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80 你喜欢她,我却爱她

周长安颓然的跌坐在地上面,后面的萧寒和佟秋练对视一眼,似乎都明白了两个人的眼中在想些什么了,周长安叹了口气,就起身往回走,“佟法医,这些天也真是麻烦你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佟秋练摇了摇头,看着周长安一脸的颓败之色,只觉得无奈,有些人就是这个样子,她爱你的时候,你不爱她,等你爱上了,但是她的心已经凉了,这世间最难测的也就是人心了。

“你大哥还没有结婚吧!”萧寒看了看周长安,周长安此刻只是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抛弃的小孩子一般,忙活了这么多天,洛阳连一个微笑都不曾给自己,她若是直接上来给自己一脚,他的心里面都会觉得好受一些,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这么的难受了。

“萧公子,求求你饶了我吧,现在洛阳被大哥接走了,你满意了吧!”周长安直接走到了后面的警车前面,和赵铭说了几句话!

“我只是想要给你一个忠告罢了,你若是真的喜欢洛上校,小心一点你的大哥!”周长安的刚刚准备上车,这手刚刚准备打开车门,就直接呆愣在了原处,他僵硬的转动着自己的脑袋,看着萧寒,似乎不明白萧寒为什么会这么说,而萧寒已经在季远的帮助下面上了车子!

周长安直接下车走到了萧寒的车子边上,“你这是什么意思?小心我的大哥?我的大哥怎么了!”

萧寒伸手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这个周长安是不是真的傻啊,他是智商捉急还是情商捉急啊,我都说的这么的明白了,他怎么还是听不懂呢,萧寒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喜欢洛少校么?”萧寒十分的认真的看着周长安,周长安不明白为什么今天这么多天都要来问自己这个问题,周长安真的觉得很烦躁,这些人都是在做什么,一个个,搞得和自己有多么的熟悉一般!

“你别露出那一脸的不耐烦,这样吧,若是现在洛少校嫁给了别人,你就一点的感觉都没有么?”萧寒这话说完,明显的看见了周长安的放在车门上面的手都僵硬了一下,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他看着萧寒,目光灼灼,好像是要吃了萧寒一样,但是萧寒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周长安,一脸的促狭。

“你到底是想要问什么!”周长安一想到有一天洛阳会依偎在别人的怀里面,这心里面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的难受,好像是被人一下子扼住了自己的喉咙,呼吸都开始变得有些困难了,他似乎根本不能够想象这个事情的发生。

“洛阳喜欢你,这个事情我想你已经知道了,但是你也要知道,一个人的心是经不起反复多次的大起大落的,千万不要等到她的心凉了,你才回头去追她,而且,我看着洛阳是准备和你划清界限了!”萧寒这笑容里面带着一点的笑意!

这周长安看着也是十分精明的,怎么做起事情来这么的傻呢,这一脸的呆萌无辜是做给谁看啊!

佟秋练都看不下去了,“洛阳今天对你失望了,你大哥喜欢洛阳!”佟秋练说的十分的简练,弄得周长安整个人都是一愣一愣的!

“你在胡说什么,大哥怎么可能会喜欢洛阳呢?大哥他……”周长安的脑海中闪过了许多以前的片段,一幕一幕的,似乎只要是洛阳出事了,大哥比谁都要紧张,大哥一向冷血,但是这个一点却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洛阳!

即使是对待自己和母亲,大哥都从来没有变现出来那么多的包容和理解,反倒是洛阳,这么多年得到了大哥无尚的宠溺和包容!

周长安想着,直接冲到了一个辆车子里面,将里面坐着的几个警察直接撵下车子,自己开着车子,一溜烟儿的冲了出去!

“萧寒,你说我们是不是多管闲事了啊,这周长宇或许根本就没有喜欢洛阳呢?”因为这个事情不过是佟秋练自己的猜测罢了!

“不会错的,这个男人深沉的很,他要的并不是强取豪夺,而是一个女人心甘情愿的和他在一起,他了解周长安,所以他明白,任由着他们发展下去,结局就是不欢而散,而他要的是一个心里面只有他一个人的女人!”萧寒搂着佟秋练,示意季远开车!

“这么说的话,我反倒是觉得这个男人心思很重了,洛阳喜欢周长安那么多年,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么?而他难道就一直要等那么久?”佟秋练不明白,自己想要的东西,难道不是争取就可以了么?

