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五十七章 没钱,不给!

见状,紫冥同情的看了眼仍被它摁在爪下并晕过去的小黑猫,唉!何苦呢?明明可以不用受此折磨的,可这货偏偏要别人帮它,纯属自找的啊!

星儿则一脸无辜,他警告过了,这只小黑猫仍一意孤行,这可怪不得他哟!

背着小手,星儿大大方方的回了冰娆身边,乖巧至极的倚着冰娆站着,还一副羞涩的小模样。

看星儿如此,冰娆真心有些醉了。

她身边这些奶娃儿和兽兽,装无辜的本领那绝对是无人能及滴!不过,这样很好,冰娆对他们的聪明伶俐那是相当满意。

顺便也同情的看了眼疼的晕过去的小黑猫,冰娆忍不住担心问道:“这小家伙没事吧?”

唉!真可怜啊!居然被星儿强行解除了契约,虽然只是平等契约,可那也够疼的了啊!

估计对方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了!

对此,冰娆、冰溪和沧陌染则表现在的相当淡定,唯有沧云大长老,一脸惊恐的看着星儿,我的天呐!这小家伙居然有办法解除契约…

这、这实太是太可怕了!

大长老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下,心里回想着自己有没有得罪过这小娃儿的地方,不然他怕小娃儿会找自己报复啊!

呜呜…好可怕的小家伙啊!

冰娆身边的娃儿和兽兽,咋尽是一些能吓死人的变态品种呢?

沧云大长老万分忧桑,这样的事实简直太伤人了!

没法活了啊!

特别是冰娆的那些敌人们!

好在自己不是她的敌人啊!对此,沧云大长老表示很多庆幸,并异常坚定的决定,以后都要无条件的站在冰娆这边,不然,他怕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想着的同时,沧云大长老眼角余光又瞧见紫冥十分粗鲁的将那只昏迷过去的小黑猫丢给了星儿,星儿小手一动,那只小黑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一幕,沧云大长老目瞪口呆,并呆怔的瞪大眼睛,不知该做何反应了。

那只猫呢?

星儿把它弄哪里去了啊?

这时,远处又传来了脚步声,很快,一名脸色苍白的中年男子脚步趔趄的找到了他们这里,并满脸焦急的问道:“你们有没有看到一只黑色小猫?”

“什么黑色小猫?”冰娆无辜的眨着眼睛,问道。

“巴掌大的一只小黑猫,圆圆的,十分可爱!”中年男子形容着小黑猫的模样,眼神还四处寻找着。

“没有看到!”等中年男子形容完,冰娆直接摇头道。

“你们如果看到一定要告诉我,那是我儿子的宠物,他平日里最喜欢了,根本离不开!”中年男子央求着。

“放心吧!如果我们看到一定会告诉你的,不过,我们该上哪告诉你呢?”冰娆有些苦恼道。

“去赫连家族找我就行了,就说找赫连青!”中年男子急道,说完,又慌慌张张的掉头跑掉,继续寻找小黑猫去了。

“那人在撒谎,小黑猫根本就是他的!哼!人类真是太不诚实了!”中年男子离开后,星儿一脸鄙视道。

“人类就这样嘛!当然,我家娆儿美妞和冰溪除外!”紫冥深以为然道。

“为什么我不除外?我也不撒谎的!”沧陌染见紫冥故意把他撇了出来,有些愤怒道,当然,同样被紫冥无视的大长老,也很可怜的被他给无视了!

紫冥撇撇嘴,“你是不撒谎,你直接下药啊!”

“有证据吗?”沧陌染一脸淡定道。

“不需要证据,除了你不会有人敢那样对本王!”紫冥肯定道。

“那可未必哟!”沧陌染坏笑道。

“……”紫冥有些犹豫了,莫非真不是这货干的?可它相信,自己肯定不会冤枉了他!更主要的是,也只有沧陌染有这个动机啊!

“这事不是都过去了吗?你们还没完?”听到这一人一兽又有翻旧帐的趋势,冰娆有些火起。

“嘿嘿!是过去了,我们只是随便讨论一下,放心,不会在打了!”怕娆儿美妞生气,紫冥连忙讨好的道。

“嗯,这事已经过去了,我们仍然是好哥们!”沧陌染也十分配合道,还亲热的将紫冥抱了起来,紫冥虽然有些嫌弃被个男人抱在怀里,但为了证明他们没有矛盾了,自己还是忍下吧!

