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五十四章 今晚就把我吃掉吧!

“……”冰娆有些呆怔,这话从何说起?

“你好个屁!再好也是只兽!”沧陌染让紫衡给气得火冒三丈,他期盼已久的大婚,咋就这么不容易呢?

好不容易和媳妇确立了合法关系,可婚礼过程怎么如此悲催?先是那两个该死的女人来捣乱,现在这些兽兽又不放过他和媳妇独处的机会,真是气死他了!

火大的沧陌染,怒瞪着喷火的双眸,恨不得将眼前这些捣乱并与他争宠的兽给烧成灰,当然,兽兽们看他也不太顺眼。

以前没结婚的时候吧,它们还能勉强接受这个人的存在,但现在结了婚,这货成了小娆儿名正言顺的男人之后,它们心里反而各种的不爽!

想和主人独处?

嘿嘿!没门!

想洞房?

嘿嘿!更没门!连窗户都没有!

小兽们打定主意,今天肯定不会让沧陌染好过的。

沧陌染也看出它们想法了,心中自然爆怒不已,下一秒,互相看不对眼的两方,直接撕打了起来。

先是沧陌染一脚踢飞了一只兽,小兽们则各种上爪子上腿,总之,打得那叫一个昏天暗地,看得冰娆是眼花缭乱。

不仅如此,沧陌染和兽兽们还都打红了眼睛,任她如何阻止,两方都不肯收手!

最后,把冰娆给气到了,她干脆也不管了!

爱打打吧!

打打更健康!

可以说,婚房里打得热火朝天,婚房外听墙角的众人也异常兴奋。

特别是为老不尊的沧云大长老等人,听到新房里剧烈的响动后,脸上笑容那叫一个灿烂!

在他们看来,这可是陛下实力的体现啊!

瞧!陛下能力多强,居然把动静弄这么大!

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沧云国的小皇子也就要出生了啊!

不过,冰娆不是怀娃了吗?

陛下这样折腾是不是不太好啊?

兴奋又担心的沧云大长老等人,偷听了一会墙角就开始各种纠结,既希望自家陛下能力强些,又不想伤到冰娆肚子里的娃!

面对这样的沧云大长老等人,冰溪直接无语。

难道这些老东西听不出来房间里是在打架吗?

有兽兽们在,沧陌染想占到妹妹便宜可不容易啊!

嘿嘿!冰溪有些猥琐的笑着,想像着沧陌染被痛揍的下场,他心里蛮爽滴!

叼走他妹妹,活该被揍!

同时冰溪又轻瞥了眼沧云大长老等人,就让这些家伙做白日梦去吧!明天他们就知道自家陛下有多么没用了!

冰溪有些兴灾乐祸!

不远处,肖敬等人看到冰溪和沧云大长老等人带头听小娆儿墙角,纷纷表示醉了。

当哥哥的和身份地位颇高的长老们做出这样的事,真的好吗?

按理说,听墙角应该是他们这些备胎的工作啊?

偏偏让冰溪和沧云大长老等人抢了先!

就在肖敬等人心里各种不平衡时,房间里传出了沧陌染的轻吟声:“媳妇,疼!呜呜…好疼!”

沧云大长老等人一听,疼?陛下怎么会疼?要疼也应该是冰娆疼吧?这不对劲啊?

难道说,冰娆是上面的那个,才弄疼的陛下?

艾玛!想到这儿,沧云大长老等人都有些不淡定了,陛下啊!您可是一国之君,要挺住啊!

心急如焚的沧云大长老等人,见陛下居然喊疼,恨不得冲进新房看个究竟,这到底谁在上谁在下啊?陛下不可能疼啊!

“啊!媳妇,疼!你弄疼我了!呜呜…”正想着,沧陌染的声音又传出来了,甚至比上次叫得更惨烈,而且,断断续续的,还伴着轻喘。

顿时,沧云大长老等人更着急了。

他们正打算冲进去,却被冰溪一把拦住。

“让开啊!陛下在受苦呢!”沧云大长老急切道。

冰溪有些醉了,话说,你们这些老头子如此闯新房救驾确定没问题吗?更主要的是,沧陌染不受点苦就想轻易叼走他妹妹,占他妹妹便宜那可能吗?

