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五十八章 看上我,是你的不幸!

面对星儿的馊主意,沧云大长老也是深深的醉了。

让老祖宗管理沧云这应该没问题,可让老祖宗再生个娃儿,这难度有点大吧?先不说老祖宗多大年纪了,就老祖宗也未必愿意生啊!再者,老祖宗的直系继承人,这辈份得多高啊!

只要一想要,自己将来也要叫一个小奶娃老祖宗,他就有风中凌乱的感觉,艾玛!这感觉实在是太酸爽了啊!

看出沧云大长老的想法,星儿不以为然的坏笑着:“老来得子,这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啊!”

“……”沧云大长老很无奈,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个调调的好吗?至少,老祖宗肯定不喜欢,不然老祖宗的孩子也不会才这么几个了!

边上的冰娆听着星儿的意见,又轻瞥了眼明显有些醉的沧云大长老,说实话,这主意她也有些接受无能!更主要的是,那白胡子老头可不是一个喜好女色的人啊!

正是如此,星儿的馊主意只怕是成功不了了!不过,让那白胡子管理沧云国的想法还是很好很好滴!

那样一来,就没沧陌染啥事了啊!他们也可以跟着冰激凌一起前往上界了!毕竟,那里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宽广的舞台!流云大陆,有些小了啊!

就在冰娆思考这些的同时,外面有兽兽来报,说是齐家、连家、白家、肖家家主齐齐找上了门。

闻言,冰娆有些诧异,这个时候,这四家怎么找上门了?如果流云大陆上各大势力都有上界来人,齐家、连家、白家和肖家肯定也不会例外啊!

纳闷之余,冰娆连忙让兽兽将人请了进来。

待四人进到冰娆的小院后,便一屁股找地方坐了下来,然后一言不发的唉声叹气。

冰娆见状有些稀奇,这四位是咋的了?

虽然她和这四位了解的不深,但对这几个老头的性格她还是多有了解,知道他们并非是多愁善感的人啊!

因此,这四个老头一进来就满面愁容,这样的事实让她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咋的了,到是说啊?

等四人唉声叹气够了,才为难道:“小丫头,我们最近遇到了点难事,你帮着出出主意!”

“说!”冰娆简捷明了的道。

“上界来人的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可这次,上界要的钱实在是太狠了,我们有些接受不了啊!若是把钱全都给了他们,未来十年我们只怕要喝西北风了!”齐家家主首先道。

“还有,他们还要人,专门要十八岁到三十五岁的青壮年!如果真答应他们的条件,咱们这些家族的未来实在堪忧啊!”连家家主补充道。

“还有吗?”冰娆耐心的听他们说着。

“这、这还不够啊!如果这次真什么都给了他们,咱们四家可就全完蛋了啊!”肖家家主郁闷无比道。

“不给怎么办?谁让人家是你们祖家呢,你们敢不给?”冰娆听完,淡淡一笑道。

边上的大长老听见冰娆这样说,嘴角无意识的抽了下,这话,貌似是他说过的吧?当时冰娆根本不赞成啊!现在好了,她拿来用了!

侵权!这绝对是侵权!

有些幽怨的看着冰娆,大长老心里也颇为同情四家家主,因为他知道,如果这样的情况是无法避免的,那么他们沧云只怕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啊!

好在他家陛下较为强势,还有个唯恐天下不乱、天不怕、地不怕的皇后,所以,他是有主心骨的!

想到主心骨,沧云大长老不禁有些大惊,啥时候起,他把这两位当成主心骨了呢?仿佛只要有他们在,自己就特别心安啊!另外,越跟这两位相处久了,他就越发现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这两个小家伙啊!

内心羞涩了下,沧云大长老突然有些不自在了。

扭捏的看了眼冰娆和沧陌染,沧云大长老羞答答的转身离开了。

看到沧云大长老突如其来的反常举动,冰娆虽然有些诧异,但她却并未理会,并继续等待着眼前四位家主的下文。

四位家主听完冰娆的话,心里又郁闷了几分!

冰娆这意思,是给钱,给人?

可他们心里不情愿啊?

如果真乐意给,他们也就不会来找冰娆了啊!

