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六十章 阵法对峙

四大总会的高层们,见到灵师总会的副会长由于太过热情而招致的惨痛教训后,都不太敢对冰娆表现出过份热情了,毕竟,他们并不愿意重蹈灵师总会副会长的覆辙!

唉!有一个喜欢吃醋的男人,想必冰娆也很为难吧?

围观的四大总会高层们,不约而同的在心里脑补着,还偶尔同情的看眼冰娆,冰娆则无视了对方所表达的含义并暗自好笑,这些老家伙们是不是太闲了啊?

被四大总会高层们恭敬的迎进天河山不夜城,并进入灵师总会那豪华的议事厅后,冰娆开门见山道:“不知道你们可有万龙、万凤两家院长的消息?”

“没有啊!怎么了?”听到冰娆这样问,四大总会的高层们都颇感诧异,冰娆会突然问起万龙、万凤院长的消息,这是出了什么事吗?

“我在赫连城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他们!”冰娆想了想,不太敢确定的道。

“他们在赫连城?这不太可能吧?赫连家族因为赫连星的事情,也恨他们恨得要死啊!”丹师总会副会长,诧异道。

“我前不久去了趟赫连城,看到有两个人很像他们,虽然我也不是很确定,但十之*应该是!”冰娆细解释了下。

“可…他们在赫连城做什么?赫连家的人也挺讨厌他们啊!”灵师总会副会长不解道。

“若是我没猜错,应该是为了万龙、万凤两大学院。”冰娆淡笑道。

“冰娆小姐的意思是,万龙、万凤的院长为了获得赫连家族的庇护,将万龙、万凤送给了赫连家族?”训兽师总会的副会长,因为跟冰娆相处过一段时间,因此冰娆一这样说,他就立即明白了对方的猜测。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你们也应该知道,现在各大势力的上界都有人下来收取管理费,赫连家族正是缺钱的时候,而万龙、万凤两大学院经过多年敛财,底蕴异常深厚,所以,他们两方达成什么协意也并非不可能!”冰娆慎重的分析着。

“那冰娆小姐的意思是?”灵师总会副会长试探着问道。

“彻底拿下万龙、万凤两大学院!不能让赫连家族得到他们!”冰娆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当然,她想这样做也并非是多需要四大总会出手,只是她需要盟友啊!另外,也是因为盟友多多益善嘛!

冰娆意思,四大总会的人精们岂有不明白之理!

但他们要考虑的却是,冰娆究竟有没有足够的本钱可以促使他们做出与赫连等家族彻底翻脸的举动!

要知道,站位啥的从来都是有风险的事情,虽然他们深知冰娆这边的实力深不可测,但赫连家族可不是普通小家族,所以,在面对需要站队的事情时,他们也不得不慎重。

冰娆并不强人所难,还给了他们四大总会高层足够的时间考虑。

就在这时,灵师总会的一名工作人员,慌慌张张的跑进了议事厅,并大声道:“副会长,不好了,赫连家族带人前来攻城了!”

“什么?”听见这话,四大总会的高层们齐齐站了起来。

冰娆则淡定的喝着茶,暗道,对方来的还真是时候啊!正好省了她在费唇舌了。

“赫连家族带了好多人来啊!其中还有范家、徐家和钟家的人!”工作人员连忙解释,后又补充:“还有一些人很陌生,是从未在流云大陆上出现的强者!”

“难道是上界来的人?”灵师总会副会长看了眼其他人,猜测道。

“应该是了!”器师总会副会长点头道。

“副会长,快想办法啊!他们在攻城呢!侍卫们都快要守不住了!”工作人员着急的催促着。

“快出去看看吧!若是被赫连等家族攻下了天河山,这里可就没有四大部会的容身之地了。”沉默了会儿,冰娆也劝道。

“我们现在出去看看,冰娆小姐,你…”灵师总会的副会长欲言又止,他想问,冰娆小姐一起出去吗?

可他说不出口啊!

方才,冰娆要联手的时候他们犹豫了,现在天河山不夜城有难就想冰娆相帮,这可能吗?

换成是他,他都觉得自己不乐意,更何况冰娆这个瑕疵必报的女子!