做白日梦去吧!

“他们在洞房,你们这样闯进去算什么事啊?再者,他一个大老爷们,疼点能咋样啊?能要命不?”冰溪心里暗笑,嘴里却认真严肃道。

“呃!”沧云大长老等人闻言不敢轻举妄动了,冰溪说的没有错啊!人家小两口在洞房,他们就这样闯进去,万一看到什么不该看的,确实是不大好!

静静的呆在原地,沧云众长老的心虽然都紧张的提到嗓子眼了,但他们也不敢硬往里闯了。

见他们老实了,冰溪满足了。

而婚房内,沧陌染此刻的模样确实挺惨的。

只见他全身上下衣服碎成了丝状,包括那张俊美无双的脸蛋上,都布满了数不清的爪子印,一道道细小的伤口正不时有血珠渗透出来,但他根本不愿意吃疗伤丹药,他就是想让媳妇知道,她的这些小兽有多凶!瞧,都把他抓成啥样了?

另外,也是为了趁机向冰娆撒娇,求关心、求爱抚!

小兽们状况也没比他强哪去,好多兽兽的毛都被沧陌染揪掉不少,有的还撞伤了头。

总之这一战,双方打了个平手。

谁都没好哪去,当然,谁也没占到对方便宜!

冰娆无奈的看了眼分别占据床头床尾的沧陌染及众小兽,只想无语问苍天。

这算什么事?

一个两个的都跟她装可怜,打的时候咋那么凶狠残暴呢?

现在倒好,打得两败俱伤了,反倒都成小可怜了?

“娆儿美妞,我的毛都掉了!”见冰娆不理自己,紫冥紫眸含泪,可怜兮兮道。

“小娆儿,我壳疼!”紫衡也不甘示弱!

“媳妇,我全身都疼!”沧陌染见状,不客气的争宠道。

“都给我闭嘴!”冰娆咬着牙,忍无可忍道。

见冰娆貌似有发火的征兆,争宠中的一人两兽霎时都安静了下来。只是他们的眸光依然可怜,并在暗中较着劲,都想看看谁在冰娆心中更重要。

可惜,冰娆谁也没理,并在边上坐了下来喝着茶,时不时的在轻瞥他们一眼。

沧陌染和小兽们则无辜又委屈的承受着冰娆眸光的洗礼,都不敢大声说话了。

就这样,冰娆、沧陌染及众兽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整晚。

天刚蒙蒙亮,冰娆就离开房间去吃早饭了。

“媳妇!”沧陌染见状,连忙吃了粒疗伤丹药,并迅速换了件衣服就追了出去。

小兽们也不在装可怜了,都火速疗好伤,跑出了房间。

此时,正在餐厅准备用餐的沧云大长老等人,看到冰娆来了,都颇感惊奇,新娘子咋这么早就醒了啊?

不过,冰娆却无视了他们好奇的眸光,并直接坐下用餐。

“媳妇!”沧陌染很快追来。

沧云大长老等人瞬间便将目光都集中在了沧陌染身上,并用眼神上下打量着沧陌染,想看看他昨夜是否有被蹂躏!

可惜,沧陌染早就吃过了疗伤丹药,他们想看出点什么根本不容易。

但冰娆没有搭理沧陌染,他们却看得清清楚楚。

这新婚小两口是咋了?

昨天才大婚,今天就有矛盾了?

莫非,是冰娆嫌弃陛下不行?

沧云大长老担忧的轻瞥着沧陌染,唉呀!陛下还是个雏,不懂得如何取悦媳妇也是正常的啊!

没关系,自己那里有书,一会儿给陛下拿几本让他好好学学,保管用不了几天,陛下就熟能生巧了!

