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39】宫宴2

驯服秦嫣是褚贵妃势在必得的。

正如她自己说的,再过两个月就又要开始选秀了。宫里的惠妃势力如日中天,皇上非常喜欢她诞下的最小的小皇子。兴许是以为宫里太久没有新生儿,让皇帝多了份久违的新鲜感。

她的父亲勋国公对她也颇有微词,到如今,她父亲都还是在国公位置上,一直无法封王,就算控制着户部,她控制着宫中中馈,那又如何?钱不是万能的。

所以,就算她再不愿意,都要想办法扶起新人。

宫中的嫔妃,都修炼成了人精,熟悉了后宫环境,各自心里都有小算盘,表面上看着归顺自己的,实际上究竟有几分,很难把控。唯一的就是选外面的新人进来。

秦嫣就是最好的人选。第一,她的父亲秦松涛正求助于勋国公的势力,而且他是个权势*极强的人,秦嫣入宫,她父亲就是最好的控制她的拿捏砝码。第二,她的年纪和风言风语,足以导致她再无希望嫁入豪门。入宫,是她爬上高位的唯一通路。第三,她是个极有心计的女人,能忍,不焦躁,这样的人是最有能力爬上去的。

而恰恰是秦嫣的年纪,让褚贵妃一点不担心,她这时真是女子最娇媚的时候,而她的舞姿,褚贵妃是清楚的,加上她的精心安排,吸引皇上不难。但她这个年纪也就红个一年半载的,皇上还能不继续喜欢她,就看她自己了。当然,如果她不听话,出掉她,对褚贵妃来说,易如反掌。

“起来吧。”褚贵妃笑着轻声道。

秦嫣站起来,眼中放着光,“贵妃娘娘要如何安排,秦嫣自当全力以赴。”

褚贵妃起来拉着她的手,“你只需要回去好好的习舞,其他的你等候本宫为你安排。”

秦嫣点头,福了福身子,“秦嫣告退。”

等她走了两步,忽然褚贵妃再叫住她,“你妹妹沉欢也会在邀请女眷之列,我想把她推荐出来。”

秦嫣脸色微变,转身看着褚贵妃,“不知贵妃娘娘何意?”

褚贵妃应该很恨沉欢才对,没有她,褚贵妃的女儿不可能远嫁回纥。

褚贵妃笑着说:“本宫听闻她开了酒楼,所以为了让皇上品尝新鲜菜肴,就将宫宴菜肴筹备交给她。”

宫宴那么大的事情,交给一个没有品级的黄毛丫头?

秦嫣心里飞快的转了一圈,再看褚贵妃淡定的磨样,料定不会让沉欢好过。

便俯下身子,“娘娘思虑周全,秦嫣自当协助。”

褚贵妃挥了挥手,“这件事不需要你插手,只是告诉你,让你不必太过惊讶,只管全心全意的准备你的歌舞便是。”她高声叫着:“允公公,让人送秦姑娘出宫。”

秦嫣走在路上,忽然站住,从袖子里取出一锭金子递给允公公。

允公公笑道:“姑娘这是何意?”

秦嫣微弯腰,“公公在宫里是老人了,秦嫣如有幸入宫,还需要允公公多多关照。”

允公公接了,弯着腰:“姑娘貌美如仙,舞艺超群,定会得皇帝眷顾,有朝一日成为宠妃,还要请姑娘多照顾老奴。”

秦嫣笑着点头,没有再说话,转身款款而去。

允公公站直看著她婀娜的背影,将手中金锭递给身边的小太监,“赏你们的。”

小太监欣喜万分,却不解:“公公既然瞧不上,为何还要收?”

允公公鄙夷道:“那是贵妃娘娘要捧她,还没用完之前,洒家先给两分面子罢了。”

秦嫣心神不宁的上了马车,秋葵才敢问,“姑娘,为何还满脸愁容?贵妃的意思不就是表明了一定会帮姑娘成功吗?允公公收了姑娘的好处,就等于他也会帮姑娘。姑娘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秦嫣摇头,“允公公收金锭,不过是因为褚贵妃要利用我。你以为他会瞧得上一枚金锭吗?”

秋葵想了想:“不管他们什么心思,只要姑娘入宫,成了嫔妃,也由不得他们了。”

秦嫣蹙眉,那年进宫褚贵妃当面给她的下马威,她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可是,她有退路吗?

何况,她恨沉欢,如果她没有足够力量和她们抗衡,又如何打败那个臭丫头呢?

沉欢最近很闲。

哥哥开始管生意了,而且管得相当好,也许因为是男人的缘故,看问题和她不太一样,做事抓大,和程智两人很快的到各地巡了一遍,将沿岸好的郡县都选好了铺面位置,回来向沉欢一报。虽然还有些细节不是想得恨透,毕竟有程智在,也没有什么很大的问题。既然说要放手,沉欢也就忍着不管。

这下好了,每日百无聊赖的绣花种花。

日子一晃又过了半个月,已经到了四月天,满院子的梨花盛开,美得让人惬意。

沉欢和赵氏、周琴在讨论着花式,烟翠疯了似的冲进来,“姑娘!”

沉欢下了一跳,“干嘛?”

烟翠兴奋的抓住她的衣袖,“大姑娘有孕了。”

沉欢跳起来,“姐姐怀孕了?”