唉!男人的怀抱硬绑绑的,哪有娆儿美妞的怀里舒服啊!

挣扎了几下,紫冥想摆脱沧陌染的束缚,可沧陌染哪里肯给它机会,依然死死的抱着紫冥不肯撒手。

紫冥紫眸喷火,怒瞪着沧陌染并用眼神威胁,放开本王!

沧陌染同样用紫眸回着,不放!我喜欢抱着你了!

“……”一人一兽,不动生色的用眼神展开了拉锯战,冰娆冷眼旁观,只觉得无奈。

而无辜又可怜的沧云大长老,则明显感觉到在这些人面前,自己永远是最不起眼,最容易被无视的那一个啊!

呜呜…啥时候自己的存在感这么低了呢?好歹他也是沧云大长老啊!

可以说,只有在冰娆等人面前,沧云大长老才会感觉到无比的挫败,因此眼前这些家伙,一个个的都是些变态啊!

和他们比起来,大长老简直觉得无地自容了!

无论是实力还是智商,他貌似都只有被秒杀的份!

这样的事实,实在是令人伤心欲绝!

沧云大长老短短瞬间,又开始自怨自艾,就在这时,他突然接到了白胡子老头的传音,愣了一下才对沧陌染道:“陛下,老祖宗传来消息,说是上面来人了!”

“没钱,不给!”沧陌染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沧云大长老闻言都想给沧陌染跪了,这话也太直接了?虽然上面来人十之*是为了要钱,但老祖宗并没有明说,因而他也不好下此定论,但显然,不管对方为何而来,陛下都没有给对方钱的想法,可这想法若是被上面的代表知道,那后果只怕不堪设想啊!

看出大长老心思,沧陌染明确道:“不管上面的东西想要干嘛,都没有!都不给!”

“陛下,上面可是祖家,不给不行吧?”沧云大长老小心翼翼道,虽然说,他也不想给,可他真心没那个胆子拒绝,不然惹恼了祖家,他们绝对承受不起啊!

“那你说说,凭啥咱们沧云国就得任由他们欲取欲求?而他们又给过我们啥帮助?”沧陌染不以为然道。

“我们沧云国不是有件初级圣器吗?那就是祖家给的!”沧云大长老小声提醒。

“你还好意思说?那东西在流云大陆上能轻易使用吗?哼!那就是一个摆设!”沧陌染有些火大道,心里则打定主意,以前沧云国是怎么对待上面的他不管,反正到了他这里,上面就休从他这儿拿走一块晶石,他的钱,他们沧云国的钱都是媳妇滴!

他要养家养媳妇,可没有多余的钱给上面那些吸血鬼!

“就是,区区一个初级圣器,垃圾一样的存在,有什么了不起的!”身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顶级先天神器的星儿,他连普通神器都看不上,怎么可能瞧得起一件圣器?

但沧云大长老不了解星儿的底细,只当星儿不知道圣器的珍贵,因此开口解释道:“星儿,圣器很珍贵的…”

“珍贵个屁!那破东西白菜价都没有人稀罕要!”星儿鄙视道,当然,他说的是以前自己呆的地方。可惜沧云大长老不知道啊,所以星儿这鄙视的话语一出,他就只能再次目瞪口呆。

不知者无惧啊!

沧云大长老相信,等星儿这小奶娃见识到了圣器的厉害,心里肯定就不会这样认为了!

唉!年轻真好!天不怕、地不怕啊!

想到这儿,沧云大长老又问沧陌染:“陛下,上面的来人了,咱们是不是也该回沧云了?”

