眸直直的撞进了佟秋练的眼中,佟秋练冲着Osborne微微一笑,Osborne却猛地将身子朝着后面一缩,但是他的身后就是墙角,完全是退无可退的那种,所以他的眼中流露出了一种惊恐!

佟秋练蹲下身子,慢慢的视线和Osborne的视线齐平,她伸手摸了摸Osborne的头发,Osborne的身子从一开始微微颤抖,到后面的慢慢的变得平静:“怎么了?我来看你,你不高兴么?”

Osborne猛地抬头,使劲的摇了摇头,佟秋练只是一笑,伸手握住了Osborne的手,这才发现他的手心全部都是一些血珠,都是他自己的指甲掐进去的,“他的房间在哪里?”

“306……”医生指着一个方向说,“我送他回房间,你们拿一些清理伤口的东西过来!”佟秋练说着就拉着Osborne回到了病房里面!

Osborne一路上面都十分的安静,他很乖,什么话都不说,只是眼中流露出了那种惊慌失措,仿佛是一下子看不懂这个世界了!

佟秋练看着心里面也是一阵的揪疼,“别怕……姐姐在这里呢!”

萧寒则是一直在后面看着这一切,病房里面,萧寒并没有进去,反倒是和那几个医生站在外面:“他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他的病情又怎么样?”

“他的情况很不好,他的自闭症很严重,而且患有十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他很聪明,他知道怎么样躲避检查,也知道怎么样博取同情,所以我们不能将他当做一个普通的病人看待了,刚刚我们就是准备给他做检查,他似乎是知道了什么,愣是赖在那里不肯走,我们本来想要采取强硬措施的,但是你们就过来了……”

而正在里面帮Osborne处理伤口的佟秋练,心里面更是百感交集,她回想着刚刚在警局里面和Aldrich的对话,说实话,佟秋练虽然已经猜到了整个事情和Osborne肯定是有非常大的关系的,但是佟秋练的心里面却是强烈的排斥这个结果。

“在做尸检的时候,我曾经怀疑过凶手是有两个人,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其中一个人是你,另一个人就是他……”佟秋练的话音未落,Aldrich的手突然抖动了一下,虽然不太明显,不过佟秋练看得十分的清楚!

这个动作也证实了佟秋练的猜想,“你很聪明,真的很聪明!”Aldrich毫不吝啬的说,只不过这样的褒奖,对于佟秋练来说,听着并不是那么的高兴。

“找你要知道,警方总有一天会知道事情的真相的……”佟秋练的话音未落,门外传来了敲门声音,赵铭直接推开了门,他的手里面拿着一份文件,佟秋练只是瞥了一眼,上面全部都是英文字母,“这是……”

“国外警方的内部资料,你看看吧,或许你就会明白了这件事情的经过!”赵铭将资料交给了佟秋练,佟秋练看到了这种文件并不是很陌生!

因为她一直在和警方打交道,而这种文件的格式很明显是一个案子的卷宗结案,佟秋练看了看赵铭,赵铭只是示意佟秋练继续往下面看!

这个文件摸上去还是那种热乎乎的那种,上面满是油墨的味道,这个东西是刚刚打印出来的,佟秋练看了看文件上面的日子,已经是十几年前的案子了:“这个事十几年前的案子?和这个案子有什么关系?”

“你继续看就懂了!”而赵铭的目光触及到了Aldrich的目光,似乎两个人都瞬间明白了什么,Aldrich只是笑了笑,并不说话,而赵铭的眼神复杂。

佟秋练在翻看了文件的前面的时候,整个人就都是懵的,这是一起凶杀案,夫妻二人都被残忍的杀害在了家里面,而当时现场只有一个六岁的小男孩,手上面都是鲜血,眼神惊恐呆滞,小男孩瞬间被判定成了这个案子的重要嫌疑人!

而之后就是一系列的复杂的调查取证,中间的经过也是有些曲折,不过这个案子最终还是确定为一起凶杀案,杀人的人就是那个小男孩,而那个小男孩的名字……

就是Osborne!

佟秋练不可思议的看着文件,又转头看了看Aldrich,完全是无法相信的,这个案子是十几年前的陈案了,不过这上面记录了那对夫妇的一些现场的勘察报告,还有一些比较细节的尸检结果!

