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波三折的婚礼

“……”闻言,冰娆和沧云大长老都愣住了,特别是大长老,他想不通陛下啥时这么爱财如命了?就为了多收份礼金,就想和冰娆行两次婚礼?这也太…若传了出去,他们沧云还有名声在吗?

陛下啊!为了咱们沧云的名声啊!你要三思啊!沧云大长老忍不住在心中呐喊,脸上颜色也如便秘般,纠结到不行。

冰娆到是没他那般纠结,并赞赏道:“不错,是个会过日子的男人!”

沧陌染一听,又傲娇上了!

嘿嘿!不会过日子行吗?媳妇有这么多兽要养呢!

当然,冰娆的话也让沧云大长老万分无语。

他现在才知道啥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冰娆和陛下根本人就是一路货色啊!都那样的黑心黑肺!

沧云大长老万分同情那些要被这对夫妻狠宰的各方势力,但他却忘记了,身为沧云大长老,虽然是自家人,但以沧陌染和冰娆的性格,他也是要拿礼出来滴!

所以,当沧陌染提醒他多准备几份礼时,沧云大长老才恍然大悟并且风中凌乱,合着他也跑不了啊!

呜呜…陛下啊!你主意咋打到自家人身上了呢?

面对沧云大长老的幽怨,沧陌染却毫不理会,哼!他可没当沧云大长老是自家人哦!只是对方这样觉得滴!

伤心欲绝的沧云大长老,受了一番刺激后才想起转身离开。

走前,冰娆塞给他一摞设计图纸,并要求他安排人照着上面的样式做出来。

这些图纸,都是礼服图纸,是星儿特意从记忆中翻出来,她也觉得很满意,并指示星儿对某些细节做了番修改,才交给大长老去完成的。

大长老接过图纸看都没看,就伤心的跑出了书房。

冰娆则无奈的看了眼沧陌染,对于他专门喜欢欺负沧云国的人,她表示也有些要醉了,但这种感觉却很不错。

“媳妇…”沧陌染接收到冰娆疑似夸奖的眸光,又紧紧的牵住了冰娆的手。

冰娆黑线,这还没完了?

三天后,婚礼正式开始。

冰娆的凤袍、凤冠已经送到了她的手中,她更是一大清早在天还没亮时就被人从温暖的被窝里挖了起来梳妆打扮。

对此,冰娆表示她有些昏昏欲睡。

给她梳妆打扮的婢女本来是手脚最利落、妆化得最好的,但在屋内兽兽们的紧迫盯人下,她不由自主的慌乱紧张起来,甚至手都在抖。

冰娆见状,只好让她离开,自己来打扮。

星儿见没有侍候自家主人了,只能拿出一张教程,由他亲自帮主人上妆。

冰娆本来想说,她自己可以的!

可惜星儿和兽兽们都不干,死活非要帮她!冰娆不想伤了兽兽们的心,只能任由它们拿自己的脸做起试验。

好在最后完妆的效果还不错,不然,她只怕没脸见人了。

穿好金红色的凤袍,又戴上了凤冠,冰娆才被兽兽扶着坐回床边等待吉时。

那水晶般剔透的紫色凤冠很沉,冰娆戴了会就感觉到脖子有些沉重,这也让她暗搓搓的腹腓,婚礼神马,一边玩去吧!一次真是够够的了!

一边腹腓,一边坐等的冰娆,等了会儿还没见到沧陌染时,却听到门外响起了嘤嘤哭泣声。

“外面是谁啊?”冰娆很无语,她大婚,对方哭个什么劲啊?这不是成心给她添堵吗?要知道,她这个被哥哥和沧陌染赶鸭子上架的女主角都没哭,外面的人有什么资格哭啊?

跟嚎丧似的,还越哭越大声。

星儿则不以为然的皱着小眉头,如实道:“还能是谁?肖敬他们呗!他们死活要给你当陪嫁,说是怕小染染欺负你,要留在这里给你当备胎!”

