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们没钱了,求放过!

“知道,知道!”众人一听冰娆的问题,连忙点头如捣蒜,但冰娆却不为所动,只是轻瞥了眼霸王花问:“小花儿,你愿意原谅他们吗?”

“我问你们,没长大的植物算不算数?”霸王花一听,昂起小脑袋,认真问道。

“算!算!必须算!”形势逼人,四大家族的人不得不妥协,呜呜…太过份了啊!这是在欺负人啊!

“那这赌约你们是赢了还是输了?”霸王花又问。

“输了,我们赫连家输了!”赫连大长老无奈道,因为他知道,自己想赖帐是肯定不可能了。

“那你们呢?”转头,霸王花又问其他人。

“我们也输了!”其他人有气无力,异口同声道。

“小娆儿,搞定!”见状,霸王花一脸嫌弃的丢掉赫连大长老道。

被丢到地上的赫连大长老,有如风中落叶般抖个不停,腰部还缓缓有血液渗出,而面对那朵霸王花的残暴,他深有体会,因而并不愿在招惹它,可只要一想到,自己等人这一认输,赫连家族的财产可都没了,他心里就忍不住想要撞墙了。

而他也确实是那样做的!

猛的爬起来,赫连大长老感觉自己成了赫连家族的罪人,直接就想往花园的墙上撞。但有霸王花在,哪能让他如愿?

下一刻,霸王花的一根花枝直接缠上了他的腰,然后某花阴恻恻的对赫连大长老道:“好啊老头,居然想自杀?既然这么想死,不如给本女王当花肥算了?人类的鲜血,本女王可最喜欢了!”

霸王花的话,令赫连大长老心惊肉跳,接着,他小脸又白了几分。

“怎么,不愿意?吓到了?”霸王花鄙视道,人类啊!就是喜欢说一套做一套,不都是个死吗?还挑?

“我、我…”赫连大长老嘴唇哆嗦着,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了,他想死吗?他当然不想啊!可只要一想到赫连家身无分文了,他就忍不住会有死的想法,但若真让他去死,他还是没有那个勇气滴!

冰娆也看出赫连大长老并非真的想死了,并劝道:“赫连大长老,钱财都乃身外之物,人可比钱重要多了!别看现在你们四家都没了钱,但只要有人在,钱早晚能赚回来的嘛!”

“另外,你们财产清单中的那些房产本小姐并不需要…”

“你愿意把房产还给我们?”没等冰娆说完,赫连大长老就迫不急待的打断了她的话,并一脸期待的看着冰娆。

冰娆让赫连大长老那红果果的期待表情给看得都不好意思了,但她还是只能道:“我可以允许你们把那些房产买回去!”

“我们没钱了!”赫连大长老可怜兮兮道,他已经把家族财产都输掉了!

冰娆鄙视的看了眼赫连大长老道:“没钱的是赫连家族,而不是赫连家族人!”

“这有区别吗?”赫连大长老傻傻的问。

“有啊!你们是有私产的,别以为本小姐不知道!”冰娆诚实道。

“……”四大家族的长老们都默了。

我去!连他们私产的主意都打上了?这家伙是吸血鬼啊?

冰娆表示,并不在意他们如此误会自己。她就是要四大家族老老实实的,想干坏事都没有钱!

接着,兽兽们接到命令,跟着四大家族的长老们去取他们各家的财产。

临走前,青云还有些不放心。

冰娆则安慰它:“放一万个心好了,他们不敢赖帐的!难不成真想断子绝孙吗?”

一听这话,四大家族长老果然老实了。

不久,浩浩荡荡的兽兽队伍,便满脸笑意的带着四大家族的财产回到了赫连家族的花园,冰娆还等在这里。

当着跟回来的四大家族长老的面,冰娆等人按照清单上的内容逐一对照,每看一样,他们都故意啧啧称奇,看得四大家族长老们心头淌血,可现在这些财富已经不属于他们了啊!呜呜…

待冰娆等人确认完这些财产,冰娆又笑眯眯对各家长老道:“长老们,你们可以找时间赎回自家地盘上的固定资产了,说实话,我要这些东西没用,所以,如果你们不准备赎回,我只能卖给别人了…”

冰娆言外之意,你们抓紧时间。

有了冰娆这话,四家都不敢耽搁,毕竟,有了固定资产才有继续赚钱的源头啊!

