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五十章 我听我儿子的!

驯兽师总会的高层们,听得一愣一愣的,并忍不住在心中暗忖,既然冰娆也是从挨打开始的,那他们也入乡随俗吧!

就这样,驯兽师总会的高层们,先开始了他们苦逼的生活!

每天,他们都被众兽给折腾的差点散了架,不是让干这,就是让干那!

干点体力活还算是好的!有的兽兽,简直就是战斗狂人,一打起架来就跟疯子般肆无忌惮!

驯兽师总会的高层们多年来养尊处优,一身的细皮嫩肉,哪里禁受得住兽兽如此摧残?因而没多久,他们就一个个鼻青眼肿、无精打采,跟被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憔悴的他们爹妈只怕都认不出他们了。

而冰娆每次看到他们被兽兽虐,那痛并快乐着的生活,都忍不住风中凌乱。

这些驯兽师总会高层为了跟兽兽们打好关系,也是蛮拼的啊!

后来,慢慢的,驯兽师总会高层们被虐出了状态,虐出了新高度!而他们抗击打的能力也在日渐加强!

久而久之,他们的努力卓见成效,还真跟兽兽们处出了一点感情,甚至一些热情的兽兽都开始跟他们称兄道弟了,这一事实,弄得驯兽师总会高层异常兴奋!

可惜,兽兽们却并没有他们想像中的那般好相处。

想讨好兽兽也并非那般容易!

几日后,青云榜正式落下帷幕。

做为青云榜上最大的赢家冰娆,众人对于她夺得灵师比赛冠军并不意外,可没想到的是,在丹师总会宣布成绩后,她居然又成了丹师切磋的冠军,这消息一出,各大势力全都震惊了!

冰娆,在丹师切磋时如此儿戏,这都能得冠军?

对此,沧云大长老都表示怀疑,并且只要一有时间,他就不由自主的盯着冰娆看,想瞧瞧这小变态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居然连丹师冠军都被她拿到手了?

但不管怎么说,冰娆在这届的青云榜,绝对是收获最大的一个。至于青云,当然是如愿以偿成为了青云榜的吉祥物。

成为吉祥物的那一天,青云傲娇的尾巴都要翘起来了,并且它还特意在天河山不夜城里转了好几圈,主要目的就是希望有人认识它!

事实上,谁会不认识它啊?

只要一说起夹了赫连家主的那只大螃蟹,众人首先想到的可就是它啊!

等青云榜结束,冰娆等人就要离开了。

驯兽师总会的高层们刚刚跟兽兽们处出了一点感情,心里这个不舍啊!

最后,驯兽师总会高层们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那就是跟着冰娆他们一起离开!

知道他们的这个决定后,冰娆不禁愣了愣,一起离开?这是要继续被虐的节奏吗?

想了想,冰娆故作为难道:“你们想跟着离开绝对没有问题,可你们这么多人,我养不起,因此,你们食宿必须自理!当然,冰家有都是地方可以让你们住,你们只要当成是在住店,每日交房费和伙食费就可以了!”

冰娆说这话的时候,脸不红、气不喘,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而驯兽师总会高层则不敢置信的看着冰娆,这小丫头那么多只兽都养的起,养他们这十多个人就有问题?

“同意就跟着,不同意的话…”冰娆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驯兽师总会的高层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明白。

当即,就有驯兽师总会高层表态:“同意!我同意!”

“欢迎!”冰娆笑眯眯道。

等回去的时候,冰娆的队伍中多出了十来个驯兽师总会的高层拖油瓶们。

他们的目的地,自然是冰城。

等回了冰家祖宅,冰娆首先询问兽兽:“我们不在的这段时间,可有异常!”

“报告!有几个人鬼鬼崇崇的,已经被我们直接咔嚓了!”一只银狼像模像样的汇报着。

“是什么人?”冰娆好奇的问道。

“据那人交待,是赫连家族的探子。所以在咔嚓掉他们后,我已经派兽将他们的尸体送回了赫连家族!”负责安全保卫工作的银狼,认真的汇报。

“干得不错!”冰娆摸了摸说话银狼毛绒绒的大脑袋,赞赏道。

“丫的!又是赫连家族?”青云一听这话,到是火了!

冰娆诧异的看着青云,赫连家族与他们有仇,派人探听她的消息很正常,这也值得青云如此生气吗?