“……”冰娆黑线,还带这样的?

刚大婚,就带着备胎?这是想把新郎官给活活气死吧?

虽然说,现在她并不是很想结婚,可那也不是因为她不想嫁,只是觉得自己还小,这么早就被人绑住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罢了,但气死沧陌染她真心不想,那可是她认可的男人啊!她还是得心疼滴!

想到这儿,冰娆告诉星儿,“让他们该上哪玩上哪玩,我不需要啥备胎!”

“小娆儿,有备无患啊!”门外,听到冰娆说话声的肖敬,大声喊道。

冰娆额上黑线又多了几根,还有备无患?当她是啥人了?

“你们在胡闹什么?”这时,冰溪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大舅子好!”肖敬、齐亚枫、连谨、白皓和商羽见冰溪来了,齐齐给他行礼,还全都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

但听到大舅子三个字,冰溪忍不住风中凌乱。

这几个货想干嘛?他啥时又多了五个妹夫?他明明没有五个妹妹啊?

“大舅哥,我要给小娆儿当备胎!请批准!”肖敬见冰溪被他们叫傻了,遂直接表明态度。

“……”冰溪有些风中凌乱,但他还是笑眯眯点头道:“批了!”

说这话的同时,冰溪则忍不住暗想,有这几个家伙在,沧陌染只会对自己宝贝妹妹更好啊!唔!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以后要让这五个备胎随时督促沧陌染上进才行!

正所谓有竞争才有动力嘛!不然,沧陌染怎么会看得到妹妹的好呢!是吧?是吧?

“你们四个,也是想做娆儿备胎吗?”转头,冰溪又问齐亚枫四人。

“想!”齐亚枫等人连忙道。

“好,都批了!”冰溪不怕事大道。

“谢大舅哥!”喜上眉梢的几人,都忍不住想知道沧陌染听到这一消息时的表情了,嘿嘿!活该!谁让对方居然背着他们就要嫁给小娆儿的?而这事,他们居然三天前才收到消息,呜呜…

房间里,冰娆听到哥哥和肖敬等人的对话,额上已经瀑布汗了,可怜的沧陌染,你准备好接招了吗?

“娆儿,该前往婚礼大殿了!”接着,冰溪敲开房门道。

冰娆点头,并任由哥哥将自己背起来。

此时,早已经在大殿等候多时的沧陌染却深感不安起来。

也不知道媳妇会不会逃婚呢?

如果媳妇逃婚了,可要记得带上他哦!

他要当媳妇一辈子的行礼,嘿嘿!

胡思乱想中,冰溪已经牵着冰娆的手,将妹妹送进了大殿。

看到冰娆终于出现了,沧陌染立即不淡定的跑了过去准备接过冰娆,而他这一番举动,已经惊得殿内宾客们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新郎官这是有多心急啊?咋这么一会儿都等不得了?

可以说,很多宾客都不是第一次来沧云参加沧陌染婚礼了,他们当然也对上次沧陌染被逼大婚时那血腥的场面永生难忘,可这一次,他们却亲眼见证了沧陌染的迫不急待…

沧陌染也没空去理会他们的各种心思,此时,他整颗心都被激动填的满满的,媳妇没逃婚,嘿嘿!他好满足!

隔着薄薄一层面纱,冰娆看到沧陌染那俊美绝伦的脸蛋都笑成了一朵花,心里突然也被感动了。

真是个傻瓜!但犯起傻来还是蛮可爱的。

冰溪则黑着脸,将冰娆的手略显粗鲁的塞进沧陌染手中,然后,他也傲娇的冷哼一声,就不在搭理沧陌染了。

可以说,沧陌染脸上那格外得瑟的笑容看得他相当刺眼!但他也希望妹妹能幸福,所以,他又狠狠瞪了几眼沧陌染,就朝着钟伯身边走去。

这个时候,钟伯和柳妖精已经坐在了上首位置,与他们同坐的,还有沧云国那白胡子老头,他是以沧家长辈的身份,准备接受这对新人行礼。

看到不远处站着并四目相对的壁人,白胡子老头心头颇感欣慰,真是一对般配的小情侣啊!不错!不错!