说完,冰娆便带着众人、兽兽们及四大家族的大笔财富飘然离去。

等四大家族筹集完族人财产,他们便集体前往了冰城,要赎回那些位于他们各自地盘的固定资产。

等到了冰城门口,四家代表看到守城门的居然是几只八级灵兽,顿时都忍不住羡慕嫉妒恨了!

想他们家族想收只八级灵兽有多难啊!可冰娆呢?居然奢侈的用八级灵兽来守城门,这、这可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好不容易在几只八级灵兽的仔细盘问下才得以进城后,走在冰城的大街上,满处可见的高阶灵兽,简直令四大家族代表馋的都快要流口水了!

呜呜…好多灵兽,真想抓一只回去啊!

可他们有那心却没那胆子,不然,只怕他们还没有行动,就要被城里的兽兽给撕得粉碎了。

而自从冰娆占领了冰城后,这里俨然已经成了灵兽的天堂!

等到了冰家祖宅,看到守在门口的两只九级灵兽后,受刺激颇大的四家代表是一个字都不想说了,同时他们也打定主意,回到家族之后,一定要严令族人夹着尾巴做人,惹谁也不要来惹冰娆这个小变态!

被请进了客厅后,端茶上水果的则是青云的螃蟹小弟们…

总之,目前的冰家祖宅,所有侍卫以及做家务的毫无例外全都是兽兽!

这时,冰娆则姗姗来迟!

看到四家代表已经喝上热呼呼的茶水,冰娆笑着问:“我这里如何啊?”

“不、不错!”四家代表有些紧张道。

“那要不要留下?”冰娆坏笑道。

顿时,四家代表不约而同、满面惊骇的瞪大眼睛,啥、啥意思啊?

“别怕,不是想把你们的命留下,我的意思,你们要不要留下住几天,体验一下兽兽们的服务呢?当然,食宿要自理哦!”冰娆云淡风轻的解释着。

四家代表有些凌乱,他们没听错吧?

“我、我们只怕钱不够…”良久,赫连家族二长老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那就没办法了!”冰娆一脸遗憾道。其实,她是遗憾兽兽们赚不到外快了!唉!眼前多好的肥羊啊!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些家伙就算在穷,肯定也不会一分钱没有啊!

见冰娆毫不勉强,四家代表总算放了心。

其实,他们是巴不得快点完成交易好离开,谁敢在这里多呆上一秒啊!否则,万一某只螃蟹发飙,把他们给夹了怎么办?

按照冰娆开的价格,四家将好不容易凑齐的钱放到了她面前,等冰娆清点过后,冰娆便将各家所在地盘固定资产的房契还给了他们。

一场交易,冰娆又赚了好几十亿,对此,她心情相当不错。

等送走了四大家族代表,冰娆大方的将这些意外之财都分给了兽兽们当零食。

沧云大长老知道这个消息后,整个人都有些呆滞,那么多钱就这样给了兽兽?呜呜…仅用想的,他都觉得有些肉疼!

冰娆看出他的想法,淡淡道:“这些兽兽为我工作,人家又没要工资,给它们点零花钱怎么了?我这钱可给的不亏,总比给某些白眼狼的人类要强吧?”

“是!”沧云大长老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而且那钱又是冰娆的,跟他没关系啊!

想通之后,沧云大长老便觉得理所当然了。

接着,冰娆又告诉沧云大长老,他们准备再次闭关了。

听完,沧云大长老有些傻眼,怎么又闭关啊?

“陛下,您不跟我回沧云吗?”转头,沧云大长老看着沧陌染,小声问。

“媳妇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沧陌染理所当然道,一副妇唱夫随的架势。

沧云大长老闻言泪奔了,话说,他们沧云是打算娶媳妇,不是嫁儿子啊!更何况,您二位可还没结婚呢?现在要不要就这样黏乎?

被沧陌染这样一搞,沧云大长老总觉得他们家陛下貌似成了上门女婿似的,这不会就想要嫁给冰娆了吧?

这可不行呐!

国不可一日无君,陛下是属于沧云的啊!当然,也要把冰娆拐到沧云才行!总之,绝不能让陛下被冰娆拐走。

想了这些,沧云大长老直接道:“陛下,沧云需要您,您该跟我回家了!”

“媳妇更需要我!”沧陌染固执道。

“……”沧云大长老再次泪奔,陛下啊!您咋这样不矜持呢?

他算是看出来了,他家陛下着急嫁人了!

