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五十二章 媳妇是一家之主!

等沧陌染和紫冥一前一后的赶到冰娆晋阶之地,劫雷已经盘旋在冰娆上方的天空并酝酿多时,只是还迟迟未落。

看到漫天乌云遮天蔽日,天空中黑紫色雷电比人手臂还粗,陆续赶到的众人,都倍感震惊。

“我去!这么粗的雷,这是想要人命啊!”包子见状忍不住咋舌道。

谁知他这话一说完,霎时,数十道不满的眸光瞬间便瞪向了他,吓得包子一缩脖子,在也不敢吱声了。

“星儿,这样真的没问题吗?”这时,冰溪也转头问星儿。

“没问题,没问题,小儿科啦!”星儿自信满满道。

“就这还小儿科?”不甘寂寞的包子,又忍不住出声道。

“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包子一说完,就又被吼了,吼他的正是詹峰,包子顿时委屈的眼眶泛泪,呜呜…小峰峰也欺负他!

詹峰等人却根本不理他,并且目光紧盯着被雷电环绕的冰娆,这劫雷声势浩大,实在是吓死人了!

“嗷嗷!”突然,数不清的兽吼声又震耳欲聋的响了起来,原来是紫冥见冰娆晋阶时动静太大,怕她被人打扰,因而召唤了许多小弟来替冰娆守卫,不过,有些兽兽本身挺怕雷电,所以一见到这么多的雷电,它们反而先吓的嗷嗷嚎叫了起来。

良久,酝酿多时的第一道劫雷终于降落了。

暗紫色劫雷直直打在冰娆身上,当即就将冰娆身上烧上出一片焦黑,看得众人整颗心都跟着揪到了一起。

沧陌染见了,则忍不住想要跑上前去陪着冰娆一起承受劫雷…

星儿怕他坏事,只能从后面狠狠打晕了他!

由于不小心出手太重,沧陌染的后脑勺当即便鼓起一个大包,众人见了,都忍不住有些风中凌乱。

星儿这是和沧陌染有仇吗?

可别给打傻了啊?

可怜的沧陌染!

虽然同情沧陌染的遭遇,但众人却全都对此选择了视而不见,并齐齐将眸光转到了正承受劫雷的冰娆身上。

此刻,冰娆已经开始承受第三道劫雷了。而冰娆晋阶的每一道劫雷,都一次比一次粗壮,看得围观众人心惊胆战。

但他们真心不敢上前去给冰娆添乱,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也冲了过去,劫雷的威力只怕会成倍增长。

更主要的是,星儿也不会允许他们过去给冰娆添乱,瞧,沧陌染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等待是煎熬的,不仅是冰溪等人在等待,冰娆也同样在等待着。

她在等着每一道劫雷的顺利降落,偏偏劫雷们降落前都要酝酿许久,弄得人心浮燥。

而每当一道劫雷结束,冰娆都得吃下大把的疗伤丹药,不然,她根本挺不过下一道劫雷。

好在前世她就承受过一次这种折磨,也算是有了点心理准备,但有一点还是出乎她意料之外,那就是自己今生的这次晋阶比前世声势浩大,劫雷也粗上了几分。

才第三次晋阶就这样,以后…冰娆根本不敢想像!

不过,冰娆还算懂得随遇而安,也知道渡过这次晋阶才是当务之急!

不知道多久过去,劫雷一道道的降落,冰娆也一次次的承受着比上次更加痛苦的过程…

这次晋阶,大概持续了有一天一夜之久,众人已经看得筋疲力尽,更何况身在劫雷中心的冰娆?