“把人和钱给完他们,我们四家就毁了啊!”肖家家主哭丧着脸道。

“哦!那就不给!”冰娆认真点头道。

“不给,只怕上面不会善罢干休!”连家家主郁闷道。

“给,你们不乐意,不给,又怕上面怪罪!那你们到底想怎样?”冰娆颇感无奈的看着四家家主。

四家家主也看着冰娆道:“所以,才要你帮着出个主意。”

“我没啥好主意啊!”冰娆直截了当道,不是她不想管,而是这事管与不管,只怕都不落好啊!

“冰娆,我知道冰家上面也来人了,你给冰家钱了吗?”突然,白家家主好奇的问,瞬间,另外三家家主的注意力便全都被这话给吸引住了,并目不转睛的紧盯着冰娆看。

“我没给,你们知道我和冰家的关系并不好,他们想要啥管我屁事!”冰娆有些粗鲁道。

“那上面下来的冰家人肯善罢干休?”齐家家主不可思议道,上边来的人,向来傲慢无礼,根本不把他们流云大陆上的旁系放在眼里,所以,他不用想都知道如果冰娆不理会冰家人,上面来的那些冰家人,肯定会不依不饶,到时,没准又是一场火拼呢!

“管他们!直接杀掉就好了!”冰娆十分不以为然的道。

“……”闻言,四位家主张大嘴巴、满脸震惊的看着冰娆,杀、杀掉了吗?这果然是冰娆的性格会干出来的事情啊!

不由抹了把额上冷汗,四位家主都对冰娆的狠戾果断佩服不已,这小丫头,有她不敢做的事吗?

面对四位家主的震惊,冰娆则十分坦然,就仿佛她杀死的只是一只苍蝇似的!

任由四位家主打量许久,冰娆才笑眯眯道:“你们也可以选择杀掉他们的,就看你们有没有那个勇气了!”

“……”四位家主默了,他们要是敢,还来这里向冰娆求助干嘛啊!

“小娆儿,除了杀掉他们,还有没有其他好办法可以使得我们免去这次的麻烦呢?”不死心的齐家家主问道。

“没有,杀掉他们是最直接的办法,不然,让他们逃回上界,只怕后患无穷!”冰娆一脸慎重道。

“可…”四位家主犹疑着,他们还有些拿不定主意啊!

“如果不敢下手,那就乖乖拿钱、给人吧!”冰娆提醒着。

拿钱、给人,四位家主肯定不乐意,但杀掉上界使者,他们还有些肝颤,唉!这该如何是好呢?四人有些纠结了。

好难的选择题啊!

一个弄不好,他们四家只怕就要全军覆没了!

“小娆儿,容我们回去商量下吧!”四位家主当即站起身,对冰娆道。

“嗯,咱们是盟友,若是需要帮忙杀人的话尽管吱声!”冰娆坏笑道。

“放心,我们会的!”四位家主有些瀑布汗,这小丫头是有多暴力啊!

跟冰娆道了声谢,四位家主便转身离开。

他们走后不久,沧云大长老便满脸羞涩的走了过来。

看着冰娆,沧云大长老突然感性道:“小丫头,今天我才发现,我离不开你啊!”

“……”冰娆完全愣住了,这啥意思?她有些风中凌乱。

这老头突然变得扭捏羞涩,就是因为发现离不开她?

艾玛!这是什么画风?咋突变到这程度了呢?

“媳妇是我的!”听了沧云大长老的话,沧陌染直接暴怒!

该死的!这老头都多大年纪了?他孙子都比媳妇大上许多,还敢喜欢上自家媳妇?甚至还当众表白!这是要跟他成为情敌,想跟他抢人的意思吗?

“呃!陛下,我不是那个意思!”见沧陌染误会了自己的话,沧云大长老连忙解释。

“你不是说离不开我媳妇吗?老实交待,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媳妇的?”沧陌染怒火中烧的吼着。

“我、我也不知道啊!突然就感觉离不开了!”沧云大长老有些烦恼道,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成长的烦恼啊!

冰娆听着大长老暧昧的话语,继续风中凌乱。

话说大长老,你能不要把话说的这样不清不楚吗?

其实,她是明白大长老的意思的,可沧陌染不明白啊!

听完,沧陌染脸色就黑了,并扯着嗓子吼道:“谁允许你离不开我媳妇的?你走!现在就走!走远远的,以后在也不许见我媳妇!”

“陛下…”沧云大长老这时才反应过来,他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才使得陛下反应这么大吗?

