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是在给他入城费!

冰娆听的有些黑线,找母兽?紫冥它们会吗?会吗?

等两人梳洗完毕出了房门的时候,冰娆便看到门外已经聚集了许多小兽,其中以紫冥为首,正怒火滔天的瞪着沧陌染!

冰娆有些诧异,沧陌染这家伙是怎么惹到紫冥等兽了?

接着,她就听紫冥尖叫着吼道:“沧陌染,你个魂淡,居然在我们的食物中加了七日醉!”

冰娆:“……”

七日醉?那可是极品迷药啊!

转头看着沧陌染,冰娆用眼神询问,你真的这样做了?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做的?可不要随便冤枉我!”接收到冰娆疑惑的目光,沧陌染略带委屈的道。

“不是你还能有谁!”紫冥认定了是沧陌染干的,绝对差不了!

“也有可能是别人啊!”沧陌染无辜道,并转头看着冰娆:“媳妇,你是相信我的吧?”

“……”冰娆好为难,手心手背都是肉,她该向着谁?

“你们自己解决吧!我不插手!”无奈,冰娆只能道。

“媳妇…”沧陌染幽怨的看着冰娆,用眼神控诉着她的逃避。

冰娆也无辜的看了看沧陌染和紫冥,然后驼鸟的道:“我去找哥哥了!”

说完,她直接溜走!

冰娆一离开,紫冥等兽更加无所顾忌,随即,双方又厮打在一起。

这次的战斗,可比上次新婚之夜那场激烈多了,甚至就连无名等人都加入了战斗之中,没办法,他们若是不加入的话,陛下肯定要被揍的很惨,毕竟,兽兽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当然,即便他们加入了战斗,沧陌染的状况也没能好到哪里去,而且,他依然是承受攻击最多的那一个。

双方战斗,激烈异常,很快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等沧云大长老急吼吼赶过来时,看到那情景简直吓得魂飞魄散!

我的天!那个血人是陛下吗?

此刻的沧陌染,浑身伤痕累累,鲜血顺着伤口不断流淌!

“快,快去找皇后,不然要出人命了!”沧云大长老着急道。

一名侍卫接到命令跑着去找冰娆,冰娆听到这个消息,却是没有任何举动。

“娆儿,不去阻止吗?”坐在冰娆对面的冰溪,淡淡一笑问道。

“不能阻止,让他们打个够吧!不然以后,他们之间会留下心结的!”冰娆笑眯眯道。

“皇后娘娘,不能在让陛下他们打下去了啊!不然,陛下、陛下会…”侍卫很想说,陛下有可能会死翘翘,但他不敢说出那个字,只能急切的表达自己焦虑的心情。

冰娆却道,“放心,他们有分寸,不会出人命的,顶多半条命!”

“半、半条命也是命啊!”侍卫担心道。

“那你说怎么办?”冰娆反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侍卫有些慌了神。

“既然不知道,那就回去等着!”冰娆小脸一板,略带不悦道。

侍卫无奈,只能回去复命。

沧云大长老见没把冰娆请来,相当失望的问:“没找到皇后吗?”

“皇后说让他们打个够!”侍卫如实回道。

“这样打下去,还不出人命?”沧云大长老火大道,然后,气哼哼的亲自去找了冰娆。

冰娆见大长老亲自过来,还是那句话:“让他们打个够!”

“皇后,他们这样打下去,只会两败俱伤啊!当务之急,必须要阻止他们!”沧云大长老提醒着。

“阻止之后呢?我到是能令他们停手,可到时你有办法让紫冥等兽消了气?”冰娆淡定自若的问着,并补充:“如果你有办法,我现在就去让他们停战!”

“我、我…”沧云大长老动了动嘴唇,却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他要是能有办法,还用得着来找冰娆求助吗?

“既然没办法,那就等着。总得让他们双方发泄完,不然,这怨气憋到心里只会越聚越多!”冰娆解释着。

沧云大长老一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可他真的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陛下挨揍啊!

无奈,他只能眼不见、心不烦的离开了。

沧云大长老离开冰娆这里,就去了白胡子老头的寝宫。

白胡子老头见到他,淡淡问:“陛下和那些兽兽们还在打?小丫头不管?”