沧云大长老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正确,之前,他咋就没有想过给陛下弄几本春宫图呢?真是失误呀!

给了陛下一个放心的眼神,沧云大长老便安心的吃早饭了。

这时,小兽们也陆续赶来,并占据了冰娆身边的位置,沧陌染直接被挤了出去。

沧陌染想发火,可是看到媳妇一言不发,只是轻轻瞥了他一眼,他只好忍气吞生!

呜呜…媳妇生气了啊!都不理他了!

伤心欲绝的沧陌染,完全不知所措了。

冰娆吃过了早饭,也故意没有搭理他,而是直接转身走了。

“媳妇,等等我啊!”沧陌染起身就想追,但却被沧云大长老一把抓住,顿时,他有些火大,并吼道:“你这老头干嘛抓着我,快放开我,我要去追媳妇!”

“陛下,我有办法让皇后不在生气啊!”沧云大长老黑着线道,陛下这是又忘记他是谁了吗?才一天啊!就把他忘得干干净净,呜呜…

“真的?”沧陌染一听,总算给了沧云大长老几分好脸色。

沧云大长老见状颇感欣慰,然后拉着沧陌染神神秘秘的去了书房。

同时,他也吩咐亲信回他住处取了自己的那几本珍藏版图册,待亲信将图册送到书房后,他便拉着沧陌染讲解起来。

沧陌染见眼前老头如此慎而又慎,真是好奇到不行。

这老头到底搞什么鬼啊!

当他翻开图册,看到精美图册上一张张红果果、男女以各种姿势相拥在一起的图片时,瞬间整张脸爆红。

这、这是什么呀?

都没穿衣服的人给他看什么?

纯真的沧陌染有些爆怒,并一把将精美的图册丢到地上,还火大吼道:“你这死老头,居然用这种东西侮辱我的眼睛,完了!完了!非礼勿视!也不知道我会不会长针眼啊!”

“陛下啊!这可是好东西啊!”沧云大长老见状连忙心疼的捡起被沧陌染丢到地上的画册,小心翼翼的检查着道。

“这算什么好东西?而且,你给我看别人果体干嘛?我对他们没兴趣!”沧陌染没好气道。

“陛下,这是能让你幸福的宝贝啊!而且,你还是雏,正是需要学习这个的时候,相信我,我是过来人,看了这个后你就知道该怎么取悦皇后了啊!”沧云大长老语重心长道。

沧陌染一听这话,脸色才稍稍好看些。但他依然对这老头的话有些半信半疑,这么几张图片,就能取悦了媳妇?他怎么不信呢?

不过,他还是认真欣赏起来。

等沧陌染从头到尾翻了一遍后,沧云大长老才一脸期待的问:“陛下,这些姿势都记住了吗?”

“记是记住了,但这些姿势有什么用呢?”沧陌染不解问道。

沧云大长老有些头疼,陛下究竟明不明白啊?

“陛下,这关系到你的幸福,等会儿你回房后把这些姿势都跟皇后演练一遍,你就了解其中的美妙了!切记,这些很重要的!”沧云大长老不放心的叮嘱着。

“好了,我知道了,你别墨迹了!”沧陌染嫌弃的又开始撵人了。

沧云大长老倍感悲催,陛下这算是卸磨杀驴吗?

呸呸!他才不是驴!但陛下把人利用完就丢的行为也够可以的了!

郁闷的转身,沧云大长老伤心的准备离开了。

“等等,老头,这些东西真能让媳妇不在生气?”沧陌染叫住沧云大长老,不确定问道。

“能!太能了!”沧云大长老十分肯定道。

“既然如此,我现在就去找媳妇!”沧陌染得到肯定的答案,顿时气势大盛!

而后,沧陌染风一般的飘出了书房。

看到自家陛下如此急迫,沧云大长老才猛然想起,糟糕,他忘记叮嘱陛下悠着点了,纵欲过度会伤身啊!

但这个时候追上陛下只怕是不妥啊!

算了,陛下也不是小孩子了,心里应该有数的!

