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五十九章 别怕,你回不去了!

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三名黑衣人,在冰娆、冰溪以及兽兽们的轮番攻击下,已经渐渐感觉到了分身乏术,对此,三人好想骂天!

丫的!这是怎么个情况?

他们的对手,不是低级位面流云大陆上的两个小家伙吗?啥时蹦进来这么多的九级灵兽?

虽然说,九级灵兽在他们上界并不是什么实力强悍的存在,但在这一界,却是无敌的啊!

再者,他们现在身处流云大陆位面,自身实力都受到了压制,根本人就发挥不出原本实力,这也是颇令他们感觉郁闷的主要原因!

短短时间的纠缠,三人被弄得全都筋疲力尽、体力不支了,而冰娆、冰溪以及众兽兽越依然轻松应敌!

其实,冰娆根本没把这三人当成生死大敌,按照星儿的想法,这三个家伙在流云大陆所发挥的实力最多就是灵尊,收拾三个灵尊,还不是轻轻松松吗?

说白了,他们家的兽,一兽一脚就能把这三个家伙踹进虚妄之海!

而事实果然如星儿所料,兽兽们也不恋战,真的一兽踹了三人一脚,踹完,它们就走人,再换其它的兽上阵!

这样周而复始,没过多久,三人就狼狈至极,气喘吁吁!

更主要的是,他们气啊!

虽然在上界,他们的实力算不上多强,可至少比眼前这些低级位面上的人或兽实力要强上许多啊!

但虎落平阳被犬欺,现在的他们,根本就是在被这些人或兽耍着玩啊!

三名愤怒的黑衣人,特别想爆发,可惜,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出手,其中一人就被一条黑蟒给活生生绞断了全身肋骨,气绝身亡!

看到同伴就这样死掉,余下的两人简直都要气炸了肺!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又一名黑衣人被兽撞飞了出去,尔后,数十只兽兽们集体追着被撞飞的黑衣人跑了出去。

“啊!啊!”几声惨叫过后,再也没了声音。

之后,追出去的兽兽们再次回到了书房,而那名黑衣人则再也没有出现过。

余下的最后一名黑衣人见状,心里的承受能力已然降至最低点,小脸白了白,他转头怒问白胡子老头:“沧源,你这个不孝子孙,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兽兽杀光咱们沧家的人吗?”

“这些兽兽,不归我控制,所以,实在抱歉,我帮不了你!”白胡子老头一脸歉意道。

这个时候冰娆才知道,原来这老家伙叫沧源啊!

“嗯,这些兽兽都听我的!”仿佛为了证明白胡子老头的话,冰娆还点头表了下态!

“该死的,你不是沧家的媳妇吗?怎么可以纵兽行凶?”听完冰娆的话,黑衣人怒声斥责!

“我高兴,不行啊?还沧家的媳妇?我这个沧家的媳妇,沧云的皇后都快被你们少主弄去当小妾了,难道我还不能报复报复,发泄下心里的愤怒?”冰娆云淡风轻的笑着道。

“哼!少主看上你,那是你的荣幸!”黑衣人瞪着冰娆吼道。

“是吗?可惜本后不稀罕这样的荣幸,所以这荣幸还是让他给别人吧!不过,我相信他以后也没机会在碰女人了…”冰娆的话语焉不详,听得那唯一的黑衣人莫名其妙。

白胡子老头、沧云大长老以及在场的大臣、部分皇室中人却全都听得眼皮子一颤,心头狂跳,这、这是要下狠手了吗?

“啊!”

果然,紧随其后响起的是一声惨叫,接着,众人就看到一只火红的大螃蟹一只钳子里夹了一个血淋淋的黑色物体,顿时,众人一个哆嗦,这、这就成太监了?

再看俊美男子下半身一片红色,他们已经确认,确实是太监了!

狠!真是够狠的啊!

不约而同的又往后退了几步,在场围观的众人情不自禁的夹紧双腿,这下半身传来的凉意可怎么破?

呜呜…这只螃蟹实在是太恐怖、太吓人了!

很快,某红色大螃蟹又将钳子中的物体往外一丢,啪的一声响,那血淋淋的物体直接砸到了黑衣人的脸上,然后垂直下落…

呃…围观众人见到某物体在黑衣人脸上留下了一个血印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被那东西砸重,这、这真是…

黑衣人一开始的时候,还没看出那是个什么东西,可当那东西砸到脸上,一股奇异的问道传入他鼻端,并掉落在自己面前后,他才确认了那物体的品种!