唔!他说离不开小丫头!

抹了把额上冷汗,沧云大长老着急道:“陛下,您听我解释啊!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我不管你什么意思,反正你必须立即离开我媳妇!丫的,你个为老不尊的混蛋!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敢去喜欢我年轻貌美的媳妇!你想老牛吃嫩草,也得问我答不答应啊!”沧陌染暴跳如雷,如果眼前老头不是有些眼熟,他都想上去揍人了!

“我…”沧云大长老咽了咽口水,好嘛!陛下算是彻底把他当情敌了,甚至还说他老牛吃嫩草!

虽然说他这牛是老了点,但他绝对没胆子去啃冰娆这株小嫩草啊!

那么可怕的草,真是谁咬谁死啊!

而冰娆,听着沧陌染的话也有些无语。

听不下去的她,直接拉着沧陌染回了房间。

一进到房间,沧陌染立即撒娇般紧紧抱住冰娆,委屈道:“媳妇,那糟老头居然敢喜欢你,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他只是说离不开我,可没说喜欢我!”冰娆纠正道。

“这有啥区别吗?”沧陌染不以为然道。

“当然有区别。”冰娆点头道。

“啥区别?”沧陌染眨眨眼,不解道。在他看来,离不开就是喜欢上的意思啊!像他就离不开媳妇,因为他喜欢媳妇啊!

“离不开的情况也有可能是亲情,而并非完全是因为爱啊!大长老说的,应该是把我当亲人了,所以你不要误会他了,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我?”冰娆解释着。

“那可说不定,我媳妇如此貌美如花,不喜欢的男人眼睛才是瞎的呢!”沧陌染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道。

冰娆无奈的看着他问道:“那你是希望所有男人都喜欢上我?”

“不希望!”沧陌染诚实道。

“明白了,你是觉得世上男人的眼睛都是瞎的!”冰娆无奈笑道。

“嘿嘿!他们可以喜欢媳妇啊!但是,不能跟我抢!媳妇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沧陌染霸气十足道。

“你不觉得自己这话有些自相矛盾?”冰娆扶额问道。

“不会啊!我媳妇这般漂亮,我当然希望所有男人都会喜欢,不喜欢的眼睛肯定瞎了,但喜欢只能在心里默默喜欢,绝对不能说出来,更不能想要从我手里抢人,否则,就是我的敌人!”沧陌染双重标准道。

冰娆也真是醉了。

这货,想法正常吗?

好在冰娆还没自恋到认为所有男人都会情不自禁的爱上自己,那样也未免太…

“媳妇,我想你了!”突然,沧陌染一脸深情的开口道。

冰娆沉默了下,他们天天在一起的好不?

说完,沧陌染也不给冰娆拒绝的机会,直接覆上了冰娆粉红的小嘴,尽情的品尝着自家媳妇的甜美…

媳妇,还是自家的好啊!

等冰娆彻底清醒时,才发现自己居然又被沧陌染那妖孽给诱惑了,唉!美男害人啊!呜呜…

起身穿衣,冰娆和沧陌染离开房间去吃晚饭,谁知刚打开房间门,两人就看到沧云大长老居然一脸慌乱的站在他们房门口。

“你在这里干嘛?不是让你滚蛋了吗?”一看到沧云大长老,沧陌染立即如同护崽的母兽般,将冰娆紧紧抱在怀中,生怕眼前老头抢似的。

对此,冰娆很无奈,该说的她是说了,可惜眼前的妖孽依然任性故我啊!

沧云大长老则忍不住泪奔,陛下啊!你别防贼一般的防着咱,好不?咱对皇后真没有啥非份之想,只是单纯的离不开而已!

“陛下,老祖宗发来消息,说让我们尽快回沧云!”又深吸一口气,沧云大长老才如实汇报道。

“出什么事了?”冰娆关心问道。

“老祖宗没说。”沧云大长老诚实道。

“啥也不说回去干嘛?告诉那老头,我们忙着呢,没空回去!”沧陌染十分不以为然道。

沧云大长老听着沧陌染如此不负责任的话,都想给他跪了,陛下啊!您忙啥了?成天跟在媳妇屁股后面的男人,也好意思说自己忙着?

在大长老看来,他家陛下所谓的忙,就是跟小兽一般守着自己的肉骨头呢!