此刻的冰娆,凭借的都是本能在防御劫雷的攻击,她整个人已经被劫雷给劈的眼冒金星,头晕眼花,身上更是伤痕累累,伤口不停的在往外渗血。

黑糊糊、散发着一股焦糊味道的冰娆,在最后一道劫雷结束之后,终于因为承受不住那撕心裂肺之痛而晕了过去,但晕过去前,她嘴角却带着一丝笑,因为她知道,十二道劫雷终于过去了。

众人看到冰娆晕了过去,都蛮担心的,可他们知道,冰娆已经没事了!但现在显然还不是去打扰冰娆的时候。

随着最后一道乳白色光柱的降落,冰娆身上的烧伤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着,她体内损耗掉的灵气也在迅速补充中。

大约十多分钟后,乳白色光柱才缓缓消失。

众人一见立即冲了过去。

冰溪着急的的将妹妹抱起来,就往冰家祖宅跑去。

包子等人紧随其后,而可怜的沧陌染,则被众人给遗忘了!

待无名等人发现自家陛下居然没回来的时候,连忙去冰娆晋阶的地方寻找,并在那里发现了依然昏迷的沧陌染。

唉!可惜的陛下啊!

无名等人不由自主的抹了把额上冷汗,对他的同情有如滔滔江水!

把沧陌染抬回去不久,沧陌染便醒了过来。

“媳妇!媳妇呢?”沧陌染惊醒之后,嘴里连忙大声叫嚷。

“冰娆小姐在睡觉!”边上的无名听见沧陌染的问题,连忙回道。

“晋阶结束了吗?”沧陌染眨眨眼,傻傻问道。

“结束了。”无名回着。

“哦!我去看看媳妇!”沧陌染听说晋阶已经结束,当即放了心,但他还是想亲眼看看媳妇,不然这心还悬着。

“陛下,您也需要休息!”无名有些黑线道,并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他家陛下可真是二十四孝好男人啊!冰娆小姐快些嫁给陛下吧!

“我没事!”沧陌染满不在乎道,可刚一从床上爬起来,他就感觉头晕目眩,身体更是摇摇欲坠到随时都会随风飘走似的。

沧陌染大惊,他的身体啥时这么弱了?

如此柔弱的他,可怎么嫁人啊?

呜呜…媳妇若是知道了,会不会嫌弃他啊?

看到沧陌染突然情绪低落的自怨自艾起来,无名真是莫名其妙,但他还是尽力安抚道:“陛下,您的身体也很虚弱,还是好好休息吧!冰娆小姐那边有人照顾,您不必担心!”

“谁身体虚弱?谁?我身体好着呢!”沧陌染听到前半句时就感觉大脑在嗡嗡作响,以至于后面的话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而他的反应也极大,吓得无名简直快要不知所措了。

无名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为何陛下突然暴怒了啊?

“告诉你,我身体好的很!”见无名被吓到了,沧陌染一脸警告道。

无名忙不迭的点头,并目送着沧陌染摇摇晃晃的走出房间。

“陛下…”当心啊!

无名提心吊胆的在后面跟着,生怕他家陛下一个不小心在跌倒。

好在沧陌染还是很给力的,虽然走路有些晃,但总算平安无事的摸到了冰娆房间。

正在冰娆房间守着妹妹的冰溪见沧陌染来了,只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就没在搭理他。

“媳妇!”沧陌染走到冰娆床边坐下,看到正熟睡的冰娆,也不由自主的在她床边躺下。

见沧陌染有占自家妹妹便宜的嫌疑,冰溪当即暴怒,正想将沧陌染叫起来,却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我去!秒睡啊!

不仅睡了,一双胳膊居然还紧紧抱着自己漂亮可爱的妹妹,冰溪瞧着甭提多郁闷了!

妹妹就这样让狼给叼走了吗?呜呜…

冰溪好伤心好伤心,可他偏偏不愿意去打扰妹妹休息!因为这家伙抱得太紧了!

哼!便宜这家伙了!

恨恨的怒瞪着沧陌染足足一分钟,冰溪才悻悻的离开了冰娆房间。

随后跟来的无名,见状握拳雀跃:“陛下,给力!终于爬上床了啊!”