这时,青云又恶狠狠道:“赫连家族那小白脸欠我好多钱呢!不行!我得去赫连家要帐去!”

“嗯?”冰娆奇怪了,青云怎么会跟赫连家族的小白脸有所接触?而且,那小白脸到底是谁啊?

“灵师比赛的时候有人开赌局,我下了点注!”青云老实汇报。这事,它还没和主人说,不是它不想说,而是它还没有收到钱啊!

原本,它是想等收到赌资后在向主人汇报,可谁成想,赫连家族那不要脸的小白脸居然携债潜逃!

可恶!实在是主可恶了!

青云很愤怒,后果很严重。

冰娆听完,则不由问道:“你下了多钱的注?”

“不多,只有三十五亿!后来主人赢了,所以可以番十倍!”青云嘿嘿笑着道。

“……”三十五亿的十倍?那是三百五十亿吗?冰娆感觉眼前好多零,她有些不识数了。

围观的驯兽师总会高层听到这个数,已经风中凌乱了。

三百五十亿的债,应该会把赫连家族的家底给掏空了吧?

狠!真狠!冰娆的这些兽,不仅心狠手辣,还会赚钱啊!

驯兽师总会高层真是越看越羡慕,并且下定决心,一定要和这些兽打好关系,也要让自己的兽和它们多学习,瞧,多懂得给主人赚钱分忧啊!

良久,冰娆才道:“既然有人欠帐不还,那你们就要债去吧!”

“嘿嘿!主人放心,咱们保证胜利完成任务!”青云兴奋道,然后,它带着五万只兽直奔赫连城!

五万只兽兵临赫连城下时,守城侍卫直接被吓尿。

这些兽,前不久刚刚攻下了冰城,这是又打上赫连城的主意了吗?

怎、怎么办啊?

轻瞥了眼吓得尿了裤子的守城侍卫,青云轻蔑的道:“别怕,我们不是来攻城的!”

“那、那…”侍卫队长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其实他是想问,那你们来干嘛啊?总不会是做客来了吧?

“你们赫连家族有人欠钱不还,我是来讨债的!”不想在吓唬可怜的小侍卫,青云直截了当道,然后,指挥着兽兽直接飞入赫连城。

侍卫没胆子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而青云带着五万只兽进入赫连城的壮举,也很快惊动了赫连家族的高层。

他们纷纷不敢耽搁的从赫连家族祖宅中跑了出来。

看到为首那只趾高气昂的大螃蟹后,赫连家族众人全都本能的哆嗦了下,并不由自主的夹紧自己双腿!

这货,给人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啊!

“青、青云,你怎么来了?”赫连大长老吞了吞唾液,小心翼翼问着。

“来要账!”青云诚实道。

“要、要什么帐?”赫连大长老有些抓狂了,若说算帐,也应该是赫连家族跟这些兽兽算吧?

瞧瞧,自从它们出现,赫连家族就没遇见过啥好事!

先是家主、代家主被夹,接着,那只貂又给两代主母送了五名男宠,还非得盯着人家洞房不可,弄得他们赫连家族上下鸡飞狗跳,到现在,家主和代家主只要一想到头上绿油油的帽子,都满腔怒火无处发泄,而今,这些兽竟然又来了!

这是天要亡他们赫连家族吗?

赫连大长老纠结的想着这些时,青云慢悠悠的拿出一纸字据,笑得十分得意道:“瞧,这是你孙子写给我的字据,上面白纸黑字写着,你自己看吧!”

说完,青云将手里的纸丢给了赫连大长老。

赫连大长老拿起来一瞧,脸当即就黑了。

因为那张纸上很清楚的写明了原因。

他的孙子,赫连笙与人合伙开设赌局,这只螃蟹下了三十五亿的赌注,如今,人家赢了钱,所以前来要债!

三十五亿的本金啊!这是想要他老命吗?

怒火中烧的赫连大长老,一把将那张字据撕得粉碎,并且拒不承认道:“你那张字据是伪造的!如果我孙子真欠了你这么多钱,你当初怎么不让他发个誓言?”

“哟?这是想要赖帐吗?”青云眨眨眼,有些无语问道,不过,它还算诚实,“嘿嘿!还真让你说对了,你看的那张确实是假的,是复印件,真的我怎么可能让你看?你当我傻啊!”

“……”赫连大长老听完青云的话,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何着人家一开始就在耍他玩啊?