“若我猜的没错,应该是为了上界来人的事情,不如咱们回去看看吧!不然那老头把咱们的钱都给了上界的人,咱们以后就得喝西北风了!”冰娆想了想道。

“那可不行!媳妇,咱们快回去,把那些人也咔嚓掉吧!”沧陌染一听以后有可能会饿到媳妇了,立马不干了,并迫不急待的就想回沧云去。

沧云大长老听着沧陌染的话,深深的醉了。

陛下啊!沧家上边来的人得多倒霉,都还没见过你的面,就要被你给咔嚓掉了?

不得不说,这对小夫妻的行事风格都异常相似,那就是对于麻烦,都要尽早的扼杀在摇篮中,绝不姑息,如此,谁惹了他们真是谁倒霉啊!

不过这个时候,沧云大长老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夹起尾巴做人的,谁让他之前说错了话,惹得陛下不高兴了呢!

不想被陛下嫌弃的沧云大长老,嘴上虽然没说啥,但心里对于陛下的想法还是颇为赞同的,实在不行,还是杀了吧!

同时,大长老也为自己的想法抹了把冷汗,他现在是有多暴力,才会动不动就想把人给咔嚓掉啊?而且,他想要咔嚓的人,居然还是沧家上界的人…

不知道他这算不算是背叛家族呢?

沧云大长老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同时也忍不住替沧家来人默哀了三分钟,可怜的沧家人,但愿你们识趣的别惹恼了他家陛下和皇后,不然,那两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可就要成为你们的催命符了!

很快,沧陌染一行人便打道回了沧云。

等到了皇宫,冰娆等人却发现皇宫内一片寂静,一问侍卫才知道,原来大臣和部分重要的皇室成员都在御书房中呢!

此刻,御书房内站满了大臣们以及部分皇室成员,白胡子老头也赫然在例,而上首,则坐着一名身穿明皇华服、年轻俊美的男子。

那男子,一身的贵气,此时正趾高气昂的在给白胡子老头等人训话,还一脸嫌弃的对书房内的摆设评头论足,最后,俊美男子问白胡子老头:“沧陌染怎么还没回来?他这是无视本少主的存在吗?”

白胡子老头沉默望天,反正他是通知完了,染儿不回来他也没办法啊!不过,他有些同情的看了眼俊美男子,暗道,趁染儿还没回来,你就多得瑟会儿吧!不然,染儿真回来了你可就没机会了!

“无视你存在怎么了?”突然,一道冷冰的声音自书房外响起,听到这声音,白胡子老头顿时心头暗喜,染儿回来了啊!

随后,白胡子老头就看到沧陌染、冰娆、冰溪以及大长老四人一起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冰娆后,白胡子老头不禁皱了皱眉头,又频频给冰娆使眼色,冰娆不明所以,只能和不断给她抛媚眼的白胡子老头大眼瞪小眼!

白胡子老头看到冰娆也来了,心里这个着急啊!

书房王座上坐着的那位,是个好色鬼啊!

自从他来的这段时间,皇宫里的宫女基本都未能幸免,如果让这货看到冰娆小丫头,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可那小丫头偏偏没明白他的意思,这简直让白胡子老头急到不行!

哎呀呀!快离开书房啊!别让上首那家伙发现了啊!

可惜,任白胡子老头如何心急如焚,冰娆就是没明白他的意思,不仅冰娆没能明白,看到跟冰娆不停眨眼睛的老祖宗的举动,沧云大长老都被弄糊涂了,老祖宗这是在做啥?

“你就是沧陌染?”听到沧陌染嚣张话语的俊美男子,微愣过后才略带挑剔的打量着沧陌染道。

“是又如何?”沧陌染淡淡道。

“是的话,我正好有话要和你说!”俊美男子强忍怒气道,看在对方是沧云国一国之君的面子上,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客气了,因此也特别希望沧陌染能识相,否则,真惹恼了他,他们谁也别想落好!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吧!”沧陌染有些粗鲁道。

“你…”俊美男子险些抓狂,这家伙真是沧云的一国之君?这么粗鲁的一个人,能管理好沧云?

看着沧陌染,俊美男子都有些嫉妒了。

虽然说,他是上界沧家的少主,但因为家主还活蹦乱跳的,因而他手中权利并不多,另外,他盼着能接任家主的位置都不知道盼了多少年了,可盼星星、盼月亮,家主就是不挂啊!如此,他也只能当一位少主!