想着,沧云大长老放心离开了。

而沧陌染在离开了书房后,就直接朝着他和冰娆的新房跑去。

此时,冰娆正在房间内摆弄药材,看到沧陌染一脸笑容并讨好的进来,她还是故意没理会!

这家伙,若是不给他点教训,以后还不翻了天?还有那些兽兽也是,这次,冰娆打算一并教训了!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在闹腾!

抱着这样的想法,冰娆小脸完全板了起来。

沧陌染将房间门一关,然后小心翼翼的踱步到冰娆身旁,轻柔道:“媳妇,现在让我来取悦你吧!”

冰娆听到这话诧异的抬头看了眼沧陌染,这家伙又想搞什么鬼?

沧陌染拉着冰娆到床边,自己则呈大字形往床上一躺,并对冰娆道:“媳妇,来吧!咱们来滚床单!”

原本,在沧陌染心中,滚床单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但今天看了那老头给自己的图册后,他才知道原来滚床单也是可以有许多姿势滴!而据说这些姿势可以让媳妇很幸福,所以,他想拉着媳妇试一试,但又怕媳妇不同意,因而只能直截了当的说了。

只见冰娆瞪大眼睛,一副见鬼的模样看着沧陌染,这货受什么刺激了?

冰娆的反应早在沧陌染意料之中,但他并不在意,然后一把抱住自家媳妇香香软软的娇躯直接躺倒在床上。

“该死的,放开我!”冰娆有些怒了,她火还没消,滚什么床单啊!

“媳妇,要不我先脱?”沧陌染委委屈屈的小声道。

“……”冰娆黑线了,这不是谁先脱的问题好不?她还在气头上呢?哪有心情!

“媳妇,我脱了!”见媳妇并未反对,沧陌染开始宽衣解带。

冰娆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绝色美男,满脸羞红的一件件脱下自己身上的薄衫,最后,露出大半个小麦色的诱人胸膛…

色诱!

这绝对是色诱!

该死的!

冰娆明显感觉房间内气温升高了不少,她美丽倾城的小脸也有些微微泛红。

她绝对可以肯定,沧陌染肯定是受什么刺激了。不然,一个以为拉手都会有娃的单纯男子,怎么会如此狂放的自己主动宽衣解带了啊?

这谁教他的?

冰娆好想知道,然后狠狠痛揍那家伙一顿!

咋好的不教,偏偏让沧陌染来对她色诱呢?

她不是柳下惠,意志力没有那般坚强好不?

更主要的是,眼前美色实在是太过诱人,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啊!

眼看沧陌染脱得只剩下身上的小内内了,冰娆一把摁住沧陌染的手阻止他继续脱下去…

沧陌染仰起头,小鹿般纯净的暗紫双眸不解的看着冰娆,媳妇不喜欢吗?为嘛不让他继续脱了?

“媳妇…”沧陌染抱住冰娆一起躺下,然后两人又开始大眼瞪小眼。

呃!冰娆有些尴尬,这货看来还是没学会啊!

一把拉过沧陌染,冰娆淡淡问:“你发什么疯?”

“我没发疯,只是想取悦媳妇罢了。”沧陌染实话实说道。

“谁教你脱衣服的?”冰娆继续问。

“一个不认识的老头!”沧陌染非常诚实。

不认识的老头?

冰娆有些狐疑,难道说的是大长老吗?

如果真是那老头,冰娆觉得自己真心得同情他了。

这都多久了,沧陌染居然对他还是见一次忘一次!可见这大长老的存在感有多低啊!

“他都和你说什么了?”随后,冰娆又问。

“没说什么,只是拿了几本图册给我看,让我照着上面画的去做,说是这样可以取悦你!我、我想照做,可媳妇你不配合啊!”沧陌染说着说着还委屈上了。

冰娆有些瀑布汗了,可以照着做的图册,莫非是春宫图?

该死的大长老!怎么这么为老不尊啊?

冰娆很火大,后果十分严重!