不过,你们两个小家伙能不能不要在含情脉脉的对视着了?该行礼了啊!

仿佛感知到他的心声,沧陌染紧紧拉着冰娆的手,两人一步步的走向大殿正中。

“吉时到,开始行礼!”负责司仪的是沧云九长老,这个工作也是他强烈要求的,因为他十分希望有朝一日在沧云的史册上能够记载,沧云第四十三代帝后的大婚是由他这个沧云九长老主持的啊!那将是一件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啊!

“等等!”突然,有人开口阻止。

沧云九长老顿时心一沉,这谁啊?会不会看人脸色?没看到陛下有多着急吗?

众人全都不约而同转头看向声音来源处,发现说话的是沧云大长公主!

冰娆也看到了这老女人,有些疑惑这家伙怎么来了?

不过,看对方脸色不善,她也猜到对方八成是来找茬的。

沧陌染脸色则极其难看,该死的,都要行礼了,居然有人捣乱!

“你是谁?谁放你进来的?来人,把这老女人给我赶出去!”沧陌染有些狂燥,更没啥耐心的道。

“你、你…”沧云大长公主被气得脸色铁青,单薄的身体也如秋风中的落叶一般颤抖个不停,片刻,她才指着沧陌染破口大骂:“沧陌染,你这个不孝子,我可是你姑奶奶,你居然敢如此对我说话?”

“姑奶奶?没听说过!”沧陌染不以为然道。

“大长老,你告诉他,我是不是他的姑奶奶!”见沧陌染如此,沧云大长公主遂怒火冲天的转头看着沧云大长老道。

沧云大长老有些头疼,并忍不住暗自腹腓,他说有啥用啊?得陛下承认才行!给陛下惹急了,连他都得不认识,所以,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的他,觉得转移话题,并直截了当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今天既然是沧陌染的婚礼,那他亲爹怎么能不参加?”沧云大长公主见大长老问了,直接道。

“……”沧云大长老听完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他真不应该让这家伙说话啊!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而且,沧云大长公主一说完,宾客中立即传来了一丝窃窃私语,也让他把眉头皱得更紧了。

“难道我在这里还代表不了沧云吗?”怕事情无法收场,白胡子老头脸色一沉,并怒声道。

沧云大长公主瑟缩了下,但为了自家她还是鼓足勇气道:“老祖宗虽然是沧家最大的长辈,但沧陌染也不应该无视亲生父亲的地位!他这样不孝,可是会寒了沧家不少族人的心啊!”

“是吗?都谁心寒了,站出来让我瞧瞧?”闻言,沧陌染淡笑着问。

“你还有脸说?沧家族人都被你身边这个女人杀的差不多了!”不提这还好,一提,沧云大长公主的怒气又增了几分。

“我可没杀他们,他们是死于意外。”冰娆不想被黑,只能解释。

“冰娆,该死的,你敢说他们不是被你带来的那些兽杀死的?”沧云大长公主见冰娆还敢狡辩,心里真是气得恨不得将其撕碎,还有自己那最优秀的孙女,也让冰娆害死了,这简直令她心痛欲绝!

“不是杀死,他们是死于做游戏时的意外!”冰娆强调着。

沧云大长公主没想到冰娆如此无耻,这明明就是那些兽故意的啊!怎么会是意外?但她也懒得和冰娆打嘴仗了,并直接道:“不管你怎么说,沧陌染的婚礼都必须让沧幕华参加!”

“给个理由!”冰娆淡笑道。

“沧幕华是沧陌染的亲生父亲!”沧云大长公主火大吼道,这还需要理由吗?真是岂有此理!