可沧陌染呢?

年纪比他轻很多也就罢了,还早早就掌了权…这样的人生赢家,没有谁会不嫉妒吧?

更主要的是,俊美男子觉得自己已经够狂妄的了,可眼前的沧陌染显然比他还要狂啊!

沧陌染凭什么啊?

哪来的如此底气?

俊美男子真心想不明白,沧陌染则没什么耐心道:“你到底有没有屁要放?没有的话,我们可走了!”

“身为一国之君,你非得把屁字挂在嘴上吗?”强忍怒气,俊美男子无语道。

“怎么,难道你不放屁?”沧陌染挑眉反问。

俊美男子一噎,他当然也放屁,可自认良好的教养却不会让他随时把屁放到嘴上说着,那真是太没素质了!

可沧陌染根本不在意什么素质,他只是看不得有人在自己面前得瑟罢了!

切!有什么啊!不就是上界来的一个小喽罗嘛!

“沧陌染,我不是来和你打嘴仗的!我来流云大陆,自然是有要事!”半晌,气得火三丈的俊美男子,才扯着嗓子吼道。

“我说了,让你快点放屁啊!你听不明白?”沧陌染略带同情的轻瞥了眼俊杰美男子,淡淡道。

俊美男子做了一个深呼吸,并在内心不停的安抚自己,不气!不要气!不要和一个粗鲁的野蛮人一般见识,这会降低他的档次啊!

如此自我安慰之后,俊美男子才道:“我来自上界!这次,主要是奉命来收取你们沧云国的管理费,以及带些族人前往上界的!”

“是来要人,要钱的?”沧陌染直白的问道。

“是的!”俊美男子只能点头承认,确实是这么回事啊!只是沧陌染说的也太直接了点,让人有些接受无良。

“要钱,没有!要人,也没有!”随后,沧陌染又很直接的道。

“什么?”俊美男子觉得自己肯定是出现了幻觉,不然为何他听到了没有这两个字呢?这太不正常了啊!

“我说,要钱,没有!要人,也没有!”沧陌染重复着,脸上还尽是鄙视,对方年纪看着也不算太大啊!咋就聋了呢?

“你!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这次,俊美男子确认自己听清楚了,对方说的真是没有这两个字啊!

“笑话,你会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沧陌染不答反问道。

俊美男子有些想吐血了,他问的不是这个意思好不?他的意思是,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居然敢拒绝他,知不知道他是谁啊!

他可是上界派来的使者!

沧陌染敢这样跟他说话,想好要承担的后果了吗?

转头,俊美男子看着白胡子老头,满脸不悦道:“这就是你们沧云国的陛下?”

“是的!”白胡子老头点头道。

“你看到他怎么和我说话了吗?真是岂有此理!我可是上界沧家派来的使者!而他,只不过是沧家的一个旁系,居然敢如此对我?你究竟是怎么教育后代的?”俊美男子直接朝白胡子老头发火道。

白胡子老头任由对方发飙,自己却是一言不发的低头看着面前的地板,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呀?

沧陌染是他的后代又如何?关键是人家得承认啊!

而自己这一直系老祖宗至今都未能得到沧陌染的认可,你一个血脉关系远到都可以忽略不计的外人又能如何?就算你是上界沧家直系又如何?就算你是上界沧家派来的使者又如何?

没听说过,现官不如现管吗?

这里是流云大陆,想逞威风回你的上界去啊!

白胡子老头内心不停的腹腓,虽然他对上界的沧家是有些忌惮的,但在关键时刻,他自然是要站在自家后代这边,毕竟,谁远谁近,上界沧家对他们又是何种态度,他一清二楚!

以前,只是没办法,不得不给!

现在,自己的后代中好不容易出了沧陌染这么一个任性妄为、啥都不怕的妖孽,他当然得强烈表示支持了。

更主要的是,他已经从沧云大长老口中知道,冰娆已经杀死了冰家上界来的两个人,只留下了一个独苗,现在那位还认了冰娆当老大…

一个小丫头都敢做的事情,没道理他们沧云不敢啊!

说来,也是这几天白胡子老头被眼前的俊美男子给逼得快要抓狂了,不然,他还真没想过把上界来的使者如何呢!