不、不对,是急着娶妻了!

自觉应该替陛下分忧的沧云大长老,这时又看向冰娆问:“小娆儿,你打算什么时候嫁到咱们沧云?”

“……”冰娆愣住了,咋扯到她嫁人上去了?她才十六岁,花一样的年纪好不?难道这就要成为人妻了?

冰娆深深觉得,她还没准备好呢!

“我妹妹不嫁人!”没等冰娆吱声,冰溪就大声道。

“……”这下子,在场的众人都愣住了。

“嗯,我家娆儿美妞不嫁人!”正闭着眼睛睡觉的紫冥,突然轻撩了下眼皮,淡淡附和着。

“对!小娆儿不嫁人!”紫衡也凑热闹道。

“主人不嫁人!”青云等兽异口同声道。

紧接着,兽兽们都跟着起哄起来。

看到这架势,沧云大长老头疼了,并且同情的看了眼沧陌染,自家陛下情路只怕要坎坷啊!

“那我嫁给媳妇!”这时,沧陌染毫不在意道,然后又含情脉脉的看着冰娆问:“媳妇,你啥时娶我?我年纪一天天大了,再不嫁人,就嫁不出去了!”

“……”冰娆闻言有些风中凌乱,这货能认真些不?啥叫年纪一天天大了?她就没听说过有哪个男人会觉得自己年纪大,找不到媳妇的?

“媳妇,我愿意以沧云当嫁妆!”看着冰娆,沧陌染继续道。

“这个可以有!”冰溪满意点头。

冰娆震惊的看着哥哥,哥哥吃错药了?他不是一直在防着沧陌染吗?

看出冰娆想法,冰溪理所当然道:“哥哥不愿意让你嫁出去也是怕你会受委屈啊!可现在不一样了,这货愿意嫁到咱们家,肯定不敢给我妹妹气受,而且,在我还没有找到比他更好的妹夫前,就用他将就下吧!”

“大哥放心,我不会欺负媳妇的!”沧陌染保证。

“你别得意,我只是看在你愿意嫁过来的份上才暂时同意的,等以后我妹妹有更好的选择,我随时会换人!”冰溪咬牙提醒,压根看不得沧陌染得意。

沧陌染却颇为自信道:“我就是最好的!媳妇只能是我的!”

然后,沧陌染又迫不急待问:“媳妇,今天能娶了我吗?”

冰娆更加凌乱,亲,你太急了。

“聘礼我还没准备好!”冰娆看着沧陌染那张妖孽容颜,鬼使神差道,说完,她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她…居然被沧陌染的美貌给诱惑了,呜呜…

“没关系,我不需要聘礼!”沧陌染略带羞涩道,一双星子般耀眼的星眸眨都不眨的紧盯着冰娆,用眼神传达着他的急切,他想快些确认自己的合法地位啊!

“呃…”冰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这是要白得一个不要聘礼,并且自带一个国家当嫁妆的媳妇吗?不,是丈夫!

“陛下啊!你咋能…”如此不自重呢?

听着几人对话被吓傻的沧云大长老,这时终于反应过来,并痛心疾首的惊呼着,他实在是无法形容心中的郁闷之情了,陛下要嫁人也就罢了,居然还要用沧云当嫁妆!呜呜…就算对方现在是沧云一国之君,他也想骂句败家!

活了这么多年,他就没见过沧陌染这么败家的孩子!

人家不管嫁人还是娶媳妇,哪个不是赚得盆满钵满啊!可他们陛下倒好,只打算倒贴!

陛下,您就那么迫不急待?

沧陌染确实迫不急待啊!

媳妇一天天长大了,一天天出落的更加动人心魄,他就算在自信,也不免产生了危机意识,毕竟,有些苍蝇是挡不住滴!所以,他势必要确立自己的合法地位,那就是结婚!

无论是他娶媳妇,还是媳妇娶他都无所谓,只要能先把关系定下来!

现在,大舅子又不反对,因而他更要趁热打铁了!

至于沧云大长老的意见,无视就好!反正他沧陌染从小到大都不是个听话的孩子!

“大长老,快回去替朕筹备婚礼,朕要嫁人了!”轻瞥了眼沧云大长老,沧陌染吩咐着。

沧云大长老瀑布汗了,话说陛下,你这样急切真的好吗?冰娆貌似还没答应吧?