“我复印了好多,你继续撕啊!”这时,青云又拿出一摞厚厚的纸,丢到赫连大长老面前。

“爷爷,救我!救我啊!”没给赫连大长老反应的时间,一道弱如小猫崽的声音则自赫连家人身后响起。

赫连大长老连忙转头,正好看到自己的孙子被一只蝎子抓着吊在半空。

“笙儿!”赫连大长老有些心惊肉跳,并怒瞪青云道:“你们到底想怎样?快放开我孙子!”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只要还了钱,我们就放了他!”青云大声道。

“呜呜…我没有那么多钱啊!我以身相许还不行吗?”赫连笙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早知如此,当初他就不应该贪图这只螃蟹的钱啊!现在好了,自作自受了!

“切!谁稀罕你啊!”青云十分嫌弃道,在它眼中,赫连家的人那都是废物,各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这样的人在他们家里干杂活都不配,还想抵债?

更主要的是,那么多的钱,赫连笙做一辈子奴隶只怕都还不起!所以当初在下注时,青云就压根没指望赫连笙这个二世祖,它盯上的自然是整个赫连家族。

按它的想法,以赫连家族的财力,区区三百多亿肯定没问题啊!

所以,它来要帐了!

这钱,赫连家得帮着还!赫连家族若想甩手不管,那可就不要怪它了!

嘿嘿!有着自己小心思的青云,理都不理赫连笙了,并直接将目光转到赫连大长老身上,恶狠狠威胁道:“三百五十亿或者赫连家族从此断子绝孙,你们选一个吧!”

赫连大长老等人闻言都愣住了,三百五十亿他们懂,可这断子绝孙是怎么个意思?

“很简单,要么给钱,要么给命根子!你们全部人滴!”怕赫连家族的人不懂,青云特意解释了下。

这下子,赫连家族的人脸色更黑了。

这是红果果的威胁啊!

拿他们赫连家所有男人的命根子来威胁,这也太狠了点吧?

“是赫连笙欠的钱,凭什么、凭什么拿我们的命根子抵债?”赫连家有人不满的小声嘀咕着。

“是啊!凭什么啊?”有人带了头,就有人立即响应。

“因为你们都姓赫连啊!”青云理所当然道。

“……”赫连家族的人无言了,姓赫连,就得被连累?

当然,他们绝对不敢说,自己不要姓赫连这样的话来,可让他们拿自己的命根子去给赫连笙还赌债,他们是一万个不愿意啊!

“那个…青云,可否容我们商量下?”突然,赫连家族二长老哆嗦着开口道,虽然他很不想看到这些曾经带给自己噩梦的兽兽,但现在形势逼人,身为赫连家族二长老,他不能装哑巴啊!

“可以,但你们最好别耍啥花样,不然,惹离了本大爷后果可是相当严重的!”青云警告道。

赫连二长老连连点头,然后拉走了一众长老。

“这些老家伙,不会想耍什么花样吧?”赫连家族长老们去商量的时候,紫衡拎着赫连笙走到青云身边,并一脸不放心的问道。

“怕什么?他们还能翻出天去?”青云笑眯眯道,并无聊的伸出自己的大钳子,在赫连笙腿间流连,吓得赫连笙浑身直哆嗦,呜呜…别这样可以吗?他害怕!

啪!青云一钳子朝赫连笙双腿间拍了上去,疼得赫连笙嗷的一声,身子弓成了煮熟的虾,额上冷汗更是哗哗往下淌,男人的切肤之痛,只要雄性才深有体会啊!呜呜…

“嘿嘿!别怕啊!我只是吓唬吓唬你,还没到收割你们赫连家族男子命根子的时候呢!”见自己把赫连笙吓到了,青云坏笑着安抚道。

“……”赫连笙闻言,眼含热泪,如果可以,他真想咬这只大螃蟹一口,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爷爷,救命啊!

可惜,赫连家的长老商议事情,没有那么快出来。

如此,倒霉的赫连笙也就成了青云的玩具。

快要被青云玩坏的赫连笙,心里委屈到不行,并忍不住问:“那场赌注的庄家又不是只有我,你、你怎么只找我啊!”