“皇后说管不了,怕他们憋坏了,所以要让他们打个够!”沧云大长老如实道。

“嗯,堵不如疏,打吧!好多亲密关系都是打出来的!”白胡子老头点头道。

“老祖宗,您也同意他们打?”沧云大长老诧异问道。

“不然还能怎么办?没听说过不打不相识这句话吗?很多友谊可都是打出来的!而且,不让他们打,只怕后果更严重!这种气憋在心里,等聚集多了再爆发,你能想像那结果吗?”白胡子老头十分理智道,然后叹气的看着沧云大长老:“别把染儿小家伙当成小孩子,他已经是一国之君了,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我只是…”沧云大长老让白胡子老头给说的都不好意思了。

“我知道,你只是太紧张陛下安危了,可是,陛下并没有我们想像中那般不堪一击,记住,他们陛下,不是你膝下的孙子!”白胡子老头提醒道。

“孙儿明白了!”沧云大长老受教道。

“嗯,该放手时就放手,别啥都不放心!年轻人的世界,就是要他们自己去闯,哪怕到时他们撞得头破血流,那也是他们难得的经验!”白胡子老头继续道。

“我知道了。”沧云大长老点头如捣蒜。

这时,突然有侍卫来报,说是赫连等家族派了代表前来。

沧云大长老和白胡子老头闻言都颇感诧异,他们这个时候过来,会有什么事情?

不知为何,白胡子老头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想了想,白胡子老头吩咐道:“你先去看看吧!”

沧云大长老点了点头。

赫连等四大家族是来找冰娆的。等大长老到了冰溪处,却只看到冰溪在陪着四大家族的代表坐着,但他们双方谁都没吱声,只是在大眼瞪小眼。

沧云大长老客套的和他们打了个招呼,然后也坐了下来,并用眼神询问,皇后呢?

冰溪但笑不语。

妹妹能去哪儿?

当然是去找沧陌染及众兽了啊!

一直夹着尾巴做人的四大家族代表突然上门,这本身就不同寻常,冰娆当然不能让沧陌染和紫冥等兽继续打下去,这个时候,是要一致对外了啊!

但他却坏心眼的没有告诉大长老,只想让他干着急。

同时,冰娆到了自己和沧陌染的寝宫,看到双方战斗已经几近尾声,双方的模样此刻确实都惨不忍睹!

一见冰娆来,都没用她开口,两边的人及兽兽便立即停了手,沧陌染和紫冥等小兽更是不约而同的朝冰娆扑了过来。

紫冥快了一步扑到冰娆怀中,并略带哽咽的看着冰娆,漂亮紫眸含泪控诉着沧陌染的罪行,“主人,瞧那混蛋干的好事!我漂亮的毛皮就这样被毁掉了啊!”

“媳妇,你这些兽更凶,我身上都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了”已经跑到冰娆身边,并从冰娆身后环抱她的沧陌染,也不甘示弱的告状道。

冰娆很无奈,淡淡问:“都打够了吗?”

“暂时打够了!”一人一兽异口同声道,然后还傲娇的互瞪了眼对方。

“那就收拾收拾,跟我去见客吧!”冰娆满意道。

“呃!见啥客啊?朕忙的很,才没空接见任何人!”沧陌染心情不爽,所以,不想见任何人。

紫冥也不想,同样道:“本王也没空!”

“四大家族来人了!”冰娆见他们如此,如实告知,然后又补充:“若是你们不去,那我只能自己去面对那些凶神恶煞了!唉!他们来了好多人,吓得我小心肝都颤了!”

“媳妇别怕,我陪你去见他们!”

“娆儿美妞别怕,我陪你去见他们!”

一人一兽听冰娆这样说后,立即表态道。

“嗯,我自己会害怕!”冰娆可怜兮兮道,她那需要保护的小表情,立即引起了沧陌染和紫冥等兽的怜香惜玉之情,他们全都心疼到不行啊!看样子这次四大家族真的来了很多人,不然媳妇(娆儿美妞)咋会吓成这样呢?

甚至就边上龇牙咧嘴旁观的无名等人,都以为四大家族特意来找茬的,所以,当他们跟着冰娆一起去了冰溪院子,看到正大在客厅的四大家族代表后,都表示风中凌乱了。

当时,客厅中除了冰溪和大长老,就只有四个陌生人…

那啥…不是说四大家族来了很多人吗?

哪呢?哪呢?