冰娆又凌乱了几分,并见鬼似的看着沧陌染,之前不是才说到聘礼的事吗?咋转眼间就要举行婚礼了?那个…能给她个缓冲时间不?她没心理准备啊?

可惜,无论是沧陌染还是哥哥,显然都决定不考虑她的意见。

沧陌染着急冰娆能理解,可哥哥这算怎么回事啊?

“哥哥,你病了?”狐疑着,冰娆忍不住问。

“我没病,也没吃错药!”冰溪黑线道。

“那咋跟着沧陌染胡闹啊!”冰娆有些不可思议道。

“你早晚都要找男人的,现在有个现成的,各方面条件还都不错,你自己也蛮喜欢,那就把事办了呗!等啥时不喜欢了,咱们在踢掉他好了,这又不费啥事!”冰溪坏笑道。

沧陌染闻言也不生气,并在心里暗自腹腓,媳妇休想甩掉他!

不过,冰娆听完哥哥的话,却满头黑线。

哥哥的想法,可真是…

“那哪行啊!”沧云大长老则急了,他似乎已经预见到自家陛下被甩的那一天了,有这样一个大舅子,陛下还不被欺负死?

“怎么不行?以我妹妹的条件啥样男人找不到啊?何必找个带着拖油瓶的!”冰溪略带嫌弃道。

“拖、拖油瓶?我家陛下没有啊!”沧云大长老傻傻道,并同情的看了眼沧陌染,心道,陛下,你被人冤枉了!

“怎么没有?你们不是啊!”冰溪没好气道。

他、他们?拖油瓶是他们吗?

沧云大长老更傻了,自己等人居然成了陛下的拖油瓶吗?呜呜…陛下莫非也是这样想的?

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沧陌染,他果然看见沧陌染也露出了一丝纠结嫌弃的表情,顿时,沧云大长老那心啊!拔凉拔凉的!

“媳妇放心,这些拖油瓶完全可以无视的!”接着,沧云大长老就听见沧陌染一脸讨好的对冰娆道。

“陛下…”沧云大长老有些哽咽,眼眶泛着泪花,他都要哭了,陛下这话太伤人了啊!花花草草都有花草权,难道他们这些拖油瓶就没有人权吗?

“别愣着了,快回去筹备婚礼,朕要嫁人!”见沧云大长老装起可怜,沧陌染没啥耐心道。

“陛下,那您啥时回云?”沧云大长老问。

“婚礼筹备完我就回去了。”沧陌染想了想道。

“那我这就回去!”沧云大长老一听,立即屁颠屁颠的走了。

当然,他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

这是急着回去拉联盟去了。

按沧云大长老的想法,陛下想娶媳妇他没意见,但想嫁人就得掂量掂量了,可他深知,自己势单力孤肯定无法说服陛下,此事,八成还得老祖宗出面啊!

急忙回到沧云,大长老将沧陌染的想法跟白胡子老头一说,白胡子老头愣了好久都没有回神。

等他缓过劲,才不确定问道:“你说陛下要嫁人,没错吧?”

“嗯。”沧云大长老点头道。

“胡闹!胡闹!”白胡子老头气得胡子一颤一颤的,然后,两人马不停蹄的又赶往了冰城,试图说服沧陌染改变主意,身为一国之君怎么能嫁人呢?要嫁也应该是冰娆嫁过来啊!

可当他们到了冰城,才知道冰娆等人都已经闭关了!

两人纳闷,不是要结婚吗?咋先闭上关了?

星儿看出两人疑问,解惑道:“你们筹备婚礼怎么也得一阵子,趁这间隙自然要闭关了,不然岂非浪费时间?”

“陛下在哪里闭关?能不能让他出来一下啊?”沧云大长老随后问。

“不能!小染染说了,让你们好好筹备,等他们一出来就要婚礼了!所以,别浪费时间了,记得,婚礼要办得隆重些啊!当然,如果你们没那个本事筹备个盛大婚礼,我来筹备也是可以滴!咱们家,差啥都不差钱!”星儿一副土豪模样道。

“我知道你们不差钱…”可他只想见陛下啊!

不过,沧云大长老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白胡子老头阻止了。

“老祖宗,不见陛下了?”沧云大长老不解问。

“没听这小娃说嘛,陛下闭关了。所以,咱们还是先回去筹备婚礼吧!有什么事情等陛下出来再说!”白胡子老头想了想道。

“嘿嘿!老头,还是你上道啊!”星儿听完夸状道,然后补充:“其实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但我建议你们还是不要说了,因为说了也白说!”