这时,沧陌染又道:“媳妇,我好困,咱们睡觉吧!”

说完,他紧紧抱着冰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冰娆有些无语,心里忍不住暗自腹腓,如果大长老知道沧陌染就这样睡着了,不知道得有多失望啊!

一觉醒来,沧陌染神清气爽!

冰娆则无奈的看着他,显然,已经没有那么生气了。

感觉到冰娆的变化,沧陌染开心了并抱着冰娆不肯起来。

冰娆有些无语,都醒了还赖床吗?

“起来吧!我还要去找大长老算帐呢!”冰娆坏笑着道。

“嗯?找大长老算什么帐?他招惹你了?”沧陌染有些没反应过来,不过在他心里,既然大长老得罪了媳妇,那肯定是大长老不对,教训就教训下吧!

冰娆闻言点头,是招惹她了。

待沧陌染穿戴整齐,两人便直接前往沧云大长老住处,随行的,有近二十名身材性感窈窕,容貌秀丽的婢女,这些婢女都是冰娆准备送给大长老的谢礼!

等到了大长老府邸,知道冰娆和沧陌染来了后,大长老全家上下立即出门迎接。

可不知道为何,看到冰娆身后小心翼翼跟着的那些婢女,沧云大长老突然不安起来,冰娆,看上去不像是如此喜欢摆排场的人啊!咋这次出门,带了这么多婢女呢?

疑惑间,冰娆已然笑着开口道:“大长老,谢谢你对陛下的教导啊!这些婢女是给你的谢礼,算上家里的那些,你就可以夜夜当新郎了!开心吧?”

“……”开心毛线啊?真那样的话,他非累死不可!

大长老泪奔,他明白了,这小丫头是来报复的!呜呜…他不就让陛下看了几本春宫图嘛!至于这样对他?更主要的是,自己也是为了你们小两口的幸福啊!咋就这么不领情呢?

大长老心里委屈极了,并充满怨念的看着沧陌染,是陛下出卖了他!呜呜…

“好了,大长老好好留在家里洞房吧!我们就不进去了!”冰娆无视了大长老的幽怨,继续调侃着。

说完,她拉着沧陌染转身就走了。

近二十名婢女则被留了下来。

看着眼前如花美眷,沧云大长老顿感压力山大!

还夜夜当新郎?他非精尽人亡不可!

但眼前众女是冰娆送来的,沧云大长老还真不敢再给她送回去,不然,那瑕疵必报的小丫头,说不定会出更狠的招…

哆嗦了下,沧云大长老将众女如祖宗般请进了家门,从此,他这后院就没个消停了!

而冰娆则好心情的回了皇宫。

沧陌染是冰娆高兴他也就高兴,兽兽们见主人好不容易不气了,也当即乖巧了起来。

三个月的时间,沧陌染彻底当起了甩手掌柜,他每天都跟冰娆腻在一起,兽兽们依然横在他和冰娆中间,害得他和媳妇独处时间少得可怜,不过,他已经不在意了,更是不去理会兽兽们的挑衅,免得在惹恼了冰娆,只不过,他经常用着幽怨的眸光注视着冰娆,看得冰娆直心虚。

沧陌染确实挺悲催,两人大婚三个月了,仍然只处于搂搂抱抱阶段,除此,毫无进展!

而三个月的时间过去,沧云大长老和白胡子老头也一直盯着冰娆的肚子,在发现人家肚子没有丝毫变化后,两人简直失望至极!

原来,冰娆没有怀孕啊!

呜呜…沧家的下一代,啥时才会到来呢?

某天,一直放任沧陌染努力当爹的沧云大长老,终于受不了了。

这都好几个月了,陛下的努力也没啥成果!既然如此,干脆恢复皇帝的工作吧!不要在混水摸鱼了啊!

所以,当沧云大长老跟沧陌染说准备让他自己管理皇帝的日常事务后,沧陌染简直震惊到不行!

不要!他还在蜜月阶段,才不要工作!