“是先找的你,等找完你,我们就会去找他们要债了!”青云如实相告。

“可、可三百多亿是我们共同欠的,你、你不能只跟我们赫连家族要吧?”赫连笙小心翼翼道,不得不说,他此刻虽然害怕到不行,但还是有点脑子的,至少,他还能想到分散风险。

青云听完则表示,“谁说三百多亿是你们共同欠的?不是你们每人欠我三百多亿吗?”

“……”赫连笙彻底惊呆了,我去!还带这样滴?

这货,是想趁火打劫吗?

不得不说,赫连笙真相了。

青云的想法是觉得男人有钱就变坏,家族有钱也一样!而恰好当初开赌局当庄家的几个家族,都和自家主人有矛盾,所以,青云就想趁火打劫,把他们家族的钱都弄来,这样的话,看他们还怎么蹦哒!

嘿嘿!暗搓搓的想着自己的主意,青云有些得意的笑了。

面对青云的笑容,赫连笙恨不得撞墙得了!

他们,上了这只螃蟹的当啊!呜呜…堂堂高智高的人类,被只螃蟹给算计了,这让人如何接受啊?

接下去的时间,赫连笙有些蔫了。

良久,赫连大长老等人也商议完毕。

一见到青云,赫连大长老当即道:“青云,我们要再和你赌一把,如果你赢了,赫连家族的所有财产就都归你所有,如何?”

“还要赌?我想知道,你们赫连家族的所有财产有多少?够还债、够让你们输的吗?”青云好奇的问。

“我们赫连家族在流云大陆上经营了数千年,财富向来都以千亿计,区区三百五十亿又算得了什么?”赫连大长老一脸傲色道,话虽这样说,但赫连大长老可没打算真拿赫连家族全部财产当赌注,他只是想赢回那三百五十亿罢了!毕竟,谁愿意将自家财产给外人啊!

“证据呢?我要求一份财产明细,另外,还需要各种凭证,不然谁知道是不是赫连家族在吹牛啊!”青云摆明了信不过赫连大长老,气得他胡子一颤一颤。

但好在他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因而很快就有人送上一摞厚厚的文件到青云面前。

青云高傲的一扬头:“爷不识字!”

“……”赫连家族众人默了,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把不识字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接着,赫连家族众人又听青云道:“有大买卖了,快去把主人请来!对了,也请下另外几个欠债的家族,问问他们是直接还钱,还是也和我们在赌一把!”

青云话音落下,立即有兽兽兵分数路,分头行动。

当冰娆知道青云又要跟赫连家族赌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风中凌乱了,青云这是赌上瘾了吗?不过,她却不能给自家兽面子,很快,她就赶到了赫连家族。

随行的,又浩浩荡荡的跟了一大批人及兽兽。

赫连家族长老们见沧云国众长老跟来了,并不感觉意外,可驯兽师总会的高层怎么居然也来了?顿时,他们脸色都有些不好,事到如今,这事还能是秘密吗?

按赫连家族的想法,是想稍无声息的把欠青云的三百五十亿赢回来,以后,就当没发生过这事,可现如今这些看热闹的人一来,他们想保密都做不到了。

陆陆续续,当初那场赌局的庄家所在家族,也都派了人来。

冰娆一瞧,徐家、钟家、范家,如此说来,跟他们兄妹有仇的几个家族都有份啊!

很好!既然都来赌了,那这次就想办法把他们全弄得倾家荡产好了!

打定主意,冰娆确认道:“你们三家也要和我们赌?”

三家代表长老闻言苦笑,那么多兽前往他们各自家族,不就是逼他们来赫连城参赌吗?

来都来了,当然是要赌的!

而他们想法也和赫连家族一样,那就是必须赢!绝不可以让自家的钱便宜了冰娆!

“既然要赌,这次,写字据已经不管用了,你们必须发誓!输了不可以再赖帐!”冰娆要求道。

“发誓?”四大家族的人听见冰娆让他们发誓,这心情顿时更不美丽了。

“嗯嗯,发誓,欠债不还必遭天遣,你们四大家族全部断子绝孙!”青云恶意满满道。

“……”四大家族的代表长老闻言都想骂人了,这货心思怎么如此恶毒?居然咒他们断子绝孙?

当然,这还不算完,冰娆还要求他们提供各家财产明细以及资产凭证。

赫连大长老听见冰娆的要求,十分无语的暗自腹腓,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兽啊!冰娆的话,简直跟青云如出一辙!