可以看得出来,这对夫妇死的时候是很痛苦的,几乎是被活活刺死的,而对于一个只有六岁的小男孩来说,这很困难,先不说当时还有一个年富力强的中年男性,就是她的母亲,也应该是完全有能力阻止这个悲剧的发生的啊,为什么两个人双双遇刺。

“我的父母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母,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所谓的爱情,不过是一些家族之间的正常联姻,这样的婚姻,也许会相敬如宾一辈子,也许就是互相憎恨一辈子,总是能够幸福的人真的不太多!”佟秋练此刻坐在Aldrich的面前,面前的文件,翻到的是介绍他父母的一页纸。

“他们在生下了Osborne之后,完全没有一点做父母的自觉,当时的我也是到了一个叛逆期,我和Osborne的感情一向很好,Osborne很聪明,甚至让我觉得有些聪明过头了,但是那个时候的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于Osborne会产生那么大的影响!”Aldrich说着苦涩的一笑!

“你做了什么!”佟秋练可以想见,一对父母不恩爱的家庭里面,作为孩子,他们肯定会选择互相关爱,他们之间的感情只会比一般的孩子更加的深厚。

“又一次父母吵架,我和Osborne就是在楼上面静静的看着,我和Osborne说,要是这个家里面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该有多好,那样的话,这个世界就安静了……不会再有争吵了!”

佟秋练看着Aldrich,Aldrich的双手死死地扣在一起,双手在不停的搅动着让那个手铐发出了沉闷的碰撞声音,听着让人觉得心里面很是不舒服。

“你是说Osborne做了这件事情其实是受了你的影响?”Osborne毕竟还是个六岁的孩子,“他那个时候很小,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付诸实践的吧!”

“所以啊,这件事情还是因为我,因为那个时候我在嗑药……”Aldrich说完,赵铭和佟秋练对视一眼,完全不能够将Aldrich和某些嗑药的人联系在一起,Aldrich年轻帅气,俊朗阳光!

而那些经常嗑药的人,给人的感觉都是阴气沉沉的,两眼无神,目光呆滞!

“那都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Osborne就知道我在吃那个东西,而这种东西通常会使人产生幻觉,Osborne很聪明,他利用了毒品……”Aldrich说完,佟秋练快速的翻看着后面的附上的尸检报告!

刚刚她不过是粗略的翻看了几页,没有认真仔细的研读,现在一看,果真,这里面写着在他们的血液里面检测出了毒品的残留!

我再一次见到Osborne的时候,是在警局里面,Osborne很小的时候就被检查出了患有自闭症,他一直都是很少见到外人的,而那一次他显然被吓到了,他紧紧的缩在我的怀里面,嘴巴里面一直在念叨着!

“哥哥,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这个世界终于安静了……”

Aldrich的神情满时痛苦之色,任是谁都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的Osborne是有多么的无助,而那个时候的Aldrich又是有多么的震惊和无措!

“因为Osborne有精神疾病,而且的年纪实在是太小了,所以当时虽然这个案子定性了,但是Osborne除了接受一些心理疏导之外,并没有进行什么强制性的惩处,而之后我们两个人就没有再回到我们的家里面,我们在外面买了房子,而那之后,我就辍学了,戒掉了毒瘾,专心陪着Osborne……”

“但是即使是这个样子,Osborne的病情也并没有得到任何的缓解不是么?”不然的话,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了。

佟秋练本来还在心里面为Osborne找着托词,但是现在似乎并没有那个必要了,因为Osborne从很小的时候就有这种案底了,只不过他们都不知道而已!

“是啊,没有任何的缓解,他甚至忘记了父母的死因,有的时候还会将父母的死因归咎在我的头上面,所以他会觉得我是魔鬼,惧怕我,疏远我!”这也算是解释了为什么有的时候Osborne看到Aldrich会显得那么的紧张不安了。

佟秋练甚至想到了,是不是在别人不知道的时候,这个Aldrich偷偷虐待过Osborne,但是显然佟秋练想错了。

“这样子,不会觉得很痛苦么?你那么疼爱他,但是他却……”

“痛苦又能怎么样?医生说或许是童年的那段灰色的经历,总是反反复复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面,所以他的病情一直都不见好转,而之后不仅仅是自闭症,甚至是出现了性格分裂症,他的病情也变得时好时坏,完全不可控!”