“大长公主,你难道忘了,我家男人已经和沧幕华断绝了父子关系?”冰娆提醒着。

“那又如何?血缘关系是断得了的吗?”沧云大长公主不以为然道。

“所以,你是一定要让沧幕华出来参加婚礼了?”冰娆淡淡问。

“当然!”沧云大长公主略微有些得意,孝字当头,她就不信这两个家伙会不害怕!

“好吧!去把沧幕华请过来!”冰娆吩咐身边一只兽兽道。

接到任务的某兽,走前阴恻恻的看了眼沧云大长公主,然后飘然离去。

沧云大长公主则心头一跳,但她还是佯装镇定。

很快,略显憔悴的沧幕华被请上了大殿。

一看到冰娆和沧陌染,沧幕华当即暴怒的吼道:“沧陌染你这个不孝子,居然敢如此对我?”

“冰娆,你这个祸水,你怎么不去死呢?”转头,沧幕华又对冰娆吼着。

“放心,你绝对会死在我前面。”冰娆淡笑着道。

“该死!该死!你居然诅骂我?”沧幕华很生气,冰娆却不以为然笑笑,“不是你先诅咒我的吗?我只是还给你而已!”

“……”沧幕华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过了会儿,他才猛然发觉自己身处的大殿好多人都在看着他,心思一凝,又看到冰娆和沧陌染居然身穿帝后大婚时的礼服,顿时大惊失色的问:“你、你们在干嘛?”

“看不出来吗?我们在举行婚礼!”冰娆笑眯眯道。

“不、这不可能!我反对你们成婚!”沧幕华大声吼道,显然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凭什么他被囚禁,冰娆却成了沧云国的皇后啊!在他看来,冰娆顶多只配做个小妾,当国母?下辈子吧!

“你反对有用?”冰娆好笑问道。

“当然,我可是沧陌染的爹,我说话能不管用?”沧幕华这话说的十分大声,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不好意思,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一直看着沧幕华表演的沧陌染,适时开口道。

“放肆!我是你爹,你敢不承认?还反了你了?”沧幕华扯着嗓子吼着。

可惜,听他这样说了,无论是沧陌染还是冰娆,都用看疯子似的眸光看了他一眼,然后,沧陌染更是吩咐九长老:“婚礼继续!”

九长老点头,正准备继续的时候,沧幕华又气得狂跳起来。

“不许继续,我反对你们结婚!冰娆,你根本配不上我儿子!”沧幕华狂叫着,瞪得眼睛都要突出眼眶了。

宾客们闻言,全都不可思议的看着沧幕华。

这货脑子没坏掉吧?

若说以前的冰娆,肯定是配不上沧陌染的,但人家现在不但有那么多兽族朋友,而且本身又夺了青云榜灵师和丹师冠军,不知道多少人想和冰娆搞好关系,这位可倒好,居然还想把冰娆往外推?

疯了!沧幕华肯定是疯了!

而对此事婚礼乐见其成的沧云诸人,听见沧幕华这样说,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

此一时,彼一时!若是因为沧幕华的无知以及消息闭塞而惹怒了冰娆,倒霉的绝对是沧云国啊!

呜呜…老祖宗,求解决了沧幕华这蠢货!

面对沧云众人内心深处的渴求,白胡子老头想感觉不到都不行,而且,他也知道不能任由沧幕华继续丢人现眼下去,下一刻,他已经板起脸,怒斥着:“沧幕华,你想闹到什么时候?”

见被老祖宗骂了,沧幕华心里这个委屈,“呜呜…老祖宗,你可要为染儿作主啊!以冰娆的身份怎么可能配得上染儿,所以,我坚决反对他们的婚礼,冰娆没资格嫁给染儿!”

“放心,我不会嫁你儿子。”冰娆听见这话,都没等白胡子老头反应就连忙道。

“冰娆,这可是你说的,你不要后悔!”沧幕华一听,连忙道。

“我当然不会后悔,因为是你儿子嫁我啊!”冰娆说出真相,直接把沧幕华给弄傻眼了。

“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沧幕华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这、这简直太荒谬了!