这个时候,四大家族代表也正巧回头,当看身后站着满脸冰冷的沧陌染以及气势汹汹的众兽时,他们差点没吓尿了,这是干啥?要吓死人怎么滴?

看到对方这阵容,四大家族代表的小心肝已经狂颤了起来。

话说,他们只是来传话的,要不要这样对待他们啊!

“诸位有什么事情,现在就说吧!”见他们面露震惊之色,冰娆才笑眯眯道,哼!就是要吓到你们啊!

说?怎么说?万一他们说的惹恼了对方,他们还能活着走出沧云皇都吗?

来的时候,四大家族代表已经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可真发生时,他们这心里还是忍不住突突乱跳,毕竟,谁也不想死啊!

“咳咳!其实,我们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范家的代表首先怂道。

冰娆闻言笑了,“有话不妨直说,都来了怎么可能会没事!”

“是啊!你们有什么就直截了当说吧!吞吞吐吐的像个什么样子?难怪现在的四大家族大不如前呢!都是你们这些胆小鬼给弄的!”沧云大长老也没好气的附和着冰娆。

他的话,直接将四大家族代表气得半死!

丫的,他们四大家族有今日都是拜谁所赐啊?

还不是冰娆干的好事?

现在倒好,成了他们的罪过了!

而且,即便沧云大长老将罪名安在他们身上,他们也不好反驳,因为确实是他们没用啊!但现在好了,他们有底气,不怕了!

想到这儿,另外三家都看向赫连家族,示意他代表四家开口!

赫连家族来的是一位长老,平日里就相当爱摆谱,这不,开口前,他先端起一杯茶,轻抿了口,才一脸正色道:“我们今日前来,确实是有些事情要与沧云皇后商量!”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废什么话?”紫冥听完,漂亮的紫眸一瞪,颇没耐心道。

“……”赫连家的长老十分无语,这只貂可真是太没素质了啊!咋说话这样粗鲁呢?

“我也觉得,紫冥让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是正确的!”见赫连家族长老有些接受无能,冰娆笑眯眯的赞同道。

“真是有其主必有其兽!”赫连家长老气哼哼的道。

“谢谢夸奖,你可以说了。”冰娆笑得十分荡漾。

“哼!我们今日代表家族前来,主要是希望你能归还咱们四大家族的产业!”赫连家长老这次没有在打官腔,而是相当直接道。

冰娆闻言有些诧异,她没听错吧?让她归还产业?

“你们四大家族的产业,我当初不是归还给你们了吗?”随后,冰娆淡笑道。

“什、什么时候?”四大家族的代表都愣住了。

“当初接手的时候,你们四家的产业我就没要啊!当时,不是都被你们拿回去了?”冰娆提醒着。

冰娆说的产业,指的是当初那些她看不上的四大家族固定资产,但四大家族代表所说的产业肯定不仅仅是那些,不过,她就是想要装糊涂,谁能奈她何?

四大家族的代表们闻言则都有些抓狂,什么叫他们四家的产业当初你就没要?你拿走了四家所有的财富,知道不?还有,什么叫那些产业已经被他们拿回去了?他们那是用钱买回去的好吗?请不要偷换概念,他们没那么傻的好糊弄!

“冰娆小姐,你这话说的有些不妥吧?”强忍心中怒气,钟家代表谴责道。

“我说错了吗?那些产业难道还在我手里?”冰娆装傻问道。

“那是我们花钱赎回去的!”钟家代表气得脸红脖子粗的吼着。

“不管是怎么回去的,反正现在在你们手里,所以,我不知道你们还打算让我还什么?”冰娆嗤笑道。

“还钱!你从我们四家拿走的所有财富,都必须要还给我们!”见冰娆如此不配合,赫连家长老只能态度强硬道。

“我欠你们钱?”冰娆笑着问。

“不欠,但你拿走了我们四家所有的钱!”赫连家长老咬牙提醒。

“这位长老,知道什么叫愿赌服输吗?想当初,你们输给了我,这些钱就是我的了,而不是你们四大家族的,你们现在想从我兜里掏钱,那跟抢劫有什么区别吗?”冰娆表情有些古怪问道,对于这四大家族的无耻,她今天总算又领教到了。

“冰娆,你休要狡辩,我只问你,肯不肯归还那些财物!”懒得跟冰娆废话了,赫连家长老直接问。

“不是我肯不肯,而是那些钱都被我花光了,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如果你们真想打劫的话,那就尽管放马过来吧!我接着就是!”冰娆态度也愈发强硬。