“你觉得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佟秋练看得出来Aldrich一直生活的很空库,也一直都很内疚,他似乎觉得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不是我觉得,就是我造成的,Osborne有自闭症,他是没有什么独立思考辨别事物的能力的,父母对于他更是直接放弃不管不问,Osborne虽然有自闭症,但是他分得出来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而他几乎就是我带大的,所以对于我的话,他从来都是很顺从的……”Aldrich说着双手握拳,死死地砸向自己的头部!

赵铭连忙过去,伸手拉扯住Aldrich,而在隔间的几个民警,也迅速的冲到了这个房间,射手按住了还是企图自残的Aldrich!

但是手铐锋利,在Aldrich本来干净白皙的脸上面硬是剐蹭出了一些伤痕,“就是我的一句话,就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

“你不应该将所有的过错都归咎在你自己的身上面,你要知道,很多时候他的行为是不可控的,这些……”佟秋练试图安抚一下,正处于暴走边缘的Aldrich!

“要是没有我的一句话,他会这么做么?”Aldrich抬头反问佟秋练,佟秋练愣是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从疗养院出去之后,佟秋练也是一路无话,到了萧家大宅里面,刚刚进去,就听见了狗叫声音,“茶茶,茶茶,快去,捡回来,把东西捡回来……”小易正站在草地上面,兴奋的指着一个方向!

而小易的脚边,正放着几个飞盘,“小易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看到那些狗狗都那么的乖巧听话,说是要训练茶茶,这茶茶从早到晚,都不知道要被他折腾多少回!”萧寒无奈的笑了笑!

而茶茶还是抖了抖身上面的毛,飞快的跑到了飞盘落下的地方,这找了半天,愣是没有见到它回来,倒是一边的大人,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摇着尾巴,走到了茶茶的边上不远的地方,很快的嘴里面叼着飞盘就走了出来,而茶茶则是跟在大人的后面,从喉咙里面发出了类似于哽咽一般的声音。

“这智商不行,真的是硬伤啊!”萧寒无奈的摇了摇头,而佟秋练则是兀自一笑,这茶茶看起来很激灵的啊,怎么忽然变得这么笨啊,真是的!

而茶茶似乎是怕小易生气,直直的跑到了小易的腿边,在小易的腿上面蹭了蹭,而茶茶现在已经长得很大了,这一下子的撞击,让小易差点站不稳,“臭茶茶,你怎么这么笨啊!”

“汪汪——”茶茶叫了两声,十分狗腿的蹭着小易的小腿,而大人则是将飞盘扔到了一边,正眼都不看一眼茶茶,只是傲娇的冲着萧寒叫了两声!

这茶茶和大人都知道不能碰佟秋练,佟秋练怀孕过后,对很多的东西都是十分的敏感的,狗毛什么的,也怕佟秋练过敏什么的,所以就严格禁止这两个狗靠近佟秋练了!

萧寒则是自己转动着轮椅过去,大人十分狗腿的跑了过去,直接趴在了萧寒的脚边:“这个狗腿子,又开始巴结爹地了,哼……茶茶,我们继续玩!”小易说着又飞了个飞盘出去!

结局还是一样的,这茶茶似乎是十分喜欢那个地方,这钻到那个草丛里面,他们就只能够看见那一个黄色的尾巴,在外面摇啊摇啊,愣是不见它出来!

关键是那个飞盘根本就不在那个地方啊,那它是在那个里面找什么呢!“小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这狗自然也是一样的,你被强求茶茶根本做不到的事情!”

“噗——”萧寒说完,正走过来的萧晨哈哈大笑,伸手摸了摸小易的脑袋,“这倒是真的,这都小半个月了,这茶茶愣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倒是十足的一个笨狗,哈哈……笑死我了!”

“不许笑,不许你们笑,茶茶最好了,最起码对我最好了……”小易冷哼一声,“最起码不会像大人一样狗腿!”小易冷哼一声!

医院里面,这兄弟两个人,都是低着头,周长宇只能够看见周长安的脑袋,周长安抬头看着周长宇,“大哥,我爱她……”周长宇不再是面无表情的!

他的神情一开始的错愕到震惊,到了后面,慢慢的变得如此的平静,他看着周长安死死地攥着自己裤脚的手,冷冷的说了一句,“松开!”那声音一点感情都没有,冷的让周长安的心里面发颤,但是周长安这一次仍旧是死死地攥着!