“回去干嘛?不回去!”沧陌染任性道。

“不如去冰城吧!冰家说不定也来人了。”冰娆想了想道。

“好!”沧陌染没有意见。

沧云大长老到是有点意见,可他的意见,从来都是被无视的,而他又不愿意自己回沧云去面对上面的人,没有陛下和冰娆等人在,他心里没有底气啊!呜呜…

就这样,沧云大长老跟着冰娆等人回了冰城。

冰城,此刻由冰娆留在那里的兽兽守护着,因而他们进城的时候很顺利,但在刚接近冰家祖宅时,已经恢复容貌的冰娆四人却突然被三名男子给拦住了去路。

这三名男子中,两名年纪稍大,最年轻的那位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却一身华服,看着明显是这三个人之中做主的那一个。

“你就是冰娆?”年轻男子满脸惊艳的打量着冰娆问道。

“有何贵干?”冰娆淡淡道。

“既然你是冰娆,就说明我们没找错人!”年轻男子说话的同时,还傲然的扬了扬下巴,才继续:“你现在是冰家家主,那就把我需要的东西给我准备出来吧!”

冰娆闻言忍不住瞪大眼睛,她没听错吧?

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富二代,居然跟她要东西?这些人看着也不像是要饭的啊?咋就跑到冰家祖宅大门口乞讨来了呢?

“你们是乞丐?”冰娆盯着年轻男子看了半晌,看得年轻男子快要发怒时,冰娆才慢吞吞道。

“……”对面三人听见这话脸都黑了。

乞丐?他们像乞丐吗?

丫的!冰娆不会以为他们是来要饭的吧?

难道以为他们愿意这样?如果不是这里的兽兽不允许他们进入冰家祖宅,他们用得着在大门口守株待兔吗?现在好了,被冰娆当成要饭的了!

这样的经历,对于三人来说也算是难得的,可没有谁能受得了被当成要饭的吧?

“我们是冰家祖家派来的人!”强忍努火,年轻男子解释着,当然,他之所以愿意解释,主要还是看冰娆是个绝色美人的面子上,不然,他才懒得废话呢!

“冰家祖家,对不起,没听说过!”冰娆很不给面子的道,然后带着沧陌染、冰溪和沧云大长老就打算进院。

年轻男子黑着脸,上前一步拦住冰娆问:“难道你接任家主的时候,你们冰家的老祖宗没有告诉你这事?”

“没有啊!冰家家主的位置是我抢来的,如果你们想找原来的冰家人,去希望之城吧!”冰娆笑眯眯提议道。

“……”年轻男子没想到冰娆居然会这样说,愣愣的看了冰娆许久,他才道:“我们就是从希望之城过来的!他们说,流云大陆上的冰家唯你马首是瞻!”

“这样啊?我明白了,他们肯定是嫌弃你们麻烦,才故意把你们推给我的!但我想告诉你们的是,你们找我没用,我和冰家有仇!所以,冰家的破事少来烦我,本后可没有时间管!”冰娆不客气道。

“你、你…该死的,冰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年轻男子快要被冰娆的话给气死了,本就不算太强壮的小身板更是气得浑身颤抖,而他身旁两名中年男子则一脸紧张的看着年轻男子,其中一名更是上前扶住年轻男子,安抚着:“公子,淡定!别和这种不孝子孙一般见识,大不了咱们杀掉冰娆,替冰家夺回流云大陆上的主导权好了!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你要杀了我?”冰娆眯了眯美眸,好笑的问道,当着别人的面说要杀掉别人,这大概只有冰家的这种奇葩才做得出来吧?

“哼!冰娆!你欺师背祖,死有于辜!”那名被冰娆质问的年轻男子,火大吼道。

“背祖我承认,可欺师?请问,我的师傅是哪位?”冰娆对此相当好奇,她的师傅算是星儿吧?可星儿一直好好的在她身边,她也从未欺负过星儿啊!

“咱们冰家的老祖,也是冰家每一名子孙的师傅!”中年男子道。

“这话,你问过冰家的老祖吗?他同意你的话吗?如果每个冰家子弟都是他徒弟,请问他教得过来吗?若是本后没猜错,你嘴里那位冰家老祖只怕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吧?既如此,他凭什么当冰家所有人的师傅?就凭他当初贡献的一只小蝌蚪吗?”冰娆疑惑满满的问道。

“放肆!老祖宗也是你一个小小女子能妄议的?想当初,老祖宗独创了冰家的修炼功法,我们冰家人用的也是老祖宗所传功法,所以我们奉他老人家为师有何不可?”中年男子辩解道。