沧陌染决定要罢工!

知道沧陌染的打算,沧云大长老有些怒了,并恨铁不成钢的扯着嗓子吼道:“陛下,你身为一国之君,怎么可以如此怠慢朝政?你这样的行为,有多令大臣们心寒,你知道吗?”

“怎么会?”沧陌染眯了眯眼睛,完全不相信道。

“怎么不会,你是一国之君啊!可你有多久没参加朝会了,你还记得吗?”沧云大长老火大吼道,然后又有些夸张的补充着:“你若是在不出现,那些大臣只怕连你长什么样子都记不住了!”

“这样啊!无名,传朕旨意,命那些大臣即刻进宫!”想了想,沧陌染吩咐道。

“是!”无名应声离开,沧云大长老则有些傻眼,现在都三更半夜了,还折腾那些大臣干什么啊?

“陛下,这个时间是不是有点晚了?”沧云大长老提醒道。

“晚吗?”沧陌染笑眯眯反问道。

“不早了,就别折腾那些大臣了。”沧云大长老建议道。

“这么晚了,你不也在折腾我吗?我折腾折腾他们又怎么了?”沧陌染不以为然道。

“……”沧云大长老默了,何着陛下是在报复啊!

陛下啊!你这么任性真的好吗?

没办法,沧陌染也不想任性啊!

可这大半夜的,眼前这老头不让他睡觉啊!既然如此,那大家就谁都别睡了!反正,他抱不到媳妇,别人也不能老婆孩子热炕头!

带着一丝小小的报复心理,沧陌染等来了睡眼惺忪的众大臣。

一进入到御书房,众大臣当即一个激灵精神了不少并小心翼翼的看着沧陌染。这么晚了,陛下把他们找进宫,可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他们全都有些心惊胆战,因而乖巧到不行!

看着小心翼翼的大臣们,沧陌染一言不发。他不开口,那些大臣更加的心惊肉跳,这绝对是有大事的征兆啊!

呜呜…陛下,求放过,他们错了!

扑通一声!

几个胆子特别小的大臣在沧陌染浑身冷气的威慑下已经不由自主的跪下了,并主动哽咽道:“陛下,我们知错了!”

眨眨眼,沧陌染淡淡问:“你们错哪了?”

“臣、臣等不、不知道啊!还望陛下明示!”一名大臣哆嗦着道。

沧云大长老黑线,不知道你跪个屁?认错个毛线?

“听说,你们都不记得朕长什么样子了?朕这么晚叫你们来,就是想让你们对朕印象深刻些,免得真把朕给忘了。”沧陌染云淡风轻的道。

“陛下,这绝对是污蔑!臣等不认识爹娘,也不会不认得您的模样啊!”某大臣一听沧陌染这样说,当即表忠心道。

有人带了头,其余大臣也纷纷表示,陛下的容貌已经印在了他们的骨血中,他们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沧陌染听完笑道:“我就知道你们不会忘了朕!”

“陛下!是谁如此污蔑臣等?请陛下严惩此人,这人分明就是居心不良的想要挑拨离间!陛下,臣甚至有理由怀疑,这家伙是其他国家或势力的奸细!”为了讨好沧陌染,胡家代家主立马义正言辞的道。

“陛下,胡大人言之有理!”众臣纷纷附议。

边上的沧云大长老听着大臣们你一言,他一语,脸色气得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完全黑掉了!

这些没用的东西,因为害怕沧陌染,居然怀疑他是奸细?真是岂有此理!

沧云大长老很愤怒,如刀子的眸光恨不得凌迟在众大臣身上。

沧陌染则淡定的道:“这些话都是这老头说的!”

“大长老说的?”众大臣小心肝顿时一颤,又不安了起来,可大长老为何如此说啊?

“是本长老说的!本长老想让陛下亲理朝政,可陛下不肯!本长老只好这样说了!”沧云大长老承认道。

众大臣泪奔了,并忍不住在心里腹腓,大长老啊!您想让陛下亲理朝政也没必要陷害咱们啊?咱们是招你惹你了?这大半夜的把他们找来,害得他们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呢?