等无名也转身出去时,还特意将冰娆的房间门关好,以免在有不开眼的人前来打扰。

但他明显想多了,因为来打扰的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群兽。

冰娆的兽兽们,去给冰娆寻觅好吃的去了,刚一回来就发现自家主人房间居然多出个男人,所受的刺激可想而知!

霎时间,可谓鸡飞狗跳,特别是紫衡,看到小娆儿跟别的男人睡在了一起,它一整颗玻璃心都碎掉了,主人啊!你咋不等等紫衡呢?你咋能背叛紫衡呢?

虽然说,它早就应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但亲眼看到跟有准备明显是两回事,因而,它根本承受不住!

“我不活了!我不活了!你们谁都不要拦着我!”紫衡妒火中烧的在地上转圈圈,然后作势要往墙上撞,可当看到真没有兽拦着它时,它还是忍不住问:“真没有人拦我啊?”

紫冥一翻白眼,“想死就死去,正好少个兽跟我抢娆儿美妞!”

“哼!你让本皇死,本皇还不死了呢!”紫衡一听,当即火大道,其实,它本来也没想真死啊!只是想小娆儿哄哄它罢了,可惜,就算它都闹腾的要撞墙自杀了,小娆儿跟那个碍眼的电灯泡依然睡得香甜,可真是气死它了!

熟睡的冰娆,自然是不清楚自家小兽又傲娇上了。

等她醒来,都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

当时,就感觉自己好像被热乎乎的墙给包围的冰娆,还以为抱着自己的是她哪只兽呢!可睁眼一瞧,正好看到眼前一张放大的绝色脸蛋,她当即被吓得魂飞魄散!

我的天!

这家伙怎么会在她的房间?而且,还抱着她睡的?

哥哥呢?

哥哥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吗?

冰娆感觉头大了!

但好在沧陌染还没醒,冰娆决定偷偷起来,否则,沧陌染这货非得蹬鼻子上脸的要她负责不可!

可惜,冰娆只考虑到了开头,却没想到结局!

在她一条腿刚刚迈下床的时候,她的腰当即被一双手臂给抱住,然后,冰娆便感觉身上一沉,一个脑袋贴在了她的脊背上!

霎时,冰娆汗毛直竖,紧张起来。

完蛋了!完蛋了!

被抓包了!这可怎么办啊?

尴尬的转头看了眼娇羞的沧陌染,冰娆干笑两声,不知道该说点啥好了。

沧陌染则有很多话要说,但他还是直接道:“媳妇,你睡了我,可要对我负责哦!”

“我睡了你?”冰娆险些抓狂,这是她的房间好不?她都不知道这货咋跑过来的!

看出冰娆想法,沧陌染笑得十分荡漾,并道:“媳妇,其实不管是你睡了我,还是我睡了你,咱们都得为对方负责的,是吧?”

冰娆狐疑的看着沧陌染,话是这个道理,但这家伙肯定还有话要说,所以,她没吱声,只是等着沧陌染的下文。

“正因为如此,所以咱们谁睡了谁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该结婚了!”沧陌染说出自己的目的!

沧云的婚礼筹备两年了,也该差不多了,而他又老了两岁,呜呜…

“媳妇,我已经老了,你在不娶了我,我就要成黄花菜了!”接着,沧陌染又一脸委屈道。

冰娆听着有些瀑布汗,这货咋就老了?明明才二十多岁好不?

掐着沧陌染嫩滑的小脸蛋,冰娆满意道:“不老,瞧这小皮肤多嫩啊!怎么会老?”

“那媳妇你喜欢不?”沧陌染期待问道。

如此绝色美男星星眼的看着自己,冰娆还真说不出来不字,因此,她下意识的点头道:“喜欢!”

“喜欢就好!媳妇,以后你就负责赚钱养家,我就负责貌美如花了!唉!谁让媳妇喜欢我的脸蛋呢!”沧陌染感叹道。

“……”冰娆有些呆怔,这话是不是说反了啊?