“我就在这里等你们,你们快出去看看情况吧!”冰娆笑眯眯道,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我不会乱跑乱闯的,放心!

“嗯,我们夫妻就在这里等着你们。”难得开口的沧陌染,也淡淡道。

四大总会的高层,心中原本对冰娆还有一丝期待,可在听到人家小夫妻这样说过之后,他们便放弃了,呜呜…报应啊!若是刚才他们答应的爽快些,现在是不是就得到冰娆帮助了呢?

可这个时候,他们说自己同意冰娆的想法,可以联手除了万龙、万凤两大学院,只怕冰娆都不乐意了啊!

看着他们与赫连家族两败俱伤多好啊!

冰娆,正好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呜呜…感觉悲催的四大总会高层,只能郁闷的离开了议事厅。

他们走后,沧陌染见四下无人便小声问道:“媳妇,咱们真的见死不救?”

说话的同时,他还不安分的抓起冰娆柔若无弱的小嫩手,放在手里细细把玩着。

冰娆轻瞥了眼沧陌染,义正言辞道:“我是见死不救的人吗?是吗?”

“不是!咱们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沧陌染一笑,讨好道。

“就是嘛!不过,人家也没说让咱们帮忙,所以咱们也不好主动出手,还是先静观其变吧!”冰娆理直气壮的道。

“好的,媳妇哇,我想你了,怎么办?”沧陌染点完头,突然来了句。

冰娆有些无语的看着沧陌染,这妖孽又在勾引她吗?可是,请看看地方好不?

这里好歹是灵师总会,又不是他们自己家,能不能不要这般嚣张啊?

“这里是别人的地盘。”轻叹了口气,冰娆提醒着。

“把这里变成我们的不就好了!”沧陌染不以为然道。

冰娆默了,这货不会也想吞并了天河山不夜城吧?

没在说话,冰娆直接将星儿召唤了出来,想让星儿帮着自己现场直播城门口的情况。

星儿表示明白,他虽然是战力渣,但对于这些小事却是信手拈来。

小胖手一扬,一道光幕便出现在了冰娆和沧陌染面前。

透过光幕,冰娆看到天河山不夜城已经启动了防御大阵,但目前的情况貌似仍然对他们倍感不利,因为赫连家族那边的人中,有一位对于阵法相当精通。

此刻,那人正在解阵!

随着解阵之人双手上下翻飞,天河山不夜城防御大阵中的西北角已经黯淡了下来,这意味着,有一个角落的防御已经极为薄弱!

好在赫连家族等人对于这次的围攻相当有信心,因而他们并未急着进攻天河山,反而好整以暇的看着天河山不夜城中四大总会高层那略显慌乱的脸庞得意的笑着。

可见,他们这次对于天河山不夜城誓在必得!

面对这样的状况,四大总会的副会长相当愤怒,灵师总会那位圆球一般的副会长更是怒声斥责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进攻天河山不夜城!”

灵师总会的副会长心里这个气啊!

虽然说,四大总会在流云大陆上地位超然,但真正有战事起,他们的实力可谓直线下降。

这样说吧!在四大总会注册的灵师、丹师、器师以及驯兽师,除了一些并没有家族依附的不会离开之外,一般来说,但凡有家族的,在他们双方发生矛盾时,还是会回归家族!

好在多年来两方势力一直和平共处并相安无事,各大小家族对于四大总会也颇为尊重,甚至从未有过挑衅四大总会的事情发生,如此,他们对于各大家族的防备自然降到最低,而今,以赫连家族为首的几个家族,联手进攻天河山,让四大总会震惊之余,也让他们有些乱了手脚!

特别是丹师、器师和驯兽师总会,他们都属于特殊行业,战力本就不高,如果真和赫连家族开战,首当其冲的只怕就是他们这三大总会啊!

这个时候,就不要指望着灵师总会保护了,因为灵师总会也自顾不暇啊!

想到这样的结果,丹师、器师和驯兽师总会的高层们不禁忧心忡忡,唉!现在这种情况,他们该怎么办呢?

难道,真要眼睁睁的看着赫连等家族攻破了天河山?

不!他们不甘心啊!