另外,大臣们也深深觉得,陛下不理政也挺好的,不然,每次早会看到陛下板着一张脸,那心里压力之大简直可想而之!如此对比,大臣们反而觉得陛下还是继续当甩手掌柜的好!至少,他们压力没那么大啊!

看出众大臣心思的大长老,又恨铁不成钢的将目光转到众大臣身上,语重心长道:“你们想过陛下长时间不理政的后果吗?这若是传出去,外人还不得以为咱们架空了陛下?这对咱们沧云的名声可没好处!”

“可、可陛下…”不愿意啊!

有大臣哆嗦着提醒,话都没敢说完。

“陛下,你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啊!”沧云大长老呼天抢地的大声道。

沧陌染听得有些头疼,这老头不就是想让他理政吗?

好!他工作就是了!

想着,沧陌染直截了当道:“既然你们嫌弃朕不做事,那么朕决定给自己找点事情来做!”

呃!众大臣听到这话,心里越发的不安,他们总觉得,陛下这话里的含意很深远,貌似让人心惊肉跳呢!这究竟是啥意思啊?

“陛下,你这样想就对了!”沧云大长老听了沧陌染的话,却感觉很欣慰,陛下总算懂事了,不会成天围着媳妇转了啊!

“嗯,我决定把赫连家、范家、徐家和钟家一举拿下,如此一来,在流云大陆上咱们沧云就会成为唯一的超级势力了!”沧陌染笑着点头道。

啥?啥?

众大臣目瞪口呆的看着沧陌染,他们没听错吧?

陛下是说要把赫连家、范家、徐家和钟家拿下?

我去!这怎么可能?

这四家可是东流云十大家族之四啊!他们绝对不是那么好欺负滴!哪怕现在四家财力、物力大不如前,也不容人小觑啊!

要说以沧云目前的实力,拿下其中任何一家到还有那个可能,可四家一起拿下,这就有些是天方夜谭了!

众大臣都不太敢想像,若是把四家一起惹毛了,那会是怎样的可怕后果!万一四家联起手来,倒霉的只怕就是沧云了啊!

“陛下,请三思!”

“陛下,请慎重!”

大臣们纷纷劝阻,希望沧陌染冷静下来。

“我三思了,也很慎重!这事就这样决定了,你们各自去准备吧!”沧陌染不容任何人反对,十分强硬的下令道。

“陛下,等等!”完全让沧陌染的话给震慑住的沧云大长老,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并连忙道。

“老头,此事就这样定了,你别废话了!又不是沧云什么人,总质疑朕的决定干嘛?”沧陌染有些没耐心道。

沧云大长老听完,伤心到不行。他是陛下眼中的老头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成外人了?

啥叫又不是沧云什么人?

他是沧云大长老好不?

可惜,沧陌染可没有空理会沧云大长老的自怨自艾,而是很快就离开了书房去找媳妇了。

此时,冰娆正在等着沧陌染。看到他回来,不禁好奇问道:“这么晚了,大长老找你干嘛?”

“还能干嘛?让我管事呗!”沧陌染委屈的抱怨着,然后又道:“娆儿,那老头太坏了,居然说我不思进取,所以,我就决定上进给他看了!”

“嗯?你做了什么?”冰娆眉心一跳,诧异的问道。

“我决定进攻那四大家族!把他们四家打下来后,他们的地盘送给媳妇玩!”沧陌染坏笑道。

“赫连家、范家、钟家和徐家吗?”冰娆秒懂了,并确定道。

“没错!他们欺负我媳妇,我早就想收拾他们了!现在正好,可以名正言顺的进攻了!”沧陌染阴险笑着道。

“……”冰娆扶额,同情的对沧云大长老默哀三秒钟,那货,现在还不知道被黑心的沧陌染给利用了吧?