“可以是可以,但请别把我牵进去好吗?我可从没修炼过冰家的功法。”冰娆不以为然道。

“难道你不是冰家人?”中年男子质问着。

“我已经被逐出冰家了,自然算不得冰家人!”冰娆淡定自若道。

“可你体内还流着冰家的血呢!”中年男子提醒着。

“怎么,想让我冰家的血也还给你们?”冰娆挑眉问道。

“当然,你不是说自己不是冰家人吗?那就和冰家彻底没了关系吧!把血还了,你和冰家便没有一点关系了!”中年男子冷笑着道。

“你这想法倒是不错,可我为什么要为了区区一个冰家来伤害自己的身体呢?”冰娆不解问道。

“是你自己不想做冰家人的!那么,就把和冰家的关系断得干干净净吧!”中年男子解释着。

“那也不一定要把血还给你们啊!没了血我还活得了嘛?”冰娆似有些烦恼道。

“冰娆,我就知道你怕了!既然怕了,那就老老实实的听话,祖家自然不会亏待了你!”中年男子有些得意的笑了。

冰娆则摇摇头道:“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我想和冰家彻底了断并不一定非要伤害自己,因为伤害你们也是一样的!”

“你什么意思?”不知为何,中年男子听完冰娆的话突然感觉心惊肉跳起来,这、这太不正常了啊!

“我的意思是,我也可以灭掉冰家!”冰娆云淡风轻的道,仿佛她的话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般,相当的轻松随意。

而对面三人听了这话则全都脸色大变,他们不是怕的,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个被家族驱逐出去的,据说是废物的女子,有什么底气敢这样说话啊?

这冰娆该不会是脑子有病吧?正常人怎么敢这样说话?要知道,他们可是祖家派来的,难道冰娆就不怕自己这话传到祖家那边?

相信,若是被祖家知道冰娆这大逆不道的话,祖家肯定不会放过她!

“不如,就先从你们开始吧!”趁着三人愣神的工夫,冰娆继续道。

瞬间,冰娆便出手了。

气势磅礴的火红灵力,直接冲天而起并朝着不远处的三人袭去。

感觉到强烈杀气的三人,顿时心神俱震,冰娆不是在开玩笑?是真的想要杀掉他们?

下一秒,三人迅速防御。

突然,颇有默契的冰溪和沧陌染也从他们身后发动了攻击。

沧云大长老见状,也只能出手了!

一时间,三人四面受敌,形势极其危极!

顾不得许多,其中一中年男子取出一只兽爪一般的武器,并戴在右手上然后那锋利的尖爪便朝着冰娆抓去。

冰娆眨眨眼,这件东西有古怪哟!

“主人,这是件中级圣器!”星儿现身提醒着,然后将一把柴刀交给冰娆。

似曾相似的柴刀,这个时候令冰娆倍感亲切,拿在她手中,她还故意耍了几个花样,然后,才用柴刀去抵挡中年男子的兽爪,砰的一声,柴刀和兽爪相撞到一起,擦出了激烈的火花。

正在边上随时注意着另外两人动静的沧云大长老见状,不禁又是一惊,我去!这是柴刀吗?居然能扛住中级圣器的攻击而没有被震得粉碎,真是好厉害的柴刀啊!

不过,沧云大长老这个时候依然没觉得那把柴刀有何特别之处,他只当是中年男子没敢轻易在中级圣器中注入灵力的原因,才使得圣器威力大减,不然,那把柴刀肯定是扛不住的!

而中年男子见自己兽爪的攻击居然被把破刀给挡下了,不禁有些恼羞成怒。

该死的,这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不过,他还是不相信一把破刀真有这能耐,因此,他又试了一次。

同样的攻击,同样被拦下,中年男子险些抓狂!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的兽爪,可是中级圣器啊!

而这把破刀又算什么?还是一把生绣的刀!

连着两次失败,沧云大长老对这中年男子都有些同情了,遇到冰娆这样的小变态,可谓一切皆有可能!同时他也暗想,这位越挫越勇的家伙,应该还会有第三次攻击吧?

沧云大长老有些好奇,当然,他更想知道这把生绣的破刀是不是真有那么厉害!

第三次攻击,如大长老所愿很快就到来了,同样是失败的结果,令中年男子不禁有些垂头丧气。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自己的攻击居然全都被冰娆给挡下了,这样的事实,简直令他大受打击!