“不应该是你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吗?”呆怔片刻后,冰娆还是忍不住问。

“话是不错,但我是嫁给你了啊!所以,养家得你来!当然,如果你不想养家,嫁给我也是可以滴!我没意见!”沧陌染理所当然道,他的逻辑,谁娶谁养家!

当然,他到是希望冰娆一怒之下说,嫁你了!以后养家你来!

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自家媳妇,有时比汉子还汉子!

更主要的是,他那难搞的大舅子也不同意啊!

如此,沧陌染只能下嫁!

而且,还是急切的要下嫁!

“我有意见!”没等冰娆吱声,一道暴怒的吼声就自门口响起,冰娆和沧陌染不约而同抬头,正好看到一群兽兽正站在门口围观他们两人。

说话的兽,是紫衡。

只见紫衡怒气冲冲的跑到床边,举起大钳子就要愤怒的夹向沧陌染,沧陌染大惊失色,并连忙躲到冰娆身后一脸怕怕道:“媳妇,救命,这只蝎子疯了!”

“小娆儿,你让开!我要好好收拾这只色狼!”紫衡大怒,对于沧陌染抱着自家主人睡了好几晚的事情,它相当耿耿于怀!

冰娆则抹了把额上冷汗,安抚着紫衡:“呃!紫衡,淡定!”

“淡定不了!这货敢睡我的小娆儿,我要夹死他!”紫衡很火大,然后还挑衅的朝沧陌染吼着:“姓沧的,你躲在小娆儿身后算什么本事?有能耐咱们单挑?”

“我不和你单挑,我就要媳妇保护!媳妇是一家之主,保护自家男人是她应该做的!”沧陌染很好的扮演了弱势群体的角色,听得冰娆直接风中凌乱。

这货,还在奉行谁娶谁养家的政策吗?

“媳妇,你会保护我的,是吧?”随后,沧陌染又问冰娆。

冰娆木然点头,然后一把抓住紫衡的钳子,柔声安抚:“紫衡,乖,不要闹了哈!”

“小娆儿,这色狼占了你便宜啊!”见冰娆帮着沧陌染,紫衡心里极度不平衡的吼道。

“媳妇也占了我的便宜啊!我二十多年的清白之身就这样被媳妇睡了好几天,我找谁说理去?”沧陌染还委屈上了,并幽怨的看着冰娆,明亮的双眸中红果果的写着‘求负责’三个大字。

冰娆有些头大,突然,又一道暴怒自门口响起:“混蛋,明明就是你自己跑到娆儿床上的!”

这次,吼着的是冰溪。

冰溪已经围观了一会儿了,见沧陌染有把事情往自家妹妹身上推的嫌疑,便立即不满的蹦了出来。

“哥哥…”冰娆头更大了。

“那又如何呢?反正我和媳妇已经睡过了。不管谁睡的谁,都得负责。”沧陌染理所当然道,然后又笑眯眯的看着冰溪:“大舅子,当时你也在场的,对吧?既然你都没阻止,那就是同意了啊!”

“……”我去!冰溪好想摔桌子!

这货,哪学的这般不要脸啊?

自己当时是不想阻止吗?他是怕打扰妹妹休息啊!

现在好了,让沧陌染这家伙利用这点来对付他了!

冰溪很愤怒,深吸一口气之后,他才咬牙道:“既然如此,你快些嫁过来吧!”

“没问题,咱们去沧云吧!婚礼的事大长老他们应该筹备的差不多了!”沧陌染笑着提议。

“没问题!”冰溪同意了。

看到哥哥和沧陌染你一言,他一语的就定下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冰娆真是醉了。

话说,你们不是在商量自己的事啊!问下她这女主角的意见好不?

问都不问她,咋就决定她要结婚了呢?

这时候,冰娆的意见显然已经不重要了。

随后,沧陌染回到房间,叫来了无名吩咐道:“通知大长老,朕要回去嫁人了!”