现在嘛,他决定睁一眼闭一眼,沧陌染身为沧云一国之君,又是流云大陆上沧家家主,自然是最大的那一个,而他,当然是听家主的啊!

所以,白胡子老头开始装柔弱,装窝囊,并一副任凭你说啥,咱就是万事不理的态度。

俊美男子见状差点气吐了血,怒瞪着白胡子老头许久,他才又转头对沧陌染吼道:“沧陌染,我不管那么多,反正三天内,你必须把钱和人都给我准备好!这是命令!”

“没有钱,也没人!”面对傲慢的俊美男子,沧陌染依然还是这句话。

“放肆!岂有此理!”俊美男子大怒,这该死的沧陌染咋就油盐不进呢?这也太不配合他的工作了啊!

“说点有用的!”沧陌染没啥耐心道。

“你!”俊美男子气得一噎,睁大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沧陌染许久,却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噗哧!”冰娆见状忍不住笑了,她发现,自家男人实在是太可爱了!

听到笑声,正想爆怒的俊美男子还没来得及发火,便感觉眼前一亮,好美的女子啊!她是谁?

俊美男子在发现冰娆后,便双眼放光、直勾勾的紧盯着冰娆,这美人,他要了!

完蛋了!

白胡子老头见状,顿时心一沉,小丫头让这色狼发现了啊!

沧陌染也看到眼前的小白脸眼放绿光的看着自家媳妇了,遂不悦的往冰娆身前一站,将冰娆挡在了身后。

见视线被阻,俊美男子有些不太开心,并厉声道:“让开,别挡着我看美人!”

“谁允许你看她的?”沧陌染冷声道,心里的火气噌的窜起,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给撕碎了!敢如此盯着他家媳妇,不想活了是不?

在心里,沧陌染已经判了对方死刑了!

“怎么,是你的女人?”听到沧陌染这样说,俊美男子不禁问道。

“她是我媳妇,已经名花有主了!”沧陌染傲娇道。

“哼!你不过是沧家旁系罢了,这样一个美人跟着你能有什么前途?美人,要不要跟我啊?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而且,还可以带你前往上界,让你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俊美男子不理会沧陌染,直接对冰娆道。

“你是觉得,我没钱吃饭了?”冰娆淡定自若问道,心里则忍不住暗自腹腓,挖墙角的人真不少见,可这当着人家男人面挖墙角的,绝对不多!

这男人,就是个奇葩啊!

另外,看他长得人模狗样的,说出来的话咋这么没脑子呢?知道啥叫强龙不压地头蛇不?

在沧云国的地盘上,如果他们不想让这货活着走出沧云,可以有一百种办法并且神不知鬼不觉!

偏偏这货仗着上界使者的身份耀武扬威的,真以为他们不敢杀啊?

再者,想打她的主意,这家伙死定了!现在,就看他们啥时出手了!

“小美人,你跟着这家伙当然不至于没钱吃饭,但肯定不如跟着我日子过的好,所以,你还是快快投入我的怀抱吧!我可以娶你当个小妾,如何?”俊美男子没理会冰娆话语中淡淡的嘲讽,只是自顾自的道。

“只当小妾?”冰娆有些好笑的问。

“嗯,虽然你长得不错,可是出身太低,你这样的女子到了上界,只能是给人做妾的命,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多多疼你的!”俊美男子保证道。

“谢谢哟!不过,我没兴趣给你当什么小妾!”冰娆不想在跟眼前的白痴废话了,遂直接拒绝道。

“你、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少主看上你可是你的荣幸!”被拒的俊美男子火了,并怒吼着。

“看上我,是你的不幸!”冰娆善良提醒着,这货瞎了啊?没感觉到她家男人浑身冷气已经能冻死人了?

瞧瞧大长老等人,都吓得躲到边上去了,可惜,眼前这个蠢货,却依然自以为是的想往枪口上撞!

唉!自作孽不可活啊!

冰娆刚一这样想,沧陌染已经有所动作。

只见沧陌染动作迅速的朝着俊美男子飞扑了过去,然后一把掐住对方的脖子道:“敢打我家媳妇的主意,死去吧!”