“你、你…那么多钱你怎么可能这么快都花光了?那些财物,就算是你十辈子也花不完啊!”范家代表一听,立即痛心疾首道。

“我要养多少只兽,你知道吗?从你们四大家族赢来的那点钱,对于我家里这些兽兽们来说只是九牛一毛,根本都不值得一提!”冰娆理所当然道。

“嗯,养那些兽兽确实费钱,我们沧云都为此搭了不少进去。”沧云大长老附和着。

冰娆好笑了看了眼沧云大长老,就你们还搭钱进去?你们沧云国库还有钱吗?几年前就被她家兽兽搬空了啊!

沧云大长老老脸微红,坏丫头,装傻不行啊?

“我们不管那些,反正你今天必须答应归还咱们四大家族的财物!”见冰娆和沧云大长老都开始哭穷,四家代表都有些怒了,并略带命令的吼着。

“给我个归还的理由?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赌赢来的钱,还得还回去的!你们四大家族还真是奇葩啊!”冰娆似笑非笑道。

“不想还,就等死吧!”赫连家代表威胁着。

“你确定?”冰娆眨眨眼,无辜的问。

“当然!冰娆,我们肯给你机会主动归还,是给你面子,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真惹恼了我们,没你好果子吃!”赫连家长老威胁着。

他的一番威胁,让冰娆直接笑喷了。

“如果我偏要吃罚酒呢?你能如何?还是说,你想看看咱们两个谁先死翘翘?”冰娆嗤笑着问道。

“你、你…冰娆,你真不怕死?”赫连家长老不敢置信道,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冰娆怎么还不当回事呢?

冰娆哪里会是他想的那般,吓一吓就立即妥协了!

想让冰娆服软,这辈子都不可能,毕竟,她可不是被吓大的!

“我只是好奇咱们两个谁会先死!”冰娆说完,一条巨蟒已经不客气的直接扑向赫连家长老,冰冷的蛇牙更是噗哧一声,咬住赫连家长老的腰部,峰利的牙齿直接刺穿对方血肉之躯,疼的赫连家长老浑身如触电般剧烈颤抖。

“冰、冰娆…你好大胆子!”被蛇紧紧咬住的赫连家长老,吓得小脸煞白,并有气无力的道。

“嗯,本后从小胆子就大!”冰娆笑着回应。

随即,她又转头看向另外三家代表,三家代表被她那似笑非笑的眸光轻轻一扫,便立即如此刚刚出壳的小鹌鹑般哆嗦了起来,三个半大老头还不由自主的紧紧抱在一起,模样看着真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你们三个…”冰娆的话故意只说了一半,待看到三家代表小脸苍白如纸,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她才继续道:“你们三个要不要也试试被蛇咬的滋味?”

“不,我们不要!”三家代表哆嗦着,并连忙。

“那还要抢劫我吗?”冰娆问。

“冰娆,那本来就是我们四家的钱…”范家长老忍不住提醒。

“原本是你的,可是后来被我赢来了!”冰娆纠正道。

“不管怎么说,这次你必须把这钱还了,不然倒霉的可就是你了!”范家长老自信满满道。

“放心,你们肯定会在我之前倒霉的!”冰娆面对这样的事实,也挺自信。

“……”三家代表已经不敢在说什么了,只能继续跟冰娆大眼瞪小眼,最后,四家代表被集体轰出了沧云皇都。

原本,冰娆还真想杀了他们,可是还需要他们给四大家族代话,也只能放他们回去了。

但走前,他们可没少被兽兽们摧残,其状况之惨,沧云大长老都险些看不下去了。

由此,也让沧云大长老下定决心,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了冰娆的这些兽啊!不然,绝对会被他们给玩死的!

等四大家族代表离开,冰娆、沧陌染、冰溪以及大长老继续坐在客厅中,一开始,四人都在思索着,谁都没有出声。

良久,忍不住寂寞的沧云大长老率先打破了室内的寂静,并道:“你们说这四家究竟是怎么回事?之前怕皇后报复,一直在装孙子,现在态度怎么突然强硬起来了?这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沧云大长老刚说完,就发现冰娆、冰溪以及沧陌染全都不约而同的看着他,顿时,他心里一紧并问:“我说错了吗?”