尼玛!这不是那啥吗?

还是少主的那啥!

想到这儿,黑衣人顿时大惊失色,少主的那啥被夹掉了?

我的天!这可怎么办?

这个时候,黑衣人已然顾不得被那不雅之物砸脸的愤怒了,他满心想着的都是,少主成了废人,回上界后他该怎么向家族交待啊?

这些可怕的事情,让黑衣人小脸更加煞白,他保护少主不力,家主会放过他吗?

看出黑衣人的想法,冰娆善良安抚着:“别怕,你回不去了!”

闻言,黑衣人直瞪眼,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等等!

你回不去了?这意思是要杀掉他?

“你想杀掉我?”想着同时,黑衣人已经问了出来。

“杀不杀的,得看你识不识相了!”冰娆笑眯眯道,转头,又看了眼一直被沧陌染掐着脖子的俊美男子!

真是个可怜的家伙,被青云夹掉某处后,就晕过去了!可即便这样,沧陌染也没打算放过他!

“你们如此对待少主,他不会放过你!”黑衣人急速思考自己逃生机率的同时,并说道。

“没关系,他没机会不放过我们了!”冰娆自信满满道。

黑衣人心头微震,他算是听明白了,眼前的小丫头是打算连少主一起干掉了,至于他是死是活,还得看他是否识相!

这样的事实,简直令黑衣人郁闷到不行!

因为,虎落平阳的感觉真心遭透了!

怎么办?降还是不降?

面对内心无比纠结的黑衣人,冰娆也不急着催促,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等待着他做出决定。

之所以要留下一个人,也是为了不久后前住上界做准备嘛!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思考中的黑衣人额上都沁出了冷汗,因为他震惊的发现,围在自己身旁的兽越来越多了!有许多兽,还对他流出了口水!

呜呜…他不想成为兽兽的食物啊!

“我、我愿意投降!”良久,黑衣人终于决定好了!

冰娆满意点头,很好,她喜欢识相的人!

“现在,为了表示你的诚意,去把你们家这好色无能的少主咔嚓掉吧!”冰娆淡淡的吩咐着。

黑衣人点头,虽然即将亲手杀掉服侍多年少主的事实令他有些郁闷,但他也心知肚明,这是眼前小丫头不信任他啊!

为了证明自己的诚意,他只能对不起少主了!

好在这位少主平时对他不算很好,所以,他倒也没什么内疚的感觉。

走上前,黑衣人从沧陌染手中接过俊美男子,手中慢慢凝聚灵力,然后他一掌打上了昏迷着的俊美男子胸口…

突如其来的撞击,令俊美男子微微转醒,当看到打他的是眼前的黑衣人时,俊美男子不敢置信的指着黑衣人,“你、你背叛我!”

说完,一口鲜血自俊美男子口中喷出,随即,俊美男子气绝身亡。

将俊美男子丢到地上,黑衣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冰娆,这回,可以证明他的诚意了吧?

他们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啊!

冰娆点点头,对黑衣人的果断表示相当满意,但随后,她又道:“你还得发个誓,如果背叛,将生生世世不能人道!”

“……”黑衣人听完这话有些傻眼,不能人道?还生生世世?

我去!你要不要这么狠啊?

在场的其他人听了冰娆的要求,也都忍不住嘴角抽抽,特别是沧云大长老,相当同情眼前的黑衣人。

话说,想当初冰娆小丫头让冰家那个家伙发誓的时候只是说背叛不能人道,但眼前这位,可是生生世世啊!

想到这儿,大长老都有些醉了!

不能人道啥的,对于任何一位雄性来说,都比杀了他们还要让人难以忍受啊!

瞧,这位黑衣的可怜家伙,不就半晌都没回过神嘛!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衣人终于察觉到在场众人同情的眸光了,顿时,他嘴角也情不自禁的抽了几下,并不由得抹了把额上冷汗,还幽怨的看着冰娆,仿佛在说,你一个女孩子,张口闭口的让男人不能人道,这样真的好吗?

还有沧陌染,娶了个这样狠毒的女人,难道就不害怕?

沧陌染当然不害怕啊!

有啥可怕的?