“……”两人默了,可惜却都不愿意死心!

悻悻的回了沧云皇都,两人开始为婚礼做准备。

与此同时,冰娆等人也开始了他们的闭关。

对冰娆来说,此次闭关主要就是吸收灵气,而对于冰溪等人来说,则是要学习炼丹或炼器!

相较冰娆,正在努力学习炼丹、炼器知识的冰溪等人,则要辛苦的多。

这个时候的星儿,完全化身为古板严厉的师长,教训起人来毫不手软!甚至就连拥有幽冥神火,根本没办法炼丹、炼器的沧陌染都没少挨骂!

用星儿的话说,幽冥神火虽然拥有毁灭属性,可但凡火焰,都是能够控制的,因而它一直强烈要求幽冥神火控制住自己肆虐的性格,尽量变得温和些,如此,说不定就有机会炼丹或炼器了。

可惜,幽冥神火向来自由散慢惯了,如今被星儿拘住简直一百个不适应!

从那以后,冰家祖宅之中便经常看到一个小奶娃或者小猫、小狗等小动物追着一团黑色火焰在跑的奇景…

就这样过去了半年,幽冥神火终于服软了!

没办法,不服不行啊!

星儿这货,毅力绝非一般人可比!

服软后,幽冥神火便被星儿带到了四大家族的地盘,美其名曰,训练它收放自如、随心所欲控制火焰大小的能力!而这种能力又是带有毁灭属性,必然不能在自家里试验,因而最好的地点就是四大家族这里了!

虽然近段时间,四大家里族的人很老实,但这并不防碍星儿对他们的厌恶,因而,星儿首选之地就赫连家族一座相对偏远的小城。

在那座小城市中,星儿每天指使幽冥神火烧掉赫连家族一块地盘上的建筑,甚至还提出要求,让幽冥神火烧到何种程度。

最开始的时候,幽冥神火总是失误的将某处建筑直接烧毁,后来在星儿发了几次飙后,幽冥神火控制火焰的时候也愈发的小心谨慎,生怕星儿在继续想尽各种办法来折磨它!

慢慢的,向来随心所欲、无所顾及的幽冥神火总算掌握了一点诀窍,基本上,星儿指使它烧到什么程度,幽冥神火都已经控制的*不离十了。

后来,在这座小城没有东西可烧之后,星儿便带着幽怨神火换了一座城市。

依然是赫连家族的地盘。

而赫连家族之人在得知这一状况后,简直郁闷到不行。

话说,最近他们已经十分低调了,为何还要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愤怒的赫连大长老,怒气冲冲的直接带人杀到了冰城。

不过,到了冰城,赫连家族之人却怂了。

特别是根本没见到冰娆,只见到了紫冥后,他们更怂了。

这货,简直比冰娆还难应付啊!

将自己来意说完,赫连大长老便眼含期待的看着紫冥,希望它能主持公道。

可赫连大长老明显是要失望的,因为紫冥听完却笑着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咱家星儿和小冥也是在帮你们啊!你们咋能不领情呢?”

“……”我去!有这样帮忙的吗?

赫连大长老好想摔桌子,但考虑到这里并非自己家后,他还是忍下了自己的冲动。

因为他知道,在紫冥面前摔桌子非但解决不了问题,甚至没准还要被讹!呜呜…

“听说,最近赫连家族生意不错啊?”随后,轻瞥了眼赫连大长老的紫冥又问,意思就是你们有钱啊!有钱不花,死了白搭嘛!

听完紫冥所言,赫连大长老顿时有些心惊肉跳了,这意思,是又打上他们赫连家财产的主意了?

天呐!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半年多了,他们攒了点钱容易吗?

此时此刻,赫连大长老真心后悔自己跑这一趟,他就是自动送上门当肥羊来了啊!

想着,赫连大长老郁闷道:“告辞了!”

见赫连大长老突然要走了,轮到紫冥傻眼了。

这家伙怎么没说上两句就要跑路呢?这可不行啊!最近,家里的小家伙们在学习炼丹、炼器,已经用掉不少材料了,因而,它急需有人帮忙…

下一秒,紫冥已经挡在了赫连大长老面前。

赫连大长老大惊失色,这、这是要干嘛?