“你没说错!”冰娆赞同点头道,然后又让紫冥派兽去叫个专门负责监视他们四家的鼠小弟过来。

等了会儿,派去叫鼠的兽却自己回来了。

“鼠小弟们呢?”冰娆忍不住问。

“老大的主人,负责监视这四家的鼠小弟,最近都没有回来过!”某兽汇报道。

“都没回来?鼠小弟们不是每隔三天就会传消息回来的吗?”冰娆感觉事情貌似有些严重了,并确认道。

“嗯,可这几天都没有老鼠探子回来。”某兽如实道。

“哥哥,让小白去看看吧!”冰娆听完,转头对冰溪道。

冰溪点头,并将小白放了出来。

小白刚一出来,就立即扑向了冰溪,冰溪毫不客气的用手掌一挡,并将那只好色的小白老鼠抓在手中。

小白被主人抓得太紧,不停的挣扎道:“主人,你要勒死可耐滴小白了!”

“还敢动手动脚不?为何跟你说了这么多次,你都不长记性?”冰溪忍不住问。

“都怪主人貌美如花,让小白情不自禁!”小白小脸羞红的道,还时不时抬眼,含情脉脉的偷看着冰溪。

冰溪有些恶寒,这么多年了,这小老鼠怎么就改不掉贪财好色的毛病?不过,小白若是能改掉,只怕也就不是他所了解的小白了。

随后,冰溪直接吩咐:“你的鼠小弟们估计出事了,你跑一趟去看看情况吧!”

小白点点头,才不舍的从冰溪松开的手掌中跳出来,并一步三回头的坐上一只黑鹰的背,离开了沧云皇都。

原以为小白会很快回来,可谁知道等了好几天都没看到小白的影子,冰娆感觉情况貌似有些不妙,寻思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在派些兽去探探情况?最后,她决定还是亲自走一趟吧!

知道冰娆要前往四大家族领地,冰溪、沧陌染全都不放心的要跟着,沧云大长老一听也表示要去。

冰娆看着他,“你去了沧云国怎么办?”

“有老祖宗在,沧云国不会有事的!”沧云大长老理所当然道。

所以,你也把那白胡子老头当成了可以随时随地支援的临时工是吗?

替白胡子老头惆怅了下,冰娆四人及众兽兽便离开了沧云皇都。

他们的第一个目的地,是徐家所在的徐城。

徐家在东流云十大家族之中排名第九,实力相对较弱,同时也是个好下手的对象。

这次,冰娆等人及兽兽们来徐城,主要就是想弄清楚鼠小弟们失踪的情况,以及四大家族态度变得强硬的原因。

若说这四家背后没有人撑腰,冰娆是绝对不信的,可究竟是谁呢?

到了徐城门口,冰娆远远的便发现城门口的戒备异常森严,递给哥哥、沧陌染和大长老一人一粒易容丹,又将兽兽们收进星戒,他们四人才朝着城门口走去。

“站住!身份凭证!”刚走到门口,就有一名侍卫上前询问。

冰娆等人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假身份递了过去。

侍卫们检查完毕后,直截了当道:“想要入城,一人五百上品晶石!”

听到这个价格,沧云大长老忍不住瞪大眼睛,我去!抢劫啊!入个城就要五百上品晶石,这么贵的价格谁进得起啊?

“怎么这么贵?若是我没记错,以前进入徐城只需要十块中品晶石啊!”伪装成一名小白脸的冰娆故作诧异道。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徐城涨价了,你们爱进不进!”侍卫十分傲慢道。

“小公子,我看咱们还是去其他城市吧!别进徐城了,这里太贵了!”化身为老仆人的沧云大长老,小心翼翼的提议道,并一脸肉痛。

“哼!别的城市也这个价!”侍卫听了沧云大长老的话,没好气道。

“这不可能啊!我前些天才从赫连城回来,那里进城就不是五百上品晶石!”沧云大长老煞有其事道,并力劝冰娆三人:“小公子,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去赫连城吧!那里可比徐城大多了,咱们要买的东西也都有,何必在徐城挨宰呢?”

面对沧云大长老的语重心长,冰娆面上明显有些犹豫了。

这时,守城侍卫嗤笑道:“一看你们就是穷鬼!五百块上品晶石都拿不出还妄想进城?实话告诉你们,赫连城也涨价了,人家要收六百上品晶石才会放外人进城!五百你们都拿不出来,赫连城就更进不去了!”