“陛下,为啥不是冰娆小姐嫁您呢?”无名很不解,按理说,都睡到一起了,正好可以顺水推舟的让冰娆小姐嫁啊!咋还是他家陛下嫁人?而且,看陛下那兴奋的模样,貌似对自己即将嫁人这事还蛮期待的!

“你懂啥?你以为我不想媳妇嫁给我?但那可能吗?别说冰溪不会同意,那些兽兽也不会同意啊!如此,朕只能嫁过去了!反正是嫁是娶对我来说也无所谓,只要能跟媳妇一起就好!”沧陌染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解释着,心里对无名的蠢笨极为不满,还他心腹呢,这点心计都没有?

“陛下,您牺牲可真够大的!若以后冰娆小姐对您不好,属下就第一个不答应!”无名听完,立即道。

“你傻你别说话!媳妇怎么会对我不好?而且,对我不好的时候,那肯定也是我们夫妻之间的情趣,你一个外人瞎掺合啥?”沧陌染没好气道。

“……”无名闻言有些傻眼,他成外人了?在陛下眼中,他成外人了?呜呜…陛下啊!我的心碎了!你咋能如此打击我呢?

“果然是个傻的!”见无名一副倍受打击的模样,沧陌染直摇头。

“陛下…”无名泪奔了,在陛下心中他已经如此没地位了吗?他可是陛下心腹啊!

“别愣着了,快去通知无端他们,咱们回沧云!”沧陌染急切道。

无名木头似的僵硬着离开了。

不久,大部队集合完毕,他们一众人及众兽兽便浩浩荡荡的前往沧云了。

到了沧云边境,沧云大长老等人已经等在了那里。

看到沧陌染终于舍得回来了,沧云大长老等人当即热泪盈眶道:“陛下,您总算是回来了啊!”

呜呜的哽咽声继断续续响起,听得沧陌染直皱眉。

“哭什么?我还没死呢!”沧陌染有些忍无可忍道,他可是回来嫁人的,这些人一见面就哭,是在闹哪样?

而听到沧陌染如此说,激动的长老和大臣们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虽然新皇在位时间不长,但他们多多少少也算了解沧陌染了,知道这货不是个好说话的,更主要的是,他们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发脾气,他们不就是激动了一点吗?陛下咋能冤枉他们啊?

“陛下,欢迎回来!”沧云大长老见气氛有些僵,便出面打圆场道。

“婚礼筹备的如何了?”沧陌染直接问道。

“已经准备好了,只等着、等着陛下…”嫁人那两字,沧云大长老怎么也说不出口。

“很好,咱们回去吧!明天朕就嫁人了!”沧陌染一听,心情才好了点。

“明、明天就嫁?陛下,这太快了点吧?请柬都还来不及发呢!”沧云大长老小心翼翼提醒道。

“发请柬干嘛?是我要嫁人,又不是别人要嫁!”沧陌染有些郁闷道,他不想请外人啊!免得到时弄出点什么事情无法收场!

“正是因为陛下要嫁,才更得发请柬…”沧云大长老有些无语道,若是别人嫁人,人家就给您发请柬了啊!

“为什么?”沧陌染问。

“……”沧云大长老有些沉默,这还用问为什么?沧云一国之君要嫁人,这是大事啊!当然得公告天下!

可沧陌染却有自己的犹豫,并诚实道:“我是觉得谁都不用告诉,免得有心怀不轨之人来抢亲!”这才是他最担心的啊!

像什么肖家啊!连家啊!齐家啊!都是有可能来抢亲滴!所以,不要告诉他们!坚决不能告诉!

“……”这样的理由,让沧云大长老等人真心醉了。

“陛下,您要对自己有信心!更主要的是,婚礼请他们来主要是为了让他们做见证,这样,您和娆儿的事情才会广为人知,您的身份才能公告天下啊!”静默了半晌,沧云大长老劝道。

“这样啊!那就给他们发请柬吧!记住,一定要让他们三天内赶过来,因为三天后朕就要嫁人了!”沧陌染想了想道。

沧云大长老忍不住扶额,陛下,果然急性子啊!