“你不明白,强取豪夺固然可以,但是周长安就永远留在洛阳的心里面了,反倒是让洛阳死心了,洛阳才可能重新接纳一个人,而这个过程或许漫长,但是对于这种把控欲很强的男人来说,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佟秋练点了点头!

心里面倒是反而有些同情周长安了,周长安是在肆意的挥霍着洛阳对于他的喜爱,但是周长宇却不是这样,他是在一点一滴的入侵洛阳的心。

此刻的周长安心乱如麻,刚刚佟秋练的话,让他整个人都觉得浑身不自在了,彻骨的寒意瞬间席卷了他的心头,大哥喜欢洛阳?

这一点周长安一直都是知道的,大哥对于洛阳的特别,对她的照顾,就是让他这个做弟弟都觉得心里面有些吃味儿,但是一想到洛阳不过是个女孩儿,大哥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只是此刻结合佟秋练的话,周长安就觉得不一样了!

以前的点滴往事不自觉的开始浮上心头,周长安此刻的焦躁不安,他开始在脑海里面脑部各种各样的画面,周长安在不断地拨打着周长宇和吴恙的电话,但是两个人都是不接电话,周长安完全不知道,这三个人此刻在什么地方,只能打电话给在警局的同事,让他们调查一下监控,查一下周长宇的车子,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

半个小时过后,周长安的车子缓缓的停在了一家医院的前面,这个医院门口人很多,但是周长安下车之后,突然就有些却步了,他绕着医院转悠了几圈之后,还是径直的走了进去。

此刻的医院人很多,但是因为周长宇这三个人过于惹眼了,所以护士很快的就告诉了周长安,这三个人的去向,周长安坐着电梯,就直奔上面的楼层,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家都在交头接耳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而此刻的周长安和他们之间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他只是呆呆的站在电梯的一个角落,手里面死死地抓着手机,但是心跳却随着这个电梯上面显示数字的不断攀升,而变得躁动不安起来,他忍不住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叮——”电梯在周长安所要到的楼层停住了,周长安快步走了出去,这刚刚出了门,就看见了周长宇高大的身影,周长宇一米八多的各自,穿着西装,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的惹眼,周长宇是背对着周长安的,他只能够看见周长宇的怀里面抱着一个人,在和护士说着什么,说了什么之后,就转身要进病房!

周长宇转身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周长安,“怎么了?”洛阳此刻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病号服,脸也被擦拭的干干净净,露出了本就俏丽的脸蛋,只不过嘴唇还是有些发白,显得有些羸弱!

洛阳侧过头,就看见了周长安,洛阳直接转过头,“进去吧,我累了!”周长宇点了点头,两个人直接走了进去,周长安在驱车过来的时候,其实已经做好了心里建树了,但是在面对洛阳冰冷的目光之后,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开始崩塌了,周长安快步走了过去,直接推门进了病房!

“等一会儿吴恙就会买东西回来了,你先歇一会儿,需不需要喝杯水?等一会儿还要进行身体检查!”周长安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啦周长宇是微微抚着身子,表情柔和,那种表情是周长安从未见过的!

手腕铁血的大哥,居然还有那么温柔如水的一面,这是让周长安心里面震撼的,而关于周长宇是喜欢洛阳的事情,又一次在周长安的心里面加深了印象!

周长宇长得和周长安不是很像,周长安就是那种白面书生,一看就是被家里面保护得很好的那种,相反的,周长宇的眸子里面都是骇人的光,身上面带着固有的成熟和沧桑,这一点是周长安比不了的!

而此刻的周长宇目光温柔,就是表情也是柔和的,而洛阳则是笑着点了点头,忽然之间,周长安就觉得自己似乎是个局外人,和这一切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你过来了?”周长宇起身,脸上面恢复了一贯的冷情和无情,看着周长安的表情就像是一个严肃的长辈。

“嗯!”周长安走到了病床前面,“我能和你聊一下么?”周长宇的心里面倒是有些好奇,因为这种要求,周长安是绝对不会提出来的,因为周长安的心里面,自己不仅仅是他的大哥,更是一个严肃的长辈,周长宇点了点头,伸手帮洛阳掖了掖被子,“我等会儿回来!”

那语气温柔的都能够滴出水来,看的周长安此刻的心里面就像是被一阵寒风刮过,那么的冷!