面面相觑的几位高层,把心一横就决定去找冰娆求助了。

那小丫头的战斗力爆表,并且还和赫连家族有仇…

不过,几位高层们也不傻,他们很清楚,如果开口求助冰娆的话,他们只怕同样要大出血了!

但比起赫连等家族,至少冰娆还是可信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们又集体回了灵师总会的议事厅。

冰娆透过光幕看到他们要回来,依然跟个没事人似的,该喝茶喝茶。

在见到众高层后,冰娆还故意笑眯眯问:“事情解决了吧?赫连那几个家族是不是被打跑了?”

“冰娆小姐,求帮忙!”跟着回来的灵师总会副会长,代表众高层直接开口。

“帮忙?”冰娆眨眨眼,怎么个帮法呢?

“冰娆小姐,再这样下去天河山就要顶不住了啊!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见状,灵师总会副会长哽咽着继续哀求道。

“没这么严重吧?四大总会在流云大陆上向来地位超然,赫连等家族应该不敢把你们怎么样!”冰娆猜测道。

“那是以前,现在人家有上界之人撑腰,我们没有啊!”灵师总会副会长委屈道。

“可对付上界的人,我也没办法啊!”犹豫着,冰娆小声道。

“冰娆小姐,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们清楚,冰家和沧家的上界之人,都已经被你们给咔嚓掉了,所以,这次无论如何也请助四大总会度过难关,以后,四大总会将是你们最坚实的盟友,不论是在哪一界,我们四大总会都会坚定的站在你这一边!”想了想,灵师总会副会长一副豁出去的模样道。

他会这样说,也是和另外三家总会高层商量好的,而这次,他给出这样的承诺也确实下了很大的决心,不然,他怕肉太小吸引不了冰娆啊!

冰娆听完,愣了下道:“任何一界吗?”

“是的!任何一界!”灵师总会副会长肯定道。

“流云大陆上的四大总会,能决定得了这么大的事情?许出这么重要的承诺?”冰娆有些半信半疑,绝美小脸蛋上的表情仿佛在说,你们是在骗我吧?是在逗我玩?

“冰娆小姐有所不知,我们流云大陆上的四大总会,实际上是各界四大总会的发源之地,特别是这天河山,乃是各界四大总会心目中的圣地,因此,我们绝对有这样的权利,为保天河山的根基,许出这样的承诺并不算什么,毕竟,天河山不容有失,不然以后,四大总会在各界还有什么地位可言?”灵师总会副会长怕冰娆不明白,解释的异常详细。

“可你们不是还有总会长吗?”冰娆淡淡问道,副会长做出的承诺,万一到时总会长不承认怎么办?她可不愿意做白工啊!

“实不相瞒,咱们四大总会的总会长,早就不在流云大陆上了!”灵师总会副会长,纠结了下,还是如实道。

这种时候了,他们在瞒着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啊!

“死了吗?”冰娆无辜的眨着眼睛问道。

“……”四大总会高层沉默了下,然后才由灵师总会副会长继续道:“没死,灵魂玉简还在,但人却失踪了!”

这事,在四大总会中是秘密,也只有他们这些高层知道,现在他们愿意告知冰娆,也是想让冰娆相信他们四大总会的诚意,他们做出的承诺是绝对有效的!毕竟,天河山的四大总会,有着其他各界四大总会所不具有的特权!

听完这话,冰娆暗自思忖,怪不得一直没见四大总会的会长露面,原来是失踪了!

冰娆有些好奇那四位的失踪,但这毕竟涉及到四大总会内部的秘密,所以,她还真不太好开口询问,更主要的是,就算她问了,人家也未必肯说啊!

冰娆也不是个喜欢刨根问底、惹人讨厌的人,明确表示自己了解后,她便道:“既然四大总会如此有诚意,那我自当竭尽全力保证天河山不夜城的安全!”

“谢冰娆小姐相助!”见冰娆终于松了口,四大总会的高层们终于放心了!

“先别谢太早,咱们先小人后君子,所以,你们四大总会的副会长们就代表各自总会发个誓言吧!不然,有朝一日我去了其他各界想找四大总会帮忙时,万一他们不认帐怎么办?”冰娆有些担心道。

早猜道冰娆会如此要求的四大总会副会长们,对此也毫无疑议,毕竟,这都是应该的嘛!