等回了沧云皇宫,沧陌染的屁股连王座都没坐热,就听到有侍卫前来通传,说是老祖宗要见他!

乍一听到老祖宗这个被他遗忘已久的词,沧陌染直接愣了愣,“老祖宗,谁啊?我认识吗?”

“……”沧云大长老等人再次集体沉默,良久,大长老才小心翼翼问:“陛下,您认识我吗?”

“不认识!你哪位?”沧陌染眨眨眼,一脸真诚的询问道。

“……”沧云大长老风中凌乱了,深吸一口气,他才问道:“陛下,您都不记得我是谁,为何跟我说了这么多话?”

“你不是我们沧云的大臣吗?还要帮我筹备婚事,我不和你说,要和谁说?”沧陌染认真问道。

“……”好吧!沧云大长老知道自己算是白问了,陛下压根不在意他是谁,反正能给他办事就行啊!想到这儿,他忍不住泪奔了。

陛下这病,真是太伤人了!

“媳妇,这老头真是够奇怪的,瞧,他还委屈上了呢!”接着,沧陌染又转头看着冰娆道。

冰娆很无语,两年没见到沧云大长老,沧陌染这货就忘了人家,这换谁能高兴得起来啊?还有那老祖宗,不定怎么眼巴巴的盼着沧陌染回归呢!现在好了,回是回来了,可人家压根不记得你是谁啊!

偏偏,他们还挑不出沧陌染什么理来,因为沧陌染有记忆障碍啊!

这病,貌似也成了沧陌染最好的保护伞,他是想记往谁就记住谁,想无视谁就无视谁啊!

这病,牛!

同情的看了眼沧云大长老,冰娆才对沧陌染道:“他是沧云大长老,不是你的那些废物大臣!”

“原来他就是沧云大长老啊!我想起来了!”沧陌染很给面子道,但可惜,人,他还是没往心里去。

“陛下,老祖宗还等着呢!”见沧陌染有些跑题了,一直静立在旁的侍卫忍不住提醒道。

“让他等着去呗!我又不认识他!”沧陌染不以为然道。

“陛下,老祖宗是长辈,让长辈等会被人说不孝的。”沧云大长老提醒道。

“说去呗!我又不在乎!”沧陌染依然不当一回事,在他看来,那什么老祖宗的在他一回来就急着见他,肯定是没安好心!所以,他才不要主动送上门找不自在呢!

“……”沧云大长老和侍卫闻言,都极其无奈的互相对视着,可沧陌染不仅是一国之君,现在又是沧家家主,所以,他们也不敢强迫对方去见老祖宗啊!

“既然陛下不愿意去见我,我只能亲自来见陛下了!”就在这时,一道更为无奈的声音响了起来,书房外一位白胡子老头推门走了进来。

“你是谁?”听到这声音,沧陌染问道。

白胡子老头忍不住叹气,并一脸幽怨的看着沧陌染道:“我是沧家老祖宗,我们以前见过!”

“哦!”沧陌染随意应了声,就不在言语。

白胡子老头等了半天也没见沧陌染起身行礼或者请他坐下,甚至还只顾着与冰娆眉目传情,这情景,看得他又想叹气了,男大不中留啊!这个后代算是留不住了啊!

转头望向冰娆时,白胡子老头露出一丝笑容道:“小娆儿,好久不见了!”

“是啊!大叔,你好啊!”冰娆笑眯眯道。

大、大叔?

白胡子老头有些懵,第一次被叫大叔,这感觉好酸爽!而且,冰娆这小家伙发什么疯?怎么管他叫上大叔了啊?

“娆儿,理他干嘛?你是我媳妇,不许看别的男人!”见媳妇注意力被吸引走,沧陌染不乐意了。

冰娆和白胡子老头听完,都有些黑线。

冰娆很无奈道:“别闹,他都老头子了,不算是男人!”