周长宇先走了出去,周长安看了看洛阳,洛阳则是侧头看着窗外,周长安微微俯身靠近洛阳,洛阳感觉到了有人迫近,刮过转身,两个人的视线齐平,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愣住了!

“你要做什么!”洛阳不得不承认,她的心跳开始加速了,她看着眼前的人,她前一分钟还想着要将这个男人从自己的生命中彻底的抹去,但是这一秒钟,她犹豫了,因为她发现,自己对于他……

割舍不下!

“啵——”周长安却在洛阳的侧脸亲了一口,洛阳直接愣住了,而周长安则是咬了咬嘴唇,“我等一会儿回来!”说着就直接走了出去,但是洛阳却是心乱如麻,他此刻完全乱了!

刚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亲了她,而且是在这种意识清醒的情况下面,他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但是洛阳的脸却在慢慢的变红,一点一点的,都红到了脖子根儿了!

“洛阳,我回来了,我都是买的你最爱吃的东西!”直到吴恙推门进来,洛阳才回过神,吴恙将吃的东西放下,“洛阳,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不会是发烧了吧!”吴恙一进来就看见洛阳在发呆,那一张俏脸还特别红,伸手摸了摸洛阳的额头!

“尼玛,你的额头好烫啊,你真的发烧了啊,要死了,我去叫医生!”洛阳大囧!

“你给我滚回来,什么发烧啊,我没事!”洛阳说着伸出双手在自己的脸上面轻轻地拍打了几下,很快的她的脸色就恢复了以往的颜色,吴恙抓了抓头发,这吴恙五大三粗的,脑子就是不太灵光。

“那你的脸怎么那么好啊,真是吓死人了,行了,没事就好!”吴恙说着将吃的东西放下来,“对了大哥去哪里了啊!”

“和周长安出去了!”吴恙拿着东西的手顿了一下,看了看洛阳,敢情这妞儿刚刚的失神又是因为那个混小子啊,不行,我这一次肯定要揍他一顿,看她把我的妹子都折磨成什么样子了啊!

此刻的警局里面,赵铭和Aldrich就坐在审讯室里面,就他们两个人,没有别人,一进去,赵铭还什么话都没有说呢,Aldrich就直接开口,“你想问什么我都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包括三年前国外的那三起案子,全部都是我做的!”

Aldrich的语气中带着一种无所谓,这种感觉和在Aldrich的办公室里面的感觉是很相似的,这个男人似乎完全已经洞悉了他们想要知道的所有的一切,所以在他们没有开口的时候,就已经将所有的东西都呈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你知道你这么说依偎着什么么?”死刑啊,那就是意味着死亡,但是眼前的男人只是笑了笑!

“我都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很愚蠢的人,从我的作案手法就可以看得出来了,我做事情从来都是滴水不漏的那种,不然的话,三年前我也不会逍遥法外那么久!”Aldrich的语气带着一股嚣张,笑容里面带着一种无法无天!

只不过赵铭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因为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是啊,你被誉为是天才杀手,有的人甚至推测你的智商有多高,能够做到杀人不留下一丝一毫的证据!”赵铭的的面前放着一杯水,赵铭只是端着杯子喝了一口水,目光幽深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你为什么要去杀人,按理说,你什么都有,富贵财力,香车美酒,你什么都有,为什么你要去杀人,况且你也没有杀人的动机啊,你和那些已经死亡的女人,应该说都不认识吧!”赵铭这话说完,只是换来了Aldrich淡淡的笑声,很轻,不过在这个空档寂静的审讯室里面,还是可以听得十分的清楚!

“是啊,是不认识,这里面死的人,除了Linda之外,别的人我一个人都不认识,有谁规定,杀人了,就一定要有什么作案动机呢!”Aldrich的这番说辞,在赵铭看来,根本就是站不住脚的!

一个人很有可能是无缘无故的杀人,但是每一个选择下手的目标肯定都是有一定的针对性的!

“看样子你是不想说了,你要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你好好考虑一下!”赵铭这一刻显得格外的有耐心,他伸手轻轻地敲打着面前的桌子,眼睛却是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穿着西装,他身上面的伤口进行了一下简单的包扎,身上面还有一些木屑,看起来有些狼狈,但是这个男人浑身的气度还是那种悠然自得的,似乎目前的处境对于他来说,完全就是无所谓的那种!