“从小到大,我一直扮演的就是一个长辈的角色,我看着洛阳喜欢你,到爱上你,为了你神伤,为了你难过,我一直都是默默守在她的身后,我想着总有一天她会明白,最适合她的人不是你……”周长宇很少说一些长篇大论的话,但是这一次说了很多!

周长安不知道,在大哥的心目中,洛阳算是那种*型的女汉纸吧,但是她归根到底不过是个女人,一个人需要人疼爱的人!

“放手吧……”周长宇这话说的有些意味深长!周长安的一只手死死地攥着周长宇的衣服,另一只手撑着一边的墙壁,慢慢的站了起来,“大哥……我知道,一直以来我都是欠了你许多,但是……”

“别说什么欠不欠我的,我为了周家做的任何的时候,与其说是为了你,为了母亲,不如说是为了我自己,若是那对母子上位,他们要对付的人,首当其冲的人就是我!”周长宇看着眼前的人!

这是他从小呵护的弟弟,周长宇从来不曾拒绝过他的任何请求,但是这一次,周长宇想要为自己活一次!

“让洛阳自己选择吧……”周长宇说着直接甩开了周长安的手,周长安的身子趔趄了一下,差一点直接摔倒!

周长宇走进了病房里面,洛阳正在吃饭,吴恙那样子,虽然五大三粗的,不过很是挺细心的,“大哥,你回来了!”吴恙笑着招呼周长宇坐下,周长宇只是点了点头,直接坐到了洛阳对面的沙发上面。

洛阳则是抬眼看了看周长宇,很快的就收回了视线,“是不是想问长安去哪里了?”洛阳不做声,只是吃着饭,“洛阳……值得么?”

洛阳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人,周长宇虽然说一直扮演着哥哥的角色,对于洛阳也是一直关怀有加,但是周长宇从来不曾如此直白的关心过她的私生活,洛阳喜欢周长安,这在京城就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只不过大家都没有点破罢了!

吴恙也是很诧异,洛阳的眉头皱了起来,说实话,她不太喜欢别人过问她的事情,或许是从小得时候开始她的所有决定都是她自己做的,所以洛阳不是很喜欢别人过问她的任何事情!

“大哥,你在说什么呢,要不要吃水果,我刚刚削好了苹果,洛阳还没有吃完饭,要不你先吃吧!”吴恙明显感觉到了这气氛变得越来越诡异了!

“你先出去!”周长宇说话是那种不容辩驳的,吴恙咽了咽口水,有些担心的看了看洛阳,洛阳则是自顾自的吃饭,好像是完全不曾注意到周长宇的不正常一般!吴恙出去之后,房间里面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洛阳不是没有察觉到周长宇的异样,只不过洛阳觉得很奇怪,好好地,这是怎么了,“洛阳,你值得么?”

“这是我的事情!”两个人的说话都是一样的强硬,就像是两个石头,碰撞在一起,能够触碰到的不过是对方的棱角罢了。

他们两个人是很像的,一样的冷傲,一样的倔强,一样的孤傲,两个人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没有想要退缩的意味,周长宇双手环胸靠在沙发上面,好整以暇的看着洛阳,那双眼睛,带着一丝探究,让洛阳觉得不是很自在。

“是啊,是你的事情,那你觉得值得么?面对那个榆木疙瘩!”周长宇这话说完,洛阳心里面不舒服了,因为她想起了周长安离开时候的那个吻,洛阳只是想到了而已,就忽然笑了!

周长宇的眸子猝然收紧,那心脏都猛地开始收缩,他死死地盯着洛阳,那种眼神凌厉而又带着一丝痛苦,他的双手死死地掐住了自己的胳膊,努力的让自己保持镇定!

“他就那么好么?值得你为了他守了这么多年!”周长宇不明白,为什么洛阳会对周长安情有独钟,不说他吧,京城的少爷公子何其多,洛阳在京城那是独树一帜的,不说她背后的洛家,就是单单说她这个人,想要娶她的人也是很多的,为什么她看上的人偏偏是自己的弟弟!

周长安有多么的木讷,多么的不开窍,周长宇比谁都清楚。

“我也不知道,爱情这种事情,谁说的清楚呢,我爱他,和任何人无关,这是我的事情,就算是最后他不爱我,我也不悔!”洛阳说着放下筷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我觉得他挺好的,没什么值得不值得的!”