愤怒不已的中年男子,一不做、二不休,决定来把狠的,大不了同归于尽呗!反正,他是一定要好好教训冰娆一顿的!

霎时,一道灵气被注入兽爪之中,兽爪猛的亮了起来,如同耀眼的太阳般差点闪瞎了众人的眼睛,也令大长老不由的瞪大眼睛,并大声吼着:“住手!该死的,你疯了是不是?你想害死流云大陆上的所有人吗?”

在流云大陆上动用妄图越过这一大陆所能承受范围的事物,可是会遭天遣的!这也是为何赫连等家族被冰娆弄得如此凄惨,都没敢轻易动用圣器的主要原因,不到灭族,圣器不可动用,这是祖训啊!

另外,这中年男子遭天遣是他活该,可凭什么让整个大陆的人陪着他一起死啊?要知道,圣器的威力,足以使得大半个流云大陆陷入坍塌,更何况,中年男子手中的还是一件中级圣器,那威力就更大了呀!

面对这自私的中年男子,沧云大长老真是恨得牙痒痒,这货自己想找死,凭啥拉他们当垫被的?他们可不想死啊!

“小丫头!想办法杀掉他啊!不可以让他有机会出手,不然咱们全完蛋了!”情急之下,沧云大长老连忙提醒。

“放心,他没机会出手的!”冰娆冷笑着,手中柴刀转了几个圈,便从她从手飞了出去。

柴刀在半空盘旋,划出几道完美弧线后,就直接朝着中年男子飞了过去,噗哧一声,那把柴刀以极快的速度刺进了中年男子的心口,中年男子简直不敢置信,这什么速度,为何这么快?他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咋就中刀了呢?

扑通,中年男子倒在了地上并且死不暝目!

见状,沧云大长老彻底放心了,同时对于冰娆的变态,他又有了新的认识!

功成之后,柴刀又回到了冰娆手中。

手握滴血的柴刀,冰娆淡淡的轻扫了眼已经被吓傻的另一中年男子和小白脸,问道:“说说你们来的目的吧!”

“……”杀了他们一个人,才让他们说来的目的?这算啥事啊?

呆滞的中年男子和小白脸,惊恐的看着冰娆,祖家的人也敢杀,她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冰、冰娆,我、我们是来收、收…”被女杀神冰娆给震慑住的年轻男子,说起话来即便已经结结巴巴了,可他还是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出来,看着冰娆的小眼神,更是害怕到不行。

“是来收钱的?”冰娆替他把话补充完整道。

“是、是。”年轻男子连忙点头道。

“为什么来收钱?”冰娆又问。

年轻男子有些傻眼,这还有为什么吗?祖家向来都是想啥时下来收钱,就啥时下来啊!而且,以往收钱的时候都相当顺利,只有这一次,他们踢了铁板,还死了一个人,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命活着离开!

“没、没有为什么!”腹腓一番,年轻男子才道。

“没有为什么?可据我所知,很多家族的祖家都回来了,这事你又如何解释?”冰娆冷笑着问。

“我真的不知道啊!呜呜…我只是个冰家的小人物,为啥这个时候来收钱,上边也不会告诉我啊!”年轻男子见冰娆不信自己的话,只能哭丧着脸道。

“冰家的小人物?那杀了你也没所谓喽?”冰娆似笑非笑的看着年轻男子道。

“别、别杀我!”年轻男子一听这话,吓得原本就苍白的小脸居然又白了几分,并连连求饶。

“公子,她不敢杀你的!”中年男子提醒着,生怕年轻男子因为害怕而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是吗?”冰娆轻轻一笑,下一刻,她手中的柴刀再次盘旋着飞了出去,又是一声噗哧,柴刀再次解决掉了一名中年男子。

中年男人做梦也想不到,他居然会是这么个死法!死前,他甚至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倒是没有多少痛苦!

可这死的也太突然了,只怕中年男子做了鬼都会郁闷!

年轻男子见又死了一个,已经吓得双腿发软,单薄的身体更是有如秋风中的落叶,摇摇欲坠,看着冰娆的眸光也愈发恐惧,就好像冰娆是吃人的怪物似的!

呜呜…看上去如此娇滴滴的小美人,为何如此心狠手辣?杀死人来更是丝毫不手软?

还有,对方的胆子也出奇的大,居然连祖家的人都给杀掉了!这、这还是人吗?