咔咔!俊美男子的脖子传出了关节错位的声响,他也被沧陌染掐得呼吸困难、整张脸都涨成了紫红色,眼睛更是瞪得险些突出眼眶,而且满眼的不敢置信。

俊美男子微抬的手,指着沧陌染,眸中闪现怒色并结巴道:“沧、沧陌、陌染,你敢?来、来人!”

“别叫了,没有人能救得了你!”沧陌染一脸淡漠道,并加重了手劲。

“我、我是上界的、沧、沧家少主!你、你怎么敢如、如此对、对我!”俊美男子整张脸憋得更红了,话也说得不太利落,可他那愤怒的眸光,却是红果果泄漏了他此刻内心的悲愤与恐惧。可以说,沧陌染只要在加重点手劲,他的脖子就要断了啊!

“可惜,这里不是上界,在沧云,朕说的算!什么沧家少主,死去吧!”沧陌染不以为然道,好像自己即将咔嚓掉的只是一只蝼蚁似的。

“放开少主!”就在这时,一道暴怒的声音突然响起,然后书房中出现了三道黑色身影。

见到他们来,被掐得快要断气的俊美男子总算见到救星,心也放下大半,但他根本没来得及开心,就见自己的三名属下居然被人给拦住了!

不用说,拦住三名黑衣人的,肯定是冰娆、冰溪了,沧云大长老也想动来着,不过,冰娆给了他一个稍安勿燥的眼神,他便立即安静了下来。

默默的退到边上,沧云大长老在随时观察着现场的动静。

三名黑衣人根本没想到居然有人敢拦住自己,顿时怒火中烧的吼着:“放开少主!你们想背叛沧家吗?”

“这话从何说起啊!”白胡子老头笑眯眯道。

“不然,为何如此对待少主?”看到俊美男子小脸憋的都成紫色了,一名黑衣男子怒声质问。

“呃!误会!误会啊!”白胡子老头打着马虎眼,但却没有一点让沧陌染住手的意思,甚至就连他都觉得沧家上界的少主有些欠教训!

虽然说,他们沧云国只是上界沧云其中的一个分支,但毕竟离开祖家已久,基本上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支脉,你们来就来,还耍什么威风啊?

想当初,也就是他们脾气好,又顾念着血脉亲情,因而对于上界才欲取欲求!可他们现在的家主却不是个好脾气的,想让他如自己等人以前那般对上界沧家言听计从,这难度实在是太高了!

现在,上界沧家这位好色少主居然还打起了他们沧云皇后的主意,想让沧云皇后去给你当小妾,你以为自己是谁啊?

这样说吧,上界沧家那位少主在说这话时,他都怒了,但根本没有给他表现的机会,沧陌染就已经火大的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看着上界沧家少主如同一只待宰的小鸡崽般被掐住脖子,在场的皇室成员及沧云大臣心里就没有不暗爽的!没办法,谁让这些天他们一直在受上界沧家这位少主的欺凌,现在陛下出手教训了这位讨人厌的家伙,也算是给他们出了口恶气啊!

不过,陛下真要杀掉这家伙吗?

满心疑惑的众大臣,在看到沧陌染没有丝毫手软的情况下,不禁又有些担心起来。

上界来的人若是死在了他们这里,他们只怕也要有麻烦吧?

正担心中,在场的众人又发现冰娆、冰溪和那三名黑衣人居然也交起手来。

艾玛!这是真要打起来了啊!

沧云大长老见状,正准备上前帮忙,却突然感觉有人在拽自己的衣袖,低头一瞧,居然是星儿扯住了他的衣服。

“小奶娃,你要干嘛?”大长老不解的问道。

“别上前添乱,老实呆着!”星儿有些鄙视道。

上前添乱?

这四个字给沧云大长老的打击相当大,他是要上前帮忙啊,亲!才不是想要添乱!

而且,他还是一名灵尊,有谁见过灵尊会给别人添乱的吗?

但星儿对于自己认定的事实,根本不会松口改变,只是道:“这么多小伙伴群殴三个倒霉蛋,还用得着你出手!可别在把你给误伤了啊!”

听见这话,沧云大长老不由得抬头一瞧,可不是一群小伙伴在群殴三个倒霉蛋嘛!

不知道啥时候,与三名黑衣人战斗的已经不只有小丫头和冰溪了,还有数十只九级灵兽也被放了出来,此刻,正兴奋的与三名黑衣人战斗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