“我考虑的很清楚了,我就是想杀人而已,这有什么办法呢……”Aldrich的话音未落,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赵铭示意Aldrich先停止一下,转身去打开门,门外是李耐和佟秋练!

赵铭看了看里面的Aldrich,“佟法医,你确定要和这个人谈一下么?”佟秋练点了点头,其实佟秋练对于Aldrich完全是毫不在意的,最让佟秋练惦念的其实还是Osborne,直觉告诉佟秋练,Aldrich找自己,其实是为了Osborne,所以佟秋练过去了。

“嗯,没事的,他身上面都是手铐和脚铐,能把我怎么样,再者说了,放心吧!”佟秋练说着走了进去!

在Aldrich听见了佟秋练的声音的时候,他的眸子里面就呈现出了不一样的神采,佟秋练走了进去,房间很暗,也就是桌子上面一盏黄色的灯光在亮着,Aldrich的双手放在桌子上面!

他的手上面带着不锈钢的手铐,在昏黄的灯光下面闪着一丝诡异的光泽,而他则更是目光灼灼的看着佟秋练,佟秋练只是脸色淡然的走到了桌子前面坐下!

“佟法医,给你倒了一杯水!”李耐走到了佟秋练的面前,放了一杯水,顺势将赵铭的水杯带了出去,随着门被关起来,整个房间里面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而气氛一瞬间像是被凝滞了一般,没有人说话,只能够听见互相那清浅的呼吸声!

“Osborne已经被安排在了一家疗养院,他们正在给他做检查,我等一会儿会去看他的,你放心吧!”Aldrich点了点头,开始肆无忌惮的看着佟秋练,那种眼神有些*裸的,不过不带任何感情的色彩,只是看着佟秋练。

佟秋练只是任由他看着,而在隔间的几个人都觉得这气氛异常的诡异:“队长,他们这是在玩什么啊,这个Aldrich是不是有病啊,看着佟法医,已经整整看了十分钟了,这两个人都不说话是什么鬼!”

李耐显得有些焦躁不安了,赵铭则是双手环胸站在那里,眼睛一直盯着Aldrich,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的案子侦破,按理说,赵铭应该是很高兴的,因为抓住了一个连环杀手,而且这个杀手还是一个逃亡在外三四年的一个人的!

并且这个案子的侦破过程虽然说有些费力,但是还是圆满的完成了啊,而且作为参与案子侦破的主要人员,赵铭也很有可能因为这次的案子得到一次大的提升,这样的机遇可不是谁都有的,但是此刻赵铭的内心中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

他觉得掉进了一个巨大的迷雾之中,让他有些看不清楚,他只能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你已经看了很久了,怎么样?看出什么东西了么?”佟秋练还是先开口了,Aldrich则是微微一笑!

“当年Osborne在和你相遇的时候,我就查了你的身份背景,我们家虽然说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是小心一点还是必要的,知道你对Osborne并没有什么企图之后,我也就放心了!”Aldrich此刻说话的语气带着一点沧桑!

“那之后你们为什么突然消失了!”佟秋练很好奇!

“还能有什么呢,Osborne发病了,其实你应该看得出来,Osborne的病情并不是那种每天每时每刻都是那个样子的,他的病情反反复复的,一开始的话,从他开始有自闭症开始,我们就开始为他找心理医生什么的,但是他的病情却是一直反反复复的,丝毫不见起色,而到了后面,医生和我说他的精神方面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Aldrich说着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边的笑意里面,满是苦涩的味道。

“那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白白胖胖的那种,为什么突然之间就会变成那个样子……”羸弱的好像随时都可能倒地一样,佟秋练不明白!他们家应该没有遭遇什么巨变才对吧!

“因为那个时候他的病情开始加重了,他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我只能将他安顿在疗养院,请了专门的医生护士照看着,但是即使是如此,他的病情也是丝毫没有见到好转,在那个疗养院里面一待就是三年的时间……而他也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佟秋练丝毫不怀疑Aldrich的话,因为她知道,再也没有比眼前的这个男人更疼爱Osborne的人了,“他完全无法自己摄取食物,一开始的时候,他还能够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饿了,需要吃饭了,但是到了后面的时候他甚至是不知道什么叫做饿,所以渐渐地他的身体还是极度的消瘦!”