周长宇兀自一笑,是啊,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洛阳,这么多年,想要嫁进周家的女人何其多,但是这些女人,都无法在他的心里面掀起任何的波澜,感情这种事情还真不好说!

“但是你也要明白,很有可能你喜欢了他这么多年,换来的却是一场空!”周长宇其实想要的东西不多,他只不过是想要洛阳还能够给他一点点的希望,只要是一点点的希望,他觉得他还能够继续的守护她下去!

但是即便是如此,似乎也是不可能的,洛阳和自己何其相似啊,这么的固执,喜欢一个人,不撞南墙不回头,就算是撞了南墙了,也要把南墙撞破了,继续往前!

“若是到最后我们不能在一起,只能说我们真的是有缘无分吧,我会祝福他的!”洛阳似乎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那么你会选择一个男人结婚么?”周长宇的心里面燃起了一些小小的火苗!

“不会!”洛阳说的毅然决然,周长宇心里面刚刚燃起了一丝小火苗,也瞬间熄灭,此刻的他只觉得好冷啊,冰凉冰凉的,他从未觉得如此的挫败!

周长宇也是天之骄子,就算是在对付那对母子的时候,周长宇都是游刃有余的,但是这一次周长宇觉得无比的挫败,他想起了多年前有个女人曾经和他说过这样一句话!

“周长宇,你知道么?你总觉得你可以掌控一切,但是这个世上面最难掌控的东西,就是人的感情,今天你不爱我,我不愿你,但是我诅咒你,迟早一天,我今天的痛苦,也会加倍的应验你的身上面的!”

那个女人说的决绝,走的也是潇洒,当时的周长宇不过是一笑了之,但是现在周长宇终于知道了这种滋味,很苦涩,和难受,好像是整个人快要死掉一样!

自己终于遭到了报应了么?哈哈……居然是败在了自己的弟弟身上面,而这个人……周长宇要怎么做才能将他放在自己的对立面呢!

“为什么……”周长宇艰难的从嘴巴里面挤出了这三个字!

“我这辈子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去爱他,我已经没有任何的力气去爱别人了,我明明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如此的爱另一个人了,我又何必用婚姻捆绑另一个人呢!”洛阳苦涩的一笑,“就像是我的父母一样,我不想过那样的生活!”

“但是或许有的人心甘情愿守护你一辈子,难道这种机会都不能给他一次么?”周长宇的声音不是很大,却让洛阳整个人僵硬了!

洛阳不是周长安那种二愣子,结合种种的事情,再加上周长宇此刻的穷追不舍,洛阳还能看不出来么?她只是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她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喉咙里面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很难受,心脏开始剧烈的收缩!

她觉得整个人都开始呼吸困难了,她只是看着周长宇,而周长宇则是笑着看着洛阳,那眼神一如既往的带着宠溺!

“这样的机会就不能给他一次么?”

此刻在门外的周长安直接蹲在了地上面,吴恙伸手抓了抓头发,尼玛,这都是怎么回事啊,他看着跌坐在地上面的周长安,又透过窗户看了看里面的两个人,这三个人这是在上演什么世纪三角恋啊!

这你爱她,她爱他的狗血戏码,吴恙是这辈子都不曾想过的,更何况,这里面的一个主角还是一个从来都是被公认为没有感情的大哥,他们都是这么叫他的。

周长安觉得这一分一秒都杜过得度日如年!

但是相比较这边的冰天雪地,顾家可是忙的一团乱,这顾珊然突然说自己肚子疼,这顾南笙立刻开车送顾珊然去医院,这一路上就开始各种通知,说是顾珊然要生了……

佟秋练接到了电话之后,愣了几乎有半分钟,伸手捏了捏萧寒,“快点快点,珊然要生了,赶紧去医院!”

萧寒蹙了蹙眉头,放下手边的文件,今天这是怎么了,好事坏事都凑到一起来了,“顾家不是专门请了医生在家里面生孩子的么?这好好的去医院做什么啊?”萧寒在顾家住了好一阵子,顾南笙可是将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对啊,我也听施施说,准备在家里面生的啊,这顾南笙这个二货,送珊然去医院做什么啊,这个蠢货!”佟秋练说着将手边的资料一扔,就往外面走,一边走,一边给施施打电话,施施此刻正在外面有活动,接了电话也是急匆匆的往外面赶。

其实当时顾南笙一声吼,“珊然宝贝,珊然宝贝,你等一下,我马上送你去医院,你等一下……”顾珊然那个时候嘴巴里面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可是顾南笙那个时候手忙脚乱的,他之前想的做的所有的事情都完全不记得了,只是想着去医院!