“这不可能!我前几天才去过赫连城的!”一听,沧云大长老佯装暴怒道。

“爱信不信!我骗你干嘛?咱们徐城、赫连城、范城以及钟家所在的钟城,可都是同时涨价的!”守城侍卫不觉得这有什么好保密的,遂诚实道。

“为什么涨价?”冰娆眨眨眼,略带好奇的询问着。

“这是家族秘密,不该问的不要问!拿出五百上品晶石就放你们进城,否则,就有多远滚多远吧!”守城侍卫已经没有耐心了,看向冰娆四人那嫌弃的小眼神,就好像冰娆他们是泥里的尘埃一般,是那样的令人嫌弃不已。

“上品晶石我们没有…”听侍卫吼完,冰娆才小声道。

“那你们在耍我?”侍卫大怒。

“淡定,上品的晶石我没有,但我有下品的。”冰娆羞涩一笑道。

“下品的也行啊!”侍卫脸色好看了点,然后伸出手等着冰娆将晶石卡递给自己。

冰娆笑得很无辜,从星戒中拿出一枚下品晶石,并直接丢到侍卫身上。

侍卫被晶石砸到后,本能的一躲,并怒瞪着冰娆问:“你干什么?”

“给你晶石啊!”冰娆笑着道。

“直接刷卡就行了啊!”侍卫提醒道。

“对不起,我没卡!”冰娆依然无辜的表情,然后又连丢了几块晶石到侍卫身上。

一块晶石砸上去侍卫可能还不觉得痛,可好几块一起砸了上去,就有些痛感了,下一秒,侍卫又怒瞪冰娆吼道:“你没完了是不是?在敢拿钱砸我,我就、我就…”

“你舅怎么了?”冰娆眨着眼睛问道。

“我舅好着呢!我是说,你在敢拿晶石砸我,休怪我不客气了!”侍卫火大吼着。

“我没拿晶石砸你啊!”冰娆说着,又几块下品晶石丢到了侍卫身上。

侍卫彻底被冰娆弄火了,并不顾形象的扯着脖子吼道:“那你现在是在干嘛?这样好玩啊?”

“我这样是为了方便你数晶石啊!现在已经二十三块了!”冰娆好心提醒着。

“不用这样给,一起给我就行了!”侍卫强忍怒气道。

“一起给?你确定?”冰娆问。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快点一起给我吧!”侍卫耐心耗尽,瞪着冰娆的双眸都要喷出火来了。

“好吧!既然你强烈要求了,如果我要不成全你,那岂不是会让你失望?”冰娆说完,数不清的晶石雨便从天而降,劈头盖脸的全都砸上了某个倒霉侍卫的身体,顿时把这名侍卫砸得眼冒金星、七窍流血不止!

紧接着,扑通一声,那名侍卫被砸晕了!

冰娆啧啧两声,表示这货的抗砸能力明显比不上沧云的那位太上皇,那位,被她砸了好几亿的下品晶石都没晕,由此可见,这名侍卫的体力有多差了!

唉!冰娆叹着气,耳边则响起惊呼声:“来人!有人袭击侍卫!”

唰的一下,冰娆四人被守城侍卫团团包围。

沧云大长老看到这种情况,无语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些侍卫能不这样逗逼吗?

冰娆也很无奈的解释道:“你们误会了,我是在给他入城费!”

“给入城费给到把人都打晕了?”侍卫队长一脸狐疑的看着冰娆道。

“嘿嘿!钱多了点!”冰娆有些不好意思,然后又指着某倒霉侍卫身上堆得跟小山一般的晶石道:“瞧,我可没撒谎,这些就是咱们四个人的入城费,我本来是几块儿几块儿给的,可这位侍卫大人非得强烈要求我一起给他,我只能照做了!”

“嗯嗯,这事不怪我家小公子,确实是这名侍卫强烈要求的。”沧云大长老见机配合道。

侍卫队长见状,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因为看到地上的晶石,他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是真的,毕竟,没有谁会土豪到拿晶石当武器砸人啊!这些可都是钱!

“这位大人,你清点一下这些钱吧,我们想尽快进城。”见侍卫队长平静了下来,沧云大长老遂要求道。

侍卫队长召来几名侍卫数晶石,并随意的跟沧云大长老聊道:“要进城干嘛啊?”