“若是这样的话,就应该住在疗养院里面啊,为什么你们到了C市……”佟秋练更是好奇不解,“既然他的身体都这个样子了,甚至有可能做出一些自残的举动,为什么你们还要来到这个地方,远离了医生和护士,你应该知道,这对于一个精神方面有障碍的人来说,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毕竟他已经没有什么生活自理能力了,很有可能就会忽然之间做出一些伤人的举动,或者是杀害自己的举动,这些都是很危险的。

“没有办法,他想见你!”Aldrich不期然的看到了佟秋练眼中的错愕,“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你很执着,或许你是在发病前最后给了他一些温暖的人,他对你有些特别的执着!”

佟秋练完全无法理解,佟秋练只是一笑,Aldrich则是伸手蘸了一下佟秋练面前的水杯,“我希望在我离开之后,你能够替我时常看一下Osborne,他应该会很高兴的!”

“你既然那么的爱着你的弟弟,为什么你还要去杀人,你的举动真的是让人很难理解!”佟秋练的脑海中突然就浮现出了洛阳那个时候呼喊的一句话,杀人的凶手是Osborne,佟秋练的瞳孔不自觉的放大,“你……这些事情……”

“这些事情都是我做的,我能拜托你吧!”Aldrich笑着在桌子上面写了一串的英文。

“lifeless,faultless。”佟秋练默默地念出了这两个字母,这两个字母拆开来看的话,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但是连在一起的话,似乎……

“我知道我犯了许多的错误,这句话若是用中文解释的话,就是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谎!”佟秋练蹙着眉头,他这是什么意思,“我这辈子说了无数的谎话,同样的,我现在该为我做的一切负责任了,我真的恳求你,能够没事的时候去看看Osborne,你或许永远都不懂,你在他的心里面会有多么的重要!”

“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死人才不会说谎?”似乎有些事情在一点点的得到了印证,挺亲的意思难道是说,其实就是现在他也是在说谎么?这个事情难道说……“你……”

“萧夫人……有些事情,你知道就行了,其实你也该知道,你应该没有这么的残忍的?”佟秋练忽然就有些语塞了!

此刻在医院的楼梯的拐角处,周长宇和周长安两个人面面相觑,周长安其实在叫周长宇出去的时候,还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的,其实周长安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和自己的大哥说过这样的话,此刻两个人面面相觑,周长安突然有些颓了。

“说吧,你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周长宇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森冷,这种渔区周长安从小听到大,但是这个时候心里面却突然有些怵得慌了。

“关于洛阳的事情……”周长安这话说完,周长宇也不做声,只是背靠在一边的墙上面,从裤子的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打火机,又拿出了一根烟,自顾自的点了起来,烟草的味道,瞬间传到了周长安的鼻尖,周长安只是蹙了蹙眉头!

“你还是和小孩子一样,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哼——”周长宇的最后的这一句冷哼,在周长安听起来带了一些轻蔑,这周长安却是是像个小孩子,有些时候还特别的幼稚,“这也是怪我,从小把你保护的太好了,才让你现在都像是长不大的孩子!”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周长安怎么听着这么的难受呢,“我在和你说洛阳的事情!”

“你喜不喜欢洛阳?”这已经害死今天第三个人问周长安了,而经过了刚刚的这一系列的事情,周长安也明白了,洛阳在心里面是特别的,和别的女生都不一样,洛阳是独一无二的,无可替代的,尤其是刚刚看见了周长宇对洛阳的温柔体贴,周长安更是坚定了洛阳在自己的心里面是特别的!

“我喜欢她!”这是周长安第一次如此坚定的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周长安本来会觉得难以启齿,很难堪,说完之后,更是会羞愤不已,但是没有想到,周长安这话说完,心里面居然带着丝丝的雀跃和欣喜!

周长宇的脸上面仍旧是没有任何的表情的,他只是抽着烟,一口一口,周长安看着那烟越来越短,慢慢的已经到了烟蒂的地方,周长宇将烟头扔进了一边的垃圾桶里面,看了看周长安!

“你确定么?”周长宇的眼神很毒辣,是真的很毒辣,那种眼神看的周长安心里面有些发慌!

周长安伸手抓了抓手侧的衣服,点了点头,很用力的那种,而换来的不过是周长宇嗤嗤的一笑,这种笑声十分的刺耳,传到了周长安的耳朵里面,更是难听得很!