“老祖宗,这不是真的!”抬头看向坐在上首的白胡子老头,沧幕华不敢置信的问道。

“是真的!”白胡子老头残忍的承认了。

听得沧幕华小脸煞白,单薄的身子骨都摇摇欲坠,这样的事实,简直令他大受打击啊!

“听见了吧?所以,身为娘家人,你只要老老实实参加婚礼就好,闹腾什么?你真以为自己能阻止得了?”冰娆嗤笑道。

“冰娆,你别得意!我一定会阻止这场婚礼的!”听见冰娆的话,沧幕华大声吼道,然后,他又转头看着沧陌染,并以命令的语气道:“染儿,我要你立即取消婚礼,你已经是沧云皇帝了,怎么可以嫁人呢?大长老,你们也不管管?”

“婚礼不可能取消,大长老也管不了我的事!”沧陌染冷声道。

沧云大长老无奈耸肩,听到了吧?他管不了这事啊!陛下任性啊!

接着,沧陌染眸光又转到沧云大长公主身上,冷笑问:“老女人,这就是你想要的效果吗?”

“幕华说的没错,冰娆确实配不上你!”沧云大长公主诚实道。

“那在大长公主眼中,谁能配得上沧陌染呢?”冰娆好奇问道。

“当然是我赫连家的女儿!”沧云大长公主一脸的理所当然。

“嗯,赫连家的女儿身份确实配得上!”沧幕华对此很是赞同。

“不知道是赫连月还是赫连星?赫连月早已经死翘翘了,赫连星也成了废人了,你赫连家族还有拿得出手的女子?”冰娆淡笑问道。

“当然有!”随着沧云大长公主话音落下,一名绝色美人满脸娇羞的从大殿侧门妖娆的走了出来。

那名美人,十分年轻,看着应该不超过二十岁,粉面桃腮,有如一朵怒放的水仙般令人垂涎欲滴,虽然比美貌,她肯定是比不上冰娆,但人家这小美人一看就温柔似水又善解人意,因而这位赫连家族的小姐一出场,就立即令许多人都惊艳不已,只有肖敬几个,满脸不屑的看着此女,但凡要和小娆儿抢男人的女人,都该死啊!

沧陌染脸色也黑了几分,他有些忍无可忍了,可惜媳妇一直在给他使眼色,让他忍耐,他也只能任由媳妇自由发挥了!

“不知道这位是?”见沧云大长公主有备而来,冰娆淡淡问道。

“我孙女,赫连荞!”沧云大长公主一脸骄傲的道。

“你咋这么多孙女?不会是偷生的吧?”冰娆很是狐疑的问。

众人闻言都有些风中凌乱,这话啥意思?信息量好大啊!

“冰娆,你、你胡说什么?”果然,沧云大长公主暴怒了,赫连荞也一脸怒色的轻柔道:“冰娆小姐,你怎么能如此污蔑我呢?”

“我需要污蔑你?别在我面前摆出这副小可怜的模样,我可不是男人哦!”冰娆云淡风轻的警告着,然后便瞧见赫连荞的小脸更白了,顿时,许多男性都露出了心疼的表情。

冰娆可无奈了,这小白花女人还真懂得利用自身优势啊!不过,她最喜欢打击小白花了,而且,越是这般柔弱有心计的女人,性格越坚韧,可以说,一次两次都不带打击到她的!

赫连荞听完冰娆说的,继续泫然欲滴,并委屈的看着沧云大长公主,轻声道:“奶奶,我、我给你丢人了!”

“别胡说,这根本不关你的事,都是冰娆欺负的你!”沧云大长公主连忙安慰着小白花。

冰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怎么就欺负这女人了?只不过质疑了下对方身份而已!