“嘿嘿!赫连大长老,素闻赫连家族向来乐善好施,最喜欢助人为乐了,是不?”紫冥笑眯眯问道。

“不是!我们赫连家族向来小气,瑕疵必报!”赫连大长老一听,脸色大变并连忙否认道。

“……”紫冥幽怨的看着赫连大长老,暗道,这老头越来越不好糊弄了啊!这可怎么办呢?

“赫连大长老,求帮助!”思考一番,紫冥决定不买关子了!

“我们没钱了,求放过!”赫连大长老泪奔了,恨不得给紫冥跪了,这货,太可怕了!

“没钱?那给点人吧!”紫冥很好说话道。

“……”赫连大长老惊呆了,把赫连家族的钱都收刮了不算,现在又打上赫连家族人的主意了?这、这是想逼他们赫连家族狗急跳墙不成?

不对!赫连家族的人可不是狗,可若是眼前这只貂在逼迫他们,他们也要跳墙了!

“就这么说定了,来一万人先!”紫冥根本不给赫连大长老拒绝的机会,直接拍板道。

一、一万人?

赫连大长老真想晕死过去算了,赫连家族总共才多点人啊!您老狮子大张嘴,一开口就要一万?更主要的是,谁知道你要这一万人想干嘛啊?

这些人确定不是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

“紫冥大人,我们赫连家族没有这么多人。”毫不犹豫,赫连大长老直接道。

“那你们有多少人?”紫冥期待的问。

“五、五百!只有五百人!”赫连大长老把心一横道,五百人他们还出得起,当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绝对不敢一个人都不给,不然惹恼了这只貂,谁知道它会干出点啥事来啊!

“连十分之一都没有?”紫冥有些暴怒了,并下了最后通碟:“赫连大长老,本王和你商量是给你面子,你别不识好歹!哼!现在本王怒了,本王告诉你,一万人你们赫连家族帮我想办法,三天后我就要见到人!否则,后果自负!”

面对紫冥的威胁,赫连大长老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话说,这可是他自己主动送上门的啊!如果自己不来,是不是就不用承受这无妄之灾了?

赫连大长老心情瑟缩,慢吞吞的回了赫连家族。

回去跟众长老一商量,长老中立即有人出主意道:“实在不行就从另外三大家族弄点人来吧!反正那只貂也没说非咱们赫连家族的人不可!”

“这行吗?”有长老半信半疑。

“怎么不行?大长老,难道那只貂说了非咱们赫连家族之人不可?”那名长老确认问道。

“这倒是没说。”赫连大长老仔细回忆后道。

“这不就得了,咱们完全可以让另外三家多出点人啊!”那名长老又道。

“万一那三家不愿意怎么办?”有长老问。

“不愿意?那就自己去找那只貂说啊!咱们完全可以甩手不管,就当自己是个传话滴!”出主意的长老道。

“就这么定了!”赫连大长老觉得这主意不错,当即就派了出主意的长老去办此事。

出了馊主意的长老,自然很有本事,三言两语,连威胁带恐吓,就让那三家答应出人了。

一万人终于凑齐后,这些人就被送到了紫冥面前。

看了眼前来送人的赫连家五长老,紫冥夸奖道:“你们大长老的办事能力很不错,回去替我转告他,有什么事情我还会在找他的,让他随时做好准备。”

赫连五长老表示明白,并传话回去给赫连大长老,赫连大长老当即小脸煞白,并直接吼着:“告诉它,我死了!”

赫连五长老有些风中凌乱,不过,他也颇能理解大长老的想法,被那只貂缠上,绝对没好事啊!另外,他也蛮好奇紫冥想用那一万人做什么?

能做什么?当然是做苦力喽!

从四大家族弄来的财产中,有不少矿区,现在,那些地方都慌废着无人采,有了这一万人当矿工,这些矿就可以源源不断供应给学习炼器的那些小家伙了。

当然,矿区虽然挺大,但紫冥也没打算让这一万人都去采矿,而是将他们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人去当矿工,一部分人则奔赴各大森林前去采药!

随行的还有不少兽兽,名义上是保护,其实是为了监督他们!