“大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你原来不也是和我说洛阳很好么?那现在我喜欢上洛阳了,洛阳也是喜欢我的,这不就好了么?”周长安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第一次这么的认真的说这话的时候,第一次如此认真的面对自己的内心,第一次如此坦诚的承认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换来的却是周长宇带着一些嘲讽的笑容,周长安的心里面真的是堵住一口怨气!

“怎么?还生气了?当初我不让你退婚,是谁死活说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洛阳的!”周长宇的声音不大,甚至是没有任何的起伏的,但是周长安却听出了这话语里面的懊恼和不满,似乎佟秋练的话正在得到证实!

其实在刚刚周长宇那么温柔的帮洛阳掖被子的时候,周长安心里面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那么一点点的防线就已经全线崩塌了,大哥喜欢洛阳……

知道这一点的周长安心里面的惶恐的,因为周长安深深地知道,自己是远远不及大哥的,大哥的优秀,大哥的出众,这是众人皆知的,而周家的小少爷有多么的幼稚,也是出了名的!

“我现在喜欢上了不行么!”周长安小声的嘀咕着,但是周长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一股大力,就直接将周长安整个人冲到了墙边,周长宇直接将周长安按在了墙上面,伸手死死地扣住了周长安的脖子,那眼神森冷!

周长安自然知道大哥有多么的可怕,就是大哥对付父亲的那个侧房的手段,就可见一斑,但是周长宇却从来不曾对自己如此的生气,这是怎么了?

周长安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嘭——”一拳就已经砸在了周长安的脸上面,周长安只觉得嘴巴里面瞬间都是充斥着汩汩鲜血,那种腥甜的味道,让他忍不住的咳出来声音,鲜血也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而接下来,周长宇更像是发了狠一般的又走了周长安一拳,同样的地方,周长安觉得自己的整张脸都麻木了,完全没有一点点的知觉,很疼!

“大哥——咳咳……”周长安的这句大哥刚刚喊出来,鲜血就顺着嘴巴流了出来,“噗噗——”两颗牙齿居然从周长安的嘴巴里面吐了出来,在鲜红的血液里面惨白的牙齿显得那么的显眼!

“别叫我,你喜欢她!那我爱她该怎么办!”周长宇的声音仍旧是不大,不温不火的但是却重重的敲打在了周长安的心上面!

周长安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长宇,这是周长安第一次看见大哥如此的生气,他爱着洛阳,自己却只是喜欢洛阳……就是这种喜欢还是经过了那么多人的反反复复的追问!周长安忽然就笑了!

周长宇松开了对周长安的钳制,周长安的身子一软,直接跌坐在了地上面,“大哥,你什么时候喜欢洛阳的,为什么我都不知道!”

“你还知道什么,所有人都知道洛阳喜欢你,你不还是不知道么?你从小就活得没心没肺的,说实话,我真想一拳揍死你,要是你不是我的弟弟,我早就揍死你了!”周长宇说的恶狠狠地!

“大哥,你什么时候喜欢洛阳的……”周长安觉得有些晕眩,大哥喜欢洛阳,洛阳喜欢自己……但是自己就是个二愣子!若是洛阳喜欢的人是大哥的话……但是周长安只要这么想着,心头就觉得阵阵的揪痛!

“在洛阳还没有喜欢你的时候!”周长宇靠在墙角,“我喜欢她是我的事情,我可以等她,但是很显然我错了,洛阳和我一样的倔强,认定了一个人就不会放手,我认定了她,但是他认定的人是谁不好,偏偏是你!”周长安则是仰面靠着墙!

就开始肆无忌惮的大笑,而嘴角的血却显得格外的渗人!

“大哥,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为什么你喜欢的人会是洛阳,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你为什么都不说!”

“放心吧,洛阳已经对你死心了,我相信我会等到洛阳接纳我的!”周长宇说着直接就要往外面走,周长安此刻心跳是加快的,脑子都开始嗡嗡作响,脸上面的剧痛似乎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了!

洛阳对我死心了?洛阳不要我了……洛阳要离开我了,洛阳要喜欢别人了……一连串的问号在周长安的脑子中飞速的运转!

周长安伸手直接抓住了周长宇的裤脚,周长宇回头看了看低着头的周长安,“做什么!”那语气透着一丝不耐烦!

“我爱她,大哥……我爱她!”周长宇的瞳孔不自觉的放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