“采购,我家小公子要娶妻,不过,我们住在乡下地方,那里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买的,因此我们才来到大城市,想在这里采购点必须品!”沧云大长老解释。

侍卫队长则指着冰娆问:“这弱不禁风的小白脸,就是你家公子?”

“正是!”沧云大长老点头道。

“那这两个女子就是他要娶的?”转头看了眼人高马大的沧陌染和冰溪,侍卫队长真是好奇极了。

这是哪里来的乡巴佬啊!

男的如此单薄,貌似风一吹就要倒,可眼前两名女子却强壮的跟树桩子一样,如果这两个女子真是这小公子要娶的,就他那小身板受得了吗?

面对侍卫队长探究怀疑的眸光,沧陌染和冰溪好想抓狂啊!

原本,冰娆让他们两个装扮成女子,就够让他们郁闷的了,现在,居然还让个粗鲁的男人评头论足,真是叔能忍、婶不能忍!

你那啥眼神?他们现在的模样配不上冰娆吗?

沧陌染气极败坏的往冰娆身边一站,一把将柔弱到跟刚出壳小鸡崽似的冰娆搂进怀里,大声宣示主权道:“我是他女人!”

话说完,沧陌染都忍不住恶寒了下,这角色扮演实在是太醉人了!

冰溪也往冰娆边上站了站:“我是她亲姐姐!”

“嗯,我姐姐也想找个男人嫁了,队长可有兴趣娶了她?”冰娆坏笑着打趣道。

冰溪闻言瞪了眼妹妹,用眼神警告,别玩太过火啊!差不多得了!

以为冰娆想将这粗壮的姐姐嫁给自己的侍卫队长,闻言如遭雷击般石化了,他、他不要娶这么粗糙的女人啊!

“我、我已经娶妻了,小公子的厚爱本队长实在无福消受啊!”好不容易回神后,侍卫队长连忙道,然后又扯着嗓子问侍卫:“钱清点完没有?都给我速度快点!”

“队长,别急着拒绝啊!我姐姐肯定比你家里的母老虎好!”冰娆笑眯眯劝道,然后也朝着数钱的侍卫道:“我们不赶时间,还想跟你们队长多聊会儿呢,所以,你们慢慢数啊!不急!”

我急啊!侍卫队长心急火燎的想要把他们给送走,不然,他真心怕冰娆将自己那根本就嫁不出去的姐姐硬塞给自己啊!这样的事实真是太可怕了!

侍卫队长哆嗦了下,又对冰娆道:“我相信你们给的钱不会少,你们先进城吧!如果钱不够等出城的时候再补上就好了!”

“唉!我还想让你和我姐姐好好培养下感情呢!”冰娆一脸遗憾道。

“不必了!真心不必了!家有悍妻,实在不敢纳妾啊!”侍卫队长求饶道。

“我姐姐可不会给别人当妾,你想娶就休掉家里的母老虎!否则免谈!”冰娆意志坚定道。

“我不娶!你们快走吧!我求你们了!”侍卫队长都想给冰娆跪了,这小白脸咋就盯上他了呢?

在侍卫队长送瘟神般急切的催促下,冰娆恋恋不舍、满脸遗憾的带着有些火大的哥哥、强忍笑意的沧陌染以及一脸无辜的沧云大长老,进入了徐城。

走在徐城的大街上,沧云大长老满脸不解的小声问冰娆:“给了徐家那么多钱,你不心疼?”

“你说呢?”冰娆不答反问道。

“嘿嘿,小丫头,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沧云大长老猥琐笑着道。

“这两年徐家应该又攒了不少钱吧!”冰娆抬头望天,随意道。

“呃!是的!”沧云大长老点头,并不由抹了把额上冷汗,他就说嘛,这小丫头怎么可能是愿意大出血的人?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既然他们又有钱了,那本后决定跟他们收点精神损失费!”冰娆理所当然道。

“精神损失费?”奇怪的看着冰娆,沧云大长老想不明白这精神损失从何而来。

“哼!前几天他们不是派人去威胁我了吗?本后精神受到了极大打击和摧残,所以…你懂的?”冰娆一本正经道。

“懂!我懂!”沧云大长老连忙附和。

冰娆瞥了眼大长老狗腿的模样,暗道,这老头真是越来越没节操了啊!不过,这样也好,以后干坏事的时候正好可以算上这老头一份!现成的打手,不用白不用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