从此,这些人过上了暗无天日的苦难日子,而他们所在家族,也整天跟着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

又过了半年,幽冥神火的火焰控制力度终于如火纯青了,这个时候,星儿才敢让它试着融化矿石。

幽冥神火从最便宜的矿石开始练习,沧陌染也慢慢开始了他的炼器生活。

后来,不知怎么的,幽冥神火居然对融化矿石越来越有兴趣,甚至都不用星儿拿着小皮鞭在后面督促,它就主动开始练习上了。

幽冥神火是不需要吃饭睡觉的,而它这样一发疯,倒霉的可就是沧陌染了。

为了不浪费融化掉的材料,沧陌染只能没日没夜的炼器,没多久,他就憔悴的跟个乞丐似的,连紫冥都看不下去了。

强行将沧陌染拉走,紫冥又将幽冥神火臭骂了一顿,骂得幽冥神火就跟个犯错的小孩子似的,一声不敢吭。

随后,幽冥神火飘到沧陌染床前,一脸内疚道:“主人,对不起。”

“不怪你,是我太着急了。”沧陌染强打精神安慰道,他想给媳妇炼制件防具,所以才会如此拼命。

“你们两个都好好反醒下吧!”边上的紫冥没好气道,然后气哼哼的离开了沧陌染房间。

“媳妇啥时出关?”突然,沧陌染问道。

“不知道,这得问星儿。”紫冥眸中闪过一丝怀念道,娆儿美妞都闭关一年了,它也怪想的。

知道要问星儿,沧陌染有些垂头丧气,那个小坏蛋才不会告诉他!唉!媳妇啊!我都想你了!

可惜,这个时候的冰娆一直处于深度睡眠中,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再者,星儿也决定让主人放慢修炼速度,免得心境修为跟不上,因而这次并未使用时间加速,可以说,星戒中的时间与外界是同步的,如此,冰娆只能一直睡着,啥时候会醒来,就得看天意了!

一年后,正在星戒中沉睡的冰娆,缓缓睁开了一双秋水美眸。

下一秒,星儿已经瞬间出现在冰娆面前,看着冰娆笑眯眯道:“主人,醒了啊!”

“星儿,我是不是睡了好久!”冰娆意识恢复后,忍不住问道。

“嘿嘿!睡两年了。”星儿坏笑道。

“两年?”冰娆无语了,她这么能睡吗?

“嗯嗯,两年了!主人,差不多可以晋阶了吧?”星儿欣喜问道,这次晋阶后,主人的实力就应该同前世差不多了。

冰娆点头,然后出了星戒。

刚一落地,一道紫色旋风就扑进了她怀中。

怀中毛绒绒的触感,让冰娆不用看都知道是谁。

“紫冥,好久不见了!”冰娆轻抚着紫冥漂亮顺滑的绒毛,笑着道。

“娆儿美妞,我想你!”紫冥水晶般的眸子透着一丝水雾,并略带幽怨道。

“我也想你啊!”冰娆哄道。

“哼!你在睡觉,会想我才怪!”紫冥傲娇道。

“呃!”冰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能说,自己有可能会做梦的吗?可以紫冥的傲娇,八成也不会信吧?

“我是真的想你啊!”无奈,冰娆还是得这么说。

“都不想我吗?”同时,又一道无比幽怨的声音响起。

冰娆抬起头,看到一名绝美男子正靠在不远处回廊的柱子边,此刻的美男,就好像被人遗弃的小兽般,甭提多惹人心疼了!

汗了下,冰娆暗道,沧陌染这家伙是在玩哪样啊?

下一秒,沧陌染也一阵风似的朝冰娆奔了过来,并一把将冰娆抱进怀里,哽咽着:“媳妇,我想你!”

正当两人之间温情脉脉时,被抱在冰娆和沧陌染之间,成了夹心饼干的紫冥,突然火大的吼着,“该死的,你要把我勒死了!”

霎时,冰娆笑场了。

沧陌染脸黑了。

这货,非得这时候开口,破坏他和媳妇相处吗?

紫冥挑衅的看着沧陌染,就破坏你们相处,怎么滴吧?

沧陌染气极,一人一兽大眼瞪起小眼。

无奈的冰娆,趁机溜走了。

她还要去晋阶…

等一人一兽反应过来,发现冰娆已经不见的时候,便开始互相指责,随即,沧陌染又抓住刚刚从星戒中出来的星儿,吼着问:“媳妇哪去了?”

“主人晋阶去了啊!”星儿面对争风吃醋的家伙,忍不住扶额道。

“去哪晋阶了?”沧陌染又问。

这时候,紫冥则凭借和冰娆之间天然的心灵优势,已经去追冰娆了。

沧陌染不甘示弱,连忙跟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