年轻男子活了数十年,真心没见过这样凶狠残暴的族人,以至于他彻底的想给冰娆跪了!

当一个人的能力超越了某人所认知的极限,某人真是在也抖不起任何威风了!

扑通一声,年轻男子真的双膝跪地的嚎啕大哭道:“呜呜…别杀我!我都说,你问什么我都说,只要我知道的!”

“那就说说你们奉命来流云大陆的目地吧!除了要钱,还有没有其他打算?”冰娆想了想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次的事情不简单,不然,这些势力在上界的祖家怎么会不约而同的派人下来?如果说是巧合,可那也太巧了点吧?

“除了要钱,还要人!”年轻男子如实道。

“要人?上面缺人了?”冰娆不解问道。

“嗯,上界的四大主城,发布了一项迷宫任务,需要人探路,所以…”年轻男子只说了一半就不敢在说下去,并小心翼翼的看着冰娆的反应,见她并没有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发火,才放下心来。

“所以需要炮灰了是吗?”冰娆了然问道。

“也不算是炮灰,如果能为家族立了大功,还是会有好处的!”年轻男子怯怯的道。

“好处?”冰娆觉得有些可笑,她前世今生都出身自世家,就没听说过哪个家族会给所谓的炮灰好处,这根本就是在糊弄傻子呢!谁若是真信了,那就等着被坑吧!

“丹药、晶石啥的。”以为冰娆不知道,年轻男子勤快的解释着。

“那些东西,还不是你们从流云大陆上搜刮去的?当然,也许还会有其他大陆!所以,你们上界的祖家拿着从咱们这里搜刮走的丹药、晶石,反过来又用咱们自己的东西给下界的人好处,你们觉得这样有意思?”冰娆嗤之以鼻道。

“呃…”年轻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听冰娆这样一说,貌似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只是以前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些,现在想想,下界的人可不就是傻子吗?被他们上界的忽悠的一愣一愣的,还言听计从!

可是如今流云大陆上是冰娆当家,这样的状态只怕是要被打破了!

想到冰娆的可怕,年轻男子小心的原地站着,并等着冰娆继续提问,他绝对会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滴!

“说说你的身份?别拿自己只是个小人物来忽悠我啊!你觉得我会信?”接着,冰娆又如年轻男子所愿的问道。

“我、我是冰家直系,不过,因为我从小体弱,所以并不太受重视。”年轻男子诚实道。

“这样啊!那你想不想当冰家家主?”冰娆继续问。

年轻男子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冰娆,他没听错吧?谁会不想当冰家家主啊!但得有机会才行啊!

“想当,就乖乖听我的话,早晚有一天,冰家肯定会属于你,如何?”冰娆讲起条件,听得年轻男子一愣一愣的,这、这是想收他当小弟的意思吗?

年轻男子做梦也没想到,冰娆这思维转变可够快的,刚刚还气势汹汹的杀了他身边两个人,转而这就要收他当小弟的意思吗?

别说年轻男子无法理解,就边冰娆这边的大长老都有些傻眼了。这是怎么个情况?这画风转变得也太快了点吧?眨眼之间,就要和平共处了吗?还要让眼前这小白脸以后当上冰家家主?

艾玛!冰娆小丫头的野心可真是够大的,她这是打算上界冰家也不放过了?说实话,以冰娆在流云大陆上的势力,说她现在能横扫地整个流云,他还是认可的,但那可是上界啊!

上界绝不是流云大陆这样的小位面所能比拟的,冰娆想在上界冰家扶持着这小白脸上位,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啊!更主要的是,沧云大长老不知道冰娆哪来的这强大信心啊!

这扶持家主上位,可不是随便杀几个人那么简单哟!毕竟,若真有人反对,总不能把人全都给咔嚓了吧?如此,等那小白脸上位成功,只怕也成孤家寡人了!

诧异的看着冰娆,沧云大长老欲言又止,想说,怕惹恼小丫头,可不说,这话憋在心里又极其难受!

翻来覆去的思考着,最后,沧云大长老还决定闭嘴。

冰娆有些好笑的看了眼想说又不敢说的大长老,暗道,这老头最近可爱了许多哦!