如果不是他敢肯定冰娆是后来才到的,都会觉得这两货是商量好的。

好在赫连家族之前被青云刺激过,因而直接将准备好的文件再次拿了出来。

递到冰娆跟前的文件,被沧云大长老一把接了过去。

赫连大长老怒火中烧的瞪大眼睛,用喷火的眸光表达着自己的不满,这是给冰娆的!

沧云大长老则笑眯眯的用眼神回着,小丫头哪有时间看这些东西,我们帮她检查!

眼睁睁的看着沧云大长老拿过文件带着几个老头到一旁去看,而冰娆对此又视而不见,赫连大长老也只能干瞪眼了。

另外三个家族见赫连大长老都上交了家族财产名细,只能极不情愿的将带来的文件取出来。

这次,取走文件的是驯兽师总会的高层。

看到他们也甘当冰娆的爪牙,范家、徐家和钟家的长老们都有些风中凌乱,话说,你们不是来看热闹的吗?怎么也跟个仆人似的,如此殷勤上了?

你们平日里那高大上的形象呢?喂了狗了?

他们哪里会知道,这些驯兽师总会的高层,这段时间被兽兽们培训的相当乖巧,甚至都没用冰娆说,就把这些事当成自己的事来对待了。

再者,在清理资产、确认资质方面,他们自认也没有人比得过他们!很快,沧云国长老及驯兽师总会高层,就纷纷朝冰娆点头示意这些财务都没有问题。

财务问题解决后,冰娆还是那个要求,对方必须发誓,不然,赌约取消!

瞪着冰娆,四大家族之人也清楚,冰娆是不会改变主意了,无奈,他们只能发誓。

誓言正是青云强烈要求的,如果不履行赌约,他们全都断子绝孙!

虽然不清楚青云为何特别执着于这事,但他们四家联手的情况下,他们也不认为冰娆会赢,所以,发誓言的时候虽然面上不虞,但他们心里还是很放松的。

发了誓言,冰娆及兽兽们与四大家族的赌局也正式开始了。

赌的方法很简单,就比大小!

原本,四大家族拿来了骰子,冰娆却不屑用,说白了,怕他们作弊!

听到冰娆如此直截了当的言语,四大家族的长老们差点气吐血,虽然说,他们是有过那种想法,可你这话说得也太直接了吧?

深吸一口气,赫连大长老强忍怒火问:“不用骰子,那你想拿什么比大小?”

“随便在院中摘朵花就好了,咱们数花瓣玩,双数算大,单数算小!而且,摘下的花还能煮粥,既环保又不浪费,多好啊!”冰娆笑眯眯提议道。

“数花瓣?”四大家族的长老们有些醉了,堂堂老爷们,跟你一个小丫头比数花瓣?这事若是传出去,别人还不得以为他们精神不正常?

可冰娆就是要比数花瓣,甚至还看上了赫连家族院中栽种的绣球花。

赫连家族花园里的绣球花,可是名贵品种,不仅香味浓郁,而且,用来煮粥味道还特别好,因此,她早就打上那些花的主意了,如今,正好废物利用!

见她如此固执,兽兽们又在边上虎视眈眈,四大家族纵使在不愿意,还是同意了。

随后,一行人转战到花园。

看着满园子香味扑鼻的鲜花,冰娆提议:“若你们输了,在加上这些鲜花如何?”

“就知道你在打这些花的主意!”赫连大长老无语道。

“女人嘛!哪有不喜欢花的?”冰娆理所当然道。

赫连大长老不吱声,但眼神却泄漏了他内心深处的想法,你也能算女人?

冰娆毫不在意,并笑眯眯的看着四大家族的长老们道:“咱们正好五家,就比五轮吧!每轮由一个家族去摘花,如何?”

“没问题!”四大家族长老们这次答应的很痛快,并且颇为沾沾自喜,他们四家联手,相当于可以作弊四次,这样一来他们岂不稳赢?

“谁第一个?”接着,赫连大长老又问。

“随便啊!你们可以先来,我最后吧!”冰娆很大方道。

“那我们范家先来吧!”范家长老道。

“我们徐家第二轮。”徐家长老也道。

“钟家第三轮,赫连家族第四轮好了!”冰娆帮他们排好顺序,四大家族长老也没意见,在他们心中,冰娆已经输定了。

第一个出手的范家长老,摘了一朵最大的绣球花,然后看着冰娆问:“冰娆小姐,你选大还选小?”