白胡子老头听见这话,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他就算是老头子了,男人有的他一样不少,怎么就不算男人了?

感觉被岐视的白胡子老头,霎时怨念丛生,并一脸幽怨的看着冰娆,希望对方能给他平反,他是男人!必须是!

可惜,无论是冰娆还是沧陌染,都集体无视了他的幽怨,并继续含情脉脉的对视。

唔!主要是沧陌染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冰娆,眼都不带眨一下的,久了,冰娆都被看得不好意思了。

这货,眸光能不要那般火热吗?好像快要将她燃烧起来似的!

“大长老是吧?我明天要嫁人!”跟冰娆对视良久的沧陌染,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线,又迫不急待并且带着一丝不确定的朝不远处的硕大电灯泡吼着。

“陛下!”沧云大长老都想给沧陌染跪了,这么一会儿,陛下又不确定他是谁了吗?而且,咱们不是说好了三天后婚礼吗?你又急着明天嫁人是想闹哪样?

“怎么,有问题?”沧陌染有些不耐烦的问道,他等不急了啊!他要每晚抱着媳妇一起睡啊!

“陛下,咱们说好的,三天后,您忘了?现在请柬才刚刚发出,总得给别人点时间准备礼物啊!”沧云大长老无奈道。

“嗯,大长老说的没错,是得给他们点时间准备礼物,听说,婚礼上可以收不少好东西呢!”冰娆同情的看了眼沧云大长老,帮着他打圆场。

“媳妇,你是不是想拖延时间?告诉你,没用的,咱们两个已经睡过了,谁也跑不了!另外,不结婚也不行,万一有小娃了怎么办?”沧陌染一脸羞涩道。

“不会有娃!”冰娆非常肯定,丫的,只是抱在睡了几晚,哪里会有娃儿?

“会有!”沧陌染很坚持!

“不会有!”冰娆也挺固执,没听说过啥也不做,纯睡也能有娃儿的!

“媳妇,你就不要固执了,肯定会有娃儿,咱们睡了好几晚呢!总有一晚会中标!”沧陌染略带得瑟道。

“中标毛线!”冰娆有些抓狂了,这货究竟有没有常识啊!

不过,边上围观的众人,诸如沧云大长老之类的,听到冰娆和沧陌染的对话,却是吓得一愣一愣的。

原来,陛下和冰娆都进行到那一步了啊?怪不得陛下急着结婚呢!话又说回来,陛下下手也够快的!

满脸喜悦的白胡子老头,在听到冰娆可能有娃儿后,欣喜的轻瞥了眼冰娆小腹,便立即吩咐大长老,“快,马上进行婚礼,有了孩子可耽误不得!”

沧云大长老也觉得如此,因而就没在纠结,并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紧接着,白胡子老头也带着其他人离开,将书房留给了这对小情人独处,至于谁嫁谁啥的,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关系?都有娃儿了啊!

见事情彻底被误会,在白胡子老头等人离开后,冰娆发飙了。

“沧陌染,你坏我名声!你胡说什么?我们怎么可能会有娃儿?”冰娆忍不住吼道。

“为什么不会有?都睡了那么久!”沧陌染不解问道。

“睡是睡了,可咱们啥也没做啊!怎么可能有娃儿呢?”冰娆有些抓狂,这货是真没常识,还是装单纯啊?

“不需要做什么,拉手就能有娃儿的!”沧陌染小声嘟囔着,但还是让冰娆给听到了。

冰娆风中凌乱了,并无语问道:“谁跟你说拉手会有娃儿的?”

“我母后啊?小时候他经常在我耳边说,我是有未婚妻的人,不要和别的女人拉手,会出事!”沧陌染解释,然后又道:“我问母后会出啥事,母后说,会有娃儿!所以,为了防止被别的女人占了便宜,我向来与女人保持距离在两米以上!”

说这话的时候,沧陌染脸上表情那叫一个骄傲啊!