痛快的发完誓言,规则也成功降临后,冰娆便从坐位上站起来,离开前,她又问:“你们对万龙、万凤两大学院有兴趣吗?”

“有!有的!等打退了赫连等家族,我们愿意与冰娆小姐一起前往万龙、万凤两大学院,夺取他们的所有权!”四大总会高层们连忙点头道。

“没必要那么麻烦,现在那两所学院应该已经属于赫连家族了,因此,只要灭掉了赫连、范家、徐家和钟家,万龙、万凤两大学院自然成了无主之物,到时利益咱们随便分分就好!”冰娆笑眯眯道。

“灭掉?”听到关键字,灵师总会副会长诧异道。

“当然要灭掉!不然,你们还想留着他们卷土重来?要知道,我可是准备离开流云大陆了,到时,你们该向谁求助呢?”冰娆云淡风轻的道。

“冰娆小姐要离开流云大陆?”又听到重大消息的四大总会高层们,各个大惊失色!

他们在流云大陆上生活好几十年了,都没想过要离开,冰娆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就已经有离开的打算了?

难道说,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不成?

看看冰娆的年龄,在看看自己等人,他们顿时感觉秋风瑟瑟,一股萧条凄凉之感扑面而来!

相较之下,冰娆是那样的有活力,而他们,已经老的发福了啊!

“当然要离开!人往高处走,不离开难道要在流云大陆混一辈子吗?这个世界太小,可不够我发挥的!”冰娆淡笑着解释。

这意思可不可以理解为,冰娆觉得自己祸害流云大陆已经够了,要去祸害其他大陆了啊?

在场的高层们,心里暗搓搓的腹腓着,同时对于冰娆的勇气也佩服不已。

要知道,他们曾经也是有机会离开流云大陆的,可最终,他们却选择了留下来!不是因为他们舍不得流云大陆,而是因为他们没有出去冒险的勇气啊!

勇气这东西,都是天生的,后天很难培养出来啊!呜呜…

虽然对于冰娆的天不怕、地不怕有些羡慕嫉妒恨,但他们也知道这个时候啥才是大事,因而,只惆怅了会儿,他们就跟着冰娆、沧陌染前往了城门口。

城门口的防御大阵,此时已经黯淡了近一半。

对方的解阵之人虽然精通阵法,但这天河山不夜城的防御大阵显然非同一般,因而他解起阵来也费了不少周折。

看到这情形,冰娆直接来到天河山不夜城的防御大阵阵眼处,仔细观察了会儿,她才转头对四大总会高层们道:“有没有极品晶石,拿来些。”

“有,有!冰娆小姐还懂得阵法?”灵师总会副会长相当诧异的问道,内心更是震惊不已,这冰娆,还有什么是她不会的吗?

对了,没看到过她炼器!

“略知一二!”冰娆有些不好意思道,阵法啥的,她也好久没练习过了,但前世,她对阵法还算精通,有前世的底子在,相信补救个即将被破的防御大阵也不算啥难事!

听冰娆说略知一二,四大总会高层们顿时都有些兴奋,这小丫头的话向来谦虚,她既然说了略知一二,那必须是精通滴!对此,在场的高层们都相当有信心!

看出他们想法的冰娆,对此只能表示,看运气吧!她会全力以赴哒!毕竟,盟友可不是白当的,四大总会的血也不会白出啊!

等到四大总会的几位长老小跑着拿来了极品晶石并交给冰娆后,在场高层们的眼睛便在也没离开过冰娆纤细白嫩的手指头。

拿来的极品晶石,清一色的水属性,那淡蓝的色彩在冰娆白皙的指尖上更显得美丽异常。

而后,冰娆那美丽的双手,便在天河山不夜城的防御大阵中上下飞舞,有如淡蓝的精灵般,所到之处都重新点亮了每一处角落!

见到原本黯淡下去的阵法一点点的点燃绽放光芒,四大总会的高层们顿时兴奋了,更主要的是,他们能明显感觉到天河山不夜城的防御正在逐步强化中!