冰娆低头看着冰魄:“小魄儿,麻麻选大还是选小呢?”

“大!肯定是大!”冰魄自信满满道。

“我听我儿子的!”见状,冰娆道。

冰娆选了大,四大家族自然就是小!

等把绣球花花瓣摘下来数过,结果却是单数。

“冰娆小姐,你输了!”范家长老非常得意道。

“嗯,愿赌服输!”冰娆点头道,她并没打算赖帐。

赢了第一轮赌局,四大家族气势大盛,冰娆这边的兽兽则垂头丧气、无精打采的,可见,输了对它们的打击有多大!

冰娆则很淡定。

第二轮很快开始。

看到徐家长老摘回来的绣球花,冰娆还是不忘询问冰魄的意见。

“小魄儿,麻麻这次选大选小呢?”

“大!大!还是大!”冰魄大声道。

结果,这次的绣球花花瓣又是单数。

连赢两局,四大家族的长老们只差没欢呼雀跃了,可他们的激动都写在了脸上,因为只要在赢下一局,他们就可以摆脱眼前这些兽兽债主了!

而连输两场的冰娆这边,却显得有些寂寥,气势更是一厥不振!

“冰娆小姐,若是下轮再输,你可就没机会了!”赫连大长老在第三轮开始前,特意提醒道。

“嗯嗯,我知道,下局我一定赢!”冰娆自信满满道。

赫连大长老却不看好冰娆,甚至觉得冰娆只是在强撑!

没关系,就让这小丫头嘴硬好了,一会儿她就会知道什么叫被打脸了!

当钟家将花采回来,冰娆指着眼前粉白色的绣球花,继续问冰魄:“小魄儿,这次是大是小?”

“大!大!”冰魄连说了两遍大。

“听我儿子的,大!”冰娆满意点头。

四大家族之人很诧异,还听这只小狐狸的?它可都猜错两次了啊?

不过,冰娆既然愿意听,他们也管不到人家身上啊!

待第三朵绣球花花瓣数完,结果是双数时,冰娆开心一笑道:“还是我家儿子厉害!”

“那当然,小爷绝对一猜一个准!”冰魄傲娇道,心里有些幽怨,明明前两次他也猜对了啊!可麻麻却偏偏让它说出错误的答案,说这叫策略,为的就是要让四大有族尝尝乐极生悲的滋味,哎!麻麻的心思你莫猜啊!

四大家族的长老听着冰娆母子的对话,却忍不住暗自腹腓,才赢一次而已,至于这么骄傲吗?还一猜一个准?明明都错了两次了好不?

但这却并不影响兽兽集体嚎叫庆祝,瞧兽兽们的兴奋劲,好像已经赢了这场豪赌似的!

第四轮,赫连大长老自出马去摘花。

看到赫连大长老在花丛中转来转去,就是拿不定主意摘哪朵时,冰娆忍不住调侃道:“赫连大长老可是让这些美丽的花迷了眼?没关系,挑朵你最喜欢的就好!”

然后,赫连大长老就挑了朵菊花。

冰娆愣了愣,才傻傻道:“原来赫连大长老喜欢的是菊花!”

“嘿嘿!我也喜欢啊!大长老,咱们爱好一样呀!”青云见状,激动道,仿佛找到了知音般,还很流氓的一钳子拍上了赫连大长老的屁股,登时,赫连大长老脸红成了猪肝色。

“噗哧!”冰娆忍不住笑出声来,赫连大长老则有些恼羞成怒。

偏偏青云不当回事,还跟赫连大长老勾肩搭背,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气极的赫连大长老,愤怒的甩开青云的钳子,气哼哼的将手中那朵黄色大菊花放到冰娆面前,“猜吧!”

“儿子,猜!”冰娆看了眼冰魄道。

“大!大!”冰魄还是同样的话,听得赫连大长老都觉得眼皮子狂跳,这小家伙除了大,还会说点别的吗?

显然,冰魄就认准猜大了!甚至还得瑟道:“下轮也是大!”

下轮还没开始,好吧?

四大家族略带同情的看了眼冰娆,有这么个任性的狐狸儿子,冰娆想必不省心吧?这小家伙分明就是在胡闹啊!

冰娆则十分相信自家儿子,并点头确认:“就大了!”

数完,那朵菊花还真是双数。

冰娆又赢了一局,两方打了个平手!