而冰娆听到这一番话,却是久久无语。

话说,当妈的这样欺骗一个无知小孩子真的好吗?不过,冰娆倒是蛮感激那位已经过世的未来婆婆,瞧,把沧陌染调教的多乖巧啊!还省了她不少事!

想到这儿,冰娆当即决定不去纠正沧陌染的错误认知了,既然他认为拉手都会有娃儿,那就让他这样认为好了!

不过,冰娆想了想还是道:“拉手虽然会有娃儿,但也不是绝对的!不然我们都拉了这么多次手,我怎么还没娃儿呢?”

其实,她是想说服沧陌染不要把有娃这事太放在心上,但沧陌染听完却认真道:“你没怀上娃儿,应该是我不够努力的缘故,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时刻跟你黏在一起,我就不信!娃儿会不来报到!”

“……”冰娆泪奔了,她不是这个意思啊!真心不是!

可沧陌染就认定了冰娆是嫌弃他不够努力,所以一下秒,他已经牵住了冰娆柔若无骨的小嫩手,紧紧抓住在也不松开了!

冰娆忍不住叹气,沧陌染此举,是打算制造小娃儿吗?

“那个…我们还小,现在生娃儿早了点!”冰娆纠结道,并想抽回自己的手。

可沧陌染却紧抓着不放,还固执道:“先拉着,反正也不会马上有!”

“……”冰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陛下,婚礼今天只怕举行不了!”这时,沧云大长老的声音又在书房外响起,他压根没敢进去,就怕里面会有啥不应该看到的。

“为什么?”沧陌染一听怒了,他想结个婚咋就这么不容易呢?

“呃!虽然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新娘子的礼服还没有做…”沧云大长老说这话的时候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们做了这么久的工作,最重要的事情居然给忘记了。

新娘子没有礼服穿,怎么结婚?

“……”沧陌染有些狂燥了,这些人怎么办事的?

随后,他问:“我的也没有?”

“陛下的有,上次的礼服还在…”

“混蛋!你居然打算让我穿上次的礼服?你成心的是不?”沧陌染大怒,并噌的一下从王座上站起来,就要朝外面冲,他想揍人了,谁也别拦着!

“陛下,我的话还没说完啊!”沧云大长老心里这个委屈,并连忙补充:“我是想说,上次的礼服还在,我们是按照那个尺寸做的,可娆儿的尺寸我们没有,所以做不了!”

“那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快点派人来给媳妇量尺寸!哼!谁敢耽误了朕嫁人,朕跟他没完!”沧陌染大吼道。

沧云大长老唯唯诺诺的应下,然后,领了两个婢女进了书房,两名婢女目不敢斜视,手脚利落的给冰娆量完尺寸,她们就立即退了出去,大长老也要一并离开,走前,他还慎重道:“陛下放心,我会命裁缝们赶工的,绝对不会耽误了婚礼!”

“等等,大长老,礼服样式我想亲自决定!”冰娆叫住要离开的大长老道。

“娆儿啊!要给你做的是皇后凤袍,这个…”大长老有些犹豫,皇后的大婚礼服样式总共就那么几种,大婚必穿,所以,真没什么好自己决定的。

“不能自己决定?”冰娆眨眨眼,问道。

“其它衣服都可以,唯有大婚时的凤袍不行!这都是有规定的!”大长老为难道。

“好吧!”冰娆也不愿意强人所难,但沧陌染却不想自家媳妇不开心,于是哄道:“媳妇,你看自己喜欢啥样的衣服,咱们一并做出来,大不了以后咱俩再穿着你喜欢的结一次呗!”

“这样也行?”冰娆诧异的看着沧陌染,犹豫道。

当然不行啊!沧云大长老听见这话急到原地转圈,婚礼又不是儿戏,哪能想结就结一次来玩的?

“我们觉得行就行,还可以多收一份礼呢,是吧?”沧陌染坏笑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