想着,冰娆又淡定开口道:“拒我所知,大长公主只生了一个儿子,就是赫连鸣。而赫连鸣又娶了商云公主,商云公主只有赫连月和赫连呈这对儿女,所以请问,这货是您老哪冒出来的孙女?她不是私生的又是什么呢?”

“她、她…”沧云大长公主被冰娆话语噎得都喘不上气来了,然后,她便又听冰娆问道:“她是大长公主私生子的女儿,还是赫连家主私生子的女儿啊?又或者,她是赫连鸣的私生女?”

大长公主闻言瞪大眼睛,冰娆的话跟绕口令似的,她都被对方转糊涂了,而赫连荞更是嘤嘤轻泣着,一副受尽委屈的小妾模样。

冰娆对此啧啧称奇,瞧,还没嫁给沧陌染呢,就先耍上手段了!

好在冰娆今天比较有耐心,也愿意陪这两位玩玩,所以,有什么招尽管放马过来吧!

突然,一只银色小老鼠朝冰娆跑了过来,嘴里还叼着一张纸条。

冰娆好奇的接过纸条,打开一瞧,差点没笑出声来,然后,她又在沧陌染诧异的眸光下,将纸条递给了沧陌染。

沧陌染瞧完也乐了,并吩咐无名:“念!”

诧异的接过纸条,无名当即忍不住笑喷,然后还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沧云大长老,把沧云大长老差点给看毛了。

看他干嘛?看他干嘛?

小心肝乱颤的沧云大长老,满心不安、紧张兮兮的看着无名,生怕他说出什么会令自己承受不住的话,因此一刻也不敢放松!

随后,无名开始念着纸条上的内容。

“赫连荞,赫连家族边远旁系之女,因脸蛋漂亮被沧云大长公主收做孙女,主要任务,嫁给沧陌染当小妾,并用尽一切办法抢夺冰娆宠爱。如果任务失败,则执行二套方案,嫁给沧幕华或者沧云大长老…”无名滔滔不绝的念着,等他好不容易将纸条上的内容念完,在场的众人全都有些傻眼。

主要目的嫁给沧陌染做小妾,如果嫁不成,就嫁给人家爹或者大长老?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当不成你媳妇,就当你后妈?

众人狐疑着,更有人情不自禁的暗自分析,嫁给沧陌染亲爹肯定是不行了,人家都断绝父子关系了,嫁给沧幕华对沧陌染非但起不到任何压制作用,没准还适得其反,如此,赫连荞就只能嫁给大长老了!

艾玛!大长老艳福不浅啊!

瞧瞧赫连荞那小脸蛋,小身段,活脱脱狐狸精转世啊!

这样的女人,可是最勾人了!也不知道大长老受不受得了?可别精尽人亡啊!

羡慕同时,某些吃不到葡萄的人不禁恶意满满,还时不时的轻扫沧云大长老的下半身重要部位,气得大长老满脸通红,尽是羞愤!

该死的!怎么又打上他主意了?难道他就是收破烂的?

现在沧云大长老总算明白冰娆、陛下和无名为啥笑了,还有无名那似笑非笑的眸光,分明在提醒着他好事将近啊!

可他并不想要这样的好事啊!

说实话,沧云大长老自认并不是个好色之人,可怎么就总有人想给他送女人呢?

这样的事实,令沧云大长老郁闷异常。

“我才不要她!”愤怒的沧云大长老,鬼使神差的扯着嗓子大吼道。

霎时,暴笑声响起,大长老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赫连荞小脸也一阵红一阵白的,该死的,她这样一个青春俏佳人,居然被个糟老头子给嫌弃了,这对内心十分骄傲的她来说,打击绝对是巨大的!

当然,笑得如此猖狂的,除了冰娆这边的人及兽兽,也就找不出别人了!

来宾们到是想笑,可他们也得有那个胆子啊!