在他眼中,只有对不起媳妇的人才该害怕,他又不会对不起媳妇,所以,他真心不怕!

想着,沧陌染眼一瞪吼道:“你到底发不发誓?”

“……”郁闷的黑衣人总算明白了,啥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瞧瞧这对夫妻,行事手段还真是像啊!

被逼无奈的黑衣人,只能老老实实的发誓了!

当誓言结束,规则降临后,黑衣人总算松了一口气,这下子,他们可真是一条藤上的蚂蚱了!

接着,黑衣人又轻瞥了眼地上俊美男子的尸体,正想本能的处理掉,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一簇黑色小火苗从沧陌染手心飘了出来来,唰的一下,俊美男子已经化成了灰!

不!准确的说,地上干净的连点灰烬都看不到,他们沧家前少主,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毫无痕迹。

将俊美男子毁尸灭迹后,幽冥神火又特意围着黑衣人转了一圈,顿时吓得黑衣人不由得颤抖起来,妈呀!这是什么火焰,咋这么可怕?

而且,那火焰围着自己转的时候,明显是把自己当成可以下手的猎物了!

“嘿嘿!身体很强壮嘛!”突然,一道猥琐声音响起。

黑衣人大惊失色,谁?是谁在说话?

“往哪看呢?我就在你眼前!”看到黑衣人四处寻找着说话的可疑物体,幽冥神火略带不悦的提醒着,丫的,敢无视本大爷,真的好想烧掉啊!

“呃!是你在说话?”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闪烁的黑色小火苗,黑衣人小声问。

“废话!不是本大爷还能是谁啊!”幽冥神火恼道。

“……”

会说话的火…黑衣人明显有些接受无能!

想他活了这么些年,还是头一次见到会说话,还自称本大爷的火焰,这火焰也不是正常的红色,而是阴沉的黑色!

黑色的火焰,十分少见…

“唉!原来是个傻的!”盯着眼前黑衣人看了许久,最后,幽冥神火下了结论,接着,它又转头对沧陌染道:“主人,你真的要收这个傻子当小弟啊?他行嘛?”

做为正被一簇小火苗评头论足的当事人,黑衣人表示自己并不傻,只是太过震惊了!更主要的是,他人也杀了,誓言也发了,一切都做完了嫌弃上他了,这样卸磨杀驴的行为真的好吗?

要知道,现在大家都在一条藤上了,如果这事曝光出去,上界的沧家可不会放过他们其中任何一个,所以,事已至此,想不一起混都不行了!

求收留啊!

黑衣人哀求的看着冰娆,眼中红果果的表达着自己的想法。

冰娆见状忍不住噗哧一笑道:“好了,小幽幽在逗你玩呢!现在,介绍下你的情况吧!咱们也好互相认识下!”

“我叫沧海,位居沧家长老之位,不过,我的地位在长老中并不高,属于挂车尾那类的!”黑衣人佯装淡定的介绍着自己。

冰娆则诧异的看着黑衣人,待对方自我介绍完,她才好奇问道:“既然你是沧家长老,咋穿得跟个暗卫似的?莫非你想改行?”

“……”黑衣人沧海表示很无奈,他不是暗卫,也没有改行的打算。

“这是前少主的喜好,我既然奉命保护他,只能按照他的命令来扫行!”沧海纠结了会儿,才道。

“你的地位果然不高啊!还得听个少主的!要知道,少主少主,既然只是少主,那么随时都有可能被换下啊!可你呢!居然还得按照他的喜好来打扮自己。唉!看看你,在看看咱们沧云的长老们,那地位叫一个高,我家男人都得听他们的话呢!不然,随时都会被弹劾下台哟!”冰娆同情的看着沧海道,说着的同时,还不忘黑沧云国的长老们一把。

她这话,吓得在场长老大气都不敢喘了,另外,长老们更觉得无比冤枉。

他们家的陛下,啥时听过他们话了?

他们又啥时弹劾过陛下了?

污蔑!这绝对是污蔑!

但在场长老们胆子太小,根本不敢反驳冰娆的话,只能满脸无辜的求助沧云大长老以及白胡子老头给他们平反昭雪!

而作为众长老的头,沧云大长老也倍感憋屈。

话说,一直以来都是沧陌染和冰娆小丫头在欺负他们吧?他们啥时做过太过份的事啊?他们有机会吗?