“媳妇,你会支持我吧?”沧陌染小心问道。

“当然会!”冰娆肯定道。

“嘿嘿!媳妇,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比那糟老头子强太多了,怪不得我那么稀罕你呢!”沧陌染开心道。

“傻瓜,你不是我男人吗?我不支持你,还能支持谁?”冰娆摸小狗狗般,摸了摸沧陌染的头道。

“媳妇,你咋还不吃了我呢?”沧陌染满足的直哼哼,并突然问道。

啥?

冰娆摸着沧陌染脑袋的手顿时一抖,这家伙刚刚说了啥?

“媳妇,你不想吃掉我吗?”沧陌染见冰娆反应比较大,遂又委屈的问着。

“呃…”冰娆有些尴尬了,这家伙莫非是又跟谁学了啥?

“媳妇,我没有那么傻,我们虽然每天抱着一起睡,可我知道,我们有些事还没有做呢!人家,一直在等着你主动啊!你到底啥时下口啊!我等得花都要谢了啊!”沧陌染满脸羞涩的抱怨着。

冰娆抹了把额上冷汗,这家伙发什么神经?

好吧!面对如此美色,冰娆不得不承认,她也很想尝尝,可、可她害怕啊!

呜呜…前世今生加在一起,她连男人的小手都没有拉过…所以,她其实是不敢下手的。

冰娆有些怂。

沧陌染却等不及的直接将衣服一脱,并红果果的躺到床上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媚眼如丝的勾搭着冰娆道:“媳妇,快来啊!今晚就把我吃掉吧!”

“……”冰娆闭了闭美眸,睁开后猛的冲到床边,沧陌染见状顿时激动的小心肝砰砰直跳,可冰娆却只是拿被子盖住他的果体,并一脸认真道:“以后可不许这样了,着凉怎么办?”

“媳妇…”沧陌染伤心的都快要哭了,他都这样了,媳妇还不动心吗?

媳妇哇,你咋这么难勾引呢?

一不做、二不休,不想在等的沧陌染干脆直接将冰娆拉到床边,然后一个翻身,他将冰娆压倒在床上。

“你好重,压死我了!”冰娆小心肝狂跳,并紧张道。

“媳妇,我好热啊!”看着冰娆,沧陌染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又快了几分,霎时,两人四目相对,眸光紧紧黏在了一起。

缓缓的,沧陌染的唇情不自禁的朝着冰娆粉嫩诱人的唇吻了上去…

隔天,醒过来的沧陌染神清气爽,心情好到不行!

嘿嘿!昨天终于被媳妇吃掉了啊!

低头,看了眼还在他怀中熟睡的冰娆,沧陌染的内心柔得能化成一滩水!

媳妇,我爱你!

沧陌染轻喃着,又在冰娆绝美的脸蛋上轻吻了一下,然后,就一直抱着冰娆躺在床上。

等冰娆醒来,抬头看到沧陌染放大的俊美脸蛋时,脑中腾的一下子就回想起昨晚的事来,顿时,她大脑一热,脸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

昨天晚上,咋就被这妖孽给诱惑了呢?

事已至此,也用不着后悔了!

毕竟,吃掉这样一个妖孽般的美人,她才不亏!

不过,被子中那又开始蠢蠢欲动、不太安份的大掌,却让冰娆的脸有些黑,这货还来?

没完了啊?

“别闹,我累着呢!”冰娆拍开沧陌染的手,故作不悦道。

“媳妇,昨晚辛苦了,其实,你只要躺着就行,体力活让我做就好!”沧陌染一脸荡漾的笑着道。

冰娆听了这话,脸色又黑了几分。另外,她也想不明白,自己的那些兽呢?它们怎么就让沧陌染的勾引轻易得手了呢?

要知道,平时那些兽兽对沧陌染可谓严防死守啊!

“对了,紫冥它们哪去了?”想到这儿,冰娆忍不住问。

“不知道,集体出去找母兽了吧!”沧陌染无辜的看着冰娆,顺便不忘黑紫冥等兽一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