好啊!真是太好了!

他们是高兴了,可正在破解天河山防御大阵的人却郁闷至极。

好不容易解开了近一半的防御大阵,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中,而且其恢复速度明显超过了他解阵的速度,如此下去,他这阵法还解得开吗?

更有甚者,重新恢复运转的阵法,也比之前强大了许多,这样的事实,简直让破阵之人大为恼火,破阵之人气得也险些吐血!

谁?

是谁在给他捣乱?

感觉到破阵之人的烦燥,赫连家族的一位长老小心翼翼的走过来问道:“老祖宗,这阵法出了什么问题吗?”

“有人在跟我作对,我破阵,他就护阵!”解阵之人抓狂道。

“呃!没听说天河山有精通阵法之人啊!”赫连家族的这位长老不解道。

“看样子你们对天河山的了解也不够充份啊!”破阵之人火大吼道,原本,还以为天河山唾手可得,现在看来,他们想夺取天河山的资源,只怕不会那么容易啊!

“在拿点极品晶石来!”想了想,破阵之人吩咐着。

“老祖宗,极品晶石已经不多了!”赫连家族长老苦着脸道。

“那也去拿!废什么话?”破阵之人已经没了耐心,眼看着面前闪烁的防御阵法马上就要恢复原状了,他能不着急?

而且,无论是破阵还是布阵,晶石的品质都至关重要!否则,一但对方的晶石品质高过他们的,那对他们来说将非常不利!

再者,赫连家这位精通阵法的老祖宗也不太清楚对方护阵之人的实力,但能在短短时间恢复防御大阵的运转,只怕对方对阵法的精通不在他之下,如此,他更不敢掉以轻心了!

等赫连家族长老拿来了全部仅有的极品晶石,并一脸肉疼的将晶石交给自家老祖宗后,那位长老便躲到边上画圈圈去了。

呜呜…极品晶石啊!就这样离他们赫连家而去了!

就这些好不容易才攒下的极品晶石,还是万龙、万凤两大学院院长的孝敬呢!原因很简单,他们家族的所有晶石,都被冰娆那个恶魔给弄去了啊!

不过,好在打劫完天河山不夜城就要轮到冰娆等人了,所以这位赫连长老还颇感心安,现在,他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冰娆等人倒霉了,谁让两家的梁子结的太大了呢!

正想着,赫连家族长老便听到正在破阵的老祖宗大声道:“该死,晶石不够了,再去拿点来!”

听到老祖宗这话,赫连家长老连忙跑了过去道:“老祖宗,极品晶石已经没有了啊!”

“去想办法,我不管你是抢、是借、是挖,总之,快去给我弄来!”破阵的老祖宗急切道,此时,他原本如常的脸上显出了一丝苍白,刚说完,他又猛的喷了一口老血出来。

赫连家族长老见状,登时吓得双腿发软,并连忙冲上前去扶住自家破阵的老祖宗,一脸担心的大叫道:“老祖宗,您没事吧?”

“暂时的还死不了,快去找极品晶石!”破阵之人抹掉嘴角的血液,提醒着。如果没有极品晶石,他可就要输了啊!

城里的那位阵法高手,果然是他的劲敌啊!

破阵之人对冰娆心存忌惮了,而正在天河山不夜城中修补防御阵法的冰娆,同样感觉到了不轻松。

外面破阵那人对阵法的精通绝不在自己之下,她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强将阵法修补得几近完整,可即便这样,她也不敢掉以轻心。

转头,冰娆再对四大总会的高层们吩咐:“极品晶石不够用,在去拿点!”

听了冰娆的话,四大总会的高层们忍不住瀑布汗了,照冰娆这消耗极品晶石的速度,他们四大总会纵然在会敛财,只怕用不了多久也要破产了啊!

但他们也深知冰娆急需极品晶石来稳定防御大阵,所以丝毫不敢怠慢就赶忙派几位长老回去取极品晶石。

现在,四大总会还敢说一句,要别的他们不多,但钱有都是!

可这次赫连等家族的攻城结束之后,他们就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底气这样说了,呜呜…

今天,他们总算见识到了啥叫花钱如流水!

阵法啊!就是个坑钱的东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