“你可以考虑下,然后给我答复!当然,拒绝也是可以的,但拒绝前你最好想想自己的处境,你觉得我会放任看见我杀了冰家人的目击者回去不?”用眼神调戏完沧云大长老,冰娆见眼前小白脸还在诧异的看着他,遂提醒道。

“……”年轻男子闻言有些想吐血,话说,你这真是想让自己考虑吗?哪有这样威胁人的啊?这摆明了就是想要逼他接受啊!因为不接受的下场只有死,呜呜…

年轻男子觉得自己很悲愤,他这是遇到了啥人啊!明着说考虑,实际上却是红果果的威胁,想当然,他并不想死啊!

“我、我不用考虑了,我接受你的条件就是。”年轻男子哭丧着脸道。

“这才乖!要听话哟!另外,发个誓言吧!如果背叛出卖了我,你这辈子可都不能人道了!”冰娆坏笑道。

不能人道?!

年轻男子哆嗦了下,并暗自腹腓,冰娆,算你狠!

要知道,对于一名男子来说,这不能人道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严重啊!

想着,男子已经开始起誓,等到誓言契约降临,年轻男子更是彻底屈服在了冰娆的威慑之下,并狗腿的表示冰娆以后就是他老大了,他定然唯冰娆马首是瞻!

“乖!只要听话,保证你以后心想事成!”冰娆笑眯眯道。

“是,老大!我一定会听话滴!”年轻男子略带兴奋道,誓都起了,不听话也不行啊!

“现在跟我进来吧!”新收了小弟,冰娆自然要带他参观下冰家祖宅。

当然,说是参观,实际上却是把年轻男子,也就是冰凌交给了兽兽们带着玩,而冰凌连反对的机会都没有。

等到没有外人时,沧云大长老终于忍不住担心问道:“小丫头,你真有那样的想法?”

“你是说,把冰激凌扶上位?”冰娆好笑的问道,这老头还是忍不住了啊!

“呃!你这想法有些疯狂啊!上界可不是流云大陆,据说上面强者如云,咱们这样的实力到了上面,那只有挨打的份!”沧云大长老有些忧桑道,别看他们在这一界是强者,但到了上面,就是炮灰啊!

“大长老,事在人为!你都不去想,怎么知道不能成功呢?还是说,你打算一辈子留在流云大陆上不思进取?相反,我到觉得这次的事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们正好可以跟他们一起前往上界,不然,以我们自己的实力,不知道啥时才有机会升入上界…”冰娆说出自己的想法,并看着大长老道。

呃!沧云大长老万万没想到冰娆居然打算跟着那小白脸前往上界,他们这样的实力,到了那里可怎么混啊?

“可是,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具备在上界生存的能力,到了上界,咱们还不得跟过街老鼠似的到处被人欺负啊!”沧云大长老又开始杞人忧天上了。

“白痴!不去上界,你这辈子只怕也就这样了!”星儿突然蹦出来,并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握拳吼着。

星儿是一定要去上界的,那里才是更适合主人的地方,不然,一辈子窝在小小的流云大陆,主人还怎么提升实力?再者,据他猜测,主人在这一届只怕也无法接收到上界的召唤,因为流云大陆就是养殖场啊!

虽然说,养殖的只是兽兽,但这些人类同样也受到了一定的约束,不然这么多年过去,怎么没听说哪个强者升入上界呢?而对于上界的人来说,流云大陆上的分支旁系,不过是炮灰罢了,那可真是他们想怎么利用就怎么利用!

正是了解这一切,星儿万分看不上眼大长老甘当炮灰、不思进取的想法,因而,他朝着大长老发飙了,并恶狠狠的吼道:“胆小如鼠的老头,实话告诉你,咱们都是要离开流云大陆的,你走不走自己看着办!不跟我们走,以后也不要后悔!总之,一切都看你自己决定!”

这是最后通碟吗?

沧云大长老很无语,冰娆等人只是有走的想法,还没真正离开呢,好不?

“那个,总得让我回去跟老祖宗商量下啊!还有沧云国,如果咱们都走了,沧云国谁管?这么多事都得考虑清楚啊,是吧?”斟酌了下,沧云大长老才讨好的看着星儿道。

“让那老头管不就行了?至于继承人,就让他自己在生一个好了!”星儿出主意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