烟翠用力点头,“是啊是啊,荣庆王府说请姑娘过府,大姑娘想念姑娘你了。”

“还不赶快帮我找衣服。”沉欢立刻拔腿就跑,复转身笑嘻嘻的将秀花样放下,“二舅母和表姐和我一起去吧。”

赵氏和周琴兴奋的点头。

三人一阵忙乱收拾停当出门,就见到王府的马车已经停在门口了。

沉欢正要上车,就听见有人叫她。扭头一看,是一队宫人装束的人骑着马来。

她诧异的收了脚。

为首的下马,冲着她鞠了鞠躬,“秦四姑娘,在下奉贵妃娘娘口谕,让姑娘为此次庆贺新科士子宫宴筹办宴席。”

他的话让众人一愣。

“什么?沉欢怎么能筹办宫宴呢?”赵氏毕竟是大人,很快反应过来,立刻说道。

沉欢一脸沉静,没有说话。

“赵夫人,这可是莫大的荣耀啊,贵妃娘娘钦点,那是谁也没有过的殊荣。”传旨公公阴阳怪气的道。

“沉欢明白。”沉欢抢先一步达到,看了一眼云裳,云裳赶紧从袖口里掏出一小袋十粒装的金裸子递给传旨公公。

那公公接过,打开一看,眼睛一亮,态度顿时变了许多,笑眯眯的道:“多谢四姑娘。请四姑娘好好把握这次机会。这可是在皇上面前露脸的好机会啊。”

等他们一走,赵氏急了。

“这怎么行。宫宴啊,这不是开玩笑的。你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样样精通,就算我们酒楼经营得好,那和御膳厨房还是差好大一截的吧?”

沉欢微微一笑,“且不论这些,就拿这个口谕是褚贵妃下的,就没安好心。”

云裳担心的道:“是啊,这明摆着是要将姑娘引入陷阱里。”

“她哪里是陷阱,明明是堂而皇之的挖了坑让我跳。”沉欢挥了挥手,“不管她了,我去看姐姐。”

赵氏点头,“也好,去问下婉儿的意见,毕竟荣庆王府会有办法得多。”

凌风听司马毅的禀报,剑眉微蹙,“筹备宫宴?”

司马毅点头:“是,褚贵妃这次明摆着不安好心。”

“哼,她自认是,因为沉欢她最心爱的女儿被嫁到那么远,她心里早就恨透了沉欢!”凌风在房间里踱步。

半响他停下来,“你速查从御膳厨房里出来的人都在哪里,在3日内全部调到盛京,就安顿在我府中。等人到齐了,你再通知沉欢,让她和这些人一起研究。就算超不出御膳房的手艺,也不会出发错。”

司马毅点头,“好的,这个不难。”

凌风沉着脸,“这个女人要出手了!居然敢动沉欢,我也不会放过她!”

“姓褚的也逍遥得太久了!”司马毅冷哼。

“如今惠妃的儿子也大了,是时候和姓褚的开始算账了!”凌风一脚踏在竹椅上,“收网!”

司马毅和庞龙闻言立刻精神起来,齐声道:“是!”

沉欢和秦婉见面两人有说不完的话。

宁逸飞笑盈盈的在一旁泡茶。

沉欢打量宁逸飞两眼,“姐夫有些不同了。”

宁逸飞含笑抬眸,“哪不同?没有变化啊。”

沉欢笑着说,“要当父亲了,自然是不同。”

宁逸飞笑着温情款款的看着秦婉,“当然,这个孩子我们可盼了许久了,之前弄得婉儿怀疑自己怀不上,还要帮我纳妾呢。”

秦婉脸一红,“当着沉欢的面胡说什么呢。”

沉欢讶然,故意板着脸,“你敢纳妾?我可不答应。”

宁逸飞哈哈大笑,“不是敢不敢,我才不会。守着这样完美无瑕的娇妻,纳什么妾啊。”

“那还差不多。”沉欢笑着看满脸幸福的姐姐,心里也是甜滋滋的。

“不过听说你和秦钰都在说亲了。”宁逸飞忽然话锋一转,笑看沉欢。

“我二舅母和表婶帮哥哥说亲呢。”

秦婉忙问,“我正想问呢,看中哪家姑娘了?我可以和王妃一起出面说。”

“我看也不急,马上就举行宫宴了。宫宴上真是姑娘和公子哥们的相亲大会。说不定有郡主或公主瞧上秦钰呢。哈哈。”宁逸飞笑着将茶递到沉欢面前,温柔的对秦婉说,“你稍等会,侍女已经去端给你的补汤了。”

秦婉闻言小嘴撅起,“我喝不下去。我想喝荷花冰茶。”

“胡说。”宁逸飞在她脑门上一弹,“荷花茶你是一定不可以再用的。不为你想,也为孩子想啊。”

秦婉脸微红,“知道啦。真是的,管得那么死,我想喝点甜的嘛。”

宁逸飞笑着说,“这个好办啊。”他对沉欢道,“你坐会,我去小厨房吩咐下。你姐姐怀孕后很叼,只有我调的糖味她才喜欢。顺便给你拿些好点心来啊。”

沉欢托着脑袋看温柔的凝视着宁逸飞背影的秦婉,幽幽道:“人都没影子了。你妹妹好不容易来一趟也不多瞧瞧我。你夫君日看夜看,还看不够啊。”

秦婉脸一红,一指头戳在她脑门上,沉欢装作很痛的样子叫着。

姐妹们相视一笑。

“姐姐,看到你这样幸福,妹妹才安心了。”

上一章
下一章