平局之后,一切又重新回到了起点,四大家族长老们都变得紧张起来,只有最后一局了,如果他们输了,家里的财产可就全都没有了啊!

不!这绝对不行!他们一定要赢!

最后一轮,去摘花的是冰娆。

选来选去,冰娆也选了朵菊花,只不过,她选的这朵是绿色的。

回到赫连大长老等人面前,冰娆笑眯眯道:“知道赫连大长老喜欢菊花,我可是特意为你选了朵!”

“……”众人默了,为赫连大长老选了朵菊花,还是绿色的,这是在诅咒赫连家族大长老要戴绿帽子了吗?

赫连大长老脸色也有些黑。

“怎么,不喜欢吗?”冰娆一脸无辜的问道。

“开始吧!”赫连大长老不想跟冰娆闲扯了。

“麻麻,大!我要大!”没等冰娆问,冰魄就急切道。

“嗯,我儿子要大!”冰娆云淡风轻的笑着道。

众人心道,你儿子哪次不是要大啊?

五轮了,它对大就异常执着,根本没换过!

当开始数花瓣时,四大家族众人都变得异常紧张,眼睛更是紧盯着那朵绿色菊花,生怕漏掉一片花瓣或者数差了。

为了公平,冰娆甚至都没自己数,而是从赫连家族中找了一个小男孩。

那小男孩大约一岁多,说话虽然都还不太利落,但数数还是没啥问题的,可惜,被这么多人盯着的时候他明显有些紧张,因而数错了好几次,期间又被严肃的四大家族长老们吓哭过几次,如此一来,耽误了近一个小时,最后一轮的花瓣也没有数完整。

冰娆见状无奈道:“你们不要吓他好不好?他都紧张了!”

“……”四大家族长老们真心委屈,他们更紧张好不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朵绿菊的花瓣终于数完了。

单数!是单数!

他们赢了啊!

霎时,四大家族之人都激动的狂跳起来。

“冰娆,你输了!”赫连大长老松了一口气,并提醒道。

“谁说我输了?”无奈叹气,冰娆不解问道。

“你采的那朵菊花是单数,也就是小,所以你输了啊!”赫连大长老道。

“唔,表面上看是这样,可那朵花并没有数完啊!瞧,这还有一朵小花瓣呢!”冰娆拿起已经秃了的花枝让众人看。

众人瞪大眼睛使劲瞧着,才终于在花冠上面发现了一片很小很小,小到不能在小的花瓣,那片花瓣刚刚发出一点小芽,跟大米粒差不多大…

“这也算?”赫连大长老抓狂道。

“怎么不算?我问你,它是不是花瓣?”冰娆一脸严肃认真道。

“是,可是它还没长大!”范家长老急得跳脚道。

“没长大就不把人家当回事了?就可以无视人家存在了?那我问你们,你们家族里那些没长大的孩子,是不是也都不能当成人看?”冰娆嗤笑道。

“那怎么能一样?”钟家长老怒吼着。

“怎么不一样?人有人权,花花草草也有啊!”冰娆理所当然道。

“没错!我们也是有花草权的!”突然,一声暴怒响起,然后一红衣小女娃凭空出现,并愤怒的瞪着四大家族之人。

“你又是谁?”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漂亮小女娃,赫连大长老傻傻问道。

“我是你家霸王花姑奶奶!人类!敢瞧不起咱们植物一脉,你们受死吧!”暴力霸王花怒了,并直接化身为本体,一口将赫连大长老拦腰咬住。

冰冷坚硬的牙齿,噗哧一声刺进赫连大长老的血肉之躯,把赫连大长老疼的差点没晕过去,其他人则被这瞬间出现的惊变给吓得小脸煞白,下一秒,他们也都被突然冒出来的霸王花群给吞掉了半边身体。

当然,霸王花们也没想真正吃掉他们,更多的只是威慑。

感受着体内嵌入的冰冷牙齿,四大家族众人完全慌了神,并情不自禁的向冰娆求助:“冰娆,救命啊!让它们别吃我们!”

“这我说的可不算,你们也说了,不能把植物和人相提并论,所以现在,它们只怕也把你们当成食物了!”冰娆解释道。

“呜呜…我们错了!我们应该尊重植物的!”听完冰娆所言,有人立即服软了。

“知道错了?”眨眨眼,冰娆继续问。

------题外话------

亲们,国庆快乐!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