“大长老,人家小美人一片拳拳之心,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轻瞥了眼愤怒的沧云大长老,冰娆淡笑着调侃道。

“不要!不要!就是不要!谁爱要谁拿去,但别打我主意!”沧云大长老险些抓狂了,家里还有五个摆设没送出去呢,可不能在多了!

“噗哧!”冰娆忍不住轻笑出声,然后美眸看向坐在上首,表情十分严肃的白胡子老头道:“要不,留给老祖宗解个闷吧!”

解个闷?

众人听了冰娆的话,全都风中凌乱,虽然赫连荞只是赫连家族旁系,但打狗还得看主人呢!红果果的让赫连荞给别人当个解闷的玩具,这样真的好吗?这岂不白废了赫连家族的心思?

“少打我主意!”一听这话,白胡子老头当即面色不善的看了眼冰娆,这小混蛋,绝对是故意的!

“你不要,大长老不要,这位赫连小姐还能塞给谁啊?”冰娆有些烦恼道。

“我愿意嫁给陛下!”怕冰娆继续乱点鸳鸯谱,赫连荞连忙道。

冰娆笑笑,“那你就嫁给沧幕华吧!”

“好,我愿意娶!”为了给冰娆添堵,沧幕华答应的很爽快。

“我说的是,我愿意嫁给沧陌染陛下!”赫连荞同时道,两人几乎异口同声。

话落,赫连荞美丽的小脸蛋白了白。

完蛋了!

听着两人截然相反的回答,冰娆笑得十分荡漾,并调侃道:“前陛下,瞧,人家小美人不愿意嫁你呢!”

沧幕华气得胸口一颤一颤,并吼道:“那又如何?冰娆,你可别太得意了,别忘了,她想嫁的是染儿!”

“那又如何?”冰娆也回道,脸上表情十分淡然。随即,她又转头轻瞥了眼赫连荞:“有些人,可不是你想嫁就能嫁的,赫连荞,想想赫连月的下场,你觉得自己的运气会比她好?”

“媳妇,跟她废什么话?咱们快点行礼吧!”沧陌染等待的有些着急了,他想结个婚,咋就那么难呢?期待已久的婚礼,偏偏让这些人给搅和了,真是太令他烦燥了!

看到沧陌染愤怒的星眸中已经燃起火焰,冰娆也不在猫抓耗子的逗弄着这些人玩了,而是直接吩咐:“把这两个女人给我丢出去,以后沧云国禁止他们入境!”

“凭什么?该死的,冰娆,你凭什么下这样的命令!你有什么权利?”沧云大长公主一听,当即撕心裂肺的吼着,赫连荞则又娇弱无助的只顾着嘤嘤哭泣。

“大长老,我有这个权利吗?”冰娆也不回答,而是看着沧云大长老耐心询问。

沧云大长老泪奔了,怎么又问他啊?不过,他还是点头道:“您是沧云皇后,沧家主母,当然有这个权利!”

“那好,传本后旨意!至于太上皇,还是送回去宫殿继续闭关吧!”冰娆很快便进入了状态。

沧云大长老嘴角狂抽,这家伙,用的倒还真快!

而根本用不着沧云大长老吩咐侍卫,听到冰娆命令的几只兽兽,便已经拎起沧云大长公主、赫连荞以及沧幕华离开了大殿…

远远的,沧幕华愤怒的吼声也渐行渐远。

随后,冰娆又笑眯眯的看着胆战心惊的赫连家族代表道:“你们别怕,大长公主是大长公主,你们赫连家族的其他人还是允许入沧云国境的,但赫连家的女儿就不要带来了,免得我不一小心就把她们小命送掉!本后,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人哟!”

面对冰娆的威胁与警告,赫连家族人连连点头,这家伙,他们赫连家族惹不起啊!呜呜…

“对了,你们还有谁把女儿带来了?一并拿出来让我瞧瞧啊!如果看着合适,说不定本后一高兴就…”敲打完赫连家族之人,冰娆又转头看向在场来宾。

来宾们顿时被冰娆看得心惊肉跳,并忍不住暗道,就给咔嚓了吗?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

想着,宾客们连连摇头,并保证:“冰娆小姐放心,咱们只是来参加婚礼的,绝对没有带任何女人过来!”天地良心啊!