以前或许还有一星半点的机会,可现在有吗?有吗?

他成天跟个狗腿似的为陛下和小丫头忙前忙后,没功劳也有苦劳吧?

可他都做到这样了,小丫头咋还不满意呢?

呜呜…

沧云大长老哽咽着道:“小丫头,你想我们咋做,你说,只要你说,我们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嗯嗯!”众长老们齐齐点头,并满脸期待的看着冰娆,说吧!说个方案出来,他们照做还不行嘛?

接收到众长老们殷殷期盼的眸光,冰娆淡定的用眼神回道,我只是随便说说,不要当真嘛!

不当真,可能吗?

沧云大长老委屈的看着冰娆,小丫头,不带这样玩人的啊!

沧海面对沧云众长老和冰娆之间的互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貌似比眼前小丫头说的好啊!

一时间,沧海感觉到了迷惘。

“曾经沧海难为水啊!”突然,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响了起来,沧海满脸黑线的朝着声音方向望去,却看到了一个小奶娃,顿时,他有些瀑布汗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说的是他?

“你是不是受过什么感情上的创伤?不然怎么会叫沧海呢?”星儿十分好奇的问道,一双灿烂的星眸更是眨都不眨的看着沧海,貌似在等他答疑。

沧海默了默,才摇头道:“没有,名字是父亲起的。”

“哦!那就是你父亲曾经沧海过!”星儿确信道。

沧海闻言有些无措,这样的逻辑从何而来?

可惜,沧海永远没办法知道了,因为星儿说完,就自顾自的走出了书房。

两天后,沧海跟冰娆等人已经熟悉了起来。

熟悉后,他忍不住问冰娆:“沧云国的长老们,真的为难过陛下吗?”

“当然,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他们可没那个胆子!”冰娆笑眯眯道。

沧海了解的点头,如果现在那些长老们还有那个胆子,沧云国上下就绝不会是此时这样一种状态!

可见,此刻的沧云国,已经完全在这对小夫妻的掌握之中了!

唔!跟着这样的主人,应该会比较有前途吧?

可以说,自从沧海发完了誓言,就已经自动将冰娆和沧陌染当成了主人!

而冰娆对于沧海的表现也十分满意,看着就是个会来事的人啊!

“老大,我来了!”就在冰娆和沧海闲聊的时候,一道兴奋的声音乍然响起。

冰娆都无需回头,就知道是冰激凌来了。

“你们认识下吧!他是冰激凌,我的小弟,同你一样来自于上界!”冰娆淡笑着对沧海道。

“老大,我叫冰凌,不叫冰激凌!”冰凌无奈的纠正着。

“可我觉得冰激凌更好听啊!”冰娆笑眯眯道。

“……”好吧!那就这样叫吧!老大高兴就好啊!

这样想完,冰凌就不在烦恼,然后看着沧海兴奋道:“沧海大哥,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冰家冰凌!”

“你好。”沧海无语的看了眼冰娆,才笑着对冰凌点头道。

对于冰凌,沧海还是相当有好感的,谁让两人同病相怜呢!

稍后,两人聊了会儿。

当冰凌听说沧海的誓言是若背叛,生生世世不能人道后,惊得瞪大了眼睛,生生世世?如此看来,冰娆老大对他还是相当厚道的啊!至少,没诅咒他生生世世啊!

“怎么,你的誓言不是这样的吗?”感觉到冰凌的不对劲后,沧海忍不住问。

“是、是这样的!”冰凌硬着头皮回道,只不过,他不是生生世世不能人道啊!

“小兄弟,以后多照顾大哥啊!”确认过后,沧海一副找到知心朋友的表情道。

“一定,一定!以后也请大哥多多照顾!”冰凌客气的回着。

就这样,两人成了忘年交的好兄弟!

冰娆见这两人相处的不错,便将他们丢在了沧云皇宫,自己则和沧陌染一起去了天河山不夜城!