等他们家请好的医生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家这个二货少主,居然拖着孕妇已经一溜烟消失了,尼玛……有木有很坑爹!

顾南笙开着车子的手都开始抖了,还是顾北辰听了这消息,十分从容的说,“立刻安排医院和医生,护着他,别出了意外,他的车技不好!”此刻顾南笙的车子在车流中还真是横冲直撞的,弄得周围的人看着都是一阵心惊肉跳的!

“珊然宝贝,你忍一下,马上就到了!”顾珊然疼的说不出话,她刚刚还在好好地吃着东西,怎么好好地就要生了呢,明明还没有到预产期啊!

“啊——”顾珊然只是大声的叫着,这顾南笙整个人的魂儿都被叫飞了,差点从医院门口直接开了过去!

医生和护士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所以顾珊然很快的被推了进去,这顾南笙就那么呆呆的站在医院门口,顾北辰是第一个到的,远远地就看见了某个二愣子站在医院门口!

“你的老婆要生了,你在医院门口当门神么?”顾南笙这才急匆匆的冲了进去,顾北辰无语的看着这个蠢货!

“希望这两个孩子别随了他才好!”而且在心里面将顾南笙的这种惊慌失措给狠狠地鄙视了一番!

殊不知,什么叫做风水轮流转啊,施施生孩子的那时候,某个人直接晕倒了……这个事情都是后话了,这里就暂时不说了!

佟秋练和施施是在门口遇到了,这两个女人都是风风火火的冲进去,这把萧寒直接扔在了门口了,还是季远尴尬的为萧寒按下了电梯的按钮:“少爷,估计是少奶奶太急了!”

是啊,太急了,所以把自己扔在了电梯外面了,萧寒真是想要呕血啊,自己难道说就这么的没有存在感么?

到了楼上之后,这萧寒没有到产房门口,就看见了此刻正蹲在楼梯口的顾南笙,而顾北辰则是在一边靠在墙上面,这顾家的两个男人此刻不在产房门口,反而是躲在这里是怎么回事啊!

相比较这两个人,那边的两个女人,则是围在产房门口,显得焦躁不安,“萧寒,医生说,还不到时间,还需要等一会儿,怎么办?我怎么这么着急呢!”萧寒转动轮椅到了佟秋练的身边,“没事的,没事的,别担心!”

“家里面明明有医生,这顾南笙还能别在关键时候犯二么!”施施急着冲过来,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公众人物!

而第二天的报纸上面,只是刊登出了施施进了这家医院的照片,然后就流出了施施打胎的消息,这事情还闹了一阵子!这事情暂时也不多说了,还是说一下那边某个即将做父亲的人吧!

萧寒参与不到那边的两个女人的世界中,就到了顾北辰这边,顾北辰则是比较淡定的,而顾南笙的整个身子都开始微微颤抖了,“他怎么了?”

“害怕!”顾北辰直接扔下了两个字,萧寒满头黑线!

“你怕什么,又不是你生孩子!”

“又不是你老婆生孩子,你当然不怕了!”顾南笙气呼呼的吼了一句,萧寒直接被噎住了,好吧,顾南笙,干得漂亮!

萧寒直接看了看一边的顾北辰,“你怎么不过去看看?”萧寒的言外之意,那就是难不成你也是怕的?

“我有洁癖!”顾北辰酷酷的扔下一句!

萧寒默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所以我们就能够看见,三个男人开始无语望天,相顾无言的画面……

------题外话------

这一篇小说是月初的第一篇小说,不知不觉的已经过了百万字了,真的觉得很不容易,写了这么久,中间有过疲惫,有过茫然,也有很多的欢乐,虽然说给我留言的不多,不过我知道还是有很多的人在支持我!

我知道我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这篇文我已经写的有些疲惫了,我不想拖拖拉拉的故意拉长这篇文,所以这篇文,会在这个月做一个完结,应该就是在月中附近吧……还是特别感谢一直在默默追文的所有人!你们是我能够写下去的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