“嗯,带来也没关系,都送咱们沧云大长老就好了!”冰娆真诚建议道。

躺着又中枪的沧云大长老,满是怨念的看着冰娆,用眸光哀求,女人啥的,能别在扯上他吗?他没那么饥渴好不?

不行!再有人送女人来,还送你!冰娆用眼神与沧云大长老交流,气得大长老都想给她跪了。

这可真是太欺负老实人了啊!

偏偏眼前的女子还是他们沧家的当家主母,沧云的皇后!

呜呜…大长老真心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九长老,继续吧!”无视了沧云大长老的怨念,冰娆看着九长老道。

九长老一个哆嗦,并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大声道:“行礼开始!”

“略过!”突然,沧陌染开口道。

啥?略过?

九长老有些纠结,这哪行啊?给长辈行礼可是沧云惯例!

“速度!”沧陌染催促着。

九长老为难的看着沧陌染,陛下,规矩啊!祖宗的规矩啊!

“嗯,那些烦锁的程序直接略过去吧!九长老,宣布礼成吧!”白胡子老头叹着气,吩咐九长老,他看出来了,沧陌染这小家伙已经等待的不耐烦了,甚至还有可能将沧云大长公主的事算在了他们头上,这是在怪他们浪费了婚礼时间呢!

有了白胡子老头这话,九长老只能象征性的让沧陌染、冰娆给长辈行了个礼,然后便宣布礼成!

围观到这一幕的众人,都忍不住狂汗,这大概是婚礼最为盛大,但婚礼过程却最简单的一场豪华婚礼了吧?

礼成后,就是婚宴了,可沧陌染哪有心陪这些人吃饭,所以,他众目睽睽之下便抱着冰娆回房间了。

这是要去洞房?

宾客们目瞪口呆,现在还大白天呢?沧云帝后真是不拘小节啊!

面对众人那暧昧的目光,冰娆小脸难得的红了,沧陌染却十分淡定。

他等这一天可是等很久了,今晚自然要得尝所愿。

唔!今晚开始,他就可以每天抱着媳妇睡觉了。

不过,愿望是美好的,但现实却相当残酷。

因为沧陌染刚抱着冰娆回了他们的新房,就发现里面已经被兽兽们给霸占了!

数十只拟态小兽,以紫衡和紫冥为首,此刻正在他的婚床上打着滚,看到冰娆后,小兽们便一拥而上,嘴里还欣喜的嚷着:“洞房,洞房,今天我们要洞房啦!”

“不是你们要洞房,是我!是我!”沧陌染听着这话,气得脸色发黑。

可惜,小兽们根本不在意他的话,只是满眼星星眼的紧盯着冰娆,看得冰娆都有些发毛了。

怎么个情况?兽兽们都在发什么疯啊?

“小娆儿,偶要和你洞房!”见冰娆有些呆怔,紫衡只好一脸羞涩的大声道。

冰娆:“……”

“该死的,今天是我洞房的日子,不是你们!你们想洞房,自己找媳妇去!别来打我家媳妇的主意!”沧陌染咬牙切齿道,这些家伙,怎么比大舅子还难缠啊?真是岂有此理!

“小娆儿才不是你家媳妇,你应该是小娆儿的媳妇才对!”紫衡纠正道。

“……”冰娆和沧陌染一愣,这话怎么说的?

“你是嫁给了我家小娆儿!”紫衡提醒着。

“……”所以,他是媳妇的角色吗?沧陌染懂了,可咋就觉得这么别扭呢?

冰娆也不太适应,话说,为人夫的都应该做些什么呢?

“小娆儿,你看这货傻呼呼的,啥都不懂!还是本皇好吧?”紫衡见状,嫌弃的挑拨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