去天河山不夜城的主要目的,是要找四大总会商量事情。

之前闭关的时候,与天河山不夜城的交流都由紫冥负责,紫冥相当能干,不仅成功与天河山做了好几桩丹药生意,甚至还与四大公会联手修理了万龙、万凤两大学院,现在,曾经在流云大陆上最久负盛名的两所学院,已经臭名远播,成了流云大陆上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而两大学院的学生,也纷纷退学,两大学院,差不多成了一个空壳子。

至于两大学院的院长,则不知所踪。

而在两大学院没落后,也没有人继续关注他们了,不过,冰娆和沧陌染此次前往天河山不夜城,却是与万龙、万凤学院有点关系。

知道冰娆和沧陌染来了,四大总会的高层悉数出动前往城门口迎接。

当冰娆和沧陌染到了天河山城门口后,看到眼前盛况,都不禁感觉到震惊,这是在干嘛?

要不要这么大的阵仗啊?

“冰娆小姐,欢迎、欢迎啊!”冰娆和沧陌染刚刚下了飞行兽,灵师总会的副会长就小跑着奔了过来。

灵师总会的这位副会长,个子不算太高,身体还有些圆,因此走起路来就好像一个球般,看的冰娆胆战心惊。

这货不能慢点吗?可别滚到地上啊!

正想着,不知道哪里来的一块石头直接绊倒了他,然后,他直接滚到了冰娆脚边停了下来。

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站着,灵师总会的副会长小脸涨得通红,并结巴着道:“冰、冰娆小姐,见笑了!”

“没事,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嘛!”冰娆淡定的安慰着。

灵师总会副会长则郁闷的想,那他倒底是算失手还是失蹄呢?

“冰娆小姐,咱们这么久没见,可得好好叙叙旧啊!”抹了把额上冷汗,灵师总会副会长决定越过这一段,直接套近乎。

“你要我和媳妇叙旧?你们有什么旧?”听了灵师总会副会长的话,沧陌染有些不高兴了!可别又是个打他媳妇主意的人呐!

“呃!我们以前不是有过数面之缘嘛!青云榜结束后,冰娆小姐又闭了关,老夫甚为相念,所以…”灵师总会副会长斟酌着道,可刚说一半,就让横眉冷对的沧陌染给打断了。

只听沧陌染满脸不悦的眯着星眸道:“你对我媳妇甚为想念?”

“呃!是啊!”灵师总会副会长诚实道,他确实挺想这小丫头的,主要是冰娆给他印象太深刻了啊!让他想忘都忘不掉!当然,他也蛮想念沧陌染等人的,可以说,冰娆身边的这些人,都是些妖孽变态,让人想忘掉都难啊!

可惜,他这一番友好的话语并没能及时说出口,愤怒的沧陌染已经一把拎起圆球一样的副会长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并恶狠狠道:“谁允许你想念我媳妇的?那是我媳妇,懂不?只能属于我一人!敢打我家媳妇主意的人,下场都只有死!”

“呃!沧云陛下,您误会了!”灵师总会副会长一听,连忙解释。

“误会?是不是你自己说的,对我媳妇甚至为想念?”沧陌染没好气道。

“那个啥…我是蛮想念冰娆小姐的,可我也想你啊!”见让沧陌染误会了,灵师总会副会长略带急切道。

“想我?你难道还是个男女通吃的变态?”沧陌染狐疑着,脸上慢慢染上一抹嫌弃之色。

“冰娆小姐,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沧陌染的话彻底把灵师总会副会长给弄郁闷了,无奈,他只能向冰娆求助。

冰娆强忍笑意点头,她明白,她当然明白,是自家男人太过紧张了啊!

“放开他吧!他没打我的主意。”轻拍了拍沧陌染的胳膊,冰娆淡笑道。

“可他说想念媳妇,这让我很不高兴!”沧陌染噘起嘴,十分不满道,这才是最让他生气的啊!

“放心,他不会在想念我了!”冰娆哄道。

“嗯嗯,我保证不会在想念冰娆小姐了!”灵师总会副会长也连忙表态道,他不敢想了啊!沧陌染这货,醋劲实在是太大了,他可不想无缘无故的弄丢了小命啊!

“记住你的话!”扑通,沧陌染把人往地上一丢,并凶狠的提醒着。

“记住了!”眼眶含泪,圆球副会长爬起来,一脸委屈道。

无妄之灾啊!呜呜…

------题外话------

呃,这几天忙装修的事儿,还要找房子搬家,事情较多,更新时间只怕无法确定了,亲们可以下午或者晚上来看,至于字数,也会尽可能万更,如果不能万更,也至少保证7000字,等忙过这一段,装修的事情步入正轨,一切就可以正常了,亲们见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